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多给谁就向谁多要(十章)

 

我们今天晚上要看第十章,如果从表面上来看第十章,我们看到好象是神第一次带领作祭司的人去实习怎样作祭司。因为所有要作的完全都是陌生的, 所以不知道该怎么作,他们一作就作出毛病来了。但是刚才提到这是从表面上来看的,既然从表面上来看,那就是说这个不是事实。虽然有这样的一种情形,因为神告诉我们怎么作,怎么作,就去作了,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作过,错误难免。我们也承认直到现在,我们常常作一些不够准确的事。

 

不是程序上出岔

 

但是我们细细地读第十章就发觉,如果只是一个手续上或者程序上的错误,神绝对有够用的怜悯来扶持人。但是在第十章中,亚伦的两个儿子所作的不是手续的问题,也不是程序的问题。如果只是手续和程序,我们还没有看到圣灵在第十章要向我们说的话。我们先看看亚伦两个儿子怎么出问题。

 

一开始就说,“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各拿自己的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1)我们首先看到他们作这一件事是向着神作的,对象没有错。但神说他们所献的是不对,是凡火,“是耶和华没有吩咐他们的”,(1)就是说,他们在神面前作了一些事是神没有叫他们作的。究竟他们作了什么是神没有点头的呢?我们平常就注意到他们所点的火,但是我们细细看进去,就发觉不仅是点火的问题,还有很复杂的事在里面。

 

他们“拿自己的香炉,盛上火,加上香,”他们把神的香放在自己的香炉里,这个就不对了。弟兄姊妹们,我们在出埃及记看到,这些香只能烧在香坛上,不能在香坛以外摆放在任何的地方,自己的香炉就是香坛以外的对象,这就是很严重了。我们回头看“出埃及记”怎么制香,我们留意到神是非常严肃的给人提出要求,任何人都不能照这份量来配制这种香,任何人去闻这种香也不可以,也就是说这种香只能在香坛上焚烧献到神的面前。但亚伦的两个儿子把这种香放在自己的香炉里,然后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点的火。当然这一个火点起来,香气就发出来了,亚伦两个儿子就闻到那香了。

 

我们看出埃及记,就看到这件事是非常严肃。神说,“谁要闻这香,就从民间剪除。”我们回头看看这段圣经,“这香要取点捣得极细,放在会幕内法柜前,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你们要以这香为至圣。你们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为自己作香,要以这香为圣,归耶和华。凡作香与这香一样,这人要从民中剪除。”(出三十36)这是律法上的条例,我们读的时候也曾经指出这个原则,因为烧香在圣经里是说到祷告。既然是祷告,祷告就只能向着神,不能向着神以外的人,物(就是偶像)。如果祷告不是向着神,这个就不是祷告,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们过去特别提到这一个原则,但不仅是这样,不仅是提醒我们祷告的方向是向着神,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是人不能闻这香,因为这香只是让神去接受的,让神去享用的。祷告敬拜是神享用的,任何一个人要代替神的地位来接受这个享用,那就不行,因为这样就是代替神的地位。虽然烧香这事好象是很小的事,但事实上在神的面前却是非常严肃的,因为最低限度给我们留意到,这事只能向着神作,不是作给人的,是作给神的。

 

另一方面就是烧香的这件事,让人懂得站对自己的地位,绝对不能越过界限去代替神。我们看到亚伦这两个儿子在烧香的时候闯祸,这是第一个原因。

 

他们放在自己的香炉里,然后用凡火来点燃。所谓凡火,我们上次提到,就是不从祭坛取火,用自己的方法来取火。也就是用自己的方法去敬拜,用自己的方法来事奉,这在原则上也是非常顶撞神的。因为用自己的方法去敬拜,事奉,那实质是什么呢?实质就是不顺从神的命令,这事是非常严肃的。他们把烧香作得非常的不妥当。还有,当他们用凡火去点的时候,那定规是在会幕以外点燃。但是这个香只能在香坛那里点。你要在香坛以外点,那又是越过了神的界限。

 

所以亚伦的两个儿子作这事的时候,神说,他们虽然带香到耶和华面前,但是耶和华说,“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这些没有分别出来的事物。”这事完全是人在那里作,所以是凡火,是普通的火,不是神所分别出来的火。我们要留意,这一个是事奉,这一个是敬拜,这一个是在神面前让神去享用。但是结果呢,没有让神得着享用,相反地,神看见人出主意,这些都是非常原则的问题,所以引出了很大的事,“有火从神面前出来,把他们烧死。”

