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得洁净的印证(十四章)

 

上一次我们讲利未记十三章的大痲疯,圣经很明确的给我们指出大痲疯的症状,不单是给我们看见那些症状,也让我们了解神有心意要除掉人的大痲疯。到了十四章,我们就看到神非常具体的说出如何来印证大痲疯得洁净。我们实在感谢主,如果从字句上面去看,那只是一个怎么来解决大痲疯得洁净,但是我们永远记得圣灵向我们说的话—“律法本是将来美事的影儿”。

 

因此我们就看到,神在这里果然向我们启示了一件美事,启示得那么精细,那么紧凑,叫我们实在能领会到新约里面的那些事,一丝一毫都在旧约的启示里。这是实在宝贝的事!我们看到神为人预备的救恩不是偶然,兴之所至就作的,乃是在创世以前,神作了。在旧约律法的启示里,就把创世以前祂所要作的事启示出来。 旧约的人不一定能懂,他只是看见字句上所指出给他们解决所遇到的难处的方法,他们却没有办法了解在这些启示里的精意是什么。

 

带他去见祭司

 

我们感谢赞美神,十四章就说到大痲疯得洁净的条例。先是这样讲的,“耶和华晓谕摩西说,长大痲疯得洁净的日子,其例乃是这样,要带他去见祭司。”(12)神是这样说,“要带他去见祭司。”弟兄姊妹,看到难处没有?他怎样去见祭司?他怎么能去看祭司?祭司是在营内,他是被隔离在营外。你留意这里的话是说“带他去见祭司。”,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我们感谢神,神的话没有说错,是要带他去见祭司。

 

弟兄姊妹们,你留意这里,如果你把这个长大痲疯的人,算在罪人的身上来看,我们这样说就容易明白了。一个罪人怎么能去见神呢?但这洁净的条例说,“要带他去见祭司。”,就是说他非要见神不可。换句话说,罪人非要见神不可,但怎么可以见神呢?如果我们不细细读神的话,就一下滑过去了,我们就觉得他要去见大祭司,那么他就去见大祭司就是了。

 

感谢神,神把一个难处先摆在这里,神把一个人的难处,很明确的放在那里,人非要见神不可,但是人没有条件见神。神还是没有改变这个要求,人非要见神不可。神并没有改变这个要求,但神却预备一个方法,弟兄姊妹,接下去我们就看到,“祭司要出到营外”(3)。先是说,这个人要去见祭司,但事实上他不能去,他既不能去,神就指明一个方法让祭司去,“祭司要出到营外”。弟兄姊妹们,这里不是很隐约的说出了“道成肉身”的这个事实么?不是说出了主要到地上来这个事实吗?营内是神所在的地方,营外是神所咒诅的地方。现在祭司来到营外,那么不就是主到地上来,到了人中间来。来作什么呢? 简单的说,就近那个大痲疯的人。

 

从深一层来看,他不仅是就近那一个长大痲疯的人,并且要在那里决定大痲疯已经从这个人身上脱掉,然后再证实这一个长大痲疯的人完全痊愈了。那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这个长大痲疯的人可以回到营内,重新活在神的纪念里;重新恢复与神有交通。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件事,我们就不能不注意神所给的方法是怎样的,我们在底下留心点。

 

祭司作洁净的印证的依据一一基督的死与复活

 

我们留意,祭司出到营外,察看了那长大痲疯的人,按着十三章所说的规矩,肯定了大痲疯不存在了。怎么去证实这个大痲疯不存在呢?当然是凭祭司口中的那一句话。但是祭司口所说的话,有一个根据,这个根据一面是十三章里面所说到的神的恩惠;另一面就是十四章里面所说到的实际。

 

从整个的来看,大痲疯得洁净的条例是非常的复杂的,看下去就知道是很复杂的。为什么是那样复杂呢?如果字句上越复杂,主的灵开我们的窍,我们就越看见主为我们所作的是何等的多,又是何等的丰富。现在祭司看见这个人果然痊愈了,他就“吩咐人为那求洁净的”预备一些事物。什么事物呢?这里就说“两只洁净的活鸟、香柏木、朱红色线、牛膝草”(4)。这几样东西都带到祭司那里来,然后祭司就吩咐人用“瓦器盛活水”(5)。用“瓦器盛活水”的瓦器就是瓦器,活水就是活动的水。

 

