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六章

 

IV 赎罪日(十六1-十七16

利未记内容分为两大部份,上半部是献祭的指示:献祭的种类(一至七章),献祭的负责人──祭司(八至十章),献祭的原因──不洁净(十一至十五章),多数学者认为十六章赎罪日的指示结束这部份,而十七章开始下半部圣洁典章,然而这章圣经不少数据显示第十七章是与十六章连接,结束利未记上半部份。

(1)段落开始句式(introductory formula) 第十七章以乃是这样 hz, zeh开始,这是利未记上半部份经常的段落开始句式(中文也有翻译作这是……六91425,七171137,十一46,十二7,十三59,十四2325457,十五32),这是十八章以后所没有的引句。12节耶和华所吩咐的,乃是这样 hz, hw;hy] hW;xi Arv,a} 希伯来字句与八5这就是耶和华所吩咐……的事完全一样。

(2)钥字 本章分段相当清晰(参十七章文学结构),每段都以血 !D; da{m  为主题,这章13次提到血,回应十六章9次论如何运用血。这章和利未记上半部的经文一样,血按字义是指祭牲的血液,但利未记下半部的血却是修辞的用法描述道德或宗教事情,并不是血液。2

3)主题 第十七章钥节是11节我把这血赐给你们,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为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两次提到血的赎罪功用,明显是接续十六章赎罪的论述。赎罪 rP,Ki kipper在利未记下半部,只出现五次,其中四次都是称呼赎罪日。韩思伯(Henstenberg)认为第7节提到不可再献祭给他们行邪淫所随从的公羊,是警告以色列人勿视赎罪日将羊归阿撒泻勒是敬拜鬼魔,3这要作他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响应十六章结束的句式(293134节),显示这章是连接十六章,成为赎罪日指示的附注。

(4)利未记文学结构 本书是一本有组织,紧密结构的文学作品,基本上是首尾呼应的格式。

A 敬拜:献祭(一至七章)

        B 祭司(八至十章)

                C 洁净(十一至十五章)

                        D 赎罪日(十六至十七章)

                C1 圣洁(十八至廿章)

        B1 祭司(廿一至廿二章)

A1 敬拜:节日(廿三至廿七章)

根据上述的各点,十七章的引句与上半部相同,缺少十八章以后的我是耶和华的句式和圣 vwOrq; qa{do^sh 的字词,而内容和主题都与十六章呼应,所以应该接连十六章成为一个段落。从首尾呼应的格式中,可见这段是利未记教训的核心,也是上下半部的转接段落。十六章的主角是大祭司,但是十七章却显然不同,是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381013节)的指示,与十八至廿六章的重点相近,所以温说:“十七章是本书上下两半的接铰处:一至十六章是社交和敬拜的礼仪条文,而十八至廿五章则指示个人私下的生活。”4

 

1 在下半部唯一的类似句式是廿六46这些……是……,但那里hL,ae 'e{lleh是众数,是总结全书的一切律例。

2 十九26你们不可吃带血的物可以按字义解释为血液,但内容似乎另有所指(参该节注)。

3 Mc Clintock, "Leviticus", Cyclopedia of Biblical, Theological Ecclesiastical Literature V, p.403.

4 Wenham, Leviticus, p.241.

 

A 赎罪日礼仪(十六1-34

 

文学结构

赎罪日的礼仪相当复杂,本章就是这些仪节的描述,钥句为自己和本家/百姓赎罪和行赎罪之礼重复出现,事实上赎罪 rP,Ki Kipper在本章出现16次,是本书使用这字最多的一章,而这字伸引的字词施恩座 hr,PoK' kappo{reth在利未记中只有本章的五次(2131415节),除此以外,永远的定例 !l;wO[ tQu'ju chuqqath 'o{la{m也重复出现(293134节)。虽然主题标明,但文体却较其它各段来得散漫。本章可以分析如下:

1-2           导言

3-5           祭物和衣服

6-10         赎罪礼仪概论

11-28               赎罪礼仪详细说明

                11-19       洒血仪式

                20-22       放羊仪式

                23-28       洁净仪式

29-34               会众的本份

 

经文字句释义

 

导言(1-2节)

1亚伦的两个儿子近到耶和华面前死了。死了之后,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2要告诉你哥哥亚伦,不可随时进圣所的幔子内,到柜上的施恩座前,免得他死亡,因为我要从云中显现在施恩座上。

1.亚伦的两个儿子近到耶和华面前死了。死了之后,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这句显示本章与上文的关系,虽然逻辑上可以将赎罪日与洁净条例连起来:因为人多方面不洁净,需要洁净,所以神就在本章指示完全洁净的方法;但在文学上,本章与洁净条例部份缺少利未记段落间的连接句式colophon(例如七35-38将献祭指示与祭司承接圣职礼连接起来,十8-11顺利地说明祭司受膏与洁净条例的关系)。本章没有句式与洁净条例连接,本章不是洁净条例的延续,而是和洁净条例组成两段对第十章的批注,都是因亚伦的两个儿子在耶和华面前献凡火遭杀而引起的。耶和华在献凡火事件后,藉洁净条例使你们可以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的分别出来(十10),使他们不致重蹈类似献凡火的错误,免得你们死亡(十9)。本章继续发挥进会幕的问题,洁净条例是为你和你的儿子进会幕的时候(十8),这节的会幕是指一般祭司在祭坛及圣所的事奉,但本章则进深一层,论到大祭司怎样避免重蹈覆辙的,进至圣所而献凡火,免得他死亡(2节)。所以这节将本章和洁净条例跟亚伦儿子献凡火连起来,清楚说明应该怎样在耶和华面前事奉,而从最圣洁和谨慎的祭司事奉地点,非常自然地转到祭司最严肃和重要的礼仪──赎罪日。所以这两节的导言,其实可以算是与上文(第十章)的连接句子colophon

2.不可随时进圣所的幔子内 中文的翻译比较英文传统的任何时间都不能进圣所的幔子内he shall not enter at any time into the holy place inside the veilNASV AVRSV)好,虽然希伯来文 t[e Alk;b] b#kol-'e{th直译是在任何时间,但这不是一个绝对的禁令:(1)文法方面,希伯来文有两个否定词,如果宣布一个绝对的禁令,就用aOl lo'配上动词,例如十诫的不可杀人 aIOl jx'r]ti lo~ tirtsach等,但这里却用另外一个否定词 la' 'al,通常表达愿望或指出某种情况下不适宜的行动,所以本句 aOby; Ala' ~al-ya{bo{~是不要(或不应该)在任何时间(即随便)进入圣所的幔子内。(2)上下文方面,下一节就说明在适当时间和措施,亚伦要进 aOby; ya{bo{~圣所,这两节连接的经文不可能互相矛盾,所以本节并非绝对禁止进入圣所的幔子,而是题醒不可像拿答、亚比户那样轻忽不遵照摩西的吩咐,随便进到耶和华面前。

