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四章

 

D 洁净病患(十四1-57

 

文学结构

这章圣经与十三章组合成为一个文学单元,这段的结构上下已经介绍,十四章的分段清楚简单:

1              导言

2-31         皮肤病痊愈后的洁净礼仪

                2-9   第一个七天

                10-20       第二个七天

                21-31       为贫穷病人特别的安排

32            人身皮肤病的总结

33            导言

34-53               房屋的痳疯症状和处理

                34-42       初步的处理    yKi ki^

                43-47       无效的处理       !ai ~im

                48-53       进深的处理       !ai ~im

54-57       本段的总结

 

经文字句释义

 

皮肤病痊愈后第一个七天的洁净礼仪(1-9节)

1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2长大痳疯得洁净的日子,其例乃是这样,要带他去见祭司。

3祭司要出到营外察看。若见他的大痳疯痊愈了,

4就要吩咐人为那求洁净的,拿两只洁净的活鸟,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来。

5祭司要吩咐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在上面。

6至于那只活鸟,祭司要把他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一同蘸于宰在活水上的鸟血中,

7用以在那长大痳疯求洁净的人身上洒七次,就定他为洁净。又把活鸟放在田野里。

8求洁净的人当洗衣服,剃去毛发,用水洗澡,就洁净了。然后可以进营,只是要在自己的帐棚外居住七天。

9第七天,再把头上所有的头发,与胡须,眉毛,并主身的毛,都剃了。又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洁净了。

2.要带他去见祭司 皮肤病患者未宣告洁净前,必须住在营外,而祭司居住在营内洁净的地方,病人无法毛遂自荐跑进营去见祭司,所以这句的意思是由别人将检查的请求转达,安排妥当,祭司要出到营外察看(3节)。

4.就要吩咐人 这人就是带他去见祭司的那人,因为病人仍处于不洁净的状况,根本不能拿洁净的祭物,所以这献祭仪式必须假手别人,为那求洁净的拿……来。

洁净的活鸟 希伯来文的字词组织相当有趣, twOYuj' !yr'P?xi twOrhof] tsippa{ri^m chayyo^th t#ho{ro^th 活可以形容鸟的状况,洁净是鸟的种类;取生鸟之洁者,即可以献祭的品种中的活鸟。但洁净也可以形容活的情况:洁净地生活的鸟,意思是只要鸟的·生状况是清洁不污秽,不必理会是否列入可献祭的鸟类都可。前者强调礼仪的范围,后者着重象征的意义。按本节的数据,后者较为可取:(1)本节并没有像上文献祭指示,说明必须是雏鸽或班鸠(一14,五八,十二6);(2)本节的鸟是 rwoOPx; tsa{po^r,利未记只在本章洁净的礼仪中提及,而献祭的鸟是 #wO[u 'o^ph, LXX按照这原则,在这里也放弃 ?? peteinon 而改用 ojrniqion ornithion小鸟,新约这字可指鸡(太廿三37;路十三34),所以武加大译本更翻译为passer麻雀。犹太拉比都同样看法,甚至AV小字也说本节的鸟是麻雀;(3)这两只不是献祭用的祭物,因为牠们并没有放在祭坛上,血也不倒在坛旁;(4)奉上身体清洁的鸟正好比喻病人身体洁净全在祭司跟前,所以这鸟着重象征意义。

香柏木 利巴嫩以出产香柏树而闻名(赛二13,卅七24;摩二9),但西乃旷野没有这种树,看来 zr,a, 'erez香柏除了指利巴嫩的西洋杉(pinus cedrus)外,也可能包括杜松(juniper)、柽柳(tamarisk)、柏树(cypress)等类的常绿树,而亚拉伯文'arz是指松树,这等木头是不容易朽坏的象征(赛四十20)。

朱红色线 中文译本的线字是有小点,表示原文并没有此字。希伯来文朱红色 t['lwOt' sh#ni^ to^la'ath直译是蛴螬的朱红色料,雌性虫尸产生朱红色液体可供漂染。犹太人传说这朱红色线须重一舍客勒,是为绑牛膝草在香柏木上,作为刷子用的。39

