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祭司的所作表明基督的所作《二》(六24-30

 

我们要看赎罪祭的条例。第六章的24节开始就说到赎罪祭的事。一,二,三,四章是说到五祭的本身,从六章开始就说到每一个祭执行的规矩。虽然好象是规矩,但是每一个祭的规矩都是在表明基督的所是和所作。我们看到赎罪祭的时候也不例外。24节就提到,“耶和华就晓谕摩西说,你对亚伦和他的子孙说,赎罪祭的条例乃是这样。”是怎么样呢?头一件事就说“要在耶和华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宰赎罪祭牲。”(24-25)我们过去也稍微提到过,这跟燔祭坛的火永不熄灭是同一个原则。

 

要有寻求神的心思到神的面前

 

燔祭坛的火永不熄灭,就说出所有献祭的事都是以燔祭为基础。我们一再强调指出,燔祭乃是一个寻求神喜悦的祭,其余的祭都是要在这个基础上面来作,也就是说神不看你献祭的动作是怎么样,神是看人献祭的基础是不是在一个讨神喜悦的心思里。现在就说到宰赎罪祭牲,在什么地方宰呢?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燔祭牲在什么地方宰,赎罪祭牲也在什么地方宰。这给我们看到,赎罪祭的功用是把人的罪带过去,但是它还是在一个寻求神悦纳的基础上,这很明确地提醒献祭的人,献祭乃是因为要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不是只为自己个人的平安。如果只为个人的平安,单是一个赎罪祭就可以了。只是神明确的说,赎罪祭必须和燔祭有关联。

 

虽然在旧约中的律法是在条例中列出来,从外面来看,人只要按着律法的条件,在外面将动作作出来就行了。但在实际上,神并没有将这样的意思给祂的百姓,神反倒是三番四次的提到,一切在神面前的动作,如果没有讨神喜悦的心意作基础,一切的动作都是虚空的。这一点我们过去一再提过,所以只是轻轻提一下。

 

享用完全的基督

 

然后我们要留意了,26节,“为赎罪祭献祭的祭司要吃赎罪祭牲的肉,并且要在圣处吃。”圣处是什么地方呢?就是在会幕的院子里,也就是说,吃祭肉的时候,不能离开那帐幕的院子,必须在院子里面吃。这里有好几点给我们看到的,(一)祭司吃祭肉是说出了一件非常奥妙的事,虽然对我们来说都是很熟悉的,但是在旧约里的人就不大了解这个意思。摩西提过,祭司吃祭肉是要让他们有条件去承担百姓的罪,这样就给了我们有一个平常忽略掉的领会。我们平常都知道,我们的主是赎罪祭牲,祂献上了,我们就得了赎罪的恩典。我们也知道,我们的主也是祭司,祂把祭牲献上,赎罪祭就作成功了。

 

我们常常忽略的是什么呢?是把祭司和祭牲分成两个事实。在这里就给我们看到祭司和祭牲不是分开的,他们是合一的,他们是联合的,赎罪祭所以产生赎罪的功用,是因为祭司和祭物联合。我们提到第十章17节,“那肉是给你们吃的,为要叫你们担当会众的罪孽。”所以担当罪孽不仅是祭物,也是祭司,是祭司和祭物合一带出赎罪的果效。

 

如果回到我们主的经历上去看这一点,就看得很清楚。我们的主挂在十字架上,祂是献赎罪祭的祭司,祂也是赎罪祭牲。我们读希伯来书的时候就读到了,祂就是“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不是神把祂献上,是祂自己把祂自己献上,所以我们的主在钉十字架的时候所显明的赎罪祭,祂不单是一个祭牲,也同时是献祭的祭司。我们感谢神,这对我们来说,我们很熟悉。但是我们却没有十分留意到,祭牲和祭司联合的事实是造成赎罪祭的原因。所以这里提到,赎罪祭牲的祭肉只有祭司能吃。不是只限于献祭的祭司可以吃,也包括所有的祭司,只要是祭司就可以吃这祭肉。这一点我们也容易领会。

 

救恩只是显明在基督里

 

