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三章

 

C 不洁净的病患(十三1-59

十三章和十四章讲论严重的皮肤病 t[r'x;  tsa{ra'ath,这两章是在洁净条例部份中的一个独立段落;(1)字句方面,大痳疯 t[r'x;  tsa{ra'ath 当然是本段最突出的字,因为这字全书只有本段29次,整本旧约也只有另外的6次(申廿四8;王下五36727;代下廿六19),与这灾病有关的名词疖子 taec] s#~e{th,癣 tj'P's' sappachath,火斑 tr,h,b' bahereth,头芥 qt,N, netheq 都只在这段出现(最后三个字在旧约其地经文也没有提及)。除了这些以外,这两章还有几个非常特别的字词,与利未记其它段落不同的,而在洁净条例部份中(十一至十五章)相同字根的不同引伸字形(derivative form)1察看 ha;r;  ra{~a{h 和现象 h;a,r]m' mar~eh 是这段的独特字词。本书洁净条例的特别字词中,洁净动词 rhef; ta{he{r这段共享30次(其它洁净条例,即十一、十二和十五章只有7次),形容词 rwOhf; ta{ho^r 12次,本段占了8次,而名词 hr;h?f; ta{h$ra{h 与其它章总和的比例是五比三。中文的翻译定他为洁净/不洁净和得洁净是这段特别的句子。赎罪 rP,ki kipper 也比较多,而且在利未记中,除了十六章赎罪日的指示外,十四章是使用这字最多的一章(7次),还有一个字根 [nn ng~,十一章和十五章全以动词摸 ][n'n; na{ga' 的形态出现。但本段却全以名词灾病 [n,n, nege' 出现62次。

(2)希伯来文的辞句方面,w waw 连续句(consecutive)加完成式动词,随着是主词祭司,中文翻译为祭司要……在本段共78次,到祭司 @heKOh' Ala, ~elhakko{he{n8次,再加上单题祭司3次,本段是全书提及祭司最多的经节。

(3)文学结构方面,本段保持洁净条例部份的交替分段法:

A 人身痲疯的症状(十三2-46

        B 衣服痲疯的症状和处理(十三47-58

A1 人身痲疯的处理(十四1-32

        B1 房屋痲疯的症状和处理(十四33-54

在这个文学结构分析中,可见作者的写作技巧和所要表达的主题。这段是A人和B.物(衣服、房屋)交替出现,但人身的痳疯是本段的重点,因为衣服和房屋的痳疯症状和处理各在其中一章的一段较简单的集中的讲论,而人身的痳疯却分开两章,用两个段落分别讲论症状和处理,而且经文篇幅也较衣服和房屋的指示详细得多。

 

1 参十一章和十二章导言及文学结构。

 

文学结构

本章明显分为两部份,第一部份论人身体中文翻译大痲疯的皮肤病症状,共有二十一种不同的皮肤病,按相当稳定的格式分成七段:(1)首先是症状的初步描述,例如人的皮若起了火毒(24节);(2)祭司检查,祭司要察看(310节等);(3)祭司判断病症的特别症状,例如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3节);(4)祭司的宣判,例如这便是大痲疯的灾病,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3节)。在这七段内,各自可分成若干小段,一如献祭的条例中,介系词若 ??yKi ki^常常显示大段的开始,而若 !ai ~im是其中小段的引句。2根据这些句式,1-44节可以分析如下:

1              导言

2-8           第一类皮肤病的测验

                2-3           肯定是不洁净                          ??yKi ki^

                4-6           初步症状不确定──但是洁净    !ai ~im

                7-8           旧病复发──不洁净            !ai ~im

9-17 第二类皮肤病的测验

                9-11 肯定是不洁净                                yKi ki^

                12-13       初步症状──洁净                                  !ai ~im

                14-15       稍后症状──不洁净

                16-17       最后症状──洁净                                ??yKi ki^^

18-23       第三类有伤痕皮肤病的测验

                18-20       肯定是不洁净                                ??yKi ki^

                21-22       初步症状不确定──但是不洁净                !ai~im

                23    初步症状不确定──但是洁净            !ai ~im

24-28       第四类火伤皮肤病的测验

                24-25       肯定是不洁净 ?                            ??yKi ki^

                26-27       初步症状不确定──但是不洁净                !ai ~im

                28    初步症状不确定──但是洁净            !ai ~im

29-37       第五类须发皮肤病的测验

                29-30       肯定是不洁净                                ??yKiki^

                31-34       初步症状不确定──但是洁净              ??yKi ki^

                35-36       旧病复发                                        !ai ~im                 

                37    稍后痊愈                                        !ai ~im

38-39       洁净的皮肤病                                                ??yKi ki^

40-44       秃头与皮肤病

                40            完全秃头──洁净                        ??yKi ki^

                41            部份秃头──洁净                        !ai ~im

                42-44               有皮肤病的秃头──不洁净        ??yKi ki^

45-46节是本章两大部份的连接经文。上文分析第十三、十四章的文学结构时已经介绍,本章论人身痳疯病只提症状,但论衣服痳疯病却处理与症状并题。所以在这连接经文,除了衣服 dn,B,beged 这字出现,作为连接句式colophon,引进论衣服痳疯的新段落外,内容也类似,在只论人身皮肤病症状的上文中,也像下文论衣服痲疯一样,提述处理的方法。

本章第二部份是论衣服痲疯症状和处理,提到三种不同的衣服受皮肤病感染的情况,及一段论已摆脱皮肤病毒的衣服处理问题:

47-52       第一类情况──不洁净               yKi ki^

53-55       第二类情况──不洁净                !ai ~im

56-57       第三类情况──不洁净                !ai ~im

58    已洁净了的衣服处理

59    本章总结

 

2 参一2

 

大痲疯是什么病症

这两章主要的希伯来文 t['r'x; tsa{ra'ath 传统一直翻译为大痳疯,英文leprosy。这字的翻译过程,首先LXX将这字翻译为 lepra ,后来拉丁文沿用希腊文译为lepra,英文则自Nicholas of Herefold 1382年翻译为leprosie,后来演变为leprosy。这个翻译并没有近代医学的大痳疯的意思,因为痳疯病杆菌最先是在1868年,由挪威卑尔根(Bergen)的医生Gerhard Henrik Armauer Hansen 所发现,称它为Mycobacterium leprae,虽然这学名与二千年前希腊文的 lepra,拉丁文的lepra 拼法相同,却是不同的病症。所以一些痳疯病学者为了避免与圣经英文译名leprosy 混淆,爽脆称呼痳疯病为Hansen's Disease,美国夏威夷政府就曾以此为痳疯的法律名词,弃leprosy 而不用。3近代医学的意见也赞同Hansen's Disease 和圣经的大痳疯是截然不同的病症。4

 

3 "The recent Law in the Hawaiian Islands(1949)which make offical only the term 'Hansen's Disesae is motivated by recognition of the paralysing effect of the biblical connotations of 'leprosy' upon public health measures and also upon the application of effective treatment", F.C. Lendrum, "The name 'Leprosy'", Americ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iene 1, (1952): 999.

