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赎罪祭—基督是神的羔羊《三》(四章)

 

我们今天还是要看赎罪祭,虽然我们已经用了两次的时间来看赎罪祭,但是在赎罪祭里实在有太丰富的恩典存留在当中。我们上次末了看到,如果祭牲对了,处理的方法也对了,赎罪的果效就显出来。因为主的话给我们看见,“必蒙赦免”。今天晚上开始要看,个别人在神面前犯罪,神带领以色列人怎么去处理。我们感谢赞美主!

 

看过了团体,现在也看个人,但是不管是团体或是个人,我们都看到一件事,在人这一方面,承受恩典是没有疑问的,但是我们常常忽略一件事,不管是个人蒙恩也好,团体蒙恩也好,罪的显露不管是大的罪,或是小的罪,神所给的赦免是确定的。也就是说出,神为我们所付的代价也是确定的,这一个代价是基督。我们犯的罪是大的,或者是我们犯的罪是人看为小的,但是我们看到神所付的代价都是基督。

 

我们要看准,罪在人的中间有大小的分别,但在神的眼中却是一样。因为在神看,不是看那一个人犯罪的动作,乃是看人犯罪的源头。大的罪,是从亚当的生命出来,就是小的罪,仍然是从亚当的生命出来。神要对付的,不是我们犯罪的行为,当然神要对付这些行为,但是神主要要对付的,乃是对付那犯罪的生命。因为犯罪的生命把人一直留在亚当里面,不叫人能回转到基督作生命 的实际里。所以神在赎罪的事上,为人所付的代价不是根据人的犯罪行为大小、严重或是轻微,而是看在那一个犯罪的生命使人犯罪的事实。所以不管用什么样的祭牲,公羊也好,公山羊也好,各种的母羊也好,都是指着基督。

 

恢复与神的交通

 

现在我们要来注意一点我们很容易忽略的事,赎罪祭提到的头两样,都是团体性的犯罪,所以在血的处理上,有三个程序都要完成,就是弹血、抹血、倒血。但是从第三样赎罪安排开始,就是个人性的犯罪,不管人的身份和地位是什么,是官长也好,是一般的百姓也好,在他们赎罪的时候,血的处理就跟头两样有一点不完全相同,固然不需要把血带进至圣所,就是说不需要弹血,但是要抹血。我们注意抹血这一点,弟兄姊妹又看到了,抹在什么地方?这里有讲究。在头那两样,抹在会幕里面的香坛的四角上。我们说,这是因为整个以色列是神选召出来作祂的见证,他们在神面前是一个事奉敬拜神的民族,所以他们不能在神的面前让事奉和敬拜的服事停止,所以祭牲的血要抹在香坛上面。从二十二节开始到末了,提到三类的赎罪都是个人的。我们就看见弹血没有了,但是抹血还保留着,但不是抹在香坛的四个角上,而是抹在祭坛上。这个区别是什么原因呢?弟兄姊妹,我们又看到,在个人犯罪的事上,所注重的是恢复交通,重在神面前承受赦罪的恩典,叫神与人的交通不致中断。因此这样的赎罪,很着重的一点就是要打通人与神的交通,这就是约翰壹书第一章里所提到的属灵的实际。所以在末了那三类的赎罪祭,都是抹在祭坛的四个角上,因为是在那里寻求赦罪的恩典,恢复与神的交通。

 

祭坛的名字

 

但是弟兄姊妹们,你注意在底下那三个赎罪祭里,是用两个不同的方式来说到那个祭坛。一个是不叫那祭坛作祭坛,而把这祭坛叫作“燔祭坛”。弟兄姊妹你看二十五节当中,就是“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然后是三十节的当中,又是“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三十四节当中,又是“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一直把祭坛称为“燔祭坛”,不叫那祭坛作赎罪祭坛。按理由来说,现在是献赎罪祭,所以称这个坛作赎罪祭坛,或简单就称作祭坛,那就很清楚了,但是圣灵没有这样说,圣灵很明确的在那里说,这坛称为“燔祭坛”。

 

