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五章

 

E 身体洁净的特别规条(十五1-33

本章是洁净条例部份的最后一章,不洁净 amef;e ta{me' 和洁净 rwOhf; ta{ho^r 重复出现,1但是一些特别的字句将本章的主题浮突出来,本章多次提到身体 rc;B; ba{sa{r237131619节),漏症 bOwOz zo^b231315192526283033)是本章独有的名词,动词漏 bWz zu^b“除了本章12次(246789111213193233节,另廿二4),在旧约撇开形容称呼迦南为流奶与蜜之地外,只有在诗七十八20,一○五41和耶四十九4用来描写流水。污秽 hD;ni nidda{h在下半章(192024252633节)论妇女的不洁净多次出现。这些字词显示本章的不洁净是指身体漏症,特别是下体的排泄物。加上A bKO;v]Mi mishka{b4521232426节)这字的动词躺 bk'v; sha{kab41820242633节)和引伸的名词精(液) [r'z; shikbath-za{ra'16171832节)界定不洁净的范围是与性有关。摸 [n'N; na{ga`571011121921222327节)指出受污染的原因。而洗衣服 wyd;g;B sBekii  ] kibbe{s b#ga{da{yw567810111317212227节),用水洗澡 !yM'B' $j'r; ra{chats bammayim56781011131618212227节,17节稍为变化, !yM'B' sB'ku ' kubas bammayim)和用水涮洗!yM'B' #f'v; sha{taph bammayim1112 节)说明处理的方法,到晚上 br][h;  Arx 'ad-ha{'a{reb则为洁净期。

 

1 不洁净 ?? 249 10192023242526273233节; ?? tum'?h 325263031节。洁净 ?? 1328节共4次; ?? ta{h$ra{h 13节。

 

文学结构

好像其它的段落,本章写作充满技巧,结构精密。2不洁净者的性别清楚将经文分成两大段,先论男人,后是妇女的不洁净。然后男女的不洁净又各分两段,一段的病症必须献祭行洁净礼,另一段的条例只须洗身并等到晚上。这些段落以人/女人若 hV;ai / vai yK; ^/i^sh/ishshah ki^为开始句式,用首尾呼应的格式(chiasticintroversive)排列,将本段的核心经节男女交合(18节)显明出来,不但这节男女并列,而且显示性的条例重点在乎男女交合。

        1      导言

A     2-15 若男人患漏症

                        (1)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

                        (2)第八天献祭行洁净礼

B      16-17       若男人梦遗

                        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

C     18            若男女交合

                        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

B1    19-24       若女人行经

                        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

A1   25-30       若女人血漏

                        (1)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

                        (2)第八天献祭行洁净礼

        31-33       结语

 

2 Wenham, Leviticus, p.217

 

经文字句释义

 

男人患漏症(1-15节)

1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

2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誽,人若身患漏症,他因这漏症就不洁净了。

3他患漏症,无论是下流的,是止住的,都是不洁净。

4他所躺的A,都为不洁净,所坐的物,也为不洁净。

5凡摸那A的,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6那坐患漏症人所坐之物的,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7那摸患漏症人身体的,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8若患漏症人吐在洁凈的人身上,那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9患漏症人所骑的鞍子也为不洁净。

10凡摸了他身下之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拿了那物的,必不洁凈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11患漏症的人,没有用水涮手,无论摸了谁,谁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12患漏症人所摸的瓦器,就必打破,所摸的一切木器,也必用水涮洗。

13患漏症的人痊愈了,就要为洁净自己计算七天,也必洗衣服,用活水洗身,就洁净了。

14第八天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来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把鸟交给祭司。

15祭司要献上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因那人患的漏症,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2.身 这字 r`;b; ba{sa{r含意甚广,可以是肉(四11),或者整个人体(十四9),甚至是与神比较显示软弱的人(创六3),所以一些学者提议本段的男性疾病与生殖器官无关,可能是痔疮。但这个看法不合经文:(1)本段没有提到流血,(2)19节同样的字句,却明显是指女性阴道(和合本将 Hr;c;b;b;OBi zo{ba{h bibsa{ra{h.文雅地翻译作行经,吕振中则直译为她身上所泄漏的经血或思高译本有血由她体内流出),所以本节的身是指男性生殖器官。

漏症 LXX虽然这节将 bOwOz IOzo^b翻译为同样普遍的意思rusi" rusi,流,但下文第4节描述这病症时,却以它为gonorruh" gonorrue{s,即现代称为遗精,武加大译本和犹太传统也这样解释,但本段完全没有提到精液,似乎并非指遗精。至于一些中文译本视之为性病(现中),淋病(思高),白浊(文理)也缺乏经文的支持,最好仍然保持和合本一般性的翻译漏症。