牛膝草 旧约形容牛膝草生长在墙上(王上四33),似乎是攀藤类植物,世约十九29牛膝草硬度能够支持蘸满醋的海绒,长度足举至十字架上耶稣的口,不应是攀藤植物,大概是一些矮树的通称。

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在民数记的除污指示中,与红母牛同烧(民十九6),然后将灰与水混和成为除污秽的水。大·祷告说:求諝峇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诗五十一7),新约希伯来书论洁净,也同意摩西的洁净律法是拿朱红色绒和牛膝草(来九19)施行,所以这三样对象无论是什么,着重的是它们象征获得洁净。

5.活水 活水就是常流的水(创廿六19),这个指示是要取河流溪涧流动的水,象征有冲掉污秽的力量。用红母牛的灰调除污秽水的时候,也须用活水(民十九17)。

7.又把活鸟放在田野里 这句的意义翻译得不大清楚,整个洁净仪式都在营外举行,放活鸟当然是在田野的,实在不必说明。希伯来文直译是祭司差那只活鸟回到田野去。所以思高翻译为:然后放那只活鸟飞向田野,现中是他要放走那只活鸟,让牠飞向郊野。这是还牠自由的象征,经过这仪式,宣告洁净了的人就可以回复自由进出营地。

8.剃去毛发 就是剃去全身的毛发(9节),利未人分派职任的时候,也用剃刀刮全身(民八7)。这固然是·生的措施,同时也是把不洁净关键的毛发除掉,不再会被宣判为不洁净了。

然后可以进营,只是要在自己的帐棚外居住七天 人得洁净后,虽可回到营里有社交生活,却还不得回到自己家里和妻儿同住,也不能进会幕,必须在别处再过七天。

 

39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91.

 

第二个七天的洁净礼仪(10-20节)

10第八天,他要取两只没有残疾的公羊羔,和一只没有残疾一岁的母羊羔,又要把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三,为素祭,并油一罗革,一同取来。

11行洁净之礼的祭司,要将那未洁净的人,和这些东西,安置在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

12祭司要取一只公羊羔,献为赎愆票,和那一罗革油,一同作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13把公羊羔宰于圣地,就是宰赎罪祭牲,和燔祭牲之地。赎愆祭要归祭司,与赎罪禁一样,是至圣的。

14祭司要取些赎愆祭牲的血,抹在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

15祭司要从那一罗革油中取些,倒在自己的左手掌里。

16把右手的一个指头,蘸在左手的油里,在耶和华面前用指头弹七次。

17将手里所剩的油,抹在那末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就是抹在赎愆祭牲的血上。

18祭司手里所剩的油,要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头上,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19祭司要献赎罪祭,为那本不洁净求洁净的人赎罪。然后要宰燔祭牲。

20把燔祭,和素祭,献在坛上为他赎罪,他就洁净了。

第二个七大的洁净礼仪与第一个七天的洁净礼仪有几个分别:

(1)第一个洁净礼仪只宣告病人痊愈已经洁净,不必,也不能涉足会幕,第二个洁净礼说明是行洁净的礼(11节);(2)第一个洁净礼仪,病人是完全处于被动,不能负责任何程序,第二个洁净礼仪,那人是主动的献祭。

这个洁净礼的程序,尤其是抹血和抹油,与职司承接圣职礼相似(八23-24),所以这程序的意义可参该处批注。

10.油一罗革 一罗革 nllog约重0.3公升(出十六36)。

11.求洁净的人 这人已经是洁净了(9节),本节却说他是求洁净,19节更加清楚说:那本不洁净求洁净的人,可见洁净是有不同程度的。这人在一个程度上是洁净了,但还未达到另一个洁净的阶层。虽然已经可以在营中自由生活,现在进一步要求恢愎可以进入会幕和领受平安祭的圣肉。

12.献为赎愆祭 洁净礼中献赎愆祭的原因,主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1)大痳疯是罪恶的标帜,罪恶亏缺了神的荣耀,也使会众亏损(例如米利暗的痳疯使全会众停顿了七天,民十二15),所以求洁净的人须献赎愆祭,40(2)在病人因礼仪的不洁净而住在营外期间,就不能履行祂的责任,例如献十分一和头生之物等,所以赎愆祭表示补偿。41这段圣经并没有任何经节明言或暗示痳疯病是罪恶的后果,所以第二种看法较为合适。

