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维持活在与神交通的生活里(五—六章)

 

我们继续看第五章的赎愆祭。我们上一次在末了的时候就轻轻地提到,神的体恤在犯罪的人身上非常明显又宽大。神肯定了一件事,如果有了罪就一定要献祭赎罪。但是神也体恤人的实在情形,如果人实在是贫穷,没有可能献上一些羊,神说,“那就带两只斑鸠来,或是两只雏鸽。”

 

先要对付人的肉体

 

我们就来看那两只雏鸽或两只斑鸠。弟兄姊妹留意,如果用羊作赎愆祭,那么一只就够了。但是用鸟来作赎愆祭,那就必须用两只。为什么要用两只呢?我们看下去就了解了。这两只鸟,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问题就在这里,前面提到要献赎愆祭的罪过只献一只羊就完全解决问题了,那只羊只是作赎愆祭的。但“你说你没有能力献一只羊,”神说,“两只鸟也可。”弟兄姊妹就看到了,在人的肉体里,或者在人亚当的天性里,好多时候都非常诡诈,既然神说鸟也可以作赎愆祭,那就怎么也不会想要用羊来献祭。因为一只羊的价值比两只鸟的价值大多了,我为什么那么笨,要用羊来献祭?我拿鸟就行了。但神说,“如果你要用鸟,可以的,但必须要两只。”

 

为什么用两只呢?因为用鸟来献赎愆祭,你不能只献赎愆祭,你必须同时献一个燔祭。为什么呢?为什么上面说用一只羊作赎愆祭就够了,现在用鸟就要献了一个赎愆祭,还要加上燔祭呢?弟兄姊妹看得很清楚,是神在对付人亚当的天性。亚当的天性总是为自己作辩护,所有的错都是那人的,我是没有错的,人的天性都是这样,自己错了,还是说自己没有错的。如果真的是有错,那也是别人的错来影响我的。神知道人天性里面的光景,祂知道如果说羊可以作祭牲,鸟也可以作祭牲,那就不会有许多人用羊来作祭牲了。我是有能力献羊,我也会说没有,我只能献一些鸟。神说,“可以,献鸟必须要两只,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

 

弟兄姊妹留意到了,那赎罪祭是对付罪,是解决罪。燔祭跟赎罪没有直接的关系,为什么在献赎愆祭的时候要多加一个燔祭?你说完全献燔祭的时候都没有这分别,就是赎罪祭那么严重也用不着燔祭,为什么用鸟作祭牲的时候要加上燔祭呢?弟兄姊妹这是很清楚的,燔祭乃是人寻求神喜悦的祭,用鸟来献赎罪祭是神额外的体恤。但是亚当里的人常常会用神对人的体恤来掩盖人的愚昧,好象罗马书上说,有些人以为“神给恩典,人就可以犯罪了。因为犯了罪,恩典还会给人赦免。”神知道,祂不容许人存这样取巧的心思。你没有能力献羊,你也可以献鸟,但是你必须是真实愿意寻找神的喜悦来献赎愆祭。你不能把神的体恤来应付神,你要把神的恩典,怜悯来作应付神的理由,那就糟糕了,那就完了。所以神说你可以用鸟,但是你必须有真实讨神喜悦的心,你不甘心留在罪里,你喜欢活在神的喜悦里,你宁愿在神的面前有交通,而不愿在交通里有一点的阻隔。所以你借着燔祭来表明你心里的意念。“神啊,我是真实需要解决罪,使我和你之间没有间隔。”

 

弟兄姊妹,也许我们会想,如果他要应付神,就算用鸟来作燔祭,那又有什么大不了?那就要回到实际的问题上去。存着这样的心思来向着神,那就是说献赎罪祭乃是应付神,献燔祭也是为了应付神,反正神已经定下这些条例,我按着条例作了,神不能不赦免我。弟兄姊妹,千万不要这样想。我们留意下面说到“冒失开口”,“冒失发誓”,尚且招惹了神的对付,何况现在不是“冒失发誓”,乃是故意在神的面前跟神过不去。这样子的献祭,献了等于没有献,不仅是等于没有献,并且还招惹神的怒气。

