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二章

 

B 生育的不洁净(十二1-8

耶和华对摩西说是本书开始一个新段落的常用引句,12节的第一句 ?? ishsha{h ki^,若有妇人接着下文的若 yKe hV;ai ~im就是献祭指示的经常开始句式(introductory formula)2而本章主题,从这节经文清楚说明,若有妇人怀孕生(育)是有关生育而产生的洁净和处理。

 

1 1,四1,五14,六1824,七28,八1等。

2!aO...yK' ..ki^~im的结构有一310,二15,四23,五17等。

 

文学结构

本章结构非常简单清晰:

1              引言

2-5           生育产生的不洁净

        2-4           生育男子

        5              生育女子

6-7               生育后的献祭

7          结语

8              为贫穷产妇的特别安排

从本章开始的句式和主题,毫无疑问并非十一章食物洁净条的延续。虽然麦基托(Mc Clintock)以为开始句式…… yK' !ai ki^……~im与十三章相同,认为本章是连接下章构成一个可分成十段的文学单元,但两章所论的不洁净内容完全不同,不可能组合成一个段落。

韩承良另一方面,认为本章不是独立的文学单元,而是十五章的一部份:“本章的数据很少,篇幅也小,因此有些学者认为,它原属第十五章所讨论的男女之间的性事数据,却不知何故被人分割并移置于此。”3这个理论有几个困难:(1)十五章在文章结构上,是精密完整的段落(参下文),本章的8节经文无法加插进去而不令该章成为结构失去平衡不畅顺。(2)这两章圣经对象不同,本章只是与产妇有关,十五章却是男女适用;(3)两章的重点有别,十五章洁净安排注重·生,多次提到用水洗来解决污秽,但本章却是宗教礼仪为中心,包括行割礼,又警戒不可摸圣物和进会幕。(4)虽然中文月经这字在第2节和十五1926出现,但希伯来文却不是同一个字,可能是不同的情况(第2节注)。因此本章与十五章是不同主题的洁净条例,各章独立存在。

虽然如此,在利未记精密的文学结构中,本章在论洁净条例的部份,与以下几章在文学写作技巧上紧密连系。十三章和十四章主题相同,都是论大痳疯,其中灾病( [n,n, nege`)、察看( ha;r; ra{~a{h)、现象( ha;r]mi mir~a{h)、得洁净( hr;h?f; ta{h@ra{h)、定他为洁净/不洁净交织成一体。而本章与十五章比较,也可发现污秽( hD;ni nidda{h)、血( mD; da{m)、摸( [n'N; na{ga'),就/必不洁净充斥,加上同是与身体流出而产生的不洁净,形成了类似的主题。这四章洁净的条例结构是首尾呼应(chiastic)

A 女子因生产,身体流出的污秽和处理 十二

        B      大痳疯的定义 十三

        B1    大痲疯的处理 十四

A1 男女因下体流出的污秽和处理 十五

所以本章是在论洁净的指示中,与其它各章紧密连系,然而却是独特的主题和完整的文学单元。

 

3 韩承良,肋未纪释义,p.112.

 

经文字句释义

 

引言(1节)

1耶和华对摩西说,

 

生育产生的不洁净(2-5节)

