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基督里享用交通  (七章)

 

我们看到献上给神的祭牲的肉,有些能吃,有些不能吃。燔祭的肉不能吃,严重的赎罪祭的肉也不能吃,并且要全然烧掉。燔祭还留下祭牲的皮,但赎罪祭牲的皮也要烧掉。我们就在这里看一看,因为在七章八节中提到“献燔祭的祭司,无论为谁奉献,要亲自得他所献那燔祭牲的皮。”我们晓得,如果赎罪祭的血带入至圣所的,整个祭牲都要烧掉,并且是烧在营外,而不是烧在坛上。而燔祭牲就是烧在坛上,不管怎样献祭,皮还是给留下来。

 

我们就问为什么赎罪祭牲的皮不留下,但燔祭牲的皮就留下?我们要看到一件事,赎罪祭牲的皮烧掉的不说,就是留下的,我们也能体会一件事。赎罪祭牲所显出的功用乃是担当人的罪,是整个祭牲担当人的罪,既然是把罪承担过来,那原是洁净的祭牲也被玷污了,所以赎罪祭牲的皮就不留下来。这也给我们看到罪的玷污是如何的严重,赎罪祭是这样,赎愆祭也是这样。

 

圣经把赎罪祭和赎愆祭分开,我们在认识里也很自然地有这样的分类。因为在我们的认识里,我们把罪行分成为“重罪”、“轻罪”、“大罪”、“小罪”。但神看赎罪祭倒不是按照罪的大小,轻重来分类。圣经里把罪只分为生命的罪和生活里的罪,都是罪。雅各书给我们留意到一件事,“人只要犯了律法中最小的一条,就等于犯了众条。”在这样的显明里,我们知道轻重,大小是人的认识,而不是神的判定。罪就是罪,罪碰到什么就玷污了什么,赎罪祭牲担上了人的罪,那祭牲就完全给罪玷染了,所以它的皮没有留下来。不管那皮原来是怎么好,所有的祭牲都必须没有残疾的,也就是说都是很好的。但不管怎么好,给罪玷染了,那就成了不洁了。

 

现在我们注意到燔祭牲的皮留下来归给祭司。弟兄姊妹注意,为什么燔祭牲的皮可以留下来?我们就要注意燔祭的功用,我们不住地提说燔祭的功用,乃是满足神的喜悦,叫献祭的人在神面前得着悦纳。所以燔祭牲整个在神面前都是美的,都是完全圣洁没有瑕疵的,这是祭牲的荣耀。

 

我们感谢神,这祭牲所预表满足神心意的神的儿子,就是这样的完全,荣美,圣洁没有玷污,所以祭牲的皮就留下来。祭牲没有宰杀以前,人凭什么来判定它是圣洁没有瑕疵又荣美?就是从整个祭牲的样子来做断定,这一断定是借着皮所表达出来的。如果过胖的祭牲,看上去是臃臃肿肿,摇摇摆摆,走路也走不稳,你就会说,“糟糕,糟糕!”你看见那些瘦弱的祭牲,你也会说,“这个不行呵!瘦骨如柴的,连毛都没有,都光了,这个不行。”但有些很美的祭牲给带到人的眼前,无论怎样看,人都会说“很好!很美。”所有的这些美,都是在它的皮上发表。

 

我们感谢神!是这样荣美的祭牲献上作燔祭,献祭的人借着祭牲的荣美,在神眼里也成了荣美的人。但真的是祭牲的荣美成了人的荣美吗?当然不是,乃是祭牲所预表的神的儿子的荣美,才能成为人的荣美。所以这祭牲的皮表明的就是荣耀。另外我们注意,上一次我们提到在献祭的时候,不单是祭牲在献上,连祭司的本人也一同在献上。因为不仅是祭牲承担人的一切罪,连祭司也承担人的一切缺乏。所以祭牲预表着主,祭司也预表着主。这样就叫我们看见这个皮归给献祭的祭司的意义,就是祭牲的荣美归给献祭的祭司,也就是作祭牲的基督的荣美是归给基督自己。我们感谢赞美神,这位使人在神面前蒙悦纳神的儿子,祂是配得一切的荣美和悦纳。

