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祭司的享用与职份《一》(七22-9

 

从第一章到第七章,神用了这么多的话来提到献祭的事,也很重地说出神从古就已经为人预备到祂面前去的方法。我们都知道第一章说的是燔祭,燔祭就是说出神给人的悦纳,神喜欢悦纳人。第七章的末了是平安祭,说到平安祭的时候,就说出一个非常的大事。我们上一次是轻轻地看了一点,就是说到关乎献祭末了的事,借着平安祭的条例把神心里的意念向我们揭开,因为在平安祭里,神与人都一同有享用。这个享用是享用同一个祭牲,这也就说出,他们借着这个祭牲就有了交通,神与人有交通,人与人有交通,一个交通的事实就给带出来了。神与人有交通是神的丰富,荣耀进到人的中间,神也因着这交通来显明祂的荣耀和丰富。人与人有交通,乃是共同享用神所赏赐的一切,这个赏赐乃是神的丰满。我们晓得祭牲是指着神的儿子,神的儿子乃是完全承受了神有形有体的丰满。在神儿子里,这个丰满也成了人的所有,人与人就一同交通在这一个丰满里。我们实在要低头敬拜我们的神。

 

在交通中享用神荣耀的丰满

 

第一章说到神悦纳人,到第七章就看到荣耀丰满的交通。这两个事实放在一起,就很明确地叫我们看到神悦纳人,不是仅仅的悦纳,乃是悦纳到一个地步,神荣耀的丰满完全把人围绕起来。我们看神启示五祭的次序,平安祭是放在当中的。但是说到祭的条例,平安祭就排到最末了,这就叫我们留意到神作这样安排的心意在那里。说到条例的时候,永远是燔祭作开始,但却不是赎愆祭作结束,乃是平安祭作结束,这一个安排真叫我们里面被摸到。

 

我们要从平安祭看神怎样把人带进荣耀丰满的交通里。在平安祭里,神所接受的就是脂油和肥尾巴,我们曾提到这些是祭牲的荣耀的根据。我们看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说这就是荣耀,神所得着的就是荣耀。然后我们看亚伦的子孙,他们所得的,乃是祭牲的胸。那胸乃是说出那爱,以弗所书那里说,“用爱心作护心镜遮胸”。我们感谢神,亚伦的众子孙在那里蒙爱。献祭的那祭司得着右大腿。大腿就是能力,他在那里服事神,在那里献祭,他所接受的就是神的能力。然后说到众人,众人就是整个的祭牲,整个的祭牲就是基督。我们看到一个祭牲把神与人,服事神的人和百姓都连接在一起。是基督把这些人都吸引在一起产生了交通,在交通里享用神的丰满。

 

我们看到这个,就把我们更进一步带进什么叫“住在基督里”。是这一个祭牲,是这一位基督,你连上了祂,你跟祂联合在一起,就带出这样大的属灵结果出来,我们实在要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个是平安祭。

 

祭司是事奉神的人

 

我们要往前看了,这些条例都说完了以后,祭的本身和献祭的条例都说完了以后,接上去就是有一件事要决定了。什么事要决定呢?就是亚伦和他的子孙作祭司的事。你不能说他作祭司,他就是作祭司。神当时的安排,亚伦和他子孙作祭司还是有一番手续要作。这些手续可以说是一些经历,当然在律法底下,这些是手续,这些手续所发表出来的实意乃是一些经历。怎么来接受这服事的职份呢?你先接受了这个职份,然后才能显出祭司的功用。所以马上就带进祭司如何去接受职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

 

我们看到这一个启示的次序,我们就看到这里面有一件事。如果没有五祭,没有祭牲所显出的功用,根本就没有人能事奉神,因为人没有条件去事奉神,也没有地位去事奉神。现在事奉神的事要显出来了,我们就看见事奉显出以前,乃是这几个祭。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基督的工作,有了基督的工作,人就有路去服事神。没有基督的工作,人根本就不可能去事奉神。所以我们看七章末了,就这样的提了,“这就是燔祭,素祭,赎罪祭,赎愆祭和平安祭的条例”(七37)。但接下去说的,好象在以前没有提到,那就是“并承接圣职的礼”(七37),这是以前没有提过的。

 

