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祭司的享用与职份《二》(八22-36

 

我们上一次看到亚伦和他的儿子们承接职事的时候,他们要作一些手续,这些手续非常的复杂。这些手续是神所安排的,即便是非常复杂,他们也必须要跟随。我们看过他们按着神的吩咐洗了澡,穿了衣服,弹了血,抹了膏油,他们就献上两个祭,一个是赎罪祭,一个是燔祭。这是我们上一次所看过的。赎罪祭遮盖人在神面前不被定罪,叫这一个人在神面前,没有给神定罪的事,这样就与神没有间隔。但是光有赎罪祭还不够,还必须要献上燔祭,借着燔祭来表明他是一个寻求神的人,也是一个奉献的人,他们乐意把他们的主权交给神。

 

这两个祭作过了以后,我们今天晚上要接下去看,真正承接圣职的手续。因为赎罪祭和燔祭都是预备人,人对了,他才能在神手里接过神的托付,他才能有基本的条件来作一个服事神的人。现在他们的资格有了,怎么去接受神的托付呢?怎么把神给的那职份接过来呢?

 

在恩典中接受职份

 

我们从22节开始看,那里说,“他又奉上第二只公绵羊。”神告诉他们要带一头牛,和两只羊来,那头牛已经给献作赎罪祭了,第一只羊也给献了作燔祭了,现在是第二只羊。我们看这第二只羊,圣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说,这“是承接圣职之礼的羊”,这第二只羊就是接受神所给的职份的手续。开头那两个祭是预备人,人给预备好了,现在第三个祭就是接受职份的祭,这个祭是什么祭呢?从下文我们看见那是平安祭。

 

我们读出埃及记的时候,已经指出为什么接受职份是借着平安祭来完成。我们感谢主,因为在平安祭里有它的特色,这个特色就说出了一个事奉神的人,在神面前接受托付所必须有的经历。我们稍微提一下就算了,因为在出埃及记时已经比较详尽地提过了。神用平安祭来让亚伦和他的儿子们接受职事,因为平安祭是一个感恩祭,平安祭又是一个交通的祭,因此借着平安祭来接受这职份,正好从几方面说出人来到神面前事奉神的时候所必须要有的看见。第一件,事奉神是从交通里面出来的,没有交通,就不可能有事奉,一面也说到神儿女当中彼此的交通。

 

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知道在以色列人身上也好,在今天的教会也好,那作头的都是主自己。在旧约以色列来说,神是他们的王。在教会来说,基督是教会的主。既然是如此,所有事奉的人都不能自己作主,如果有人自己作主来事奉神,这就是越过了主作头的地位。因此事奉定规是从交通里出来的,因为从与神的交通里接受一个负担,借着弟兄们中间的交通来定规发表那负担的方法。所以在事奉的事上,神要用平安祭来作承接职份,第一件事就是那么清楚的。

 

第二件,事奉乃是神在恩典中交托给人的。因为平安祭就是一个感恩祭,平安祭就是说出神给人恩典,在服事主这一件事上,也是神恩典的选召,我们才能在神面前有这个条件。因此我们看见接受职份也是从恩典中接过来的。

 

第三件,很显然的说出事奉神就是一个恩典。事奉本身就是一个恩典,好多人没有了解事奉神是一个恩典,他们觉得事奉神是一个重担,甚至是一个累赘。但是神借着平安祭来给人一个服事的资格,很显然地就是让人认识,事奉就是一个恩典。在旧约中,君王想要事奉神也没有条件,他虽然尊贵为王,但是在事奉神的事上,他就不能摆上他的那一份。大卫只能羡慕事奉神,他没有可能直接事奉神,所以事奉神本身就是一个恩典。在新约中就更明白了,所有蒙恩得救的人,神就叫他们作君尊的祭司,是一个在尊荣里面事奉神的人。这个事实本身就是一个恩典。我们得救是恩典,我们能事奉神更是恩典。我们想到神的尊贵,荣耀和伟大,竟然让我们这些微小的人来服事,若是我们真的能明白这一点,我们只能说,我们是受宠若惊了。我们感谢赞美主。

 

藉神儿子的死分别为圣

 

现在我们回到这个承接圣职的平安祭上。这一个羊宰了,首先处理的是它的血,这些我们在读出埃及记的时候也提过了,就是摩西要把这只羊的血,抹在亚伦和他的儿子们的右耳垂上,右手的大拇指上,并右脚的大拇指上。这些都是说要借着羊的血来洁净事奉人的听觉,视觉和走路的脚,让事奉神的人的耳朵给分别出来,单单听神的话。他的手也给分别出来,单单作神的事。他的脚也是给分别出来,单单走神的道路。这样的一个完全的分别,是一个事奉神的人最基本的要求。

