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赎罪祭—基督是神的羔羊《一》(四章)

 

我们看利未记第四章,也就是五个祭里的第四个祭。我们晓得,神给以色列人的律法里包含有五个祭。头一个是燔祭,第二个是素祭,第三个是平安祭,第四个是赎罪祭,还有第五个祭是同一个条例,但是却是不同的名称。我们先来领会这样的一件事,为什么同是一个原则,或是同一个条例,怎么要分成两个名字?两个名字就是说是两个祭,虽然是同一个条例,但是却分成了两个祭。

 

同一个条例的两个祭

 

从内容上面来看,我想给弟兄姊妹先有这个印象。请弟兄姊妹们翻到第七章第七节,“赎罪祭怎样,赎愆祭也是怎样,两个祭是一个条例。”既然是同一个条例,为什么要分成两个祭?弟兄姊妹们,这里有个很明显的事,我们一定要掌握住。罪就是愆,愆就是罪,赎罪就是赎愆,赎愆也就是赎罪。但是神把它分成两个,里面就有一些事,我们必须先要注意。我不和弟兄姊妹们说得太仔细,我只是提出他们不同的地方在那里,并不是说赎罪祭是重罪,赎愆祭是轻罪,不是这个。虽然从祭的名字上面,罪和愆好象有轻重,大小的分别,但是事实上,圣灵在这里的启示,完全不是根据这样的事实。因为在这两个祭里,我们的神要叫人明白人在神面前的难处,当然这难处是指着在罪这一个范围里的。

 

我们真正要看人在神面前的难处,我们很清楚的了解有两样,一个是罪,一个是肉体,也就是说旧生命。在这里也是两个祭,是不是就是指着这两个难处呢?好象有点接近,但也不完全是。我先这样告诉弟兄姊妹们,你们慢慢去体会,你一定能体会得出来。

 

在我们的救恩的经历上,我们头一个在神面前蒙赦免的,乃是在我们接受救恩这一个时刻所有呈现在神面前的罪。这许许多多的罪,是根据一个事实,就是不认识神。说准确一点,就是不信神。许许多多的罪过,归总起来还比不上不信的罪那么严重。所以我们在救恩里,头一件事,就是让基督所作的除掉我们不认识神,不信神,顶撞神的这些罪。如果我们可以这样归纳起来说,那就是我们在生命上所犯的罪。所以你看,在赎罪祭里没有提到有人犯了什么罪,只是很抽象的叫你看到“作了神所不要你作的”。究竟什么是神所不要我们作的?这里就没有很清楚的说明。但是你看到第五章和第六章的赎愆祭的时候,你看到了每一个犯罪的事实,都很清楚的给指出来是什么罪,你这个人作了什么事,这个人有什么事该作的,但是他没有作。说的都是很具体的,不像在赎罪祭里所说的,好象只是把一个概念给你,就是“犯了罪。”

 

弟兄姊妹,你们看,这就是这两个祭当中的区别。如果用主为我们所成就的救恩所带出的果效来说,赎罪祭乃是赎生命的罪,赎愆祭乃是赎生活上的罪。弟兄姊妹,你就看得很清楚了,如果用我们在神面前蒙恩的经历来说,第四章是说我们的得救,赎罪就是说到我们得救所蒙的赦罪。第五章和第六章是说到我们得救了以后,我们要在神面前恢复交通的赦免。我这样说,弟兄姊妹们就能更容易了解,赎罪祭是说到约翰福音第三章,赎愆祭是说到约翰壹书第一章,如果你能了解这两处经文的区别,那你就很清楚看见这两个祭的区别。

 

感谢赞美神,我们看到神所预备的救恩是这样的完全,我们认识到信主以前的罪,祂怎么替我们解决。我们蒙恩得救以后,偶然被过犯所胜,神又怎样来给我们补救。这一个补救,目的是恢复我们与神生命上的联接和交通。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先有了这样的概念,我们再看四、五、六这三章,我们就能很清楚的看见,神为什么要把一个产生赎罪作用的祭分成两个。

 

对于罪的认识

 

现在我们开始回到本文上面去看,我们看过三个祭,平安祭没有赎罪的成份。素祭没有赎罪的成份。燔祭轻轻带着有赎罪的作用,但是这赎罪的作用是附带的,次要的,因为燔祭乃是一个在神面前寻求完全悦纳的祭。以往我们所看过的那三个祭,它们和罪的问题不是有很明确的直接关连。但是看到赎罪祭的时候,直截了当就说出这一个祭的功用,乃是彻底的除掉罪。

