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大痲疯的表明(十三章)

 

我们今晚来看第十三章。十三章很长,不过里面只是说一个事实,就是“大痲疯”。在还未看进十三章以前,我们必须先来确定这一个大痲疯究竟是什么?在我们一般人的观念里,提到痲疯就想到那一个很可怕的光景。我想现在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痲疯病人,因为现在已经少了很多很多。我作小孩子的时候,不是满街满巷都是痲疯病人,但却是有很多机会见到那些痲疯病人。从前在香就有一个小岛,小岛上面住的全都是痲疯病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医治。那些痲疯病人实在很怕人,鼻子歪了,眼皮是翻出来的,指头都没有了,都掉了,肉是烂的。不仅是鼻子、嘴巴、眼睛、手指、脚指,全身都是那个样子,非常非常的可怕。

 

外表的不正常就是大痲疯

 

但是圣经里所说的大痲疯就不是这一类,当然是包括这一类,但是范围就不是单单指着这一类。圣经里所讲到的大痲疯,我们读下去的时候,我们就能发觉那是指着所有的皮肤病,包括癣、疖、也包括了白斑,这些都在大痲疯的范围内。如果跟真正的痲疯来比较,这些一般的皮肤病就算不得什么。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神要把这些皮肤病都摆在大痲疯的范围内?

 

在还没有看进去之前,我请问弟兄姊妹,在这里所提到的大痲疯,你有没有?你是否曾经有过?有没有长过癣?有没有长过疖?有没有长过白斑或是火斑呢?弟兄姊妹,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长过大痲疯。现在我们就来问,为什么圣经要把大痲疯看作一个这么严肃的内容,并且要花那么多的篇幅来讲这一件事情?如果我们只是看到字句上面,我们只能看到皮肤病。如果留意里面的细节,我们就注意到一个问题。

 

我们先来翻到四十五节,“身上有长大痲疯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髲,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注意长大痲疯病的人,他必须住在营外,不能进营。虽然是住在营外,还是有一点的管束。不管他到什么地方,都要在那里喊着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好让人听见了就避开他。弟兄姊妹,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如果以字句来看,只是皮肤病,小儿科而已。但是如果我们跟医生谈一谈,他们都说最难处理的就是皮肤病。

 

大痲疯是罪的表明

 

圣灵用着人的皮肤病说了那么多的话,按着四十五和四十六节所说的,我们就留意到一件事,大痲疯在整本圣经里,乃是讲到人的罪,是表明或是预表人的罪。说得更准确一点,就是讲到人是罪人。在整章的经文里面,就是表达这一个事实,人就是罪人。那一个人呢?全体的人。因为刚才我问过弟兄姊妹是不是都经历过患皮肤病的事,我们都说“是”。这就说明了,我们在神的眼中,没有例外,每一个人都是痲疯病人。

 

我们又再回到从前所看过的一些经文来比较这一件事。或许我们会想,皮肤病有什么了不起,就如人家撒谎一样,有什么了不起呢?在地上根本找不到不撒谎的人,这有什么了不起﹖皮肤病也是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之处。弟兄姊妹,我们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看到这里是带着预表来说的,所以皮肤病就成了很严肃的问题。以色列人到会幕里献祭的时候,他们要把那祭牲牵到会幕那里去。是不是所有祭牲都可以带到那里去呢?我们晓得不是,神只悦纳牛和羊。现在问题又进一步,是不是任何一头牛、一只羊都可以带到那里去献祭呢?不是。不是随便去找一头牛或是一只羊,神都会悦纳。不错,牛羊是神指定的祭物,但是神并没有说只是牛羊,而是说那些牛羊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那条件就是没有残疾的。

 

请问弟兄姊妹们,你怎能看见它有残疾呢?你从什么地方来确定它是否有残疾呢?从它的外形来的,从它的皮肤来的。弟兄姊妹要特别留意燔祭牲的皮、赎罪祭牲的皮。如果赎罪祭牲不是被烧掉,那些血不须要给带进至圣所里的,那赎罪祭牲的皮要跟燔祭牲的皮一样,都要归于祭司。我们读五祭的时候已经提到,那皮就是祭牲的荣耀,证明它是没有残疾的,证明它是完全的,那是它的荣耀。