云中 就是从云柱火柱中(出十六10,十九9,廿五1722,四十34;民九15;王上八1011)。这云 @n;[; 'a{na{n不是祭司进至圣所时烧香的烟云。

施恩座 中文这个的名词首先由路德称呼Gnadenstuhl,然后英文Tyndale译本翻译为英文传统的称呼mercy seat。希伯来文 tr,Po]K' kappo{reth字根是 rP,Ki kipper赎罪、除罪、遮盖、洁净等含意(参四20注),这字直译是:施行赎罪、除罪、遮盖或洁净的行动,5并没有座的意思,将它翻译为施恩座,是参照诗九十九1的描写:耶和华作王……祂坐在二基路伯上,而基路伯安在约柜上称为 tr,Po]K' kappo{reth 的两头,看来好像椅的扶手。但古代的译本却不是这样翻译,都将字根的意义翻译出来,LXX i;lasthrion hilaste{rion赎罪,武加大用同样意思的拉丁文propitiatorie,甚至英文的Wycliffe也采用这翻译,就是英文propitiation使关系和谐的赎罪。然而出廿五17-22的指示说明这 tr,Po]K' kappo{reth不是赎罪行动,而是约柜的上盖,可能是从字根的遮盖含意而引伸出这观念,所以文理串珠和思高赎罪盖、或吕振中除罪盖实在比较和合本更接近原文,说明这是约柜的盖,但也是神施行赦罪的预表。

 

5 Holladay, A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p.163.

 

赎罪仪式的物件(3-5节)

3亚伦进圣所要带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一只公绵羊为燔祭。

4要穿上细麻布圣内袍,把细麻布裤子穿在身上,腰束细麻布带子,头戴细麻布冠冕,这都是圣服。他要用水洗身,然后穿戴。

5要从以色列会众取两只公上羊为赎罪祭,一只公绵羊为燔祭。

3.亚伦进圣所 虽然圣所 vd,Qoh' haqqo{desh 通常指会幕里安置着香坛、陈设饼和金灯台的圣所部份,但本章每提圣所(1617202327节)都是指着圣所的内幔以内,就是安置着施恩座的至圣所(出廿六33-35)。

4.要穿上细麻布圣内袍,把细麻布裤子穿在身上,腰束细麻带子,头戴细麻布冠冕 大祭司穿着盛装,共有八件衣服(出廿八),但赎罪日只穿一般祭司的服饰,但是这细麻布带子和众祭司的绣花腰带不同(出廿八3940)。亚伦这日完全没有金饰,犹太传统Jerusalem Targum一直不放过亚伦,解释这是完全拼除金牛犊的痕迹。无论如何,只穿素色细麻布衣服,象征谦卑,不思装饰外表,专心恳切寻求神。

他要用水洗身 祭司平常进入圣所只洗手脚(出卅19-20,四十30),但大祭司在赎罪日要进入至圣所,每换衣服,都要遍洗全身,表明人要亲近神,必须全然圣洁。本章只记大祭司在赎罪日两次洗身,就是在赎罪礼仪的开始(本节),和完结的时候(24节),但犹太人的传说,大祭司在赎罪日洗身换衣服五次,又洗手洗脚共十次。

5.两只公山羊 这两只不是普通的公山羊 dWT[' 'attu^d,这里公山羊的希伯来文 !yZi[i yrey[ic] s#`i^re^ 'izzi^m  是赎罪祭祭物的特别名词(四23-2428,五6,九3,廿三19等)。

 

赎罪礼仪概论(6-10节)

6亚伦要把赎罪票的公牛奉上,为自己和本家赎罪。

7也要把两只公山羊,安置在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

8为那两只羊拈阄,一阄归与耶和华,一阄归与阿撒泻勒。

9亚伦要把拈阄归与耶和华的羊,献为赎罪祭。

10但那拈阄归与阿撒泻勒的羊,要活着安置在耶和华面前,用以赎罪,打发人送到旷野去,归与阿撒泻勒。

本段简单扼要地介绍赎罪日的程序:

(1)亚伦为自己和众祭司献上公牛为赎罪祭(6节)。

(2)亚伦拈阄决定那一只公山羊要被杀作为赎罪祭,那一只放到旷野去(7-8节)

(3)宰杀那献为赎罪祭的公山羊(9节)

(4)另一只公山羊带到耶和华面前,然后打发人把牠送到旷野去(10节)。

其实赎罪日的礼仪相当繁复,本章只能提供一些程序,确实的仪式不能确定,可能包括:

(1)洗身,穿上大祭司华美的衣服,在圣所收拾灯和烧香(出卅7);

(2)献上每天早晨常献的燔祭和素祭(出廿九38-42),和自己的素祭(六20-22);

(3)脱去华美衣服,用水洗身,然后穿上四件细麻布衣服(4节);但因为这节是概论,并不能肯定是在宰杀赎罪祭牲前换上细麻布衣服,3-4节说进圣所……要穿上麻布衣服,按23节似乎说是在圣所进入至圣所前才换细麻布衣服。

(4)按手在公牛犊头上,承认自己的罪(6节);

(5)为两只公山羊拈阄(78节);

(6)宰杀公牛犊(11节);

(7)拿香炉,从圣所的香坛上盛满火炭(12节);

(8)拿一捧捣细的香料,盛在金杯子里(12节);

(9)将香炉和香带进至圣所(12节);

(10)在耶和华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烟云遮盖施恩座(13节);

(11)出到院中,取公牛的血,第二次进至圣所(但参照赎罪祭的礼仪,这些血可能已经带进圣所,不必再出外院),用指头在施恩座的东面弹血一次,又在施恩座前面的地上弹血七次(14节),把盛这血的金盆放在至圣所的内幔前;

(12)在院内的祭坛宰那为百姓作赎罪祭的公山羊(15节);

(13)第三次进至圣所,把公山羊的血弹在施恩座的东面和前面,像弹公牛的血一样(15节);

(14)在内幔前弹公牛的血,向前一次,向下七次,随后也这样弹公山羊的血(16节);

(15)将公牛的血倒在盛公山羊血的盆里,又将这两样搀合的血抹在香坛上四角的周围(16节);

(16)出到会幕院那里,将这两样搀合的血抹在燔祭坛上四角的周围,把其余的血倒在坛的脚那里(18-19节);

(17)把那只活着的公山羊奉上,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20-21节);

(18)将这羊交给指定的人,送到旷野把牠释放(21-22节);

(19)大祭司脱下细麻布衣服,再穿上华美衣服(23-24节)。这可能是进出至圣所的指示,每次从至圣所出到外院或由外院进至圣所都在圣所更衣。

(20)献那为自己(3节)和会众(5节)作燔祭的两只公绵羊(24节);

(21)把自己和会众的赎罪祭牲的脂油烧在坛上(25节);

(22)吩咐人把赎罪祭牲搬到营外倒灰之处,用火焚烧(27节);

(23)把民廿九8所提的公牛犊一只,公绵羊一只,一岁公绵羊羔七只献上作燔祭;

(24)再献上一只公山羊为赎罪祭(民廿九11,大概是为本节期礼仪的错误赎罪),又献上每天晚上常献的燔祭和素祭(出廿九38-42)和自己的素祭(六20-22);