 

我们留意赎罪祭一开头,神就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若有人在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事上,误犯了一件,或者受膏的祭司犯罪,使百姓陷在罪里。”弟兄姊妹,我们在这里看到,有一个非常严肃的事,这个严肃的事分成两个部份,一个是说,若有人在耶和华面前作了神所不要他们作的事,这是头一个部份。“若有人”,不是全体的人,可能只有一个人。但是一个人作了神所不喜悦的事,在神眼中看来,虽然是一个人在那里作,但是那个影响是全以色列。

 

这就叫我们留意到一件很严肃的事,许多时候我们没有留意到,我一个人软弱,或是我一个人失败,那是我个人的事,但神却给我们看见不是这样。因为我们看赎罪祭的时候,所提到的头一部份是最重的罪的份量,这一个最重的份量,可能只是一个人所造成的。我们举一个例子,弟兄姊妹就可以容易明白。我们读约书亚记的时候,我们记得我们读到亚干的事,亚干是几个人?只是一个人。他一个人作了一件事,他一个人作了神不要他们作的事,那结果是怎么样呢?那结果就是整个以色列都败在艾城的人的面前,也死掉了一些人。弟兄姊妹,要追究属灵责任,那只是亚干一个人,因为他明明的作了一件神很绝对的,很严肃的吩咐他们不该作的事。

 

个人与全体

 

弟兄姊妹,这样我们就能看到了,这里没有说太多人,可能只是一个人,他只作了一件事,所以“若有人在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上,误犯了一件”(四2)。只是一件。弟兄姊妹,这是很严肃的一个启示,叫属神的人知道怎样在神的面前来保守自己,不落在神这样的定罪底下。如果我们再把第二部份看下来,我们就晓得,刚才我们所提的,“一个人”、“一件事”,竟然有那么严重的结果。我们从第二部份,我们就看到了,因为上文所说到的,“一个人”、“一件事”所引出的影响,是叫整个神所拣选的子民受害。

 

第二部份说得更清楚了,“若是祭司犯罪,使百姓陷在罪里”(四3)。祭司犯罪,在属灵上作带领,属灵的领袖,作了一些错误的带领,叫全体百姓都陷在那错误里,这样,弟兄姊妹就看到那严重性了。这一个错误是从作带领的那一个人开始,然后叫全民都落在那错误里。神把这样的一个人、一件事摆在一起,弟兄姊妹就晓得,刚才我们说“一件事”说得那么严重,不是没有根据的,所以在神的百姓中间,不管那起因是怎样,如果能够叫全体的百姓都受影响,这样的罪在神面前只有一件,就是不信。亚干为什么作了那一件事呢?在人看来,只是说他贪心,但在神看来,他是不信。祭司把百姓带进犯罪里,因为他不信神,不信神说的话,他要用自己的想法来代替神的话。弟兄姊妹,这是很严肃的事,严肃乃是因为影响全体的百姓。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留意这一样,在一开始的时候,神就把这个严肃的程度说清楚。

 

犯罪的生命

 

另外在这两节经文给我们一点光照的,弟兄姊妹你留意,第贰节里所说的,他们犯罪的时候,他们不知道那是罪,他们是“误犯了罪”。什么叫“误犯了罪”?他不是故意要去作,他是不知道去作的。或者说,他好象是受环境的影响,叫他不能不作的,但是他所作的,是他心里所不愿意的。不管是那一种情形,神都把它归在“误犯”的范围,很明确的告诉我们,神看人在神面前的罪,绝对不是看他的动机。你是故意犯,或不是故意犯,在神眼中看来是一样,因为神看的,乃是那犯罪的事实,和造成犯罪的那根本的原因。

 

弟兄姊妹们,这里就给我们一个好大的光照。我举一个例子来讲,比方说,现在中国大陆,在基督教里有一个所谓的“三自会”。弟兄姊妹常听我们说到的,在当中有好些曾经是很好的基督徒,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个事情不能摸,但是环境的压力实在太大,他们感觉自己承担不了,为了保存自己,他就进去了。但是环境压力太大,能不能成为他不落在神的定罪的事实里呢?不能的,神是看那事实是怎样,神不是看你的动机是怎样,神也不是看你的理由是怎样。为什么呢?因为神看人会这样犯罪,不是环境造成的,乃是人里面那个亚当的生命造成的。