丁良才指出这赎愆祭和普通的赎愆祭(五14-8)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一)是公羊羔(参民六12),不必是长成的(五15,六2,十九20),(二)不是按祭司所估定的价值(五1518,六6),(三)有同献的素祭(10节),别的赎愆祭没有同献的素祭(四35注未段),(四)是与一罗革油同献的(12节),(五)是须在耶和华面前作摇祭的(12节),(六)别的摇祭是祭司同献祭的人摇的,但这祭是祭司自己摇的,(七)别的摇祭是宰了以后摇的,也是只摇一部份,但这祭是摇全祭牲,而且是活摇的(二十三20),(八)这赎愆祭牲的血也是有特别的用法,(九)别的赎愆祭多有罚金,但这祭没有罚金。42

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这指示相当特别,一般摇祭是宰杀了祭牲以后才摇的(七30),但这洁净礼和五旬节的摇祭(廿三20),却将祭牲活活地与其它祭物同摇。

20.赎罪 这里的 rP,ki kipper不可能是赎罪的意思:(1)本节指示献燔祭和素祭,这些不是罪祭,目的不在乎除罪;(2)如果将 rP,k kipper解释为赎罪,献过赎愆祭后,祭司已经为那人赎罪(18节),既然已经赎罪,就无必要重复再赎罪;(3)19节说明献赎罪祭目的不是除罪,而是求洁净;(4)本节指出 rP,k kipper的结果不是他的罪必蒙赦免(参四26注),而是他就洁净,所以这里的 rP,k kipper是行洁净之礼的意思。

 

40 Noodtzij, Leviticus, p.147;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93.

41 Snaith, Leviticus and Numbers, p.102; 戈登,“利未记”,p.178.

42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93.

 

为贫穷病人特别的安排(21-31节)

21他若贫穷不能预备够数,就要取一只公羊羔作赎愆祭,可以摇一摇,为他赎罪,也要把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为素祭,和油一罗革,一同取来。

22又照他的力量取两只班鸠,或是两只雏鸽,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

23第八天,要为洁净,把这些带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交给祭司。

24祭司要把赎愆祭的羊羔,和那一罗革油,一同作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25要宰了赎愆祭的羊羔,取些赎愆祭牲的血,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

26祭司要把些油倒在自己的左手掌里。

27把左手里的油,在耶和华面前,用右手的一个指头弹七次。

28又把手里的油,抹些在那求洁净人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就是抹赎愆祭之血的原处。

29祭司手里所剩的油,要抹在那求洁净人的头上,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30那人又要照他的力量献上一只班鸠,或是一只雏鸽,

31就是他所能办的。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与素祭一同献上。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本段的主题非常明显,是为贫穷病人特别的安排,希伯来文句式他的手达不到 wOdy; nyCT' tassi^g ya{do^(中文译为不能预备,照他力量,和他所能办的)在开始两节(2122节)和结束两节(3031节)出现,成为包括句式(inclusive formula),清楚指出本段主题。

耶和华是一位眷顾人的神,所以在一切任何人无可选择,必须献的祭,都为贫穷人特别安排,以至经济状况不成敬拜的因素。皮肤病痊愈后,无论贫富必须行洁净礼,才可以恢复洁净的礼仪地位,所以同样为贫穷者有特别安排,使他们可以得洁净地位。

为贫穷人的特别安排是:细面从十分之三减为伊法十分之一,并用两只班鸠或是两只雏鸽代替赎罪祭和燔祭的祭牲,依照一14-17和五7-10的指示而献。其它的祭物,即献为赎愆的一只公羊羔,和那一罗革油却不能权宜代替,仪式程序仍依照11-20节的指示。