我们就从“瓦器盛活水”来留意我们在神面前蒙恩的事。神要显明一件事,叫活水充满在瓦器里。弟兄姊妹们都知道,我们是瓦器,这些瓦器在神面前蒙悦纳,乃是因为我们里面有神的灵;我们里面有神儿子的生命。这一个事实就是活水从我们里面充满又流出。神先显明这样的一件事,乃是要叫人看见,大痲疯得洁净的时候,你头一眼看见的是瓦器盛着活水。这事说出,神要叫这个长大痲疯的人,要给带到什么地步。

 

然后,我们来注意,就是“把一只鸟宰在上面”(4),宰在那里上面呢?宰在那盛活水的瓦器上面。现在就注意那只鸟,两只鸟都跟长大痲疯的人发生关系的。那关系就是说明这个长大痲疯的人前后的两个经历。现在是头一个经历,头一个经历是什么呢?是把那只鸟杀在那盛活水的瓦器上。那鸟的血,就流在这活水的上面。我们注意,这里杀了一只鸟,这里有一个属天的生物死在那里。当然,这属天的生物,仍然是被造之物当中的一只鸟。但是在这一个事实里,乃是引我们去注意那一位从天上来的人子被杀在地上。因着祂的流血的事,叫长大痲疯的人,成了盛活水的器皿。

 

弟兄姊妹,你看到是那鸟的血要流在那些水的上面,祭司就把这只活鸟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一同蘸在活水上的鸟血当中。弟兄姊妹,留意这里是很有意思的,这只是活鸟,这里有香柏木,香柏木就是说明了尊贵,也说明了荣耀。这是说到我们的主,祂是尊贵的,祂也是荣耀的。祂是朱红色线,这朱红色线,我们读会幕的时候也留意到,那是表明主的血,或者说,因着血而显明那赦罪的能力。然后再看看牛膝草,那是说到卑贱。在这里看到这几样对象合在一起,是把我们的主的另一面的经历说了出来。

 

刚才说两只鸟,说出了主的两个经历。头一个鸟是被杀的经历,就是受死的经历。第二只鸟乃是说到祂复活的经历,因为这一只鸟是活的。从这一只鸟的身上,显明主的一些经历,从降卑到赎罪、到进入荣耀和尊贵,这是第二只鸟所显明的见证的内容。我们感谢神,这是复活的主。现在这位复活的主和流血的主这两个经历都合在一起,发生在那长大痲疯的人身上。因为他是用着这只活鸟带着那几样对象蘸那死的鸟的血,弹在这一个长大痲疯的人身上,不单弹一次,而是弹七次。

 

这点我们很容易领会得到,血,我们已经知道它的功用是洁净,是赦免。这里叫我们所留意的是那弹七次的动作,“七”是说出神工作上的完全。这一位复活的基督,带着祂的荣耀,把祂死的果效和祂复活的大能,一同作在这一个长大痲疯的人身上,并且作到一个地步,是完完全全没有一点遗漏的。弹七次是表明把死而复活的基督完全的显明在那长大痲疯的人身上。经过这样的手续,祭司就宣告说,“这个人现在已经洁净了。”然后就把那只活鸟放走。

 

活在复活的生命里

 

感谢主,活的鸟是表明复活的基督。所以它是不留下给人杀的,它是活着离开那地方的。但是要办的手续到这里还没有完。那人给宣告说“他洁净了”,然后他就要把头上的头发和胡须、眉毛、全身的毛都剃了,就是很彻底把身上所有的毛都剃光了。弟兄姊妹记得,在十三章里说的,一个长大痲疯的人,他是蓬头散发的,他不梳头的。所以头发是散乱的,当然也不能洗头,所以是很肮脏的。这个样子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你一看就晓得这个人是受羞辱的。现在他洁净了,这一些显明羞辱的事物全都给拿掉,不再带着任何的羞辱。

 

不仅是这样,他这样作的一个目的,乃是让他有资格回到营里。如果他还是蓬头散发的,他就不能进去了。因为这是长大痲疯的记号,这是一个羞辱的记号。你回到神的纪念里,你回到神同在的地方,你不能带着这样的羞辱,因为这些羞辱都是与罪发生关系的。我们实在感谢神,神赦免的恩典,或者说神挽回的恩典,神给人洁净的恩典,是叫人洁净到一个地步,可以回到神的家里,不再被隔离了。

 