(25)脱下大祭司华美的衣服,穿上细麻布衣服,第四次进至圣所取出金香炉(23节);

(26)退出以后再换回华美的衣服,进入圣所,在香坛上烧香,并点金灯台的灯(出卅8);

(27)出来以后,就脱下华美衣服,完成赎罪日的礼仪。

(28)赎罪日若是适逢安息日,还要照常献安息日应献的祭(民廿八9-25)。

8.为那两只羊拈阄 阄 lr;wOG go^ra{l的字源可能是亚拉伯文的石瑰,6所以或者是运用大祭司胸牌里的乌陵土明这两块玉石,7但在旧约77次拈阄中,共享了六个不同的动词:给 @t'n; na{than本节,掷 hr;y; ya{ra{h书十八6,抛 lWf tu^l箴十六33,掉 lp'n; na{phal赛卅四17,扔 &l'v; sha{lak 书十八8,射 hd;y; ya{da{h珥四3。旧约并不介绍怎样拈阄,犹太传统提供一点参考数据:“当耶稣在世的时候,所拈的阄乃是两个等大而圆的金版,其上所刻的字样,一个是为耶和华,一个是为阿撒泻勒,将这两个阄放在一个瓶子里,大祭司每当拈阄的时候,就站在那两只公山羊中,把瓶子摇一摇,便将两手一齐插入瓶内,两手各拿一阄,随将右手所拿的放在右边之山羊的头上,左手所拿的放在左边之山羊的头上,那一只是应归耶和华的,那一只是应归阿撒泻勒的,都是按阄上的字定的,大祭司就把一块朱红色布绑在那归与阿撒泻勒之羊的角上,又把一块朱红色布绑在那归与耶和华之羊的颈项上,作为分别的记号。”8

归与耶和华……归与阿撒泻勒 希伯来文 hw:hyl' lzeaz;[}l' la Yahwehla  'a za{~ze{l  可以有两个意思,属于(即和合本归与)或为了耶和华/阿撒泻勒,因为原文没有标点符号,所以这两词可能是阄上写的字“归给上主”和“归给阿撒泻勒”,9似乎耶和华和阿撒泻勒是两个对立的人物。但如果拈阄的方法并不如传统所说,或是用乌陵土明作阄,那么归给耶和华/阿撒泻勒就是拈阄的目的,是为两个不同目的而拈阄,一签为上主、一签为“阿匝则耳”(和合本以外阿撒泻勒的另一音译)(思高)。任何翻译对 hw:hyl' 影响不大,一阄“归给耶和华,或一阄是为耶和华结果都是一样,那公山羊是献上给耶和华,但 lzeaz;[}l la  'a za{~ze{l 却有些分别,如果翻译一阄“归给阿撒泻勒”,阿撒泻勒是收受公山羊的一个人物,但如果翻译一口是为阿撒泻勒,阿撒泻勒可以不是人物而是动词,为l] l#是希伯来文的不定词的端词(infinitive construct)前置依附的介词(prefixed preposition),显示动作的目的,10相等英文不定词infinitive"to",这词意思就是为了行一个阿撒泻勒的动作。至于阿撒泻勒这字有什么动作的意思,请参下注。

阿撒泻勒 这是希伯来文 lzeaz;[} '@za{~ze{l  的音译,这字非常困难,字源和意义都有不少争论,它可能是名词,有不同的解释:(1)阿撒泻勒和耶和华都是人物特别的名字(proper name),字义不明,也不必追究字源。伪经以诺书八1,九6以阿阿撒泻勒为鬼王,教导人使用战事武器,教导“地上所有的不公义。”那么  '@za{~ze{l 是由zz'[; 'a{zaz 强壮和 lae~el 神组合,指阻挡耶和华的鬼王。(2)是一个普通名词(common noun),犹太传统认为是从亚拉伯文'azazu  崎岖地引伸出来,是悬崖(precipice)(NEB)11(3)从动词 lz'[; 'a{zal 演变成的,虽然旧约没有运用这希伯来文动词,但它的意义是清除,12阿撒泻勒就是清除(罪恶)者的意思。13(4)阿撒泻勒是羊的称呼,是由 z[e 山羊和动词 lz'[; 'a{zal 送走组合,14LXX和早期教会时期SymmachusAquila的希腊文旧约译本都是这样的意思,所以英文传统译法由Tyndal,的译本开始,将这字翻译为送走的羊scape-goat(即escape-goat)。(5)阿撒泻勒是动词 lz'[;  'a{zal 的一种强调语态(pilpel),意思是完全送走,英文译本有that shall be sent out(Wycliffe Version)for discharge(Knox's Version)。这些翻译各有根据,至于那种解释在本章内容中比较适合,请参阅本章神学教训。

 

6 E.S. Kalland, "lnr ", TWOT I: 171.

7 Harrison, Leviticus, p.170.

8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107.

9 现中的译法,JB同样看法,翻译为whose lot was marked "For Yahweh"'For Azazel"(vv9, 10).

10 GK§114 f, g; BDB, pp.517-518; Bonar, Leviticus, p.303.

11 Yoma 63b; M. Jastrow, A Dictionary of the Targumim II, 1060.

12 Noordtzij, Leviticus, p.161.

13 F. Meyrick, Pulpit Commentary II, pp.239-240.

14 Ibid; BDB, p.736.

 

赎罪礼仪详细说明(11-28节)

11亚伦要把赎罪祭的公牛牵来宰了,为自己和本家赎罪。

12拿香炉,从耶和华面前的坛上,盛满火炭,又拿一捧捣细的香料,都带入幔子内,

13在耶和华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烟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免得他死亡。

14也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头弹在施恩座的东面,又在施恩座的前面,弹血七次。

15随后他要宰那为百姓作赎罪祭的公山羊,把羊的血带入幔子内,弹在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好像弹公牛的血一样。

16他因以色列人诸般的污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富这样在圣所行赎罪之礼,并因会幕在他们污秽之中,也要照样而行。

17他进圣所赎罪的时候,会幕里不可有人,直等到他为自己和本家,并以色列主会众,赎了罪出来。

18他出来,要到耶和华面前的坛那里,在坛上行赎罪之礼,又要取些公牛的血,和公山羊的血,抹在坛上四角的周围。

19也要用指头把血弹在坛上七次,洁净了坛,从坛上除掉以色列人诸般的污秽,使坛成圣。

20亚伦为圣所,和会幕,并坛,献完了赎罪祭,就要把那只活着的公山羊奉上。

21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藉着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旷野去。