 

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到这一个历史的事实,我们实在要求主给我们看到,神这样严厉地对付这两个人,为什么神没有带着一点怜悯?他们作祭司,不是他们要作的,是神自己选召他们的。神既然在恩典里选召了他们,他们作错了一点事情,怎么神不给他们再多一点恩典呢?为什么这样严厉,一下子就叫他们完了?不给他们留下第二次机会?当然我们站在人的立场上会是这样想,因为我们只是看见表面的事实,没有看到他们作这个事的根本原因在那里。

 

一个神作工的法则

 

我们看看神怎么来说明这件事。在没有说到这点以前,我想弟兄姊妹稍微要留意神在人中间作工有一个法则,我们从前读别的经文时也提过的, 现在我们再提一下。神在人中间要作一件新事,或者说要带进一个新时代,神起初是非常严肃地执行祂的定规,就像这事是发生在会幕第一次的服事,神马上就叫亚伦两个儿子受了惩治。我们也看见在神选召大卫以前有一个扫罗,那时候扫罗在神的面前不太蒙怜悯,神好象留下很多的怜悯给大卫,却没有分多少给扫罗,神好象一次机会都没有给他,但是对大卫就好多了。那么神不是偏待人吗?又比方说,在使徒行传里,亚拿尼亚和他妻子撒非喇欺哄圣灵,要在人面前骗取荣耀,神马上就击杀他们。又好象哥林多教会,他们在擘饼的事上很乱,结果就带出这样的结果,“你们中间有软弱的,死的也不少。”

 

起初神好象很严厉的来处理,但是类似的事在以后的日子普遍得很,神好象并没有什么动静。大卫出事情,神给他赦免;所罗门出事情,神给他忍耐;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出事情,神还是有忍耐。但是为什么对扫罗就没有忍耐呢?就在第十章里,我们在末了可以看到一件事。一个应该拿来吃的赎罪祭,结果烧掉了。为什么神就怜悯亚伦而没有像对付他两个儿子一样呢?亚拿尼亚,撒非喇的事,在各处的教会中也不是少见的。哥林多教会在擘饼上的混乱,在我们所了解的那些事上面,现在多少称为教会的,就是莫名其妙,为什么神不伸出手来?

 

弟兄姊妹,如果我们多读属灵的历史,我们就看到了,在每一个新的事物或者时代的起头,神都是很严厉的。那不是说,以后神就不那么严厉了,神显明祂的严厉乃是向人说明,神是严厉的。但是以后为什么神不严厉?神还是严厉的,但是神是把祂的怜悯带进来,这就像罗马书一章中一再地提到的,“人既然.....神就任凭。”神就任凭他们,这个任凭是不是神把祂的严厉降低呢?不是。神让人看见祂的严厉没有改变,只是神执行的时间不一样了。以后神把执行的时间挪后一点,一直挪到将来审判的时候才处理。

 

我们问为什么神要这样?这就牵涉到两个属灵的原则,每一个新的起头,神对人赏赐下来的恩典是显得特别明确,亚伦和他儿子们凭什么作祭司?凭恩典。其它的以色列人就没有这份恩典。扫罗凭什么作王?也是凭恩典。教会被带到神面前来给神悦纳,凭什么?还是恩典。因此在起头时,神在恩典中显明祂在人中间所作的是什么。但是恩典显多的时候,我们总记得,神要的也就高了。这就是“多给谁就向谁多要。多托谁就向谁多取。”。这是一面的原则。

 

我们也看到另一面,在“任凭”里是带着神的等候,等候人的回头,等候人的回转。我们看神特别在扫罗身上所作的,就可以看到这一点。由于这一点,又引导我们去注意到另一个原则,那就是“凭信心不凭眼见。”神开头的时候作一些眼见的事,以后神就不在眼见里要求人了,神让人在信心里跟上神。你作的事情不对,神没有马上来对付,这并不等于神不对付,乃是让我们在信心里去接受,知道神一定要对付这些事。但是神留下一个时间来向我们输送恩典,等候人回头。

 

