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分别出来的生活《二》(十一章)

 

以色列人开始在会幕里服事的时候,他们因着对神的心意没有领会得够明确,也没有一个很准确的心思来等候神,所以他们在头一次的服事里,就发生了好些的难处。献上凡火是一件,把让祭司吃的祭肉烧掉又是一件。他们服事的时候喝醉酒,就叫那些难处一一的发生,甚至连摩西在那时候也体贴人的感情。人总是容易体贴人的感情,祭牲的肉烧掉了就不能要回来,但究竟神在律法上的定规,却不是因着人这一方面好象是有可原谅的地步,就可以马虎一点。

 

所以亚伦说,“烧掉就烧掉了,反正就是不烧掉,我今天也没有心情吃了。就算我吃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摩西一听见,觉得有点道理,所以摩西也以为美。但是我们看到,接下去的十一章,神好象老实不客气的说一大堆话。这一大堆的话好象是告诉他们说,在食物上你们应当怎样处理,实际上乃是让他们很清楚的懂得,在生活里学习分别为圣。神就是要求人自己懂得分别,神已经把人分别出来,人必须要认定自己是被分别出来的人。因此,在实际的生活里,要活出分别出来的真实情形,不是只有一个分别的地位,也要有分别的实际生活。

 

基于这样的事实,神告诉他们说,那一些食物不可以吃,这些食物可以吃。究竟是根据什么说可以吃,根据什么说不可以吃呢?神就给他们说了好几类可吃之物。我们上一次已经提到,分蹄又倒嚼的,就可以吃;分蹄不倒嚼的,就不能吃。翻过来说,倒嚼不分蹄的也不能吃。我们提到,倒嚼乃是为吸收神的话,分蹄乃是与地接触的时候要有分别,并不是整个的爬在地里。待会我们会看到有些动物是整个的爬在地里的。上次我们所提到过的,这些不分蹄,不倒嚼,或是只有其中一样的,神说不能吃,因为那是与你们不洁净的。如果我们具体的碰到在新约活着的人的生活,我们就说,“不会与地有分别,不会与世界有分别的人,在神面前活不出神的心意。”世界人有什么,你就要什么,这样的人在神的路上是不能往前的。

 

另一方面,对神的话语没有爱慕的,也不可能在属灵生命上有成长,只能留在一个非常浮浅的地步上。所以神说这些话是有根据的,不单是告诉他们说,你们不能吃这些肉,若是你们碰到这样的死兽,连摸都不要摸,因为这些对你们来说,都是不洁净的,你们一摸上,你们也被沾污成了不洁净。弟兄姊妹,如果我们光是看条例的字句,那真是太简单了。但是在我们实际生活应用上面来说,那就包括了好多好多方面,跟不信的朋友要有分别;当地上的人轻看神话语的时候,我们还是宝贝神的话语;甚至连称为基督徒的,都没有心意去爱慕神的话语的时候,我们还是以神的话语为宝贝。

 

弟兄姊妹,你们记得,非拉铁非教会在主的面前蒙称赞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坚守主的道”。这样的话就说出当时的环境完全是废弃神的话的。而非拉铁非教会不仅是守主的话,并且是坚守主的话。这一点是十分不简单,在世界里守主的话已经是需要付相当的代价,在整个环境都背向神的时候,你要守神的道,那所付的代价就更重。神就是用倒嚼的事实,提醒神的百姓,要让神的儿女们都懂得,要叫自己分别为圣,必须要爱慕神的话,反复的去思想神的话。

 

不跟随世界的潮流

 

我们继续的往前去看,接下去的就提到在水中可以吃的,和在水中不能吃的。你看到什么在水中可以吃呢?根据两个事实,第一,有翅。第二,有鳞。(参912)不能吃的就是把这个条件反过来就是了。没有翅、没有鳞的就不能吃。现在我们就来看看,为什么神用这样的定规来作分别的标准呢?为什么有翅的就能吃?为什么有鳞的就能吃?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些事,我们知道翅是神造鱼的时候就给了它们,神把翅给鱼干什么呢?