 

所以我们看到我们的主复活升天以前,祂宣告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已经赐给我了。”这一句话,是什么意义?是什么意思?所有的权柄都给了祂,所有的荣耀都给了祂,所有的华美都给了祂,为什么呢?因为祂不仅是打开了人和神中间的阻隔,这是赎罪祭。如果只有这个赎罪祭,那路是打开了,人也可以与神有相交了,人与神相交有路了,但人如果没有被带到像神儿子的荣美,圣洁没有瑕疵,神对人的悦纳还有点保留。不是说神不愿悦纳人,而是说人还不够条件完全给神悦纳。感谢神,燔祭是说出基督成了我们的圣洁与荣美,他叫我们在神面前蒙悦纳到一个地步,就好象神悦纳祂的独生儿子一样。所以这一位献燔祭的祭司,他是得着完全的荣美。这就是在献祭的条例里给我们注意到的非常有恩典的事实。

 

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的主是配得一切的荣耀,尊贵,权柄和能力!祂也是配得所有的敬拜和称颂,因为祂不仅是献上祂自己,祂也是把自己献上的祭司。我们感谢神,这是太宝贝的事!我们常常来到主的桌子前的时候,我们好象只看见赎罪祭,我们好象很少看到燔祭。但是摆在桌子上所陈列的饼和杯,不仅是向我们说出那里有赎罪祭,也同时告诉我们那里有燔祭。赎罪祭和燔祭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功用,一个是解决人和神的正常关系,另一个是解决人在神面前蒙悦纳的资格。我们感谢主,祂是赎罪祭,领我们到神面前。祂也是燔祭,叫我们在神面前蒙了完全的悦纳。祂是造成救赎恩典的主,祂是配得一切的尊贵和荣耀,所以燔祭牲的皮归给祭司。弟兄姊妹注意,在中文圣经里是用这样的字句来记下这一点,“献燔祭的祭司无论为谁奉献,要亲自得他所献的燔祭牲的皮。”中英文是一样的。中文说“亲自”,英文也一样,是“他要亲自得祭牲的皮”,不是另外的祭司得这块皮,也不是别的祭司拿了这块皮,然后再交给他,乃是他亲自去得这祭牲的皮。这就是我们的主的经历!我们感谢赞美主,祂成就神要祂作的一切,祂也亲自从神手里接过神加给祂的荣耀,权柄,尊贵和能力。就是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交给了祂。我们感谢神!

 

一同享用基督

 

在献祭事上,提到素祭,不管是怎样作的素祭,也不管是怎样子的素祭,弟兄姊妹注意一件事,除了烧在坛上的一点点以外,都要归给亚伦的子孙(参10),大家均分。这里很有意思,亚伦的子孙都有份在这素祭里的享用,也可以说有份去享用这些素祭。,怎么享用呢?大家均分。不会你多一点,或是他多一点,每个人所得的都是一样。我们感谢神!这是神的定意,神把基督赏赐给人,神没有定规这人多得基督,那人少得基督,神所看的乃是这个人配不配得到基督。什么人才配得基督?在当时的律法下,配享用素祭的只是祭司。因为亚伦的子孙都是祭司,那就是说,凡是祭司都有份去享用那素祭,并且所享用的都是一样。年纪大与年纪小的没有区别,在会幕里服事长久的,和服事日子短少的也没有差别。不是根据人的所作,乃是根据他是什么人。

 

现在我们留意,照这样说,我们在新约里所有蒙恩得救的人都接受祭司的位份,这样,我们每一个人所享用的基督都一样的?感谢神,的确是一样。神把祂的儿子赏赐给属祂的人,每一个人享用的都是基督,在基督以外,这些在新约里作祭司的人是没有享用的。这一点很重要,但是发生一个难处。在新约里每个人都是祭司,但很显然,在享用基督的实际里,有一些人好象丰富一点,有些人好象是短缺一点。这怎么算是大家均分呢?