另外我们再注意,第二个方式来说明这个祭坛。我们要记住,这个是赎罪祭。但是我们看二十四节,就是当中那里,“宰于耶和华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然后二十九节,“在那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然后三十三节,“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作赎罪祭。”弟兄姊妹你留意,两个不同的方式说到那献祭的地点,说到宰祭牲的地方叫作宰燔祭牲的地方,说到那献赎罪祭的坛叫作燔祭坛,那意思就是说,神非常重视燔祭的事实。

 

但是我们说,这个是赎罪祭啊!怎么那么重的提到燔祭呢?弟兄姊妹们,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一些弟兄说了,在旧约的律法里,神给以色列人有各种献祭的条例,并且应许说,你照着那些条例来献祭,就必蒙赦免。这样,以色列人不是有了一个护身符么?他们可以随意犯罪,犯罪大不了就是献祭,那以色列人不是很占便宜么?犯罪的结果一定是得着很多的利益,然后在那些利益当中,拿一点点来作赎罪祭牲,那不是很占便宜吗?这个问题,在罗马书也被人提出来,既然我们蒙恩是因着恩典,而不是因着守律法,这样,我们岂不是可以犯罪更多吗?因为这边一犯罪,那边一寻求恩典,事情就过去了。

 

不是作在外面的仪文

 

弟兄姊妹们,我们读到献赎罪祭,里面有这样的记录,这就给我们看到神所要的赎罪祭的实际是什么。固然我们今天在新约里,从罗马书上,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一个蒙了恩典的人,虽然是丰丰富富的享用着赎罪的恩典,但是却不会因着有恩典,就随意犯罪。因为那恩典乃是叫我们与基督联合,我们的联合打从一开始,就联合于祂的死和复活。联合于祂的死,除掉我们的罪行。联合于祂的复活,我们接受一个不要犯罪的生命,这个不犯罪的生命,约束着我们不随意犯罪。

 

当然在新约里,我们是清楚的。但是你光是看律法的条例,好象以色列人有献祭的定规,他们就是很有保护。但是圣灵在这里指出献赎罪祭的事实,祂是把赎罪祭与献燔祭的地点连结在一起,就是说出,虽然是献赎罪祭,但是必须有献燔祭的心思,如果没有献燔祭的心思而献赎罪祭,这个赎罪祭在神面前是不被纪念的。所以特别一而再、再而三的指出“燔祭坛”,“宰燔祭牲的地方”。

 

我们读以赛亚书第一章,弟兄姊妹,你就看到这样一个事实。主说了一些话是非常严肃的。从第十节开始一整段,我们为了能领会在赎罪祭里也扯到燔祭坛的这个事实,我们就把这一段读一读。从第十节开始,“你们这所多玛的官长阿,要听耶和华的话。你们这蛾摩拉的百姓阿,要侧耳听我们神的训诲,耶和华说,你们所献的许多祭物,与我何益呢?公绵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经够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你们来朝见我,谁向你们讨这些,使你们践踏我的院宇呢?你们不要再献虚浮的供物,香品是我所憎恶的。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我所憎恶的。作罪孽、又守严肃会,我也不能容忍。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里恨恶,我都以为麻烦,我担当便不耐烦。你们举手祷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们多多的祈祷,我也不听。你们的手都满了杀人的血,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

 

弟兄姊妹,你看到了这一段话,你看神说这段话严肃不严肃?明明是犹大的百姓,明明是犹大的官长,但是神说,“你们这些是所多玛的官长,你们这些是蛾摩拉的百姓,”怎么神的选民一下子会被神点名说,“这些是属于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不错,在地位上来说,以色列民是蒙选召的。但从实际上面去看,他们已经堕落到像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献祭的事在那里没有停止,守节期的事没有停止,严肃会也没有停止,但是神说,“我厌烦。你们送来这些东西,我厌烦,我不要这些。”他们也祷告了,但神说,“你祷告吧!我根本就不要听。”

 