22要把这羊放在旷野。这羊要担当他们一切的罪孽,带到无人之地。

23亚伦要进会幕,把他进圣所时所穿的细麻布衣服脱下,放在那里。

24又要在圣处用水洗身,穿上衣服,出来,把自己的燔祭,和百姓的燔祭献上,为自己和百姓赎罪。

25赎罪祭牲的脂油,要在坛上焚烧。

26那放羊归与阿撒泻勒的人,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进营。

27作赎罪祭的公牛,和公山羊的血,既带入圣所赎罪,这牛羊就要搬到营外,将皮、肉、粪,用火焚烧。

28焚烧的人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进营。

12.拿一捧捣细的香枓 中文翻译一捧相当清楚将希伯来文两手满满 wyn;p]j; aOlm] melo~ chopna{wy 的情况表达出来。捣细 hQ;D' daqqa{h  这形容词,只有这里一次描述敬拜用的香料,犹太传统(Sifrab. Yoma45a)强调是在早一日专为赎罪礼仪精心研制的。既然大祭司进入至圣所时一手拿着香炉,另一手无法拿一捧捣细的香料,所以按犹太传统,大祭司右手拿香炉,左手拿盛香料的金杯。

13.在耶和华面前 这句在本章有几个含意:(1)会幕门口(7节);(2)会幕的院子范围(10节),在那里安置归阿撒泻勒的公山羊;(3)圣所(12节),那里有香坛;(4)至圣所,因本节说明是在幔子内,那里有法柜。

使香的烟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 纪凯奥认为烟云使神看不见带罪的大祭司,15但遮掩的对象是象征神所在的约柜而不是大祭司,所以“烟云的目的是制造一个烟幕,防止大祭司观看神的所在而死。”16

法柜 希伯来文 tWdu[eh; ha{`e{du^th 是那警标、题醒,或证据没有柜的意思,所以和合本在柜字加上小点,广东话译本的证词忠于原文,但这里必定是指安放法板( tWdu[e 出廿五16)的约柜 @wOra; ~a{ro^n ,因为上面有施恩座,所以出廿五22称为法柜 ??tdu[eh; A @wOra 'a{ro^n -ha{'e{duth  17

14.弹在施恩座的东面 中文翻译好像是向着施恩座的东面弹血,但这是错误的观念:(1)这样翻译表达血只弹在施恩座前的地上,就和下句在施恩座前弹血是同样的动作,但连接词又说明这是两个不同的弹血的动作。(2)东面 hm;d]qe qe{dma{h  紧接施恩座,按希伯来文法,是形容施恩座的方向而不是弹的方向。(3) yneP] Al[' 'al-pene^ 可以是指在前面或在上面,18但既然下句用较明显指示的词句前面, ynep]li lipne^ 表示方向,这词便是指在施恩座上面。大祭司由圣所进入幔子,方向朝西,弹血在约柜最近他的一边,即朝东的那一面上。所以下节论同样的动词时,清楚了当地说是弹在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

16.诸般的污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 这是研究本书罪的观念一节相当重要的经文,因为一切的罪愆 taOFj' Alk; 'kolchatto'  直译是一切犯罪的行动,可以分为两类:(1)诸般的污秽 taom]Fu tum~o{th ,这是令人感到憎厌的事,可以是宗教礼仪的不洁净(十一至十五章),也可以是道德伦理的错失,19所以赎罪祭的血除掉以色列人诸般的污秽(19节),而下文论述同样教训时,却说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21节),可见污秽和罪孽 tnowo[} 'awo^no{th  在本章是同义词,指一切达不到标准的过失。(2)过犯!y[iv;P] p#sha{'i^m 在利未记只在本段出现两次(1621节)。这字表达反抗或拒绝顺服权威的意思,20通常翻译为悖逆(赛一2),是非常严重和刻意的犯罪,他在罪上又加上悖逆(伯卅四37)。范洛(von Rad)形容过犯“毫无疑问是最致命的罪。”21本章非常强调,一切的罪(1621223034节),无论是达不到标准的省略之罪(sin of omission)或刻意触犯的干犯之罪(sin of commission)都可以赦免。

圣所 是指至圣所说的(第3节注)。

行赎罪之礼 希伯来文 rP,Ki Kipper在这里不能解释为赎罪。和合本在圣所行赎罪之礼,误导以为大祭司在至圣所为会众行赎罪礼,但希伯来文的介词 l[' 'al  说明是为了至圣所而作的事,既然至圣所是神的同在,就绝不会犯罪而需要赎罪。所以这里  rP,Ki Kipper必定是洁净因在以色列人不洁净中间而受的污染,所以文理译本行洁礼,思高取洁和现中行洁净礼比较正确。

会幕 在本节和172033节大概是指圣所。

也要照样而行 按本节陈铺直述的文句,亚伦怎样在至圣所的施恩座前弹公牛和公山羊的血,洁净至圣所,也就要同样在圣所幔子前弹这两样的血,洁净圣所。

18.他出来,要到耶和华面前的坛那里,在坛上行赎罪之礼 这句最具争论性的问题是到底这是指那一座坛,燔祭坛或圣所的香坛?多数注释书赞成是指燔祭坛,主要论点是参考20节:亚伦为圣所,和会幕,并坛,献完了赎罪祭,既然圣所和会幕洁净礼仪已提及(16节),所以本节的坛必定是会幕外院的燔祭坛,这样才能完全洁净整个会幕的三部份,况且在燔祭坛献祭是形容为在耶和华面前(一35等)献祭。但详细研究本章的资料,犹太传统以本节的坛是圣所香坛比较正确:(1)字词方面,燔祭坛在本书从来没有称为在耶和华面前的坛,本章清楚指燔祭坛时,也只称呼作坛(25节)。相反地香坛却清楚说明是在耶和华面前(四718),12节耶和华面前的坛也必定是圣所的香坛,因为这坛非常接近分隔至圣所的幔子,香炉盛了火炭就可以马上进入幔子内,而且香坛也是拿一捧捣细的香料更恰当的地方(出卅7);(2)地点方面,17节说,他进圣所赎罪的时候,会幕里不可有人,直等到他为自己和本家,并以色列全会众赎了罪出来。大祭司是从圣所进去至圣所,因为大祭司在圣所更换细麻布衣服才进去(423节),在至圣所里行赎罪礼后出来。既然没有说明到那里,最明显的意思就是从至圣所出来回到圣所,而不是从圣所出到外院,因此从至圣所出来去到的坛,是在圣所里的香坛。(3)程序方面,本段赎罪之礼与祭司和全会众赎罪祭大致相同(四1-21),当然赎罪之礼特别的程序是进入至圣所弹血在施恩座上,其它赎罪祭只能对着至圣所的幔子弹血,但祭牲的血,既带入圣所赎罪,这牛羊就要搬到营外,将皮、肉、粪,用火焚娆(27节),这样的指示,与赎罪祭完全一样(四111221,六30),可见基本上赎罪之礼和祭司、全会众赎罪祭的程度相同,而祭司和全会众赎罪祭的血,只抹在耶和华面前香坛的四角上(四718)而不抹燔祭坛,燔祭坛只是倒血的地方,所以赎罪之礼也应该是抹香坛而非燔祭坛。(4)圣经指示方面,出三十10讲论香坛时说:亚伦一年一次,要在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他一年一次,要用赎罪祭牲的血,在坛上行赎罪之礼。本节就是执行这指示,洁净香坛。

