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燔祭—寻求神的悦纳《二》(一章)

 

我们一起看利未记里的燔祭。虽然我们看燔祭是看得比较详细,但是燔祭是一切祭的基础,所以我们能摸到燔祭的原则,也就大体上可以领会其它祭的原则。

 

若不流血

 

我们上一次看到燔祭的处理,我们看到按手,要杀燔祭牲,要剥燔祭牲的皮,把燔祭牲切成块子,然后就让祭司放火烧在坛上。现在我们回过头还要看一些处理。

 

在人按手,杀了祭牲以后,那些血要怎样处理呢?我们看到在燔祭里对血的处理是说得非常详尽。我们慢慢看下去,就会看到神对血的处理有好多种方法。那就是说,血的处理是神看为非常重要的。我们这些在新约里的人,我们知道血的功效,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血的处理竟然和神的儿子的经历是完全的连结在一起,他们只知道按着神的吩咐来处理血。我们看三种燔祭的祭牲,就有三种不同的方法处理祭牲的血。我们按顺序来看。

 

首先,牛的血的处理是“把血洒在会幕的门口坛的周围”(5)。特别提到会幕门口的坛,当然这个坛是指着祭坛,不可能是香坛。这里特别指那是“会幕门口的坛”,明显是指着祭坛。这里说到“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围”。弟兄姊妹注意,为什么要“洒在会幕门口的坛”那里?如果我们读经稍微注意神所用的字句,我们就会了解到神在这里所突出的不是坛的本身,当然是突出坛的事实,但是处理牛的血却不是突出坛的本身的重要,而是突出坛是在什么地方。我们看到一件事,会幕门口是进入神恩典的丰富的起点。可以说这血是开门的血,没有这血,门是关上的。现在因为这血,门就打开了,人就可以进入会幕,并且更深的进入会幕里,并且还要更深进入至圣所里面。

 

在整个记录的过程里,起点是会幕的门口。如果会幕门口是关闭的,那人就没有条件进到神面前。但现在在门口那里,借着牛的血就把门打开了。门打开了,人就可以进入神的面前去。我们说燔祭是叫人蒙悦纳,如果我们没有进入神的面前,怎么能说神悦纳呢?神悦纳那人,那人就可以自由进入神的面光里。如果那人不能自由的进入神的面光里,就不能说是蒙悦纳;神若没有悦纳他,他不能进入神里面,连进入院子的资格也没有。感谢赞美主,祂借着祭牲向我们说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是祭牲的血把进入神面前的那条路打开。这一点和希伯来书十章所说的非常吻合,那里说“借着耶稣的血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领我们到施恩座前”。这是牛血的处理。

 

那祭牲若是羊,我们看见血的处理又有些不一样。如果祭牲是羊,那又怎么处理呢?头一件你看到宰羊的地点和宰牛的地点不一样,然后你又看到羊的血洒在坛的周围,不再强调那门口,好象人已经进去了,没有了门口的问题,只是有路程的问题,只是道路的问题,不再有门口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以羊作祭牲的时候,羊要宰在坛的北边。我们就问了,为什么要在坛的北边呢?牛是在门口,羊在坛的北边,为什么是北边?又为什么不是在门口?弟兄姊妹读出埃及记的时候,我们留意到会幕是向日出之地,那就是向着东边,如果再读民数记,这件事实就更清楚。会幕的门是朝东的,向着日出之地。在属灵的意义上好象给我们留意到所有要到会幕里的人,他们都有这个渴慕。他们渴慕公义的太阳出现,他们好象是在黑夜里等候,一直朝着东面,等候那公义的太阳的出现。所以神让他们造会幕和圣殿的时候,都要把羊宰在坛的北面,而不是东边,因为坛也是朝东的。现在宰羊在坛的北边,这里就给我们一些问题。为什么是北边?不是东边,西边,南边?而特别指明是在北边,神没有给我们很清楚看到为什么。但是我们要留意燔祭的目的,乃是要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当然,耶和华神是根本不受地方来限制的,没有任何方向的感觉可以限制神,但是神的话在这里说到一件事,蒙悦纳是在耶和华面前,在牛那里是这样说,在羊那里也是这样说。既然是在耶和华面前,为什么不是在门口,而要在北边呢?弟兄姊妹,我们要留意这一件,在牛那里表明的是人找到蒙悦纳的路的门。现在羊作祭牲所显明的,就不是得着那个门,而是要得着那一条路。