3.下流 希伯来文 rw; ;ra{r旧约只在这节出现一次,它的名词 ryri ri^r也只有伯六6的蛋白和撒上廿一14唾液,所以这里的意思是男人下体流出一些黏液的排泄物。

止住的  !t'j; cha{tham意思是封闭,所以这里不是漏症痊愈不再下流,而是排泄物成为浓液或凝结了暂时不流出来。

4.A 以色列人的床是放在地上的褥或蒲团,除了后来富贵人家才有制造的家俬为床,普通以色列人,特别在旷野时期,只有这些简单的睡觉设备。3

5.用水洗澡 !yMi;B' $j'ir;  ra{chats bammayim在本段共提了七次,13节说是用活水洗身,16节更进一步说是用水洗全身,所以不是用水冲洗生殖器官或沐浴、浸身,而是像洗净燔祭肉(一913,八21)洗净亚伦和儿子(八6)那样,彻底冲洗身体。

7.身体 这节是指病人整个身体,而不是特指下体,因为上下文都提到只要摸患病接触过的东西,不必触摸患处都不洁净。所以这节总括地说,除了摸病人下体接触过的东西外,摸那人患处以外的身体部份,也成为不洁净。下节的身显示这两节是指人整个身体,因为患漏症的人吐唾液,不会吐到洁净人的下体部份去的,除了一般吐沫是吐在人面上(民十二14;申廿五9等)外,下体必定有衣物遮掩,不会被唾液沾染的。

9.鞍子  bK;r;M, merka{b是骑马的用具,除了马鞍外,也可以称呼任何与马有关的用具,王上四26译作车,歌三10译作轿的坐垫。

11.用水涮手 摩西的律法只在此处提到用水涮手 #f'v;;  , ,,sha{taph,但用具用水涮洗则在下节和六28提及,涮洗就是用充足的水冲刷干净的意思。

13.用活水洗身 活水就是常流的水(十四5注),若不是为行洁净礼,也可以用池水里的水或储水器具的水洗身(5-11节),但是行洁净礼,必须用活水。

14.要取两只班鸠,或是两只雏鸽 在平常献祭的时候,只有贫穷人可以献班鸠或雏鸽(五7,十二8,十四22),但行这洁净礼,不论贫富都需献雀鸟,可能因为漏症是比较其它灾病为轻微的缘故。民五2似乎比较严厉,漏症病人和皮肤病患者同样遭遇,都要出到营外。那节安排有几个解释:(1)民数记是为正在旷野起程的以色列入特别指示,4所以要住营外。但利未记是为整个旧约时期而设,居住环境主要已不再是营幕,所以不提住在营外。(2)犹太拉比认为以色列人有三重营:神的营,利未人的营,其它族人的营。皮肤病患者要远离这三重营,但漏症病人不能进入前两重营,而接触死尸的人不能进入神的营。5但这纯粹猜测,毫无圣经根据。(3)营外并非远离民居的不洁净地方,只是不踏足宗教礼仪的圣洁地方。6民数记中的营 hn,h'M' mach@neh除了指民居外,也是神居住的会幕(四515),跟着的经文这营是我所住的(3节)清楚说明那段经文的营是会幕的同义词,7所以指示与本节并无出入。

 

3 旧约以色列人的床,可参H.G. Stigers, "Bed", ZPEB I: 504.W.H. Mare, "Bed", ISBE, revised, ed., I: 445-446.

4 J.L. Saalschiitz, Das Mosaische Recht2, (Heymann, 1853)(1974 reprint) pp.242-243.

5 Noordtzij, Numbers, pp.50-51.

6 Milgrom, "Two Kinds of hatta't", VT 26, (1976): 333-337.

7 其它营指会幕或圣殿的经文,参Helfmeyer, " hn;n; ", TDOT V: 15-16.

