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分别出来的生活《三》(十一29—十二章)

 

我们用了两次的时间看十一章,还是没有把它看完,今天晚上不仅要看完它,也要把十二章一并看完。十一章29节,我们看到是一些关乎不能吃的爬物,所有的爬物都不能吃。这里所说的爬物和上头所提的爬物,有翅膀、有足,可以蹦跳的那些不一样。这里提的是完完全全的爬在地上走的,极其量也只是爬在树上或者是爬在墙壁上。不管它爬在什么地方,它就是只会爬,全身都贴在与地有紧密连接的事物。

 

不离地的生活是可憎的

 

所以这些在地上的爬物,律法就非常清楚的说,“不可吃”,不仅不可吃,并且还有一些与上面所提到的不一样的地方。这里所提的爬物有什么呢?有鼬鼠、蜥蝪,都不可吃,就是四足蛇,再大的就是使孩子疯狂了的恐龙。又有那些守宫、壁虎,广东人叫做檐(盐)蛇,爬在墙壁上那些小动物,这些是不洁的(参29/32)。整个来说,就是因为它们一直是不仅爬在地上,并且还是全身都爬在那里,所以这些不能吃。这些东西死了以后,你摸到了它,你也成了不洁净,这跟上面所提的没有两样。但是下面所提的就不一样,底下说的是什么呢?“其中死了的,掉在什么东西上,这东西就不洁净。”(32

 

弟兄姊妹注意,上面所提到你摸到死的,那是人主动去做的。但是现在说的却不是人主动去作的,整个情形都是被动的。那些壁虎死了,掉在什么东西上面,我们怎么能说,“你这个东西不能掉在那里。”我们没有办法叫它不掉在那里。如果是死了,它掉下来,它掉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掉在椅子上,椅子就不洁净;如果掉在一些器皿上,那器皿就不洁净。这就提到一些事,神说死物掉在“无论是木器、衣服、皮子、口袋、不拘是作什么工用的器皿,”(32)这些东西都不洁净。为什么?为什么那么严厉呢?

 

弟兄姊妹记得,这里所提的,完全是与地连接的动物,前面有一些动物虽然不合格,但是它还不致于完全与地联合。在这里所提到的都是完全与地连接的,一切与地完全连接的事物,不管你是主动的接触它,还是被动的接触它,那结果都是不洁净。我们就看到了,在神的眼中来看,神是不看人的动机的,我们也许有很好的动机,但是如果带出的结果是死亡,是属地的连接,在神眼中就不洁了。因为神所注意的是那结果,带出的结果与神的性情无份无关的,那就是不洁净。不管你的动机是怎么样,只要那结果与神的性情不能配上就是不洁净。

 

第二次大战的时候,新正宗神学就发表了了一些神学道理,就是这样说,“基督徒不应该撒谎,但是在特殊情形底下,你可以撒谎。”他怎么说呢?他说,“现在德国的军队追捕一个反纳粹的人,来到你的家里,你把它隐藏起来,德国的军队来搜查,他问你,你有没有看到这样这样的一个人?在这个时候,你怎么回答他,你回答又不是,不回答又不是,怎么办?他们就说,在这种情形底下,你撒一个谎是无所谓的,因为你是为着做好事而撒谎。”道理是很好听,但是跟神的性情不一样,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教导。

 

也许人就会说,你照实说,那一个人就被德国人拿去枪毙了,那你怎么说呢?当然,我们不能说该怎么办,我们可以事先祷告,求神管理这件事,让神负起责任来,这件事就一点难处都没有。这个不仅是一个道理,事实上,许多神的儿女们,经历了同样的事,他们碰到了进退两难的事,你怎么作都要出问题。他们祷告了,神就管理着那个环境,就让那事过去了。弟兄姊妹记得,最近我们不是听了孙弟兄提到一件事吗﹖本来要安排一个很厉害的斗争会来斗争他,他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祷告。但是希奇的是,就快要开斗争会的时候,上面来了一个命令,赶快去作抢救河堤的工作,一拖就一个多月,事情也就过去了,没有再提起他的事。

 