吃祭肉必须要在会幕的院子里,为什么呢?这就是第二件要注意的事,这里很明确给我们看到一件事,祭司献上赎罪祭牲显明救赎的恩典,恩典是在什么地方显明呢?是在会幕的院子里。我们读出埃及记时提过,通俗一点说,这个院子就是蒙恩的范围。若是我们说到属灵的实际,这就是“在基督里”,这就叫我们看见,救赎是在基督里。也就是说,在基督以外没有救赎的恩典。好些不认识神救恩的人说,“你们信主的人心胸很狭窄,为什么只能是你们所信的,不能是别人所信的?”弟兄姊妹们,我们看见,救赎的源头是从神那里来的,救赎的源头不是从人那里开始的。如果救赎的源头是从人那里开始,那么我们可以说,所有的宗教里都可以找到救赎。但是救赎不是从人开始的,救赎的源头是在神那里,神怎么定规的,人能得恩典的方法和道路就只能是神所定规的, 人不能在神的定规以外来寻找到救赎。我们感谢神,祭司们在当时吃祭肉的时候,虽然祭肉是给他们吃的,别人不能吃,那是祭司的权利。但是要享用这一个权利,还是有一点限制,这个限制乃是说你不能带回家。你说,“那是我的东西,我怎么不能带回家?”神说,“不能带回家。虽然是给你的,但这事是关于救赎的表明,所以虽然是给了你,但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你可以在那里享用,但却不是你所有的,因为这件事要表明神的救赎只是单单在基督里。”

 

我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读到彼得在那里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你说为什么是那么窄的,范围不能扩大一点吗?弟兄姊妹,这话不是彼得说出来的,是圣灵让彼得说的。但也不是彼得说的时候圣灵才说的,在利未记中神已经说了,要吃祭肉,只能在圣处吃,你不能离开圣处。我们感谢神,这是第二点我们要留意的。

 

第三点,祭司在预表上是基督,但是对祭司个人来说,他还是一个人,他并不是基督。神把祭牲赏赐给祭司,这里又给我们留意到一件事。刚才就说到祭司和祭物是合一的,现在是基督和神所拣选的人也是合一的。我们感谢神,这一点不必太多说了,因为在新约里,我们都知道这一件事。

 

然后第四点我们要留意的,就是接下去提到的,“这祭肉是圣的,祭肉碰到什么,什么就称为圣的。”(参27-28)就是祭肉有使人成圣的能力,所以不能带到外面去,随便地让人,事,物,去碰到。要是让那些人,事,物碰到了,那些人,事,物就成了圣了。这里就引出了一个问题,难道神不喜欢人成圣吗?如果有许多人,事,物,在神面前成圣,那正是神所求之不得的,为什么神不让呢?而要求祭物一定要留在院子里﹖我们感谢神,我们的神的心意是巴不得所有被选的都能在祂面前成圣,这是恩典。但神不是随便地分发恩典,若是这样,恩典就没有什么价值了,恩典也没有什么可宝贵的了,因为只要你有办法碰到祭肉,你就可以成圣了。

 

神说,“不可以,祭肉不能带到外头去。只能在院子里。”而院子这个范围也只有祭司能进到当中,其余的人包括利未人在内都不能进到院子,能进去的只有祭司。但是这个情形没有解决我们提出的问题,我们要看到,神愿意多人都成圣,正如神等候地上的人都尊祂的名为圣,地上的人要尊神的名为圣,必须是根据人里面认识神是圣的,然后才甘心承认这个事实,“神是圣的”。神的名在全地上显为圣,绝不是神说要圣就圣,神先是要得着人,让人认识祂是圣的,然后神是圣这个事实才能显出来。神怎么能得着人呢?固然一面是神去寻找人,但另一面也是人寻找神 找神的人和寻找人的神相遇在一起了,神得着人,人也得着神。只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显出来时,神的名被尊为圣才有条件显出来。

 

所以这里就说到一件事,人要成为圣,一面你不能在基督以外去寻找,另一面也必须是人有心去接受神恩典的赏赐。所以那些祭司必须留在圣处吃,就叫我们看到了这一点。用人的经历来说明,这事就很容易了解了。一大堆的基督徒在这儿,都是叫基督徒,但是在神的眼中,这一大堆基督徒是不是真的都是基督徒呢?尤其是在美国,你问碰到的美国人,“你是不是基督徒?”“当然我是”。现在连美国的一些教会,他们也懂得,这事是不能马虎的。所以已经有相当长的日子,有一个新的名词给使用出来,那就是“重生的基督徒”。你说你是基督徒,但你是不是重生的基督徒?照理来说,基督徒必须是重生的,但是因为太多不是基督徒的也叫基督徒,所以“重生的基督徒”这个名词就跑出来了。