 

若男人梦遗(16-17节)

16人若梦遗,他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用水洗全身。

17无论是衣服,是皮子,被精所染,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用水洗。

16.梦遗 这是相当困难的希伯来文句子, [rz; At'kr]v te{tse{~ mimmennu^ shikbath-za{ra' 直译是从他流出遗留的精液,虽然没有梦遗的字句,但这是本句的含意。旧约精液是用 [r'z, zera'这字,授精通常是用这字的动词 l][r'z,Azt;n] za{ra'(十二2;民五38)或给精液( l][r'z,A@t;n] n#thon-zera'1# 创卅八9,或 [r'z,l] @t'n; na{than l#zera`利十八20),所以这句不是指普通性交射精。 Atb'k]vi sh#ka{ba{h 的字根是躺卧 bk'v; sha{kab,这名词就是像睡褥般的一块东西,除了本章四次(16171832节)和其它三次(十九20,廿二4;民五13)与精液有关外,旧约的另两次是描写露水的凝聚(出十六1314)。所以 [r'z, Atb'k]vi shibbath-zera`是精液凝结的黏性物体,既然本句说明这是从他流出去 axete te{tse{~,就不是性交的遗精,梦遗是一个可能的情况。

17.被精所染 希伯来文是在它上面有遗留的精液 ][r'z; Atb'k]vi wyl;[; 'a{la{yw shikbath-zera'

 

男女交合(18节)

18若男女交合,两个人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用水洗澡。

18.男女交合 这是一个不完全的翻译,因为在希伯来文句子[r'z; Atb'k]vi Ht;aio vya bK'v]yi rv,a} hV;ai 中,单是短句Ht;ao vya bK'v]yi ; yishkab i^sh ~o{tha{h 就是旧约男女交合的写法(创十九33),本章24节同样的句子翻译为男人若与那女人同房,所以本句还有一些字句没有翻译出来。全句直译应该是女人,当男人与她交合,而染有遗留的精液。至于这句的含意和为什么算为不洁净,请参阅下文本章神学教训。

 

女人行经(19-24节)

19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凡摸他的,必不洁净到晚上。

20女人在污秽之中,凡他所躺的对象,都为不洁净。所坐的物件,也都不洁净。

21凡摸他A的,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22凡摸他所坐什么物件的,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23在女人的床上,或在他坐的物上,若有别的物件,人一摸了,必不洁净到睌上。

24男人若与那女人同房,染了他的污秽,就要七天不洁净。所躺的床,也为不洁净。

19.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 这句稍为意译,希伯来文 hb;z' hy,hT !ymiy; t['b]vi Hr;c;bBi Hb;zio hy,h]yi !D; Ht;D;nib],吕振中相当忠实地直译:女人呢,若有所泄漏,而她身上所泄漏的是经血,那么,她就有月经污秽七天, hb;z; za{ba{h是漏bWzu 的雌性单数分词, Hb;zO是漏的名词,说明是从身体流出血。虽然 hD;ni nidda{h是污秽,指宗教礼仪的不洁净,但这里附有第三位雌性代名词她的(十二2注),加上这句含意非常清楚,所以 Ht;R;ni nidda{tha{h 在本段是指月经的污秽,LXX毫不含糊地将本章的8 Ht;R;ni nidda{tha{h 都翻译为 ??ajdefo" adephos月经(1920252633节;24节因为着重男人染了她的污秽,而不是那一类的污秽,所以翻译为 ajkaqarsia  a{katharia不洁净)。

24.就要七天不洁净 这七天不洁净期的计算法并不清楚,按字面意义,似乎是指男人与妻子同房后起计算,七天不洁净,但有些拉比却认为是指在女子的那七天不洁净期余下的日子中成为不洁净。本节并不禁止男子与经期的妻子同房,但是十八19和廿18似乎有不同的指示,这几节的关系请参神学教训。

 

女人血漏(25-30节)

25女人若在经期以外,患多日的血漏,或是经期过长,有了漏症,他就因这漏症不洁净,与他在经期不洁净一样。

26他在患漏症的日子所躺的床,所坐的物,都要看为不洁净,与他月经的时候一样。

27凡摸这些物件的,就为不洁净。必不洁净到睌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28女人的漏症若好了,就要计算七天,然后才为洁净。

29第八天要取两只班鸠,或是两只雏鸽,带到会幕门口给祭司。

30祭司要献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因那人血漏不洁,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

本段的情况可能适合许多妇科疾病的描述,但利未记只着重礼仪的安排,并非医疗用途,所以没有详细描述病症,只指出任何七天经期以外的下体流血,或是经期过长,或是经期以外的流血,都算为不正常的不洁净,痊愈后必须献祭行洁净礼,福音书所形容一个妇人患十二年的血漏( rusei aiJmato" rusei haimatos可五25;路八438)即25LXX血漏的翻译。

 

8 太九20称血漏为aimorrousa,拼法稍为不同,但意思一样。

 

洁净总结(31-33节)