 

如果把我们领会的带到十三章来作一个比较。人看祭牲是看牠的皮,人看人也是看人的皮。皮肤长了毛病,就等于有残疾的牛羊,有残疾的牛羊是神不能悦纳的。同样地,有皮肤病的人也是神所不能悦纳的。我们刚才说过,既然每一个人都有过皮肤病的经历,那就是说,没有一个人在神面前有蒙神悦纳的条件。我们感谢神,借着这个大痲疯的条例,先把我们带回神的光中来认识我们的本相。我们这些人来到神的面前都是残缺的人,都是长大痲疯的人,都是神所不能悦纳的人。感谢赞美神,虽然是不可以悦纳的,神却是有祂的安排,让这些长大痲疯的得到洁净。

 

到大祭司那里得洁净

 

一开始我们就来注意,神没有先说大痲疯是包括什么什么的事物,神是先说大痲疯得到洁净的根据。我们留意第一节,“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人的皮肉上若长了疖子,或长了癣,或长了火斑,在他肉皮上成了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亚伦或亚伦作祭司的一个子孙面前。”要带到祭司面前作什么呢?有两个作用。第一,肯定这个是不是大痲疯;第二,证实他不是大痲疯,宣告这个人是洁净的。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是祭司来决定呢?为什么是亚伦来决定呢?亚伦又根据什么来决定呢?我们感谢赞美神,还没有说到这个内容之前,神就先说出分辨痲疯和不是痲疯的方法。我们都已经领会,大祭司是亚伦,大祭司是基督的预表,亚伦的子孙就是今天所有神的儿女。在旧约律法的底下,亚伦和他作祭司的子孙有一个权柄去决定是痲疯,或是不是痲疯。

 

若有长大痲疯的人来到祭司面前,祭司就给他察看,这个察看就如同审判。是大痲疯,这是一个判决;不是大痲疯,这是一个了结。我们认真来说,这是一个赦免,或者说是一个豁免。我们留意到这样的一个安排,在旧约的时候,亚伦根据什么来决定呢?是根据十三章里面所说的话。十三章就是神启示给摩西,交托给以色列人的这些话。

 

现在我们看到,亚伦是预表基督,当亚伦在那里显明对罪的审判时,他的根据乃是神的话。最近有很多弟兄姊妹都在读约翰福音,印象应该比较深。我们记得我们的主说,“神不审判什么人,神把审判的权柄交给子。”(参约五22)祂又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祂审判人也不是根据祂自己,乃是根据父的心意来执行审判。”(参约五19)原则上我们看到,在大痲疯灾病的条例上,一开始就说出这一个审判的事实和根据。我们感谢赞美神,在律法上,大痲疯的洁净是处理日常生活的事,但律法话语的背后,隐藏着神怎样处理罪和对付罪的事实。我们掌握了这几点,我们看十三章就会看得很清楚。

 

审判定罪的原则

 

十三章里面所提到的情形很复杂,因为有各种各类的皮肤病。如果是癣,要如何去判辨;如果是疖,又如何去判辨;如果是火斑,那又是怎样去判辨。如果看别处细节的地方,怎么去决定他是洁净或是不洁净。里面就说了很多,但我们不按着字句看下去。我把整个归纳起来,让弟兄姊妹掌握几个原则。你们知不知道当时处理皮肤病是根据什么现象?在属灵的实际里,又是指着什么?我先读一段话,这段话可以说是有代表性的,因为再读底下其它的,那原则是一样的,所以我们选当中的一段来看一看,我们就能掌握其它的。

 

从第三节开始看,“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这便是大痲疯的灾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为不洁净。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后,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痲疯。”(3-8)在这一段话里面已经把每一个类型的大痲疯作决定的几个原则都记下来。我们看下去的时候,看到有三个很明显的根据,是癣也好,是疖也好,是白斑、火斑也好,都是根据这三个原则来判决。

