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素祭—基督是我们的圣洁《二》(二章)

 

素祭乃是耶稣基督为我们活在神的面前,这素祭也正好是在路加福音里所发表的,就是神喜悦的人子。我们承认人堕落以后,我们是不知道如何在神面前活着。感谢神,神用祂的儿子替我们活在神的面前,用祂儿子的生命,领我们进到神的丰富里。素祭是一个表达生活的预表,素祭有一个特点,就是本身没有血,所以叫做素祭。但是素祭必须要与其它的祭一起献上,而其它的祭是一定有血的。其它的祭是可以单独的献上,就是素祭不能单独的献。当献素祭的时候,就必须与有血的祭作基础。这是十分清楚地让我们看见,血祭是把我们连结到生命里。

 

既然素祭是主代替我们在神面前活着,这样的生活就一定要出自属天的生命,离开了属天的生命,就没有条件在神面前活着,也不会被神数算。素祭要用细面来作祭物,因为细面乃是表明我们的主是谁,和我们究竟是在谁的里面。就算只是主的一点点,也能全然的给我们供应。

 

主在地上的生活经历

 

现在我们看看第二种的素祭。第二种素祭是用细面加工所造成的。不管是怎样的作法,素祭所有的基本元素—细面,油,和乳香,三样都是必须有的,不能够缺少任何一样。在第二种的素祭里,就有了其它的加工。可以在炉里烤,铁鏊上作,或用油抹,这里有三种方法来作成素祭。当然这三种方法,用的材料也是三样最基本的原料。但是加工所表达的是什么呢?无论怎么样作,用炉中烤来作也好,是在铁鏊上烧也好,或是调油作的也好,都是不能有酵的。无论那一种作法,都是没有酵的。

 

整体来看,三样的加工的方法作成不同形状的东西。但不管外面的形状是怎么样,它们都有同样的过程,就是必须经过火。不管是煎,是烤,不管是怎样的作法,也不必理会是什么形状,都是经过火的,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上一次我们提及细面是我们主的所是。现在这三样的作法,都是表明主的所作,每一样都是与主有关的。祂一方面是供应给神,另一方面也供应给人,请留意那些作成的饼,这些饼是给神看的。在圣所里面的陈设饼,就是那些素祭的饼。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是给神看的,离开桌子后,就可以供应人吃。如果放在祭坛上,那就是给神有享用的。无论如何作饼,这都是指出神儿子的所作。

 

请留意一件事,无论用任何方法作,简单的来说都是要经过火。有些是明显用火烤成,有些是被放进炉里面烤成。但是不管是明显,或是隐藏的,都是说出我们的主的经历。我们的主在地上的经历有许多,都是我们没有办法能体会得到的。我们也许能明显看见主作人的经历,外面隐藏了祂的荣耀,忍受了人的羞辱,忍受了人的践踏,甚至接受人将祂钉死,还被自己的门徒出卖,其它的门徒离开祂,并祂所爱的门徒不承认祂,这些都是叫主很难受的外面的经历。

 

主里面的经历更是很痛苦的。请留意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话。“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我们承认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体会主这些的经历。我们觉得在交通上畅顺,我们会很满足。但如果在里边有点阻碍,我们就会有点苦闷。但是无论你怎么苦闷,你没有办法跟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的时候可以相比。所以神用素祭来说出主耶稣的经历。但是如果只是有经历,这还是不能说是完整。我们都有点经历,但我们并不是完整的,因为那些可能是失败的经历,也可能是软弱的经历。

 

经过火炼显明完全的主

 

感谢神,我们看见这三样的作法,我们从感觉上来说都是不简单的。如果你将手放到火炉里边试试看就可以知道。你不需要放手在炉里烤一烤,也不要将手放在火里烧一烧,只要把手放近火边,你就会知道一点味道。我们的主却不是这样,祂是进到那些火炼里。如果只有火炼的经历,我们的主还不能说是完全的。我们感觉宝贝的,乃是我们的主经历了许许多多火炼,却成了神和人的供应,宝贝的就是在这一点上。

 

我们都知道主在地上的时候,好象人一样经历许许多多。希伯来书说出一件非常宝贵的事,如果说软弱,我们的主确实背负了人的软弱,我们的主也有人的伤感和悲哀。你看到主在地上哭了好几次,但祂不是为自己哭,祂的悲哀和眼泪却是连接在人的痛苦里。祂为拉撒路哭,为耶路撒冷哭,祂里面的感觉是人的伤感。但是感谢主,无论祂如何经历人的伤痛,希伯来书里面说,“祂没有犯罪”。“祂凡事与祂的弟兄相同,只是祂没有犯罪。”这些就是第二类经过火所作成的素祭。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是我们在神面前的素祭。主就是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使我们也成为素祭。