 

我们在读赎罪祭的时候,我们不是翻到以赛亚书第一章那里看过吗?“谁叫你们献赎罪祭,燔祭?我看到就厌烦,”惹神的怒气。所以神虽然对人有体恤,但是人不能胡乱来使用神的恩典。如果是这样,对那个人来说,是浪费,对神来说是惹神的怒气。我们感谢主,神在祂的律法上说得很明确,神不是注意我们在那里作什么,神始终是注意我们的心思在神面前是什么,我们的心思在神面前是对的,我们所作的在神面前才对。如果我们的心思是不对的,就是作得再对,在神面前还是不对的。这一个原则,我们从旧约一直看到新约都看得到。神从来就是注意人里面实际的光景。只要真实从里面出来的,那些外面的动作,神是毫无保留地欣赏。如果只有外面的动作,而里面不对,这在神的面前一点意思也没有。

 

所有属灵的操练都是这样,事奉神是这样,祷告寻求神是这样,学习信服是这样,爱弟兄也是这样,所有属灵的功课都是这样。神所要求的是从里面出来的,如果不是从里面出来的,只有外面的动作,神就说,“算了罢!”求主给我们看这是很严肃的事。

 

作人子的基督

 

我们看到用鸟来作赎愆祭,整个的处理过程跟燔祭里面提到的是一样的。很明确地把鸟来作成主耶稣钉十字架的形像。我们感谢主,赎罪祭是这样,燔祭是这样,所以带出人在神的面前得蒙赦免而得神的喜悦,完完全全是因着神儿子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若是连鸟也献不起,那怎么办呢?就说到林中捉鸟的时间也没有,所有的时间,我都要去寻找生活的来源,那怎么办呢?神说,“可以,你就去拿些面粉来就可以了,连鸟也不要。你就拿些面粉就可以了。”拿面粉来,那不就是素祭吗?你留心,不是献素祭,是献赎愆祭。有什么分别呢?有分别。我们看素祭的时候,你必须加上油,必须加上乳香。但赎愆祭不能加上油,也不能加上乳香。

 

我们要注意一件事情,油是圣灵,乳香乃是失去自己来成全别人的记号,那就是生命香气发生的记号,就是因着失去自己而带来的。我们在看素祭的时候已经提过这个。但现在是赎愆祭,所以不能有油,也不能有乳香。这个很希奇,希奇在什么地方呢?我们记得希伯来书有那么一句话,“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在这里有一个赎愆祭没有血的,也不是附在燔祭里,(素祭是附着燔祭来献的)。但现在的赎愆祭不附在任何的血祭里。你可以说,“这个烧在坛上的那把面粉还是烧在燔祭坛上啊!”当然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看见祭的条例的时候,很明显给我们看见它不附在任何有血的祭上,如我们所看过的,素祭若不是附在燔祭上,就是附在平安祭上,那些祭都是血祭。但现在用面粉来作赎愆祭,就是不带着血。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调和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

 

我们感谢主,神要我们看见一件事,整个的赎罪祭和赎愆祭,不管它怎样分类,都是指着赎罪祭被杀的神的羔羊。所以就赎罪祭的本身来说,就是一个血祭。既然是一个血祭,那怎么可以只用面粉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们感谢主,主在这里要我们体会一件事,什么事呢?我们提过,赎愆祭是一个恢复交通的祭,那里所说的赎罪完全是为着恢复交通,不是恢复在神面前的地位。恢复神面前的地位是第四章的赎罪祭,第五章的赎愆祭是为恢复与神的交通。当然恢复神面前的地位和交通都是借着神儿子流血的这一件事。现在有一个例外,就是面粉不带血也带出赎罪的果效。我们一直问为什么就是这一个。

 