为什么会弄到这样一个光景?神指出来,你们献祭是献祭了,聚会是聚会了,祷告也祷告了,可是你们都是把这些属灵的事,作成宗教的仪文,却没有一个寻求神的实际。你们就算是在献赎罪祭,但是你们献祭的时候,双手满了人的血,你们虽然献上各种各样的祭物,作了许许多多律法上定规要你们作的事,但你们的实际却没有离开恶行,仍然活在作恶的当中。这样献祭有什么意思呢?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在以赛亚书这里,神要求犹大的百姓,拿出来的是属灵的实际,不是那些属灵外面的动作。这样的心思,不仅是在以赛亚书里说出来,我们很熟悉大卫那一篇认罪的诗,就是五十一篇。我们来看看十六节,“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不轻看。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  的坛上。”弟兄姊妹,是不是很矛盾﹖前面说,“神啊,你不喜欢祭,你喜欢,我就献上。”末了的时候,又说,“神啊,你是需要祭的。”怎么讲?究竟神是要还是不要?神是要人献祭,但神不是要作在外面的献祭,神不是要那些献祭的动作,神是要那些从里面出来的献祭。所以大卫里面很清楚,他就说,“神啊,你所要的祭,乃是忧伤的灵。”因为“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如果不是因为认识罪而产生那忧伤痛悔,只是一个外面献祭的动作,神是不要这些动作的。

 

我们把这些话领会过来,再看赎罪祭条例里所提到的。祭是献在燔祭坛上,宰祭牲是宰在燔祭牲的地方。弟兄姊妹们,主在这里所发表的就很清楚了,就是在从前律法的底下,神也没有要求人把人和神中间的事,作为宗教的活动。神一直等候要得的,乃是人很实在的向神寻求,让神也很实际的把祂自己给人。这实在是宝贝。以色列的历史,教会的历史,一直记录着人把属灵的事变成宗教,神也知道人的天然会有这样的倾向,所以不管是在旧约,或是在新约,神都不住的在提醒我们,神所要的,是属灵的事,不是要属灵的外貌。在这一个赎罪祭里,也是非常清楚向我们显明这一点。

 

在献祭里得恢复

 

现在我们又来注意,在个人献赎罪祭的事上,上次末了的时候我们提到,“官长”就是在百姓当中有责任的,他们献的赎罪祭是要公山羊。如果是一般的百姓,他们的赎罪祭牲主要是母山羊,或者是母羊羔。这个很希奇,为什么官长就要公的?一般的百姓是要母的?就是说,如果是一个官长要献赎罪祭,他带一只母山羊来就不对。反过来说,一般人,他不是官长,他献赎罪祭的时候,他把一只公山羊带来,那也不对。是不是在其中有一些原因呢?当然是,如果不是,那话里就没有说得那么清楚,就说带着山羊来就可以了,带着山羊羔来就可以了,是母的也好,都无所谓。

 

但律法上是写得那么清楚,官长只是要公山羊,一般的百姓只是要母的羊,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公山羊的价值贵一点?母山羊的价值没有那么贵?你是做官的,你多有一点钱,那就多付一点代价,是不是?肯定不是。因为不管是什么羊,都是指着基督,因为在这里绝对没有提到人是富有或是贫穷的问题。我们下一次看到赎愆祭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你要是贫穷,你要献这个赎愆祭,就是连斑鸠和雏鸽,你都没有时候去抓,你要献赎罪祭,那怎么办?那条例里面就说,你拿一把面粉去就可以了。所以我们看到了,在赎愆祭里,为贫穷的人有特别的安排,但在赎罪祭就没有提到这些,因为赎罪祭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们在开头的时候已经提了,赎罪祭是对付犯罪的生命,赎愆祭是对付犯罪的行为。犯罪的生命是根源,犯罪的行为是表现,所以神在对付犯罪的生命的事上,祂绝对不让人有这个错觉,以为可以马马虎虎,随随便便,好,就这样就可以了。不成,人必须要很注重这赎罪祭的意思。

 

既然是这样,公山羊跟母羊的区别在什么地方?按一般来说,公的都是力气比较大的,公牛的力气是比较大的,公羊的力气也是比较大的,所以他们承担的工作量也是比较大的。官长在神的百姓中间是有责任的,他们需要有能力来承担照管百姓的工作,因此他们的赎罪祭,除了接受赦免以外,还着重在恢复作工的能力,或者说是恢复作工的力量,所以他们的祭牲是要公的山羊。

