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祭司的所作表明基督的所作《一》(六8-23

 

我们还需要在献燔祭的条例上面,也就是说祭司在献燔祭的事上所要作的事来看看神宝贝的心意。我们看过献燔祭的时候,很着重在“常常烧着”这一个点上,我们可以一面看见基督是我们的燔祭,叫我们在神面前永远蒙悦纳,另一面我们也看见神一直在等待人向祂完全的交出,也就是说神一直在等待人完全地归向祂。所以燔祭是不住地烧着的,早晨、黄昏去添柴,然后让火重新旺起来,这一点对我们跟随主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光照,提醒我们时刻要在神面前更新我们的奉献。

 

基督服事神旨意的资格

 

我们继续来看祭司在献燔祭时要作的事。燔祭烧成灰了以后,祭司就要把那些灰收起来。在收燔祭牲的灰的时候,这里特别提到一件事,他们收灰的时候要继续穿着祭司的细麻布的内袍,然后把坛上的灰收起来,倒在坛的旁边。(参六10)不是把灰倒在地上,乃是倒在坛旁边一个收集灰的器皿里。然后他就要脱去细麻布的衣服,穿上别的衣服,就是平常他们所穿戴的衣服,再把灰拿到营外洁净之处倒掉(参11)。弟兄姊妹注意,圣灵这样记载了如何处理这些灰,其中有好些事是不容忽略的。他们在献祭的时候穿上内袍,这个我们懂,因为神告诉他们,“你们在圣所里服事的时候,必须穿上内袍,”如果是大祭司,连外袍都要穿上。这个我们懂,因为他们在那里服事神,他们要凭着他们所穿的圣衣叫他们有资格服事神。但是希奇的事是在这里,收灰也是他们在圣所里服事的内容,所以他们还是穿上内袍,但是把灰放在坛旁边的时候他们就要换衣服了,换回平常的衣服,然后把那些灰拿到营外洁净之处倒掉。

 

我们现在要问的,为什么要换衣服?他们穿上内袍来服事,这个我们懂,但是为什么把灰拿到营外的时候要换穿别的衣服?这实在是值得我们去留意的。我们注意一件事,“把灰拿到营外”,什么是营外?在当时他们还在旷野的时候,营外就是神没有赐福的地方,或者是神没有纪念的地方。神的百姓都在营里面,他们围绕着会幕来安营,在他们的营的范围里是神所纪念的,因为这是神与他们同在的范围,是神住在他们中间的范围。把灰拿到营外,营外是什么呢?在当时的情形来说,就是不蒙纪念的地方,在那一个地方没有神的同在,没有神的纪念,这是营外。

 

如果从地点来说,营内和营外是随时变动的,今天的营内可以在西乃山下,等到他们起行了以后,那个地点可以转移到玛拉,过些日子也许又转到以琳了。在地方上面来说是可以变的,但是那范围就不能变,无论你安营在什么地方,这个营的范围是固定的。在这个营里面有神的同在,神住在那里,营外就没有神同在在那里。我们看到这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了,现在把祭牲的灰带到营外,这个祭牲的灰是什么呢?就是承担了人的一切愚昧,过犯,缺欠的神的儿子。祂承当人的这一切事作完了以后,那表明祂的祭牲就烧成灰了,不再存在了。我们不能不注意,这就是担上了人的一切缺欠的主,祂把自己献上以后的结果。罪是解决了,人的罪是解决了,但是替人解决罪的祭牲却没有了。虽然那祭牲在形像上是没有了,但是它所剩下的那些灰还是在承担着人一切的缺欠,所以这些灰不能留在营内,这些灰必须要送到营外。

 

但是要注意,送到营外也不能随便倒在任何的地方,必须倒在一个洁净的地方。这一段话叫我们看见,连处理祭牲的灰都不能马虎,也是要很严肃地去处理。为什么?这就是刚才我们所问的几个问题都一并带了出来。我想我们先注意,把营内和营外弄清楚了,我们就容易了解神当时作这样安排的意思。祭司虽然没有外袍,没有像大祭司那样穿上外袍在人眼中的荣美,但是我们记得,在出埃及记中,神告诉摩西给亚伦和他的儿子做内袍的时候,这个简单的内袍也是“为荣耀,为华美。”跟大祭司的外袍一样,没有区别。我们也知道为什么外袍那么复杂,而内袍那么简单,都带出“为荣耀,为华美”的结果。因为这些衣服就是基督的预表,这一个非常的复杂和那一个非常的简单所分别的,就是在工作上的不同的表明。但在显明神的儿子有为百姓服事的资格这一点上,却是完全一样。

 

道成肉身的神儿子

 