 

你进了门,还要有一条准确的路。当然,如果你要选准确的路,就一直朝西跑就对了,因为门口是朝东的,那祭牲所进的门就在西边,那就是一直往前走就是了。但是弟兄姊妹我们要记住,在我们的眼见里,神施恩座是在西边,但是这一个安排,神的心思乃是要人注意,人必须在神的面前。神是不是在西边?如果从眼见的事物来说,神好象是在西边。因为祭牲所见的是在西边,神坐在西边,约柜也在西边。但是弟兄姊妹们,神要让祂的子民留意,神究竟是在那里。当然神是不受地域限制的,但是站在地这个地位上,对人来说,那就有方向的观念了。站在地的地位上,神的座位究竟是在那里?你说圣经里没有明显地告诉我们,我们怎么能知道?

 

弟兄姊妹必须注意这一点,这个东南西北的方位完全是根据地的地位而确定的。有一个事实很希奇,如果站在地上面来看天,所有你看见的事物的位置都不断地改变,因为地的本身的转动,造成了和宇宙中间别的事物不断在变动他们彼此间的方位上的感觉。但是有一件事真希奇,无论在地上跑到什么地方,有一个东西是不改变的。

 

如果我们年少的时候参加过童子军的活动,你一定知道怎么辨别方位,特别在晚间怎么去辨别方位,就是凭着北极星!不管你跑到什么地点,北极星都在正北。尽管人转移位置,它都是不动的。这个现像很希奇!北极星一直就在正北。为什么它不动呢?那我们要回到创世记第一章,神在天上安排了许多光体。作用在那里?天上的光体的作用乃是“定节令,日子,年岁”。还有一样你要注意那里怎么说?“作记号。”作记号就是叫我们知道有一些记号来确定方向。现在那北极星是不动的,但是为什么神不造一个东极星?叫它在东边不移动呢?神偏偏造记号在北边呢?我们不知道实际的原因。但是神给我们有一些参考的经文。那参考的经文怎么说?我们先看神把北极星放在北方,那是约伯记二十六章上面的一段话。我们先看这一个,再看别处的经文,我们才有一些体会。约伯记二十六章第七节,“神将北极铺在空中,将大地悬在虚空;将水包在密云中,云却不破裂。遮蔽祂的宝座,将云铺在其上。”弟兄姊妹,我们看到什么东西?神把北极铺在空中,把大地悬在空中,然后把水包在密云里,云就不破裂,来遮蔽祂的宝座。啊(弟兄姊妹这真希奇,你说若以地为立脚点,神的宝座是在北方的极处吗?当然单凭这个地方,我们是不能下结论的。但是却已经给了我们一点提示。

 

然后请弟兄姊妹看一下诗篇四十八篇,你留意一至二节,“耶和华本为大,在我们神的城中,在祂的圣山上,该受大赞美。锡安山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华美,为全地所喜悦。神在其宫中自显为避难所。”这里说到神的城,说到神的圣山,当然这些都是当时写诗歌的人用以色列地作为立脚点来说出这些事。但是以色列做立脚点也就等于以地为立脚点,因为在这里不是说地上的事,是说到神所居住的住处的事。这个城在那里?这个宫在那里?他诉说是“在北边居高华美”,在北边。弟兄姊妹,如果我们把这里跟约伯记那里所说的,两处合起来思考,我们大概已经有了一个概念。如果以地为立脚点,那么神就是在北边的极处。我不晓得现在哈伯天文望远镜使用了以后,在北方有没有新发现,盼望以后那些人能把观察到的结果告诉我们。在没有哈伯望远镜以前,天文学家观察到一个很特别的现像。整个天空密密麻麻都是星,唯独在正北方一直就是一个黑暗带,没有像其它地域一样密密麻麻都是各种各样的星。那个现像也是很奇怪,如果用哈伯天文望远镜观察结果也是这样,那么这一点就更值得我们留意了。