 

罗马书第七章上所提到的,“我是已经被卖给罪了”,我虽然不愿意作,但我是作了。为什么呢?保罗就在那里明显的指出来,“因为我是属乎肉体的,我是已经卖给罪了。”如果我不是站在这样的地位上,我就不会作神不喜悦的事。因为我就是站在那样的地位上,那个地位是在亚当里,说得严肃一点,那个地位是在撒但里,所以就作出那样的事。所以神不看我们的动机是如何,神是看我们站在什么地位上来作事。

 

这也正如我们读罗马书的时候,我们看到人在神面前被定罪,是因着什么被定罪呢?我们常常以为是第三章里面所说的,“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所以我们就被定罪,是不是根据这一点呢?如果我们细细去读,我们就会发觉,不是根据这点,这一点摆出来乃是证实我们行为上的败坏,来证实我们是一个罪人。那不是叫我们成为罪人的原因,叫我们成为罪人的原因是什么呢?仍然是在罗马书,那是在第五章,那里怎么说呢?那里说,“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罗五19)。犯罪的一人是谁?我们的祖宗亚当。因为他一个人的犯罪,众人就成了罪人。

 

所以我们常常说,如果在世上你找到有一个人,从出生的时候开始,他一点犯罪的行为都没有的,这个人是不是还是罪人?我们的道德观念就说,“当然不是”。但是神的话告诉我们,就算有这么一个人,他仍然是罪人。因为他是罪人不是根据他作了什么,乃是根据他是什么。他是亚当的后裔,是罪人的后代,那就是罪人。弟兄姊妹,这是很明确的一件事,为什么说罪人的后代就是罪人﹖很显然那就是生命的问题。亚当的生命是犯罪的生命,我们成为罪人,乃是因为我们的生命是一个罪人的生命。

 

没有误犯这一回事

 

我们看到第二节的时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有“误犯了罪”,但是在神的鉴察底下,没有误犯的事实存在的,因为一切从犯罪生命出来的,就是犯罪的生活行为。比方说,你跳到十三节那里留意一下,“以色列全会众,若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误犯了罪,是隐而未见,会众看不出来的,会众一知道所犯的罪。”这里提到他们在那里作一些事,他们不知道那是罪,真的是误犯了,不知道而作了,事实上是误犯了。但在人这边有误犯,在神那边就没有误犯。神说,“他们一知道”不对了,他们就要献祭,因为他们已经有了罪。你知道了固然是有了罪,你不知道,还是有了罪。

 

你看第五章,有一个地方也是说到了。第二节,“或是有人摸了不洁的物,无论是不洁的死兽,是不洁的死畜,是不洁的死虫,他却不知道,因此就成了不洁,就有了罪。或是他摸了别人的污秽,无论是染了什么污秽,他却不知道,一知道了,就有了罪。”底下还有好多具体的例子,他作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但是我们看见,不知道并不等于没有罪。因为神看那罪,是从生命里面去看,我们人看罪,是从生活里面去看。为什么我们一般人都不以为不信、不顺服神,不是一个大不了的事呢?特别是信了主的人,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不信、不顺服,是最顶撞神的罪。但是主给我们看到,神是从生命的根基上面来看罪的问题,所以有罪产生,乃是因为生命是败坏了。

我们感谢神,在赎罪祭里,神很严肃的叫我们看到,神是如何看罪。神不是根据人的感觉,神也不根据人的辩解,神乃是根据是不是有犯罪的事实。如果有,神就说,一切犯罪的事实,都是从犯罪的生命出来的。

 

解决罪的道路

 

现在我们又回到本文上面去,在第四章提到赎罪祭的事上,我们看到有一些条例,指明严重的罪是要怎样处理,全体的罪是怎样去处理,做领袖的人的罪又是怎样的处理,一般百姓的罪又是怎样的处理。看起来好象有一些差别,我们也承认是有一些差别,但是那差别不是说罪的程度大小的差别,乃是说罪所产生的影响的大小的差别。那罪所带出的影响是大的,是全体的,或者说,罪所带出的影响是相当大的范围的,这时,神就告诉他们应当怎样处理。如果是个人性的,没有影响别人的,神也让他们看见要怎样处理。无论如何,罪一定要在神面前赎出来,如果罪不赎出来,这个人就该从民中剪除。

 