4 S.G. Browne, '"Leprosy" In The English Bible', The Bible Translator 22, (1970): 45-46; Leprosy In The Bible(Christian Medical Fellowship, 1970); R.G. Cochrane, Biblical Leprosy: A Suggested Interpretation, 2nd ed., (Tydnale Press, 1963); E.V. Hulse, "The Nature of Biblical 'Leprosy' And The Use of Alternative Medical Terms In Modern Translations of the Bible", Palestine Exploration Quarterly 107, (1975): 87-105; John F.A. Sawyer, "A Note on the Etymology of S_RA'AT", VT 26(1976): 241-245; J. Wilkinson, "Leprosy and Leviticus, The Problem of Description and Identification", Scottish Journal of Theology 30, (1977): 153-170; "Leprosy and Leviticus: A Problem of Semantics and Translation" Scottish Journal of Theology 31, (1978): 153-166; Margaret L. Davies, "Levitical Leprosy: Uncleanness and The Psyche", Exp. Times 99, (1988): 136-139.

 

1.症状不同

本章有不少描述大痳疯的症状,包括四种主要现象和五个补充情况,这些症状中文相当悬殊,而且多当作不同的病症,所以这里的讨论参考近代英文译本(RSV, NEB, NASV, NIV等)的翻译。虽然学者们对这些希伯来的确实准确定义仍有保留,但这些字词表达的一般现象却为大众所接受。

(1)主要现象

1. taec]s#~e{th2节)字根是 ac;n;  na{sa{提起,所以这名词英文多作swelling,文理是肿,广东话译本和吕振中肿起来,思高肿瘤。虽然LXX ouj lh oule{是瘢疤,受伤后在伤口凝结的硬块,但不大可能,因为结疤通常不会肿起来的,而且瘢疤不会有毛可以检查(3节)。武加大译本本章两次根据LXX翻译这字为瘢疤cicatrix1928节),但另本处和43节却翻译为肿起来ortus。相信这是 taec] s#~e{th的意思,比较疖子或文理串珠疥合适。

2. tt'P's' sappachath2节)中文译本多数作癣,这希伯来字只在此处和十四56皮肤病总论出现。武加大译本这节是pustula,就是NEB pustule 脓泡,但在十四56则为erumpentium papulorum,即RSV eruption 发疹,但多数英文译本翻译为scab 痂(NASV, NIV, JB, NAB, Knox Version等),因为字根 jP's; sa{phah倒出5或黏结,相当符合医学的描述,因为痂是皮肤下的微丝血管流出表皮的血,由血浆凝结而成的,看来就好像黏贴在表皮上。

3. tr,h,b' bahereth 中文翻译火斑接近希伯来字的原意,这字虽然只有本章十处经节出现,但从字根 rhb ba{har 发光引伸出来,毫无疑问是指皮肤鲜色的斑点,英文翻译为a bright spot(AV, NA, SV, NIV)a shiny spot(JB)the shiny patches(Knox Version),就是现中的翻译发炎和NEB inflammation的现象,不过发炎通常因为充血而变成红色的,但本章却描写这灾处是白色或粉红色的(3192438节),所以这字一定不是描写普通的伤口发炎,而是指某种皮肤病症。

4. qt,n, netheq30节)字根意思是拔脱、撕去,这名词就是:“拔脱的行动,就是人有搔抓或撕掉的冲动。”6是形容一些令人痕痒而骚抓,以致有些鳞片状物体的须发的皮肤病,中文翻译为头疥、癣疥(思高)、癞癣(文理)、癞疥(吕振中),NEB scurf头皮使这希伯来文包括更广阔的皮官病范围。

(2)补充情况 除了这四种主要的病症外,本章更补充五个较次要和普通的情况:

1.皮肤转色,(6192426283942节)

2.毛发转色(34102025303132节)

3.深入皮肉 本章有两个字形容皮肉的情况, qm[; `a{mo{q深于肉上的皮(3节)是像山谷那样凹陷。 lP;v; sha{pha{l洼于皮是低过表皮的意思。这两个形容词都是比较的字词,问题是与什么作比较?(1)与表皮比较为低,是凹陷了下去,7但一般皮肤病并不会令肉凹陷,这似乎是指瘢疤的情况,然而上文已经讨论本章不是描述瘢疤。(2)犹太拉比Rashi认为不是高度的深,而是颜色的深,8所以文理串珠翻译为患处较他处之肌肤显深,然而Rashi并没有引证他的提议,而且也承认不清楚了解比较皮肤深色真正的意义。这也不是希伯来字在其它经文的用法。(3)渗透皮肉,就如JBdeep-seated,皮肤患病向皮肉下发展,不但表皮有伤员,皮下的组织也受到损毁。因为这不是表面的印象,所以祭司必须检查(3节现中)才能确定病情。

4.发散 hc;P; pa{sa{h 是本章特别的字,除十四394448论房屋痳疯外,这字的19次都在本章出现,描述皮肤病蔓延的情况。

5.皮肉烂肿 本章第二类皮肤病的测验指示(9-17节)中提出一个成为不洁净的情况,就是出现了红肉 yj' rc;B;  ba{sa{r cha{y141516节)或红瘀肉 yj' rc;B; ty'j]mi  mich#yath ba{sa{r cha{y10节)。这希伯来词句直译是活的肉,LXX翻译为 oJ crw" oJ uJgiJh" 健康的皮肤不合本段的内容,因为清楚说明红肉本是不洁净,是大痳疯(15节),所以必定是描写一些病态。这活的肉最可能的意思是指活跃和继续引起腐烂的病肉,所以文理翻译为如肉红肿,思高作出现赘疣,也许广东话译本的烂肉和当代圣经溃烂的肉更符合原意。

