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燔祭—寻求神的悦纳《一》(一章)

 

我们今天晚上要看五个祭当中的第一个祭。第一个祭就是燔祭,它是摆在神给人的五个祭的最前头,但是从燔祭的历史来看,它却是人堕落以后在人间所显明的唯一的祭。因为在神还没有定规这五祭以前,人在神面前偶然也有献祭,所献的就是燔祭,所以这个祭本身可以说是很有历史性的,很古老的,神就把它作为头一个祭。

 

使人蒙神悦纳的祭

 

这个祭的意义是什么呢?我们先看它的意义,然后才看它的历史。在燔祭里,提到要献公牛的时候,我们留意第三节的末了,那里说, “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然后第四节,“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燔祭便蒙悦纳,为他赎罪。”在这里就提到燔祭的作用好象有两个﹕第一,使献祭的人蒙悦纳;第二就是赎罪。这样我们就感觉有点不大明确,因为在五个祭中,特别为了赎罪的有赎罪祭和赎愆祭。最后这两个祭是完全指着解决人犯罪的问题。燔祭也有赎罪的作用,这样,我们是否可以只献燔祭,而不献其它两个祭呢?不可以。为何不可以呢?这里就引我们注意到燔祭的真正作用了。

 

神开头就说,“你这样献祭就可以在神面前蒙悦纳。”神明明指出了燔祭的功用。人真正照着神所安排的来献上,除了蒙悦纳以外,还有赎罪的作用。这里所说的赎罪的功用是什么呢?以后所提到的赎罪祭和赎愆祭有没有重复呢?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没有重复但是又不可把它拿来作赎罪祭。原因在那里呢?我们以后看到的赎罪祭和赎愆祭,都是非常具体的与实际的罪和过犯联在一起。犯了这样的罪,就为着这样的罪献祭对付。有了这样的过失,就为了这样的过失献赎愆祭。我们看到末了的两个赎罪祭是直接的具体地来对付人的罪。但是燔祭里面所提到赎罪的问题,就不是说到具体的罪,所以在这里完全没有看到具体犯罪得罪神的事,只是很笼统地说赎罪,在经文上没有很清楚说到赎什么罪,但是我们从主题上就体会到一件事。因为这个祭是一个寻求神悦纳的祭,既然要神悦纳,人就不可带着任何的罪到神面前,不管是大的或是小的,是明显的还是隐藏的。

 

我们在神面前常常有一个难处,就像大卫祷告里所提到的, “神呀!求你  赦免你仆人隐而未显的罪”,大卫好象在那里说有一些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但实际上已经得罪了神,像这样的罪当然不是用赎罪祭和赎愆祭来处理。但是在我们寻求神悦纳的时候,我们却是把这些隐而未显的罪都带到神面前。人若带着一些残疾到神面前,怎样能蒙神悦纳呢?那是没有条件了,那是不可能的。感谢神!在燔祭里,它附带有一个第二作用,乃是叫人的罪得赎出来。叫他们能毫无瑕疵地站在神面前,这样就蒙神悦纳了。

 

所以我们从下文来看,我们就看到这个祭牲很重要了,因为在祭牲其中一个很要紧的条件,就是要没有残疾,一点点都不行,掉了一块皮也不行,就是小到这样小的掉了一块皮,就是在皮上有一点疤痕也不行。我们看到那里的时候,我们再详细来提。这样对人来说就非常困难了,我们怎样可以叫我们成为圣洁没有瑕疵呢?我们根本没有这样的可能。问题就在于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若不能见主,怎能蒙悦纳呢?一件一件地串起来,所以必须要解决我们那圣洁的问题,并且是圣洁没有瑕疵的问题,然后我们才有蒙悦纳的条件,然后才能真正地蒙悦纳。所以燔祭很明显地给我们看见是一个人寻求神悦纳的祭。这一个祭不是为了别的原因,就是要寻求神的悦纳。因着这寻求神悦纳的同时,或在寻求神悦纳之前,这个人是完全承认神的地位,并且也是绝对承认神是配的。

 

承认神是配

 