 

为什么那些说自己是基督徒的,事实上又不是呢?因为他们根本与主没有关系,生命上没有关系,主流血的事与他没有关系,主钉死的事也与他没有关系,他只知道有基督教这一件事,他只是觉得我是生长在一个基督教的国家里,或者我是出生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里,习惯上我就信基督教,所以我就是基督徒。这个情形在美国很随便就可以看到。但是一个真正成了基督徒的人,他必须是一个直接寻找主的人。不仅是直接寻找主,同时也是直接去经历了主。在主为人预备的救恩里,他实在是去经历过了。所以在这里就说到了,吃祭肉是在院子里,不让人带到外头去,原因就是在这里。人必须有一个心意去寻找神,神也把他找到,在这样的一种情形底下,他就能享用基督。

 

不可以轻忽主的所是

 

在底下我们看到一个很严肃的事,就是先把血也说一下。肉不能随便处理,因为那肉碰到什么事物,就叫什么事物成圣。那祭牲的血,如果弹在什么衣服上,那给血点上的衣服不管是什么衣服,都要在圣处里洗,又是在会幕的院子里面洗。我们先来看这血,这里提到肉,提到血,是肉也好,是血也好,都是说到祭牲的死,在预表上来说,乃是说到主的死。肉是主死了,血流出来也是主死了。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看到这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为什么肉和血有叫人成圣的能力。当然这些都是预表,虽然是预表,但它的实际还是在这里,因为使人成圣是主的死和主流血所作成的,因此对于主的死和主流血的事,人必须有一个非常严肃的态度来对待。神不愿意让人在这些事上随便,所以要用很严肃的心态来对待这些事物。

 

也许有人会说,血弹上的衣服如果不是外袍就是内袍,如果是大祭司的,那一定是外袍。如果是祭司的,那就是内袍。大祭司的外袍和祭司的内袍,不是都已经洁净了吗?已经分别为圣了,祭牲的血弹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只是在圣洁上再加上圣洁而已。弟兄姊妹们,这个想法刚好反过来,外袍是已经分别为圣了,内袍也是分别为圣了,它们就是基督的显明。当血弹到这个衣服上,你不把它马上洗掉,让它留在那里,那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不是说,我们的主也需要血的洁净呢?当然不可以。我们的主根本不需要血的洁净,是祂的血来叫人得洁净,是祂的血叫物得洁净,却不是祂自己需要血的洁净,因此那血如果飘到衣服上,就必须把血洗干净。

 

你说外袍也许走了样了,要是各种颜色的线掉色,不是很糟糕吗?我想神绝不叫我们去想到那么不着边际的事,祂只是叫人注意到如何维持那圣的见证。所以血飘在衣服上就马上要洗。现在你就看到,肉和血这两样都有叫人,事,物,成圣的果效,所以神就要求人对这些事物有一个非常严肃的态度。怎样来培育人在这些事上有严肃的态度呢?刚才我们看血的时候就看到,血飘在衣服上要洗净。现在要看到煮祭物的器皿要怎么处理。

 

在瓦器里的宝贝

 

这里有煮祭肉的两种器皿,一个是瓦器,一个是铜器。如果是瓦器,煮过了祭肉,这个瓦器就会成圣。那瓦器成圣,这在当时的会幕里好象很难想象,因为在会幕里面没有瓦器,只有金,银,铜,所有的器皿就是这几样东西,没有瓦器。所以瓦器在会幕里是不能用的。但是煮肉的时候就不是会幕里服事的内容,所以用瓦器去煮肉还是可以的。但是瓦器煮过肉以后,这个瓦器就成圣了,这个成圣的瓦器在神的面前是没有效用的,所以怎么处理煮过肉的瓦器呢?神说,“把它打破,不能让它存留下来,省得这个瓦器碰到别的东西,又叫别的东西间接成圣了。”(参28)这些间接成圣在律法的条例上,我们是看到了,当然在属灵的实际中是没有这样事的。但是神要借着他们看到间接的成圣是不可以存留的,在神眼中是没有间接的成圣的。

 