21.两手 一4,三2,四424的按手是用单一只手,但这里是用两手,大概是表示越发郑重的意思。

22.无人之地 希伯来文 hr;zeG] g#ze{ra{h  是隔绝或剪除的意思,无人之地可以有两个意思:(1)公山羊要担当一切罪,到个隔绝之地(吕振中)。象征罪责完全与以色列人隔绝,再不对他们有任何影响;(2)公山羊到一个被剪除的地方,犹太传统MishnahYoma 66)记载赎罪日的那只公山羊被带到悬崖,背向后的被推下悬崖而死。无论那一个解释,都是保证所担当的罪不会再回到会众那里的象征行动。

23.亚伦要进会幕 这里并没有交待清楚,亚伦是从那里进去会幕,丁良才认为这是第四次从外院进会幕,目的是要取出金香炉,22但这可能是交待大祭司完成赎罪之礼仪式后,离开会幕的程序,先由至圣所进到圣所,在那里脱下要进至圣所才穿上的细麻布衣服(4节),然后穿回华美的大祭司服饰才离开会幕,到外院献祭或放羊。所以犹太传统认为既然赎罪之礼的程序中,大祭司几次出入至圣所,结果那天他在圣所洗身和更换衣服五次。

27.焚烧的人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进营 赎罪日的赎罪祭程序与祭司和全会众献的仪式相同,因为这日是赎罪的高潮,所以圣洁要求更加严谨。所以搬祭牲到营外焚烧的人,和放羊到旷野的人一样,要洗衣服,用水洗身,象征完全脱离受罪孽污染的可能性,赎罪之礼完成后,以色列人一切的罪完全与他们隔绝了。

 

15 Keil, Commentary on the Pentateuch, p.399.

16 Hertz, Pentateuch and Haftorahs, p.156.

17 Holladay, A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p.266.

18 BDB, pp.818-819.

19 Ibid, p.380.

20 Girdlestone, Synonyms of the Old Testament, p.81.

21 G. von Rad, Old Testament Theology vol I, p.263 n.177.

22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111.

 

全会众的责任(29-34节)

29每逢七月初十日,你们要刻苦己心,无论是本地人,是寄居在你们中间的外人,什么工都不可作。这要作你们永远的定例。

30因在这日要为你们赎罪,使你们洁凈。你们要在耶和华面前得以洁凈,脱尽一切的罪愆。

31这日你们要守为圣安息日。要刻苦己心。这为永远的定例。

32那受膏接续他父亲承接圣职的祭司,要穿上细麻布的圣衣,行赎罪之礼。

33他要在至圣所,和会幕,与坛,行赎罪之礼。并要为众祭司,和会众的百姓赎罪。

34这要作你们永远的定例,就是因以色列人一切的罪,要一年一次为他们赎罪。于是亚伦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行了。

29.刻苦己心 这句子除了赎罪日的要求外(本节、31,廿三2732;民廿九7),只有在诗卅五13和赛五十八35出现,都是与禁食相提并论,虽然这里没有说明,相信禁食也是赎罪日的要求,所以这节期也称为禁食节(徒廿七9)。

外人  rGe ge{r 首次在利未记出现,包括跟从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闲杂人(出十二3848-49),后来的基遍人(书九章)、基尼人(士四11)。他们在以色列人中间寄居,既受律法的利益和保护(十九10,廿三22,廿四22;书廿9;申十15),也就要遵守一些律法的条例,他们须守安息日(出廿10,廿三12;申五14)和赎罪日(本节),不可吃血(十七10),不可行可憎的事(十八26),若把儿子献给摩洛(廿2)或亵渎耶和华的名,会众就要用石头把他们打死,好像打死以色列人一样(廿四16)。在无酵节,他们也要禁戒吃有酵的食物(出十二19),可以参加五旬节和住棚节(申十六1114),也可以献燔祭和平安祭(十七8,廿二18)。

什么工都不可作 吹角日和住棚节的圣会,神只禁止一切劳碌的工作(廿三253536),普通节期也不可作什么劳碌的工(廿三7821253536),但在赎罪日,称为圣安息日(廿三32),就要像安息日一样(廿三3),什么工都不可以作(廿三3031)。

这要作你们永远的定例 本段三次重复(293134节)显示赎罪日和其它永远定例的宗教礼仪同样重要(逾越节,出十二14;使圣所的灯常明,出廿七21;赐给祭司的职份,利七36)。

31.圣安息日 希伯来文:@wOtB;v' tB'v' shabbath sabba{tho^n 直译是安息的安息日,吕振中翻译作完全歇工的安息日,思高是全休息的安息日,表示这安息日比其它安息日更神圣,除了安息日以外(出十六23,卅一15,卅五2;利廿三3),只有赎罪日称为圣安息日(廿三32),安息年也称为圣安息(廿五4)。和合本廿三2439的圣安息日希伯来文只是 @wOtB;v' shabba{tho^n ,与本节的称呼不一样。关于安息日和圣安息日的教训,请参阅廿三章。

 

神学教训

赎罪日是利未记一切圣洁宗教仪式中最重要的程序。在利未记廿三章和民数记廿八章、廿九章里描写一切的节期,都没有说明每一节期献祭的程序,唯独赎罪日在本章详细讲论,这显示赎罪日的重要和独特,在一切规定给以色列人的民族宗教仪式中自成一组。所以犹太传统Mishnah以那日"The Day"或那大日"The Great Day"称呼。但非常奇怪,旧约历史中并没有守赎罪日的记载,以西结提及两个赎罪的日子,但却是正月初一及七月初一(结四十五18-20),与利未记七月初十日不同。甚至被掳归回,尼希米在七月中举行吹角节(初一)和住棚节(十五日至廿二日),唯独没提赎罪日,并且在七月廿四日宣告禁食,如果他们守赎罪日而禁食,就不必两周后另定禁食日子,这些情形令不少现代学者怀疑利未记的作者和写作日期,乃被掳归回之后的产品。