现在我们又要来留意一件事。在赎罪祭里,当然祭牲是很重要的主题,但是除了祭牲以外,还有一件事又是很重要的,那就是祭牲的血。在赎罪祭里说到血的处理,是比较复杂的,是前三个祭都没有的。但是在赎罪祭里对于血的处理就很重视,要怎么处理都有很清楚的吩咐。比方说,影响到全体犯罪的,那血有双重的手续要作,其它没有影响全体的,只是局部的,在血的处理上比较简单一些。

 

我们先来看血的处理。我们注意,为什么在赎罪祭里,血的处理是那样的重要?如果没有希伯来书,我们的确是有点不大容易了解。当然在利未记里,也给我们有一点的启示,但是不如希伯来书给我们看得那么清楚。我们很清楚的一点是说到祭牲的血,就是说到神儿子的血。人在神面前蒙恩的根据,乃是因着神儿子流血。为什么说神儿子流血就解决人在神面前的罪的问题?固然第一是价值的问题,一个神儿子远超过千千万万人的总和的价值,所以用神的儿子来交换我们,从价值上面来说,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圣经从来没有强调这一点,圣经所突出的,乃是神儿子的血。

 

当然神儿子流血的事,乃是说出神儿子把祂自己交出来,就用祂自己来代替我们承担罪的代价。所以说到祭牲的血,就是神儿子的血。为什么神儿子的血能解决我们一切的罪所带来的难处?弟兄姊妹们,在利未记里就给我们看到了。有一个条例这样说,说什么呢?乃是说到不能吃血。为什么不能吃血呢?原因就是说,“因为血里面有生命”。我们特别留意到这一点,“因为血里面有生命。”弟兄姊妹,请你们翻到十七章第十节,“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若吃什么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变脸,把他从民中剪除,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这血赐给你们,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为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弟兄姊妹你看到,神不允许人去吃血,表面上看来,乃是说不允许人残害生命。但是在底下神又说,祂不喜悦人残害生命,因为血里面有生命,这一点我们能了解。如果一个人受伤得很严重,你要救他的生命,其中有一件事是不能缺的,缺了那一件,你怎么都不能挽回那个人的生命,那就是输血,你想办法找血来输给他。为什么输血能叫一个人给救活?当然可以这样说,“因为没有足够的血,就没有足够的氧气供应人的需要。”这样是在医学上给我们看到的。但是神的话叫我们看得更深一层,神说,“因为血里有生命”,所以神就把血赐给人。赐给人作什么呢?赎罪。说清楚一点,用血来赎罪?不是。用什么赎罪呢?用生命赎生命,这也是约翰一书一章里面所说的,用生命传生命的同一原则。

 

弹血—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

 

为什么定规了要用生命去赎生命﹖这也是律法上很重要的一个原则。你伤害了人,怎么处理你呢?“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命还命。”这是律法里一个很重要的原则。这些原则固然一面是说出了罪的工价乃是死,同时也是说出了,神的救赎乃是用生命赎生命。怎么来显明生命呢?血,因为血里有生命,现在我们就来注意血,这里提到,有三个处理的方法,在头两样全体都受到影响的赎罪,三个方法都要用上。第一是弹血,第二是抹血,第三是倒血。我们每一样都要看,我们先看这些动作,然后我们看整个条例的时候,我们会更能领会。

 

从第五节开始,“受膏的祭司,要取些公牛的血,带到会幕,把指头蘸于血中,在耶和华面前对着圣所的幔子弹血七次。”在这里就说,要把公牛的血带到会幕,用指头取一点血,弹在幔子上面。弟兄姊妹先记住这一件事,如果要把祭牲的血带进至圣所的,,或者是带进会幕里去的,就是说到要处理的罪是非常严肃的,因为所犯的罪是非常严重,所以必须要来到神的至圣所,在那里来解决。解决什么呢?神说,“把那血在幔子上弹七次。”弹血七次在幔子上。弟兄姊妹都知道,七在圣经里面有一个很特别的表明,乃是说到神在工作上的完全。现在在那里弹七次,乃是来响应神工作的完全。

 

也许有些弟兄姊妹不大知道,是神工作的完全的根据是在那里,我们再提一下。弟兄姊妹记得,神用六天创造了在地上恢复的工作,第七天神就停了工,神就作完了一切,神就歇了祂一切的工。所以七在圣经里常常用来说到神在祂所要作的完全。

 