所以我们看到亚伦的的儿子,他们一闯祸马上就完了,以后的人闯同样的祸,神却容忍了。为什么?我们要看到这样的一些事,他们两个人给烧死以后,神说话了。看第三节,“于是摩西对亚伦说,这就是耶和华所说,我在亲近我的人中,要显为圣;在众民面前,我要得荣耀。”这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多给谁就向谁多要。多托谁就向谁多取。”这是很明显的。我们感谢赞美主,祂按着祂自己的安排,显明祂的荣耀在人的中间。如果人在愚昧里破坏神的荣耀,人在愚昧里破坏了神所显出的定规,也就是说,人在神面前越过神的界限而不服神的权柄,这就招惹了神的对付。

 

还是要服神的权柄

 

摩西向亚伦说了这些话,亚伦当时里面很清楚,外面虽然是有点难过,因为两个儿子一下就没有了,但是他里面很清楚。所以他听摩西把神的心意说明以后,他就“默然不言”。我们实在看见当时亚伦里面的情形很不容易,伤心是伤心,但是也不能不承认神的权柄,他也必须要接受神的权柄。亚伦这样的服在神的权柄底下,摩西就召了亚伦的叔父的儿子们来把这两个尸首抬出去。弟兄姊妹们注意,这里面不只是一个抬的问题,亚伦还有另外两个儿子,为什么不叫他们来抬呢?,为什么要叫他的堂兄弟来抬呢?堂兄弟与兄弟也只不过是一代之隔。我们记得,祭司是给神分别出来代表神的,因此祭司跟死亡是不能有任何的接触的,他不能摸死亡。律法上说得非常明确,就是你自己最亲的人死了,你也不能摸死尸,绝对不可以。因为你是给神分别出来为圣的,你是代表神活在地上的,神是跟死亡无份无关的,所以祭司不能接触死亡。

 

并且不仅是这样,接下去摩西继续说,“你们不可蓬头散发,也不可撕裂衣裳,免得你们死亡,又免得耶和华向会众发怒。只要你们的弟兄以色列全家,为耶和华所发的火哀哭。”(6)弟兄姊妹们看到这里有一个更高的要求。你不能摸那个死尸已经是很不容易了,那是自己的儿子,难道连摸他一下也不行吗?不行,不可以。这是人的感情受对付。因为你是事奉神的人,你是祭司,你是站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你又是站在百姓的面前代表神的,你要确实的完成你的职事,你就必须要在人的感情上面受对付。

 

对付到一个什么程度呢?你不能有感情上的激动,你不能有任何感情上的显露,你说,“我儿子死了,我心情很坏,我头也不梳了,我就蓬头散发好了,因为我实在心情很坏。”旧约里的人,他们哀伤到极点的时候,就撕裂衣服。但是神说,“不能,撕裂衣服也不能,你就是要像没有发生过事情一样很正常的活着”。弟兄姊妹,我们会说,“神呀,你怎么这样不近人情?你怎么可以这样叫人难受?”我们必须要记得,神对一般人没有这个要求,你要哭就痛哭好了,祂甚至说,“要与哀哭的人同哭”。但这个是祭司,他有特别的地位,他有特别的身份,他有特别的见证,因此神就让他必须要在人的感情和感受上面受很深的对付。用新约的话来说,那是要他们没有了自己。弟兄姊妹们,这是新约的原则,但在旧约中,这是条例。

 

我们感谢赞美神。因为神这样严肃地来处理这一件事,乃是要借着这一件事来向人说出,事奉敬拜是非常严肃的事,不可以带着人的成份。也就是说,不能有人的成份掺杂。当然,我们承认,我们现在在许多的事上有掺杂,但是神叫我们看见,如果我们越过越靠近合神心意的服事,我们就必须仰望主的怜悯,慢慢对付掉我们的掺杂。我们感谢主。这里一面是说到对付感情上的掺杂,一面也是指出当人接触到这样的事的时候,笼统的来说,他们还是要服神的权柄。说具体一点,虽然接受了这样的事,人里面是很难过,但却看见神是对的,神没有作错,错是错在我们。神这样处理对我们来说好象很严厉,但那是对的。

 

神总是与人表同情

 

但神也不是说,“你就作一个木头人好了,你就作个植物人好了。”神不是叫我们作一个植物人,神不是叫我们作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神允许我们有感情,但是如果作为一个站在神面前服事的人,他不能随便地去发表自己的感情。神说,“人的感情需要有满足,但不是你。你死了两个儿子,我也很同情,但你不能悲哀,你要留在会幕里,因为你是服事主的人,你在那里有职事。虽然你儿子要抬到外面去埋葬了,但是你不能离开你的职事,你仍然要站在神的面前。这事的确是不太好,但是我叫你们所有的悲哀,透过整个以色列去发表。你们不能悲哀,但是我会找人来替你们悲哀。”是谁呢?整个以色列。