31你们要这样使以色列人与祂们的污秽隔绝,免得他们玷污我的帐幕,就因自己的污秽死亡。

32这是患漏症,和梦遗而不洁净的,

33并有月经病的,和患漏症的,无论男女,并人与不洁净女人同房的条例。

31.隔绝 这动词 rZ'n; na{zar分别的使役语态(Hiphil or causaitive) lyZihi hizzi^r除了这里外,只有在民数记六章五次(235612节)论拿细耳人的离俗许愿。这是一个关系性的字词,说明洁净条例(十一章至十五章)的目的,与他们的污秽隔绝,是自洁归圣的反面说法。撒玛利亚抄本和LXX,叙利亚译本将这字 !T,r]Z'hi hizzarthem 你们使(他们)隔绝看为 !trh'z]h hizharthem你们要警戒(他们),思高:你们应叫色列子民戒避和文理串珠:尔当戒以色列人就是照着这修改的字翻译。但按抄本批判的原则,艰涩的字句是较近原意,MT的隔绝应该是原来的字,而且表达完整的意义,无须修改。

32.免得他们玷污我的帐幕,就因自己的污秽死亡 在这五章的洁净条例中,并没有提到不洁净的后果引致死亡。这句是文学的连接段落句式colophon,显示洁净条例在利未记中的结构关系,在本段之前提及死亡是耶和华因拿答亚比户献凡火遭杀,晓谕亚伦进会幕必须清醒具分辨能力,分别圣俗,洁净,不洁净(十8-11)。而本段之后的提及死亡,也是指同样事情:亚伦的两个儿子近到耶和华面前死了,死了之后,耶和华晓谕摩西(十六1),有关赎罪日的指示。毫无疑问,洁净条例是献凡火的批注,清楚说明事奉神的要求,免得重蹈覆辙,同时洁净条例也是十六章赎罪日的基础,说明人的污秽需要赎罪日的洁净。

33.月经病 希伯来文 Ht;D;nB] hw;D;h' hadda{wa{h b#ni-da{tha{h.并非说月经是病,直译是在她污秽中的病疾,指经期以外的血漏(参十二2注)。

 

神学教训

洁净条例是信仰生活化的指示,利未记第一部份(一至十章)是属灵的大前题:人与神相通的交往,献祭的程序和种类表达与神和谐的生活表现。利未记接着的部份,藉洁净条例讲解在社会的生活,藉遵照神的指示见证与神和谐的关系,十一章是在饮食,人类最基本的活动,个人和在社交场合中表达神的旨意比维持生活的饮食更重要,十二章生育的条例,显示生命的赓续是神的祝福,所以生产后必须献上燔祭,将新生命奉献给神。十三章和十四章的灾病条例,说明社交活动必须以不损与神关系作大前题,如果有障碍与神相交的情况,必须隔离,不可接触交往。本章提到人类最基本的社会单位,婚姻的性关系,神也指示应怎样在与神和谐的宗教洁净地位中进行。所以本章在性的洁净指示中,产生了两个争论性的神学课题。

 

1.男女交合是否不洁净?

若男女交合,两个人必不洁净到晚上(18节),似乎说性交是污秽,不圣洁,如果再引伸一步,甚至可以说是神所不喜悦的。射精污染人的观念,在古代近东宗教里相当普遍,巴比伦、埃及、希腊、罗马和亚拉伯等都有这些论调。9这不可能是圣经的教训,圣经充满神对夫妇婚姻的祝福。不错圣经没有性交这名词,10因为圣经并非医学或生理学的教科书,没有提及男女生殖器官的学名,“同样,交媾也没有直接题说,但是成为一体(创二24)形容婚姻的关系;人对妻子或其它女人的认识(注:中文翻译为同房)(创四11725;士十九25)和人或兽同睡(创卅四7;民卅一1718;申廿二22,注:中文翻译作行淫或出嫁)这类的句子指性交行动。……圣经显明性交充满情感和亲密的性质,包括了两个爱人的深交。”11

耶和华看那人独居不好,就为他造一个配偶,叫他们二人成为一体(创二1824)不可能不包括性交的安排。神祝福人,使他们生养众多,不可能只祝福生育,视生养儿女是圣洁合乎神旨意,而以使女人怀孕的行动是污秽。而且,不少经文清楚说明夫妻性交在神眼中看为美好,例如:你要喝自己池中的水,饮自己井里的活水,你的泉源岂可涨溢在外,你的河水岂可流在街上,惟独归你一人,不可与外人同用,要使你的泉源蒙福,要喜悦你幼年所娶的妻,她如可爱的麀鹿,可喜的母鹿,愿他的胸怀,使你时时知足,她的爱倩,使你常常恋慕(箴五15-19),当同你所爱的妻快活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分(传九9)。还有雅歌书优美的爱情描述,使男女交合的道成为奇妙的事(箴卅19),美好足以比喻基督与教会关系的极大奥秘(弗五32)。