综合上述圣经描写 t['r'x; tsa{ra'ath 的症状,与现代真痳疯的Hansen's Disease比较,便可以发现两者并不相同:

(1) t['r'x; tsa{ra'ath 可侵蚀有机物质和非有机物质,所以人和衣服、房屋都受影响,但痲疯并非如此。

(2)本章 t['r'x; tsa{ra`ath 的描述,包括广阔的病症,不能全部都是单单描述痳疯病。

(3)本章一些描述并不适用于痳疯病,例如:白斑点,白毛和火斑等。

(4) t['r'x; tsa{ra'ath 是一些痳疯病外的疾患,例如29-30节所描述的应该是癞痢类的霉菌疾病。

(5)按本章的检查指示, t['r'x; 可以在七至十四日内明显地发散,但痳疯病却需要更长的时间才慢慢地蔓延。

(6)皮屑剥落是 t['r'x; tsa{ra'ath 的一种现象,而是痳疯病所没有的情况。

(7)相反地,圣经只字不提痳疯病最明显的特征,例如皮肤的麻木,四肢慢性的溃疡和面上的小结节(nodules)等。 

所以在症状比较方面,学者不能再提议本章的疾病是现代的痳疯病,9根据本章的资料,传统翻译为大痳疯的 t['r'x; tsa{ra'ath应该是恶性皮肤病,包括至少下列的可能疾病:

I 皮肤转色的疾病

        1.皮肤色素(pigment)变则,例如vitiligo leucoderm等白蚀。

        2.病毒感染,例如syphilis 的梅毒。

        3.皮肤剥落的病,例如psoriasispityrasis versicolor.

        4.蛋白质硬化症(collagen),例如scleroderma 真皮硬化。

II 毛转色的疾病

        1.毛色素变则,例如vitiligo

        2.毛发轮癣,包括favus capitis

        3.Alopecia areata

        4.Kwashiorkor 或蛋白质热量营量不足

III 渗透皮肤的病症

        1.Eczema dermatitis 的湿疹或皮肤痕痒

        2.病毒感染,例如tuberculosis 的结核症

        3.蛋白质硬化症(collagen),例如scleroderma 真皮硬化

        4.毒性疾病(Malignant disease),例如carcinoma

IV 皮肤瘤肿的疾病

        1.病毒感染,例如sepsis 血毒症,tuberculosis 结核症,syphilis 梅毒                     

        2.Keloid formation

        3.毒性疾病,例如carcinom

除了这些人身的皮肤外, t['r'x; tsa{ra'ath 也是在衣服皮革或房屋墙壁的霉菌、发霉等灾病,所以利未记这章所提到的灾病,范围相当广泛,可以肯定不是现在的痳疯病。

 

5 Keil, Commentary on The Pentateuch, p.378

6 BDB, p.683.

7 K.P.C. A Gramberg, Leprosy and The Bible, (United Bible Society, 1961) p.2.

8 A.M. Silberma, ed., The Pentateuch with Rashi's Commentary: Leviticus, (Shapiro Vallentine & Co., 1932) p.51.

9 Browne, Leprosy in The Bible, p.8; Cochrane, Biblical Leprosy, p.14; Hulse, "The Nature of Biblical'Leprosy'", p.91; Gramberg, Leprosy and The Bible, p.4; Wilkinson, "Leprosy and Leviticus: A problem of Semantics and Translation", p.162. Margaret L. Davis, "Levitical Leprosy: Uncleanness and the Psyche", Exp. Times 99, (1988): 136-139.

 

2.写作动机

利未记不是医学书籍,讲论灾病目的,主要是从宗教礼仪观点说明什么情况算是不洁净,不可就近会幕敬拜,并非从医学观点来论病情:

(1) t['r'x; tsa{ra'ath 是可以痊愈的疾病(十四3)“所以利未记的大麻疯不是摩登时代的痳疯病,因为直至近期才有医治的方法。”10虽然如此,这段圣经只指示怎样判断是否有病,却完全没有讨论怎样医治病人。

(2)“相当明显这些经文的描述,是非常表面化的介绍皮肤或受感染对象的情况,让非医疗人员极容易一眼便能辨认的描绘。”11所以这些根本不是医学诊断用的术语,当然不是记录痳疯病的病例。

(3)这段圣经重复的说明祭司要察看,然后决定是否洁净,宗教的领袖祭司而非医学专家为断症者,可见这些条例是宗教礼仪的动机。

(4)这两章的结语,说明这些有关灾病的条例,目的是可以定为洁净,或是不洁净(十三59)指明何时为洁净,何时为不洁净(十四57),所以宗教礼仪的洁净是这段圣经所关心的,大痳疯tsa{ra'ath 在本章的内容是宗教礼仪的字词,至于这些是否医学所说的痳疯病,作者并不理会。

(5)祭司的断症,唯一的方法是察看,而注重的是灾病的现象 ha,r]mi mir~eh,意思是外表容貌,而完全不提病痛的感受,或患病的原因,可见所谓的大痳疯不是讨论病情,而只从审美角度来描述因疾病以致外表有碍观瞻,不适宜出席敬拜场合,所以称为不洁净。下面的两个图表可以解释这段圣经的动机。 

        图一,根据本章的资料,可将灾病情况分析:

        图二,将图一的情况与痳疯病比较:

比较这两个图表,利未记判为不洁净的 t['r'X; tsa{ra'ath 不是痳疯病,相反地痳疯病的情况却符合本章条件宣判为洁净,这说明这段灾病指示的动机并不是讲论痳疯病。

 

10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99

11 Wilkinson, Ibid, p.155.

 

3.字源研究

和合本翻译为大痳疯的希伯来文 t['r'x; tsa{ra'ath 的字根 [rX tsa{ra' 意思是击打。这字的动词在旧约三有被动式出现,基本语态(Qal)被动分词5次,而强调语态被动式(Pual)15次,都是指人被灾病击打,所以名词 t['r'x; tsa{ra'ath 就是击打人的疾病。是一个非常含糊的名词,没有提供什么线索这字是怎样应用的。

这希伯来字原意很早就为人所忽略,大约主后二百年犹太人Mishnah 中论灾病的Negaim,主要是讲论利未记十三和十四章和痳疯病,但那里用本章翻译为灾病的 [n'n, nega' 弋替t['r'x; tsa{ra'ath见这希伯来字那时不是一个痳疯病的病名。