 

失去神的形像

 

第一个原则是皮肤上的毛有没有变色。如果那些毛仍然是维持着毛发原来的颜色,那就不是大痲疯。如果那些毛变了颜色,那就是大痲疯。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一个一个来看。首先看毛变色。我们特别注意,毛变了颜色,像我们中国人来说,毛原来是黑色的,现在变成了白了,这个变化就有一个事实在那里,它原来的性质变了,它原来的样式变了。下面我们看到,有些变白毛,有些变黄毛。不管是白毛也好,是黄毛也好,反正就是变了,不是原来的样子,祭司就是根据这一点说,“这个是大痲疯。”

 

原来的样子变了,这个就是大痲疯。我再说一遍,原来的样子变了,就是大痲疯。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乃是想引起弟兄姊妹们去思想,为什么原来的样子变了就是大痲疯呢?我们若是心思上灵活一点,马上就会想到一件事。我们这些原来是按着神的形像被造的人,现在没有了神的形像,失去了神的形像,说得更清楚一点,失去了起初被造时的形像。弟兄姊妹,你们说这是什么?这是堕落,这是犯了罪,这是落到罪里,这是背逆了神。这就是跟原来被造的样子变了样。

 

以我们中国人的血统来说,我们皮肤的毛是黑的,白种人的皮肤的毛是黄的。如果白人的毛变成绿的,我们的毛变成黄色,我们看来就是不对,不顺眼。如果按着中国人的讲法,如果毛变成绿色,那就是疆尸。可怕不可怕?我们的毛原来是黑的,若变成黄的,可怕不可怕?神起初造我们的形像不是这样的,但是变了形像,失去了神原来给我们的样式,这是堕落,这是犯罪的结果,这是背逆神。我们看到定规大痲疯的头一件事,就是看他的毛发有没有变色,这是第一点。

 

带出犯罪的影响

 

第二个原则是“发散”。如果没有发散,那不是大痲疯。如果是发散,那就是大痲疯。我们要来注意,发散就是扩展了。原来我这里有一小块癣,它没有发散,它就是癣,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它从这里开始,慢慢地向外扩张,扩张,扩张,一直在扩张。祭司一看,是大痲疯。会发散,就是定规大痲疯的第二个原则。为什么发散就是大痲疯呢?我们看到这一种发散,是一个不正常的生命现象。如果一个人正常,他的皮肤须光滑,我们年纪大的人虽然有点老人斑,但也是很光滑,没有脱皮、掉皮,或是一块一块的鳞片,在那里发痒,叫人受不了,拼命在那里抓。为什么有这种情形?这就是一个不正常的生命的现象。

 

如果这个不正常的生命的现象不发生作用,这个不正常是死的。但是它现在发生作用,它扩散出来,我们就留意到这是一个败坏的生命的发展,所以神就让祭司说这是大痲疯,因为它会发生作用,它会扩散的。在一个人身上,它由一小块变成一大块,甚至蔓延到全身。在生命的现象来看,一个犯罪的生命,他不仅是在那里催促那一个人不能不落在罪中,同时他也能影响他旁边的人与他一同犯罪,接受他的影响,接受那犯罪的生命、败坏的生命所带来的刺激。

 

罗马书就说,有些人他们故意不认识神,这个当然就是一个犯罪的生命的发表,底下接着的一句话,“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一32)这就是发散,这就是那不正常的生命的发散。这样的一种发散,起初可能只是一个人在某一个地方,过了一段时候,就成了一个小团体,整个团体就落在这个犯罪的生命的约束底下,因为那败坏的生命产生了作用。所以神就让祭司看到发散的皮肤病时说,这个是大痲疯。这是第二个原则。

               

隐藏的犯罪生命

 