总括来说,雀鸟是贫穷人的祭物,但为什么洁净礼仍要求贫穷病人献一只公羊羔?圣经并没有答案。戈登的意见是:“没有权宜办法会影响到洁净之礼的主要要素。”43这并不是合理的解释,因为:(1)圣经并没有说明赎愆祭比较赎罪祭和燔祭更重要,不能用雀鸟代替;(2)雀鸟在燔祭中代替的当然是主要要素的牛羊(一14-17);(3)在罪祭的安排中(五7),两只雀鸟是代替羊成为赎愆祭,无法解释为何在洁净礼中不能同样处理。

23.第八天 本句暗示贫穷人也须按定例,行第一和第七天的礼节,与别人一样(19节),贫穷不应拦阻人敬拜,也不应成为特权,减少敬拜的程序和态度,所以贫穷人所献的祭物虽然与别人不同,但所行的礼还是一样(10-20节)。

 

43 戈登,“利未记”,p.178.

 

房屋痳疯症状和处理(33-57节)

33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34你们到了我赐给你们为业的迦南地,我若使你们所得为业之地的房屋中,有大痳疯的灾病,

35房主就要去告诉祭司说,据我看,房屋中似乎有灾病。

36祭司还没有进去察看灾病以前,就要吩咐人把房子腾空,免得房子里所有的都成了不洁净。然后祭司要进去察看房子。

37他要察看那灾病,灾病若在房子的墙上有发绿或发红的凹斑纹,现象洼于墙,

38祭司就要出到房门外,把房子封锁七天。

39第七大祭司要再去察看。灾病若在房子的墙上发散,

40就要吩咐人把那有灾病的石头挖出来,扔在城外不洁净之处。

41也要叫人刮房内的四围,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洁净之处。

42又要用别的石头,代替那挖出来的石头。要另用灰泥塿房子。

43他挖出石头,刮了房子,墁了以后,灾病若在房子里又发现,

44祭司就要进去察看。灾病若在房子里发散,这就是房内蚕食的大痳疯,是不洁净。

45他就要拆毁房子,把石头,木头,灰泥,都搬到城外不洁净之处。

46在房子封锁的时候,进去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

47在房子里躺着的,必洗衣服。在房子里吃饭的,也必洗衣服。

48房子墁了以后,祭司若进去察看,见灾病在房内没有发散,就要定房子为洁净,因为灾病已经消除。

49要为洁净房子,取两只鸟,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

50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在上面,

51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并那活鸟,都蘸在被宰的鸟血中,与活水中,用以洒房子七次。

52要用鸟血、活水、活鸟、香柏木、牛膝草,并朱红色线,洁净那房子。

53但要把活鸟放在城外田野里。这样洁净房子,房子就洁净了。

54这是为各类大痳疯的灾病,和头疥,

55并衣服,与房子的大痳疯,

56以及疖子,癣,火斑,所立的条例。

57指明何时为洁净,何时为不洁净。这是大痳疯的条例。

本段与十三章下半部论衣服痳疯症状和处理在文章结构上关系密切(参十三、四章文学结构),至于内容方面,表面看来,衣服和房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对象,其实本段是论痳疯症状的补充:

(1)时间地域 十三章论衣服和这两章论人身的病患,都是从旷野生活的角度写的,他们是居住在营内(十三46,十四38)的帐棚(十四8)。这些条例可以实时实行的,但在十四34你们到了我赐给你们为业的迦南地,我若使你们所得为业之地的房屋有大痳疯的灾病,就有不同的情况,首先是为将来而定的条例;其次是在迦南地,全书只有四次叫他们到迦南的时候才遵守(本节,十九23,廿三10,廿五2);还有,这些洁净条例是为房屋而设,他们仍住在帐倗的时候,这些只能是备注而已,所以这段指示不连在第十三章。

(2)范围 十三章论衣服痳疯症状。包括了衣服,布料和以色列人住的皮制帐棚,因为这些洁净条例包括在皮子上,或在皮子作的什么物。本段的范围较窄,只针对居住的环境,在迦南地衣服的条例,完全不提,假设十三章的指示仍然适用,所以本段是十三章为迦南地居住的修订。

(3)两段的比较 本段的描述、程序和方法大致与十三章的指示相同:

35.房主就要去告诉祭司说:据我看,房屋中似乎有灾病 祭司察看似乎有灾病的房屋,与察看那怀疑有灾病的人(十三2)和衣服相仿(十三47)。

37.灾病若在房子的墙上有发绿发红的凹斑纹,现象洼于墙 房屋有灾病的现象和人与衣服有灾病的现象相似:(1)有凹斑纹。希伯来文 troWr[}q'v] sh#qa'@ru^ro{th 这字虽然只有在这里出现一次,但意义毫无疑问,44是与十三的深 qmo][; 'a{mo{q和洼 lP;v; sha{pha{l 同义(十三3202126),(2)发绿或发红(十三1949)。

38.祭司就要出到房门外,把房子封锁七天 这也是与对待皮肤病的人(十三4)和有灾病的衣服相仿(十三50)。

39.灾病若在房子的墙上发散 这也是十三章851的字句。

44.这就是房内蚕食的大痳疯,是不洁净 这也是对染灾病的衣服同样的字句(十三5152),蚕食 tr,a,m]m' mam'ereth全书只有这两处经文提及,可见这两段经文关系密切。

45.他就要拆毁房子 房子不能像皮布质的帐棚。以焚烧(十三52),拆毁房子即完全毁灭同义。

48-59.洁净礼的物品: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活鸟、活水和洁净礼的程序都与为人行的洁净礼相同。

 

44 字根是 r[q ,这名词的构造参GK§55i

 

神学教训

利未记十三章和十四章这段圣经的主题非常突出和清楚,是论以色列人皮肤病或类似疾病的判断和处理。但在字句释义部份已经提出,疾病的学名多数无法确定,而处理方法也是宗教礼仪性多于·生因素,所以本段对于信徒并没有什么生活应用性的教训,然而洁净条例却显示了几个重要的神学观念。

 

1.祭司的职责

古代近东视疾病为邪灵妖法的侵袭,或是人触犯神怒的结果,所以解决的方法是向神献祭,祈望驱魔或息神怒。圣经却存不同观念,世界充满痛苦固然是人类堕落的后果,但个人的某种疾病,除少数特别例子外,不是人的犯罪后果,约伯的遭遇和挣扎正好说明这点。至于邪魔,更与疾病无关,在利未记论疾病的经文中,祭司的职责可以解释这点。

(1)祭司不医治 古代近东既然视疾病直接与神灵有关,所以医治的方法是向神祈求,结果献祭的宗教程序也包括医治的义式,祭司也成为医生。45利未记的指示却是另外一回事,祭司不但没有施行任何具医治含意的仪式,在整个痊愈过程中,祭司完全置身局外。“用现代的术语,古代以色列的祭司是·生督察,而非医生。”46他只负责检查是否患上恶疾,如果患病,祭司就放手,不再理会,直至病人已经痊愈,祭司才为他行洁净礼,所以献祭与医治无关。病得痊愈是病人亲自向医治人的神(出十五26)自卑祈求的结果(撒下十二16;王上八37-38;王下廿2-3),在旧约大痳疯病例中,医治乃亲自出于神(民十二11-16;申廿四9),耶和华你神向米利暗所行的事说明患疾与痊愈都是出于神,或藉先知施行(王下五3),祭司从来没有为任何个人施行医冶行动。47最接近以宗教仪式医治疾病的记载,就是红母牛灰的除污秽水(民十九章),但那里说明是为除罪(民十九9),使礼仪的污秽得洁净,完全与医病无关。新约记载不少耶稣和门徒的神迹,有盲眼的得医治,瘸腿的得医治,生病的得医治( ijaomai iaomai qerapeuw therapeuo{),但大痳疯却是得洁净( kaqarixw katharikso{)。可见大痳疯是宗教礼仪的问题。祭司不涉及医治,使敬拜动机保持纯正,只就是为奉献、委身、感恩或认罪而献祭,避免功用主义的动机,防止人企图以祭物与神交易健康,为了祝福而敬拜神。