人要成圣必须是直接连于我们的主,所以煮圣肉的瓦器一定要打碎。这很有意思,在新约里就给我们看到神作这定规的实际意义。这里有一个属灵的功课,如果不是圣灵借着保罗来把它解开,我们也不太了解为什么瓦器要打碎。这个瓦器里面盛装的是主自己,是祭肉,是主自己,是宝贝。我们这些人在信主的时候就把主接进来,主住在我们里面。但是对我们这个人来说,我们是从亚当里出来的,虽然主住在我们里面,我们整个结构的性质还是亚当的。要叫这个宝贝能显出来,要叫人遇到这圣,怎么能叫这圣显出来呢?保罗就说,“我们有这宝贝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但是这个宝贝怎么才能显出来呢?那个瓦器就要给打碎,打碎了,瓦器里的宝贝就显出来了。这是一个生命的功课,就是人的破碎。在赎罪祭的条例上,就给我们碰到了。那祭肉在预表上来说,就是宝贝的主,现在主在瓦器里,但是那瓦器本身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值得注意的是盛在这个瓦器里的祭肉。所以瓦器要破碎,不让这瓦器带出间接成圣的果效。因为在神的眼中,从来没有间接成圣的,都是每一个人直接与主联结上去,才能进到成圣的地步。这就是如何处理瓦器。

 

如果用铜器来煮肉,要把它打碎吗?但铜器就不是那么容易打碎了。所以铜器煮过祭肉,那洁净的处理就不是打碎,而是要擦磨在水中。把它刷净,瓦器的洗净就不是打碎,而是要擦磨在水中,把它刷净,完全地洗净(参28)。现在我们就来看,为什么铜器在水中洗就可以了?为什么不像瓦器一样要打碎呢?那绝对不是因为要打破一个铜器皿,比打破一个瓦器要艰难得多,决不是因为容易或不容易的原因。因为神在律法中的一切的安排和定规,都是要表明祂的儿子,表明祂儿子的所是,所作和所有。

 

所以我们看到铜器的时候,我们就了解,瓦器要破碎,那是人的破碎。铜器要洗刷干净,因为铜乃是说到神的审判,那祭肉经过铜器,也就是说经历了神的审判,就显出了祭肉果然有叫人成圣的果效和功用。所以那个煮过祭肉的铜器,在水里刷洗过就可以了,因为在铜器里面没有带着人的成份,只是说明神的审判的经历,所以在水里洗干净就可以了。    

 

神儿子为我们承担了神的追讨

 

弟兄姊妹们,你看到在处理祭肉的问题上,神非常严肃地吩咐摩西要这样教导以色列人。我们重复再说一点,凡祭司中的男丁都可以吃祭肉,因为这肉是至圣的。他们必须要吃,使他们也成为圣,叫他们可以担当会众的罪孽。凡是把血带到至圣所里的祭牲的肉是不能吃的,虽然都是赎罪祭,但是如果血带到至圣所里面去,那肉就一定全然烧掉。弟兄姊妹记得有几种情形所献的赎罪祭,必须把血带到至圣所,一个是全会众;一个是祭司,人犯了这两种罪,祭牲的血一定要带进至圣所。另外还有在赎罪日所献的赎罪祭,也是要把血带到至圣所。这三种情形底下所献的赎罪祭,那些肉都不能吃,要完全烧掉,并且还不是在祭坛上烧,要带到营外去烧。为什么是这样呢?因为这是说到神的儿子,祂作成救赎恩典基本内容,祂把所有人的罪承担过来的时候,祂在神的眼前就成了可咒诅的。所以祭牲不能在祭坛上烧,只能搬到营外,成为一个可咒诅的,成为可憎的,所以必须在营外烧掉。

 

我们感谢主,我们的主完全承担我们整个救赎的工作,祂的血带进了至圣所,永远显在神的面前,因为神看人是看他身上有没有血的记号。逾越节的历史就给我们看到,神只是注意有没有血,有血就越过,没有血就击杀。所以祭牲的血带进至圣所,永远保留在神的面前。祭牲本身给带到营外,在那里承担神的弃绝。我们知道这样一个安排的时候,我们才能领会在十字架上的主的那一个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离弃我?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祂承担了人的罪,祂现在满身都是给神追讨的罪孽,神怎么能看祂一眼呢?神掩面不看祂的儿子,在赎罪祭的条例上面,早就给我们指出了。