 

弟兄姊妹们注意,大家均分是说到资格,但享有的多少乃是实际。在资格上面,没有一个人是不能享用基督的,在神的安排那一面,每个人享用的基督都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实际看到的情形,好象不是这样。有些丰富,有些短缺。这是什么原因?是神的安排和定规不实行了?不是,这是祭司的器皿大小的问题。具体来说,有些是亚伦的子孙,但他放弃了不作祭司,很自然的,祭司所享用的就对他不再产生作用了。同样的在新约里,我们每个人都是祭司,若是我们放弃了我们的职份,也是很自然没有享用到神所定规给我们的基督。

 

我想举一个弟兄姊妹很容易领会的例子,我们作身体检查的时候,其中有一样是测量肺活量的,就是吸入和呼出的差别。肺活量大的人,你吸进去的空气就多了,肺活量少的人,吸进去的空气就少了。但神预备的空气让你呼吸,并没有说某某人只能吸这么多。空气已经安排在那里,你全都可以把它吸去,但你的肺活量就限制了你,你只能吸进去那么多。我们感谢神,我们是祭司,但是我们作祭司的实际,影响了我们享用基督的多少。但对于神把基督给我们,这一点是没有区别,也不发生影响。你有大的度量就吸收更多的基督。你只有小的度量,相对的,你吸收的就少。

 

活在基督的丰盛里

 

我们再看看平安祭。平安祭有三个类型,那是从目的上面来作区别的。我们晓得平安祭就是感恩祭,感恩有三个目的,根据这三个不同目的,便把平安祭分为三个类型。我们先说这三个类型是什么,头一个纯粹是感恩,就是你认识了恩典和你享用了神的恩典,你感谢神,献上一个平安祭,这是纯粹感恩的祭。另一个的目的乃是“为还愿”的,这是十六节所提用来还愿的。什么叫还愿呢?乃是说感恩以前,他向神有所求,有所要。在他向神有所要求的时候,他也告诉神说,“神啊,如果我所求,我所要的,你给我应允,我就在你面前献上平安祭,感谢你答应我所许的愿。”这个叫作“还愿”。

 

在十六节里,还提到另外一样,那叫作“甘心献”的,什么叫“甘心献”呢?或者“自愿献”呢?那完全跟享用恩典和神答应许愿没有关系,而是一个人对神的认识而带出的反应。他可以完全脱离恩典的事实,但是却认识神是赐恩典的神,赐恩的主,祂给我眼见的或没有眼见的恩典,这都不是问题。我认识了祂是赐恩的主,从开始到末了,祂就是用恩典来扶持我,祂就是用恩典引领我。我眼见和眼不见的恩典都不是问题,我是认定了祂是赐恩的主。就是我落在患难中,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知道祂仍然是我赐恩的主。我现在不明白,为什么祂这样引领我去接受这样的遭遇,我仍然认定祂是赐恩的主。所以不根据享用恩典的事实,我还是向祂感恩。

 

这样说就会很清楚,感恩和还愿是因着主所作而感恩,甘心献是因着主的所是而感恩。所以弟兄姊妹我们每次来到主的桌前,你说最近都没有感受神的恩典,怎么感恩和赞美呢?弟兄姊妹,这话是不能说的,因为你来到桌子面前,至少可以看见一个赦免的恩典,再进一步也看见丰盛的恩典。就算连这些都没有看见,至少我们能知道祂是乐意向我施恩的主,所以祂才交出祂自己,所以饼和杯分开了。主若是给我们看到这些,我们都能摸到甘心献的平安祭了。弟兄姊妹这太宝贵了(从目的上来看,平安祭是分成三种类型,但这三种平安祭在处理祭物上就有一点不一样了。我们看共同的部份,不管为什么原因献,所用的素祭就是“调油的无酵饼和抹油的无酵薄饼,用油调匀细面作的,与感恩祭一同献上。”(12)弟兄姊妹知道在献平安祭的时候有饼,因为平安祭可能是一把面,可能是初熟之物,所以不管那祭本身是什么,都要这几样配搭一起奉上,“调油的无酵饼,抹油的无酵薄饼,和用油调匀细面作的饼”。