感谢神,我们看下去的时候,我们就看到承接圣职的事,那是五个祭显明的结果。没有这五个祭,就没有承接圣职这回事。我们感谢神,在这里提到“燔祭,素祭,赎罪祭,赎愆祭,平安祭的条例,并承接圣职的礼,都是耶和华在西乃山所吩咐摩西的。就是他在西乃旷野吩咐以色列人献供物给耶和华之日所说的。” (七37-38)这些事的安排,完全是根据神的定规。神告诉摩西各样的作法,为什么要这样作﹖神都没有明说,只是说出每一个祭的功用和怎样去处理。但到了三十七,三十八这两节,我们就看到了,原来这一切是为了要叫亚伦和他子孙去承接圣职。

 

在那时,我们只是看见亚伦和他的子孙。我们晓得旧约里的历史,特别是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的历史,乃是今天教会经历的预表。因此我们就看到了,当时只是少数的人接受圣职。但这是一个预表,乃是预表到在新约的教会里,每一个神的儿女也得进入的经历,因为在新约里,每一个神的儿女都是有君尊的祭司。

 

我们回过头来看神选召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所说的话,“让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我们提到过这一点,神的选召是为了让人去事奉祂,现在我们可以看见人在神面前的事奉开始了。在旧约只是几个人,但这原则放在新约里就是整体了。我们就要说,我们被召乃是为了事奉神。我们被召是承受恩典,这是五祭。承受了恩典以后,我们就要事奉神,这是承受圣职。我们看到神话语的次序,我们也看到整个属灵经历的发展和根据。

 

进入事奉的经历

 

我们从第八章开始来留意,利未记第八章和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在记载上差不多是一样。但有一点是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没有提的,在利未记第八章里面就提了出来。在利未记八章整章的内容,就是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的内容,所不同的不是字句上的一些差别,乃是那一件事情发表的差别。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是启示,利未记第八章是实行。如果只有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那只是有一个事实在那里,没有实际的。到了利未记第八章,我们看到实际了。因为那启示的内容进入实行,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在旧约是这样,在新约里面更是这样。神有启示,但是这一切的启示都要成为经历,都要实行出来,这才是神所作一切定规的目的。

 

第八章就是说到亚伦和他儿子们如何去承接圣职。我们看这章的时候,我们会发觉有好几处地方讲出了这一章的主要讯息。先看第四节,“摩西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行了。”然后第九节的末了,“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再后是十三节的末了,“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十七节末,二十一节末,二十九节末,三十四节末,全都是那一句话,“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的去行”。这就是第八章里的讯息,就像出埃及记三十六至四十那五章是同一个原则,把神的启示实行出来成为人的经历。不实行就没有经历,要把神的启示成为经历就必须实行,这一点是我们在神面前很需要主的光照。

 

主怜悯我们,我们才对神的事知道不少,但是这些知道如果没有实行出来,那只是一个“知道”,不是我们的经历,而神是要我们在经历里得着祂。怎么能得着神呢?你怎么能有得着神的经历呢?要得着神作我们的经历只有一条路,就是把神的话实行出来,把神的启示实行出来。不实行神所说的,根本没有条件去经历神。经历神不是空洞的一些话,经历神乃是实行神所说的所带出的结果,所以我们实在是需要神的怜悯。我们不能只是知道,只是听见,我们在听见了,知道了以后就要实行。如果没有实行就如同没有接受启示,如果没有实行就没有实际的服事。

 

今天基督的教会落在一个非常困扰的光景中,不是神停止了不作工,不是,完全不是,乃是称为神名下的人只追求知道神要作的事,但却没有按照神所说的来实行,来跟上,结果就产生教会“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这一种光景。主既然给我们看见这一点,我们就求主怜悯我们,不让我们连这一点也只是停留在知道里。感谢神,我们读旧约,特别是出埃及记,非常多的次数是说到“照着耶和华所吩咐的”,这就是“山上样式”的原则,从出埃及记开始“照着耶和华所吩咐的”这句话,不知道反复出现了多少遍。这就是在旧约时,神在人中间所要得到的,也是神向人启示的一切事物所带出的要求。

 

印证事奉的职份

 