 

加上油和乳香

 

第二类的素祭要加上油和乳香。油是说到圣灵的充满,说满有油就是满有圣灵的充满。圣经给我们指出,圣灵充满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为了事奉,这种圣灵充满一般是短暂的,只限于一定的时间,是按着需要而显出的,为着保存见证。另外的一种圣灵充满就是“满有圣灵”。“满有圣灵”只有在神的儿女身上显明的,充满到一个地步,就是生活里的每一件事,都在圣灵的掌管中。

 

在圣灵的管理底下生活,把主的荣耀与荣美活出来。事奉上所显明的圣灵充满,乃是把神的能力显明出来。所以是很明显的两样表现,一个是为了事奉上的需要,一个是在生活上的显出。一些灵恩派的人单注重事奉上需要的圣灵充满,如果我们回到神的话里面去。我们能领会神希望人能够满有圣灵,显出荣耀基督的样子。以弗所书五章所说,“不要醉酒,乃要被圣灵充满”,乃是指着“满有圣灵”说的。

 

素祭一定要有油,也必定要有乳香。乳香乃是不燃烧,就不会有芬芳。比方说檀香,如果不烧,它只是一块黑黑的木头,如果燃烧它,馨香就出了,香味就散发出来。这就说出我们的主,祂是如何显出生命的芬芳。生命的芬芳是什么呢?就是香燃烧的经历,经过燃烧将自己烧掉,却留下无尽的芳香。所有的素祭都不能缺乳香。不管是那一种,都不可没有油和乳香。

 

不能有酵和蜜

 

现在要往前去看。没有看到第三样素祭以前,先说出这第二类的素祭有三种加工的方法。三种素祭是三种方式。细面是一种,用细面加工所作成的饼又是一种,第三种的素祭加上禾穗子,是初熟的禾穗子。没有提到这个初熟之物以前,圣灵先在这里说了一件事。什么事呢?“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也“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二11)我们先注意这一点。 在素祭里,虽然酵是素的,蜜也是素的,但神在这里很明确说出,在素祭里不可有酵和蜜。这两样都不能加在素祭里,也不能烧在坛上作为火祭。所以严格说起来,素祭里是没有这两样东西。

 

为什么神要在这里明显地说出这两样的东西呢?我们要留意什么是酵?什么是蜜?酵就是在圣经里一贯用作代表罪的意思,酵就是罪的记号,所以在素祭中是没有酵的,都是无酵饼。也不加蜜的,蜜就是世间中最甜的,蜜就是花中的精华,所以在世人的眼中,蜜是最甜的东西,也是叫人很受用的。但是神说不能将这些放在素祭上。蜜算是什么呢?我们要特别注意,蜜乃是天然里的美物,蜜能使人感觉很满足的。酵也是一样,酵本身没有什么,但是能起一个作用,就是把面发起来变成有更好滋味的食品。

 

如果只是用面烤成饼,我们可能也咬不开。就算咬得开,在嘴里也不是很舒服。但是经过发酵,就变得很柔软可口。在吃面包的时候是很可口,加上蜜就更可口。因为加上蜜,又加上酵,这些都是令人感觉到满足的食物。但是神叫人看见,这些都是不能够叫人得到真正的满足。并且都是绊住人,叫人不能进到神的丰富里。既然是如此,虽然在外面好象可以令人满足,但事实上是在那里绊住人。因此神说,“我不能接受这一些。”所以在素祭里,不能加上一点酵,也不能加上一点蜜。这两样东西决不能拿到坛上去烧,神不要这些,绝对不接受这一些。

 

必要的与不能要的

 

但是奇怪,如果看下去,我们看到神不能接受这些当火祭,但神在十二节说,“这些物要献给耶和华,作为初熟的供物。”神说,“不能在坛上焚烧。但是要你们带来放在我的面前。”什么时候带来呢?头一次采蜜的时候,头一次作酵的时候。你要把那些东西带来,作为初熟之物,但是不可以献在坛上作为馨香的祭。这有点希奇,神一方面要人把这些带来,但又不准许人把这些烧在坛上。烧在坛上的是神所悦纳的,不能烧在坛上就不是神所悦纳的。既然是神所不能悦纳的,那为什么要拿到神的面前来?这不是矛盾?不是使人心思混乱吗?这点是很有意思。

 