新约也毫不含糊地说明夫妻性交是圣洁可喜悦的事;婚姻,人人都当尊重,A,是“无玷污”的12(来十三4),所以保罗吩咐夫妻该以应尽的房事待(吕振中译本)对方,不可彼此亏负(林前七35)。从圣经一贯的教训来看,利未记这节圣经不可能是相反的指示,视夫妻同房为不洁净。所以对这节圣经有几个不同的解释:

(1)这是对负责圣职祭司的特别指示。犹太传统强调,本章结语说明这些有关性的指示,目的是免得玷污我的帐幕(31节),只有那些进到会幕事奉的人才可能玷污帐幕,所以是对祭司而设的指示。有些拉比更认为这节圣经是以斯拉修订五经时没有清楚交待,使人误解这是一般的律例。其实这节并不影响普通以色列人的性生活。13这个解释过份强调帐幕一字,普通人献祭也须进入会幕范围,所以除祭司外,普通以色列人也可能玷污帐幕的,而且本章经文并没有暗示是对祭司的特别指示,这个解释太过牵强。

(2)男女交合是不洁净,除了上文所提的圣经一贯教训否定这个观念外,本节的希伯来文句子表达的意思,并不是普通男女交媾:(1)本句指出不洁净的情形是 vya bK'v]yi rv,a} hV;ai [r'z; Atb'k;]]v Ht;ao 在旧约中,男女交合最普通的表达方式就是他与她同睡Ht;aiooo vyai bk'v; sha{kabi^sh 'o{thah(十五24;创廿六10,卅四27等),14但本句除了这交媾词语外,还加上 [r'z, Atb'k]v ishikbath-zera'有所形容,所以必定不是指正常的性交情况。(2)[r'z, Atb'k]v shibbath-zera' 不是正常性交射精的字句(参16节注),这词句除了在本章的四次外,另外的三次都是不正常的情况,十九20和民五13指不正常的性交,中文齫翻译作行淫;而廿二4则和本章1632节词句一样是遗精,所以这词显示不正常地射精。(3)本节也不是指男女性交这行动不洁净,交媾(copulation)的动作是用另一个同源(cognate) tb'k]v sh#- ko{beth 表达(十八2023,廿15;民五20)。

(3)遗精的人与女人交合。罗德稷提出:“这(指男女交合为不洁净)与旧约非常敬重婚姻有所矛盾,所以有些解经家尝试规避探讨这句真正的意义,认为这节仍然是讲论上文的遗精问题。”15本节的问题是遗精的人与女人交合,接着上文的条例,遗精是不洁净(16节),凡接触遗精的东西都成不洁净(17节),所以与遗精的人交合也成为不洁净。这个说法,非常正确地指出本节是与遗精有关。因为上文指出 [r'z, Atb'k]vshikbath-zera' 在旧约只有两个意思,本节不会是在不正常关系性交射精的意思,因为两人只须用水洗澡,不必受刑罚(比较十九20;尼五13),可见这不是道德的错误。所以NAB的翻译人若为肉欲而与女人交合(If man lies carnally with a woman)是不正确的。撒玛利亚抄本为了澄清这一点,就在人 vyai i^sh附加雌生单数代名词她的,按旧约的用词方法,这就是她的丈夫与她性交说明是正当的关系。除此之外,虽然本节没有像16节和33节说明是不正常地流出 axete te{tse{~,但承接上节的意思,那里也没有流出的动词,但意义相当明显,只有遗精才会玷染衣服,所以本节的 [r'z, Atb'k]v shikbath-zera'应该是遗精的意思。然而解释有两个困难:(1)遗精与漏病或妇女月经或血漏不同,只是间中和非常短暂的行动,污秽衣服机会甚少,必须染了遗精才会成为不洁净,接触曾经遗精的人并不会成为不洁净,所以即使是经常遗精的人,当他与妻子交合时,妻子接触他的身体不会成为不洁净,甚至射精,因为精液在妻子体内,也不是遗精,就不会成为不洁净。(2)按照希伯来文法,形容词必须紧接要形容的事物,但本节希伯来文句子 Ht;ao vya bK'v]yi rv,a} hV;aii [r'z; Atb'k]vi的遗精 [r'z, Atb'k]v shikbath-zera,与人 vyai i^sh隔开,并非紧接,所以不可能翻译为遗精的人,本节也不是遗精的人交合的问题。

