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活在生命的约束里(十五章)

 

我们连续二次看了大痲疯,大痲疯就告一段落了。我们读到利未记十五章的时候,看见神在祂的条例里,好象摸到了人生活里的一小部份,而这一小部份看起来又好象没有什么特别。但事实上,我们能看到神说这些话的意思,神并不是在说闲话,主实在是说很重要的话。虽然在字句上是很平凡,也许是很通俗的事,但是如果我们留意一下,你就马上会看到这里好象是提到一些人在生活上的毛病,或者是一些生理上的毛病。

 

这些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会问一个问题,为什么神总是找这些小问题来作特别的说明?反倒生活里的一些重大的事情都没有说。如果这样问,也许我们会容易领会主的心意。一开头就说了许多的话是关乎人泻肚子的事.泻肚子有什么了不起呢?每一个人都泻过肚子,并且泻肚子也不是说有过一次就没有第二次。在人的生活中这并不是一件少见的事,你多吃了会泻肚子;你受凉了会泻肚子;你食物中毒当然更会泻肚子。但是在生活中有许多更严重的疾病,神没有说,却是把泻肚子这一件事拿出来说,这里有什么意思呢?有什么特别呢?如果我们不细细的读下去,我们感觉很无聊,你不讲我也都知道,泻肚子一定是不干净。有的时候忍不住了,衣服会弄得一塌糊涂,神不说我们都知道了。那神为什么要说这个呢?这就是要我们留意的。

 

神看的是根源,不是看现象

 

我们先来注意文字上怎么说,“耶和华对摩西和亚伦说,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说,人若身患漏症,他因这漏症就不洁净了。”(1/2)这个漏症是泻肚子,或者是人长了痔疮也常常会有漏症。这个说起来是很平常的事,但神说他如果有这个就不洁净,他只要有漏症,不管是慢慢的流出来的,能受控制的,都是不洁净的。有人有了这样的毛病,他所接触到的一切都因他成为不洁净的。他睡的床不洁净,他坐的椅子不洁净,他穿的衣服不洁净,他整个人的身体不洁净,他碰到你,你也成为不洁净。弟兄姊妹,这就很希奇了,如果没有沾染到他流出来的泻物,碰到他也叫别人成了不洁净?这一点是我们要留意的。

 

过去有人一直说“利未记”就是讲到个人生活中的卫生问题,如果我们不注意到里面的实意,我们也承认那是关于卫生的一些问题。但是问题在这里,患漏症的人本身不要说了,碰到患漏症的人用过的对象,那些对象也是不洁净的,那个人也不洁净了。那怎么可以洁净呢?洗衣服就行了,洗洗手就行了,洗澡就行了。但不仅是洗,也得等待时间。你早上碰到他,你就回去马上洗手,马上换下衣服来洗,马上要洗澡,连头发也洗过,这样是不是就洁净了呢?如果刚洗过的都不洁净,那过一些时候就更不洁净了。我想这些是弟兄姊妹懂得的。你洗手,洗过以后手就很干净,一小时以后,手就没有刚洗时那么干净了。这些我们都懂的。但是很希奇,这些人碰到污秽要怎么才能洁净?他们做完所有要洗干净的事,还不是马上就洁净,一直要等到晚上,那才自动的洁净。

 

按照人的想法这是很无聊的,刚洗的时候不洁净,一直要等到晚上才洁净,这怎么能叫人佩服呢?你洗过手以后,做这样,做那样,虽然你不是接触这些肮脏的对象,但是也会碰到其它的对象,你一样是不洁净。弟兄姊妹,我们晓得这不是单纯的卫生的问题,完全是卫生的问题就根本说不过去的。这一个有漏症的人,他的漏止住了,他必然要洗手,洗衣服,洗澡,好了以后,他还要这样的洗,洗七天,还不能用缸里的水洗,必须用流动的水来洗。(参13)这样洗过了,他还不叫洁净,还要再作一些事。什么时候作这些事?他痊愈了才能作,如果他不痊愈还不能作这些事。

 

我们又会问,既然痊愈了,还作这些事干吗?并且不是作一次,要作七天,不仅作七天,到第八天还要献祭。我们实在觉得很难领会,泻肚子还要献祭,泻肚子还引出一个洁净的问题。如果我发热病呢?我感冒呢?现在很多人感冒,那他要不要献祭呢?这里就没有提感冒的问题,就是单单提这件事。他好了,要七天洗衣服,用活水洗身,然后用两只鸽子或者斑鸠来献祭,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弟兄姊妹,你就看到一个问题了,好象泻肚子是一件犯罪的事,如果不是犯罪,就不用献赎罪祭。肚子泻过以后什么都好了,但是神说还有那么多的手续要作,作过了以后,你这个人才得洁净。显然这些事情和罪有关系。