 

如果一个事奉神的人没有听见神说话,那他凭什么事奉呢﹖如果一个事奉神的人的手抓着许许多多复杂的事,而不是单单抓牢主的事,他所事奉的事怎么能讨神的喜悦,和满足神的心思呢?如果他的脚不走在神的道路上,那么他的事奉在神的面前就没有正确的成份了。所以承接圣职的动作开始的时候,首先就是人给分别出来,专一的归向神。

 

仰望天上的供应作事奉的能力

 

这个分别出来以后,就是献祭了。我们看见献的祭完全是平安祭,这个我们也已经看过了。但是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那真的是很有意思。我们看看在承接圣职的时候,献祭烧在坛上的是什么?25节开始,“取脂油和肥尾巴并脏上一切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并右腿。再从耶和华面前盛无酵饼的筐子里,取出一个无酵饼,一个油饼,一个薄饼,都放在脂油和右腿上。把这一切放在亚伦的手上和他儿子的手上作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摩西从他们的手上拿下来,烧在坛上的燔祭上。”弟兄姊妹我们如果不经意地念下去,我们就会觉得完全就是平安祭。但我们要注意28节,“摩西从他们手上拿下来,烧在坛上的燔祭上,都是为承接圣职献给耶和华馨香的火祭。”我们和平安祭的条例来比较一下,我们发觉绝大部份的内容都一样,只有一件事是不一样,就是祭牲的右腿。

 

我们看平安祭的时候,右腿也是拿出来先作摇祭的,摇过了以后,那些脂油腰子肥尾巴就拿到坛上去焚烧,但这个右腿是留下来的,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作他们的份,这是一般的平安祭。但是在这个承接圣职的平安祭里,那个右腿也烧掉了,就是这么一点点的不一样。但是这个不一样就引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本来是留下来作亚伦和他儿子们的份的,现在都烧了,也就是说,亚伦和他子孙都没有这个右腿了。这个本来是神所定规要他们享用的,给他们作供应的,但是现在他们的份没有了。这说出一件什么事来呢?我们实在不能不注意。

 

如果我们光是从右腿本身来看,这腿,特别是右腿,是说出人天然的能力。一个人能站立,因为他的腿有力,如果他的腿没有力气,他就没办法站立。所以光是从腿的表面样式来看,那是说出了人站立的能力,腿是站立的依靠。现在这里说的右腿,这个右边就是说到权柄,右腿就是有权柄能力站立的依据,这个本来是神供应给事奉的人的,但是很希奇,在承接圣职的时候,这个右腿也要烧掉。

 

为什么?原来一个真正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他固然不是依靠他自己所有的力量,他要的是属天的力量。但就算是属天的力量,也不是他眼睛所要看定的依靠。那么他看什么呢?是看那随时作供应的主。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样我们才看见上面血抹在右耳垂,在大拇指,大脚拇指的原因在那里。原来就和底下那右腿也烧掉有关。因为一切的服事都是接受那新鲜的供应,及时的供应。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是在承接圣职里面最特别的一点,和一般的平安祭不一样的一点。

 

事奉所表达的是高举主

 

然后就把那些要献上给神的供物放在他们手上作了摇祭,再拿来烧在燔祭上。我们知道摇祭就是捧着这些东西摇一摇。除了火祭以外,在条例上面我们看到有附上去的三种献祭的方法,第一个是奠祭,就是把一些酒倒出来,就是完全倾倒的,把属地的最美的事物都倾倒掉。我们记得雅歌书上有这样一句话,“你的爱情比酒更美”,所以奠祭的时候就把属地的一切好处都倒掉。当然这个倒出来也说出我们的主把祂自己完全倒出来,成全我们在神面前所蒙的恩典。在主那一面是说到主完全的倾倒,在人这一面就是倒出一切属地的好处。

 

第二个祭是摇祭,就是把所要献上的在手里摇一摇。奠祭是倒出来不烧的,摇祭一般说来也是不烧的,就是摇一摇,如果要烧也只是拿当中的一点点,其它的都保留下来了。摇祭是什么意思呢﹖摇祭乃是说出人彰显神的荣美,所以把那些东西摇一摇,就吸引了你的注意了。这是第二个附带的祭。第三个叫举祭,就是把供物举起来,这就是那高举的动作,高举神的儿子。我们感谢主。