影响最大的字,应该是LXX翻译的 lepra,这字由拉丁文的音译lepra,转变成英文的leprosie leprosy,后来更被用来称呼痳疯病。但从字源研究,却发觉  lepra 其实与痳疯病无关。  lepra lepra 是从动词 lepo lepo{撕剥的意思引伸出来,是一些令人痕痒难当,骚抓致患处表皮剥落的疾病,虽然未能与 t['r'x; tsa{ra'ath 完全相同,“但按着所有的数据,他们当时并除了 lepra 外,没有其它字可供选择,作为这些病况的翻译。”12

lepra在古希腊文化里,是一个类属的(generic)名词,早在Hippocrates(460-370 B.C.)已经开始有时用众数称呼,“一些皮肤的疾病”,13包括有 leukh 白色、 ajlfo" 灰白和 mela" 黑色的 lepra 。稍后Galen(A.D. 131-201)31次提及 lepra ,但都不是痳疯病。14看来 lepra lepra 是一般性的皮肤病。

古希腊并非对痳疯病一无所知,不少文学证据显示印度在主前七世纪有痳疯病例,15大约是亚历山大的军队将这病带到希腊,后来罗马大将庞培(Pompay)的士兵,更由埃及将痳疯病传至罗马及整个欧洲。16LXX 翻译前希腊文称痳疯病为 ejlefa" ejlefantiasi" elephas, elephantiasis,而不是 lepra , Celsus(25 B.C.-A.D.37)在他拉丁文著作De Medicina 里提到“希腊文称呼为elephantiasis 的疾病(elephantiasis Graecorum)17的症状与现代Hansen's Disease相似。

古拉丁文的旧约译本,音译希腊文lepra 来翻译希伯来文的 t['r'x; tsa{ra'ath 及至耶柔米(Jerome)翻译武加大译本时(A.D.405),仍保持这个音译,不用那个时代痳疯病已有确定的学名elephantiasis Graecorum,而坚持类属的名词lepra,可见耶柔米视 t['r'x; tsa{ra'ath是痳疯病,而他将赛五十三4的被击打 ][Wgn; na{gu^`a翻译为leprosus 更进一步证明翻译为lepra t['r'x; tsa{ra'ath 在耶柔米时代的了解,是一般性的疾病。18

总结上述有关痳疯病的古代用字,无论希伯来文、希腊文或拉丁文的圣经,在利未记十三、十四章所用的字,作者和译者都不以为是痳疯病,只作恶性皮肤病看待。

 

12 Ibid, p.162.

13 W.H.S. Jones翻译Humours xviii leprai tine""certain skin disesaes", Hippocrated, (Heinemann, 1931).

14 J.G. Andersen, "Studies in the mediaeval diagnosis of leprosy in Denmark:an osteoarchaeological, historical and clinical study", Danish Medical Bulletin 16, Supplement 9, (1969)

15 Dharmendra, "Leprosy in Ancient Hindu medicine", Leprosy in India 12(1940): 19; J. Lowe, "Comments on the history of Leprosy", Leprosy Review 18, (1947): 54.

16 Andersen, "Studies in the mediaeval diagnosis of leprosy in Denmark".

17 Celsus, De Medicina III, 25, 1, (Loeb edition, Heninemann, 1948)vol. 1 p.342; 韩承良,肋未纪释义,p.114.

18 W. MacArthur, "Mediaeval'Leprosy' in British Isles", Leprosy Review 24, (1953): 8-9.

 

4.考古资枓

一般学者认为痳疯病发源地可能是埃及,但考古数据却找不到在旧约时代的痳疯病例,近代考察了千多个埃及的发掘和检查的结果,最早的痳疯病痕迹是第一世纪的木乃伊有痳疯病而变形的手脚。“这是非常有趣的事实,在一个被公认为痳疯病相当普遍的地方,只找到一个病例,并且是在早期基督教的时代的。”19

至于巴勒斯坦地,Mfller Christensen 1967年在拉吉发掘的六百多具遗体,找不到痳疯病的例子。20虽然曾经有人推测迦南城Beth-Shan 寻找的一个瓶子的图案,人矮而面脸变形现象,是痳疯病的绘图。21古代瓶子绘画倾向夸张,并非写实,所以痳疯病学者都不接受那是痳疯病的绘图。22那人面图可能是暴饮暴食的情况,身形矮小的面型极可能是埃及矮神BesPtah-Seker-Osiris的画像,所以至今仍未有考古的数据证明,巴勒斯坦地在旧约时代已经受痳疯病的威胁,以致摩西需要立例处理这病症。

 

19 Hulse引用G.E. Smith and W.R. Dawson, Egyptian Mummies, (Allen and Unwin, 1924).其它发掘和研究的结果包括Elliot Smith and D.E. Derry, "Anatornical Report", The Archaelogical Survey of Nubia Bulletin 6, (1910): 29; J.T. Rowling, "Pathological changes in mummies", Proceedings of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54, (1961): 409; V. Mfller-Christensen and D.R. Hughes, "An Early Case of Leprosy from Nubia", Man 1, (New Series)(1966): 242; P.H.K. Gray and D. Slow, "Egyptian mummies in the city of Liverpool museums", Liverpool Bulletin, (1968)15, (Museums Number).

20 M?ller Christensen, "Evidence of leprosy in earlier peoples", Disease in Antiquity, ed. D.R. Brothwell, (C.C. Thomas, 1967) p.295.

21 M. Yoeli, "A 'facies leontina' of leprosy on an ancient Canaanite jar",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and Allied Sciences 10, (1955): 331.

22 R.G. Cochrane and T.F. Davey, Leprosy in Theory and Practice, (John Wright and Sons, 1964) p.1; A. Rowe, The Four Canaanite Temples of Beth-Sha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1940) p.57.