 

弟兄姊妹,你看到神在处理这件事上面,叫我们感觉该用什么话来形容神、发表神﹖你说祂在这边严厉得很,但在另一面祂又体恤得很。在一面祂说你不能悲哀,但在另一面祂又叫整个以色列为你悲哀。我们感谢祂,实在是因为祂按着祂最荣耀的标准来要求我们。所以在某一方面祂要求我们,但是在另一面,神也是要让人知道,神是非常要与人表同情的。“所以悲哀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在服事的时候就不能悲哀,我让整个以色列为你悲哀。”

 

我们中间很多弟兄姊妹都认识林道亮老弟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在一个地方有几天的聚会交通,但在他聚会的时候,他妻子在家里死了,那么大的事情发生了,林老弟兄怎么处理呢?这个聚会就草草结束吧,因为我要回去料理妻子的后事。弟兄姊妹们,我们真的看到有一个摸到神心意的人。他没有向人提说这事,他还是安安稳稳地将整个的聚会都领完,然后他就回去料理妻子的后事。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真正在神面前摸到服事的灵的人,他里面实在是有学习。你也许会说,“我们不要作事奉主的人,因为作事奉主的人都要变作木头人。不能发表感情,别人逗你笑,你也不能笑。”不是这样的。我们的主是满有体恤的,在没有影响到服事的时候,你尽情享用感情上的舒服吧,你所有在感觉上感到舒服的,只要不影响服事,不影响我们正常的活在神的光中,你尽情去享用好了。神也喜欢看见我们有这样的享用,因为祂就是要我们来享用祂自己的荣耀和丰富,我们感谢主。

 

神直接向事奉神的人说话

 

好了,别人在外面处理他两个儿子埋葬的事,亚伦跟另外两个儿子还在会里继续作事奉。现在我们要留意第八节,“耶和华晓谕亚伦说”,这事有没有特之处?非常特别,神从来没有直接向亚伦说话,这是第一次。为什么现在神直接亚伦说话呢?我们记得摩西被召的时候,摩西一直在那里推搪,推到最末了,他说,

“我不会讲话。”神说,“谁造人的口?我叫你能讲话你就能讲了。”“你不不行,你说你不会讲话,好,我就不要你说话,我把话告诉你,你告诉你哥哥亚伦,让他作你的口。”弟兄姊妹你看到,所以神从来没有直接向亚伦讲过话。这次第一次,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又跟亚伦讲话了呢?

 

当然,有一些事是只有亚伦直接从神那里接过来才是准确的,但是还有更重要的,因为在这个时候,亚伦已经站在祭司的地位上了,所以神就直接跟他讲了。祭司乃是站在神和人中间作桥梁的,是那个中间人,他是调和神和人的关系的,所以现在神可以向他说话了,神可以不再借着摩西向他说话了。虽然以后神还是向摩西说很多的话,但是你可以发觉一件事,过去一直是神对摩西说,你要对你哥哥亚伦说。这次是神第一次向亚伦说话,现在神就直向亚伦说话,以后你就看见,耶和华向摩西和亚伦说话,两个人一同听话。过去是透过摩西向他说话,现在神就直接向亚伦说话,这是一个在恩典里很大的提升。

 

神的救赎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成份,就是恢复与人的交通,现在祭司就恢复与神的直接交通了,祭司不再需要透过摩西来与神交通,祭司直接可以与神交通了。在旧约中只有亚伦和他的后代享有这样的恩典,但是感谢神,在新约中,我们都是神的祭司。因此我们要看到这一个祭司的身份,在旧约中只有非常非常少数的人得着的。也就是说,祭司的身份在旧约的日子是非常的尊贵,人想要得着祭司的职份是没有条件的,连君王想要作祭司也不可以。大卫有这样的盼望,但是不可以。乌西雅王想要作祭司,结果长了大麻疯。弟兄姊妹们留意,到了新约的时候,神把我们每一个人都摆在这样一个尊贵的地位上,但是多少神的儿女从来没想到这是一个多宝贵的恩典,没有宝贝与神的交通,这实在太亏欠神。

 

事奉神的人要学习受约束

 