我们回头看第二节,“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中间若有人献供物给耶和华。”我们回想出埃及记,摩西头一次去见法老的时候,他对法老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遇见我们,叫我来向你说,‘让我的百姓去好侍奉我。’当时法老怎样回答摩西呢?他说,“耶和华是谁?我不认识祂。我不理会祂。”这是人的天性。“耶和华是谁﹖我为什么要听祂呢?”现在有人说“要献供物给耶和华”,我们就看到这里有些人,已经胜过了人的天然里面那堕落的性格。这些人不敢在神面前说,“你是谁?要我来听你的话。”这些人非常清楚地知道,神就是神,我们要寻求祂,祂是满有权柄的,祂是至高的,我们要到祂面前去,向祂俯伏,向祂敬拜,寻求祂的喜悦。

 

我们注意,在献燔祭以前,或笼统一点说,在献祭以前,人已经承认神的地位了,祂是至高的,是配得敬拜的,完全配得人去寻求祂。所以神说“要从牛群羊群中献”,他们就真的从牛群羊群中献,因为他们承认神是至高的,在祂面前所作的一切事都是有根据的。他们存着这样的心思来献燔祭,乃是为了要在神面前得着完全的悦纳。在燔祭里所带出的那赎罪的功用,乃是为要叫那献祭的人在神面前没有留下一点给神追讨的罪过。

 

燔祭的实意

 

然后我们来看这燔祭的意义,或是说是燔祭的实际。我们可以说燔祭的意义就是寻求神的悦纳。这寻求神悦纳的实际是什么呢?乃是人把自己全然的献上给神。承认我是属神的,我是神名下的人,我是毫无保留的把自己交给神。这个是燔祭,完全的献上,没有留下一点,完全的献上。所以燔祭就是罗马书十二章所讲到的“活祭”。我们说罗马书十二章的“要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的那个祭,乃是说人在神面前完全的奉献,因为人是把自己的身体完全的献上。

 

我们感谢主,燔祭的实际,乃是人在神面前全然的奉献。所以我们看到燔祭的祭牲是全然的烧在祭坛上,别的祭没有这样的要求。素祭没有这个要求,平安祭没有这个要求。赎罪祭是在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才有这样的要求。若不是很严重,很严重,影响整个以色列的,都不会要求这完全的献上。赎愆祭更是不要求全然的献上。所以我们看到燔祭是唯一的要完全献上的祭。牛要整个献上,羊也是要整个献上,雏鸽一样是整只献上去。所以燔祭的实际乃是指着人在神面前完全的奉献。

 

燔祭的历史

 

我们用点时间来看看燔祭的历史。最早献燔祭的是谁呢?亚伯。他是最早献燔祭的,那时还没有燔祭的条例。第二个有记录献燔祭的人是挪亚,当然还有其它人,但却没有记录。然后就到亚伯兰,以后到以撒,雅各,以后就到以色列人。在他们出埃及的路上,他们献了几个祭。那些祭都是献在燔祭的条例传下来以前。

 

那时的燔祭跟利未记所讲的燔祭是不是一样呢?我不敢说它们是不一样,但是我也不敢说是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当这些条例定下来的时候,我们就看见祭物所表明的讯息。在以前他们所献的祭,只表达人对神的一个心意,但是他们却没有领会和认识怎么样才可以让神真正的悦纳寻求祂的人。他们只带着一个寻求神的心思去献,但是这些祭物对他们没有什么明确的意义。在利未记里所提到的燔祭,不单说出他们寻求神的悦纳,也非常明确的指明,这个祭物在他们蒙悦纳的事上所起的作用,同时也直接指出神悦纳人的真正意义,我们看下去就能领会。

 

在亚伯献燔祭的时候,他只知道要寻求神,他心里面实在有一个意思,要恢复进到神的面前。他有这样清楚的心思,所以亚伯献祭的时候,我们注意圣灵的记录是怎么写的,“耶和华悦纳亚伯和他的供物。”我们看到神是先悦纳这个人,然后才悦纳他所献的,神是悦纳他在先的。但我们必须要注意,神是看见亚伯的心思,并不等于可以解决亚伯和神中间的问题。神觉得这个人对,他的心思对,但是这个人仍旧是在亚当里。所以不能只有心思就可以解决问题,必须要一个实际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亚伯还是需要献祭。

