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永远的赎罪祭《一》(十六章)

 

我们要从十六章里去看一个非常有恩典,但又是非常严肃的事。十六章开始就回头说到亚伦两个儿子在会幕里给火烧死的事。亚伦两个儿子的死,我们已经提到了,人在神的面前不真实认识神的可畏,所以他们还是照着平常的习惯处理事情,没有按着神的吩咐来作神所要作的事,结果就是献上凡火,因此就活活的给烧死了。

 

现在神把亚伦两个儿子的死再提出来,没有定他们的罪,却是因着他们两个人所犯的过失,很严肃地提醒作祭司的人去认识自己,目的是要叫他们得保护,也让神在人中间要作的事不给打岔。所以亚伦的两个儿子进到耶和华面前死了以后,“耶和华晓谕摩西说”(1),注意这里是说“亚伦的两个儿子近到耶和华面前死了”(1)。神给他们有一个特别的资格来到神的面前,是其它的人没有的,只有亚伦和他的儿孙们可以有这个资格。这很容易在人愚昧的本性里就会发生一个错觉,我能到神面前去,别人不能去,我比人高一层,高一等了,我蒙神的恩宠比人高一等了。这样的一个错觉就让人在神面前没有守住自己的地位,所以他们喝醉了酒,还是要去烧香,胡里胡涂,只知道烧香,却没有注意到神要他们做的是什么。

 

刚过的主日,吴弟兄在圣布诺那边交通到见证与事奉的问题。亚伦两个儿子的死虽然不是很突出的一件事,但是也看见工作和见证的区别。神让他们烧香,他们就知道我要烧香,这个是工作。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烧香这一件事是带着一个见证,最低限度在那里向人说,神是配得着敬拜的。既然神是该得着敬拜的,神就是可敬畏的;既然神是可敬畏的,人在神面前就不能乱来,他必须按着神心里所要的来显明神所要作的。我们留意到,圣灵在这里说到亚伦两个儿子的死,没有提到他们死在会幕那里,事实上他们是死在会幕那里。但圣灵作记录的时候就说,“他们进到耶和华面前死”,是死在耶和华的面前。所以这是非常的严肃的。

 

神体恤事奉的人

 

神体恤人,祂不愿意以后的祭司一个又一个的跟着行走这条路来死,所以神就非常明确地告诉祭司们,让他们懂得如何守住自己的地位,并且也认识他们自己的缺欠。由于这件事就带出好大好大的事件来,连作祭司的人都受这样多的限制,其它的人岂不是更受限制了吗?神也担心人因着这样的提醒而产生另外的一种误解,所以就引出赎罪日的那件事来。关于赎罪日,以前已经提过,但没有很严肃的提,现在就很详细又很严肃的提出来。所以在十六章里有两重的目的,一面是叫祭司得保护,另一面是让神的百姓知道,神在他们中间所显明的救赎的恩典。所以这里所记录的事是非常严肃的。

 

我们先来注意关乎祭司的这部份,这部份只是很简单地说几句话就完了。“要告诉你哥哥亚伦,不可随时进圣所的幔子内,到柜上的施恩座前,免得他死亡,因为我要从云中显现在施恩座上。”(2)在这里神说的话不多,里面的内容却是好几方面。第一件,祂告诉亚伦说,“你虽然是大祭司,在你服事的内容上,你是站在人与神的当中产生一个功用,把神和人连起来。但是你必须记得,你仍旧是人,仍旧是亚当的后裔,并不因为你作了大祭司而改变了你的性质。”这一点,我们看“出埃及记”造会幕时已经三番四次地提到了。神告诉亚伦说,“你进会幕的时候,必须要穿上圣衣。如果不穿上圣衣,你是不能进会幕的。”现在神更进一步说,“就算你穿上圣衣,你也不能随便进到圣所里的幔子内,不能到柜上的施恩座前。”

 

在这里我们看到神是明明向亚伦说出,“你不能忘记,你是亚当的后裔,不因为你服事神的职事而在神面前改变了地位。”这一点不仅是对亚伦说的,直到现在,对我们每一个在主的救恩里的人,仍然有一个提醒的作用。我们确实是蒙了恩典,我们现在的确是在基督里。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我们的根源是在亚当里,我们还是带着亚当的一些残缺。虽然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人,在地位上已经很完全了,但是我们的实际却跟这个地位还配不上来,因此我们不能为自己有任何的夸耀。什么时候我们为自己有一点的夸耀,我们在神面前就要出事情。这是神对亚伦的第一个提醒,在这一个提醒里,我们也看见神心里的一个说不出来的感觉。

 