初熟之物是归于神的,初熟就是头生的。初熟之物是说出了主为我们死而复活。所以从正面来看,初熟之物就是预表着复活的主的生命的丰盛。不是所有初熟之物都是被神悦纳的,正如不是所有头生的都是神所悦纳的一样。在民数记是有一个定规,就是头生要归于神的只是牛与羊。除了牛和羊之外,其它的头生,神都不能悦纳。所以如果头生的是一个驴子,就必须赎出来,用一只羊来代替。如果不用羊来代替,就必须把驴的颈项打断,所以不是所有头生的都是神所悦纳的。同样的,不是所有初熟的都是神所要接受的。在这里说的蜜和酵都是神所不能悦纳的东西,但是神却要人将这些东西带到神的面前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在这里可以看见一件事,这一种的供物,乃是一个人想要活在神的光明中的一点心意。一个人把这些东西带到神的面前,不是烧在坛上,乃是用作供物。既然是不能烧在坛上,那带来有什么用呢?这就给予我们一个很深的体会。一个人真正寻求活在神的光中,站在神的那一边来表达他的心意。他好象借着这一些供物来跟神说﹕“神啊!这些都是地上的美物,但是你不喜悦它们,我也就放弃它们,我不会看重它们,也不会献上作为素祭,只把这些放在你的面前,你怎样看这些,我也像你一样看这些。”如果我们用保罗的经验来看,这些是什么呢?这就是“我以前以为与我有益的,但为了基督的缘故,我把它看作粪土。”

 

神不喜悦这一种供物,但是我们必须要放上。这好象是十分容易,在作的时候也好象很简单。蜜放在那边,酵也放在那边,以后就不用再理会其它事。但是请注意,这两样对象所带来的意思,对神来说是不容易的。我们对于一些我们讨厌或是没有用的东西,我们只须去掉它就就行了。但是要将一些我们看为美的事或物放在像粪土一般的光景里,我们是做不到的。人也好,事也好,物也好,只有你认为是美好的,都要放在神的面前,对我们来说,就好象不太容易,我们要经过许多的挣扎。感谢神,主在这里说得很清楚,虽然蜜是好的,酵也是好的,但神都不能悦纳这些,而神却要我们将这些都带到祂面前来,在神面前交上这一些,也说明我们也像神一样轻看这一些。感谢神,因为这实在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说了一些不需要的,在下面就说出一些必须要的。什么是一定要的呢?就是盐。神说,“凡献为素祭的,都要用盐调和。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13)看这一句,神不需要蜜,也不需要酵,但盐就不能缺。为什么一定要盐呢?先从盐来看,盐的功用是使食物更美味,或是保存食物不变坏,有保存食物的作用。盐可以把一些容易坏的,不容易保留的食物保存下来。所以神在这里说﹕“这盐是与神立约用的盐。”与神立约是一个事实,这约是不能改变的,就是其它的约,甚至所有神向人所立的约都不能够改变。

 

我们看耶利米书的时候,可以清楚看见,神说﹕“如果白日和夜晚的规律可以改变,我跟大卫立的约就可以改变。”谁可以改变白天和黑夜呢?白天就是白天,黑夜就是黑夜,如果将南极和北极换转,不是就能够将白天黑夜的规律改变了吗?但还是没有改变。还是黑夜过了以后就是白天,过了白天就是黑夜。无论如何也是一样。我们这些在地上居住的人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算日子。这个南极北极只是季节不同,但也不能改变这个规律。所以说到这个立约的盐,就是说到不能更改,永远不改变的。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永远不改变的乃是神的性情,也是基督的生命。

 

上面提到不能有酵,也不能有蜜。我们不要忘记这里是在说素祭,素祭是生活的表明。不能有蜜,不能有酵,乃是说不可以将地上的美物混在属天的生活里。如果将地上的美物调到属天的生活,虽然是世上的美物,但摆放在神的物里就成了污染物。属神的生活一定要清洁,不能有任何的掺杂,这就是素祭。这里又说不能缺盐,因为这盐是说出不改变的性质,这不改变就是神的自己,神的性情,神的生命。所以在素祭里必须要加上盐,乃是说到,必须要照着神的性情来生活。如果我们不是活在神的性情里,我们的道路就不准确。如果献素祭的时候没有加上盐,这就不能叫作素祭了。虽然祭的其它部份都作得很对,有乳香,有油,有烧的,也有在炉子里烤的,或是在煎盘上煎的,方法都是对的,对象也都是对的,但是如果没有盐,那就全不对了。

 

为什么没有盐就不对呢?因为没有神的性情。若不是显出神那不改变的性情,和神希望人不败坏的心志,这个素祭的基础就是错的。感谢赞美神,在这里提及那些需要的和不需要的,都表明了一些很深的意义。从原则来说,这是我们生活的指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神的儿子身上,我们当然能完全看见这些事实,只是在素祭的条例里,神明显是要求我们去行这些事,因为主的生命是这样,我们的生活也必须是这样。

 

复活生命的子粒

 