利未记第八章里面提到很多的动作,我们在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的时候已经交通过了,我就不重复那一部份。在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没有提到的事,我们就要补充了。神告诉摩西说“你要将亚伦和他儿子一同带来,并将圣衣,膏油,与赎罪祭的一只公牛,两只公绵羊,一筐无酵饼都带来,又招聚会众到会幕门口。”(八1-3)在出埃及记二十八章没有提的是那一件事呢?是招聚会众到会幕门口。他们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摩西就把圣衣给亚伦和他的儿子们都穿上了。我再按埃及记二十九章的次序再说一次,他们都聚集在那里了,然后就让他们洗身,然后再给他们穿上圣衣,然后又把膏油倒在他们头上,这是出埃及记二十九章说的。但是这里说的不仅是摩西跟亚伦几个人作,他们要在全会众面前作,是公开的作。公开的作的主要功用就是确定他们的职事,同时也确定他们的职份。神要在祂的百姓中间去印证这些人是神所用的。神不能让祂的百姓胡里胡涂地跟随人,神也不容许祂的百姓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带领他们,所以神就给他们一个印证,“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和亚伦的子孙,永永远远是我使用他们在你们中间来作服事的,我要用着他们站在神和人的中间,来显明神所要作的事。”这是很重要的事。

 

我们在神面前服事,必须要有神的印证。没有神的印证,也许我们是作在人的热心里,也许我们是作在别人的拥戴里,但是没有神的印证,就不是出于神的拣选,也不是出于神的灵的催促。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作得太少,但有一件事情我们可以肯定的,人们是作得太多了。我不知道我们作得少是对还是不对,不过在我们所作的来说,我们觉得神并没有打岔我们。我说的是什么事呢?在好些宗派的教会的聚会,除非没有特别聚会,如果有特别聚会,末了一定是鼓动人作传道。我不敢说这个是不对,但是如果把它作为一个必须要作的,我们就看到很多没有神印证的人冒出来,人就凭着自己的热心决定自己的脚步。这样的事太多了,结果就给教会带来许多的难处,也没有把神的祝福和恩典带进神的儿女当中。这是何等可怜的光景!

 

我们要留意,神所要用的人,神一定给他们印证。什么印证呢?是不是现在基督教的按立呢?在旧约这样作是没有难处,但在新约的教会这样作,怎么能解决问题﹖手是按过了,但是神的作为却没有显出来,神的恩典和怜悯也没有显出来,这种情形太多了。我们不能不求我们的神给我们看见,神用什么来印证祂所要用的人呢?用启示,恩赐,能力,亮光,榜样。服事主不是只用嘴巴的,乃是用着我们整个的人。神要用着我们整个的人来发表祂,能这样把神发表出来,那就是神的印证了。

 

我们看到亚伦和他儿子来到会幕门口的时候,他们接受两件大事。一件是圣衣,一件是膏油。留意这一点,圣衣乃是基督荣耀的彰显,能显出基督的荣耀,那就是祂给祂要用的人的一个印证。膏油是圣灵的工作在被神用的人身上显出来,当然其中包括能力,但不一定是能力,可能是滋润,也可能是叫人有属灵的苏醒。如果在圣经里看得完整和深入一点,不能不发觉强调圣灵的能力,把圣灵在人身上的工作过度夸张,叫人一听到圣灵,就马上想到能力。但是我们读神的话,我们越读越会体会,提到圣灵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说到圣灵给人的滋润,叫人里面畅快,里面好象满意,叫人里面满了喜乐,这是圣灵常在神儿女们身上作的,作这些比显出能力更多。但是多少年来,人在那里强调能力,把圣灵的工作局限在能力里。

 

我岔出说少许,我们读新约圣经,圣灵充满这个词在希腊文里,有两个不同的表达。一个就是“被圣灵充满”,被圣灵充满,是偏重在恩赐和能力的发表。在使徒行传里,我们比较多看到,但使徒行传并不是每次都是记载圣灵充满就是“被圣灵充满”。我们看到另外一个表达来说到圣灵的工作,用圣经原来的话来说,就是“满有圣灵”。我们中文圣经一律翻成“被圣灵充满”,英文圣经就没有这个毛病。有一个人叫巴拿巴,他是什么人呢?巴拿巴的意思就是“劝慰子”。这一个称为“劝慰子”的巴拿巴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是满有圣灵的一个人。另外在以弗所书第五章里,“不要醉酒,……乃要满有圣灵”,这又是提到“满有圣灵”。

 

满有圣灵跟被圣灵充满分别在什么地方呢?明显的有两方面,被圣灵充满,是恩赐和能力的显出。满有圣灵乃是说到在生活里充满了圣灵的发表。另一方面,被圣灵充满是短暂的,是多次的。满有圣灵是长久的,甚至是不断的,这是很明确的。被圣灵充满是显在工作的范围,满有圣灵是显在生活的范围。我这样说是想弟兄姊妹可以掌握到实际的情形。