 

我们要留意这一个不是给人吃的,鱼有翅的作用不是为了给人吃的。那是为什么呢﹖为着它可以在水中游动。不仅是游动,还有鱼的天性都是向逆流游动的,它们都是向逆着水流往上游的。就算它们不逆流而游,它还是维持在它所在的水面上,这是鱼的一个特点。什么叫做逆流﹖说到地,地上有水流,地上有水聚在一起的地方,像海、河、包括池塘、湖。我们留意,如果在池和湖里,也许没有水流的问题,但是在海和河里就有水流的问题。我们常常看见的鱼,总是逆着那个流来游动。

 

现在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这里提到“在水里”的,“水中可吃的”,那就包括池塘、湖、河、海。如果从字面上来看,好象那是很自然的现象。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海”、“水”,在圣经里有什么特别的用法。我们晓得,水一面来说是表明圣灵。说到表明圣灵的时候,这水是属天的,是从天上来的。另外说到水的时候,弟兄姊妹看到了,那是撒但的巢穴。我们记得创世记第一章,“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那水是渊面黑暗,所以在水聚集的地方,是带着黑暗的,黑暗的权势在那里表明它的威势。你看创世记,“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没有进到水里,在水那里好象有一个黑暗的权势在那里挡住神。这是头一次给我们看到水的问题,指出不是跟神配合的这一方面。

 

然后我们又看到,当水分成上下的时候,那是创世记的第二天,很多读经的人都读到了,神在那一天没有对所作的欣赏,没有说“好”,为什么呢?过去有弟兄们说,因为当时的空中是被撒但霸占了,所以神没有说“好”。但我个人看,除了这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神再次说“好”的时候,就是“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创一9)。那就是说,神给水有了一个一定的范围,不能让它随便的遮盖全地。所以我们看到箴言书上说的,波浪虽然是很大,但是却不能越过神给它的界线,神固定了水的范围。问题在这里,这并不能叫我们马上看到这跟撒但有很深的关系,但是我们有好些话不能不注意的。

 

弟兄姊妹记得,主说了一个比方,“有一个人身上有鬼附着,后来那鬼离开了他,这鬼就在无水之地走来走去,不得安歇。”现在我们就注意,没有水的地方,撒但在那里的活动就很受限制,不舒服。还有,弟兄姊妹记得,我们的主曾经在格拉森的地方,不是赶出一批鬼吗。主对群鬼说,“你们离开这一个人,那些鬼就求主,你不要把我们赶到别的地方去,你让我们到那群猪那里,结果那些鬼就到了那猪群里。它们是不是就停在那呢?没有,结果整群猪都投在海里去。为什么它们投到海里去呢?它们虽然已经附在猪的身上,它们有地方可附,但是猪不是水,它们不舒服,所以都冲到水里去。

 

但是问题还不在这里,弟兄姊妹读到启示录的时候,你看到假基督,你也看到假先知。他们从那里来?那两个兽,都是从海中上来的,(参启十三111)弟兄姊妹,我们看到了这许许多多经文,我们就发觉一个事实,撒但的权势跟地上的水是分不开的。若是我们能掌握这个事实,我们就会留意到,为什么有翅的鱼可以吃,因为它们没有跟着世界的水流,没有跟随那属地的流。这是关乎翅的问题。

 

弟兄姊妹,如果你到温哥华鲑鱼养殖场,你看到那些鱼在那里游,人们造出一些人工的溪流,你看到那些鱼啪的一下跳上去,它们只是在那里往上游,游到那个地方不能再游上去,但是上面的水还是这样流下来,它们就蹦跳上去。弟兄姊妹就看到,它们的翅就是给它们逆流而往上的,这是翅。借着鱼的翅,说出了一个属灵的事实,不跟随世界的潮流,不接受撒但的冲激,就是要往上去。

 

与撒但的权势分别

 

那些鳞又怎样?弟兄姊妹,我们真不知道那些鳞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尤其是我们吃鱼的人,我们说,鳞是最糟糕,弄得一点不干净,吃的时候都感觉麻烦。你说鱼如果没有鳞就最好,但神却让许多的鱼有鳞。鳞的作用是什么?你可以说,鱼在海里生活,海水是咸的,鳞保护它们的皮肤和肉,没有被咸水腌上变成咸鱼。不是这个,如果这个说得过去,那它们喝什么水?它们呼吸的时候,从鱼腮进去的水,又把它吐出来,那还不是连鱼腮老早就成了咸鱼腮么。所以要是从实际的功用上,我们真不知道,究竟鳞有什么作用。所以我们只能从属灵的原则去领会。

 

属地的水既是撒但的权势,或者是它活动的地方,很显然的,那些鳞真的是起了保护作用,跟完全的分别开来,跟上面所提到的分蹄,是同一个原则的。撒但可以在这里活动,撒但的权势在那里没有人能给它限制,但是我有鳞,好象人穿上盔甲一样,可以抵挡那伤人的火箭。若是我们看到这一个属灵的原则,我们就懂得,为什么有翅的、有鳞的就可以吃;为什么没有翅的、没有鳞的,神就说这个不洁净。