 

把这些数据合起来,我们大概就能有一点概念了。为什么羊要宰在坛的北边?弟兄姊妹,千万要记住,“耶和华面前”这几个字是关键。耶和华在那里?如果你进到至圣所里说,“耶和华面前”就是施恩座。但是在整个宇宙来说呢?神究竟在那里设立祂天上的宝座?虽然我们不敢确定说一定是这样,但是这个参考是很有意义的。所以宰在坛的北边,乃是从实际的那方面来带出“耶和华的面前”,因为耶和华的宝座是在北边。我们感谢神,祂在这里提醒我们献祭的人,一切对神的寻找,必须是寻找在祂的面前蒙悦纳。在什么地方叫人看到神悦纳呢?在会幕门口,在坛的北边。会幕门口是起点,坛的北边是实际。

 

我们感谢赞美神,神借着这些的安排,叫我们看见虽然是外面作的事,但是如果人只是作在外面,已经是按着条例的要求做到十足了,但在神的面前,并没有蒙悦纳的那个结果,因为神不仅是看人的动作,神还看人里面的实际。我们看以赛亚书第一章,这个事实就非常明确了。

 

我们看看以赛亚书第一章那里怎么说呢?第十一节,“耶和华说,‘你们所献的许多祭物与我何益呢?公绵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经够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你们来朝见我,谁向你们讨这些,使你们践踏我的院宇呢?你们不要再献虚浮的供物。香品是我所憎恶的。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我不能容忍。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里恨恶,我都以为麻烦。我担当,便不耐烦。你们举手祷告,我必遮眼不看。你们的手都满了杀人的血。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放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弟兄姊妹,这一段的话就说出,神尽管在旧约的日子也不是看人在外面的动作,神是看他们里面的实际。如果他们里面的实际是不对,外面所献的祭也没有任何作用的。因为神要求献祭的人所作的是直接作在神的面前。因为人要蒙悦纳,他必须能到神的面前,如果他们不能到神面前,他们根本就没有蒙悦纳的条件。牛也好,羊也好,他们的血都在门口,在坛的周围,那就说出血的保护。

 

再说那些作祭物的鸟,也是要把它的血洒在坛的旁边。为什么不洒在周围呢?这是实际问题,鸟并没有许多的血。虽然没有很多的血,鸟的血也必须和坛发生关系,所以也要洒在坛的旁边。现在我们来说,血是一个保护。什么保护呢?弟兄姊妹记得我们读《出埃及记》的时候,读到坛的功用,我们不能只看一面,必须看两面,因为只看一面,就只看到坛是一个赎罪的地方,而人在坛那里献祭就蒙赦免,所以坛是神恩典流出的地方。当然这个是对的,但坛的功用却不止这个。因为神的恩典流出以前,神的公义必须满足,如果神的公义不满足,恩典就没有出口。神的公义满足了,恩典就有了出口,所以我们读造会幕的经过,我们还记得说到坛的时候,一面说坛是公义审判人的地方,一面是说那是蒙恩的地方。现在我们要注意,神公义的审判是在那里执行,人蒙恩的地方也是在那里。

 

血的保证

 

人怎么能得着一个保证说,神的公义审判不再追讨呢?我们都知道是主所流的血。你说,主所流的血就是那个保证吗?对,主的血就是保证。所以神是看人有没有血,逾越节神的使者就是看门口有没有血,有血,神就可以接受这个人,没有血,祂就不能接受这个人。主是永远生命的主,所以祂流的血也带来永远的果效,我们的主只要一次流血,就完成神整个的救赎工作。但是在旧约的时候,他们怎么能知道,神的羔羊所流的血带来这一永远的果效?他们凭什么作把握,他们在神面前,神不再追讨呢?主知道人心里的想法,人很怕失去了保证,神说,把那些祭牲的血洒在坛的周围。血在坛的周围,神看到那祭牲的血,神就不再追讨。