在幔子上面弹血弹七次,那是什么意思呢?很自然就叫我们领会得到,这一个在那里弹血的祭司,借着祭牲的血来提醒神,“神啊,你给人恢复的工作,你  已经作完成了,现在人就带着你所作完成的事,来到你的面前,祈求你赦免的恩典,”弟兄姊妹一定要记住,那时还是在旧约律法的时候,我们的主还没有来完成救恩,所以一切都是在预表里的。这是希伯来书给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在会幕里面的食物和动作,都是一个预表,预表基督作为神的羔羊所要作的。我们晓得,救赎的恩典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作成功的,祂没有剩下一点点要我们去补充,祂非常完整的作好。弟兄姊妹记得旧约是预表,预表当然就不是真实的事实,乃是说到要来的那真实的事。

 

我们要留意,把基督流血所作成的完整的救赎,弹在幔子上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弹在幔子上?弟兄姊妹们,我们记得,这幔子的功用乃是神公义的要求,在那里挡住人不能到神的面前,因着这幔子挂在那里,谁都不能到至圣所的施恩座前。大祭司一年只能进去一次,乃是因为有格外的条例和恩典给他有这样的例外。除了这个例外以外,没有一个人可以来到施恩座前,连大祭司在平常的日子,也没有资格来到施恩座前,因为那幔子从上到下挡住了去路。但是感谢赞美神,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断气的时候,圣殿的幔子从上到下被撕开成了两半。希伯来书第十章就说了,“借着耶稣的血,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领我们到神的施恩宝座前”,并且是坦然的进到施恩宝座前。

 

弟兄姊妹们,我们现在就来注意了,基督在后来作成这样一件事,把神和人中间那个间隔完全的打开。但在旧约的日子,基督的救赎还没有作成,怎么来在犯了罪的事实里恢复与神的正常关系呢?就要把赎罪祭牲的血带到幔子前面,用指头来弹血七次,好象在那里提醒神纪念祂儿子所作的。当然我们这样想,乃是用新约的光来想那件事,在旧约的日子他们也许不懂,反正弹七次就是弹七次。但是我们用新约的光来看这件事,我们就会这样说,“神啊,我们现在来提醒你,求你不要看我们的愚昧,你看见你儿子的所作,你儿子已经把你所要作的救赎作得非常的完全又彻底。神啊!你看见你儿子的所作,你就叫我们得赦免。”

 

弟兄姊妹看到了,弹血七次乃是说到神儿子所作的,在赎罪祭牲流血那一件事上表明,作得非常的完备。现在就凭着神儿子所作成的这完备的恩典,来到神的面前寻求赦免,这是弹血。

 

抹血—恢复与神的交通

 

第二个动作乃是抹血,抹在什么地方呢?抹在香坛的四角上。这一点我们又要看了,仍然是那一只祭牲的血,所以仍然是神儿子的血。血给弹了在幔子上,现在还要抹血在香坛上。为什么要抹在香坛上面?然后还要在祭坛脚倒血。现在是抹血在耶和华面前香坛的四角上,为什么呢?我们先要注意香坛的作用,香坛一面是向神的祷告,同是又是在神面前的敬拜和事奉。弟兄姊妹,这样我们就明白了,香坛乃是说出人在神面前与神的交通中的寻求、敬拜、事奉。刚才弹血是把人带去回到神面前的路,现在抹血在香坛的四角上面,乃是借着祭牲的血,也就是预表神儿子的血,在我们与神的交通当中,带回完全的恢复。

 

我们蒙恩得救了,我们与神有交通了,但是罪把我们隔开,不能交通。要恢复交通,就要认罪,支取基督的血来作恢复。这是我们蒙恩得救以后的经历。我们没有得救以前,如果那条路是打通了,但我们这个人与神的关系没有调整好,那条路是通了,但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一点,我想我们很容易了解。希伯来书二章那里说,基督的死是为众人死的,但是能享用基督的死的,是不是所有的人呢?显然就不是,只有那些接受神儿子所作成的救恩的人,才能享用这样的恩典。所以那里说,“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

 

我们看到了,虽然弹血是把到神面前的路打开了,但是人和神的正常关系还是要恢复。人与神正常的关系是什么呢?就说事奉、敬拜,作神的见证,这是正常的关系。人来到神的面前是事奉神,是敬拜神,是作神的见证,因此在香坛那里抹血,乃是恢复我们在神面前属灵的功用。弟兄姊妹知道在出埃及记里,神吩咐摩西去见法老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起头就说,“容我的百姓去事奉我”。弟兄姊妹看到,人被带回到神面前的正常里,他必须要作一个事奉的人。现在的人都是停留在到神面前去作一个蒙恩的人,这一点当然是神很喜欢作的,但是神更喜欢的,乃是人到祂那里去,显明我们是事奉神的人。