弟兄姊妹,你们记得,进到圣所里的幔子内,人进到那里作什么?是为了与神交通,是神作了这样的定规来让人和神恢复交通,神巴不得人与祂交通这件事没有受到间断。但是祂现在说,你不能随便进来,不是说你什么时候想来,你就可以来,不是说什么时候你觉得要,你就可以去。不能,这是神里面的感觉。我觉得神有点很无奈的情绪,神要作,可是在那时候不能作。

       

神要事奉的人认识自己

 

不仅是这一点,你还看见第二点,因为不仅是说到进到幔子内,也提及柜上的施恩座前。神设立施恩座,就是要向人施恩,神就是要向人倾倒祂的恩典。但是在这里你又看见,亚伦不能随时到施恩座前。这说出神心里的矛盾,“我很愿意向你们施恩,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弟兄姊妹,这是神在旧约的时候的感觉。如果我们能摸到神的感觉,我们实在觉得我们的神的心情是何等的无奈,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表达我们的神。如果完全从外面的事来看,神要作成一件事,祂能约束祂自己在不合宜的时间里不完成那件事。这在我们看来,好象又不可思议了。有什么事能叫神迟延祂所要作的事?如果按着神的能力来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使祂迟延。但是按着神的自己,祂会约束祂自己,不在不合宜的时间作合宜的事。这是从外面来看。

 

若是从里面去看,你实在看见神的宝贝,也可以说是神的可爱。祂从来没有提高祂的要求,也从来没有降低祂的要求。祂摆出祂自己原来所定规的是什么,祂就不背乎祂自己。虽然在这个过程里叫祂心里有矛盾,祂绝不会要脱掉那个矛盾而升高或降低祂所定规的。我们又看到,不叫亚伦随时进到圣所里,乃是为了叫他免去死亡。为什么他随时进去的时候就会死亡?为什么神愿意与人交通,又不能在那个不合宜的时间交通﹖同样的,祂乐意向人施恩,也不在不合宜的时间来显明恩典。神在这里就说了,“因为我要在云中显现在施恩座上。”神自己要显现在施恩座上,也就是说神的荣耀是在施恩座上。弟兄姊妹也记得,施恩座是在两个基路伯的保护底下的,这两个基路伯保护神的施恩座是保护些什么呢?乃是保护神的荣耀。我们感谢赞美神,神的荣耀常常是与祂的恩典连在一起的,也就是说,祂没有因为要向人施恩而减少祂荣耀的显现。如果祂减少祂的荣耀而让恩典流出来,那些在亚当里的人虽然可以免去神的追讨,但是却不能达到神起初的目的,因为不能叫人给恢复到神原来的荣耀。

 

所以神当时禁止亚伦随时进会幕是有原因的,固然一面是提醒亚伦要认识自己,另一面也不叫神荣耀的定规因着人的愚昧而受打岔。现在神就说了,亚伦什么时候可以进圣所呢?我们先看29节,“每逢七月初十,你们要刻苦己心,无论是本地人,是寄居在你们中间的外人,什么工都不可作,这要作你们永远的定例。因为在这日要为你们赎罪,使你们洁净。你们要在耶和华面前得以洁净,脱尽一切的罪愆。”在一年里有一日,就是七月初十日,这一天称为赎罪日,亚伦就可以在这一天进圣所里,在那里要处理一些事。所处理的事是有一个目的,表面上说来是赎罪,实际上乃是要叫神的子民脱尽一切的罪愆。这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所以整个十六章是说到赎罪日的内容,到二十三章的时候就说到神的节期。但在那里提到赎罪日就没有再提到什么了,很详尽的说到赎罪日是在十六章。

 

在这里我们就留意了,因着人不能随时进到神的面前,连亚伦都不能。这样,人在神面前还有没有前途?你说就是大祭司,他只能一年进去一次,人在神面前还有没有前途?感谢神,底下提到赎罪日的事,很肯定的叫人看见,有前途。我们看看怎么个有法,就是看神要作什么事叫人有前途。从第三节开始,读这一章要很细的读,不能粗枝大叶,稍微的粗枝大叶就读不到神要向我们说的了。

 

“亚伦进圣所要带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一只公绵羊为燔祭,要穿上细麻布圣内袍,把细麻布裤子穿在身上,腰束细麻布带子,头带细麻布冠冕,这都是圣服。他要用水洗身,然后穿戴。要从以色列会众取两只公山羊为赎罪祭,一只公绵羊为燔祭。”(35)弟兄姊妹们注意了,这里提到两类的祭物,第一类是为亚伦和他的家族的,就是一只公牛犊,一只公绵羊。另一类祭牲是为百姓的,有两只公山羊和一只公绵羊。很显然在这里把献祭的事情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为祭司本身的,第二个部份是为众百姓的。这也是我们读“希伯来书”的时候读到的,祭司必须先为自己的罪献祭,然后才能为百姓献祭。那根据就在这里,这就是在赎罪日里所要作的事。

 