 

5.圣经病例

旧约记载六个 t['r'x; tsa{ra'ath 灾病的事例,摩西蒙召时,神给他的一个证据,使他手变成大痳疯又复原(出四6),米利暗因攻击摩西而长大痳疯七天(民十二10-15),亚兰元帅乃缦得痊愈(王下五1-14),以利沙仆人基哈西因贪心沾染了乃缦的病(王上五27),撒玛利亚城门的四个长大痳疯的人(王下七3)和乌西雅因擅自上香而遭神降罚(王下十五5;代下廿六19-23)。

在这些病例中,只有三次提到病症:有雪那样白(出四6;民十二10;王下五27),但希伯来原文,LXX和武加大译本都只是像雪,因为t['r'x; tsa{ra'ath可能有白色情况,所以和合本在那样白旁边加点,指明原没有这些字,乃译者加上去作解释的。事实这三处经文比较雪的地方不是颜色的白,因为如果要表达雪的白色,圣经就清楚说出白如雪(赛一18;但七9)。雪在巴勒斯坦地是短暂的(伯六1517),23可是,虽然摩西的手病情和米利暗七天就消散都是短暂,但基哈西承受乃缦的病却是永久性的。所以像雪不是比喻病期短暂,较可能是描述症状皮肤如雪花般,24全能者在境内赶散列王的时候,势如飘雪(希伯来文只是像雪)在撒们(诗六十八14),侯斯(Hulse)认为描写米利暗像那出母腹,肉已半仁的死胎(民十二12),是指死婴皮肤脱落。25这种像雪的疾病符合本章的症状,就不是痳疯病。

雷宾诺(L.I.Rabinovitz)评论这几个旧约的病例:“米利暗的痳疯是短暂的(民十二10-15),而乃缦没有受限制地自由参与社会生活(王下五章),所以可能只有被同胞隔离独居的才是真正痳疯病,例如四个住在撒玛利亚城外的痳疯病人(王下七3-10)和长久隔离的乌西雅王(代下廿六19-21)。”26这样以居住情况判断是否痳疯病并不正确:(1)米利暗七天短暂的疾病,不会是痳疯病,但无论如何,在患病的时候,她是隔离的。所以隔离并不等于患痳疯病。(2)乃缦没有隔离并不能证明地不是痳疯病患者,他是军队元帅,是亚兰国不可少的人物,所以可能这是特别的情况,而且他是外邦人,未必理会利未记的隔离措拖,所以稍后期的犹太传统Mishnah 说:“除了外邦人和寄居的,任何人都可能从痳疯病症染上不洁净。”(Negaim3.1)意思说利未记的条例不适用于外邦人。(3)凡患上任何本章列举灾病的人,就要独居营外(46节),所以单凭四个撒玛利亚人住在城门,不是断定他们所患的必然是真正痳疯病。(4),乌西雅王患病以后,一直与人隔绝直到去世,似乎是所患的病比皮肤病严重得多,足以致命。但根据圣经描述的病症,可能乌西雅患的是白蚀,27也可能是lupus erythematosus28一种首先从前额发作的病(代下廿六19-20)。

总括本章病名翻译的问颢,毫无疑问 t['r'x; tsa{ra'ath 是皮肤病,中文翻译为大痳疯,实在是字意的混淆,而坚持传统译法,根据希腊文、拉丁文以及古典英文一贯的称呼Leprosy,不理会与近代同一串法的另一医学病名所引起的混乱,结果令人产生错觉,以为传统的用法与现近的定义相同,以致毫不考虑地没有旁注或小字解释,就运用近代病名翻译 t['r'x; tsa{ra'ath 为大痳疯,使细心钻研的读者,发觉与本章的症状名不符实,成为释经的难题。直至New English Bible29率先用malignant skin-disease30代替令人误解传统的英文翻译leprosy。虽然这字的医学名称有商榷余地,但以后的英文译本就用较普通皮肤病的字词来翻译,使人清楚知道这段圣经指示的范围。现中恶住的皮肤病(2节)比较癞病(思高)和痳疯属灾病(吕振中)更接近原意,可惜现中在这两章中只这样翻译一次,未能贯彻地翻译出来。

 

23 Denis Baly, The Geography of the Bible, (Harper & Row, 1957) pp.50-51.

24 Browne, Leprosy in the Bible, p.7.

25 Hulse, "The Nature of Biblical'Leprosy'", p.93.

26 L.I. Rabinovitz, "Leprosy", Encyc. Jud. II: 34.

27 M. Sussman, "Diseased in The Bible and Talmud", Diseases In Antiquity p.209; 参:R.G. Cochrane, Biblical Leprosy.

28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92.

29 这是NEB最主要的翻字词,利十三、十四章共享了14次,其它用稍为变化类似的字,chronic skin-disease, his disease各一次,skin-disease 3次,the condition 2次。至于衣服则称为stain of mould, 房屋是fungus infection.

30 Malignant skin-disease可以是皮肤癌的一个称呼,并不适合这两章的全部症状。Browne, "'Leprosy' In The New English Bible", p.46; Hulse, "Leprosy and Ancient Egypt", Lancet II, (1972): 1024.

 

经文字句释义

 

第一类皮肤病的测验(1-8节)

1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2人的肉皮上若长了疖子,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大痳疯的灾病,就要将牠带到祭司亚伦,或亚伦作祭司的一个子孙面前。

3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这便是大痳疯的灾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为不洁净。

4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大。

5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祂,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祂关锁七天。

6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祂,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祂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

7但祂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后,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祂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

8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痳疯。

2.疖子  taec] s#~e{th中文又翻译为肿瘤(思高),疥(文理串珠)、肿起来(吕振中)和伤口(现中),本章病症名词多种翻译,可见真正意义难肯定,这些字希伯来字根含意,参上文讨论痳疯病。

癣  tt'P's' sappachath 思高翻译为疮疖、文理是疥。但大概是结痂的现象。

火斑  tr,h,b' bahereth文理单称为斑或思高的斑痕重点是皮肤出现杂色的痕迹,未能表达希伯来文字根发光的意思,和合本火斑描写皮肤像火的红色,但本章其它的描写是白色或粉红色的(4192438节),现中翻译为发炎也不适合,一方面发炎因充血而成红色,同意也局限于细菌侵入身体引起反应的现象。

大痳疯的灾病 t['r'x; [n'n, nega' tsa{ra'ath。灾病 [n'n, nega'和合本的翻译相当适当,其它中文译本省略了这字(文理,广东话译本)于理不合,或翻译为症象、症候(思高)、病(现中、当代圣经)也不正确,一方面这不是 [n'N, nega'这字的意思,同时又与本段另一常用字现象 ha,r]mi mireh(他们也翻译为症象、症状、病征等,32025节等)混淆。