有些事情,神也许会给你一些话语,你不需要撒谎,事情就过去了。问题就是说,我们在神面前,我们信任不信任我们的神,如果我们不信任我们的神,当然我们自己要出来承担,我们承担得了什么?主日下午,张弟兄给我看了一张复印的照片,那是我们认识的一个姊妹,她在劳改营里拍的。要是我给你看那张照片,你绝对不可能说,这个是在劳改场里生活的人。你看到她那种喜乐,你看到她那种好象欢笑的样子,你看到她很轻松的挑着一些东西,她怎么能这样呢?我们的姊妹非常的信任神,神就担起她的重担。虽然她身体很坏,但是她一直站在主那一边,她信任主。前些日子在中信发行的“传”的刊物上,我们看到她在过去那一段日子所经历的事,甚至劳改场里面的干部,坏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有一个时间把她调到男犯人宿舍里,跟男犯人住在一起,并且他们也怂恿一些很凶的劳改犯人,要安排一个时间把她强奸掉。严重不严重?我们感谢神,我们的姊妹是信任神的,如果我没有记错,见证里就提到,她结果把那几个要强奸她的人,都带到主的面前,悔改认罪信主。

 

弟兄姊妹,在神的眼中,神是看那结果过于那动机。你动机不对,你那结果是对,神还勉强可以接过来,好象腓立比书上保罗所提到的,有些人传福音是出于嫉妒纷争,但是保罗说,这有什么难处呢?人得着福音总是好的。你看到神还勉强可以接受那结果,在神接受那结果的同时,祂明明的指出,那个动机是给定罪的。很多人以为动机很重要,我们也不说动机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结果,结果带出生命来就对,结果若是带出死亡来,好的动机还是错。

 

付代价去恢复洁净

 

所以那些爬物死了,掉在什么对象上面,不洁就是不洁。你可以说,不是我叫它掉在那里,我没有叫它掉到那里去,是它自己掉下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主的话是这样说,在律法底下就是那么清楚,它碰到什么,什么就不洁净。碰到衣服,衣服就不洁净;碰到木器,木器就不洁净。这样怎么办呢?人就是说,“你在早上碰到了,你就乖乖的等到晚上,等到晚上来了,你就恢复洁净了。”但是那些衣服、那些用具怎么办﹖在这里看到主告诉他们怎么处理那些给死亡沾染了的事物。先说原则性的一句话,就是付代价去除掉不洁。上面提到的木器、衣服、皮子、口袋、什么器具先要放在水里面去洗,不仅要洗,也要让它泡在水里,一直泡到晚上,这样它就洁净了。(参32)哎呀,你说,我只有那么一件衣服,泡了,我就半天没有衣服穿,只有外衣穿,可以不可以到晚上才泡到水里?律法就说,“不可以。”你什么时候沾染,你就什么时候开始把它泡在水里。如果你等到晚上才泡在水里,你就是泡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还是不洁,你还必须要泡到第二天晚上,这样才洁净了。

 

但是问题还不是在这里,若是死掉的那些是掉在瓦器里,这个瓦器不管是盛着什么东西,都不洁净。那要怎么办?律法说,那个瓦器就要打碎;如果是存着液体,那液体也不能留;如果是可以吃的,看它是什么样子,有些还可以吃、有些就不可以吃。

 

我们先不看里面的食物,我们先看瓦器,瓦器要打碎,要把它丢掉。怎么那瓦器不能泡在水里呢?把那个瓦器泡在水里,泡到晚上让它洁净,就可以再用。神说,“不是”,神说要把它打碎。我们留意,我们今天对一些瓦器也不见得那么大方,比方说,就是一个碗吧,一只死蟑螂掉在里边,你要不要把那个碗打掉呢?恐怕没有人会这样做,拿去洗洗就行了。我们今天对瓦器是这样的心情,弟兄姊妹就懂得,几千年前,瓦器的价值,和得着一个瓦器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神说,“要把它打碎,”那就打碎吧!可以不打碎吗?当然可以,但神说是要打碎的。这里就有两件事,都是一个试验,一个就是顺服,神说要打碎,那你就打碎它。第二个仍然是付代价,你看见对付不洁,必须要付代价,你不肯付代价,那你就没有办法脱离不洁。

 

我认识一个弟兄,他在主面前起起伏伏不知道有多少次,为什么是这样?每年到了夏天,他一定苏醒,为什么呢?因为去了夏令会,在聚会里遇到主,里面醒过来,他起来了。但是离开了聚会不久,他又打回原形。为什么呢?原因就是他有很多朋友,都是不信的。虽然那时候在香港,他的朋友还没有资格被叫做阿飞,但是总是生活有点胡闹的。他一回到他的朋友当中,那些朋友看见他,就给他说,“哎呀,去聚会回来,整个人都神圣了。我们都是罪人,你是圣人,算了吧!回到我们中间来,不要活得那样古里古怪。”就说了那么几句话,他就下去了,不是一年,也不是两年,是许多年,为什么是这样?不肯付代价。如果要活在主的面前,我要放弃这些多年的朋友,怎么可以呢?弟兄姊妹们,究竟是主重要呢?还是这些叫他不能靠近主的朋友重要呢?你不能把他们带到主面前来,你只能作一件事,你就和他们分开。那很难啊!是的,的确是很难,要脱离任何不洁的事都是很难,就是要付代价,不肯付代价就是没有办法。