2你晓谕以色列人说,若有妇人怀孕生男孩,他就不洁净七天,像在月经污秽的日子不洁净一样。

3第八天要给婴孩行割礼。

4妇人在产血不洁之中,要家居三十三天。他洁凈的日子未满,不可摸圣物,也不可进入圣所。

5他若生女孩,就不洁净两个七天,像污秽的时候一样。要在产血不洁之中,家居六十六天。

2.月经污秽 虽然中文译本都以 Ht;wIOD] tD'ni nidath d#wo{tha{h 指女人的经期,但希伯来文原意却不能确定。这里翻译为月经的希伯来文 hw;D; da{wa{h 旧约只此一次,但形容词( hw';D; da{weh yw'D' dawway)在利未记共出现两次,廿18意思不明显(参该节注),十五33翻译为病,在旧约其地经文却作发昏(赛一5;哀十13,五17;耶八18),它的名词( yw'D] d#way hw,d]m' madweh)中文的翻译是病疾(申七15,廿八16;诗四十一3)而且这字亚兰文、亚述文和埃及文的同源字(cognate word)都是患病的意思,4所以这字只表示一些身体不适,而没有月经的意思。这节的污秽 hD;ni nidda{h 字根有争论性:(1)BDB认为是 dd'n;  na{dad 分离,这名词可能是从被动式(niphal)引伸出来,成为规避,因有可憎恶的事物而与人分隔,所以LXX这里翻译为 cwrismo" cho{rismos,吕振中在旁注说是隔离。因此利未记和其它旧约经文通常翻译为污秽指一般不洁净,或是宗教性(民十九9132021,卅23)或道德性(廿21),或象征性(结七1920;哀一17),或指敬拜偶像(代下廿九5;拉九11;亚十三1)。(2)包格纳(Baumgartner)却认为字根是 hd;n; na{da{h,排除,在十五25 bWz zu^b 流出血的内容中,这字就是妇人从身体排出的月经。

总括来说,除非附有第三身雌性代名词 Ht;D;ni nidda{tha{h(如十五2533)或接着的字清楚说明是她(妇人)的污秽,不然这字并没有月经的意思。所以这节不是指月经污秽,因为(1) hw';D; da{wa{h 不应该翻译为月经,(2) tD'ni  niddath 因为它是端词,这字在这里若要翻译为月经,使成为她患病的月经,毫无意义。(3)中文译本除和合本外,都以本节 Ht;wIOD tD'ni niddath do^tha{h 是下文第5 Ht;D;ni nidda{thah 的同义词,这字在十五25是指经期,所以这两处都将这两个希伯来字词翻译为经期(思高、现中、当代圣经)。这样翻译仍有一个严重的困难,因为本节是指生育男婴好像月经那样不洁净七天,可符合十五25妇女经期洁净的指示,但第5节指生育女婴不洁净十四天,就与月经洁净期不符合了。所以第5节的 Ht;D;ni nidda{tha{h 不可能翻译为经期,结果本节的同义词也不是月经污秽的意思了。综合上述各点,本节月经污秽最好像AV the separation for her infirmity 那样翻译为患病的污秽。

3.行割礼 创十七10-14记载,神吩咐亚伯拉罕行割礼的事,以色列人的男婴行割礼,是表示在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有份(罗四11)。割礼在近东一带广泛地实行,埃及、以东、亚扪、摩押和亚拉伯人都有割礼(耶七25-26),但非利士、迦南、亚述和巴比伦却没有这礼仪,古时割礼的工具是火石刀(出四25;书五2-3),本节虽没有说明谁负责行割礼,但应该按惯例由父亲主持(创十七23,廿一4)(西坡拉在摩西可能患重病5的特别时刻才由母亲权充),因为妇人仍在产血不洁之中,要家居三十三天,她洁净的日子未满,不可摸圣物,也不可进圣所,所以割礼必然在家中举行。

第八天 这天是三十三天洁净期的开始,加上前七天的不洁净,总共是四十天,因为生女婴洁净期为男婴的一倍,而女婴的洁净期是十四天(两个七天,5节)加上家居六十六天等于八十天。

4.在产血不洁之外 和合本这样翻译好像说生产的血是不洁的,LXX ejn aiJhati ajkaqartw/ 就是她在不洁的血中,但这里用的希伯来文并非不洁 amef; ta{me{~,而是洁净 Hr;h;?f; ta{h@ra{h。思高译本的洁血期和吕振中在产血洁净过程中将这字当作动名词(gerund),是动词 rhef; ta{he{r 的一个形式,BDB所给的解释purifying, cleansing 令人容易产生是动名词的看法,但这字的拼法显示它是实名词,是使(人)得洁净的事物。包格纳(Baumgartner)的定义就是purification, establishment of purification.所以十三735,十四22325和合本都翻译为得洁净 hr;h?f; ymer]]Bi bidme^ ta{h@ra{h 应该是在使(她)得洁净的血中。这三十三天家居不是为了洁净产妇或产血,而是让血使她得洁净。