 

所以在香坛那里要抹血,抹在四个角上。为什么是四个角?这又碰到四的属灵的意义。四这个数字也是说到完全,但只是说到属地的完全。因为圣经里面说到四的时候,多半是用在说明地的光景。我们特别在启示录里面看到,“地的四方”,“天的四风”,这个四是什么?就是四个方位,这四个角就说四个方位,东、南、西、北。也就是说明“全地”就说地的四方,这个“四”是说到属地的完全。

 

在这里我们就看到了,来到神面前的人,他们在地上站立,必须要作为神的见证。但是因为我们犯罪的这个事实,现在要借着抹血来恢复该有的实际,这是抹血。

 

恢复在神面前的地位

 

第三个处理血的方法乃是倒血,把剩下的血倒在祭坛的脚那里。祭坛是救赎作成功的地方,但同时也是神在那里追讨人的罪的地方。那地方怎么能从神追讨人的地方成为救恩完全作成功的地方?那就要有祭牲的血在那里。也就是说,要有神儿子的血在那里显出那拯救的功用。所以这些血是倒在祭坛那里,来显明救赎的恩典。人在这里倒了血,神在那里看见祭牲的血,就不再追讨人的罪,也向人显明神拯救的恩典,人就在那里恢复蒙恩的地位。我们感谢赞美神。

 

你看到在祭坛那里恢复地位,在香坛那里恢复神所要的实际,在幔子那里是打开那通到施恩宝座前的路。所以在这三个处理的方法里面,都是说出那样重要的救恩里的事实。还要说一点关乎血的事,弹血,弹不了多少,抹血也抹不了多少,但是倒血是不是只倒一点也就够了?不是,你留意这里,第七节当中那里,“再把公牛所有的血,倒在会幕门口燔祭坛的脚那里。”是倒所有的公牛的血。这乃是说到整个祭牲的血全都用上了。当然如果没有这样的吩咐,你倒一点血在地上也可以,但是神没有这样说,神说的是全部剩下的血都要倒在那里。

 

三个所使用的方法加起来,就是那祭牲全部的血,不是只有一点点的血,如果只有一点点的血,那祭牲可能还没有死。我们有的时候去验血,也是被人抽出了一些血,所抽出来的血,你要用来弹七次,应该是足够的,再抹在四个角上也可以足够的,那只是我们身体上的一点点。但是在这里处理血的时候,是要把那祭牲所有的血都倒在坛那里。这乃是说出那祭牲是完全的死去了,也就是说到,神给我们的救恩,乃是借着祂的儿子完全的死作成功的。在处理血的问题上,弟兄姊妹你看到是这样严厉又严肃的,我们感谢赞美主。

 

回到罗马书上,或是希伯来书上,来看到关乎神儿子的血的问题,我们就会看得更透彻一些。为什么神儿子的血能叫我们得称为义?为什么神儿子的血显明神是义?在希伯来书上,我们也就看到,“祂一次的献上自己,就成了永远赎罪的根源”。我们实在要向主感谢和敬拜。今天晚上在赎罪祭里头,只是提出几个点来在观念上弄清楚,但是这几个点都是很重要的。我重点要弟兄姊妹们注意的,不是你现在懂什么,你就说什么,就作什么,乃是要我们接触到更深远一点,什么叫作“创世以前,神已经看见基督的血”,这是彼得前书第一章里面所说的。这话叫我们留意到,救恩不是偶然才有的,乃是神在永远的计划里所定规的。所以在律法里,就借着献祭的事,向我们有一个预表的启示。等到这些预表成为实际的时候,我们就看神把祂创世以前所定规的,借着祂的儿子作成功在我们身上,这不是偶然的。这是神永远的旨意,也是存在祂计划里所要作成的,我们全然是在神这样的安排里白白的蒙恩。

 

所以我们说,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我们只是借着信去接受那恩,不是出于行为,也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我们感谢赞美神,我愿意弟兄姊妹读旧约,特别读到那五祭,我们要摸到神整个创世以前所定规的旨意。摸到这一点,比明白里面所预表的内容还宝贝。──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