 

你还要注意,我们先不说那些食物,还有一些对象,那是什么呢?是炉子,是锅台。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严重性,不仅是瓦器要打碎,连这些,就是炉子也要打碎,锅台也要打碎。(参33/36)你说,这些都是金属的东西,炉子是金属,锅台可能部份是金属,这些都要打碎。还有,弟兄姊妹们,你要注意,这是四千多年前的事,你好不容易才能要到一点金属,金属的器皿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手的。你说这个东西掉在上面,又不是我叫它掉在上面,真的要我把那炉子打碎?弟兄姊妹们留意,神的话就是那样明显,律法的要求就是那样明显。当然,在当时的以色列来说,他们必须这样做。但是我们今天不必跟随这一个,因为我们的主已经给我们完成了,满足了律法。我们要看神当时这样说,祂心里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要祂的百姓学习付代价来脱离一切的不洁。

 

我们转过另外的一个方向,来看这些器皿里所存的对象,存在这些器皿里的食物。我们注意到有些可以吃,有些就不能吃。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不是在食物的本身,而是在那食物本身的情形。若那些食物都是干的,这些食物还是可以吃。这些食物若被水沾湿过了,那就不能吃。(参37/38)不仅是食物是这样,连种地的种子都是这样。如果那些死物掉在干的种子上面,那没有问题,那些种子还是可以拿走种地。但种子已经湿了水,那就不成了,这些种子就不洁净了,就要丢掉了。还有,如果是水,在器皿里的水就不能喝。但水池里的水,或是泉源里的水,还是可以使用。(参36

 

丰盛的生命胜过死亡

 

我们就要问,神这样说,祂的意思在那里﹖很多读圣经的人都说,这些完全是跟健康卫生的指导有关。当然,我们十分相信神有这样的意思,但是绝对不只是这样。如果说这些只是为了生活上的指导,律法的意义就大大的缩小了。我们必须记住,“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这是跟将来的美事有关连,所以不单是卫生健康的问题,健康和卫生在将来的美事里是微不足道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要留意,为什么跟水接触过的,有些还能保持洁净,有些不能洁净?

 

我们不能不注意,就是水在圣经里所表明的属灵的记号。水很显明的乃是指着圣灵,同时也是指着生命,所以说到生命的水流,生命水,“你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喝。”“人喝了我所赐的水,就在他里面成为泉源,一直到永生,”因此,我们就看到圣灵就是水,是圣灵,是生命。在这里究竟是圣灵适用呢,还是生命适用呢?当然水对圣灵和生命在表记上面来说,它们是连接的,但是在具体上面来看,它们又是有不同的。在这里是说死亡的东西,相对的就是生命。我们在这里就看到了问题,如果是可吃的食物仅是沾了一点水,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微弱的生命,如果是很微弱的生命,它是没有办法跟死亡的权势敌对的,因此沾了水的食物就不能吃。

 

盛在器皿里的水也不能喝,盛在器皿里的水,总比沾了水的水量多。我们要看以下的内容,这些是不受沾染的,聚水的池子是很大的,或者是泉源(参36)。泉源就是流动的水。聚水池就是许多的水。那是说明什么?跟那些器皿来作一个比较,一个是丰富的生命,一个是活泼的生命。器皿里面一点点的水,就是死水,不流动的,所以一沾染死亡就不洁。在这里主让我们看到,借着这些的安排,让神的儿女知道,要追求生命的丰盛。

 

我们联结起来看,要脱离死亡,要与死亡有分别,要付代价脱离死亡,这些都是消极的一面。然而积极的一面呢?这些条例就鼓励人,要追求丰盛的生命,来对付死亡的权势。我们记得,我们的主这样宣告,“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们的主一直要让人得着更丰盛的生命,或者说是要活在更丰盛的生命里。在食物的洁净和不洁净里,我们看到在旧约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启示。

 

现在我们再看,种子如果是干的,那些种子还是干净的;如果那些种子已经洒过水的,那就不对了。为什么呢?干的种子,它里面有生命,生命隐藏在里面,外面也是有保护的,因为有壳子包着它,隐藏在种子里面的生命是可以结出许多子粒来。所以它还是干的时候,这个生命是没有被摸到的,这个生命是隐藏在那里,是受保护的,所以是洁净的。

 