 

怎么泻肚子会与罪有关系呢?刚才我稍微提了一些泻肚子的原因,当然感染了会泻肚子;馋嘴的也会引起泻肚子;吃了不洁的东西会泻肚子,有很多的原因造成泻肚子,不是一种原因来造成的。为什么泻肚子这件事会给神特别拿出来作为一个条例来指导人﹖留意31节,提了好几样事情以后,神这样说,“你们要这样使以色列人与他们的污秽隔绝,免得他们沾污我的帐幕,就因自己的污秽死亡”。这样就提到一件很严肃的事,这些人如带着这样的污秽,他们会沾污神的帐幕。但是我们就要问,什么事可以沾污神的帐幕?从实际来说,不是从现象来说,从现象来说,就是那些不洁净的东西碰到了神的帐幕。但是事实上我们能看到,以色列人能到帐幕那里去吗?不可能。不要说你泻了肚子,你就是没有泻肚子也不能到帐幕那里去,你到了院子的门前就得停下来。你说我要去献祭,献祭你也不能进去,条例是那样严格的,帐幕都有利未人在把守的。

 

从生活的小事上学习受约束

 

这样,你泻肚子怎么会弄到帐幕去呢?很显然不是物质碰物质的那种污秽,而是在那里发生一些事情,有属灵的意义显出来与神的意思不相符的。这些与神的性情不相符的事,在以色列人的营中,就是沾污神的帐幕。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留意到漏症洁净了以后要献祭,我们就看到问题了。原来神看这个漏症不是看现象,而是看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原因是什么?你说因为馋嘴,这就是因为贪心。十条诫命中就说,不可贪恋别人的财物。人家请你吃饭,虽然你是客人,是来吃的,但那些菜都是主人的,是别人的,你说好吃就多吃,吃到泻肚子了。这个泻肚子不是因着食物,是因着你的贪心,是你没有洁净,所以叫你泻肚子。又比方说,你吃了一些不洁净的食物,你明明知道不洁净,但还是要吃,结果就泻肚子。从现象来说是那些不洁的食物叫你泻肚子,但在神的眼中看来,祂看到你明明知道吃这些不洁的食物会有问题的,但你还是要吃,这是违反自然的定律。自然的定律是神所命定的,我们如果不是这样看,就会觉得馋嘴没有什么了不起。神就是要透过这些好象是零零碎碎的条例,叫我们来学习做一个受约束的人。因为人在一些事上不受约束,他可以在许多的事情上也不受约束。这样的不受约束,他的结果一定是带到犯罪的事上去。

 

所以从生活的小事上面,神要求祂的百姓有非常严肃的态度。你看到漏症好了,要经过那么多的手续,到末了还必须献两个祭。一个是赎罪祭,叫你知道你所经历过的事是和罪有关的。第二个是燔祭,我们都晓得燔祭就是讨神的喜悦,神借着这祭让那个人去领会,你一直在讨自己的喜悦,就讨出毛病来了。经过这样的教训,你应当学习讨神的喜悦,不要再讨自己的喜悦。

 

我们看到这些事的时候,留意到虽然这些好象是生活上非常微小的事,神让他们就是在生活上的微小事来开始学习。然后又提到好几样生理上的问题,一个是“梦遗”,这是男的;又提到“月经”的问题,这是女的了;然后又提到男女的性生活问题(参16/24)。这些都是很平常的家庭生活里的事,但是神在这里给我们看到,如果有梦遗,他就不洁净了。如果有过性生活,那就不洁净了。妇女有月经的时候,她就七天就不洁净了。但是很有意思,这些都是生理上的问题。你看到这里没有说,如果发生这些事,他/她必须要献祭。我们作一个比较,立刻就晓得,神在这些条例中,要人很明确的知道,要从生活的平凡事上学习保守自己在洁净里。

 

生活反影生命的光景

 

我们再看下去,女人的经期过了正常的日子还继续流血,这个又产生问题了(参25/30),这和泻肚子一样,也能叫别人不洁净。不洁净一段很长的时间,等到她洁净了,又等七天,又要洗衣服,又要献祭。你说经期正常是不洁净,经期过长就成了罪,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不是医生,但那人却是有一些不该有的情形出现了。照着神给以色列人的条例来看,是不是有血漏就一定和罪发生关系呢?如果从这里来看就很有可能,所以血漏停止了以后,就一定要献祭来终结那不洁净。