灾病  [n'N,  nega 是本段的常用字词,动词 [n'N; ,  na{ga是击打、降灾(创十二17,廿六29;赛五十三4等)或十一章和十五章常用接触灾害的摸。而名词除了本段用来指疾病外,都有灾(创十二17)的意思,多翻译为灾殃(出十一1),灾祸(王上八37),灾害(诗九十一10)等,所以本处描述疾病时称为灾病非常合适。

大痳疯上文已经详细讨论,是皮肤病的一个通称,它的字根 [r'x; tsa{ra se{a 是击打的意思,与灾病的原意相同。这两个含有击打的字词连起来,就是击打的击打,大大加强了疾病的严重性,所以大痳疯的灾病就是严重的皮肤病症的意思。

3.毛 r[;ci se{`a{r 不但是身上的毛,也是头上的发(撒下十四26等),所以本章的皮肤病也包括头疥和秃头等情况(29-44节)。

毛已经变白 必须连同下句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才算不洁净,如果单须发变白,可能是进入老年的症象,白发不单并非不洁净,更是令人尊敬的荣耀(利十九32)。

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 意义参上文痳疯病的讨论。

4.有灾病的人 原文只是灾病,但在另一次讲论检查怀疑染有灾病细菌的指示中,祭司同样要察看那灾病(十四37,比较十三3),如果有病菌活跃的情况,祭司也有本节同样行动门锁 ryNis]hi hisgi^r(十四38,比较十三4),但清楚说明受词是染灾病的东西──房子。而不是灾病,在互相比较下,可知这节的意思也是关锁患病的人,所以灾病 ?? nega'是修辞学的换喻法(metonymy),以人物部份来代替全人。虽然直译应该是LXX祭司要关锁那灾病,但吕振中用加小点的方法正确地将原意表达出来:祭司要将患灾病的关闭七天。

5.看 这字 wyn;[B] b#`e^na{yw 本来是介系词附人称代名词,直译在他的眼,但这是毫无意义,55节这字所有中文译本部与这处翻译不同,称为色(只有吕振中作态),所以思高这句的翻译:如见患处颜色未变最准确。

第七天祭司要察看……还要将他门锁七天 有些隔离观察期七天就足够判断(2251节)但这类皮肤病却要隔离两个七天,原因可能:(1)这类皮肤容易反复,难以判断,须更详细观察;(2)这类疾病有传染性,较长时间隔离可保证不会传染疾病;(3)这个安排是本章特别的情况,第一个七天是为了按本章指示判断洁净,第二个七天是为了病人准备行十四章的洁净礼。

6.发暗 2126283956节都出现这字,和合本的翻译模棱两可,可以是微黑(文理串珠,广东话译本),又可以是暗淡(吕振中),已淡(思高)的意思。 hh;Ke ke{ha{h 意思逐渐褪淡,用来形容视力衰退,模糊不清(创廿七1),或精神衰败(结廿七7),所以翻译为消退可能更好。

 

第二类皮肤病的测验(9-17节)

9人有了大痳疯的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面前。

10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长了白疖,使毛娈白,在长白疖之处有了红瘀肉,

11这是肉皮上的旧大痳疯,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不用将他关锁,因为他是不洁净了。

12大痳疯若在皮上四外发敢,长满了患灾病人的皮,据祭司察看,从头到脚无处不有,

13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长满了大痳疯,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全身都变为白,他乃洁净了。

14但红肉几时显在他的身上,就几时不洁净。

15祭司一看那红肉,就定他为不洁净。红肉本是不洁净,是大痳疯。

16红肉若复原,又变白了,他就要来见祭司。

17祭司要察看。灾病处若变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他乃洁净了。

红肉是这类皮肤病的测验标准,五次(10141516节)提到祭司必须注意红肉的出现,并且说明红肉本是不洁净,是大痳疯。虽然红肉是传统中文的翻译,但希伯来文 yj' rc;B;  ba{sa{r chay 直译是活的肉,意思是病菌活跃的溃烂的肉(参上文讨论本章的症状)。明显地是病态,所以称为不洁净。

10.红瘀肉 这翻译与希伯来文字词结构有差异,如果保持红肉的翻译,  yj' rc;B; ty'j]mi michyath ba{sa{r chay 是瘀红肉,瘀 hy;j]mi  michya{h 希伯来文字根与翻译作红的yj' chay 字根相同:是活的意思,这名词是维持生命(创四十五5)或复兴(拉九8)生气蓬勃的意思。所以吕振中将红瘀肉翻译作有了生的赤肉,配合上面红肉的解释,现中又有脓稍为意译,说明了现象,红瘀肉就是溃烂的肉仍然活跃,有扩散的迹象,显示病情正在蕴酿,不受控制,是一种病态,所以宣告为不洁净。

11.旧大痳疯 希伯来文有几个主要形容旧的字: hl;b; ba{la{h残旧, @qez; za{qe{n 年日长久,!d,q, qedem旧日, !lwO[ o^la{m上古。本节的 tn,v,wOn no^sheneth虽然有几次是旧的意思(尼三6,十二39;歌七13;赛廿二11),但绝大多数是形容人睡觉。如果描述物品,就是蛰伏,比照本书另外的四次,翻译为陈粮(廿五22,廿六10),旧痳疯病是指潜伏性的皮肤病而非旧病复发,近代中文译本的宿伏(吕振中)和慢性(思高、现中、当代圣经)实在比传统翻译为旧清楚得多。

 

第三类有伤痕皮肤病的测验(18-23节)

18人若在皮肉上长疮,却治好了,

19在长疮之处又起了白疖,或是白中带红的火斑,就要给祭司察看。

20祭司要察看。若现象洼于皮,其上的毛也变白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痳疯的灾病发在疮中。

21祭司若察看。其上没有白毛,也没有洼于皮,乃是发暗,就要将他关锁七大。

22若在皮上发散开了,祭司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灾病。

23火斑若在原处止往,没有发散,便是疮的痕迹,祭司就要定他为洁净。

18.疮 虽然这字在本章首次出现,但说明却治好了,假设初发的判断已经交待清楚,本段只论旧病复发的情况,所以疮大概是上述皮肤病的总称,或某一种皮肤病的别称。中文译本都沿用LXX,和武加大的翻译,称希伯来文 @yjv] sh#chi^n 为疮,但字典的定义和英文译本都是灼伤boil,而23节与这字组合的痕迹 tb,r,x; ';;? tsa{rebeth 意思是烧焦,31所以本段的疮看来是指皮肤像被火灼伤般的疾病,甚至有学者提议是天花。32