 

他们在承接圣职的时候有一个摇祭,那是说出他们所接受的职事是为了彰显神而设立的,他们不是去接受一个职位,然后他们就高人一等了。没有,他们还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弟兄,他们跟其它的以色列人所不同的,只是在他们服事的职份上不一样。但是在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来说,他们还是弟兄,他们并没有比其它的以色列人高。以后的发展,人的愚昧加进去,那就好象大祭司就不得了了,大祭司就成了官了。事实上我们看到的,如果要说到官的那一方面,有王,有官长,所以做官不是大祭司去做的。我们看到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大祭司就好象成了最高的行政长官了,他审问主耶稣,他们审问保罗。我们那次去以色列的时候,我们去看过大祭司的屋子,里面还有监牢,并且那些监牢讨厌得很,是水牢。

 

我们再回到这里来看,祭司不是做官的,神选召出来服事神的人也不是做官的,他们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彰显神的自己。所以当他们承接圣职的时候,就先有一个摇祭,然后再把摇祭的祭物拿去焚烧。这些事作过了以后,承接圣职的这一件事就做完了,职份就接过来了。但是要进到实际的执行服事,他们还是需要加上一些学习,这个和接受职份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必须是先接受了这个职份,然后才有可能学习那些东西。那是什么呢?

 

活在基督里是事奉的实际

 

我们留意30节,“摩西取点膏油和坛上的血,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和他儿子的衣服上,使他和他们的衣服,一同成圣。”这里有一个动作,他们作完了接受职事的事,摩西就要弹膏油,弹血在他们的衣服上,那是什么呢?我们必须从以前看过的一直看下来,才可以看到那个次序。紧接着这里的,就是刚才已经接受了圣职,是不是他接受了职份,他的服事就有实际了?底下的话就给我们看到不是。他们接受了圣职乃是确定了他们的资格,但是那不等于他们的实际。他们有资格去事奉神了,他们有完全的条件来服事神了,这些条件和资格把他们准确地放在一个事奉神的地位上。但是他们如果要真正显明服事的功用,他们的衣服连同他们本人就要接受弹膏油和弹血。他们穿上衣服,在新约就不是说披戴了衣服,乃是说“披戴基督”。

 

“披戴基督”乃是说出他们借着生活的表现来显明基督。虽然他们还没有正规进入服事,但在他们进入服事以前,他们不仅是要有一个地位,也同时要有一个实际。地位是根据神的拣选,借着基督的所作而显出来。实际乃是一个人实实在在的活在基督里。所以在他们穿上衣服的时候,要弹血,弹膏油。有血,那是洁净的问题。有膏油,那是说出圣灵的管制。说出一个事奉神的人,他们要经常维持在神面前的洁净,他们必须有血,但是不能光是有血,还要加上膏油。这动作在次序上是把膏油摆在第一,我个人以为,神是有意思在其中,因为这里是说到生活的实际来彰显主,从下文看到,这样作是使他和他们的衣服一同成圣。人成圣,衣服也成圣,是成圣的衣服使他们成圣,因为这个膏油和血是弹在衣服上。这是很有意思的。

 

我们常常说,亚伦不管怎么穿上大祭司的服装,他不穿的时候是亚伦,他穿上的时候还是亚伦,但所不同的是什么呢?就是他不穿的时候是活在自己里,穿上的时候,他就是活在基督里。所以对亚伦和他的儿子们来说,他们的人并没有多大改变,使他们有改变的不是他们自己,乃是他们所穿上的衣服。这些当然都是预表,表明基督成为他们的荣耀和华美。虽然是基督成为他们的荣耀和华美,他们也必须要有实际的生活来和这样的事实相配,所以要有膏油,有血。血是在消极那一方面除掉不洁,膏油是积极的那方面来拣选神,跟随神,追求满足神。因此我们放重一点在膏油的表明。

 

我们刚才提到圣灵的管制,用新约的话就是恩膏的教训。一个在神面前实际服事主的人,他们必须常常活在恩膏的教训里,叫他们的心思意念,他们的动作,生活内容都在圣灵的管理底下。换一句话来说,在人这一面,他们一直是活在一个服神权柄的光景底下。如果一个服事主的人,他们不服在神的权柄底下,怎么服事呢?如果一个服事神的人,他所有的服事不是根据神的自己,他服事的内容是什么呢?所以弹上膏油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奉神的人能进入到事奉的实际里,完全是看他用什么态度来对待恩膏的教训。如果一个人不服在圣灵权柄底下,他的服事就要打个问号了。