 

我们看过这些表面的现象,就来留意两件事,都是很原则性的,先来看漏症。我们恐怕没有一个人没有发生过漏症,所以才有这样的一句话,泻肚子把那个人的命都泻掉了。一天泻肚子下来,整个人就消瘦了。当然我们可以说,他把水份都泻掉了,这个是病状。但是很显然可以看到一点,漏症不仅是一个症,并且是一个非常厉害让人消耗生命的病症。所以泻肚子一天,人就瘦了,泻两天,人就软了,多泻一些日子,整个人什么力气也没有了。

 

我们留意到泻肚子把一个人的生命都消耗了,漏症是这样,血漏更是严重,血漏简直就是把人整个的生命漏掉了。好好的一个人,因为患上了血漏,就成了皮黄骨瘦的,不成人样。弟兄姊妹们,你们记得在福音书上,主医治了一个患血漏的妇人,她患了多少年的血漏,找许多的医生来医治,把她的家产,她的所有都耗掉了,她还是没有好。弄到骨瘦如柴和泻肚子同一个情形,虽然两个地方都没有明说是跟什么罪发生关系,但是很显然两件事都提到一定要用献祭来结束它。因此我们看这两件事的时候,我们就不看现象,而看实际,就是两种漏症都是把人的生命漏掉的。

       

漏掉生命的生活

 

虽然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在这里说,他们产生这样的毛病是因着违反自然规律而引来的。我们就撇下这一点不去计较,我们也能看到,能耗掉生命的一切事,在神眼中都给看为不洁的。如果我们用这里找到的原则来看属天的生活,我们一定能懂得,什么叫作把生命漏掉﹖比方说,你现在爱上了一些事物,你在那里着迷了,着迷到一个地步,你连祷告都不愿意祷告了,聚会也不愿意聚会了,看到弟兄姊妹就感到厌烦,读经就更不要提了。弟兄姊妹们,你看到这一种光景,为什么对与神有交通的事,会有一种不说它是到了抗拒的地步,起码也是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来。为什么是这样呢?这就是生命给消耗的光景,就是生命漏失的光景。

 

如果生命的光景是正常的,是丰厚的,那么与神的交通一定是非常甜蜜的。但是现在落到一个光景,里面对属灵的事没有爱慕,虽然不一定说是到了犯罪的地步,你就是在一些事物上着迷了,而这些事物代替了主的地位,生命就开始漏失了。你过去在主里面的喜乐现在慢慢地不见了,过去你在神的面前满有指望的光景,慢慢地收缩了,收缩到一个地步,你觉得属灵不属灵,根本不必再计较了。弟兄姊妹,这种光景就是生命漏失的情形。如果我们每时每刻都是从主那里接受生命,生命一定是活泼的,因为主的生命是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显出越多,我们就越丰富。但是现在好象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贫乏到了一个地步,根本支撑不了我们与神的交通,维持不住我们与神的交通生活。这就是生命的漏失,神很重视这一点。因为神知道在生命漏失的光景里面的人,如果他不及时来改变这种光景,总有那么一天,他整个生命的光景就完了。不仅是枯干的问题,当然不是死亡,却是如同无有。所以这是很严肃的事。

 

许多时候,我们看生活上的小节是无所谓的,但事实上,很多时候叫我们生命漏掉的,常常是一些生活上的小事。倪柝声弟兄从前有一篇很短的交通,后来有弟兄把它整理成文字发表出来,给这篇交通起了个名字,叫做“闲话漏掉生命”。如果主不给我们光照,我们觉得闲话有什么了不起,说说也可以轻松轻松,为什么一定要拉长脸孔来做人?轻松一下也可以的。其实我们的神不是说我们不可以轻 松,神乃是说,你们不要说无聊的话。

 

弟兄姊妹记得吗?有一次法利赛人来对付主,问耶稣说,为什么你的门徒吃饭前不洗手,主就说了好些话。后来门徒就问,为什么这样说,主就说,从人里面出来的并不污秽,但把一些东西送到人里面的才是污秽。吃的东西吃到肚子里,后来就拉到茅厕里。但是把许许多多不洁的思想送到人的里面去,你就把人污秽了。(参可七/23)这许许多多的心思是怎么来的呢?是怎么样进到人的里面去的呢?闲话就是把一些无聊的话说出来,这叫作生命给漏掉的一种情形。所以在这两种漏症里,神给人看到,不单是不洁净,并且是罪,所以要洁净,要认罪求赦免。因为这些东西是叫人枯干,叫人的生命漏失。