5.像污秽的时候  Ht;D;ni nidda{tha{h 可以翻译为月经(吕振中、思高、文理、现中),但和合本污秽是正确的翻译(参2节注)

 

4 BDB, p.188.

5 J.J. Davis, Moses and The Gods of Egypt, p.71; G.A. Knight, Theology as Narration, pp.34-35; B.S. Childs, The Book of Exodus, pp.103-104.

 

生育后的献祭(6-7节)

6满了洁净的日子,无论是为男孩,是为女孩,他要把一岁的羊羔为燔祭,一只雏鸽,或是一只班鸠为赎罪祭,带到会幕门口,交结祭司。

7祭司要献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他的血源就洁净了。这条例是为生育的妇人,无论是生男生女。

6.一只雏鸽或是一只班鸠为赎罪祭 任何社会阶层产妇只用一只鸟为赎罪祭,与五7-10为贫穷人可献两只的条例不同。大痳疯和漏病得洁净时,也献上一只鸟为赎罪祭,但同献的燔祭也是鸟(十四2230,十五1530),与产妇献一岁的羊羔不同,所以这处是独特的献祭指示。

带到会幕门口,交给祭司 希伯来文带到 aaybiT; ta{bi^,的主词是雌性,所以这是旧约唯一吩咐女子献燔祭和赎罪祭的指示。对于在旷野的以色列人,这命令不成问题,产妇非常容易去到在她们营中的会幕,但进入迦南后,各支派散居四面,要到会幕对产妇来说就不容易,所以后来也容许父亲代表去献祭(撒上一22)。

7.为她赎罪 希伯来文 rP,ki kipper 和合本常翻译为赎罪,但这里不能这样翻译,因为生育并不是犯罪,而产妇的献祭目的本节清楚指出是使她的血源洁净,所以这里的意思必定是替她行洁净礼(参四20注)。

血源 和合本直译希伯来文,比较其地中文译本意译流血为佳:(1) rqom; ma{qo{r 没有涌流的含意,字根动词 rWq qu^r是挖井寻求水源(王下十九24;赛卅七25),而源这名词“最基本的意思,是强调水流出或人有结果能力(或转变)的来源”6(2)血源就洁净了似乎指血源原来是污秽的,现在得到洁净,然而洁净 Hr;Oh?f; ta{h@ra{h 的主词是产妇,所以吕振中翻译为她就得洁净指出希伯来文句法血源是得洁净的原因。 h;ym,D; rqiM]mi mimm#qo{r da{meyha{ 直译是从她的血源,介纟词从 A@mi min 可以是从血源脱离,意思是她得洁净在乎脱离血源,那么血源就是使她不洁净的东西,所以吕振中、思高等就意译为流血,指产血。但介系词从同样可以解释为来源,这句的意思就是:她从血的源头那里得洁净,血在利未记最主要的意义是生命的象征,而源 rqO m; ma{qo{r在旧约共享了18次,除利未记两次外(本节和廿18),其余主要是比喻性(figurative)用途,7指肉体和属灵生命的源头──耶和华(诗卅六9,六十八26;箴十四27;耶二13,十七13),所以这节的意思是:祭司为产妇行洁净礼,她就从血(即生命)的源头耶和华那里得洁净。NASV 的一个翻译就是she will be cleansed from the fountain of her blood.