感谢神,神要借着这个例外来带出神的羔羊的实在意义。素祭里面的基督是有圣灵,是调和着圣灵的,素祭里面的基督还有属天生命的荣耀。但是在这里,神要他们看见,如果神在隐藏了祂属天的荣耀,隐藏了圣灵与祂调和的实际,这一位承担人的罪的基督,还是有足够的资格来完成祂所要作的。在这里,你就看到那位基督是完完全全是一位作人的神的儿子,不是神而人的基督,也不是人调和神的基督。

 

我们在这里看见,祂就完完全全是一个人,就算祂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不带着神性的。弟兄姊妹,你可以看到,就算祂是完完全全的一个人,祂还是有资格的,还是有足够的条件。这个就是哥林多后书所说的,“是义的代替不义的。”我们的主称为义者耶稣,因为祂本是义的,祂就是把祂的神性完全隐藏起来,祂还是毫无瑕疵的,是义的代替不义的,叫我们这些不义的被带到神的面前去承受神的义。这是哥林多后书第五章给我们所说的。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唯一的不带血的赎罪祭,但却是说出神的儿子绝对的完全。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主。

 

第六章的开始还是赎愆祭,为什么不并在同一章?那当然分章分节是后来的人分的,但是为什么不把第六章的上半部都并在第五章呢?反正都是赎愆祭。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修道士这样分,究竟他们当时看到什么。如果现在我一再看,我也觉得这样分有点意思。不这样分而并在一起也是这样,因为没有影响整个的发表。不过这样的分开,就给我们一点点的启发。

 

弟兄姊妹,你们很容易看到,第五章里所提到赎愆祭所包括的犯罪内容,都是在神面前犯的,没有碰到别人,都是在神面前过不去的。你该作的,神看了你该作,但你没有作。你碰到死亡的事,别人不知道,神却知道。神知道,你就要在神面前接受审判,完全没有与人过不去的成份。但在第六章开始所说的赎愆祭,很显然地,所提到犯罪的事实是与人发生关系的。直接亏欠了人,在神面前过不去,在人面前也有亏欠。我们看到这样区别,我们再看进去。

 

不要活在亏欠里

 

头一件事我们要注意的,你跟别人过不去的时候,你不要单单看着你跟人与人中间的事。我们要看神如何看我跟人过不去的事,神看任何人与人中间有发生过不去的事,都是先跟神过不去。你为什么跟人过不去呢?因为你先和神过不去。你为什么要亏欠人呢?因为你没有先把神放在眼里。

 

所以你留意第六章的二节,“若有人犯罪,干犯耶和华。”怎么干犯耶和华呢?“在邻居交付他的物上,或是在交易上行了诡诈。”这些都是贪图小便宜的事情,各种各样贪图小便宜的事情。但神说这不仅是贪图小便宜的事实,不仅是追求个人满足的事实,神说,“这些事情发生以前,你先跟神过不去,在人中间发生的事,都是干犯耶和华的结果。”弟兄姊妹,这就很严肃了,平常我们觉得跟人过不去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用香港人的话来说,“我就是这样,你吹我呵()人就是这样,但神却不是。你跟人发生过不去的事实,你定规是先跟神过不去。没有一件与人过不去的事情不是根基在先得罪神的。弟兄姊妹看到,这很严肃的!

 

另外在这里又给我们看到,亏欠人的事,或者说亏欠人的结果一定是带出更大的损失。所以弟兄姊妹看到下面所提到的,“如果有人是这样,这样……”这些都完全是人与人中间的事情。律法上说,“你如何亏欠人,你就怎么把所亏欠的还给人家,还得要加上五分之一。”如果你亏欠人家五块钱,你要赔还那五块钱,另外还加上五分一,就是一共六块钱。你本来想贪图小便宜,可以得着五块钱,结果神说,“你要不见了六块钱。”弟兄姊妹们,对于这样的事,神的律法上说得非常清楚。

 