 

失掉生命的功用

 

我们再从另一方面来看,说到一些生理上的问题,神在这里提到几样生理上的问题,都和神造人的时候,神给人的应许很有关连。这些原来都和神所说的人要在地上“生养众多,遍满全地”这一个安排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些生理上所发生的情形,都没有带出生命来。原本这是应当带着神的祝福的,却没有把生命带出来。不能带出生命,就成了不洁。当然两样比较起来,漏掉生命是更严重,神直接就说漏掉生命是与罪有关联。不能带出生命的,虽然没有到犯罪的地步,却是亏欠了神的心意,所以就成了不洁净。

 

弟兄姊妹你懂得,在男人来说是遗精,在女人来说是月经,如果人不是因着犯罪堕落,很显然我们就看到这一些一定带出生命来,就是有那么一个现象在那里。本该是借着这些现象把生命带出来,但是如今有残缺了,不能显出功用来了。因此从生命的成长和丰盛的这一方面来说,它就不能显出功用了。一切不能显明有生命功用的,在神的眼中都是一个缺欠,在神的眼中都是赶不上神的心思的。我们看到这些生活的细节,我们觉得神管得太多了,并且管的那些好象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事。但是看到神说这些话所表达祂心里的意思,我们就了解,神要透过人实际的生活,让人在那里学习受约束,学习注意生命的成长,注意生命的继续。

 

生命不是说话说出来的,生命也不是听话听出来的。许多时候,我们有一个错觉,以为我们懂一些属灵的知识,我们的生命就跟着会丰富起来了。但神在这些条例上给我们看到,生命不是听来的,不是看来的,而是人实实在在活出来的。从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上面摸到神的心意来活,那活出来的结果,就是生命的丰盛。不按着神心意活出来的结果,就是丧失生命的丰盛。这对我们来说,好象没有那么严重吧(但是弟姊你知道,在整个十五章里所提到的这些事,你细细地看进去的时候,你都能了解到这一点,与人不受约束很有关系。人不受约束,显明在什么地方﹖人的话就这样说,“大人物是不拘小节的。”但是神给我们看见,神不叫我们做大人物,神只叫我们在祂面前作一个洁净的人。如果在神面前能给带到神眼中的洁净,那么就得从生活的小事上开始学习受约束,学习很严格地分别洁净与不洁净。这就是刚才跟弟兄姊妹们提到,人这些不洁净,会沾污神的帐幕。如果按实际的现象来说,是不可能有沾污帐幕的可能的,但是神说,“会的”。因为神不是看现象,神是看里面的实际。在以色列人中,如果有了不洁净,那整个以色列就给拖累了,整个以色列就成了不洁了。尤其是我们看到,有一些好象是不那么了不起的事,可是神要求以色列人用对付罪的手续来对付,这就不简单了。

 

从生活开始实际的操练

 

我们留意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他们入迦南了,在耶利哥城外扎营,神说耶利哥城里所有的人,事,物都要除掉。但是有一个叫亚干的人,他私自拿了一套示拿的衣服,拿了一些金银,藏在他的帐蓬里他的衣服底下,那也多不到什么地方去。我们看看这是一件小事,一件衣服,没什么了不起。一点点的金银,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我们读到约书亚记第三章,我们就读出一个事实来了,以色列人就不能像在耶利哥城攻打的时候那样带出得胜来,以色列在艾城就败在敌人的手里,并且败到一个地步,整个以色列人的心都像水一样消化了,连约书亚这个统领全军的人都感觉失望了。

 

弟兄姊妹要留意那光景,你说一件衣服有什么了不起,小问题。整个以色列人中只有一个亚干,所有耶利哥城里的东西,只是剩下那一件衣服,只是剩下那一点点的金银,有什么了不起?都是小问题。但我们看到那结果,就知道神要他们在小事上来留意。神没有说小事情,你们可以放纵一点,大的事情,你们就要约束一点。神给以色列人明白,他们在学习受约束就是从小事上开始。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若是我们不单是注意外面的事,而是注意到律法里面的精意,就会留意到,神要叫神所拣选的人不可以带着不洁。说严格一点,神不允许神所买赎的人沾染不洁。

 

因此神就让他们生活在要求非常严格的洁净的光景里。从日常生活里维持洁净,而领悟属灵上的洁净;从日常生活上的分别,而领悟到在属灵的事上的分别。是这样操练,是这样来学习功课,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在他们心思里只有一个倾向,就是不住的留意这些心思意念,这些事物,是不是讨神的喜悦?或者反过来说,这些事物是不是会叫我在神面前受沾污﹖这是很明显在这一章里带出来的信息。