(4)夫妻行房,精液外泄。希伯来句子的结构和字义有好几方面显示这是一个非常可能的意思:(1)字义方面, [r'zO, Atb'k]vi shikbath-zera' 是关键性的字词,这字否定属于不正当的性关系,所以这节的男女交合应该是神所喜悦的夫妇敦伦,然而这字也指出成为不洁净的原因,本节强调这是 [r'z, Atb'k]vi shikbathzera' 遗精,英文直译是lying of seed(sperm),而不是正常体内射精的 [r'z; za{ra' [r'z, @t'n; na{than-zera'(参16节注),可见这节是指夫妻交合有所缺憾,可能早泄或是不慎外泄,形成遗精体外。(2)文句结构方面,本句希伯来文相当特别,这是没有动词的句子16(nominal sentence) bK'v]y rv,a} hV;ai [r'z; Atb'k]vi Ht;ao vya  ,其中 vya bK'v]yi rv,a} Ht;ao 是连续性形容句子(relative clause),形容本句主词 hV;ai ishshah女人,撇开这形容句,主句 Ht;ao …… hV;ai [r'z; Atb'k]v 的意思是妇人附着遗精,虽然遗精 [r'z, Atb'k]v shikbath-zera'并没有介系词附着withtae ~e{dth ![i 'im,但这句述词(predicate)含意必定是有附着的意思,所以英文AV翻译为with seed of copulation 附着交媾的精子。(3)本章文学结构可供参考,经文分成五段,首尾呼应的格式将本节男女交合的重点教训带出来,如果采用交替(alternate)的安排可使段落节奏分明,这样的格式将本章段落分析为:

A 不正常排泄:若男人患漏症(2-15)

        B 正常排泄:若男人梦遗(16-17)             

                C 不正常排泄:若男女交合而遗精(18)

        B1 正常排泄:若女人行经(9-24)

A1 不正常排泄:若女人血漏(25-30)

根据上述的各点,显然本节圣经是为夫妻交媾不谨慎的处理方法,并没有视性交为不洁净,这是旧约,甚至新约一贯的教训,圣经几处经文禁止人进行房事,完全没有暗示夫妻交合乃污秽,而是准备与神相会的自洁安排,一方面避免不谨慎因遗精而白费自洁的功夫,另一方面,更重要的,禁止行房是表明克苦己身,自愿节制情感的快慰,专心等候寻求,显表以亲近神为最高的目标,所以旧约这些吩咐人暂停夫妻同房都是为了可以与神亲近(出十九15;撒上廿一4;珥二16),保罗更正面说明,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林前七5)。

 

9 Wenham, Leviticus, p.219; Harrison, Leviticus, p.163.

10 虽然中英文译本没有性交这字,但黎希却认为来十三4的希腊文实在是性交的意思:虽然我知道“性交”(Coitus)一词比造爱准确,但在潜意识里,我一直不肯用它。后来有了下面的发现,我就改变了。在希伯来书第十三章第四节圣灵所用的“床”字是希腊文的Koite, (读音是Koy-tay),意思是“同居,把精子注入”。Koite一字字根为Keimai意思是睡下,与“使睡觉”的Koimdo有关连,虽然“性交”(Coitus)源自拉丁字Coitio, 但希腊字Koite有同一意义,意指结了婚的夫妇所经验到同睡一床的关系。基于以上的解释,希伯来书第十三章四节可以译成:“婚姻中的性交,人人都当尊重,也不可污秽。”伴侣在性交中,因神所给的权利,能表达他们的爱,也能创造新的生命。婚姻、两性生活(文艺1981 pp.2-3

11 G.Lambert, "Sex", ZPEB V: 366.

12 参思高译本。和合本翻译为不可污秽,但希腊文不是动词,而是形容词 ajmianto" 无玷污的,“仅用于喻意;用于宗教和道德的意义指清洁的”新约希腊文中文辞典p.34。雅一27;彼前一4;来七26都用这字表示是圣洁无瑕疵的意思。

13 Hertz, Pentateuch and Haftorahs, pp.475, 477.

14 Ht;ao原来可能是 HT;aoi (BDB p.1012),连同 ta, ![i tae 等与bk'v; 的基本语态Qa1组合成为交媾的主要的词句。BDB, p.1012; V.P. Hamilton, " bk'v; ", TWOT, II: 921-922.