还不单是这样,如果只是这样,那这个事情还顶多是不见了一块钱而已,因为那五块钱本来就不是我的。那有什么了不起?弟兄姊妹,不是这样,不仅是这样。我们要看,第五章里所提到的赎愆祭,基本的是羊,贫穷的可以是鸟,再贫穷的就是面粉。但是你留意第六章,像这样亏欠人的赎愆祭,你说,“如果我亏欠他五块钱,我还他六块钱,我只损失一块。当然我也要去献一个赎罪祭,我拿些面粉去就行了,所以我所损失的,只是一块钱加一些面粉。”弟兄姊妹,不要看得那么轻松,你留意这样的赎罪祭物的要求是什么?是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6)。你说为什么不可以用鸟?不能用面粉?弟兄姊妹们,你注意啊,神在这里要求他要用这么大的一份祭牲,乃是让这样的人去认识,你想要借着亏欠人而增加你的所有,那结果是你自己要承受更大的亏损。这是其中的一个理由。

 

但还有更重要的,弟兄姊妹看看是什么?能看出是什么?我亏欠某某人,那是我跟他的事情。我不是说,如果他忍受欺负,我不说,他不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但弟兄姊妹注意这里,我家里平常是没有羊的,怎么平白的添了两只羊?你看在眼里,你就知道有一件事,你就看见某某人这两天闷闷不乐,为什么他闷闷不乐呢?他本来有两头羊,但这两天不见了。你就会打听了,他的两只羊去了那里?他为什么闷闷不乐啊?他本来就不说话,但你问到他,他就说话了,一说话事情就出来了。弟兄姊妹看看,第五节最末的的两句话是怎么说,“在查出他有罪的时候,要交还本主,也要多赔五分之一。”弟兄姊妹看到,不是他自己乐意去认罪的,他是不得已才承认亏欠人。这个不得已乃是说出他自己根本就不觉得那件事情是得罪神,又亏欠人。所以神就说,在这种情形下,这个赎罪祭只能是公绵羊。

 

弟兄姊妹你看到,我们刚才提到赎愆祭完完全全是对付人与人过不去的事,但在这样的事情上,那祭物的要求就不能引用神的体恤。为什么是这样?我们归纳来说,一是因为这一切的亏欠都是源于人的贪念,起初是贪图一些好处,你捡了别人的东西就作为你自己的,也是一个贪念。这个贪念是亚当生命里最容易发表的,神就很严肃地来对付这个容易腐蚀我们的东西。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他认罪不是出于自己,乃是被迫不得不如此。因着这样,神就说,“必须是公绵羊”。那带出的信息是什么?亏欠人的结果一定是自己受更大的亏损。五祭交通到此全提过了。

 

献祭的服事

 

然后从第六章第八节开始,就是说到祭司如何去执行这些祭的条例。第一章到第六章七节是五祭的本身,第五章第八节开始说到祭司执行献祭工作的规则。这个工作的规则太有意思了,因为它们把祭的本身所没有发表完整的丰富都补上去。

 

现在我们来看看燔祭,今晚我们不能看完燔祭,看到多少就多少。第八节开始,“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要吩咐亚伦和他的子孙说,燔祭的条例乃是这样。’”前面都是说到燔祭的内容,现在就说到执行燔祭的条例,用明白的话来说,就说是工作的规则。现在要献祭了,祭司要怎样来执行呢?前面那些话就说,“祭司要把它献在坛上”,怎么献呢?以前没有说,现在说了,说到祭司如何把不同的祭物献在祭坛上,同时也说出如何在祭坛上服事。

 

献燔祭的启示

 

怎么样来处理呢?头一件事我们留意的是燔祭。主说,“燔祭要放在坛的柴上,从晚上到天亮,坛上的火常常烧着。”( 8-9)这里中文翻得不太好。中文这里说“烧在柴上”。我读的时候就发觉,究竟是放在柴上,还是放在铜网上呢?照中文来看,是放在柴上,那就不是放在铜网上了。你说这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是烧了,这是很有意思的。在英文圣经里可以看到,“你要把燔祭放在坛上烧火的地方。”是放在烧火的地方。放在“坛上烧火的地方,”那就是说只能烧在那里,不能在别的地方烧。在那一个地方烧,怎么烧法呢?“从晚上到天亮。”从晚上到天亮?你说,烧一个燔祭牲要烧整夜那么久啊?我们烧一只烧猪,几个小时就可以了。整个晚上那不是变成焦炭,变成灰了?就是要它变成灰嘛!所以是“从晚上到早晨。”