 

但是我们肯定亚伯当时的献祭,并不是因为看见神借着基督所要作的。我们不知道亚伯为什么会用献祭的方法来寻求神,圣经也没有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唯一可以作参考的,只有他是听见父母说,“那时候神用皮子作衣服给我们遮盖羞耻,不然的话这个冬天我们就不知怎样过了。”也许他是从这段历史里体会到,想到要用羊羔来献祭。当然这是我们可以作的猜想,但不一定是事实。

 

从亚伯一直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西乃山以前的以色列人,他们所献的燔祭在形式上是差不多,但在意义上就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到了利未记,就是会幕已经在以色列人中间建立起来,神在会幕里呼召人来与祂进入交通的时候,神就说,“你们献燔祭的时候,要这样作。”

 

献上燔祭的程序

 

我们开始看神要他们怎样献燔祭。头一件事我们先看的是献祭的地点,然后才看献祭的人,然后再看祭物。在什么地点献燔祭呢?“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就要在会幕门口”(利一3)我们看见神指定献祭的地点是在会幕的门口。为什么要在会幕的门口呢?不在会幕门口可以不可以呢?我们要澄清一个我们的错觉,不管是谁,他去献祭的时候,他不能走进会幕,所有献祭的处理都在会幕门口以外,顶多只能到门口。那献祭的人不可进会幕,因为真正的献祭的事,全是祭司替他来处理,人不可以进到会幕去,所以他就来到会幕门口。因为他不能进会幕,所以他只能在会幕门口。

 

但我们要留意,献祭的人肉身是不能进入会幕,但是献祭的人的心思却是要带到施恩座那里。还有,如果那时候,人的灵是苏醒的,当然那时候的人的灵是不苏醒,假若他们是苏醒,他们的灵也要进到施恩宝座去,因为在施恩座那里才是交通的地方。

 

神悦纳人,虽然因着人这方面的缺欠,人不能直接进到神的面前。但是神借着献祭的事说出神是悦纳寻找神的人。所以献祭的人虽然不能进入会幕,但是借着祭物,他的灵和他的魂都进到施恩座那里去了。所以会幕的门口,一面说出了人在神面前的地位,另一面是说出了神悦纳人的心意。这是一件很清楚的事。我们感谢主,祂说,“若有人要献祭,他就在会幕门口”那里来开始处理献祭的事。

 

献祭的人要作的—按手

 

然后我们就来看那献祭的人,献祭的人该怎么作呢?我说的“献祭的人”,不是执行献祭的人,而是起意去献祭的人,因为执行献祭的人只有祭司,其它的人都不能作献祭的事。所以这里说的“献祭的人”是指着那个起意要向神献祭的人。献祭的人把他的祭物带到会幕门口,是牛也好,是羊也好,是鸟也好,他都是把这些带到会幕门口交给祭司,在他交给祭司以前,他必须要有一个动作,是不可少的。是什么呢?就是按手。这个按手产生很大的作用。

 

我们晓得按手在圣经里面有好几种的意义。但是在献祭的事上,是有它独特的意义,一般说来,按手有三个意义﹕头一个是联合,第二个是祝福,第三个是交通,交通包括承认和接纳。

 

在献祭的事上,按手是表明联合。在这里不是祝福,也不是交通,乃是联合。借着按手来说出一个联合的事实,就是合一的问题。这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献祭的人按手在祭牲的头上的时候,说出这个人跟祭牲联合成了一个,这只祭牲就是这个人,这个人就是这只祭牲。没有按手以前,这个人就是这个人,这只祭牲就是这只祭牲。但是在按手以后,虽然他们在人眼中仍是分开的两个,但是在属灵的实际里,他们已经是一个了。像这样子按手以后,才把祭牲交给了祭司。

 