(2)祭司的判断 祭司虽然不能使疾病痊愈,但对于病人来说,却是最重要的人物,因为只有祭司有权定人为不洁净,也可以宣告人成为洁净。中文祭司的定义是负责献祭的人,在圣经中祭司固然是献祭的重要人物,但利未记中耶和华在膏立祭司时,单单强调一样任务:使你们可以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净的分别出来(十10),分辨和判断洁净与不洁净是利未记中的祭司主要任务。申廿四8也印证在大痲疯的灾病条例中,祭司的判决更是唯一权威:在大痳疯的灾病上,你们要谨慎,照祭司利未人一切所指教你们的,留意遵行,我怎样吩咐他们,你们要怎样遵行。

因为祭司的判决是洁净的关键,所以本段重复指示祭司要察看,就是要慎重其事,如有犹疑,必须等七天,甚至两个七天来观察。祭司一面要谨慎,免得将真患恶疾的人留在营中;一面也要谨慎,免得将没有患病的人赶到营外。若让应该赶到营外的人仍与会众同住,就与神的圣洁不合;但从会众中赶出不应该出去的人,就与神的公义和恩典不合。“所以祭司不可急速的断定,乃是要谨慎,用智慧、忍耐、慈悲、等候、察看、又察看、免得有错,万不可把重病看为不要紧的,或将小病当作大痳疯,因为这事与会众是大有关系的。”48

新约时代,大祭司耶稣基督已应验了旧约祭司的预表,但洁净的问题仍不简单,因为信徒不再由旧约祭司洁净条例判断,而大祭司耶稣却在天上,所以对信徒生活的洁净评估,确实不易达到准确不差的判断。教会元首基督现在天上,地上信徒的洁净问题由教会判决:教内的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么(林前五12),既然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八18),在判断信徒洁净时要留心:(1)判断要谨循神明确的真理,慎防主观的论断: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所以我们不可再彼此论断。宁可定意谁也不给弟兄放下绊脚跌人之物,我凭着主耶稣确知深信。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惟独人以为不洁净的,在他就不洁净了(罗十四113-14)。(2)要记得人并不是唯一的判决权威,让神藉着圣灵作信徒的指标:你是谁,竟论所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十四4),你看,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林后七11)。

无论如何,信徒应在灵性生活上注意洁净,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因此叫众人沾染污秽(来十二15)。

 

45 Darrel W. Amundsen and Gary B. Ferngren, "Medicine and Religion: Pre-Christian Antiquity", Martin E. Marty, ed, Health/Medicine and The Faith Tradition, (Fortress, 1982) pp.53-60.

46 Wenham, Leviticus, p.207.

47 47旧约中只有两次提及祭司或献祭和疾病有关,摩西吩咐亚伦拿香炉站在瘟疫中间(民十六46-48)和大·为瘟疫筑坛献祭(撒下廿四25),但都是为整个,民族罪过的全国瘟疫,而且只能止住瘟疫,却不能医治患了瘟疫的人。

48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88.

 

2.灾病与罪

凡患了严重皮肤病的人都是不洁净,而不洁净 amem; ta{me{~在本书一些经文中,是不合乎道德标准的意思(十六1619,十八19-30,十九31,廿321等),所以很容易使人产生“这些病也是罪恶的标帜”49的观念,但本段的教训却不支持这种看法:

(1)本段没有一处经文直接指出灾病是犯罪的后果,也没有像一些经文间接地藉同义词亵渎 ll'j; cha{lal(十八21,十九29,廿3)或可憎恶 $q,v, sheqets(廿25)或 hb;[ewOT to^`e{ba{h(十八27、廿13)或厌恶 $Wq qu^ts(廿23)等字表达这种不洁净是道德的错误。

(2)行洁净礼不错要献赎罪祭和赎愆祭,但献这些祭并不说明灾病是罪,因为灾病得痊愈(十四3)后,宣告洁净了,第八天才献罪祭。如果灾病是罪的象征,那么献罪祭时,罪早已得到解决,所以洁净礼献罪祭不能证明灾病乃罪的后果。

(3)本书中只有十四4952两次洁净是 aFeji hitte{~的翻译,(其它都是rwOhf; ?? ta{ho^r或引伸字),虽然这字根基本语态Qal是犯罪的意思,但这里的强调语态(Piel)指出在旧约是除罪的意思(参四20注)。而且内容也不容将 aFeji hitte{~视为犯罪,因为房子不可能有犯罪行动。所以中文正确地翻译为洁净,并且也将53节的 rP,koi kipper 同样翻为洁净,与通常译作赎罪不同。