 

是不是只是说出时间的长短呢?不是。在这里是说出献燔祭的时候要带出一个结果,这一个结果是在神的面前,让人从黑暗进到光明,或是说从黑暗带入光明。弟兄姊妹,这是很重要的,你为什么要献燔祭呢?你说,“我要寻求神的喜悦!”你为什么要寻求神的喜悦呢?“因为我觉得在神的面前好象有点阻隔。不是因为我犯罪,反正就是有点感觉在神面前有阻隔。我不能忍受这个阻隔,这阻隔叫我里面有点灰暗。我不说黑暗,只是有点灰暗。我不能忍受这一点的灰暗,所以我必须要在神面前寻求怜悯,叫我脱离这灰暗而活在光中。”感谢神,燔祭的果效就是这样把我们带到神的面前,完全蒙神悦纳,与神毫无间隔,我与神,神与我当中没有阻隔。我与神的交通是畅通的,神的喜乐和满足也成了我喜乐和满足。这个是燔祭。

 

我们感谢神!当然我们晓得,圣经说到时间的计算是从晚上开始到第二个晚上,这叫作一天,完整的一天是从这晚上到另外一个晚上。这个完整的一天,我们晓得是从创世记第一章而来的,“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有晚上,有早晨,先是黑暗,后是光明,因为这个堕落的宇宙目前是在黑暗里,神要把它带回光明去。我们属灵的光景也是这样,我们先是在黑暗里,但神要把我们领回光中。神在这里提到燔祭要“从晚上一直烧到天亮”,不仅仅是时间的说明,因为“进到天亮”是一个属灵的过程,也是一个属灵的事实。我们感谢神。

 

现在我们要注意了,燔祭献上去就一直在那里烧,那火一直在那里烧,那祭牲烧成灰了还是在那里烧。我们留意这火是“常常烧着,不可熄灭”,我们要注意这个,燔祭的祭物已经烧过了,但燔祭带来的结果是永不过去的。这个永不过去,我们就要来注意,不是说我们在那燔祭的果效上永不过去,乃是说燔祭所带给我们蒙悦纳的地位永不过去。所以尽管那祭牲已经看不见了,但那火还在那里烧。

 

你说那火空空地在那里烧?我们看看这里不住提到“常常烧着火,不可熄灭。”你注意到第十二节当中那里,“祭司要每日早晨在上面烧柴,并要把燔祭摆在坛上,在其上烧平安祭牲的脂油。”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如果不说先有燔祭在那里,你是献不上平安祭的。这个我们先不管,先来注意烧燔祭的问题,“坛上的火不可熄灭”,因为从晚上在那里献燔祭的时候,那火一直烧,烧到早晨大概也烧完了。但你不能让它熄灭,你还要加柴,加脂油,不光加柴,同时又要把另一个燔祭牲献上去。这里我们看到要“加添”,是不是只在早晨作呢?不是。我们看看民数记二十八章第三节起,“又要对他们说,你们要献给耶和华的火祭,就是没有残疾一岁的公羊羔,每日两只,作为常献的燔祭。早晨要献一只,黄昏的时候要献一只。”弟兄姊妹看到了,那燔祭坛不管有没有个别人来献燔祭,在圣所里,每天都要献两只,早晨一只,晚上一只。天天都是这样,安息日都是这样。如果有个别人来献燔祭,那天就有第二、三、四个燔祭。如果那天没有那些燔祭,那常献的燔祭还是要在那里烧。

 

我们留意常献的燔祭是为整个以色列的,假如每天有二、三、四、五、六只燔祭是为个别人的,你就看见祭坛的火一直在那里烧,不可能熄灭。一次在西乃山那里点燃,那火就一直燃烧下去。你说他们行走的时候,拆除那些对象,而火还烧着?还是烧着,因为在火瓶里还是把火种留着。弟兄姊妹注意这个,所以在这里特别提到燔祭的火永远不能熄灭。从表面来看,人向神寻求悦纳,你所献上的那一个祭,叫你在神面前有永远蒙神悦纳的地位。但是要注意,这燔祭坛的火是不灭的,这燔祭是不住地在那里献上。这有什么意义?