 

弟兄姊妹们,你可以知道一件事,原来神也借着水中的动物,把地上的动物的原则,在另外的一些描写里发表出来。一样是分蹄与倒嚼,另一样是有翅与有鳞。有翅就是跟倒嚼有相同的作用,虽然是在逆流里,它是慢慢慢慢的往前,它还是往前,因为它有所爱慕,它要到上面去,慢慢也是把我们带到上面去。鳞跟分蹄是一样,也是与地接触的时候有分别。我们感谢神,留意到这些,我们就懂得为什么神说,“那些无鳞、无翅的水中的动物是可憎的”(参1112

 

你看水中的无鳞无翅的动物是那一些呢?鳗鱼、蛇。还有什么没有鳞的?海鳖整个的家族,还有好多。鳗可以是一个家族,有很多很多种类,白鳗鱼、黄鳗鱼,上海人最喜欢吃的那个鳝糊,这些都是没有鳞没有翅的。现在问题就来了,这些没有鳞、没有翅的,它们怎样活动?它们就是身体摆动摆动。这是什么,这是爬行的动作。蛇在地上行动是这样爬行的,这些水中的动物也是用爬行的动作来生活的。用人的话来说,什么东西不好学,怎么要学蛇的动作?要学蛇的动作,你就懂得它们要跟撒但站在一边。

 

如果你问说,“蛇有什么好吃?”你问广东人说,“蛇好吃不好吃?”你问问台湾人说,“鳗鱼好吃不好吃?”尤其是问问日本人,“你们不吃鳗鱼可以不可以?”他们说,“不可以。”我们幸亏不是生活在旧约的日子里,如果生活在旧约里,你们都不能吃这些。那些日子神就是说,这些不能吃,那些就可以吃。我们上次已经提过,如果这些无鳞无翅的不能吃,餐馆就有很多的菜色要抹掉,虾你吃不来,螃蟹你吃不来,还有什么?龙虾你也吃不来,甲鱼也不能吃,全都不能吃。在旧约的日子,神借着一些事物,让百姓去学习分别。不是说这些现今也不可以吃,只是神在当时就让他们看到有一些是不可以吃,乃是要让他们学习分别,知道应当有分别。这是神喜悦的,那些是神不喜悦的,并且神选召我们,乃是把我们分别出来,所以我们必须学习分别。在旧约的日子里,神就是借着这样的定规,从实际生活里给他们教导。

 

弟兄姊妹,我们要问,为什么在新约的时候,我们不受这些仪文的限制?问题就在这里,因为我们这个人,是先被分别出来,已经在基督里给分别出来。我们是主把我们从世界里分别出来,,神已经分别了我们,叫我们归于祂,这些在旧约律法里的要求,主在祂的救赎里已经作成在我们身上。因此我们就不再需要借着这些食物的分类来学习分别的功课。在律法下,他们要借着生活里的一些事物来认识分别。我们今天在新约里的人,已经被分别出来,我们所要留意的,乃是活出这一个分别。弟兄姊妹,你看到这种情形吗?在旧约的时候,是要借着外面的事物叫人去懂得分别;在新约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从里面给分别出来,只要活出分别的实际来。所以不是让外面的事物来影响我们,乃是把我们里面所有的生命发表出来,超越了一切可以限制捆绑我们的事物。这是第二类可吃的东西。

 

不要失去属天的地位

 

第三类就说到雀鸟了,“你们当以为可憎,不可吃的,乃是雕、狗头雕、红头雕、鹞鹰、小鹰与其类,乌鸦与其类。”(15)先谈这个,弟兄姊妹你看,在这里列了一大堆,说这是不能吃的。为什么这些不能吃呢?如果没有乌鸦摆在这里,我们也许真是很难了解这一个,因为有了乌鸦在这里,我们就看到他们的共同点。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吃死尸的。我们看看所提到的这些,都是以动物的尸体来作食物的,就是吃死亡的,与死亡为友的,在死亡当中吸取供养来维持它们的生命的。所以神说,“这个不可以吃。”为什么不可以呢?我们刚才提到,就是他们吃尸体。

 

还有另一面我们要留意,这些雀鸟的被造,它们活动的范围该是在天空的。在新约里,我们也稍微留意到一些事,在一定的条件底下,所有的雀鸟都是指着该在天上活动的。但是他们却是与死亡为友,所以神说,“这些不可以吃,因为它们失去了它们的地位,它们活出来的情形,和它们的身份不相称。”