15 Noordtzij, Leviticus, pp.154-155(注:中文通常翻译为是)。

16 这类希伯来文句,“英文be动词的现在式,在希伯来文从略不表,只暗示于前后文中,”范格仁,实用古典希伯来文文法,p.31。所以在翻译中文时,应该将暗示的动词是翻译出来。

 

2.月经期间可否同房?

圣经不是医学或生理学的教科书,只提供婚姻生活的原则,并不着意讨论性生活的细节,24节论及妇女月经的同房问题,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条例,也是一个充满释经困难的经文,因为本节说可与行经妇人同房,只是七天不洁净,但是十八19却禁止与行经妇人交合,廿18更说后果是二人必从民中剪除,三处对这问题的评论相当悬殊,彼此矛盾,而这三节是旧约所有讲论有关行经同房的经文,所以不能按以经解经的原则,参照其它经文。面对这困难,必须认真探究这三节经文,解释它们指示的差异。

(1)这些经文都是论行经妇人,但却有不同的情况

这个看法假设利未记禁止人与行经妇人性交(十八19),违犯这律例必从民中剪除(廿18),既然这节只是使人不洁净七天,连衣服身体都不必冲洗,所以污秽必定非常轻微,并没有与行经妇人性交,只是骚扰了行经妇人的隔离生活(因为妇人所躺或坐的对象都不洁净,所以推想必定隔离单独起居),与她同床而睡。17这个观念有两个困难:(1)人若与行经妇人同睡,只有因触摸那妇人而产生污秽,但本节说明是染了她的污秽,就要七天不洁净,所躺的床,也为不洁净,后果远比19节的凡摸她的,必不洁净到晚上严重得多,可见本节所说染了她的污秽,必定不单只触摸身体。(2)本节清楚说明问题在乎男人若与那女人同房,翻译为同房的希伯来文 bK'v]yi bkov; sha{ko{b yishkab 肯定是性交的意思(参18节注),与身体接触的摸 [n'N; na{ga'完全是两回事,所以纪凯奥说:“本节的意思不可能只是同睡一床,而是实在进行性交。”18

(2)这些经文都是论与行经妇人交合,但时间不同

因为这几段经文的翻译都是说妇人是行经(十八19)或有月经(廿18),所以假设都是同样的生理状况。人在经期不同时候与妇人交合,结果有所分别,当人与妻子行房时,“月经刚好开始或忽然早来,这是礼仪的不洁净而非道德错失。”19所以只同时与妻子不洁净七天,但是月经来了在妇人七天的洁净期内,人“若故意进行性交,就是严重的罪行。”20必须从民中剪除。

这个看法可能相当吸引,但不能成立,本节经文至少有四点反对这样解释:(1)本节完全没有说明交合是在经期的那一段时间进行,希伯来文显示这节是一般的条件句子,若 !ai ~im 只表达一种可能的情况,绝对没有时间的观念,所以本节并不支持是月经刚开始交合的论调。(2)同房 bK'v]yi bkov; sha{ko{b yishkab 希伯来文是两个同一字根的动词组合,先是不定词(infinitive),随着是限定形式的动词(finite verb),希伯来文法这种动词组合是强调行动的决意,21直译是为了同房而同房,所以本节所说的是一个知道妻子处于月经不洁净期的故意行动,而非意想不到偶然发生的事情。(3)或许认为既然男人与那妇人同房后与妇人同样不洁净七天,所以计算因同房而致不洁净即妇人月经开始不洁净的同时,然而就要七天不洁净的解释并不明朗,可能指与经期妇人行房,就在妇人的七天不洁净期内余下的日子成为不洁净(参24节注),所以不洁净日子的推算并不可靠。(4)本章结语(3233节),说明这些条例是为五种情况,其中一种是人与不洁净女人同房,全章圣经只有两节是论与女人同房 bk'v; sha{kab18节说明特殊情况,使他们成为不洁净,然而行房时男女却是洁净的,余下另一次则是24节与行经女人同房,33节的人与不洁净女人同房,最明显的意思是同房前女人已经不洁净了,否定行房时才发现月经来临的看法。