19.白中带红 希伯来文的带红 tm,D;m]da} ~@damda{meth是一种特别结构的名词,将红 !dea; ~a{de{m的第二和第三个字重复的拼法,是强调的用意,33应该译为非常红,但这样却与上面两次提到白色冲突,所以带红或非常红是以熊熊红火比喻闪眼生辉,LXX thlaugh" leukainousa te{lauge{s leukainousa白得闪耀大概是形容如雪般的皮肤病情况(出四6;民十二10;王下五27)。

20.洼于皮  lp;v; sha{pa{l的意义,和与第3节深 qm[; 'a{mo{q 的比较,参有关痳疯病的讨论。

21.关锁七天 本章除第4-6节情况外,七天隔离观察期已足够,大概这些旧病复发的传染性较短或判断较容易。

23.痕迹 tb,r,x;  ts{arebeth 原意烧焦,此处的意思是武加大译本cicatrix,即皮肤经过火灼感觉产生的结痂现象。

 

31 BDB, p.863.

32 K-B, p.960.

33 G-K, §84b, n.

 

第四类火伤皮肤病的测验(24-28节)

24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带红的,或是全白的,

25祭司就要察看。火斑中的毛若变白了,现象又深于皮,是大痳疯在火毒中发出,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痳疯的灾病。

26但是祭司察看,在火斑中若没有白毛,也没有洼于皮,乃是发暗,就要将他关锁七大。

27到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发散开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痳疯的灾病。

28火斑若在原处止往,没有在皮上发散,乃是发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为洁净,不过是火毒的痕迹。

24.火毒 希伯来文毒 hw;k]Mi mikwa{h 这字是本段的专有名词,这5次也是旧约全部的次数。字根 hwk ka{wa{h 意思是烧伤,所以本段是关于判断火伤(吕振中、思高、广东话译本),被火灼伤(现中、文理)。

28.痕迹 即23节同字  tb,r,x;  ;;;, tsqa{[rebeth, LXX 这里翻译为 carakthr charakte{r 烙印、刻划的物品,更清楚表明这是结痂的伤痕。

 

第五类须发皮肤病的测验(29-37节)

29无论男女,若在头上有灾病,或是男人胡须上有灾病,

30祭司就要察看,这灾病规象若深于皮,其间有细黄毛,就要定他为不洁净,这是头疥,是头上,或是胡须上的大痳疯。

31祭司若察看头疥的灾病,规象不深于度,其间也没有黑毛,就要将长头疥灾病的关锁七大。

32第七大祭司要察看灾病,若头疥没有发散,其间也没有黄毛,头疥的规象不深于度,

33那人就要剃去须发,但他不可剃头疥之处,祭司要将那长头疥的,再关锁七天。

34第七天祭司要察看头疥,头疥若没有在皮上发散,现象也不深于皮,就要定他为洁净,他要洗衣服,使成为洁净。

35但他得洁净以后,头疥若在皮上发散开了,

36祭司就要察看他。头疥若在皮上发散,就不必找那黄毛、他是不洁净了。

37祭司若看头疥已经止住,其间也长了黑毛、头疥已然痊愈,那人是洁净了,就要定他为洁净。

30.头疥 这希伯来字 qt';,,n, netheq的意义和中文翻译,参上文大痳疯症状的讨论,无论如何,这是严重皮肤病的一种:(1)本节说明头疥是严重皮肤病的大痳疯;(2)本段结语(十四54),将头疥和疖子、癣、火斑等大痳疯的病征并列;(3)本段的指示,与第一类皮肤病的测验相同,如果有疑问,要实行两个七天的隔离观察期,虽然这类病祭司不是寻找白毛(3421节等),而是细黄毛,这大概是头部鳞癣(favus)34也是皮肤病的一种。

31.其间也没有黑毛 如果以细黄毛代替白毛是病症,那么按其它皮肤病的测验公式,比对上一节祭司要察看,这灾病现象,若深于皮,其间有细黄毛(参342526节毛若变白),本句祭司若察看头疥的灾病,现象不深于皮,接着一句很自然应该是其间也没有“细黄毛”正如下节一样才对,所以路德和纪凯奥等35采用LXX的翻译,在这句也改为其间也没有细黄毛,但这样更改经文毫无任何抄本的支持,也实在无此必要,因为黑毛证明头疥痊愈(37节),所以寻找黑毛是判断洁净与否的一个重要条件。

 

34 Hulse, "The Nature of Biblical'Leprosy'", p.99.

35 Keil, Commentary on the Pentateuch, p.381.

 

洁净的皮肤病(38-39节)

38无论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

39祭司就要察看。他们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带黑,这是皮上发出的白癣,那人是洁净了。

38.火斑、就是白火斑 希伯来文的结构 trouh;B, jrih;B, tnO]b;l] beha{ro{th beha{ro{th L#ba{no{th两个火斑放在一起相当累赘,所以有些译本省略一个:有白斑(文理串珠、现中、当代圣经),但将第二个火斑当作形容词发光(参大痳疯症状的讨论),像文理的生斑,色白而亮是一个可接受的翻译。

39.白中带黑 带黑 twhKeO ke{ho^th 即第6节的发暗,所以这里不是描述皮肤又白又黑,或灰白色,而是淡白色或浅白色,并不是像雪那样。

白癣  qh'BO ,,bo{haq这希伯来文只在这里出现一次,所以意义不能确定,RV RSV翻译为tetter水j疹,现代亚拉伯文仍以bahaq 称呼一般性的皮肤病。36虽然学名不能确定,但本段没有提到深于皮肉,所以这显示并非有害的皮肤病,所以算是洁净。

 

36 G.R. Driver, "Leprosy", Hasting'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One Volume Edition, p.575.

 

秃头与皮肤病(40-44节)

40人头上的发若掉了,他不过是头秃,还是洁净。

41他顶前若掉了头发,他不过是顶门秃,还是洁净。

42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若有白中带红的灾病,这就是大痳疯,发在他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

43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灾病,若在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有白中带红的,像肉皮上大痳疯的现象。