神第一次向亚伦说话,这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太宝贝了。这是神向亚伦直接说话。刚才我提到,因为有些事是必须要直接向他说的,这些事是不能间接的。究竟是什么事呢?神说的话就说出了他那两个被烧死了的儿子为什么会闯那么大的祸。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两个儿子喝醉了酒,去烧香,胡里胡涂地去烧香,却把神的话完全撇在一边,所以就闯了那个大祸。所以现在神就直接对亚伦和他的儿子来说了。看第九节,“你和你儿子进会幕的时候,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这不正是说出那两个儿子给火烧死的原因吗?你说喝醉了酒作错了事,那没有什么大不了呀!如果在美国,醉酒驾车闯了祸是挺严重的,但是律师会帮助你说话,“他失去了控制,不是故意的。”那罪就会减轻一点,这是人的胡闹,闯出人命了,别人的命就不值钱,你的命就值钱了。

 

所以我们看到当时神说,“不能在迷迷糊糊里去事奉神,因为事奉神是非常严肃的事,你不能胡里胡涂地去作,不行。在事奉神的时候,在敬拜神的时候,人非要儆醒,人非要非常的清醒不可。”因为你来到神的面前,你要讨神的喜悦,你要承认神的所是,你要称颂神的所作。你喝醉了酒,在那里转圈子,昏昏迷迷的,怎么能去事奉?心思不对,态度不对,明明知道要事奉神,你怎么可以去喝酒?你说,“酒是世上最美的物。”但是主要给我们看见,“你的爱情比酒更美。”在事奉神的时候,你还舍不得世上的美物,还抓住那个美物不放手,结果你就迷迷糊糊。

 

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件非常不简单的事。你说我们不会作这种事的,我们平常都不喝酒,事奉主的时候更不喝酒。但是我们可以作别样的事,弟兄姊妹,我们常常提醒各位,星期六晚上不要睡得太晚。你说,“今晚有一个电视节目,十一点才开始,十二点多才结束,非要看完它不可,等到十二点多才睡。”结果早上八点多还醒不来,九点也醒不来,弟兄姊妹已经在擘饼了,他仍在床上呼噜呼噜的。弟兄姊妹们,你看到没有,虽然我们不会醉酒进会幕,但是我们常常会在这个醉酒的原则上来处理在神面前的服事。

 

我们看见神在这里直接向亚伦所说的话,说得非常严肃,神说,“你不可喝酒,清酒浓酒都不可喝,免得你们死亡。”( 参9)不是一次,不是两次,乃是“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这就是让他们建立一个准确的服事的心意,准确的服事态度。我们实在是尊主为大,再没有其它的人、事、物可以代替主,因为祂是最大,祂是至高的,一切都是祂是最优先的。这是我们今天作祭司的人所要看见的。

 

好多基督徒说,“现在是恩典时代,反正神有很多的恩典,马马虎虎都可以了。”不错,神是有许多的恩典,但是神把恩典给我们越多,我们别忘记了祂向我们的要求也越高。我们总不能忘记,“多托谁就向谁多要。”为什么神这样严格来定规呢?底下我们就看到了,祂说,“使你们可以将圣的,俗的,洁净的,不洁净的分别出来,又使你们可以将耶和华藉摩西晓谕以色列人的一切律例教训他们。”(9-11)你要是喝醉了酒,什么是圣的也不知道,什么是俗的也不知道。什么是洁净的,什么是不洁净的,你又无所谓,反正就是把一些事作过就是了。不,神说你必须非常准确的活在神的喜悦里,因为你必须要先站在这个地位上,然后你才能执行你的职事。因为你们要把神的律法,在现在来说是神的心意,传递给神的子民。我们感谢赞美主。

 

虽然亚伦两个儿子给烧死这件事是很难过的,但是我们看到神在这里说出为什么祂要处理得这么严肃,我们也真知道神要建立一个准确服事神的人,神也在我们身上有同样的等候。我们巴不得主能给我们有更多的了解。看到这里,我们已经能领会,我们要非常严肃地记住事奉神是严肃的事。看到这一点,我们才能领会在会幕前面的那洗濯盆的功用是那么的重要。为什么祭司进会幕的时候必须在洗濯盆中洗手?当时只是一个动作,洁净自己的手去摸神的事。但在新约中,那就更清楚了,必须在真理中洁净我们自己,过滤我们自己,然后在真理中来服事。因为事奉神是非常严肃的,我们感谢主,借着这样一件意外的事,叫我们看见一个很严肃的功课。-─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