现在我们留意了,穿上内袍的祭司,是不是可以给我们看见那是荣耀的基督?事实上是,因为那内袍就是荣耀,就是华美。这一位荣耀的基督在神面前实行献祭的事,所以他穿上内袍,说出了荣耀的基督在服事,祂服事的结果乃是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从一面来说,除掉人的不洁和不义,另一面让人在神面前完全蒙悦纳。这一个服事是荣耀的,是华美的,所以祭司献祭的时候,他必须要穿上内袍。但是现在献祭的事已经完毕了,现在是要清理祭坛上的灰的时候了,祭司们就要换上别的衣服,不能再穿内袍。现在我们要注意一点,穿上别样衣服的祭司是不是仍然是祭司?在他的职事上,他是不是仍然是祭司?就是说,他没有执行他的职事的时候,他是不是祭司?当然是。所以穿上别的衣服的祭司仍然是祭司,不过他没有在圣所里面服事。如果我们能领会这一点,我们怎么看这个穿上别的衣服的祭司呢?这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儿子,穿上内袍的时候是荣耀的神的儿子。换上别的衣服的是道成肉身,在人中间行走的神的儿子。

 

道成肉身的神子所作成的事

 

这一位称为人子的神的儿子,祂不仅是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解决罪的问题,祂也把我们所有一切罪的记录,罪的痕迹,都带到不再被纪念的地方。弟兄姊妹们,这是很有意思,就像过些时候我们看到赎罪日的那祭司献祭的时候,有两只羊,其中的一只是献在祭坛上,另一只是带到无人之地把它放掉。再过一章我们就读到这些了,那时我们会看得更透彻些。现在我们已经看到那个原则,是主解决了人在神面前的难处的两方面。一面是叫人在神面前蒙悦纳,如果用新约的话来说,这个是新人。从另一面来说,把罪人的记录与犯罪的痕迹都带到不被纪念的地方。用新约的话来说,那是旧人给解决了。

 

我们感谢赞美主。所以在处理灰的问题时,他们要换衣服。当然里面也还有一个原则,神一切的荣耀都是在神所拣选所纪念的人的中间。在与神无份无关的人中,神是不向他们显出神的荣耀的,神向那些人所显出的只是审判的权柄。所以在营内,他们穿内袍,到营外,他们穿别的衣服。这是很有意思,提到营外的时候,也提到洁净之处,既然营外不是神所纪念的地方,那怎么可能还有洁净之处呢?好象这里有点矛盾。但是感谢赞美神,主把祂的话向我们解开,我们只能俯伏敬拜,因为神所作的,的确是超过了我们所能思想的。前一个主日在旧金山跟弟兄姊妹们交通“出到营外,就了主去”就是根据这些的定规。营外是不蒙纪念的地方,但是营外有一个地方是给看作洁净之处。究竟这个洁净之处是指着什么说的呢?在当时来说,当然是说一些干净的地方。这个洁净之处,明明给我们看到就是主钉十字架的地方。因为我们的主是在营外,是在城门外受苦,所以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

 

关键就在这里,这个洁净之处,乃是远远地指着主钉十字架的那地方。营外都是不蒙纪念的,但是那里有一个十字架,那里有一位神的儿子挂在上面。这一个神的儿子挂在十字架的地方,就成了不蒙纪念的人与地得着纪念的地方。我们实在要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因为那个地方是叫人得洁净的。在当日来说,那里是倒灰的,人所有的不洁都在那些灰里洁净掉了,那一堆灰就说出人的问题解决了,那个人在神的面前就对了。我们感谢赞美神。“出到营外就了我们的主”,如果我们能领会这里所提到的问题,我们就可以很清楚地明白什么叫作“出到营外,就了主去”。在燔祭的这一事上,祭司该作的事情以及该如何作好这个事情,就这样说过了。

 

神不看主自己以外的事物

 

现在接下去看祭司献素祭的时候,他要怎么作。提到素祭的时候,我们晓得,素祭乃是说到生活成圣的一个祭,说到基督作我们的生命而带出的生活。在这里,前面所提到的跟在第二章里所提到的,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说那些祭拿来,只是把当中的一点点来烧上作素祭,剩下的那些就归给祭司。在第二章里就是这样说的,在这里是说到祭司如何具体的去处理属于他们的那一份。烧上去的,我们不提了,我们要留意的乃是剩下来给祭司的。十六节这样说,“所剩下的,亚伦和他的子孙要吃,必要在圣处不带酵而吃,要在会幕的院子里吃,烤的时候不可掺酵。”他们接了这些东西,他们不能带回家去的,他们只能在圣所里面吃,又不能把它加工。素祭是怎样带到神的面前,他们就是怎样地接受。不能说现在归了我了,如果不加工一下就不太好吃,所以要加工一下,给它发发面,让它松软一些好吃。但是主说,“不行,不可以,是怎么带到神的面前就怎么吃。你可以把它烤熟,但是却不能加工。”