 

其它的百姓是用母的羊,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弟兄姊妹,我们来注意,母羊,那是说到生命的供应。母羊是供应小羊生命需要的,所以是生命的供应。在神的百姓中间,他们在神面前所不能缺的,乃是属灵生命的供应。他们犯罪了,与神的交通断了,得不到生命的供应,因着他们在献赎罪祭的时候,他们一面需要赦免的恩典,一面也需要恢复得生命供应的恩典。所以要得着生命的供应,必须先要把接受生命供应的阻碍除掉,那着眼点是在生命的供应,所以要用母羊来作祭牲。

 

我们感谢神,祂在律法上所作的一些安排,绝对不是即兴的,不是想到什么就作什么,祂实在是有意思在里面的。所以我们说到“那一个城”的时候,就说到是“神所经营,神所建造的。”怎么去经营必须要有计划,并且也定规了执行计划的方法和阶段,这样实行出来就是经营。我们感谢主,我们看到神是在经营那一座城的神,神不是说祂在经营那一座城,祂是实实在在经营那一座城。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看献祭的条例的时候,如果我们读得细一点,我们就看到,罗马书上说的许多话,就是从献祭的条例里,摸到了神所要的心意。

 

弟兄姊妹们,现在我们就体会,为什么以色列人到现在还没有办法接受基督?为什么以色列人现在还没有读出律法的真正意思来?如果现在的以色列人还没有读到神话语的心意,当然在使徒的日子,他们没有办法领会。但是感谢神,终竟有领会神话语心意的人,保罗是其中的一个,也是很明确领会神话语心意的一个。

 

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细细去留意,罗马书第一章到第八章,你实在可以看见,我们几乎可以说,乃是这五祭的精华。我们看希伯来书,整卷书都可以这样说,也是五祭的精华。感谢神,这样的事不住的提醒我们,我们不仅是要好好读神的话,我们必须把神话语的心意领会过来。我从前有一个错觉,这个错觉是上一代的基督徒传下来的,他们说旧约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要读熟新约就够了。感谢主,祂的怜悯叫我明白了,不是的,我要一再的跟弟兄姊妹说,没有旧约就没有新约,旧约的内容就是新约的内容,旧约的内容是字句,新约的内容是精意。我们实在需要主给我们真知道,保罗在以弗所书的那一个祷告的重点,“求主把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赐给我们,照明我们心中的眼睛,使我们真知道祂。”保罗这一个祷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祷告,也实在是我们在神面前很迫切需要的祷告。关于赎罪祭的条例,我们就结束在这里。

 

两个祭是一个条例

 

我们接下去就要看赎愆祭,我们看赎愆祭的时候,有一件事我们一定先要指明。赎罪祭和赎愆祭,这两个祭实在是一个祭,但神却是把它分成两个祭。刚才我轻轻提了一下原因,赎罪祭是对付犯罪的生命,解决犯罪的生命,赎愆祭是解决犯罪的生活。我们先看看第七章第七节,“赎罪祭怎样,赎愆祭也是怎样,两个祭是一个条例。”弟兄姊妹,这里很清楚告诉我们,它们是两个祭,但实际又是一个祭。赎罪祭跟赎愆祭都是对付犯罪的事,一个是对付犯罪的生命,一个是对付犯罪的生活。

 

我们了解这一点,我们就先把它连到救恩上去注意,赎罪祭是指着我们得救这一个事实,赎愆祭是指着我们在神面前恢复交通的那一种经历。赎罪祭是约翰福音第三章,赎愆祭是约翰壹书第一章,这样我们就很清楚了。如果说,我们以接受主作我们救主这一点作为界线,赎罪祭是对付我们信主以前的罪,赎愆祭是对付我们信主蒙恩得救以后的罪。虽然所对付的罪是在不同的阶段里,但是那根据仍然是基督和祂的十字架,仍然是根据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这一个事实。我们得救是因着基督流血,我们恢复交通也是因着基督为我们所流的血。我们感谢神,我们能以进到至圣所,是因着基督的血。我们能以在至圣所里面,维持着不断与神有交通,也是因着基督所流的血,都是基督和祂流血的事,都是基督和祂在十字架所作成的工。

