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平安祭—在恩典中敬拜神(三章)

 

我们今天晚上开始要看平安祭,就是利未记第三章。在利未记开头的几章里,都是讲到关于关乎祭的本身。怎样来处理这些祭,在头几章里就没有多提。等到这五个祭都说完了,然后才说如何处理每一个祭。

 

感恩的祭

 

第三章,就是说到平安祭。什么叫做平安祭呢?我们来看中文的小字,“平安祭或作酬恩祭”。这叫我们很清楚看到,平安祭就是感恩的祭,是从享用恩典,认识恩典,然后带出一个要献祭的反应。所以提到献平安祭的时候,我们立刻就会碰到一个问题,平安祭既然是感恩,为什么连感恩也要借着祭物来作呢?感恩还要借着祭物么?平安祭一开始就给我们看到,就是要借着祭物来显明人向神的感恩。

 

这样的一个安排是说出了一件什么事呢?非常清楚地给人看见,你不要说在神面前蒙悦纳,就是你要向神感恩,人的本身也没有资格。难道我们感谢也没有资格吗?是的,这里就是这样告诉我们,连感谢也没有资格。原因是很简单的,因为就人的本相,人根本就不能来到神的面前,既然不能来到神的面前,又怎么能向神感恩呢?如果你要勉强来到神的面前,那结果就是接受神的定罪,既然是接受神的定罪,那人就完了,还谈得上感恩吗?每一个祭都说说出人在神面前的缺欠,正因为人看见自己的缺欠,所以才要借着祭来到神的面前,寻求要见神的面。连感谢神也不例外。这是第一件事情。

 

然后我们要来看平安祭。这个祭为什么使我们能以来到神的面前?原因乃是我们的主借着献上祂自己,为我们成就了平安。因为祂为我们成就了这一个平安,在新约圣经里,是“歌罗西书”也好,是“以弗所书”也好,都把这件事说出是“成就了和平”,是祂的所作叫我们与神相和。所以这个祭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做平安祭,说出了我们的主为我们在神的面前成就了和平。我们不再作神的仇敌,神也不再定我们的罪,我们与神中间建立了一个新的关系,这一个关系,乃是和睦的关系。这个关系说出我们是天上的父和祂所买赎的儿女的关系。我们感谢赞美主,平安祭说出了我们在神面前所接受的恩典的地位。人站在这个恩典的地位里,里面就有了一些反应,要把感谢献给神。

 

感恩的动机

 

现在我们开始来看这一个平安祭的本身。在第三章里没有提到平安祭有几个层次。但是我们看到第七章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有三个类型,或者说是三个层次。三个类型都是平安祭,只是引发献祭的动机不一样。如果我们翻到第七章先看一看,看看那几个献祭的动机。第一个在12节﹕“他若为感谢献上”,这是第一类。

 

然后看第16节第一句﹕“若所献的,是为还愿,或是甘心献的。”这里提到两个类型,或者说两个动机。其中一个是还愿,还愿就是说,你曾经在神面前许过愿,或者你在神面前有一些事情求告神,你说,“神啊!如果你为我解决了难处,我就怎样怎样。”这个是还愿。还愿跟感谢从性质上来说是一样的,但是起头就不一样。感谢是神作主动,人承受了恩典,然后引发感恩的心,他就献这个祭。还愿的起头是在人这一边,人向神说了一些事情,然后求神显出恩典,那是人作主动的,神是被动的。神怜悯体恤人,祂也按着人主动的要求来答应人,人里面也产生了恩典的感觉,引出感恩的心,所以他就为了还愿来献平安祭。

 