然后就用水洗身,又洗衣服,都是把长大痲疯的时候那些不洁洗干净。现在我们要注意,这样子剃掉毛发,洗衣服,洗身,都集中在一个点上面,就是说他全面的恢复正常的生活,全面的恢复一个在神面前活着的人的生活。这样的人很有意思,既然洁净了,既然又洗过身,也剃过毛发,也洗过头,洗过衣服,又进到营里。但是条例上继续说,“他还不能马上进到家里,他必须在他所住的帐棚外面住七天。”(参8)为什么呢?神要让这样的安排来显明见证的事实,这一个蒙洁净的人,他已经回到家,他很明显的活在那里,他不是藏在帐棚里,是住在帐棚外。虽然是在帐棚外,但却实是在营内。

 

弟兄姊妹,你留意这个很微妙的关键,他要七天很明显的在营内居住,不是进到自己的帐棚,为什么要这样呢?神要让人看见,这里有一个人,他蒙了恩典,他得了洁净,他在这地方显出他已经取得了回家的资格,他已经取得了恢复在神面前有交通的资格。这样七天的见证,就是完全的见证,到了七天,他再做刚才所说的剃毛发,剃了这些,彻底的完全剃掉(参9)。这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说,用我们得救的经历来说明这个是最好。从起初信主,仅仅得救开始,然后到更深的认识自己,然后生命上长成,就成了完全蒙神悦纳的人。换句话说,就成了神所要的人。所以他这样做,他就洁净了。

 

是不是到这里就停止呢?还不是。你说那样复杂的吗?一层一层的手续。是,手续是非常复杂。但结果是很明显。不过我要提出一件事来,在旧约里那么复杂的手续,在新约里只是基督就完全解决了。因为在这里所说的许许多多复杂的手续,都是说出基督的所作。在新约里,我们是完全凭着基督的所作,就享用了神完全的赦免。但在旧约里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千万不要染上皮肤病,不然就要准备作那么复杂的手续。上一次我们也问过这个问题,谁没有染过皮肤病呢?没有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有,那就很糟糕了。染了一次的皮肤病,要做一次这样的手续,难怪彼得说,“律法是我们的祖宗和我们担不起的重担。”

 

神悦纳人的明证

 

我们还没有把手续看完,还有好些,以上所说的只是经过祭司察看了七天以后的事 。到了第八天,还有一些手续要作。是什么手续呢?第八天,就要献祭。借着献祭来确定这一个人是神所接纳的。也就是说,这一个人是与神真是恢复交通。如果有一个人,他没有献祭的资格,你就看到一件很严肃的事,连献祭的资格都没有,这个人被咒诅的事实是如何的严重。献祭是神给人与神恢复关系的方法,也是一条道路。原来不能与神有交通的人,借着献祭就恢复交通。如果一个人连献祭的资格都没有,你就看到这个人还有什么指望?还有什么前途?他长了大痲疯,他现在到这里来,祭司说他可以回来,但神有没有说他可以回来呢?你说,“有。”祭司是根据神的话说他可以回来的。有什么证明呢?第八天,就要来作这个证明,借着献祭来证实这个人在神面前完全被神接纳了。

 

第八天这一天里所作的事情很有讲究,你看,他要预备两只公羊羔,一只母羊羔,然后又要调油的细面,伊法十分之三,又要有一些油,一同带到会幕那里,让祭司给他行得洁净之礼。(参10/11)我想弟兄姊妹们,如果我们还记得开头那几章说到献祭的事,我们现在留意这里的三个祭牲,一个是赎愆祭的,一个是赎罪祭的,一个是作燔祭的。这些都是解决人在神面前的难处的祭,当然还带着素祭,就是缺了平安祭。神没有让他在这里献平安祭,这不是说神不要他去感恩,这样的一个献祭,乃是神要这个人非常清楚他在神面前蒙恩的经历和目的。

 

我想弟兄姊妹你注意这一点,按着我们的想法,这三个祭的次序该是,第一个是赎罪祭,第二个是赎愆祭,然后就是燔祭,这是我们的想法。但神在这里却不是这样,神让他献的第一个是赎愆祭,然后是赎罪祭,末了是燔祭。燔祭摆在末后我们理解,但怎么赎罪祭摆在赎愆祭的后头,这个我们就不了解。在这里,神把人从落在罪里和从在罪里得释放的经历借着这三个祭来发表了。罗马书上指出人在神面前是被定罪的,那显明人的罪的是什么呢?第三章就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这是说到什么?说人的表现,是说到人生活的内容,他们都不能表明神的荣耀。人是照着神的荣耀来被造的,但是人堕落了以后,他们的生活行为没有办法叫人看见神的荣耀。