本段的灾病不是犯罪的后果,这灾病的指示却可以让信徒认识圣经的应用方法。韩美敦(Hamilton)说得对“以圣经的痳疯作为罪的标帜是极其困难的事,如果不是无可能的话,利未记形容痳疯像罪那样,但本身不是罪。”50翟辅民的评语补充:“想人类所发生各种的病,实在不如拿痳疯来比喻罪恶为最完全,试想一下那痳疯的起点后,就发出全身的臭毒,和这些人的绝望等事。就可晓得神把痳疯来做罪恶的比喻,真真是毫厘不差。”51所以后来先知应用染有灾病的人和衣服比喻罪恶,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赛六十四6)。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在使者面前,使者吩咐站在面前的说,你们要脱去他污秽的衣服,又对约书亚说,我使你脱离罪孽,要给你穿上华美的衣服,我说,要将洁净的冠冕带在他头上,他们就把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华美的衣服(亚三3-5)。

大痳疯可以多方面作罪的比喻,52但有几处新约经文清楚引用本段的教训。首先是患病者的隔离遭遇,古代以色列人视独处是灾殃(哀一1;亚十二12-14)。在营外隔离居住的人,除了严重皮肤病患者外,还有犯罪和不洁净者的所在(十4-5;民五1-4,十二14-15,卅一19-24),是一个蒙羞(民十二14)和处决罪犯(民十五35-36)的地方。所以难怪患灾病的人撕裂衣服、蓬头散发表示哀伤了,因为他被赶离开营,就好像始祖犯罪被赶出乐园一样,与象征神同在的会幕隔绝,成了一个活死人。新约也用这个与神选民隔离表达犯罪和没有生命的景况,一个因罪与神隔离的人就是死在迫犯罪恶之中的活死人(弗二1),那时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弗二11-13),启示录更将灾病患者的不洁净遭遇比喻将来罪人的结果: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启廿一27)。

不洁净居于营外象征与神隔绝,但洁净不一定等于与神亲密无间。因为洁净除了象征一个属灵的地位,可进到营内成为选民的一份子外,也是象征一个属灵的关系,能进到会幕献祭亲近神。按十一章论洁净与圣关系的图表,可将十四章痳疯病与洁净的关系分析:

     痳疯病 → 痊愈 ─────→ 宣告洁净 ─────→ 成为圣洁

    (皮肤病)  (3)  求洁净(4)   (7)   求洁净(19)   (20)

               用污鸟和污水      献罪祭和燔祭

               行洁净礼

痳疯病得痊愈完全是恩典,病人或别人无法成就什么,这可比罪犯由圣灵重生的恩典,当病人经过雀鸟和洒水的洁净礼后,在属灵地位上是洁净了,可回营恢复神选民的社交生活,但他还是本不洁净求洁净的人(19节),这是指他属灵关系上仍然不能与圣洁的神相交,必须再经过献罪祭和燔祭的洁净礼才可到会幕亲近神,新约用这两种洁净观念比喻信徒属灵地位的称义和属灵关系的成圣,所以一方面藉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徒十五9),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林前六11),但称义洁净的信徒仍然要求洁净,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林后七1),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有罪的人哪,要洁净你们的心……务要在主面前自卑,主就必叫你们升高(雅四810)。

 

49 同上,p.84.

50 Hamilton, Handbook On the Pentateuch, p.280.

51 翟辅民,利未记讲义,p.63.