 

弟兄姊妹注意,不管是怎样做法,不能缺少油,是调油也好,是抹油也好,是调匀在面里面作的也好,就是要有油,不能没有油。我们就要问为什么一定要油?不用油作饼不行吗?但是条例很明显说,“一定要有油,不是调就是抹。”我们留意这一点,我们晓得饼是素祭,是配搭在平安祭上一同献上的。我们也晓得素祭乃是指着生活,一定要调油。我们要先注意什么是油,弟兄姊妹都知道,油在圣经里一直是圣灵的记号,所以一定是要有油在当中。这就说出了一个在神面前真实活在恩典里的人,一直有恩膏的滋润。我们感谢神,一个真正认识恩典的人,不是只在嘴巴里说恩典,他也一定是调在恩膏滋润的生活里。

 

你看到很多说“感恩,感恩”的人身上,却没有看到有什么可感恩的。事实上这些人只是嘴巴里说恩典,但事实上却不知道什么是恩典。就算曾有恩典的念头在他的心思里闪过,也很容易给他的心思解释成“幸运”。如果是这个样子,怎会带出感恩的实际呢?神不是要人摆出外面感恩的模样,神是要一个真正认识恩典的人,真实地活在恩膏的管理下。

 

说出人是不配蒙恩的

 

人是不配蒙恩的,十三节就说出一个事实,“要用有酵的饼和感谢献的平安祭,与供物一同献上。”这是叫我们有难处的,怎么可以用一个有酵的饼﹖素祭明明说不能有酵的,但在平安祭里却定规了要用有酵的饼,除了刚才提到的抹油,调油,匀油的饼以外,还要用有酵的饼。为什么﹖这很作难了,难道神也悦纳有酵的东西?这是律法的条例所定规的,也就是说神要这个。这不是和神性情有所违背吗?

 

若是我们仔细地读,我们就发觉了这个有酵的饼不是素祭和平安祭,是在祭的本身以外配搭在那里用的。这一点,我们很容易看出来。平安祭是祭牲,素祭是不能带酵的,所以都不是这两个祭的本身。但是事实上在献平安祭的时候,就要有一个有酵饼来配搭,我们看来好象是矛盾了,那是与神性情不协调的。但是我们读深一层,我们立刻就发觉幸亏有这个有酵的饼,如果没有,我们就不知道我们的本相在神面前是什么样子。

 

原来这个有酵的饼乃是说出一个很宝贵的事实,乃是那献祭的人借着这饼来承认,“我是不配蒙恩的,我这个人如果给带到神面前,我所能得着的只有定罪。感谢神,借着这有酵的饼让我看见神越过了我的愚昧,而向我施恩。虽然我已经承受了恩典,但就着我的本相说,我是一个不配的人。”这就是这个有酵的饼的意义。没有这个饼,我们就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献祭感恩,神是不是悦纳我呢?我们都没有把握。但感谢神,这个有酵饼给我们很大的安慰,神真的是接受我们的感恩,神是超过我的短缺而悦纳我的感谢。

 

我们晓得整本圣经提到“酵”的时候,绝大部份是指着罪来说的,只有两处地方说到带上有酵的饼。一处就是这里,另一处就是五旬节的献祭要献两个有酵的饼。基本意义都是一样,都是说出人在神面前原来是不配的。在五旬节献的两个饼更进一步说出,神用我们这些本来不配的人作为祂的见证。我们看到五旬节的时候,再详细看这点。

 