但是这种意见实在很难令人相信,首先在历史背景方面,赎罪日般的节期在古代近东早已存在,摩西时代讲论赎罪之礼一点也不出奇,“最重要的一点是,赎罪节不是以色列民族所独有的节日,而是在巴比伦、雅典、罗马等地都有的习俗,我国亦何尝不然?本来这也是人之常情,自然所有的流露。人总是软弱衰败的人,是很容易于有意无意间开罪于神明的。尤其以民是天主特选的民族,对天主具有特殊的责任,而天主是至高神圣的天主,因此以民应当是圣洁无瑕的民族。但是成为一个真正圣洁的民族谈何容易?那么,以民犯罪之后怎么办?如何重新与天主和好?只有一条可走的道路,就是藉着赎罪祭,痛悔自己的罪过,祈求神明的宽恕。人犯罪开罪于神是与生俱来的弱点,这在说明赎罪节日应是非常古老的节日。巴比伦每年有一个盛大的赎罪节日,为使全国的百姓重新与自己的神明和好。我们不要忘记,以民祖先的发源地就是巴比伦。事实证明以民的许多习俗皆与巴比伦有关,是祖先流传下来的东西。那么,巴比伦既然自古以来就有赎罪节,以民何尝不可以远在摩西时代就有这种规定?或者至少承认,远在摩西时代已有了赎罪节的雏型,后来为了隆重其事增添了许多枝节的仪式?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是比较正确可靠的。比较具体的说,以民祖先自古以来就有了以第四章为主的核心部份,第十六章对前者加以伸展扩大,因此开辟了一条走向新约赎罪祭献的大道。”23其实除了巴比伦以外,其它多个古国都有类似阿撒泻勒的仪式,巴比伦每逢Akitu节(即新年),献一只山羊代替人类(pu{h\  )给阴间女神Ereshkigal;一份亚述巫术文献,记载一个人不能吃喝,巫医吩咐将山羊缚在床头,使疾病转嫁山羊身上;第二天早上,那羊被带到沙漠宰杀,将肉献给鬼魔。赫人在灾疫时,送山羊到敌人境地,将灾疫输送到敌境。那羊角系红绒线,这风俗也是后来在犹太赎罪日送羊归阿撒泻勒的传统(Yoma 42)。24

除了历史背景以外,也要考虑圣经记载节期的习惯。旧约圣经在一千年的时期中,只四次提及逾越节(约书亚,书五10;约西亚,王下廿三22;以斯拉,拉六19);再者,自从神与约书亚重新立约以后,除了含有割礼意思的经文(例如:非利士人是未受割礼的,撒上十七36),或是象征的说法(耶六10,九26)之外,没有提到割礼的仪式。这种只建基于缄默的辩论(argument from silence),由于未曾提到一个仪式,便推论那仪式不存在,乃是太过武断。25不但如此,还不可忽略赎罪日的礼仪是利未记唯一提到约柜的经文(十六213)。亚伦和百姓献的赎罪祭,牲血用来洒在施恩座,施恩座 tr,PoK' kappo{reth ,字根是 rp'K; Ka{par ,赎罪日 !yrIPuKi !wOy yo^m Kippuri^m  由此得名。然而耶利米肯定地预言,约柜有被遗忘的一天(耶三16),同时被掳的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国时,约柜并没有与其它圣洁器皿一同带回来,在所罗巴伯和希律的殿中均无约柜。假设被掳归回后,在无约柜存在的情况下,创立非常强调约柜敬拜仪式的条例,显得滑稽,毫无意义。所以与约柜有关的程序,指出这赎罪仪式是在以色列史的早期仍有约柜时设立。

虽然旧约圣经对这重要礼仪的施行保持缄默,然而希伯来书的作者,却认为是摩西设立的礼仪,并且是最清楚显示基督救赎工作的预表(来九、十章),赎罪日的历史性和神学的重要性得到确定。

 

23 韩承良,肋未纪释义,pp.133-134.

24 古代近东有关山羊的文献可参考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Related to the Old Testament; 埃及:pp.6-7, 12-14, 327 no.6, 赫人:pp.346, 351-353; 米所不大米:pp.33-34 lines 381-382, pp.33-338 lines 14-16, pp.60-72 tablet 1 lines 61-64, tablet 4 lines 61-62, 91, tablet 7 lines 32-33.

25 可参考Kaufmann, The Religion of Israel, p.210 n.17Milgrom "Atonement, Day of", IDB Supplement, p.83的意见。

 

赎罪日名意

赎罪日 希伯来文  !yrIPuKih'i !wOy yo^m hakkippuri^m  (廿三27)将这日的神学主题和重要性清楚表达出来。中文碍于文法,字词不能显示数量,原文赎罪 !yrIPuK Kippuri^m 其实是众数,而这个众数是研究赎罪日不能忽视的题目,希伯来文法名词众数有几个主要的意义:(1)数量的众数(numerical plural)  !yrIPuK Kippuri^m 就是很多赎罪祭,赎罪日就是献许多赎罪祭的日子,因为那天为三个对象赎罪:会幕、大祭司、和全会众,26但除了赎罪日外,以色列人也通常在一日之内献多个为个人、为祭司,甚至为全会众的赎罪祭,所以七月初十日称为那赎罪日   !yrIPuKih' ?? hakkippuri^m 不但指在十年中那献多个赎罪祭的日子,况且利未记称呼赎罪祭的希伯来文是 taF;j' chatta{~th (四3)或 !v;a; ~a{sha{m (五6),而不是 rPuKi Kippur,所以赎罪日虽然中文翻译似乎是与赎罪祭关系密切,但如果像英文将赎罪日翻译为Day of Atonement,就清楚显示与赎罪祭sin/ guilt offering的意义有分别。所以犹太传统Zohar认为  !yrIPuKi Kippuri^m 是数量的众数,但不是赎罪祭的多数,而是多种赦罪( rPuKi Kipper)的种类,那日罪人从心中流露渴望得着的赦罪与神从天上赐下的赦罪恩典汇合,所以称为众赦罪的日子。27这种观念相当吸引,但“希伯来的圣经内文完全没有这样的暗示。”28(2)抽象的众数(abstract plural)表达一个由多种因素组成的概念或事物的多种特性,或使到该种事物或概念具体化的行动,29所以好像祭司承接圣职礼 !yaiWLmi millu~i^m (意思是充满手的行动,参七37注)那样,赎罪日  !yrIPuKi Kippuri^m 是赦罪的程序,30但既然本章三次以单数 rPuKiKipper称呼行赎罪之礼(161833节),所以众数的 !yrIPuKi  Kippuri^m 似乎另有所指,(3)极限的众数(plural of intensity),这是希伯来文的特色,神 !yhila> ~elo{hi^m 是能力的极限的意思,31至圣 !yvidq] q#do{shshim ,主 !ynidoa}  ~@do{ni^m 等都是这个众数。赎罪日的众数赎罪也应该是这个意思,是完全的赦罪或赦罪的最高潮,32本章多次强调一切的罪孽都得赦免,将这赎罪日的重要彰显出来。

 

26 Hamilton, Handbook on The Pentateuch, p.287.

27 Hertz, Pentateuch and Haftorahs, p.523.

28 Noordtzij, Leviticus, p.238.

29 Davidson, Hebrew Grammar, p.19.

30 GK, §124f

31 GK, p.398 n.2.

32 Noordtzij, Leviticus, p.238; F. Gardiner, "Leviticus", Lange's Commentary, p.124.

 

在施恩座前弹血

!D; da{m 是利未记的一个主题,全书共享了83次,而十六和十七章这一段,更可说是血的神学,两章共享了22次,本章是血的用法,十七章是用血的原因。在一至七章献祭指示的注释中,已经讨论流血的意义,本章提及血的特别用法,就是在赎罪日,大祭司将作赎罪祭的公牛和公山羊的血,带进至圣所里,弹在施恩座上面和前面。这个特色的弹血程序有两个教训:

(1)在至圣所里弹血。按利未记的指示,运用血的地点显示罪污的严重性,下图将利未记运用血的地点说明:

从运用血的地点显示,罪愆影响性愈严重,便须愈深入圣所到神的面前,普通人或官长个人犯罪,只须在燔祭坛献祭,但祭司和全会众为一件民族性犯罪的赎罪祭,则须进入圣所,在香坛抹血,向着施恩座的方向对着幔子弹血。所以赎罪日进入至圣所弹血,可见是最严重的情况,不是个人,也不是全民族的一次犯罪,而是为全民族的一切罪。所以本章结语(34节)说明,赎罪之礼是因以色列人一切的罪,要一年一次为他们赎罪。

(2)在施恩座上面弹血,象征神公义的审判得着满足。旧约介绍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的同在,是在法柜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间(出廿五22;民七89;撒上四4;撒下六2;王下十九15;诗八十1,九十九1;赛卅七1516等),形容耶和华是坐在施恩座上,既然施恩座 tr<PouK' kappo{reth 是为了赦罪的遮盖(参2节注),而施恩座也是约柜的盖,所以施恩座所遮盖的,就是下面的法柜 tWd[e 'e{du^th 。旧约普通称它为约柜(希伯来文是 @wOra;h; ha{~a{ro^n 那柜或tyrIB]h' @wOra} ~@ro^n habb#ri^th 约柜),但称呼为法柜时,强调柜内安放的法版(出卅一18),除了是约柜的名称外,旧约 tWd[e e`du^th 意思着重是不变更的法律(诗一一九篇这字和另一拼法的同源字 hd;[e 'e{da{h  共出现23次),并且带着警告和控诉的含意(王下十七15;尼九34)。所以法柜是神公义的象征,里面安置着神不变更的律法,对人的罪提出控诉。摩西清楚说明约柜的公义控诉,也说:将这律法书放在耶和华你们神的约柜旁,可以在那里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约书亚与以色列立约时,也有类似的立见证仪式,约书亚将这些话都写在神的律法书上,又将一瑰大石头立在橡树下耶和华的圣所旁边……倘或你们背弃你何的神,这石头可以向你们作见证(书廿四26-28)。然而在象征的图画里,耶和华坐在遮盖法柜的施恩座上,正好表彰神恩典遮盖了律法的公义要求,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罗五20),但神遮盖罪的恩典来得并不容易,公牛和公山羊的血必须弹在施恩座上面,遮盖法柜带来罪的控诉,满足神对罪的公义要求,神才能在施恩座上与人相交。

 

阿撒泻勒

经文字句释义已经简略讨论阿撒泻勒 lzeaz;[}  @za{~ze{l 的不同翻译,至于解释的取舍,必须根据本章的资料,因为离开本章,圣经并没有再讲论阿撒泻勒。

(1)阿撒泻勒是一个人物(person)。虽然犹太传统以阿撒泻勒为地名,Rashi说是旷野的一块巨石,Ibn Ezra认为是在西乃邻近,Jerusalem Targum却说是在旷野称为Bethhadudun的地方,距离耶路撒冷三哩。但按第8节,两只公山羊按两个相对的阄决定牠们去向。一签归给耶和华,既然耶和华是一个人物,那么另一签归给阿撒泻勒的,阿撒泻勒相对地也是一个人物,不会是地名。

(2)阿撒泻勒是鬼魔名字。由伪经以诺书开始,以阿撒泻勒为鬼魔是一个相当普遍的意见,按手象征将会众的罪寄放在公山羊身上,然后把牠放到犹太人以为鬼魔出没的旷野(赛十三21,卅四14;太十二43),向魔鬼显明以色列人脱离一切罪,他们所犯的罪送归罪恶源头的魔鬼。33但这个解法有相当多的难处:(1)圣经没有一处称撒但或魔鬼为阿撒泻勒。(2)没有一处经文说明旷野就是魔鬼的住处。把羊送到的旷野 hr;B;d]mi Iui midba{ra{h 这希伯来文就是以色列四十年飘流的地方,也是领受十诫和与神会面的地方(耶二2,卅一2;何二14,十三5)。(3)本章20-22节提到放羊时,只说送到旷野,完全没有丝毫鬼魔存在的暗示。(4)本章的礼仪与十四4-749-53节的洁净礼仪相似,但那活鸟不过是被放在田野里,也不说是归与魔鬼。(5)这只归阿撒泻勒的羊和归耶和华的羊是同一个祭,第5节指出两只公山羊为一个赎罪祭(希伯来文是单数),第10节说明归阿撒泻勒用以赎罪rP,Ki kipper和把归耶和华献在祭坛的目的一样,而且20节补充,归阿撒泻勒即将羊奉上 byriq]hi hiqri^b ,这字是利未记指示献祭给耶和华的行动(参一2注)。既然两只羊同是献给耶和华的赎罪祭,其中归阿撒泻勒的一只就不可能献给鬼魔。(6)接着的经文禁止以色列人献祭给田野的鬼魔(十七7),所以本章不可能出尔反尔,指示以色列人将羊作祭献给鬼魔。

(3)阿撒泻勒是拟人法(anthropomorphism)的描述。阿撒泻勒是动作用做名词的形式。本章赎罪日的指示,6-10节和11-28节这两段是平行的叙述,两段的开始句式完全相同,这两段论述都提到两只公山羊,一只归给耶和华为赎罪祭,但对另一只羊的描述却各有不同字句,这些差异彼此参照,互相补充。阿撒泻勒意思是完全除掉所赎的罪。赎罪日的两只公山羊象征神完全的赦罪,献给耶和华的一只公山羊是赎罪祭,代替会众付上罪罚,赦免罪责(参罪祭的神学教训),但这赎罪仪式在至圣所里举行,会众无法见证。至于归阿撒泻勒的羊却是公开,并且象征意义非常明显,这羊是用以赎罪(10节),大祭司把羊奉上,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把这些罪都归到羊的头上,这羊要担当他们一切的罪愆,带到无人之地(2122节)。这样看来,这羊是完成赎罪的功效,使会众知道神不单赦免人的罪责,更是除掉人的罪,一笔帑孎馴忘记,东离西有多远,神就使人犯了的罪离他有多远(诗一○三22),又将人的一切罪投于深海(弥七19),这羊将会众的罪带到无人之地,神从此再不记念(赛四十三25,四十四22;耶卅一34)。两只羊是表示赦罪和除罪的意思,第一只羊是表明赎罪的方法,第二只羊是表示赎罪的结果。

 

33 Payne, Theology of the Older Testament, pp.292-293; 思高译本旁注。

 

刻苦己心

细读赎罪日的指示,必然发现会众在赎罪之礼的参与程度少之又少,亚伦选择两只公山羊,亚伦按手在那只活羊头上,亚伦宰杀为百姓作赎罪祭的羊,亚伦单独进入至圣所和弹血。至于会众的角色,虽然没有参与赎罪之礼的仪节,但绝对不是被动地旁观。29节和31节说赎罪日为圣安息日,这日百姓不但彻底停止任何工作,还要刻苦己心。无论大祭司主持的赎罪之礼怎样庄重和充满象征含意,仍然不足以蒙赦罪,“当然赦罪功效在乎罪人心灵的情况(利十六2931,后来的经文诗五十10-13;箴廿一27;赛一11-14;耶六20,七21;何五6,六6;摩五25;弥六6-7)。”34神的法则规定,赎罪之礼能够生效,必须整个民族,包括以色列人和寄居的外人,全体表示真诚的痛悔。