 

对付人的罪的事,在经历上有赎罪祭和赎愆祭,在实际里,也是有赎罪祭和赎愆祭。赎罪祭只要有一次就够了,在希伯来书那里说,人间的祭司每年都献同样的祭,那个祭是指赎罪祭,特别是指着赎罪日所献的那赎罪祭。但是基督一次献上祂的自己,就成了永远赎罪的根源。我们感谢主!但赎愆祭在以色列人当时来说,他们是经常要献祭的。严格说起来,赎罪祭是为着赎罪孽,在赎罪祭以外,献赎罪祭的机会不多。赎愆祭却是常常会有这个需要,因为要解决并对付犯罪的生活。

 

罪与愆的区别

 

现在我们来看,条例里把这两个赎罪的祭分成两样,一个叫赎罪,一个叫赎愆。这是很清楚告诉我们,罪就是罪,不一定有行为。愆就一定有行为,没有不带着行为的愆的,因为没有行为就没有愆。这赎愆祭是很明确的对付着人生活里的一些缺欠。从第五章第一节,一直到第六章第七节,都是讲到赎愆祭。第六章那七节的经文,好象是对赎愆祭的一个总结,第五章就很清楚的给我们列出什么叫做愆。

 

在这里,我们先把这个赎愆祭所要对付的是什么事实来弄清楚,我把它归纳成几类,就比较容易领会。头一类是该作的没有作,就是愆。这给我们一个很明确的界线,因为在人的天然里,很自然的有一个观念,我作错了,那才是“愆”,如果没有作错,我就没有“愆”。所以就有这样一句话,“多作多错,少作少错,不作不错。”这是人的观念。弟兄姊妹,我们一碰到赎愆祭的时候,神马上就给我们看见,这个在神面前行不通,你该作的没有去作,这就是“愆”。你该作的作得不好,这还不是“愆”,但是你该作的没有去作,这肯定就是“愆”。

 

弟兄姊妹,这个就很清楚,所以这里的话是这样说,“若有人听见发誓的声音,他本是见证,却不把所看见的,所知道的说出来,这就是罪,他要担当他的罪。”不该作的作了,当然也是罪,所以第二节就说到这个,污秽的东西,你不该摸的,但是你摸了。死亡的东西,你不能摸的,但是你摸了。在你摸或者接触这些事的时候,不管你当时是有意的,或是无意的,也不因为你不知道,就不成为“愆”。你碰到这些污秽、死亡的东西,那就是有了“愆”。弟兄姊妹,我们看到这是很严肃的,第二类就是不该作的作了,那是罪。这个我们比较容易了解。

 

但是问题在这里,那一些是不该作的?这里好象只是原则性提了一些事,就是不洁、死亡。什么是不洁呢?以后会说明的。以色列人很懂得,凡是死的事物都是死亡,这些也是很容易懂得怎么办。但我们今天是在新约里,怎么去领会这一个?不洁乃是神不能接受的,人的理由也许很充分,但是神看为不洁的就是不洁。死亡,这个好象是很笼统,我们怎么去对付?我们感谢神,我们知道死亡一进入我们里面,立刻发生的反应,就是我们失去了平安,我们没有安息,我们跟神中间好象有了间隔,死亡的事就这样显明出来。

 

在旧约里,他们很容易了解,人所流的血是不洁的,人的排泄物是不洁的,拜偶像和偶像的物是不洁的,这些他们都很容易了解。你碰到死就是死,死虫,死狗,死了的…,你不能碰它。但在新约里,不洁和死亡却不是说在外面所能看见的,而是我们里面的生命告诉我们,我们落在不洁里,我们落在死亡里。我们感谢主,祂从来没有叫我们作一些胡里胡涂的事。

 

分类还没有分类完,我们留到下次再接下去,我们只是愿意求主,给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心思来看旧约的律法,不因为它是在旧约里,也不因为它是律法,我们就感觉不是我们的事。我们求主给我们看见,因为明白律法里的事物,我们才懂得什么叫作恩典。求主怜悯我们!──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