44那人就是长大痳疯不洁净的,祭司总要定他为不洁净,他的灾病是在头上。

40.不过是头秃,还是洁净 以色列人以头秃为羞,甚至有时以为是出于神的刑罚(王下二23;赛三17;耶四十八37)。但本节却指出人头上的发若掉下,未必是疾病的后果。

头秃 虽然希伯来文 j'reqe qe{re{ach可以是一般秃头的意思,但与下节顶前和顶门比较,本节的头秃就是指后脑部份头秃,文理串珠就翻译为顶后。

 

皮肤病人的处理(45-46节)

45身上有长大痳疯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凈了,不洁凈了。

46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

45.撕裂 撕裂衣服是表示忧伤自卑的心,本节的撕裂 !rP pa{ram这字,只有在利未记出现,另外的两次(十6,廿一10)都与披头散发,表示为死人吊丧。符合旧约一般描述撕裂( [r'q; qa{rae)衣服,是为死人(创卅七34;撒下一11)或为罪(民十四6;王下廿二11;拉九5),或祸患(王下十一14,十九1)忧伤的记号。

蒙着上唇 !p;c; sa{pha{m在旧约只用了四次,真正意义难以确定,撒下十九24这字是胡须,结廿四1722;弥三7则指整个面的下半部,似乎不止是上唇,所以现中翻译作:遮住脸的下部。这是吊丧的动作(结廿四1722)或羞愧的表示(弥三7)。

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 凡摸长大痳疯的人都沾染不洁净,凡长大痳疯的人接触的东西和房屋,也都成为不洁净,所以他遇见人的时候必喊叫,不洁净,免得别人沾染了他的污秽。

46.独居营外 希伯来文 rr;B; ba{da{d固然可以翻译为独,但独居营外使人错觉患病的人必须分别单独个人生活,这样安排未免太残酷了,要一个人完全脱离社会孤独生活,尤其在旷野飘流的情况,就是慢性的折磨至死。其实患病的人,虽居住营外,但仍然可以与不洁净的人批居,在城外自食其力,所以记载撒玛利亚城外有四个长大痳疯的人在一起(王下七3),耶稣也见到十个大痳疯病人一起行动(路十七12),所以这里的 ?? 应该是赛十四31,廿七10那里离批的意思,现中的翻译他必须住在营外,跟外人隔离值得考虑。

 

衣服痳疯症状和处理(47-59节)

47染了大痳疯灾病的衣服,无论是羊毛衣服,是麻布衣服,

48无论是在经上,在纬上,是麻布的,是羊毛的,是在皮子上,或在皮子作的什么物件上,

49或在衣服上,皮子上,经上,纬上,或在皮子作的什么对象上,这灾病若是发绿,或是发红,是大痳疯的灾病,要给祭司察看。

50祭司就要察看那灾病,把染了灾病的物件,关锁七天。

51第七天他要察看那灾病,灾病或在衣服上,经上,纬上,皮子上,若发散,这皮子无论当作何用,这灾病是蚕食的大痳疯,都是不洁净了。

52那染了灾病的衣服,或是经上,纬上,羊毛上,麻衣上,或是皮子作的什么对象上,他都要焚烧。因为这是蚕食的大痳疯,必在火中焚烧。

53祭司要察看,若灾病在衣服上,经上,纬上,或是皮子作的什么对象上,没有发散。

54祭司就要吩咐他们,把染了灾病的对象洗了,再关锁七大。

55洗过以后,祭司要察看。那物件若没有变色,灾病也没有消散,那物件就不洁净,是透重的灾病,无论正面反面,都要在火中焚烧。

56洗过以后,祭司要察看。若见那灾病发暗,他就要把那灾病从衣服上,皮子上,经上,纬上,都撕去。

57若仍规在衣服上,或是经上,纬上,皮子作的什么对象上,这就是灾病又发了,必用火焚烧那染灾病的物件。

58所洗的衣服,或是经,或是纬,或是皮子作的什么对象,若灾病离开了,要再洗,就洁净了。

59这就是大痳疯灾病的条例,无论是在羊毛衣服上,麻布衣服上,经上,纬上,和皮子作的什么对象上,可以定为洁净,或是不洁净。

47.染了大痳疯的衣服 衣服不可能患大痳疯病的,按本段症状的描述,是发绿或发红的,这大概是指发霉的现象。所以文理和现中都将这段的  tb,r,x; tsa{ra'ath 翻译为发霉。

48.在经上、在纬上 在旧约中只有本章的八次(4849515253565758节)。这个传统的翻译颇有问题,因为衣服必须用线经纬横直地编织而成,不可能只在经上(直线)或只在纬上(横线)染到霉菌的情况。经上希伯来文 ytiv] sh#thi^ 除了作当是经线外,也可以是编结的。37纬上 br,[oe 'ereb字根意思是混杂,所以大概是直横线交错的纺织的,38思高译本作:毛纺织或编织的,吕振中是线条或幅块。

49.或是发绿,或是发红 发红即19节白中带红的希伯来文 tm,D;m]d'a} ~adamda{meth,所以也可解释为闪耀,本句发绿 qr'q]r'y] y#raqraq这字的构造也是重复第二和第三个字,按文法也可解释为闪耀,但两字有或 wOa ~o^字分隔,表明两字是成对比,所以本句这两字不可能同为形容耀眼生辉,而是指两种完全不同的颜色。

51.蚕食 这是非常罕见的字, tr,a,m]m' mam'ereth除本节外,只有52节,十四44和结廿八24(那处翻译为剌人)这几次。字根无法确定,可能是LXX ??ejmmono" emmonos 顽恶,无法治愈的意思。

55.透重 希伯来文 tt,j,P] p#chetheth在旧约只此一次,所以意义不清楚,BDB 将它当作 tj'P;' pa{chath坑的演变字,那么就是腐蚀的意思。

正面反面 希伯来文直译是它的顶后或它的前额,就是40节和41节形容秃头的字句,当然在衣服就是向外和贴身的正反面。

那物件就不洁净了,是透重的灾病,无论正面反面,都要在火中焚烧 和合本的翻译相当含糊,令人以为无论正面反面是形容下句都要在火中焚烧,即片甲不留地完全烧掉。但原文句子结构,无论正面反面是形容上句是透重的灾病。意思是:应用火烧掉,因为里外都腐蚀了(思高)或无论霉是在正面或反面,那东西必须用火烧掉(现中)。

 

37 Holladay, A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p.385.

38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99.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