在人眼中卑微又蒙羞的基督

 

在这样分成两个阶段的献祭中,第一个阶段同样是神提醒亚伦和他的家族,他虽然蒙拣选,但他们依旧是亚当的后代。他们不能因为蒙拣选了,就不须要赎罪,他们仍然是在神眼中的一个罪人,所以他们仍然要先为自己献祭,然后他们才有资格为众百姓献祭。

 

现在我们来看,不知道弟兄姊妹们在你的领会里,大祭司献祭的时候他穿的是什么衣服?为什么我要问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晓得大祭司所穿的衣服是比祭司们多一件外袍,并且也多了一个冠冕。

 

当然在预表上来说是荣耀的基督,一点都没有错。但是因着大祭司的圣袍,我们常常会有一个错觉,大祭司献祭的时候,他是这样穿戴来作工的。在这里给我注意到,赎罪日的时候献祭是大祭司主持的,祭司不能在赎罪日献祭,只有大祭司来作的。既然是大祭司来作,如果在我们的错觉里,我们很容易说,大祭司穿上很威严,很荣耀,很美丽的圣袍来杀羊。

 

弟兄姊妹,如果我们有这个错觉,今天晚我们就要把它纠正过来。不错,我们的主是很荣耀的。但我们都知道,主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我们的主在人的眼中看来是蒙羞的。我们更往前去一点,不仅如此,就是我们的主降生到地上来的时候,祂也是卑微的。在人的眼中没办法看见主原来的荣耀,你只是看见一个卑微的婴孩卧在马槽里;只能看见一个蒙羞的人被挂在木头上。你绝对没有办法看见,钉在十字架上的主是多么的荣耀,一点也没有看到这种现象。但在赎罪日的大祭司身上,我们的神已经把这种现象启示出来了,我们的主不是在荣耀中被钉十字架,我们的主是在人的眼中蒙羞的光景底下被挂在木头上。虽然在人的眼中祂是蒙羞的,但是祂在神的眼中却是圣洁的,祂是圣洁没有瑕疵的神的羔羊。

 

现在我们来看,在赎罪日大祭司怎么去献祭。你先看他当时所穿的衣服,神不允许他穿上外袍,他只是穿上内袍,还束上腰带,连冠冕也拿下来,只是戴上祭司的裹头巾,这里说戴着细麻布的冠冕。他这样穿戴以前,他还要先洗一个澡。我们现在留意,为什么神把外袍给大祭司穿,但却不让他在赎罪日献祭时穿上外袍?这不是很明显给我们看见,是那一位隐藏了荣耀的主来显明神的救赎吗?神的荣耀,不是为着献祭的,神的荣耀乃是接受人的敬拜。所以我们的主完成救赎的大功的时候,祂是隐藏了祂的荣耀到极其完全的光景。

       

赎罪日的赎罪祭

 

我们留意到这一点,我们就来看献祭的过程。“亚伦要把赎罪祭的公牛奉上,为自己和本家赎罪。也要把两只公山羊安置在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为那两只羊拈阄,一阄归与耶和华,一阄归与阿撒泻勒。亚伦要把那拈阄归与耶和华的羊,献为赎罪祭。但那拈阄归与阿撒泻勒的羊,要活着安置在耶和华面前,用以赎罪,打发人送到旷野去,归与阿撒泻勒。”(610)这是在献赎罪祭的部份所要处理的过程。

 

亚伦在献赎罪祭的时候,先是他自己为本家赎罪。同时,那两只为着百姓赎罪的公山羊也得安置在耶和华面前,就是在会幕的门口,为着两只羊来拈阄决定它们的用途。

 

那为亚伦自己赎罪的公牛我们不多看了。现在要看为百姓赎罪是要两只羊,这两只羊有不同的功用,一是献祭赎罪;另一只要送到阿撒泻勒那里,也是去赎罪。为什么为百姓的罪献祭要这样处理?平日的赎罪献祭没有这个安排,我们在“利未记”开头读赎罪祭的时候,也没有看见这个安排。现在问题就来了,以色列人当中天天都有献上赎罪祭,怎么在赎罪日的赎罪祭又多了一些花样?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神要这样作?平常所献的赎罪祭是不够能力吗?弟兄姊妹除非你不问这些问题,如果你要问这些问题,你就问到神的心里面去了。

 