 

然后,他们就把平安祭的肉在会幕门口煮,就吃,也吃无酵饼,当天要吃完,吃不完的就要烧掉,不留下来。这点我们也提过,乃是神一直用新鲜的恩典来作供应,不让恩典陈旧。

 

他们承接圣职的整个过程到这里就暂告一个段落。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开始有了大祭司的职份。他们有了祭司的职份,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执行职事呢?还没有。我们看见亚伦第一次执行他的职事是在第九章,从第八章到第九章的中间,我们看到神的安排。从上一次开始一直到我们刚才交通的一大堆东西,只是在同一天里作的。他们在承接圣职的第一天就是这样作的,但不是作一天就完了,我们看底下就看到了。

 

完全享用基督的丰满

 

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七天不能离开会幕,连出会幕的门都不可以,就是七天完全地生活在会幕里。33节说,“你们七天不能出会幕的门,等到你们承接圣职的日子满了。”所以看到承接圣职不是在一天里作完的,继续还要作,一直作到日子满了。究竟多少天才算是满呢?七天。弟兄姊妹们,这个很有讲究的,现在很多人有个错觉,他们以为我要服事神,那怎么进入事奉的实际里去呢?那就上神学院啰。几年工夫下来,神学毕业了,那就可以去服事神了。没有那么简单的事。

 

从前有一些公会,他们叫神学院里的学生作准牧师,现在叫做候任牧师。没有这样的事。我们看第一天所作的,完全是属灵的经历。但神说一天还不够,要七天,七天不能回家,七天要住在会幕里,七天要在那里经历基督成为他的一切,七天在那里经历脱离自己,完全是属灵的操练。所以这七天你只作了六天还不行,日子还没有满足,必须是七天。那七天中,我们留意七天都要赎罪,七天都要寻求神的喜悦,七天都要学习在交通里接受神的恩典。我们感谢神。

 

如果在这七天里,他按着神的吩咐作完了,等到第九章的第八天,我们就看到真正的服事,看见第一次的服事。如果这七天没有完满地作成,他们偷偷地回家去看一下,也许太太刚生下孩子,我必须去看看孩子,我还没有看过他。糟糕了,如果这七天没有满足,那个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死亡。35节说,“免得你们死亡。”当然用实际来说,就说你整个服事的前途就完了。也许你六天都过了,你也好象有了一点点的职份了,但是在实际的服事上,神说,“你死了”。所以那七天过了,这承接圣职才算大功告成。我们感谢神。

 

弟兄姊妹大概也都能领会为什么要七天,六天不可以吗?七天都是作同样的事情,既然是同样的事情,那一天也该够了。如果完全停留在仪文的点上,我们都承认一天就够了。但神说必须要七天,显然不是因为仪文的问题,因为七天都作同样的仪文,那么作一天就够了。这七天的安排乃是一个属灵的事实,七天活在会幕里,七天享用在会幕里,七天在会幕里享用献给神的那一切。用新约的话来说,就说完全的享用基督。一个服事神的人必须看见,他要追求完全享用基督,局部的享用虽然比没有享用好,但是局部的享用还不是神的安排。神所等候的,乃是人完全享用基督,我们感谢神。

 

我们看到神在旧约中所作的这些安排,如果从程序上面来说,的确是非常复杂。但是我们所要注意的是这些条例里的精意,因为精意不仅是为了旧约,也是为了新约。因此我们把第八章承接圣职的过程整个的归纳起来,用新约的话去说明,那就是三件事。第一,接受基督的生命。这是血的问题,借着血接受生命。第二,接受基督的灵。这是膏油的问题,借着基督的灵活在神的面前。第三,接受基督完全的丰满。七天住在会幕里,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完全的住在主里面。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是整个的承接圣职,如果从字句上来看是令人很纳闷的,但是我们摸到这些字句背后的灵,我们看到这些接受在新约里生命的操练和学习。

 

我们感谢神,接受一个职事不是接受一个职位,接受一个职事乃是接受给带领进入一个属灵的实际,一个服事神的属灵的实际。我们感谢神,祂给我们看见,在神面前一切的服事,若是看外面好象很复杂,但是看到里面,我们就说完全是基督的所是和所作。我们去取用基督的所是和所作,我们就有了在神面前实际的服事。──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