第三个原则是“深于皮。”这种灾病不单是在表面,也不光是在毛那里,并且是深于皮,长到皮下去,甚至长到肌肉那里了。祭司一看,他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大痲疯”。弟兄姊妹或会想,深于皮?什么是深于皮?底下就说,“若有人长了一个疮.....”疮当然是皮肤病,那疮的脓包在那里破了,不仅是脓包的皮,连脓包底下的肉都腐烂了,所以有些现象是深于皮。但是有些时候,从皮上看来好象没有什么,里面却是有问题。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我们每个人都被木头或是竹子的刺刺过,有一点点的刺插在里面,外面觉得没有什么,但事实上,在那位置就总是觉得不是味道。有些时候痛;有些时候并不痛,但总是不舒服。有时候会有脓;有时候没有脓。不管有也好,没有也好,如果有,当然看得见。如果没有,在表面上好象没有,但细心地看,会看见好象有一个黑点。虽然外面没有什么,但是里面有东西是深于皮。祭司就说,“是大痲疯”。

 

什么叫做深于皮呢?深于皮有两种光景,一种是溃烂的,另外一种是没有可见的伤口。现在这么特别讲到深于皮,我个人的领会,不是讲到腐烂的那一类,乃是讲到在外面好象没有什么事的那一类。但是祭司细细一看就发觉了,外面没有什么,里头却有东西,祭司就说,“这是大痲疯。”这是当时的情形。但是在实际里,我们怎样看这一点呢?

 

这个乃是指着隐藏的犯罪生命。这些犯罪生命不发动,好好的,好象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外面没有什么迹象,但是里面就是有个不对的东西。它隐藏在那里,等到合宜的时候,它就跑出来。我们感谢神,神说有很多事情,人没有办法看得清楚,但是神的话“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来四12)人看不见的事物,一些犯罪的思想和意念存在那里,它没有显露出来的时候,我们看不见有什么难处。但神的话语一光照,人里面的隐情给显露出来。虽然没有显在外面,但是里面所隐藏着的,仍然是一个与神为敌的心思。神就说,“这是大痲疯”。

 

神把判辨的方法给祭司,祭司就根据神的话来判辨。我们看到一件事,在这三个原则里,一个是说出生命的变质,一个是讲到犯罪的生命产生作用,一个是讲到给犯罪的生命留下地步。这里所提到的三个原则,我们能够从字句里看到属灵的实际,我们很容易就看到,神借着这些皮肤病的条例,把人带到神的光中去认识罪人的本相。

               

在神面前赤露敞开自己

 

这些皮肤病,我们提过有很多很多的类型,都是存在并发生在人的身上,都是长在皮肤里。但是有一件事是很有意思的,如果我这里有一块白斑,这个可能是大痲疯,于是祭司就来看看。如果我这块白斑有点发红,大概是有点红肿,祭司就说是痲疯。但是如果这些白不只是这里一块,我全身都是,我们就想,这定是大大大痲疯。很希奇,我们留意这里,从十二节开始,“大痲疯若在皮上四外发散,长满了患灾病人的皮,据祭司察看,从头到脚无处不有,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长满了大痲疯,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全身都变为白,他乃洁净了。”(12/13)怎么会有这样胡闹的事?一小块就是大痲疯,全身都是却不是大痲疯,怎么可以这样?

 

如果我们留意这一段,我们会发觉这里面是说到另一种情形。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些人,他们本来是黄种人,却变成了白人,或者是棕种人变了白人。我不懂这是什么原因,不过我们总会见过这样的人。他是这个样子,对他来说是正常,因为他全身都是这样。不是偶然有一小块与他原来的不相称,他整个人就是如此,所以祭司一看,是洁净了,不是大痲疯。希奇不希奇?好象是有点希奇,但事实上并不希奇,因为他如果是一小块,一小块的,那是皮肤病。如果整个人都是的话,我不知道我这样说对不对,那是他整个人的基因发生了变化,所以对这个人来说,他这样子是正常的,所以不是大痲疯。

 