 

奉献的更新

 

我想弟兄姊妹都懂,这个燔祭就反影着我们在神面前的奉献,我们是整个人献上给神。也许是先把肢体献上,然后是全身献上。无论如何,我们是全人献上的,这个是燔祭,因为燔祭是整个地烧掉, 不像其它的祭只烧一点点,这个祭是全部烧掉的。问题来了,我们得救,我们一次经历就永远享用,谁都不能把我们从神手里夺去。这样的观念常常影响了我们奉献的生活,我们常常不自觉地有这个体会,“我已经奉献给主,我已经奉献了。”好象是一次献上,我就永远献上了,如同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了。奉献却不是这样,奉献是不住地在神面前有奉上,不住地献上那些更新的奉献。这和早上献上一个祭物,晚上又献上一个祭物,也许都是羊羔,但可以肯定一件事,晚上的羊羔不是早上的羊羔,这羊羔是不同的羊羔,但是每只羊羔的表明都是基督。

 

在献上的人的心思里,我早晨献了那一只,已经变成灰了,晚上再来献的,不可能是早晨的那一只了。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本领能把变成灰的羊羔复活过来再献上,所以很显然是另外一只,是从没有给献上的一只。弟兄姊妹,我们看到同样是燔祭,但祭牲所表达的内容更新了。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弟兄姊妹可以这样的注意,许多的时候我们常常感觉,为什么我蒙恩的那段时间是很喜乐,很释放,后来慢慢没有那么明显,等到主叫我有些苏醒,有些复兴,好象那失去的喜乐,又再满在我心里。我面对面见到主,我打开眼睛就看到主,闭上眼睛又遇到主的影子,我心里完全是主。但是这光景过了不久又慢慢暗淡了,等到主又体恤我,又一次苏醒我,这种光景又回来了,这是什么原因?

 

我们必须留意,我们里面再一次的苏醒,一定是我们又作了一次新的奉献,也许我们没有把那奉献说得很特别,但在实际的心思上,你说,“主啊,我又再一次交给你。”当然这一次的交出给主,你把从前交给主的,又一次交给主,但是因为你灵里面苏醒了,那意念扩大了,你觉得以前以为把一切都交给主了,现在你就觉得还有许多保留在你里面,你就把这些都献上。感谢主,这是奉献的更新。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记得,得救是一次解决问题的,而奉献是一次建立了基础,但需要不住地更新。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许多时候,我们里面好象在神面前很不畅通,这当然有很多原因,但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奉献在神面前陈旧了,我们需要有更新的奉献,神也需要我们去经历奉献的更新。这种奉献的更新,不需要在某种特别聚会里才有机会,你随时在神面前都可以更新奉献。

 

现在我们再稍微注意一点,为什么神带领我们不住地在奉献上有更新呢?为什么神不像得救一样,一次就解决问题到底?弟兄姊妹们,我们要知道,得救是我们地位上的改变,奉献是我们实际上的改变。得救是生命的改变,奉献是我们的心意更新而变化。感谢神!生命的改变是主的死给我们作成了,但是生命的实际就需要我们不住地取用主的死。所以我们看到,奉献的更新乃是人的肉体受更深的对付,又叫人的肉体再受更深的对付,让人在神面前活出又新又活的光景。我们必须维持我们灵里清新的光景,这属灵清新的光景就是神要我们奉献更新的原因。

 

怎样可以维持灵里的清新﹖头一点是保持我们在神面前的苏醒,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们灵里面的苏醒,我们与神的交通才不会给打断。另一方面,不留给仇敌有控告的地步。弟兄姊妹晓得,仇敌常常控告我们,要叫我们落在黑暗里。但感谢主,我们在神面前借着奉献的更新,根本不留给仇敌控告我们的依据, 这样我们就完全地释放了,我们就在神荣耀的丰富里享用完全的自由。──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