 

我们回到亚伦和他儿子们的身上,他们在这里所接受的,一样是圣衣,另一样是膏油。圣衣乃是基督的荣美,他们穿在身上,他们就在那里发表基督的荣美。其次就是膏油,说出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是根据圣灵的供应。这是他们承接圣职所办的头一个手续,是在众人的眼前作的,让众人都看见圣衣披戴在亚伦和他儿子们的身上,众人也都看见膏油倒在他们头上。但这并不是承接圣职,这只是说出承接圣职的开头,他们先要作好这一部份,也就是指出承接圣职所带出的结果,乃是借着圣灵的供应来发表基督,这就是神的印证。借着神所选召出来的人,神用着他们去发表基督,叫人从他们身上看见基督,虽然不能看见很多,但也能看见一点点。看见大祭司就看见基督的完全与荣美。众祭司没有大祭司显明那么多,因为祭司只有内袍,再加上裹头巾和腰带,其它的就没有了。所以看众祭司的时候,好象没有看到这么多的荣美,没有看到这么多的华美,但是我们的神说,“众祭司穿着内袍还是华美”。这也给我们看见,我们该让人在我们身上看见基督,不让别人看见很多,也得让人看见一点点,这才是祭司的服事,这才是今天神的儿女们该有的一个追求的方向。

 

好了,现在他们都穿好衣服了,当然穿衣服以前都洗过澡,现在怎样显明他们进入服事呢?在次序上,是先来到祭坛,因为没有坛,祭司也就没有服事。祭司要服事,那就得先要有坛。现在就要看这个坛了,我们先看看第十节,“摩西用膏油抹帐幕和其中所有的,使它成圣”,“又用膏油在坛上弹了七次,又抹了坛和坛的一切器皿,并洗濯盆和盆座,使它成圣,又把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膏他,……”(八11-12),人的部份我们看过了,现在我们看物的部份,那坛是首先处理的,要用膏油涂抹来使它成圣。我们必须要看见这个,抹了膏油,坛就被分别出来,坛就可以成圣了,但还没有真实的成圣,要怎样才真实成圣呢?

 

后是膏油先是血

 

以下还有其它的话说,我们先看为什么先是抹膏油?为什么不是先抹血?我们唱的一首诗歌,“后是膏油先是血”,但是这里的次序好象是先是膏油后是血。我们要注意了,这个次序并没有打乱,我们要注意这里说,“要用膏油抹坛和坛一切的器具。”要注意一件事情,这是显明圣灵最初的工作。就像我们听见福音的时候,圣灵给我们一点的光照,给我们一点的责备,我们就看见自己的愚昧,自己的结局,我们就来寻求我们的主作我们的拯救。这是圣灵起头的工作,先是给我们有这样的感动,使我们去取用基督的血。同样的先用膏油的目的是要叫这个坛洁净可以使用,作为献祭的地方。

 

然后我们就注意了,抹过了膏油,就可以杀祭牲了。若没有抹过膏油,即使杀了祭牲也没有坛可以烧,所以要先把坛抹了,然后才杀赎罪祭的公牛。我们还要注意,这个祭牲杀了以后,“摩西用指头蘸血,抹在坛上四角的周围”(15),注意那个目的,使坛洁净,然后把血倒在坛的脚,使坛成圣,坛就洁净了。我们来看整个次序,抹了油,就抹血,又倒血,什么意思呢?我们晓得,抹血就是一点点,倒血就是整盘倾倒净尽。我们就看见这里有一件很严肃的事,我们若是把这个坛和这些祭牲的血看作是基督的所是和所作,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里所说的坛,在还没有显明它的功用的时候,就不是基督作出来的,而是基督启示出来,再借着人手所造出来的。我们看到这里面有一个很奇妙的事吗?虽然是出自神的启示,但只要人的手一加上去,神所启示的也被沾污了。不是说神的启示本身是给沾污,乃是说当人的手一加在神的启示里就产生了掺杂,就产生难处了。

 

比方说敬虔,是出于神的要求,但是“以敬虔为得利的门”,却是神所不能接受的。我们看见敬虔是神所等候要在人中间得着的,但是人的手一加上去,把敬虔成为得利的门路,就糟糕了。我们实在不能不注意到这些事情,我们实在要看到这个难处所以在坛要使用以前,先抹了膏油,让圣灵的责备,圣灵的光照在那里先作工,然后接受血的涂抹,接受血的倾倒。