 

就着人的方面来说,有实际的生活行动来说明人在罪里,就比较容易领会。但在罗马书里,继续往前发表的时候,那就指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人为什么会犯罪?第三章里说,“世人都犯了罪”,是,是犯了罪,这是事实。但这个事实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呢?罗马书继续往前发表启示,就很清楚的说,“因着一人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罗五19)“因此死就临到众人”(参罗五12/19)这说出什么来?说出人所以会犯罪,乃是因着人的祖先堕落,把神荣耀的生命转变成了犯罪的生命,因为拥有这犯罪的生命,人就成了罪人。既然是罪人,做出来的就是犯罪的事情,那是很明显的。

 

所以在这里我们看到,头一个祭是赎愆祭,接上去的是赎罪祭。这是说到人承认自己在神面前的光景和经历。这对我们来说也是蛮真实的。初信的人,他很难领会什么叫犯罪的生命,但他们却是知道什么是犯罪的事实。他们慢慢在属灵上长大了,他们懂得人犯罪乃是因为人的生命是犯罪的生命。

 

怎么对付犯罪的生命?怎么对付法?我们就看到燔祭了。燔祭就是说把你整个的交出来,把我们的主权毫无保留的交给主。叫我们不再根据自己来活,完全服在主的生命的管理底下去活。你看到一个大痲疯得洁净的人,他从得洁净的那一刻,神就让他看见他前面该怎么活,让他看见他整个成为大痲疯的过程,和他得洁净以后的道路。啊!弟兄姊妹们!这实在太有意思了!这说出救赎的恩典,说出救赎的恩典在我们的身上所做的,不是叫我们仅仅接受赦罪,而是进一步去接受生命,并且更进一步的活出神儿子的形象。

 

完全的得洁净

 

在赎愆祭里,那祭牲的血跟那长大痲疯得洁净的人发生一个很密切的关系。这是一个什么关系呢?如果我们没有忘记第八章,你就看见,这个是祭司承接圣职的手续。因为这赎愆祭牲的血,要抹在那个人的右耳垂上,也抹在那个人的右手的大姆指上,也抹在那个人的右脚的大姆指上。弟兄姊妹你看,这里摆出一个要求,要求什么呢?你现在得洁净了,洁净到这样的一个程度,像一个承接圣职的祭司一样。

 

弟兄姊妹你看,这条例把人带到这样高的一个要求。当然我们晓得,在旧约的日子,除了亚伦的子孙以外,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可以作祭司,你不仅是在右耳垂抹了血,你就是在左耳垂抹了血,你不仅是在右手的 姆指抹了血,你就是十个指头都抹了血,脚也是一样,如果不是亚伦的子孙,根本就不可能作祭司。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这里摆下这条例?他们又不是承接圣职!他们根本不可能承接圣职。为什么要这样作?啊!弟兄姊妹,我们就看见什么叫做“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在这里你就看见了,所有长大痲疯得洁净的人都要成为祭司。这是什么?这是新约!这是新约的内容。在旧约里不可能有这样的事,但在旧约里却有这样的启示,这一个启示到了新约以后,便成了事实。

 

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实在也能明白神把大痲疯的条例放在律法里,不是单单为着处理旧约里长大痲疯的人,乃是借着这样的条例来指明神在新约里所要作的一件美事。弟兄姊妹们,我们实在要向主低头敬拜,我们没有生活在旧约里,我们要是生活在旧约里,我们天天在那里背律法的重担。神把我们放在新约里,叫旧约律法一切的复复杂杂不再成我们的要求。但是律法里所表明的一切功用,全都成全在我们身上。我们需要向主低头敬拜。

 

我们总结这三个祭的次序,我们就可以留意到,从行为,生活,就是赎愆祭,到生命,就是赎罪祭,到主的喜悦,就是燔祭,这是我们属灵成长的经历。在大痲疯洁净的条例里,隐隐约约给我们触摸到了新约,我们不仅触摸到,并且全部成了我们经历。我们要向主低头敬拜,实在是太宝贝。

       

总是神的怜悯

 