 

弟兄姊妹,我们感谢神,我们看到无论是大、中、小的祭牲,它们流的血一定和坛发生关系。跟坛一发生关系,神的恩典流出就有了保证。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读希伯来书的时候,越读越喜乐!因为在那里一再说到我们的主一次献上自己,就完成完全赎罪的工作。说到我们的主一次的流血,就带出赦罪的恩典。不像在旧约里,每年都要献同一的祭物,并且祭司在献祭时,还要先为自己的罪献赎罪祭。我们特别想到坛上面的血迹是没有过去的,就像在会幕里面弹在幔子上面的血跟施恩座上的血,一次弹上去,就一直留在那里。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一个姊妹前几天跟我说,她说,“弹血在那里,那里不是脏死了?而且不是一次,而是天天的在那里洒,那不是很脏吗?”那就要看我们用什么眼睛来看这件事了。如果用属地的眼睛来看,的确是脏得要死。祭坛还好,因为祭坛烧的火是不熄灭的,可以把血烧干了,不擦掉也没有问题。但施恩座上的血呢?幔子上的血呢?施恩座上的血没有火来烧,也没有人去擦掉。幔子上的血一弹上去就给吸进去了,你说把那个幔子弄到满是血迹,也是脏死了。

 

弟兄姊妹,我提到这一点,乃是让我们留意属灵的看见和属地的看见。属地的看见是人的眼睛看见的,属灵的看见乃是神自己看见的。弟兄姊妹,我们要是从人的眼睛看来,血迹实在是脏死了,但是在神的眼中再没有一样比祭牲的血更美丽。美在什么地方?你说,一点也不美。你不要说那血,就是献祭的事也是难看死了。弟兄姊妹千万记住,献祭不是烧烤,烧到熟了就可以拿来吃,而是烧成灰。弟兄姊妹来看看,看看那肉在火上被烧成焦炭再烧成灰,气味是如何?难闻死了,但在这里神说是“馨香之祭”。这又是回到属天的看见和属地的看见去,再没有祭牲给烧成灰的那种气味叫神更满足了!神看那血很美丽。神看那烧成灰的气味很馨香。原因在那里?原因乃是在照着神的形像被造又堕落了的人,借着这些献祭的事得以完全的给挽回过来。这样的挽回,是叫神最满足的。所以在献祭的事上,已经在操练我们究竟用什么眼睛来看神所作的事。

 

完全烧在坛上

 

我们又回到燔祭的本身,那燔祭不管是羊也好,牛也好,鸟也好,它是完全地烧在坛上的,一点也不剩下。平安祭可以剩下一点,赎罪祭也可以剩下一点,只有很特殊的赎罪祭不能剩下一点,我们看到赎罪祭的时候再说。但是燔祭毫无例外的完全烧掉,那是说出什么?

 

我们要看两面。一面,我们是看主为我们所作的,我们用简单的一句话来说,祂没有留下一样好处不给我们,祂完全给了我们。那最好的是什么?乃是主的自己,祂完全地交出来给了我们。我们感谢主,从主那里看这整个的烧上,弟兄姊妹留意,祂真的没有留下一样好处不给我们。大卫从启示里面看到就写出来,“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  没有留下一样好处不给我。大卫在启示里看见的是主,我们的经历都是享用这一位主,从救恩开始,从赎罪开始,从生命开始,一直到那一天与主同坐在宝座上。我们实在能看见一件事,主所有的就是我们所有的,主没有把一点留下不给我们。祂把祂自己连同祂的所有全给了我们,所以才有主的话那样清楚地说,“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21)。主的话是说得那么准确,“神本性一切的丰富,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西二9)我们感谢赞美主,从主这一面来看,祂把祂自己完全给了我们。