第三个就是甘心献的,这个甘心献是什么意思呢?也没有特别接受主的恩典,也没有向神求过恩典,这个完全是在对神的认识上升高了。虽然没有很具体的恩典事实在眼前,但是因为认识神是恩典的源头,祂是施恩的主,虽然祂眼前没有叫我得到特别的恩典,但是我实在是知道了,祂是我蒙恩的根据。尤其是站在新约里的人来看这个甘心献,要比站在旧约的人清楚得多了,因为就算最近什么具体的恩典都没有尝到,但是有一件是永远在我里面不会过去的,那就是神的拯救,就是神的救恩。祂拯救了我,改变了我的地位和身份,叫我在神面前是那样坦然地来承受神作我们的父的事实,光是为了这一点,我已经是感谢不尽了。如同我们的诗歌里有一句话,“好象永世时日虽久,给我赞美仍嫌不够。”这个就是甘心献的主要的成份,完全不是因为具体地享用恩典,而是因着认识神是恩典的泉源,认识神是乐意向人施恩的神,完全是在认识里给提高了,所以就越过眼见的恩典来向神献上平安祭。如果将这三样来比较的话,那甘心献的是在神的眼中为最大的,因为能献甘心祭的人已经是脱离了眼见而摸到了神的本身,而承认神是配得这样的感谢。

 

祭牲成了恩典的记号

 

现在我们回到第三章来看这个祭的本身。也就是提到祭物和怎样处理祭物作祭,这里又是提到三样祭物,第一样是牛。但是很有意思,我们看过燔祭,在燔祭的祭物中只能是公的,没有母的,当然那一对的雏鸽,没有讲是一公一母,还是二只都是公的,全没有提到。但是我们看雏鸽是特别带出属天的性质,既然是属天的,那是公是母就不成为一个问题了。

 

记得主在地上的时候,有一次法利赛人来质问主一个难题,他们说有七兄弟都娶过一个妇人作妻子,因为按着律法,如果哥哥死了没有留下儿子,那么弟弟就要娶嫂嫂来为哥哥留名。但是那七兄弟都娶过那妇人却全没有生下孩子,到末了,连那个妇人也死了。他们就问主说,将来在天上,这一个妇人究竟是谁的妻子呢?当时主的回答就使我们了解了这一点。祂说在天上这个就不是问题了,因为在那里没有嫁,也没有娶。属天的性质已经超越了人的性别,所以在提到一对雏鸽的时候,就没有特别提到是公雏鸽还是母雏鸽。

 

撇开这一点,我们看到牛也好,羊也好,一定是公的。因为这是特别要突出我们的主是以神的儿子的身份,来成就人蒙恩的根据。燔祭是最根本的祭,人在神面前蒙恩的最根本的事实就是神的儿子所作成的。现在来到第三章看平安祭的时候,我们看见祭物的条件好象是放宽了一些,有公的,也有母的。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我们的主有些时候是公,有些时候是母吗?当然不是,因为我们的主是在天上的,属天的,没有性别的问题。但是为什么在平安祭的祭物中可以有母的祭物呢?这一点是很有意思的,我们看到赎罪祭的时候,我们再提这个有趣的一点。

 

我们现在先看平安祭中为什么有公也有母。我们不能离开恩典这一个事实,既然提到是恩典,就叫我们碰到供应恩典的源头。我们蒙恩是借着我们的主,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恩典临到我们是主作供应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主作我们的供应的时候,很明显地,我们就看到供应有不同的内容,由于不同的内容都是说出神供应的性质,因此要表达这一位作为人的供应的源头的主是怎样来供应人,所以用牛、羊、山羊、绵羊都是有公有母。

 

第一章中讲到燔祭的时候,有牛,有绵羊,有山羊,但都是公的。而在平安祭中,不管是牛,或者山羊,都可以是公的,也可以是母的。这是什么原因呢?公的是表明了生活力量的供应,包括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和一切活动的,或者说就是在生活范围里面的供应。至于那母的我们这样来领会就很清楚,是乳养,是生命成长的供应。一个生命的成长需要借着乳汁的供应,这是关乎生命的一方面。公的是说到生活上的供应,母的是说到生命成长的供应。所以在平安祭中,公的也要,母的也要。因为神的恩典临到我们就是透过这两个范围来显出的,在生活上给我们有供应,因着生命和生活上的供应,我们就好象给围绕在恩典的当中。