我们看完这个需要和不需要的东西以后,就请看第三样的素祭,就是初熟之物,地里的初熟之物。那是什么呢?就是禾穗子。初熟就是死而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祂是从死里复活的。我们这些蒙恩的人也像初熟的果子,那就是在人中间,我们是首先复活的。我们感谢神。你看到初熟的果子,就可以看到复活的事实。复活的事实乃是说出了复活的生命是一个不能朽坏的生命,也是一个真正的胜过死亡的生命,一个有希望并且胜过死亡的生命,所以复活的事就显明出来。

 

这第三样的素祭乃是初熟之物,特别说出在地里最初成熟的禾穗子。看看十四节怎样说,“若向耶和华献初熟之物为素祭,要献上烘了的禾穗子,就是轧了的新穗子。”有些必须先要作的事,就是一定要烘了它,也就是经火,又要受压过。这真有意思。要经过火,再要压了,碎了。要经过这样的试验和这样的破碎,才显明那复活的属天生活。这是第三类。虽然已经压碎,但没有成为细面,因为这里所着重的不是说主是谁,所以不是细面,但是有破碎的经历,也有经过火的试验。主道成肉身的经历就是这一件事所表明的。你可以看见我们的主破碎自己到一个怎样的地步,明明是创造的主,却是降卑像地上的人,当然这是从外面来看的。明明是赐生命的主,但是却去尝死亡的滋味。这是破碎。没有其它的事物可以叫我们的主破碎,是祂自己甘心接受破碎。因为祂是这样的主,所以才能成为神的眼中看为宝贵的素祭。

 

神儿子的生命就是这样的生命,经过破碎,经过火,然后显出完全。正如希伯来书上所说的,神的儿子因受过苦难,就得以完全。祂是经过各样苦难来显明这真正的完全。我们感谢神。就是烘了,也碎了,但没有碾碎成细面,一样是要加上油和乳香来献上。在这里就看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事。

 

复活的生命是生活的基础

 

三样的素祭我们都看过了。这三样素祭带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真理。开头的两个素祭是从预表上来说出最完美的生活。看到第三样素祭,我们就看到一件事,只是光有生活的表现,还是不够。为什么?我们看见了有很多对宗教满了热情的人,虽然不多,也有一些,若只从人的表面上来看,这些人也很不错。他们很温柔,他们也看来很诚实,他们也有同情心,他们也有点修养使自己不作恶事。如果看他们生活的表现,他们也真不错。他们是佛教的,是道教的,他们好象活得比我们基督徒还好一些。如果只有头两样的素祭,结论就是这样,因为只有表面的。

 

但神给我们的是三种素祭。光有前面的两种不成,必须要有第三种。虽然三种都是素祭,但是这三种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素祭。我不是说每一个素祭独立起来不是素祭,乃是说三种素祭合起来才能完全表明素祭的真正意义。这三种素祭说明的是什么呢?就是复活的生命,复活的生命是生活的根基。如果生活的表现是很美,是叫人羡慕,但若不是出自复活的生命,虽然我们不能说这个是虚假的,但我们说那一些表现不是属天的,因为所有的表现都是从亚当里出来的,都是亚当可以作出来的。但是第三样的素祭所表明的是从神来的,必须是在复活的生命的根基里出来的,才是在神眼中看为美的。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

 

看到素祭,可以看到基督在神面前的生活,另一方面也看见基督如何领着我们活在神要我们活的光景里面。我们将三样合起来看一件事,三类的素祭,是人对神的三种认识,或是人对主自己三层的认识。我们总结一下,第一类的素祭是说出主是谁,祂是满有圣灵,是细面,祂把自己交出来而发出香气,祂是父怀里的独生子,是从永远到永远蒙爱的儿子,祂完全配得父的所爱。第二类的素祭乃是说到经过考验的主,也就是主的所作,主的所作和主的经历完全是在磨练当中成全的。我们感谢主。看见主的所是和所作,我们都得承认,祂在神面前实在是圣洁没有瑕疵的。第三样的素祭,就表明一位复活的主,这位复活的主就是末后的亚当,就是神所要的人,是带着复活的生命的,这生命就成为生活的基础,这复活的生命就是主的自己。所以在三种的素祭里,让我们从三个层面去看主耶稣,也是在三个层面引领我们活在神的面前。

 

我们感谢赞美神,祂不单给了我们燔祭,使我们在神面前蒙悦纳,我们也感谢我们的神,因为祂也给了我们素祭。经历这个素祭,给我们有一个蒙悦纳的实际。我们是蒙悦纳的,可以在神面前活出神所要的生活。我们感谢神,我们的主是素祭,我们也因祂成了神的素祭。我们感谢神,愿神让圣灵帮助我们明白素祭的意义。这些条例的字句是十分枯燥,圣灵带领我们读进去,我们就要说,里面是满有供应的。我们感谢主。──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