 

不仅是在这里提的,还有,“鸵鸟、夜鹰、鱼鹰与其类,戴鵀与蝙蝠。”(1619)看看这里,我们看到一个问题,这里所提到的,大部份都是在黑暗中活动的,最突出的是猫头鹰,还有蝙蝠,都是夜间活动的。除了一些在夜间活动的,还有鸵鸟。鸵鸟是什么呢?翅膀是有了,但是飞不起来,它们的活动只是靠两条腿,它们只能在地上走,却不能飞到天上。但它们被造的形象,从预表上来说,应当是属天的,但是它们实际是活在地上,并且好象舍不得地,你要我飞到天上去,我才不要去。

 

弟兄姊妹们,说到鸵鸟的时候,好些基督徒真像鸵鸟一样,身份是属天的,生活是属地的。更糟糕的一件事,你晓得鸵鸟被人追赶的时候,它怎么躲避人的追赶呢?它们不是拼命的跑,它们可以跑得很快,但是它们不跑。不跑就被人抓了,就被别的动物抓来吃了,但是它们就是不跑。不跑怎么可以避开那危险呢?我们懂得鸵鸟的生活史的,它们就把头钻到沙堆里边,它看不见了,就说,“没有危险,没有仇敌,我很安全。”弟兄姊妹,这是什么,这就是欺骗自己。很多基督徒有这种光景,他是属天的,却是活在地里,活在地里还自己欺骗自己。他说,“我是基督徒,我是属天的,我是神的儿女,我是神所喜悦的。”弟兄姊妹,这是自己骗自己。

 

你又看到,里面提到鹭鸶、鸬鹚。这些是什么?这是在水里讨生活的,它们是钻在水面下捕鱼来吃的。它们该是属天的,但是它们不能在天上飞,只能在水中活。它们在水里真是活泼,你看到它们抓鱼的时候,那动作快得不得了。我看过一次鹭鹚捕鱼,它们眼睛能在水里看得很远,它看到鱼在那里,嚓,一下就到了,让它们的速度去奥林匹克,什么泳它们都拿第一。但是它也笨得很,那些利用鹭鹚捕鱼的人,他们是把一根绳子绑在它的脖子上,为什么呢?就是让它们的喉咙不能完全的扩张,它们捕到大鱼就吞不下去,捕到小鱼就让它满足满足一下。若是没有小鱼的时候,它们又不肯去捕鱼,它们就坐到木筏或竹筏上面,站在那里不动,那个带鹭鹚的人,怎么把它们赶到水里去呢?他就把它一把抓起来,张开它嘴巴,拿些水倒在它嘴巴里,它就觉得有东西在那里经过,大概是我也吃了鱼,所以它又去抓鱼去了。弟兄姊妹你看到,这又是自己骗自己,真是容易受骗。

 

神在这里列出了很多很多这些各种不同的鸟,都有它们的特点。为什么神这样来列举呢?这都和它们的生活情形很有连带的关系。在它们的生活里,叫我们接触一个属灵的原则,就是守住分别的地位。蝙蝠根本就是活在黑暗里,并且蝙蝠更糟糕的,你说它应该属天的,还是应该属地的?中国人就叫蝙蝠做蝠鼠,你看看样子也的确像老鼠,而老鼠没有翅膀,它有。有翅膀的应该属天的,但它那个样子又应该是属地的,天地不分,生活在黑暗里。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属肉体的,都莫名其妙,活在黑暗中。神说,“不洁。”

 

爱慕属天的生活

 

从二十节开始,说到爬虫了。说到爬虫就很有意思,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因为大前提是一切爬行的都不能吃。因为爬行就像蛇,并且是全身都爬在地上面的,好象不能离开地的。所以凡是爬行的,在原则上都是不洁的。但是弟兄姊妹们留意,这里说“有翅膀,用四足爬行的物不可以吃。”(参20)这个应该是很清楚的,有翅膀,为什么不飞呢?不往天上去呢?还要用四足在地上爬呢?你说,那里有这样的东西?多得很,我们也常有机会看得到。弟兄姊妹看过有翅膀的蚂蚁没有?你看到它们有翅膀,却用脚来爬。你说它也能飞,但是飞不多远就必须要下来,不能维持它们在天空中的生活。所以我们看过以上那三类,再看到这一样就很容易明白,有翅膀爬行的不能吃。

 