 

从另一方面看,就是寻找神的人的那一面,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是完全的丰富。一个寻求神喜悦的人,他必须要看见,我们若要寻找神的喜悦,我们也必须要像祂的儿子一样不保留自己,把自己完全的献上。把主权交出来给神,整个地把自己放在神的手里,我们也提到了罗马书十二章所说的“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的那一件事。我们感谢神,我们稍微看到这一点,我们就懂得了,我们要寻找神的喜悦,要讨主的喜悦,你不能为自己保留什么。弟兄姊妹要看到,一点点的保留就叫我们蒙神悦纳的事情产生一个破口。

 

那祭牲的内脏要洗干净。这个说到完全没有残疾,就是外面看来完全,也要里面干净,这就是说到我们的主里里外外都是干干净净的,这样补充一下就算了。

 

认定主是配

 

一个有趣的问题,主在这里提到三种的祭牲,这三种祭牲带来蒙神悦纳的果效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你献的祭是牛,所以蒙悦纳就大一点。因为是鸟,蒙悦纳就少一点。没有这样的事。弟兄姊妹,注意第一章最末了的那两句话,“这是燔祭,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对牛、羊、和鸟都说同样的话。牛在神的面前是作馨香的火祭,羊和鸟都是馨香的火祭。那蒙悦纳的果效一点没有减少,不因祭物的大小,价值的高低而有所变动。

 

为什么神安排这几种祭牲呢 ? 在燔祭里就没有说到原因。但是在赎罪祭里,特别是赎愆祭,就说得很清楚。如果你不是富有,你在生活上有缺乏,你没有办法献上一头牛,也没有办法献上一只羊,那你就可以献雏鸽,可以在树林里捉斑鸠也行,甚至连捉斑鸠的时间也没有,那就拿一点面粉来就好了。弟兄姊妹可以看到,这样的安排完全是神体贴人而作的。如果全都是要牛,贫乏的人就不能有蒙悦纳的条件了。就算是羊,也许也有不少的人连羊也献不上。但感谢主,祂向人打开祂悦纳的门,只要你心里是寻求悦纳,神就给你看见有路可以走。这是神的体恤,这是神的怜悯,也是神对人的同情和体贴。

 

但问题就来了,既然不管是那一种的祭牲,带来的蒙悦纳的果效都是一样的。我是百万富翁,但我是守财奴,我说既然鸟也解决问题,我就拿鸟去就可以了。这可不可以呢?在条例是可以的,在实际上就没有果效。为什么?原因就是说,他并不是感觉神的恩情宝贵,他不过是要应付一下,他向神是没有心的。一个在神面前没有心的人,作一些神要人作的事,作了也等于没有作。我们常常说到神儿女们在财物上的奉献,如果不是从里面觉得要这样向神来表明你对祂的尊重和敬爱,你作得不甘心,不情愿的,那你不要作,因为作了等于没作。主在这里给我们看得很清楚。

 

但是反过来看,有一个人,他并不富有,但他认识神的宝贝,神配得敬拜,按他的实际来说,他只能献一对雏鸽,但是他想到神向他毫无保留地交出了祂自己,神对他的价值很重要,而且是重到无限量的,我怎么可以这样对神?虽然我不够条件来献一只牛,但为了讨神的喜悦,我宁愿辛苦一点,勤劳一点,我要向神起码献一条羊。弟兄姊妹们,有人真有这样的心思,你就看到神不能不悦纳这个人,刚才我们交通到这三种祭物的效果,不就是路加福音里,我们的主坐在库房里看那些人怎么奉献的那一段历史吗?许多富有的人投了很多的钱到箱子里,主没有说话。等到一个穷寡妇把两个小钱摆进去,我们的主就大大的称赞。人就不明白,两个小钱就值得这样大大的称赞?那些把大批的钱放上的,怎么主一句话也不说呢?主自己解释给门徒听,他们摆上的是他们有余的,这个穷寡妇摆上的却是她的养生之物。因为她尊主为大,她完全忘记自己,奉上她的所有。