 

字句后面的精意

 

刚才提了一下,我们读旧约的律法的时候,不要死死地光注意文字,如果光是注意文字,我们就摸不到神的心意。直到如今,犹太人还是死死地注意文字,没有留意神藉这些律例所给他们属灵的带领和操练。他们只要照着律法上的记载来作好了,他们就觉得他们已经作对了,却没有留意到在神面前实际的生命是成长,或者是贫乏。若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你尽可以天天读经,但是神的话却不在我们里面给我们有光,来管理我们这个人,来引导我们这个人,吸引我们在神话语的光中去讨祂的喜悦。我们只留意从信主一直到现在,我们是天天都读经,如果读经不能把我们带进实际的生活,这样的读经不是神所要的。

 

弟兄姊妹晓得犹太人到现在还是落在这样的危险里。那一年我们去以色列,在以色列地经过好几个星期六,我们住的酒店里,大约在七八楼以上,平常出去或回来,按电梯,门就开了,一点难处都没有。到了星期六,那是安息日,我们坐电梯就发生难处了,电梯每层楼都停,但是没有人进来或出去。原来礼拜六是犹太人的安息日,在安息日是不能作工的。在律法的要求上是不能作工的,你在外面捡一根柴也要给打死,你要是出去走路超过了一定的距离也要给打死,所以你读新约使徒行传时会读到这样一句话,“约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徒一12)我们如果不了解律法上所规定的事,我们就不懂什么是安息日可走的路程,原来律法里就是这样,你走路超过了那个路程,你就犯了律法,你犯了律法就要给打死。

 

但是神给我们如今看到,就算是神把律法赐下,但祂不单是要人注意律法的字句。当然在旧约的时候,犹太人不能不注意字句,因为这些条例对他们来说是律法,但是神在律法里除了字句以外,还有祂的心意在其中。如果人尽是记得舄肚子就要洗衣服,那没有什么了不起,天天舄肚子也无所谓,你就天天洗衣服就是了。但神的心意不是这样,神的心意是让他们晓得如何在生活上受约束,在很平凡的事上也受约束,为要很准确的把自己分别出来,分别到一个地步,单单是满足神的心意。我们感谢赞美神。

 

当然当日犹太人怎么样,我们没有话讲。但是到现在,我们称为神儿女的,如果还不够了解神带领我们的心思,我们仍然只是注意那些字句所发表出来的现象,我们真的不知道怎样活在主的面前。最低限度有一件事,你读旧约的律法,你发觉有一些字句,在新约圣经里同样出现。你说旧约要求以色列人在外表来遵守,在新约中神的儿女们也是按着字面去遵守,这样就很糟糕了。如果我们这活在新约里的人,现在读旧约的字句时,还不寻找它的精意,不懂得神的心意,更不要说活在神的心意中,我们实在是很亏欠主的 。我们的神不是要求我们在新约里的人凭着外面来活,然而在现在的基督教里,好多人还是教导人怎么在外面去活,把人带到旧约的原则里。知道是知道应该怎样活,但是问题就是活不出来,这样的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什么分别呢?

 

感谢神,在新约里,神把我们放在这一种光景里,就是要我们凭生命来活,是让你里面有的活出来,而不是叫我们活出一些动作是我们里面没有的。宗教是叫人活出一些里面没有的,我们求主叫我们看见,我们不是活在一些里面没有的,我们要活出里面有的。刚才我们读十五章,从那些字句里领会到神在字句里所隐藏的心思,神是那样重视我们里面生命是丰富,或是枯干。现在在新约里,神是先把生命赐给我们,然后才叫我们去活,活出我们里面所有的。

 

如果我们不懂这样活,还愿意回到旧约的条文上去,旧约的字句上去,几乎可以说,除了活不出来以外,还限制了我们在神面前的成长。我们现在看旧约,也从旧约中看出精意而跟从,如果我们活在生命的恩典里,我们就能活出恩典的样式,不是外面要求我们怎样活,乃是要把里面有的活出来,否则我们实在很亏欠神。巴不得我们读了旧约的这些字句,除了领会神给以色列人的这些字句以外,求主给我们懂得,神在字句里给我们所带出的信息。求主恩待我们。我们继续读下去,一定能发现,神在“利未记”里面所发表的,一直是要求人走上严肃的分别。什么分别?分别什么是神喜悦的和不喜悦的,要脱离神不喜悦的而进入神所喜悦的,这是很严肃的要求。求主恩待我们。──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