 

6 L.J. Coppes, "rWq ", TWOT II: 794.

7 Ibid, pp.794-795.

 

为贫穷产妇的特别安排(8节)

8他的力量若不彀献一只羊羔,他就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一只为燔祭,一只为赎罪祭。祭司要为他赎罪,他就洁净了。

贫穷的产妇可献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这特别安排与赎罪祭为贫穷人安排的献物相同(五7),但这里先提燔祭,然后才是赎罪祭,次序与赎罪祭不同。丁良才解释:“在此处燔祭列在赎罪祭前,因为这赎罪祭不是为什么指定的罪献的,乃是礼节上的赎罪祭,这洁净产妇的礼节,是多注重燔祭,少注重赎罪祭,表示那妇人,因神的慈悲,将自己献给神。”8

 

8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83

 

神学教训

本章只有八节,是利未记节数最短的一章圣经,然而却存在几个相当具争论性的神学课题。

 

1.生育是否有罪?

产妇必须献一只鸟为赎罪祭(7节),她要赎罪就是生产而引起的,这给人一个印象,生产是一个有罪的事,需要赎罪。

旧约圣经却是相反的态度,神在创造时以生育为祝福(创一28),即使始祖犯罪堕落,神咒诅女人说:我必多多增加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创三16),但这只是指怀孕生育的过程,而不是生产的本质,如果怀孕过程是有罪,那么由童女怀孕而出生的耶稣岂非也染有罪污?圣经不但从没定生产有罪,多生产儿女却是神的祝福(利廿六9;申廿八11;诗一二七3-5),相反地旧约视不孕是极大的不幸(创十五章;撒上一章),有时更是神定人犯罪的审判(利廿20;申廿八18),所以旧约一般的教训指出怀孕生育并非犯罪。

从本章的经文,也有好几点显示生产并没有罪:(1)赎罪祭要求任何阶层产妇都献一只雏鸽或班鸠,与为罪愆而献的赎罪祭不同(参6节注),可见不是为犯罪而献祭;(2)产妇献赎罪祭时,清楚说明是在满了洁净的日子(6节),既然已经从生产中得洁净,就没有什么因生产而有的罪需要赎罪了;(3)假如以洁净期证明生产有罪须要洁净,那么生女婴洁净期为同比生男婴长一倍?是否生产女婴罪大一倍?若然,为什么无论是男孩、是女孩,产妇都献一样份量的赎罪祭?(4)献赎罪祭带来的后果,不是她的罪必蒙赦免(参四20注),而是她的血源就洁净了(7节),这是为洁净而献的赎罪祭(参四3注)。综合上述各点,生产不是罪,但生产过程因为流血,就产生礼仪的不洁净,必须在洁净期满后献赎罪祭作洁净礼,使产妇恢复洁净的地位。

 

2.割礼的意义

考古学数据显示割礼是古代近东的习惯,希伯来人则由耶和华吩咐亚伯拉罕时开始(创十七12)实行,成为亚伯拉罕之后裔的记号。

有学者认为割礼是神为以色列的·生而设的规例,夏理申指出包皮容易藏垢,诱引子宫癌,9彭宝(Paul Palmberg)引用1906年费灵魄(Dr. Hiram Vineberg)在纽约的医学调查,发现犹太妇人每十万人中只有2.2人患子宫癌,相比丈夫没有受割礼的美国妇女,每十万人就有44人。10所以,按着这个观点,第八天为男婴行割礼也是·生因素最适合,11割礼就是割去男子“生殖器的包皮”,是一种开刀手术,这件事在医学上大有意义,开刀割包皮会流血而须要止血,这正是第八天才动手术的含义。在医学还没有发达以前,止血就要靠血的自然凝固。现代生理学发现,要血能自然凝固,血中必须要有足够的维他命Kprothrombin两个要素。通常Vitamin K要到婴孩生下来第五至七天才会有正常的量;婴孩出生后可用的prothrombin开始减少,到第三天减到正常量的30%,然后开始增加,直到第八天增加到正常量之110%,以后就回到正常量,一生中可用的prothrombin的高k就是生下来的第八天。另一方面,现代心理学家发现,年纪越少,越不觉得痛,所以婴孩一生下来便开刀,可减少痛苦。(请参考右页图表)