 

弟兄姊妹,在奉献的实际里,神怎么来看人的动作?神不说看我们交出了多少,而是看我们为自己留下了多少,这是神的观察。不错,你献雏鸽,神也悦纳,两个雏鸽也带来蒙悦纳的果效,但问题不是出于祭物,是你怎么认识神的作为和恩情。感谢和赞美主。

 

主钉十字架的启示

 

牛、羊的处理,我们也说过了,但鸟的处理还没有提到,鸟要怎么处理呢?第十五节,“祭司要把鸟拿到坛前,揪下头来,把鸟烧在坛上;鸟的血要流在坛的旁边。也要把鸟的内脏除掉丢在坛的东边,倒灰的地方。” (15)弟兄姊妹要看“倒灰的地方”,什么是“倒灰的地方”?倒灰的地方是献祭完了以后,灰不能留在祭坛里,要把灰倒到坛东边的地方,这只是燔祭倒灰的方法。如果是赎罪祭,那灰还不能倒在营里,还要倒在营外,但不管是倒在营外和坛旁,灰就是神追讨的结果,这结果是祭牲为我们承担的。所以这是给定罪的记号,我们要注意这一点,一切里面脏的东西也是放在这里,那是指接受定罪而说的,承认我们在神面前是应该给定罪的。我们感谢神,因着祭牲的承担,我们什么也不必再作,神就悦纳了我们。

 

然后这鸟不是切成块子,因为太小不能再切。但是,处理鸟就有一个特殊的指定,要抓住鸟的两个翅膀,把它撕开,但不能撕断。弟兄姊妹,你们看看把鸟这样撕开,你看到鸟的形状就是什么?这是一个人钉在十字架上的形像。鸟的脚应当垂下来,翅膀是两边张开的,头是给揪断而下垂的那样子,那不是一个钉在十字架上人的样子吗?三个祭物,说出我们的主如何交出了祂自己,主是这样地把自己交出来,我们就毫无保留地给神悦纳了!

 

还剩下一样要和弟兄姊妹提一提,第六节说“祭牲的皮要剥开”,但这皮是不烧的,我们说皮是祭牲荣美的记号,现在剥下来了的皮是怎么处理呢?这个皮要归给执行献祭的祭司,在第七节就可以看到这事。我们就注意,在燔祭里,如果我们只有看见祭牲,没有看到祭司,那么我们所看到主的所作还不够完全。因为我们的主是祭牲,但祂同时也是祭司,祂的献祭乃是把祂自己献上,所以这祭司也很重要。祭牲的皮,归给献祭的祭司。我们看看经文,第七章第八节,“献燔祭的祭司,无论是谁奉献,要亲自得他所献那燔祭牲的皮。”为什么神把燔祭牲全都烧上,只留下皮,而皮又给了祭司呢?如果我们没有看见主,我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若是看见主,我们就看到这个意思了。神借着主献上祂自己,就显明祂的所是是如何荣耀和尊贵,也就是说出我们的主是配得一切的荣耀和尊贵,因为藉祂献上自己叫神的救赎的旨意完全作成。所以这祭牲的皮就归给那献祭的祭司。

 

我们赞美感谢神,如果我们在这些条例里,不是只看见条例,而是透过条例看到我们的主,我们都要俯伏敬拜,特别是在擘饼的时候,在主面前毫无保留地俯伏敬拜说,“主,你是神的羔羊,你配得一切的尊贵和荣耀,你实在是配,因为你用你自己的血从各方各民各族中把人买出来了,叫他们归于神,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弟兄姊妹,我们看到救赎是把我们带到这样的一个地步,叫我们归于神,叫我们作一个侍奉神的人,叫我们与主一同作王。我们在这里看到我们的主,我们怎么能不向祂俯伏敬拜?我们只能向祂俯伏敬拜。──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