(3)这些经文都是论同房,但不都是指月经期间交合

本节圣经肯定是指男人与行经妇人同房,但另外两节却是不同的情况:(1)字义方面,女人行经的希伯来文 hy,h]ti AyKe hV;ai Hr;c;b]Bi Hb;zO hy,h]yi !D; hb;z; 清楚界定是月经情况(参19节注),但是十八19女人行经的原文与本段不同,是 Ht;a;m]fu tD'niB] hV;ai ,直译是在不洁净污秽中的女人,不一定是行经,很可能是宗教性不洁净的情况(参十二2注,十八19注),廿18妇人有月经,希伯来文 hw;D; hV;ai 是有病的妇人,字词本身也没有行经的意思(参十二2注,廿18注)。(2)内容方面,十八19和廿18列于一连串不正当的性关系之中,显然是道德的错失,与本段着重·生和礼仪的因素大不相同。由此看来,从民中剪除是月经以外的不道德性交的刑罚,与行经妇人同房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但七天不洁净也相当影响人的作业和社交,所以虽然圣经并不禁止夫妻在月经期间同房,然而可能为了健康·生因素,22也可能为了让妻子休息的人道因素,神教导丈夫应当按情理和合宜地爱护妻子,认识女人生理和心理周期和感受,不要单顾丈夫权利使妻子产生不便和困扰。23

本章是洁净条例段落的结束,虽然利未记充满高度文学技巧,段落结构紧密,但洁净条例各章的关系,并不显示逻辑性的连系,十一章论食物,十二章有关生产,十三和十四章是身体的皮肤病,十五章着重排泄的污秽,这些都是生活性的信仰指示,但各章拥有独立的主题和不同的处理方法。虽然如此,洁净的字词突出而鲜明,从各种条例中,可以归纳利未记这部份的宗教性神学教训:

(1)神只有一种洁净的标准和要求

虽然人生活有不同范围的洁净问题,对自己和别人的影响有差异,处理方法也不同,但在神的眼光中,只有一个洁净的标准,凡达不到标准的,不论是生理或儆醒,显出亏缺的,就是不洁净,这方面就和罪的定义一样:亏缺神的荣耀(罗三23)。达不到洁净的标准的后果可大可小,但对于与神相交方面,只有一个情况,神要求不洁净的人,不可进到会幕献祭。洁净条例总结,免得他们玷污我的帐幕,就因自己的污秽死亡(31节)。亚伦两个儿子的死亡,成为启示洁净条例的动机(十8-11):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十二14)。

(2)处理不洁净的原则

洁净条例对不同情况的不洁净处理方法迥异,但不洁净的事物对社会的影响是处理方法的决定因素,个人饮食,属于私人的生活,对社团没有什么影响,所以食了不洁净类别食物不必行什么洁净礼仪,梦遗、月经或摸了不洁净的东西,是个人·生的问题,只须洗衣服,用水洗澡,不洁净到晚上。漏症和生育虽然也是个人的问题,但会污染接触的人,所以要献雀鸟作洁净礼。至于皮肤病,斑纹的外表在人批中有碍观瞻,所以须与人隔离,洁净后所行的礼仪也最复杂。这些洁净条例的处理原则,可以推广到教会的管教方法,私人的软弱,不必宣扬夸张,但明显的问题,必须公开处理。

(3)自己是洁净条例的执行者

只有外表显而易见的皮肤灾病,才由祭司宣判,其它的不洁净,相当个人性。不易为人察觉,并不等于没有问题,信仰的原则,就是个人受圣灵光照,自己省察和批判,就要为洁净,自己计算七天(十五1328)。洁净条例说明了律法的内在性。

 

17 Noordtzij, Leviticus, p.156.

18 Keil, Commentary on the Pentateuch, vol II, p.393.

19 Walter Kaiser, Jr., Towards an Old Testament Ethics, p.117; Wenham, Leviticus, p.220.

20 R.J. Rushdoony, The Institutes of Biblical Law, (Craig, 1973) p.427.

21 GK, §113 L, M.

22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100

23 Harrison, Leviticus, p.164.

 

新约预表

新约圣经没有正式的讨论本章的条例,但这些规则是福音书一些事迹的背境。最清楚的例子,就是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妇人,在人批中摸耶稣的衣裳,按照利未记的规条,她应该与人隔离,这是当耶稣发觉时妇人惊恐的原因。耶稣的宣告: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你的灾病痊愈了(可五34),是本章预表的应验,耶稣成就利未记所不能的事,洁净条例只指示人怎样行洁净礼仪,却不能医治人,耶稣的医治显示神国度新时代的来临。

耶稣在洗手的传统上,与法利赛人冲突(太十五章,可十七章),毫无疑问犹太人洗手传统是根据利十五11,用水涮手可避免将不洁净传染别人,但耶稣解释: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太十五11),洁净条例不只是礼仪,实在是心灵的问题,外表礼仪必须是内心灵性光景的表彰,洁净条例的目的,是藉外表礼仪将内心渴慕洁净的动机表彰,手洁心清地(诗廿四4),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3)。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