52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p.63-64

 

3.活鸟象征

十四章指示用两只活鸟和活水施行洁净礼,是一个旧约独特的礼仪,圣经并没有解释,但意义正如其它利未记礼仪指示是象征性的。有人认为这两只鸟“类似第十六章赎罪日处理两只羊的仪式,其中一只鸟的血可能显明了不洁净者所应得的死罪,另一只便背负了这些不洁及罪恶,使之远离以色列民。”53

这个观念有几个弱点:(1)必须假设患病即犯罪,洁净礼的意义相等于赎罪日赦罪的目的,除了上文讨论灾病与罪的关系外,这仪式用在洁净房屋,也反对洁净礼有除罪的动机。(2)如果牵强地视洁净礼是除罪的意义,这两个仪式并不相等,因为赎罪日两只羊都有除罪功用,但行洁净礼时,灾病已经痊愈,没有什么可以作罪的象征,需要活鸟消除。(3)洁净礼不是献祭,鸟和血没有接触祭坛,而且也没有接触求洁净者,既没有按手,甚至血也是和活水混和后间接洒在人身上,根本不能与赎罪日的除罪献祭比较。

两只鸟的仪式释为复活的象征,比较类似赎罪日的代赎意义为合理,丁良才注:“这是表示活鸟与死鸟合而为一的,活鸟完结死鸟所成全的,活鸟既被释放,就显明死鸟所成就的是已经完全了。这样,这两只鸟是预表基督死而复活。”54纪凯奥解释将向田野送走活鸟:“一个象征行动,显示以前患痳疯病的人,现在浸透了新的活力,从旧日疾病的羁绊中得释放,可以重返……与他同胞团契。”55所以这放鸟仪式象征病人彷佛从营外死地复生,七天在营内自己帐棚外居住,到第八天到会幕再行洁净礼,加尔文解释这好像婴孩出生后第八天行割礼,就正式成为神子民团体的一份子。56

 

53 旧约串珠、注释本(证道,1986 p.217; D.J. Davis, "An Interpretation of Sacrifice in Leviticus", p.397; Wenham, Leviticus p.209.

54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92.

55 Keil, Commentary on the Pentateuch, p.385.

56 Calvin, Commentaries on the Four Last Books of Moses II, p.26.

 

新约预表

新约几次提到皮肤病,耶稣医治一些大痳疯 leproi leproi(太八2-4,十一5;可十四3;路十七11-19),利未记没有提供医治灾病的方法,患病的人只能听天由命,人完全不能援手。但赛五十三4预言神的义仆要代替人成为灾病(希伯来文是灾病 ['Wgn; na{gu^`a,武加大译本则作leprosus57成就除病患的救恩。基督显示新时代的来临,耶稣是道成肉身,那位医治人的神(出十五26)亲临人间,成就旧约律法所不能的事,所以耶稣以医治大痳疯为弥赛亚的证据(太十一5)。

本段最能够预表耶稣基督的洁净功效的事,就是洁净礼的活水。旧约耶利米先知已经解释活水是耶和华的预表(耶二13),耶稣进一步说明,祂就是这活水的泉源,可以赐人活水(约四10),并且使从基督领受活水的人,也要从腹中流出活水江河,而这活水就是耶稣将要赐的圣灵(约七37-39)。痊愈的人需经过活水洒在身上的仪式才像死里复生般成为洁净,开始新的生活,耶稣说,属灵的新生命也必须由水和圣灵重生(约三5)。

洁净礼的活水,必须先与鸟的血混和,才洒在求洁净者的身上,所以是血和水完成洁净程序,这两样都是耶稣在十字架时,兵丁刺祂的肋旁所流出的(约十九34)。这成就了血和水洁净的预表: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神儿子的么?这藉着水和血而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不单用水,乃是用水又用血,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就是真理。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圣灵、水、与血。这三样也都归于一(约壹五5-8)。

洁净的神学教训,除象征地位称义外,也象征亲近神的成圣关系,第一个七天的洒水仪式,表示脱离病患,可以回复正常的社交生活,第八天的献祭,显示愿意与神亲密相交,那天献的燔祭和素祭,献在坛上(十四2O)即完全焚烧,燔祭是完全焚烧的坛,这句并无特别之处,但一般素祭却是只烧一把,其余归祭司所有,这次的素祭却按照祭司已献的素祭,完全焚烧(六19-23),所以洁净者就像祭司一样,藉这素祭表明自己完全委身给神,愿意与神相交无间。这预表基督洁净教会,目的为要建立亲密的关系: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5-27)。

 

57 J.D.M. Derrett, "No Stone Upon Another: Leprosy and The Temple", JSNT30, (1987): 13.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