 

为什么要这样呢?我们要注意一件事,因为底下的法规就给这件事作如此的解释。“这是从所献给我的火祭中赐给他们的份,是至圣的,和赎罪祭赎愆祭一样。”(17)我们先来注意这一个,“这是从献给我的火祭中赐给他们的份”,所以他们要吃。我们留意,素祭乃是说到基督作生命的生活。这些祭司现在吃了,这是说出什么呢?从动作上来说,乃是把生命的源头也吃进去了。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把主吃进去了,就是把生命的源头接受进来。素祭带到神的面前就是神的儿子本身,现在他们吃下神的儿子,就是与神的儿子有了联合,联合在生命的源头里。这是第一件给我们注意到的。一切的生活如果不是出自这一个生命的源头的,就不是神所要的生活,尽管那种生活在人的眼中有很高的评价,只要它不是出自那生命的源头,都不是神所要的。

 

基督是我们进到神面前的资格

 

在这里更重要的,乃是指出一件事,神把预表作人生命的基督赐给祭司们,让他们与主联合,联合的结果是叫这一个祭司成为至圣的。圣灵说,“和赎罪祭、赎愆祭一样,是至圣的”。我们以前曾轻轻提过,在我们的观念中,觉得“至圣的”应当是燔祭,然后是平安祭,因为是感恩。但是神却不是这样说的。这两样都不是至圣的,只有素祭、赎罪祭、赎愆祭是至圣的。为什么这三个祭是至圣的呢?

 

为什么燔祭不是至圣的呢?神的灵带我们看进去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这三个祭在神面前是带出非常非常重要的果效的,是解决人在神面前最根本的问题的。先提到为什么它们是至圣的,因为这三个祭能使那些献祭的人成圣。祭司凭怎么来献祭呢?亚伦凭怎么来献祭呢?按着本性来说,他跟我们是完全一样的,他所有的,我们都有,我们所缺的,他们都缺。他们怎么来献祭呢?他们献祭的资格是怎么来的呢?当然你可以说那是神的拣选。但拣选是一个动作,拣选了以后,他必须要有真实的资格,如果他没有真实的资格,他怎么可以献祭呢?他们在神面前都站立不住,怎么可以服事神呢?感谢主,神就把这一个素祭赐给他们,也把赎罪祭、赎愆祭赐给他们,要他们吃素祭,赎罪祭,赎愆祭,就产生与神的儿子联合的事实。

 

当然我们是用新约的光来回头看这件事。那些祭是真实的,所以才能使人成圣。但是三个祭,其实是两个,因为赎罪祭和赎愆祭是同一个原则。这里所提的就是这二大类的祭。很显然的叫我们看见,它们所显明的真实作用在什么地方。赎罪祭,赎愆祭是消极地叫人接受得恢复的地位,也就是说他们在神面前的地位给带到了一个准确的地步,这是赎罪祭和赎愆祭所表达的。而素祭乃是在积极那一方面,从生活上来彰显神的儿子。这样的一个人,他能让神的儿子从他身上完全发表出来。也就是说,这一个人给带到一个地步,已经与神的儿子相似了。能叫一个人与神的儿子相似,这样的事物就是至圣的。

 

当然这些事物乃是指着神的儿子。我们看这几件事的时候,不能忽略一个很重要的事实,神为什么把这几样给这些祭司?平安祭你可以带回家吃,但是这些祭物必须在圣处吃,不能让那些不该吃的人吃。我们注意这一个,我们先翻到第十章,因着亚伦的两个儿子作了愚昧的事给烧死在会幕里,亚伦心里难过,他的情绪也不受控制,所以一些他们该吃的赎罪祭结果在祭坛上烧掉了。我们看看16节,“当下摩西急切的寻找作赎罪祭的公山羊,谁知已经焚烧了,便向亚伦剩下的儿子以利亚撒、以他玛发怒,说,这赎罪祭既是至圣的,主又给了你们,(注意下面的话),为要你们担当会众的罪孽,在耶和华面前为他们赎罪。”我们看到了为什么这些祭肉是至圣的,因为这些祭肉要使祭司们得着一个资格,为会众赎罪。这是献祭的动作,但是更重要的,是叫祭司也去承担百姓的罪。

 