我们就看到,他不是仅仅把祭牲交给祭司,连同这个献祭的人也一同交给祭司了。以后祭司跟祭牲所经历过的一切事,都跟这个献祭的人发生直接的关系。这个意思就是说,经过按手以后,这个祭牲所经历的就是这个人所经历的,这个祭牲所接受的就是这个人所接受的,反正这个祭牲经过什么,就等于这个人经过什么,因为借着按手,他们已经联合起来。

 

如果我们单是看这个,也许有点迷糊,你要是把这件事放在基督与我们身上,这件事就很清楚了。我们信主的时候,我们借着信,就好象当日这个人按手在这个祭牲头上一样。我们把主接过来,主也把我们接过去。所以主所经历的,就成为我们所经历的,我们所要经历的也成了主所要经历的。我们所要经历的就是神的审判,神的惩罚。因为我们与主联合了,主就替我们承担了神的追讨和惩治。反过来,主在十字架上所作的,也就是我们所作的。祂既然为我们承担了罪,祂也代替我们接受了神的审判,神就不再在我们身上追讨了,神就不再审判我们。为什么?就是因为因信与祂联合所带出来的结果。因信进入联合,就是当年献祭的人按手在祭牲的头上所表达的那属灵的意义。

 

这祭牲在坛上烧去,成了馨香的祭,神悦纳了。神就是悦纳这祭牲,神从这个祭牲身上闻到馨香。不单这样,神闻到祭牲的馨香的时候,神也就承认这个人在神的面前也是馨香的。神悦纳那祭物的时候,也就是说这一个人一同蒙悦纳了,这就是十字架上流出的恩典。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所作的,正是神所喜悦的,因为挂在十字架上的主是神所喜悦的。祂不光是因着祂是儿子,神就悦纳祂。神悦纳祂乃是因为祂毫无保留的去满足神的要求。用腓立比书的话来说,祂就是“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存心顺服就是神悦纳祂的根据。神悦纳祂不单是因为祂是儿子,乃是因着祂那毫无保留的顺服。所以腓立比书就说,“因此神将祂升为至高。”神把祂儿子升为至高,乃是因为祂儿子的经历,却不是因为祂儿子的身份。

 

这给我们看得很清楚了,所以这里说,“要按手在祭牲的头上”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如果我把一个祭牲带进会幕门口,我就交给祭司,我不按手,只说,“这是我名下的,是我带来的,是我付代价买来的,按手不按手都是我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作祭牲,那献祭的结果也应是归给我的。”神就说,“对不起,我在这献祭身上没有看见你,我没有看见你的手按在那里。”我们就看到按手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个经历的就不是你的经历。我们感谢神,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律法上的献祭,要“按手”。在新约里,神给我们看见,人在神面前一切关系的解决和承受,完全是根据人借着信联结在神儿子的身上。

 

作基督预表的祭牲

 

现在我们要来看祭物了。这里提到有三类的祭物,一类是牛,一类是羊,一类是鸟。鸟有另外的表明,牛和羊有共同的原则。不是随便牵一头牛或一只羊就可以来献祭,因为能在神面前作为祭物的祭牲是有条件的。如果不照着这一个条件,那祭牲就不能成为神所悦纳的。因此,必须要按着神所指定的条件来预备祭牲,这样的祭牲神就悦纳。有什么条件呢?为什么要指定这些条件呢?我们说,希伯来书是解开利未记的钥匙,我们从那里就可以看到,原来所有的祭物,都是在预表神的儿子,预表祂的所是和祂的所作。所以这些祭物的条件就是表明神的儿子。

 

我们看看有什么条件。第一,我们看到神所要的是公牛和公羊,一定是要公的。我们很容易就了解,为什么一定要公的呢?我们先这样说,一定是要男的,要雄性的。并且它们一定是要一岁的(参利廿三121819)。为什么要一岁呢?男的加上是一岁,我们就知道那是明明指出是儿子。不是父亲,是儿子,所以是一岁的公牛或是公羊。如果是鸟,就一定要雏鸽(一14)。为什么是雏鸽呢?也是因为是儿子。所以我们看当年的条例,神已经非常隐约地在说出,祂将来要用自己的儿子来作那真的祭物。这里有两个条件,两个条件都是带出儿子。