 

我们特别感觉宝贝的,这条例的宣告乃是在主钉十字架以前一千多年,差不多二千年,但是这条例是不是在宣告的时候才定规下来的呢?不是的,在创世以前神就已经定规了。所以彼得前书第一章就说到,“基督的血在创世以前已经为神所认识了。”我们看到多长的时间,我们的主一直在接受神这个定规,虽然这个定规还没有成为实际以前,我们好象感觉只是一个定规而已,但是在我们主的感觉里,虽然还没有被挂在木头上,但是对主来说,已经是一个实际了。

 

我们姑且用一个不太比得上的比方来说明,如果有一个囚犯给判了死刑,你告诉他说,“今天你判了死刑,但是明年某个时候才执行,”判决的时候是一月份,就算执行的时间是明年一月份罢,一年那么长久的时间,你说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他能活得痛快吗?他能活得喜乐吗?不可能,心思上天天受折磨。看看前面的那日子,他没有办法喜乐。

 

弟兄姊妹们读这里的时候,我们感觉得到,在创世以前神就定规了这样一条路,让我们的主走上去。我不知道我们的主的感觉和我们的感觉是不是很类似的,照想应该是有点类似的,因为人是照着神的形像来造的,神是父子灵三位的,人是灵魂体三重的,所以在感觉上应该是会有类似的,当然绝对不可能完全一样,但总是有根源可寻。当主还没有挂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已经长久地在心思上接受了十字架的折磨了。许多时候,人说,“你们基督徒得救就是信主那么简单,有那么便宜的事吗?”事实就是,对我们信主的人来说就是那么便宜,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乃是神的儿子替我们付的代价,我们只是享用祂付出代价的结果。如果那个代价是要我们自己去付,我们就会知道那个滋味是什么。

 

我们感谢主,祂实在是神的羔羊,祂实在是神所要的那祭牲,祂默默无声地长久忍受着,道成肉身以后,还加上肉身的忍受,到末了挂在木头上,祂还是在默默地忍受着。这是赎罪祭,是神出的代价,叫人去享用。但是一个享用神恩典的人,他必须是直接去享用,神不接受间接的享用,神也没有赐下间接的享用。我们感谢主,看到赎罪祭的条例,我们就看到今天所学属灵的功课的原则,在这里都发表了。

   

取用主所作成的

 

我们转到第七章看赎愆祭,我们轻轻提一下就好了,赎愆祭的条例跟赎罪祭的条例是完全一样的,处理的过程是一样的,所带出的功用也是一样的。虽然赎罪祭是对付人的生命,赎愆祭是对付人的生活,但是我们看见神给这两个祭一个同样的位置,是“至圣的”。所以赎罪祭和赎愆祭,严格讲起来,赎罪的内容不一样,而赎罪的原则是完全一样的。献祭的内容与对象不一样,但是祭的原则是一样的。我们提过第7节,“赎罪祭怎样,赎愆祭也怎样,两个祭是一个条例。”严格看起来所不同的是在那里?唯一的不同是如何处理没有烧上去的祭物,只是在处理这些事上稍微有一点不一样。

 

感谢神。这叫我们看见,我们这个人能进到神面前的资格,是因着基督的所作,因为祂作了我们的赎罪祭,祂打开了圣殿的幔子,祂打开了那条又新又活的路,叫我们可以坦然直接来到神的恩座前,进到至圣所,这个是赎罪祭。感谢神,祂不仅是给我们这样一个资格,祂又维持我们这个资格。我们蒙恩得救以后,我们并不敢说我们是没有失败的,我们还是有软弱,我们还是有亏欠,这些软弱,失败,亏欠,都叫我们和神中间的交通的关系变得不那么畅通。但是感谢神,仍然是因着神儿子的所作,把我们恢复到畅通的地步,这是赎愆祭,也就是约翰壹书里面所说的。或者我们这样提,赎罪祭是约翰福音第三章,赎愆祭是约翰壹书第一章,这样我们就很清楚了,是一个条例,是一个功用,但却是解决不同的阶段的光景。赎罪祭是我们接受救恩,赎愆祭是我们接受恢复交通。从起初与神发生了生命的关系,一直到我们面对面的站在神的面前,我们是凭着基督所作成的赎罪祭和赎愆祭来扶持。──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