 

我们感谢神,赞美神,因为碰到平安祭的时候,不能不碰到神是我们恩典供应的源头,这恩典的源头在生活和生命两方面,都让我们丰丰富富的有享用。现在平安祭的祭牲确定了,公牛也好,母牛也好,献祭的人就把它带到神的面前,像燔祭一样,在会幕门口按手在祭牲的头上就宰了,然后祭司将祭牲的血洒在祭坛的周围和上面。我们感谢主,这个祭牲的血和燔祭的祭牲的血的功用就不一样了。虽然都是祭牲的血,但是在燔祭那一边,这个血所表明的乃是人在神面前成了圣洁没有瑕疵的根据,叫人在神面前可以蒙悦纳。在平安祭里所洒的血,显出的功用是重在印证这个献祭的人在恩典的保护底下,正如逾越节的晚上,那血的记号叫以色列人家中的头生都蒙保护一样。我们感谢主,是祭牲本身和祭牲所流的血叫献祭的人蒙纪念。

 

神看人里面的实际

 

现在我们来看,祭牲已经宰了,怎么献祭呢?很有意思,燔祭的祭牲是整个烧在坛上。在以后我们要看的赎罪祭和赎愆祭,祭牲部份的肉也要烧在坛上。但是平安祭烧在坛上的是我们想也没有想到的,一点祭牲的肉也不焚烧。既然不烧祭牲的肉,那么烧什么呢?我们看下去就会看到了,主要是烧脂油,再加上两个腰子(参3-49-1015)。整个的平安祭要烧在坛上的就是这些。我们就要留意了,为什么要献上这些在坛上呢?腰子和脂油,而这些脂油都是在腰子和肝脏周围的。肠子的脂油不要,就是要肝脏的脂油和腰子上的脂油,以及网油。如果所要的脂油有这样的限制,也就是说明烧在坛上的份量就不多了,是整个祭牲中很少的一部份。

 

我们就会有一个感觉,燔祭是整个烧上去,平安祭只是烧那么一点点,那一点点就可以表达我们人在神面前感恩的实际了吗?这个问题是问得好极了,因为引到神如何来看食物的原则上去了。人看事物是根据外表所看见的,但是神所看的却是人里面实在的心意。你外面虽然有很多,但你里面向着神的心意不准确,外面所有的许多并不解决问题。外面的也许不太多,但里面向着神的心思是准确的,在神的那方面来看,神就觉得非常宝贵。所以就是那么一点点的脂油和腰子,就把人感激的心意带到神的面前去了。

 

生命气息都在乎神

 

为什么神指定这几样呢?为什么神特别指着腰子?我们都知道,如果腰子的功用不正常,那人就不能活了。心脏可以出很大的毛病,现在还有用人造心脏来代替人原有的心脏,人也照样可以活。人把胆子割掉,人也可以活。人如果把胃割去一部份,人还能活着。但是人如果把腰子拿掉,就没有办法活了。因此我们看到,腰子是维持人活着的一个很重要的器官,就是叫人能够活着的一个依据。神说,“这个腰子要烧给我。”这样烧上的腰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那是很明显的承认一个事实﹕“神啊,你是完全掌管人的生命的神。我们的生命和气息能存留,完全是在乎你。我们现在就烧上腰子来承认这一个事实。”我们感谢赞美神。

 

人看到生命气息的存留都在乎神,我们才真正地摸到我们能活着就是一个恩典。不要说我们这些信主的人活着是神的怜悯,就是那些不信的人,神让他们在活着的年日存留,乃是让他们有机会来寻求神的面,来悔改归正。就像我们读“创世记”的时候,我们就问,为什么玛土撒拉那么长寿,竟有九百六十九岁?只有一个答案,神要留下更长久的时间让人悔改。不然的话,玛土撒拉用不着活那么长久。我们读“罗马书”的时候也读到这样的一个例子,神宽容忍耐先时的人所犯的罪,为要让人有机会悔改。如果人真实地认识人的生命和气息的存留是在乎神,我们就懂得把腰子烧在坛上所表达的意思了。