弟兄姊妹们,你们看这个不是动作,这个是资格了。为什么他们能得着这个资格呢?因为他们与羔羊联合了,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与神的儿子联合了。他们是站在神儿子的地位上来作赎罪的事,一面是他们担当会众的罪,一面他们也献祭赎去会众的罪。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神把这三样祭赏赐给祭司,不能只有一样,必须三样都有,因为这三样合起来才是神的儿子的所是和所作,是由神儿子的所是带出神儿子的所作,那果效才能叫人成圣,所以神说这三个祭是至圣的。我们感谢主,在旧约时要借着三个祭来表明这一点,但现在我们借着神的儿子全都接过来了。消极的,得了洁净,积极的,我们能让主有所彰显。我们感谢神。

 

事奉的实际乃是彰显基督

 

我们留意了,“这些火祭亚伦子孙中的男丁都要吃,直到万代,作他们永得的份。”(18)因为亚伦的子孙都是作祭司的,所以他们必须借着这些条例,来显明一个服事主的人必须是与主有完全的联合。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所持守的一点。如果生命不清楚的,我们绝对不让他摸事奉的事,不管他的才干有多好,没有与主联合就不能摸事奉的事。

 

我们再岔出去往底下再说一点,赎罪祭是可以给祭司吃的,但是有一样限制,好象以前提过的,如果那祭牲的血要带进会幕里面去,这样的赎罪祭是谁都不能吃的,连祭司都不能吃,因为这样把血带到至圣所的祭牲是要完全烧掉的,这一点我们等看到那章时再详细地看属灵的实际。

 

我们现在还是回到素祭的一方面来。在20节说到素祭称为“常献的素祭”,当然主要是说到亚伦受膏的日子,或者以后有祭司受膏的日子所作的素祭,但不光是为了那一个日子,而是为著作祭司的,他们天天在神面前该作的。因为从受膏的那日子开始,这件事就要一直继续地作下去,所以称为常献的素祭。这个素祭是怎么样的呢?用十分之一的细面分成两半,用油调和了就烤成饼,分成块子然后再分成一半,一半是早晨献,一半在晚祭时献,(参20-21)就是在献燔祭的时候同献的。我们留意这一个素祭是不能吃的,要完全烧上去给神,所以一再提到祭司的素祭都要烧了,不能吃。为什么这个素祭不能吃呢?其它的素祭是给祭司们吃。这个是祭司的素祭,不是一般的素祭,乃是祭司的素祭,我们说清楚一点,乃是服事神的人的素祭。

 

一个服事神的人,他必须带着一个素祭,这个素祭是不能吃的,这个素祭必须完全烧上去的。那说出什么呢?我们感谢神,很清楚,神给我们领会,一个事奉神的人,他不能凭借他自己所有的,也不能凭借他自己所能的,也不是凭着他们自己以为对的,必须是完全根据基督。所以祭司们献的素祭是全然烧上去,不能吃的。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在新约中,所有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祭司,所有蒙恩的人都应当服事。在服事的事上,每一个服事的人都要领会这一点,只能凭着神的儿子的所是和所作,不能凭着人的所有和所是。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好多人不太注意这一点,人就是看见才干,说属灵的话就是恩赐,“某某人很有恩赐,让他多点服事。”恩赐是一件事,那个人怎么活在神的面前又是一件事,如果这个人不是与主联合,而要叫他必须跟从基督,他的服事就很有限制了。

 

当然我们会说,从那里去找一个人完全的根据基督﹖我们承认很难找到一个人绝对的毫无保留的根据基督。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虽然不能找到这样一个人,但是所有服事的人都必须要有这样的心思,我们愿意按着主来作祂所要作的。我们现在还是受着许多的限制,我们认识主不够深,我们对主的真理没有领会得很深,我们这个人还没有完全给拆毁,以致我们对神的心思不能绝对完全的掌握。但是我们实在要有这样的心思,只要神在什么事上给我们看见我们错了,我们马上在神面前调转我们的脚步,我们就向神悔改认罪,我们就用神的心意来调整我们的服事。我们虽然还作不到完全的地步,但是我们愿意根据主的这一个心意,一定要建立起来,然后让主一步一步来扩大我们根据祂的范围,这是祭司的素祭完全烧在坛上烧给神的原因。

 

然后我们再轻轻提一下,这素祭称为“常献的素祭”,在另外的地方也称为“与燔祭同献的素祭”,乃是说出素祭一定是连着燔祭一同献上的。这样给我们很清楚地看到,与燔祭相连,乃是表明主的所是与成就主的心意的所作,因为燔祭乃是完全讨神的喜悦,爱慕神的所是,也爱慕神的旨意成就。这样的显明,必须是根据人的破碎,这是素祭。寻求神的心意是燔祭,人的破碎是素祭,两个祭合在一起,神的心意和神的所作才能有一个完全的显明。我们感谢赞美主,所以在素祭的事上,神也给我们看到许多的功课。燔祭是这样,素祭是这样,然后底下再提的另外那几个祭也是这样,我们以后看下去就能更多的领会得来。──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