赎罪日在犹太人的信仰中地位极重要,被掳归回后愈来愈着重刻苦己心,甚至在主后耶路撒冷圣殿被毁,献祭和祭司制度不再存在,心灵痛悔的信仰地位更升华,A.D.135 Rabbi Akiba说:“蒙福的以色列,在谁面前你洁净自己?谁可以洁净你?就是你在天上的父亲,因为结卅六25:我必用清水活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洁净了。”自此以后犹太教愈来愈强调罪人刻苦己心的重要,低调祭司中保的工作,甚至完全忽略这教训,Maimonides(约A.D.1204)更宣告悔改的行动就能赎罪,所以近代犹太教的教义说:“赎罪的动机来自罪人,他在赎罪日因大无畏的自省和诚实认罪使罪得赦。”35犹太教正确地讲解赎罪日的刻苦己心要求,但忽略了神指示大祭司一切程序的神学意义,更不寻求赎罪日的弥赛亚预言,产生偏差的释经神学。

 

34 Kaiser, Toward an Old Testament Theology, p.118.

35 Hertz, Pentateuch and Haftorahs, p.484.

 

新约预表

赎罪日的程序,特别是放羊归阿撒泻勒的仪式,象征赦罪的神学教训非常清楚,但以色列人也不会忽略赎罪日的预表。在赎罪日的指示中,有两处显示仍未完全神的计划,指向将来救赎的应验。

 

赎罪日的预表性

第一方面,本章的指示说明利未记赎罪日的程序只是过渡性的。赎罪之礼目的是要除掉以色列人诸般的污秽……担当他们一切的罪孽……脱尽一切的罪愆(161921223034节),这赎罪的恩典是长久有效永远的定例(293134节)。但本章总结:要一年一次为他们赎罪(34节)说明这赎罪日的指示只是暂时的,因为这是一年一次,并非完成永远的定例,而除掉的罪,也只是一年内所犯的过错,并非一切的罪愆。

另一方面,在充满象征意义的赎罪礼中,也暗示这赎罪仪式未能完全应验神的计划。赎罪之礼是要使以色列人洁净,罪得赦免,可以与神重修旧好,但赎罪仪式本身却否定这个目标的完全实现。赎罪日的赎罪祭特别之处,就是大祭司可以进入幔子内的至圣所。这幔子上有基路伯(出廿六31),使人想起始祖犯罪以后,神把他们赶出与神和谐相交的乐园,安设基路伯,把守生命树的道路(创三2324),而会幕绣上基路伯的幔子,正是为了拦阻大祭司进入至圣所神的所在,免得他们死亡(2节)。固然在赎罪日,大祭司可以穿过基路伯的幔子,进到施恩座前,象征无阻隔的与神相交,但本章也清楚说明不可随时进圣所的幔子内(2节),只能一年一次,并且只有大祭司可以进入至圣所,这与神相交的象征,比起完全赦罪给予人自由随时与神和好相交的理想,仍相隔甚远。

 

以赛亚仆人之歌(赛五十三)

赎罪日的程序预表末日性的应验,先知非常了解。以赛亚仆人之歌的预言,特别是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可以说是赎罪日预表意义的注释。赎罪日是旧约神赦罪的高k,因为普通的罪祭只能带来赦免罪责刑罚( jl's; sa{lach  参四20注),但赎罪日归阿撒泻勒的公山羊却是担当( ac;n; na{sa{~ )人的罪愆,完全除罪(这希伯来文的意义请参罪祭的神学教训),以赛亚一再预言,耶和华的义仆将应验赎罪日那归阿撒泻勒公山羊的工作,他诚然担当ac;n; na{sa{~ ,我们的忧患,背负lb's; sa{bal 我何的痛苦(4节)。背负 lb's; sa{bal  是担当  ac;n; na{sa{~ 的同义词,11节和12节的平行句中再次强调这个观念:他要担当 lb's; sa{bal 他们的罪孽……他却担当  ac;n; na{sa{~ 多人的罪。当亚伦按手在羊的头上,就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利十六21),而以赛亚却指出,这些罪实在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6节)。赎罪日归阿撒泻勒的羊,是送到旷野被剪除之地(利十六22 hr;zeG] g#ze{rah ),这就是耶和华仆人的遭遇,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8节)。以赛亚在神的启示下,纯熟地运用赎罪日的字辞来预言耶和华义仆的遭遇,说明赎罪日的安排,是弥赛亚救赎的一个预表,在基督的救恩中得到应验。

 

新约教训

赎罪日的许多礼仪在希伯来书中讨论,特别第九章更是新约对赎罪日的解释,作者从礼仪中提出不少神学教训,但最重要的是集中在基督的十架救赎。希伯来书的作者看赎罪日为基督钉十架的预表,基督在十架完成了大祭司在赎罪日所行的事,圣殿幔子裂成两半是基督救赎功效的明证(太廿七51;可十五38;路廿三45)。基督身体的擘开,使幔子撕裂,结果信徒可以通行无阻的到神的面前(来十19-22)。

在基督的新约里,不再需要每天守赎罪日,受难日只一次的成就了赎罪和洁净。虽然如此,与大祭司的赎罪之礼作比较,可见基督救赎的超越,使信徒认识新约救恩的宝贵:

(1)大祭司必须为自己的罪献祭(来九7),但基督是圣洁无罪污的,就不必为自己献祭(来七2627)。

(2)大祭司进入人手所造的圣所,基督却进了天堂,为信徒显在神面前(来九24)。

(3)大祭司不是用自己的血,只能用牛羊的血赎罪(来九24小字),基督却是用自己的血(来九12)。

(4)山羊和公牛犊的血只能在礼仪上叫人的身体洁净(来九13),基督的血却能洗净人的心,使良心无亏事奉神(来九14)。

(5)大祭司须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地上会幕的圣所(来九25),但基督只一次进入天上的圣所,便成就永远赎罪的事(来九12)。

(6)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只能叫人想起罪来(来十34),基督却是一次的献祭,便除掉罪孽,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九26,十14)。

新约没有引述归阿撒泻勒的羊,但自巴拿巴书信(约A.D. 200)起,信徒都接受牠为基督的预表,正如牠被带到旷野,担当百姓的罪,基督也是在城外受死,担当全人类的罪愆。虽然新约没有像旧约赎罪日那样,要求守圣安息日和刻苦己心,但希伯来书讲论赎罪日的礼仪后,提醒信徒: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不可停止聚会(来十22-25)。根据这圣经的教训,信徒应重视世界多国以受难节为假期,作为什么工都不作的圣安息日,在其中记念救主的受死,为使祂受死的罪愆痛悔。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