 

然后,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没有残疾的”。牛是没有残疾的,羊是没有残疾的,鸟没有提到,但是仍然是这个原则。一头牛,它很肥美,但是它跟其它的牛打架,在它皮肤上弄了一个伤口,当然伤口还在的时候,这是残缺,伤口没有了,但是留了疤痕,还是有残缺。又比方说,一只绵羊,它全白的没有问题,如果它白中带一点杂毛,杂色的毛,这也归到残缺的里面,不纯全。若断了一只脚,或是少了一个眼睛,或是身上缺了什么,这全叫作残缺。这里是说“没有残缺”,那就是绝对的完全。用新约的话来说呢,就是完全的“圣洁没有瑕疵”的。

 

弟兄姊妹,若要在人中间找这样的人,往那里去找呢?在牛羊当中去找,也不是这么随便就找到,所以那个真正作为祭物的祭牲也不是随便就选定的。祂是神的羔羊,约翰为我们的主作见证说,“看哪!神的羔羊”。神的羔羊是怎么样的呢?祂是圣洁没有瑕疵,祂就是神的儿子,祂来是要背负人的罪孽。这样的心思,神就在利未记里向人发表了。我相信当日的摩西跟以色列人不一定能了解这一点,但是他们若是能按着神的话来这样预备,虽然他们不明白意义,但是因着他们在神面前服权柄,神就遮盖他们的过犯。

 

我们在新约里就很清楚的看见,我们的主是神的羔羊,是圣洁没有瑕疵,毫无皱纹玷污等类的病的,所以祂能作我们完全的代替,祂在十字架上所作成功的救赎把我们众人都遮盖了。因为祂是神的羔羊,祂就是旧约所讲的一岁没有残疾的公羊,公牛,这样的一个祭牲是神所悦纳的。

 

我们注意第三节,不要让我们的错觉误导我们。“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一3)。这里所说的“蒙悦纳”,究竟是谁蒙悦纳?是这个祭牲蒙悦纳,还是这个献祭的人蒙悦纳呢?是谁蒙悦纳呢?是那祭牲蒙悦纳,是这样的祭牲才可以蒙神悦纳。然后因着这个祭牲蒙悦纳,就带出第四节这个献祭的人蒙悦纳。所以“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燔祭便蒙悦纳,为他赎罪。”(一4)先是祭牲蒙悦纳,这蒙悦纳的祭牲的果效就显在献祭的人身上。这不就是代赎的亮光吗?是我们的主在神面前完全的蒙悦纳,因此我们借着祂到神面前去的时候,祂的蒙悦纳成了我们在神面前蒙悦纳的依据。公牛是这样,公羊也是这样,斑鸠和雏鸽也都是这样。我们感谢赞美神。

 

因此,我们在献祭的条例上,看见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就是那样清楚的显露在我们眼前。我们不能不承认,如果没有希伯来书,也许我们还是跟以色列人一样只看见这外面的样式,而没有接触到里面的实意。

 

基督是给谁杀死在十字架上

 

然后我们又看这个祭牲怎么来献上,在献祭的人按手了以后,他要在神面前宰公牛。我们要注意了,不要给我们一些传统的观念带进一些误导。我们常常以为杀这个祭牲的是祭司,就是人按手以后把祭牲交给祭司,祭司就替他完全处理掉。不是的。你去献祭,你按手以后,你就要亲手杀这个祭牲,杀了祭牲以后才交给祭司。我们留意,这个人不仅是要了这祭牲的命,注意第六节,那人“要剥去燔祭牲的皮,把燔祭牲切成块子。”我们看到吗?不单是杀死这个祭牲,还要剥这个祭牲的皮,剥了以后,还要把这祭牲的肉切成块子。我们要注意,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说我们信主,我们怎样信?在我们信主的经历里,头一件事就是认识自己是什么人,我们是罪人。什么样的罪叫我们成为罪人呢?我们撒谎啦!还有这个,那个啦!但是在神眼中看我们是罪人,不是先看我们的动作,乃是先看我们这个人,神是要我们晓得我们为什么会犯罪,乃是因为我们是一个罪人。我们常常以为我们犯了罪,所以我们是罪人。但神说“不是”,刚好是翻过来,因为我们是罪人,所以才会犯罪。在罗马书七章,就很清楚地告诉我们了,第五章也是这样告诉我们。