不错,神奇妙智慧的安排,对人健康有益的,但圣经本质并非·生教科书,而本章和旧约的教训另有神学重点,耶和华吩咐亚伯拉罕行割礼时,重复说明割礼是立约的证据(创十七11),而不受割礼的希伯来人,问题不在欠缺·生,却是背我的约(创十七14),因为这割礼在信仰的重要地位,拉比们坚持要守字义,必须在出生后第八天行割礼,即使那天是安息日,也得为此劳动(参约七22)。可见割礼不是·生的安排,而是神学的立场。神在稍后的启示中,割礼象征除掉污秽,这字有时候比喻除掉道德或属灵的污秽,例如申十16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吕振中直译原文:你们要给心行割礼)。耶六10耳朵未受割礼,不能听见。因此虽然旧约的割礼是肉身实际的手术,但它的特色乃附带的道德和属灵含意。

而且,在使徒时代,教会曾经为了信徒是否必须行割礼详细讨论(徒十五16;加二11-12,五2),结果宣告新约信徒不必行割礼,如果割礼在·生上那么重要,岂非神在新约时代的启示,降低标准,使信徒多受肉身之苦?保罗在神的启示中,明白割礼真正的意义是神学性的,所以在他的书信中,肉身割礼失去重要性,属灵的割礼,包括信靠基督和道德上的纯洁,变得非常显要(罗二28-29;林前七19;加五6;西三11;特别腓三3)。

婴孩割礼使人推论自出母胎婴孩就有原罪,“生产了婴孩的母亲需要经过洁净期,因为她带了一个罪人进入世界(伯廿五4;诗五一5)。”12所以一些早期教父和近代神学家视婴孩洗礼像割礼一般意义,13是除罪归人“约民”的印记。14但本章的教训却不支持原罪为割礼的原因:(1)本章没有说明生产是有罪。本章可能与罪有关的经文,提到赎罪祭和赎罪的对象只是生育的妇人(7节),完全与婴孩无关;(2)如果以为割礼是洁净罪污也不合经文意思,因为婴孩是在第八天行割礼(3节)。第八天在利未记中是完成了洁净期后的新开始(参九1注),要在第八天行割礼,因为产妇生产后不洁净七天(2节),婴孩出生自然沾染母亲的不洁净,15第八天产妇的特别不洁净就过去了。婴孩在第八天成为洁净后,才行割礼,可见割礼不是为洁净,也没有除原罪的含意。(3)神指示染到产血不洁的妇人,无论生男生女,结果一样,都献燔祭和赎罪祭行洁净礼,但如果割礼是除罪,那么男婴可得洁净,惟独女婴既无阳皮可行割礼,又没有别的安排,神对女婴就显出不公平了。

 

9 Harrison, Leviticus, pp.134-135.

10 Paul Palmberg, "Moses and Microwave Ovens: Do Old Testament Health Laws Have Any Application Today?", Eternity, January 1978, p.19.

11 Goldbery, Leviticus, p.67; S.I. McMillen, M.D. None of These Diseases: Sacred Writings Predate Modern Medicine, (Fleming H. Revell, 1963) pp.21-22.

12 Goldberg, Leviticus, p.67.

13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90.

14 早期教父对婴孩洗礼的看法,请参华尔克(Williston Walker),基督教会史,(文艺,1970 pp.152-154; J.N.D. Kelly, Early Christian Doctrines, (Harper & Row, 1958) pp.428-432; 奥古斯丁,奥古斯丁选集,(辅侨,1962 pp.431-435; 近代的神学论点可参John Murray, Christian Baptism, (Presbyterian and Reform, 1952) pp.52-53; G.C. Berkouwer, The Sacraments, (Eerdmans, 1969) pp.161-187; Louis Berkhof, Systematic Theology,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39) pp.632-642.