 

除了腰子以外,就是那些脂油,这些脂油不是所有体内的脂油,就是腰子上和肝上的。我们都晓得,在腰子和肝上的脂油,如果长得正常,所谓正常就是不过量也不欠缺。太多,我们现在都知道,胖的人要减体重,因为脂油太多,很影响心脏的运作,心脏病的机会就高。如果脂油太少,显明这个人是很瘦的,很弱的。我们都记得,这是没有残疾的祭牲,不仅是说到没有损伤,也说出它长得很健壮,所以这个健壮就表达在它内脏的脂油的存量。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健美的祭牲,乃是引证它里面的脂肪的正常。

 

一切荣美都归给神

 

从这一点我们就看到,这就是祭牲肥美的根源。我们能体会到,当人把这些脂油烧在坛上的时候,就是把这个祭牲的荣美显露在神的面前,好象在神面前承认说,一切的荣美只配归给神,所有的荣美都要归给神。因为这是感恩祭。

 

人在恩典里怎么去认识这样一位神?当然祂是丰富的神,祂也是用祂的丰满来供应人的神,供应到一个地步,连神自己的性情,神自己的性质,神自己的荣耀和华美都完全给了人。能把祂自己的所有完全向人倾倒,这样的一位神实在是至高的神,荣耀的神。所以烧上了的这些脂油,就把这心思摆在神的面前。“神啊,你是荣耀华美的神,我们完全承认这样的一件事,我们借着献这一点祭来表达我们对你的尊崇。”

 

我们看到所有的脂油都归给神了。但是在绵羊作祭物的事上再要多加一点点,除了那些脂油以外,再加上一条“肥尾巴”(9)。特别说是“肥尾巴”,所以重点还是在脂油,我不知道绵羊的尾巴和山羊的尾巴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印象中好象山羊的尾巴是比较瘦的,只有一点点,绵羊的尾巴的确称得上是“肥尾巴”。所以仍然是说到脂油的问题。虽然是肥尾巴,但实在是一个没有残疾的绵羊的肥尾巴。

 

认识恩典的考验

 

还有一点要留意。如果你要献绵羊,似乎给我们看到这样的一点,你献公的也好,献母的也好,你应该是从羊羔里去选择。如果特别突出羊羔这一点,这不能不叫我们留意到,称为神的羔羊的基督。很显然我们看到,这位被称为神的羔羊的神的儿子,祂是人在神面前有神纪念的基础。但是我要和弟兄姊妹们特别提到一点,在平安祭的祭物里,羊羔是最小的祭物,不像燔祭可以用雏鸽来代替,不像素祭可以拿一把面粉来完成。要献平安祭,至少也得献一只羊羔。

 

羊羔的价值很高,虽然没有成年的羊那么贵重,但是羊羔的潜在的价值是挺高的。那么小就把它宰掉不是很可惜吗?把它养大 ,它的价值就增加很多。但是神说,“是羊羔”。那么你向神说,“神啊!不能用比羊羔再小一些的东西吗?”神说,“不,至少是羊羔,最小是羊羔。”你说,“神啊!为什么燔祭那么大的祭,你也能用雏鸽,或者斑鸠来作祭物,为什么平安祭至少也要用羊羔?”这就是一个考验,考验我们感恩的心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是实在的,还是只是应酬一下的。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是关于每一个人献感恩祭的时候站在一个什么位置上来献。

 