 

现在这个人在那里杀了一只羊或杀了这一只牛。什么意思呢?如果这一个祭牲是主的表明,这个献祭的人下手杀这个祭牲,那是表明什么呢?那是表明他在那里杀害神的儿子。这个是我们应该懂的。如果主不给钉十字架,那谁要给钉?是我们给钉十字架。主不给钉十字架,就是我们给钉十字架。主给钉十字架,我们就不被钉十字架。这样,是不是主因我们的缘故才给钉十字架?如果不是我这个罪人,我们的主就不会被钉十字架。这样,钉主在十字架的究竟是谁?把主杀害的是谁?你说是罗马兵丁,是犹太人。感谢主!主如果把我们放在光中,我们就看见,是我这个人把主钉死在那里。

 

我们擘饼的时候,有一首诗歌虽然不常常唱,但也会唱。诗歌中说到“主呀!岂是那铁钉钉你在木头上﹖不是,乃是我们的罪把你钉在十架”。我们看,这个人头一件必要作的,就是他看见是他把主杀害,是我要主死在十字架上,我竟然得罪神,得罪到这个地步。如果我们看到这一点,我们就懂为什么在神眼中看人所犯的罪,最大的乃是不信。不是我们日常生活的罪把主钉十字架,乃是我们人的不信、顶撞、拒绝神的这一个罪把主钉在十字架上。这实在是很严肃的一件事,在利未记里,我们的神已经给我们指出新约说得很透彻的那一个罪的问题。虽然那时是很隐藏的,但是那实际却已经表明在那里。

 

然后第二件事要作的,就是要剥掉这个祭牲的皮。什么叫作剥皮呢?我们要注意祭牲能献祭的条件,乃是要毫无残疾,也就是说这个祭牲原来是很美的,这一个祭牲是给人羡慕的,也很给人称赞的。它凭什么能有这些?当然是因着它的肥壮。怎么晓得它是肥壮呢?就是从它的外形来看到。它的外形给我们接触到的什么呢?就是它的皮子和皮毛了,这就是说到主的荣耀。我们这些罪人把我们主的荣耀剥夺到一个地步,不仅是祂为着我们到地上来的时候没有佳形美容,不仅是说出祂到地上来的时候是形容枯槁,这都是因为我们,祂才会隐藏了祂的荣美来到人的中间,作一个很卑微的人,作一个被人轻视藐视的人,如同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上面所提到。

 

我们把主的荣耀剥掉,还要把祂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这一位完全的主,被我们弄到好象零零落落,失去了祂的完全。如果圣灵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到这一点,我们就晓得我们的主为我们作了何等大的事,我们就知道主给我们所带来的恩典是怎么样的恩典。虽然当时这个人绝对不会了解这一个,但最少在神的话语里叫他看见一件事,这一只祭牲献上,始终有一个成份是为你赎罪,因为你是一个罪人。

 

我们现在在新约的光中,我们不只看见我们是一个罪人,并且我们看到我们这一个罪人实际的光景和败坏、堕落的程度,到了一个何等严重的地步。我们把主钉了十字架,我们叫主的荣耀完全被抹掉,我们破坏了神儿子完全的形像。人在那里讥笑祂说,“如果祂是神的儿子,叫祂从十字架下来。”“祂说祂能够救人,却不能救自己。”这一切都是把我们的主看成一个骗子。也像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上所说的,“人把祂列在罪犯当中,”这些都是把我们的主弄得残缺不全。在新约的光中我们看见我们是曾经这样对待过主,但是我们也看到这个祭牲献上的时候,我们在神面前蒙悦纳,我们在神的眼中成了完全,我们在神眼中成为圣洁没有瑕疵,这是何等的恩典!这个恩典的光照亮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懂得该把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理所当然的。这样把自己摆在神面前,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这是祭牲所表明的。──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