15 Goldberg, Leviticus, p.67.

 

3.女婴洁净期

生育男女产妇洁净期和家居日子不同,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安排。按本章的规定,产妇如果生了一个男孩,不洁净七天,第八天为婴孩行割礼,然后再家居三十三天,一共四十天,才满了洁净的日子。但如果生了女儿,则一切加倍:两星期不洁,六十六天家居独处。学者们提出不同的理由:(1)重男轻女。韩承良说:“事实上产妇要四十天独居的规定不但见于以民,而是阿剌伯、波斯和希腊人都有这种规定,我国乡间的产妇也有一个月在家休养的惯例,俗称‘坐月子’,与上述其地民族的规定大同小异,这个期限似乎是正常和必须的,为使产妇恢复其原来的状态。生女儿需要八十天独居的规定没有其它解说,只可能是重男轻女的表现。”16这个看法的困难,是毫无任何圣经明显或暗示的支持,相反地,在还特许的愿的估价,女子是男子的一半(廿七2-7),按理产后洁净期不应倍增。如果以女子属灵地位比较男子低,丁良才说:“妇人生女孩,比生男孩的不洁净,有加倍的日期,大概是叫他们记念罪恶是藉着女人入了世界(提前二14)。”17但产妇行洁净礼的赎罪祭为生女或生男都是一样,否定这观念。18(2)古代视接生女婴对母亲更危险,但所谓的危险并非医学性,而是邪灵双倍活跃。19温琤諳怞a指出:“但本段完全没有提及邪灵,将没有清楚证据的信念视为经文的含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释经方法。”20而本章提到割礼,是与耶和华立约的行动,明显否定邪魔的地位。(3)产妇产后不洁净七天是为产妇像月经的流血,另外的七天不洁净是为初生女孩这“将来行经的对象”。21这个看法有两个困难:按旧约神公义的教训,父亲不担当儿子的罪孽(结十八20),女婴将来的不洁也不应由母亲承受;而且本章的月经一字意义不明(参2节注),也不是产妇不洁净的原因。(4)伪经Book of Jubilees(三章八节)假设这是亚当与夏娃分别是在第四十天和八十天时被安置在乐园里。这当然不是洁净期的解释。犹太传统Mishnah则推测因为是男胎和女胎分别在怀孕4181日开始成型。(5)产妇生育男婴洁净期较短,因为男婴第八天行了割礼,较女婴多行了一个洁净礼仪。路二22论及耶稣第八天行割礼时,按摩西律法满了洁净的日子正好说明这点,因为希腊文圣经洁净的对象 aujtwn auto{n22是众数,是指母亲马利亚和婴孩耶稣,吕振中直译他们按摩西的律法守洁净的日子巳满,所以摩西生产的律法提及的洁净期,是关于母亲和婴孩的,产妇若生男婴,她本人经过七天不洁净后,男婴在第八天行割礼后就洁净了,但女婴不能行割礼,所以不洁净七天,而母亲因为乳养接触女婴,也因沾染女婴而再不洁净七天。

 

16 韩承良,肋未纪释义,p.112-113.

17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83.

18 Harrison, Leviticus, p.135.

19 Elliger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91. pp.157-158; Bertholet, p.41.

20 Wenham, Leviticus, p.188.

21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91; 戈登,“利未记”,p.177.

22 绝大多数希腊文抄本是aujtwn ,只有D2174,叙利亚译本Sy8Sams  aujtwn 他,而抄本76和拉丁译本vgms  aujth" 她,抄本435埃及Bohariric译本,和爱任纽(Irenaeus)爽脆省略代名词,所以I.H., Marshall, Commentary on Luke, (Paternoster, 1978) p.116 指出,“使用 aujtwn 是不平常……这些不同的写法是企图便原来困难的抄本读来通畅些。”所以N.Geldenhuys,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of Luke, (Eerdmans, 1951) p.118 坚持,“原来的字(original reading)是他何的洁净。”

 

新约预表

生产洁净条例在新约的耶稣的出生记载中引用,显示本章的预表性。

 