为什么我要提出这事呢?弟兄姊妹知道,在很多地方擘饼是用面包,而不是用无酵饼,他们用有酵饼或面包。他们说用有酵饼来纪念主才对,甚至在弟兄会那么重视回到圣经里去的弟兄们,部分人也这样主张。但弟兄姊妹们要明白,我们擘饼时用的饼乃是指着主自己,而这里和五旬节所说的饼是指着到神面前蒙恩的人,而不是指主自己。如果把它们混乱来用,就非常不准确。我们的主永远是无酵的,我们这些人一直是带着酵在神面前活着。是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才叫我们这些原来满了罪的人成了神的义。这是哥林多后书四章末了告诉我们的。我们感谢赞美主(现在我们看准了,这里摆上的有酵的饼乃是指着蒙恩的人,而不是指着我们的主,因为这个有酵的饼并不是祭的本身,而是配搭到祭里面带到神面前的。只有那位无罪的主才是祭,祂把我们这些有罪的人带到神的面前接受大恩。

 

主的恩典是常新的

 

然后我们注意怎样处理那平安祭,平安祭牲的肉要在献祭当天吃光。如果祭是为感谢而献的必须要当天吃完,不能留到第二天,(参15)严格说来不能留过半天。弟兄姊妹这就很有意思了,那也就是说,你吃这平安祭是在晚上,晚上就是黑夜了。在黑夜中,你还在感恩,这才是显出真的感恩。但等到早晨,对我们来说是新的一个日子,但对数算日子是从晚上开始的犹太人来说,他们乃是进入一个新的光中。这新的光是什么?新的光从属灵的实意来说就是进入基督里。主说“我是世界的光,跟随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我们感谢神,所以那感恩的祭不能留到第二个早晨。

 

比较容易理会的,不说刚才说的进入光中,而是说出神的恩典是常常新鲜的。神从来不用陈旧的恩典来供应我们,带领我们。祂每一次的带领都是新的带领,正像耶利米哀歌那里提到的,哀歌就是在很痛苦的日子唱出来的,但耶利米在那里说,“每早晨,你的恩典都是新鲜的。”的确我们的主从来不在我们身上作陈旧的事。祂也提醒我们不能用陈旧的经历来维持今天活在神的面前。我们必须常常在神的恩典当中更新,就像燔祭一样,不住在主面前有更新。

 

对还愿与甘心献的就要在献祭当天吃。如果吃不完,第二天也可以吃,但无论如何不能留到第三天。到了第三天就要用火烧掉,如果第三天还吃了平安祭的肉,这个祭就不蒙悦纳了,献祭的人也不蒙悦纳了(参16-18)。我们就问为什么同是平安祭,因着目的的不同,有些可以多吃一天,有些就不能?我们感谢神,基本上还是不能陈旧。但因着对神的认识上的不一样,认识神的工作和认识神自己在认识上是有差距的,认识神的自己,人享用神就大一些,只认识神所赐的恩典的,享用的范围就局限在神的恩典的领会里。所以就产生了有些要当天吃完,有些可以吃到第二天,但绝不能吃到第三天。我们感谢神,祂是常常赏赐我们新鲜恩典的主。

 

然后我再提一样。十九节末了“凡洁净的人都要吃。”赎罪祭牲的肉只能给祭司吃,但平安祭牲的肉,凡是洁净的人都要吃。我们感谢神,这是说出神的恩典是给所有蒙恩的人,不是只给特别选出来的人。所以我们看平安祭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是神与人一同享用的祭,擘饼就像平安祭的那个样子。在神那方面,神得着荣耀,亚伦的子孙,就是说今天我们在新约里的每一个作祭司的人都蒙了爱,因为祭牲的胸要归给祭司。献祭的祭司本人是得着能力,因为他要得着那右腿,洁净的人就是在恩典里的众人一同来享用基督。感谢主,这平安祭带出了一个很大的功用,把神与人接联起来一同享用。享用什么?用新约的话来说,享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我们感谢主,巴不得神叫我们认识恩典,并且给带到甘心献的恩典里,叫我们活在地上是一个感恩的人,不住称颂赞美主的人。──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