如果水浇在子粒上面,那子粒就不洁净。你说,这个怎么会呢?弟兄姊妹要注意,如果我们晓得,你撒种的时候,是麦子也好,谷子也好,他们都是先给水弄湿,弄湿它的作用在那里呢?那些子粒吸收了水份,它就会发芽,生命就显出来,然后就拿去撒在田里,是这样的一回事。现在我们留意,是一些水渗到里面,生命的现象就发出来,但是这个生命是嫩芽。更重要的一件事,那壳子已经不再是一个保护,已经产生了裂缝,水份渗透进去。虽然是有生命的现象,但是这个生命的现象是很微弱的,经不起死亡的冲击,又失去了保护,就被死亡沾污,就成为不洁了。

 

这也就是我们的主说到那撒种的比喻,有些落在石头地上,有些落在路旁,有些落在荆棘丛中,结果都不能长起来。为什么呢?虽然有隐藏的生命,但那生命太微弱了。在这里也给我们看到这一个原则,律法上的定规是那样的严肃,在整个律法底下有个要求,这要求是很绝对的。在表面上来说,就是必须要跟死亡有分别,和属地的事物有分别。从三十九节开始,到四十三节,你就看见是把上面所提到那么许许多多的食物,特别提出两类来,这两类可以说是重复的再提一遍。我们姑且说是双重的启示,你看到那两类?一个就是死掉的动物,一个就是爬在地上的动物,为什么特别提到这两类呢?我们很清楚看到,一个是与死亡接连的,一个是与地接连的。与死亡接连的,固然是不洁,与地接连的,也一样是不洁。

 

弟兄姊妹,我们看新约的时候,非常清楚看到这两个原则,穿透了整本的新约圣经。尤其是我们读到书信的时候,非常容易看出一个格式来。所有的书信前半部都是讲到生命的事,后半部都是说到生活里的事。说到生命的事就是脱离死亡;说到生活的部份就是脱离属地的内容。特别在这里说到食物的时候所表达的神的心思,在这里就能体会到,神的眼中很注意两个问题,一个是死亡,一个是属地,这两样都是祂一直要求神的子民对付的。为什么神要这样对付呢?原因只有一个,祂要属神的人实实在在的能像神。所以神在末了的时候,就是我们开头读这一章的时候已提到了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44)然后,四十五节又说,“我是把你们从埃及地领出来的耶和华,要作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45

 

总的一句话,神要人像祂。在神的拯救里,神拯救的最终目的,是要人像祂。我们说是最终的目的,其实也是神最初的目的。我们感谢赞美神,神要求人分别的原因,就是要人像祂。因此祂就带领人,在生活实际的内容上开始来操练。

 

仍然是维持活在洁净里

 

我们用很短的时间把十二章也看完。这是说到妇人生儿女的一些条例,总的一句话来说,还是要人在生活里留意洁净归向神。我扼要的提提,弟兄姊妹就会领会。

 

“若有妇人怀孕生男孩,她就不洁净七天,像在月经污秽的日子不洁净一样。”(2)先看这一点,生孩子就是不洁净。怎么去领会呢?生孩子应当是洁净的,应该是一件美事。主自己也说,“好象妇人生孩子,经过了产难,她就高兴了。”但是律法上却说出生产这事是不洁的,为什么是不洁?我们先要注意,生产这一件事起初是怎样的,神在造人的时候不是这样说吗﹖“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这是神定规的,孩子生下来应当是一件圣洁的事。我们可以这样说,在人没有堕落以前,绝对是圣洁的,因为神的定规要借着人的生产,成就使生命遍满全地这事。

 

但是人堕落以后,事情就改变了,多一个生命,就多一个向死亡行走的人;多一个生命出现,就多一个罪人在地上。整个事情都变了质,原来是神的祝福,结果成了受咒诅。你看到了,孩子生下来并不是去成就神的旨意,而是多了一些顶撞神的生命。亚当的生命成了堕落的生命,犯罪的生命。一个犯罪的生命出现,我们能说他是圣洁的吗?所以神在这里很清楚身的说,“妇人怀孕生孩子,她就是不洁净”。怎样不洁净呢?“就像妇人在月经时期的污秽一样”。

 

我们就要留意这事,为什么妇女月经的时候是不洁净?弟兄姊妹们,这是很严肃的事,我们不要看那些生理的情形好象是很肮脏,神在这里很严肃的指出,不仅是很肮脏的问题,而是不洁净的问题。不洁净在什么地方?不仅是流血的事,过些时候,我们就会读到禁止吃血的那些经文。为什么不能吃血呢?因为律法上说得很清楚,“因为血里有生命,因为动物的生命是在血里。”所以你看到流血的事是神看为污秽的。为什么是污秽的呢?因为那些应当显明生命的血,却成了一个死亡的记号。