1.到会幕门口行洁净礼

耶稣父母带同耶稣上耶路撒冷圣殿行洁净礼(路二21-24),是按摩西律法,是按本章指示,也补充本章没有详述的细节。

(1)完成律法 耶稣说: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礼(太三15),耶稣行割礼和洁净礼是这原则的实践:(1)利未记固然要求产妇洁净期满,到会幕门口行洁净礼,但旧约稍后的日子,已经有些修改,产妇不必亲身到会幕或圣殿(参6节注),所以“约瑟和马利亚这样作,是一个例外的行动”,23强调尽心竭力按序内律法,(2)产妇在会幕献燔祭可能有将婴孩奉献给神的含意(因为赎罪祭说明是为她赎罪,至于燔祭则没有交待目的),而头生的男孩是属于神的(出十三2,卅四19),虽然没有清楚指示,但经文暗示(出十三12)必须有一些宗教仪式将他奉献给神。旧约从来没有要求初生婴孩到会幕门口行奉献礼,路加却说他们带着孩子上耶路撒冷去,要把他献给主,强调耶稣的一生,从奉献礼这事可见,不是消极守律法,而是积极的完成全义(思高译本比较和合本尽诸般的礼更贴近希腊文原意),作为莫想找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的榜样。所以保罗介绍基督: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加四4)。

(2)为人成了贫穷 路加记载马利亚的洁净礼,又要照主的律法上所记说:或用一对班鸠、或用两只雏鸽献祭,这是引用本章8节,显示约瑟和马利亚是贫穷的人,耶稣降生在贫穷人的家里,显明神的旨意: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八9)。

 

23 Noordtzij, Leviticus, p.133.

 

2.血源的洁净

7节的字句释义讨论了她的血源就洁净了,意思是她就从生命的源头──耶和华那里得洁净,就是血的神学,也是妇人生产的预表。

(1)血与洁净 生产显示一个真理,产妇因产血而不洁净,也因雀鸟献祭的血得洁净,所以温说:“这漾,血是最有效的礼仪洁净工具(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十七11),同时也是最能污染对象的东西,如果错误地运用的话。这是十分重要,我们最大的灾祸是腐败了我们最美好事情的结果,例如言语、性、科技、原子能。”24在救恩方面源 rwOqm; ma{qo{r 在亚十三1预表基督开一个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耶稣基督的血,对于信靠神的人,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净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的神么(来九13-14)。但这血错误地运用,就成了咒诅,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来十29)。

(2)血源的指望 始祖犯罪后,妇人生产是一个咒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创三16),而且因产血而不洁净。然而生产也是救恩的预表,妇人因生产才可以到会幕亲手献祭,从血源得洁净,就是在生产流血中仰望生命源头在流血事上将来要成的预表,保罗说: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提前二15),中文因为文法的原故,没有将希腊文特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翻出来,直译是女人必因那一个生产得救。虽然学者对于那一个生产意见纷纭,但冯荫坤指出这词可解释为:“有将‘生产’解为‘那一次伟大的生产’,指弥赛亚藉马利亚而生,女人‘得救’(在属灵意义上),也就是藉此而来...和合本及新译本都把dia 译为在……〔的事〕上,意即女人会平安地经过(即‘得救’)生产过程。此看法的困难,主要在于它所提供的意思极为平凡,也不是原文最自然的解释……女人必须藉着生产的途径以达到她‘得救’的目的──即是因信神立约之应许(创十七7;徒二38-39)期待作基督徒母亲的一切喜乐,使神得荣耀……此字在这儿较自然(亦较符合其基本用法)的解释,是指末日得蒙救赎。”25艾尔也指出:“这里的经文与创世记三章十五节连结在一起。女人的后裔会伤蛇的头,并把救恩带来给人类。”26毫无疑问,正如上文讲论赎罪祭的预表意义,当产妇献上赎罪祭时,她是仰望将来施行完全洁净的弥赛亚使她得以洁净。藉着生育,必能获救(提前二15思高译本)。

 

24 Wenham, Leviticus, p.188.

25 冯荫坤“保罗与妇女事奉”事奉的人生,pp.224-225.

26 艾尔(Ralph Earle),“提摩太前书”种籽圣经注释卷卅六(种籽,1984),p.89.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