然后我们就来注意啦!这个长大痲疯的人如果要得洁净,他要经过那么复杂的手续。他要预备那么许许多多的事物,如果是民中的一个贫穷人,不要说要他预备三只羊羔,就是一只羊羔他也没有办法承担得起。那怎么办呢?我们感谢神,神给他们看到,如果有人贫穷,不能照着律法上所定规的去预备这些事物,他就可以预备一只公羊羔作赎愆祭,可以用一对鶵鸽或斑鸠来代替那两只活鸟。(参21/22)我们读赎愆祭的时候也读过这一个法则,我们就不重复了。

 

但是我们必须要指出,不管是什么时候,神总是体恤人的神。但是对于人蒙恩的程序,却不因为神的体恤而减少。事物可以减少,但是程序不能减少。因为整个属灵生命的经历是必须要有的。我们感谢神,顶宝贝的是把十三章和十四章合起来,我们很清楚的看见,神不单向人指明什么是罪,也给人指明怎么去解决罪的方法。

 

末了有一段,还是讲到大痲疯,但是我们很难领会。十三章里说到衣服也会成了大痲疯,我们已经很难领会,人可以犯罪,但是衣服怎么可以犯罪呢?但是我们感谢神,神让我们晓得,人固然会犯罪,但是衣服是常常造成人犯罪的原因,所以衣服也会有大痲疯。

 

到了十四章的末了,我们又看到另外的一个问题了,房子也会有大痲疯,这是什么一回事?房子怎么可能有大痲疯?房子是没有生命的,它怎么会有大痲疯?但是条例上这么清楚的说,“有”它说房子里面如果发生这样的一个光景,就是在墙壁上发觉了一些红色的或者是绿色的那些东西,那就是大痲疯(参33/37)。弟兄姊妹,按我们实际的生活,怎么会发出这种的现象?从实际的生活来说,屋子里的湿气太重,那就会发生这种情况。你别说在美国这样的地方,美国的房子很多大痲疯。有些人家里的门窗从来不打开的,虽然你开着暖气和抽气机,但是你烧饭的时候,那些水气附在墙壁上面,是经久不散的。或者你的房子外墙有一点裂缝,美国西岸的房子很容易有裂缝的,一冷一热,它慢慢就产生裂缝了。那裂缝不需要很大,只是这么一点点,裂缝就把雨水渗进来。所以弟兄姊妹,有些时候特别在车房里常常看到那些墙壁上发霉了,绿色的就在那里。有些时候发的是红霉,就是像橘子那样的红,不是鲜红,这些我们都常常会看到的。

 

屋子漏水,水气太重产生发霉,神说,“那是大痲疯。”难怪有人说,大痲疯的条例完全是为着卫生而设立的。当然说这些话的人都是不信派的人,他们说,“神爱我们爱到多细微。”那话听起来很不错,但实际上是把神的话里最重要的事实给抹掉。从表面上看来是有卫生的成份在里面,但神说这一些不是为着卫生而说的,而是为着一些属灵的事实说的。如果我们能掌握着大痲疯的事实,底下说到房子的大痲疯,我们就很容易领会了。十三章和十四章上半所说到的是个人,现在末了这一段说到房子,那是说到团体,很显然的就是说到教会。你们现在看到,如果你发觉房子的大痲疯,你要把它关锁起来,七天以后才去看看,如果大痲疯发散,就要把有大痲疯的那块石头,和那些泥巴挖出来扔掉,然后把新的补上去。(参39/42

 

这显然给我们看到在教会里对付罪的问题。对个别神的儿女,他们落在罪里不肯悔改而作了停止交通的处理。但是关锁了七天以后,就打开来看看,有没有继续发生,若有,那就怎么办呢?把整个房子拆掉,不让它留在那里。噢!弟兄姊妹们,我们还记得我们的主对以弗所教会的说话,“你若不悔改,行你起初所行的,我就要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参启二4/5)噢!弟兄姊妹们,我们实在需要主给我们里面有光,能领会主借着这个大痲疯的条例向新约的人说出什么的信息。

 

我们感谢主,个人得洁净是因着主,团体得洁净还是因着主,都是同样的手续。我们感谢主,一切是根据主,审判是根据主,得怜悯是根据主,得洁净还是根据主。在大痲疯的条例里,神给以色列人一些的体会,让他们在生活上要非常严肃的保守着他们在神面前的洁净。但是对我们今天在新约里的人,却启示了神丰盛的救恩。对个人,对教会,神都是满了恩典。因为神要得着许多的个人,更要得着教会来显明祂恩典的见证。我们感谢主。──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