但是我们要看的是属灵的实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就不算是大痲疯呢?如果从一般来说,他这个样子是不正常,但他的不正常有一个特点,他完全没有隐藏,全都显露出来。全部显露出来,没有隐藏,神说这是洁净。为什么是洁净呢?因为他承认了自己不行。按着一般来说,他是不洁,但他全身都是,完全显露出来,完全不隐藏,他承认了这个情形,他承认了自己是不洁的,感谢神,神说他洁净了。我们必须要注意,他在什么地方被肯定是洁净呢?是在祭司的面前。从属灵的实际来说,我们不隐藏我们的自己,我们承认我们的不是,我们来到主的面前,感谢神,结果是我们都经历过的,赦免的恩典就来了,我们洁净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细细地来读大痲疯的条例时,我们实在看见神是非常非常的满了恩典,祂不但光照罪人,祂也给罪人指引,把他们引到大祭司那里,让他们在大祭司那里得到引导,接受判定。接受引导去如何脱离不洁,回到洁净。或者是来到大祭司面前,接受大祭司赦免的宣告。我们感谢神,大痲疯的条例乃是神向人显出一个挽回的恩典的预表。

 

恢复交通的路

 

现在我们用一点时间来看怎样处理大痲疯。如果真的是大痲疯,怎样去处理﹖这里提到有两方面,一方面是那个人的本身,一方面是那个人的所有,特别说到他所穿的衣服。如果说人的本身,第一件事,那个人必须“被隔离”,那个人必须要出到营外。我们都知道,出到营外是羞辱的,为什么是羞辱呢?因为与神过不去,失去了神的纪念,不能与神再有交通,这就是出到营外。一个罪人在神面前的结果就是如此,他是出到营外。但是问题在这里,这一个被隔离的人,他自己是不甘心出到营外的,他愿意回到营内,他所以出到营外,乃是为着回到营内。我们要注意这一条条例,他不能进营,因为他现在不洁净,他要作一些事来得洁净,得洁净了就能回来。这一点是很重要,出到营外是为了要回到营内。对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宝贵的指导。

 

神说,“你出到营外”,用属灵的话来说,你跟神的交通不能畅通,没有了交通。对属神的人来说,跟神没有了交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比什么都痛苦,外面一切的欢笑都不能掩盖里面的沉重。许多神的儿女,他们堕落了,偏离了神,他们经过一段的年日又回来。为什么他们会回来?外面的人来看,远离神的生活才高兴,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生活多丰富。虽然从外面来看,生活是很多采多姿,但是在一个属神的人的心的深处,就有一个痛苦。他可以拼命把这种痛苦压制,但只可以压住一个短时间,却不能长久压制。有一天,这个痛苦要叫他感觉到外面的一切都没有意思,里面就多受一点光照,他就开始回转,结果就回到主的面前。

 

所以我们的主对教会说,如果有一个弟兄犯罪,得罪了你,你一个人私下跟他说,他不听,你就找两三个人去作见证人,告诉他说,他做得不准确。若他仍然不听,就告诉教会,让长老们跟他说,他还是不接受,教会就要停止这个人在教会的交通。这是一个惩治。你说惩治这样没有表情,但惩治的目的不是要报复这个人,惩治乃是要叫这个人,因着失去了交通而里面会苏醒。等他苏醒过来,他就悔改回转。所以停止交通乃是为着挽回,不是要践踏一个人,不是要对付一个人,不是要把他推到地狱,不给他翻身。相反地,是借着停止交通来使他里面苏醒。所以处理大痲疯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隔离。

 

被隔离的人也是心里渴慕着回到营内。如果他接受这一个处理,“他就要蓬头散发,撕裂衣服,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承认自己的缺欠。如果他是一个不服气的人,他就不会这样做。但神在这里是让一些肯接受神话语的人给挽回。他必须要承认自己的缺欠,他接受给隔离,在给隔离时,他是盼望重新回到营内。

 