过去我常常提到这个事情,有很多基督徒,他要在家里开一个感恩会,邀请了很多弟兄姊妹们去了。在那个感恩会里,几乎(不是全都是这样,但有很多是这样的)从整个聚会的开始到末了,没有听到那个召集聚会要感恩的人,说了一些什么感恩的话,也没有作一个感恩的祷告,连那个感恩的祷告也是请牧师来代替的。这是感恩吗?里面有感恩的实意吗?如果里面有感恩的实意,你没有办法禁止自己不说感恩的话,也不能禁止自己在那里数算神在我们身上所作的。

 

所以在这一点上,神很清楚地让我们看到,不是在乎你献的是什么,神很在乎人向祂有所献的心意,一个准确的心意。你说,“神啊,你赏赐这么多的恩典,虽然我并不富有,但是我愿意至少也用一只羊羔来献平安祭,如果我有条件,我一定是献一头公牛作平安祭。”弟兄姊妹们看到,在平安祭里有一样最小的定规,不能比羊羔再小了,因为神要人在神面前任何感恩的动作,必须在恩典的感觉里作出来。如果我们承认神是配得感恩的,我们就不会计较我们的平安祭是用多少物质的价值来表达。绵羊是这样,山羊也是这样。

 

让神有满足的享用

 

现在我们把这些笼统地综合起来,提到一个很严肃的事。你看用牛来献祭的时候,(第五节最末了的那句),“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然后在十一节,“是献给耶和华为食物的火祭,”献羊就是让神得到食物,不是这样。看十六节,“作为馨香火祭的食物。”由此可见前面那两个都并在一起了。我们记得,虽然是三种不同的祭物,但是都叫平安祭。所以平安祭是神看为馨香的火祭,也是神的食物的火祭,所以是馨香的食物的火祭。食物是让神得着饱足,合起来就可以看到,神有满足的享用。弟兄姊妹们懂得,为什么这个是神满足的享用?成为神的食物?成了神感觉馨香的气味?我们早就说过,肉烧成灰的时候是很难闻的,那有什么馨香?感谢神,馨香不在乎物质的气味,馨香在于献祭的人向着神的心思。神的喜乐和满足也不是在乎那祭物烧上的有多少,乃是在乎献祭的人向着神的感恩的心情。所以到了新约的时候,我们就很懂这一点。感谢和赞美是叫神得着最大的满足,这也就是旧约的平安祭所表达出来的。我们巴不得神吸引我们,叫我们常常活在恩典里,也叫我们恩典的感觉不住地更新,叫我们常常在神的面前献上我们感恩的心。

 

然后最末了,这里特别提一点,主要是说脂油,但是也把血算进去了,因为在每一个祭里,这些东西都不能留下来给人,“脂油和血都不可吃,这要成为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三17)。就是说,永远不能吃脂油和血。当然这是律法里明确的规定,这定规说出一个什么实意呢?脂油就是荣美,血是说出生命。所以人都不要吃脂油和血。但是这律法上的条例,乃是禁止我们在属地的生活中来接受这些东西,但是在属天的追求上面,神是要我们很注意这些东西,就是神的荣美,神的生命。

 

物质的血你不要吃,但是主的血你一定要吃。这也就是我们在“约翰福音”第六章看到主说,“我的血是可以喝的,我的肉是可以吃的。”这话一说出来,犹太人就受不了。律法上明明说不能吃血,怎么你说你的血是可吃的?我们感谢神,因为主给我们看见,地上的任何的血我们都不能要,因为血里有生命,你要血,就是你要对付生命。当然,我们懂了,你要吃烧猪,你要杀了一头猪,把它的血都流光。主不要我们吃属地的血,乃是要我们留意,单一的留意神的羔羊所流的血。地上的荣美不要去追求,心里所爱慕的,应该是属天的荣美,就是神自己的荣美。

 

你怎么能进入这个属天的追求呢?这就和平安祭很有关系了,认识恩典,活在恩典里面,在恩典当中不住地更新。这样,我们里面爱慕的就不再是地上的荣美,我们所追求的就不是属地的生活的富足,我们所追求的一切,都是神的羔羊的所是和所作。──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