 

现在我们来注意这个血。抹血用圣经的话来讲,这就是“遮盖”,紧贴的一点遮盖,薄薄地一层遮盖。倒血用圣经的话来讲,那就是“洗净”。“洗净”是出自约翰壹书第一章的,“遮盖”是出自诗三十二篇一节。,我们看到这差别没有?在旧约这样说,我们就很容易清楚,在旧约时,人的罪只是被遮盖,暂时借着祭牲的血遮盖一下,所以他们需要每年都献祭来作短暂的遮盖。但在新约里,我们的主所流的宝血,不是遮盖我们的罪,乃是洗净我们的罪,一次洗净就洁净,不需要每年一再献祭。

 

现在在这里我们就看到有抹血,有倒血,这些作完了以后,那一个坛给人的手所沾染的,都完全洁净了,更新了。我们要注意圣经怎么说这两件事,“就宰了公牛。摩西用指头蘸血,抹在坛四角的周围,使坛洁净……”(八15上),洁净了,没有带着沾染了,可以了吗?还不可以。接下去说“把血倒在坛的脚那里,使坛成圣。”让我们简单说,抹血是为了洁净,倒血是为了成圣。我们怎样可以看到呢?很明确的一件事,倒血就是完全把祭牲的血都倒了,没有留下一点。这很明确地提醒我们,我们不能把基督的血减少一点,当然我们是不能增加基督的血,我们根本没有条件可以增加,但减少基督的血是我们会作的。但是神的话叫我们看到,不能减少基督的血。

 

什么叫减少基督的血呢?让我说说基督教里面的情形。在基督教里,有一批人现在称为自由派,从前他们有很多名称,从他们起源来说,他们是新神学派,再后来又叫作新正宗神学派,然后就叫作现代派,然后到现在就叫自由派。不管他们的名字怎么改变,主要的内容是一样的。这样的人在基督教里面,占的比例是不少,他们怎样减少基督的血呢?他们根本就不讲基督的血,他们所讲的就是怎样服务人,怎样“牺牲小我,完全大我”,如何实行社会的改革,就是这样的事。主在十字架上流血的事,他们摸都没有摸,这就是减少基督的血。

 

又有一个安息日会,他们说你信耶稣还不够,你必须信了耶稣再加上守律法,不然的话你就不能进入救恩,不会给神悦纳。我们看到吗?这是减少基督的血,就是说基督的血不够,必须在基督的血以外加上一点才可以。我们还看一些他们说是基督教,但是基督教就不承认他们,那就是摩门教。摩门教里面也有一个大前提,单有耶稣还不够,必须在教会里面有先知,信耶稣加上先知才是教会,才有份进入神的国。我们看到吗?又是减少基督的血。还有好多,我不说那么多了。

 

在旧约里给我们看到,我们若是能在神面前全然的成圣,我们必须要完全接受基督的血所作成的。基督的血说清楚一点就是基督的死,是借着基督的死来成就我们在神面前所没有的,叫我们成圣。我们看见了,抹血是遮盖,倒血是洗净。抹血是可以使人洁净的,但是不能叫人进到成圣。你要进到永远成圣的地步,你必须要倒血,那就是完全地接受基督的死。我们说基督的死,不说耶稣的死,耶稣的死你可以说是人的死,但是基督的死,那就是神儿子的死,死了又活了。那一位神的儿子,祂的死,叫我们给带进完全的成圣。我们感谢主,这实在宝贝。

 

在旧约的时候,你看,他们承受圣职的手续麻烦不麻烦?单看我们今天晚上所看到的已经够麻烦了,但是还没有进入正题。啊!烦死了,我们看到怎样进入正题,我们就感觉烦死了。但感谢主,在新约的恩典里,神不是叫我们在这些繁繁复复的事上来作这个或那个,神是把我们放在基督里。我们进到基督里,就穿上了外袍,我们可以说是先穿上内袍,然后再加上外袍。我们进入基督里就已经接受了圣灵,我们进入基督里就完全与基督联合,没有这些复杂的手续,也没有底下所提到的手续,一切全在基督里作成。我们感谢主,我们要说,不单是我们蒙恩得救是恩典,我们能服事主也是恩典。我们感谢祂,求主叫我们真能认识恩典,按着神的恩召来进入神的目的,作事奉神的人。──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