在隔离里面有两种情况。第一种,祭司看过了,不能肯定他是是或是不是,就告诉他说,“你暂不用出到营外,但是必须要被关锁七天。”(4)这七天是观察,省得如果真是是的,也不会传染别人;如果不是,在这七天里就得到一个印证。比方说有一种情形,在皮里发出了灾病,它不是红的,有点发暗。有时到郊外去,虽然这是美国,但仍然有机会被蚊子叮了,当时可能没有什么感觉,就是有点痒,过了一二天,发觉那里有一块东西,是不是大痲疯呢?就给祭司看,祭司不能决定下来,是有点红,但又好象发暗了,是不是大痲疯呢?在这里有神话语的指导,就把他关锁七天,七天过了,再看看,发觉并不是痲疯,他洁净了。

 

这是隔离,是一种轻微的隔离。当然,过了七天,若祭司确定不是,他就能回到神的子民中间。另外一种是重的,就是出到营外。但是不管是关锁七天,还是出到营外,综合来说,是在隔离的原则内。这是处理大痲疯的头一个方法。

 

第二个方法是“除掉”。这里说到的除掉,不是在人,乃是在人的所有。这里提的只是衣服,但是原则上是包括人的所有,包括人的朋友、爱好、倾向。如果人所有的这一切能令人进到大痲疯的光景,怎样去处理呢?神说,把它除掉。那里特别提到衣服,若衣服上有大痲疯。(参47/58)人有大痲疯不希奇,怎么衣服也会有呢?如果我们读下去,我们看见不仅衣服有大痲疯,连房子也有。我们先来看衣服,有时候衣服发霉了,会起一点斑点,这不是有大痲疯,那只是斑点,但也要关七天。怎么衣服也要关七天,对,就是要把它隔离,不要动它七天,七天以后如果没有发散,就不是大痲疯。这又回到这个发散的原则上,我不再重复。如果发散了,那就是大痲疯。为什么会在七天里发散,叫人能明显看到呢?那是从人身上感染的灾病,那些细菌就在那里生长,所以就引起发散的情形,所以衣服也长了大痲疯。

 

这么希奇,衣服也会长大痲疯!我们不必管,神说这是大痲疯,目的是叫人保持洁净,所以不要碰它,不要穿这件衣服。若碰到这样的衣服,怎么办呢?如果不是大痲疯,就把它洗干净,如果是的话,就要烧掉它。你说要烧掉,我没有很多的衣服。当时以色列人还在旷野行走,他们不会有太多的衣服,很可能只有一身穿的衣服而已。在申命记那里说,“这四十年,你们衣服没有穿破。”如果他们有很多衣服,衣服没有穿破又有什么了不起?只有是穿来穿去都是那一件,而四十年也没有穿破,那才是神作工的表现。不像我们今天,选穿那一件衣服也成为我们的烦恼。他们在当时是没有选择的,只有这一件衣服,它长了大痲疯,怎么办呢?

 

或者这件衣服是羊毛的、是皮子的,都是很贵重的衣服,怎么可以烧掉?烧掉了,我穿什么呢?弟兄姊妹记得,以色列人进迦南时,在耶利哥不是发生过一件事吗?有一个叫亚干的人看见一些衣服,大概也不会很多,他就如获至宝的把它们收起来,结果叫以色列人在艾城打了败仗。我们回到他们的情形看他们的所有,我们知道这些衣服对他们是很重要的。但是神说,这长了大痲疯的要烧掉。这就引我们转回到一个问题上,如何除掉罪的散播呢?怎样除掉罪的影响?你必须要付代价。你若看这些为罪,如同神看的一样,把它定罪,把它扔在火湖里。

 

弟兄姊妹,要付代价来对付罪,这样就把人恢复到洁净里,重新回到营内,活在神的纪念中,活在与神交通里。我们感谢赞美神,在十三章里,我们就轻轻握要地把痲疯的条例提说一下。盼望主借着祂的灵在我们再读十三章时,我们能摸得更深。我们晚上的交通只是向弟兄姊妹指出进入十三章的路,求主赐下智慧启示的灵,帮助我们,叫我们实际进入神心意里去。──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