 

所以弟兄姊妹看到了,这里说,“生孩子不洁净,就如同妇女月经的时候不洁净一样,”就是这个原则。如果她生男孩子,她就不洁净七天,到“第八天就要给婴孩行割礼。”你不能在七天里作,必须过了那七天,必须洁净了以后,你才能给孩子行割体,原因就在这里。为什么是第八天?原因也就是在这里,你必须恢复洁净,才能有条件去表明你是属神的。

 

“她若生女孩,就不洁两个七天。”(十二5)弟兄姊妹,神不是说十四天,神是说“两个七天”,为什么是“两个七天”?我们晓得,七就是一个周期,神用七天来完成神的创造,但是因为人的堕落,把神整个的创造都弄脏了,所以七天不洁净。但是生女孩子就要两个七天,你说,这是重男轻女。很多人攻击圣经说是重男轻女,正如好象教会里学习蒙头功课的时候,有些人问,“为什么弟兄不蒙头?要姊妹蒙头,重男轻女。”

 

弟兄姊妹,不是那回事,在神的眼中,待会我让弟兄姊妹看见不是那回事。在这里,神说生女孩子就要两个七天不洁净,乃是要把人带回人堕落的历史的回顾里,所以是两个七天。“两”就是二,就是见证的数字,神的创造是一个七天,但是现在是两个七天,所以要加上另外一个神完全的工作。在我里面,我是有这样的一个感觉,第二个七天乃是救赎,所以是“两个七天”。当然回顾到起初的时候,也是先是夏娃受了引诱,所以特别在生女孩子的事上,多给了一个七天。这样,神的子民就可以领会,在生产或生命显明这一件事上,神也是陪着人在那里忍受。

 

我们接着要注意,究竟是重男轻女呢?还是重女轻男?生男孩子可以休息三十三天,如果生女孩子就可以休息六十六天,究竟是谁占了便宜?如果真的用人的观念来看,你生下一个女儿,你可以多休息三十三天。生孩子的时候,我不晓得为什么是休息三十三天。中国人就说是“满月”,外国人也差不多是满月,就是三十天上下,但我的确不知道,为什么在以色列人中间,神给她们三十三天,我想了很久,仰望主,思想很久,翻了很多很多我以为可以给我有点启发的书,都没有任何一点痕迹。所以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三十三天。后来我就想起,有一次我碰到某姊妹的时候,我问问她知道不知道这三十三天是什么意思?她说,“我在中国的农村生活过很长的时间,在那时候看见妇女的确是很可怜,最舒服是什么时候,当然就是做女孩子的时候。但一出嫁以后,生活马上就变样,真的好象牛马一样。可是有一段时间,她是很有权威,就是人们所谓‘坐月子’的那些日子。她很有权威,最好的都给了她,什么劳动都不需要,真的是很难得。”

 

神在这里说,“生男孩三十三天,生女孩六十六天,”我也真觉得有点“和彼得”的那个意思在。弟兄姊妹你晓得,“和彼得”有一个故事的,就是主复活以后,特别纪念彼得,所以主对抹大拉的马利亚说,“你去告诉我的门徒和彼得”,彼得不是主的门徒吗?说到门徒,不包括彼得吗?是主把彼得开除了吗?没有,他是在门徒中间,但是因为他有软弱失败,主就特别纪念他,要挽回他。现在生女孩子休息六十六天,就是有一点“和彼得”那个意思。我们实在感谢神,在神的眼中,从来没有说,男人比女人重要,或女人没有男人那样重要。产生这种情况,那是人堕落以后的事。

 

但是我们怎么能证实在神的眼中,男的跟女的是同等的价值?弟兄姊妹,你看第六节,“满了洁净的日子,无论是为男孩,是为女孩,她要把一岁的羊羔为燔祭,一只雏鸰、或是一只班鸠为赎罪祭。”弟兄姊妹可以看到,当他们在献祭寻求悦纳、寻求赎罪的时候,他们所显明的价值都是一样的。我们感谢神,从律法提到生产的条例上,让我们去温习生命的历史,也让人留意分别、洁净成为圣洁,这就像提摩太前书第二章末了所提的,姊妹们如果是这样的活在神面前,她们“就必在生产上得救”。

 

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要记得一件事,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所以我们必须从律法里看到它的精意,看见那隐藏在里面的新约的光。不然,我们是不懂得怎样去读律法。求主继续的帮助我们,因为以后在律法上的事还有很多,我们求主救我们脱离字句,而进入精意。──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