但是有一些有翅膀,又用四足爬行的,它们有足有腿,不是只能爬,只会爬的那些都是小小的。但是有一些有足有腿,在地上可以蹦跳的,神说,“这些你们可以吃。”蝗虫就是这样,蚂蚱就是这样,神说这些可以吃(参2123)为什么这些又可以吃呢?它有翅膀、有足,但是爬行的,怎么这些又可以吃呢?我们看到,它跟上面所提到的那些有翅膀而爬行的不能吃的,分别在什么地方?它们有足有腿,要在地蹦跳的,我们用人的话来说,按着它们的体形,或是按着它们的光景,它们只能在地上爬行。但是它们不甘心,它们一直要往天上去,所以它们那很有力的后腿、蹦,往上蹦跳。它们蹦跳,就是说出它们有一个要求,要求脱离地。虽然它们还不能脱离地,但是在它们心思里,却有这样一个迫切的要求,“我们要脱离地,我们要寻求从上头来的。”弟兄姊妹们,神说这样的爬物,你们也能吃,在这里就提到“有蝗虫、蚂蚱、蟋蟀,这些你们都可以吃。凡是有翅膀、有足,但是只能爬的,就不能吃。(参2123

   

学习生活在分别归于神

 

弟兄姊妹们,神在这里提到几类的动物,有在地上的走兽、有在水里的生物,有在空中的飞鸟,有在地上爬行的昆虫。神说有些可以吃,有些不能吃。为什么可以吃?为什么不能吃?神没有明说是什么理由,但是指出它们有些特点,因为它们有这些特点,就可以吃,如果没有这些特点就不可以吃。这些特点是什么呢?在当时来说,只是外面的形像。但是我们晓得在神的话里,不仅是只有外面的样子,或者是外面所表明的,也有里面所要发表的。基本上,透过这四类的动物,我们一直看到那里有一个要求,就是“分别”。但“分别”是根据什么呢?就有一些不同的说明,有些是分蹄与倒嚼,有些是有翅又有鳞。凡是活在黑暗和死当中的,那就不可以吃,那些爬虫能蹦跳的就可以吃,如果没有这些条件的不可以吃。

 

我们归纳起来就看到,整个的分别的内容就是一个是属灵的,另一个是属地的。爱慕属天的,这个就是洁净的;不爱慕属天而爱慕属地的,这个就是不洁净。弟兄姊妹,在这里你留意神的话,一个就是“洁净”或是“不洁净”;一个就是“可吃”或“不可吃”,什么是可吃呢?“洁净的”。什么是不可吃呢?“不洁净的、可憎的。”这些区别的根本事实就是爱慕属天的,就是神悦纳的,神看为好的,神认为可以接受的。如果是属地的,不愿意往天上去的,神就说,这些是不洁的。

 

弟兄姊妹们,你留意到末了的时候,还再提到一些事,我们先跳到二十九节那里去,就是提到地上的爬物。说到地上的爬物,就没有一样是洁净的,只要爬在地上,就是不洁。开头的那几类,提到不洁的时候,还是有些洁净的,但是提到地上爬物的时候,就没有一样是洁净的。这就很清楚的给我们看到,为什么我们强调那属地的,与地的关系密不可分的,就是神不能接受的,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它们不能离开地。

 

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是神看为洁净的,因为从原则上面来看,它们是爱慕天上的事。基本就是这样,我们求主给我们看清楚这一点,我想弟兄姊妹们,特别要注意这点,这些不洁净的,都是跟死亡连在一起,你碰到它,不一定立刻有死亡的情况,但你只要跟它接触,就不洁净。要是这些有时候很意外的给碰到,怎么办呢?神就说,“你必须要作一个洁净的手续,你碰到这一些,你就不洁净到晚上,你还要洗衣服。你要是碰到那些不分蹄不倒嚼的,虽然它们还是活的,你摸到它的时候,你也不洁净,你就要留意,你不洁净到晚上。”(参2428

 

当然用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会说,我骑马回来,大不了我只是不洁净到晚上。或是我没有骑马,我只不过是摸了它的鬃毛。神就说,“你摸了它的鬃毛,你就不洁净。”你说,“这有什么了不起。”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记得,上一次我们已经提了,所有的规矩所带出的是一个要求,就是这一章末了的那一节,“要把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可吃的,与不可吃的活物,都分别出来。”(47)为什么要分别呢?三十四节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你怎么能成为圣洁?你必须学习分别,你必须活在分别里,这个是主要的目的。你吃这个或不吃这个,那不是主要的内容,主要的内容乃是你要归于神,分别出来。──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