我们都知道一般的赎罪祭是有赦罪的成份。但是我们读“希伯来书”的时候看到一件事,一般的赎罪祭牲所流的血,只是遮盖罪,却不是涂掉罪。这是一个预表来说明那公牛的血暂时遮盖这些人的罪,却不能永远除罪,“希伯来书”就是那么清楚地告诉我们。但是神却用着赎罪日的这一次赎罪,启示神救赎的实意。因为人要问:我们已经天天献赎罪祭了,为什么在赎罪日还要献一个特别的赎罪祭?如果我们注意赎罪日所献的赎罪祭,就知道原来赎罪日的赎罪祭,乃是神向人启示祂最完全的赦罪的目的。为什么刚才我们要先去念30节的那句话呢?“脱尽一切的罪愆,”平日你所献的赎罪祭,你犯了什么罪,你认罪,那些罪就得赦免。有些罪你犯了,但是你却不知道,所以那些罪还继续的存留,有多少这样的罪存留在那里,我们也许不知道。在赎罪日的那一天,那一个赎罪的果效,要把所有的罪愆全脱尽。

 

中文的那个“脱尽”真是有意思,你要脱尽,不仅要脱去已经存在的犯罪的行为,你也必须根除那犯罪的原因,这样才叫作脱尽,不然你还是脱得不够尽。我们的主降生以前,天使传讯的时候说,“她将耍生一个儿子,你要给祂起名叫耶稣,因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而不是从罪的生活里救出来,是从罪恶里救出来,就是从罪的权势里面救出来,从犯罪的根本的原因里救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在这里,我们很清楚地看到,赎罪日的赎罪祭和平常一般的赎罪祭,有一个非常不同的内涵,所以这个赎罪祭也就有不同的过程。这里就借着两只公山羊表明这个事实,这是为众百姓的,当然也包括亚伦和整个祭司的家族在内,因为这是为整个以色列的。

 

死而复活的基督

 

这两只公山羊要用拈阄的方法来决定作什么用途。一只作赎罪祭牲烧在坛上;另一只要“归与阿撒舄勒”。“归与阿撒舄勒”是怎么一回事?这一只羊不烧在坛上,要把它放生,这样就完成了赎罪日当天的赎罪祭。什么叫作“阿撒舄勒”﹖“阿撒舄勒”按希伯来文有几个人的解说,第一个意思,就是走开的,所以那里说到是走开的羊。第二个意思乃是迁移,或是转移的意思。第三个意思,就是荒凉的地方。第四个,是一个假神的名字,有些人以为这就是表明撒但。

 

弟兄姊妹,有四个不同的意思,究竟阿撒舄勒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翻开那些解释圣经的书,绝大部份都说这个是撒但。但究竟是不是撒但呢?从道理上来说也好像是的,两只羊背负人的罪孽,一只烧在坛上归给神,一只就带着罪,把罪带回给撒但,人就完全地释放,在神那边没有追讨,在撒但那边也不能再有控告了。如果从表面上来看,好象是这样,我个人就不太接受这样的解说。我个人很明显的有这样的领会,这明明是说出那永远的赎罪祭。因为赎罪日的赎罪祭是预表基督所成就的永远的赎罪祭,祂只一次的献上自己就成了我们永远得救的根源。所以我们必须从这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安排。

 

在神面前献赎罪祭是我们的主承担我们的罪,这点是很清楚。但问题就在“阿撒舄勒”,为什么要这样作?请弟兄姊妹特别留意这一点。先看15节,“等到为百姓赎罪的第一只羊杀了,”这里没有提杀羊的时候有没有按手,但是我们确实地知道,一定有按手,因为按手是联合。然后把第二只羊,就是那只活着的公山羊奉上的时候,“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愆、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把这一切的罪都归在羊的头上。”(21)他们按手就是把以色列人全体和这只羊联合,那只羊就承当了以色列人的罪。

 

现在问题在什么地方?弟兄姊妹你看到两只羊,一只是死羊,这只死羊担当不担当以色列人的罪呢?担当了,因为它是赎罪祭。现在又另外献上一只活的羊,这只羊也是担当以色列人的罪,既然担当以色列人的罪,那为什么不杀这只羊呢?所以有些人以为这个罪归给撒但,还给它,你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如果你看到这个是永远的赎罪祭,当然这仍然预表基督的所作。和一般的赎罪祭是有一点不一样。在这永远的赎罪祭里,你看见一只羊预表受死的基督;一只羊预表活的基督。正因为这活的基督,才显明祂担当人的罪,叫你无可怀疑。光是一位死了的基督不能担当人的罪,必须是一位死而复活的基督,祂才能担当人的罪。

 

所以提到这永远的赎罪祭,神的安排就是非常明显的,两只公山羊,一只死了烧在坛上;一只活着带到阿撒泻勒,就是说出送到旷野,担当他们一切的罪孽。带到无人之地,就是说不再给纪念了,不再给看见了,不再显露出来了,人一切的罪孽都不再显露出来了。这是复活的基督所显明的功用。如果基督没有复活,基督的死和普通人的死没有两样,就没有救赎的果效。但是因为死而复活的基督,就显明基督的死使赎罪有真实的果效,不仅赎罪有果效,并且所赎的罪永远不被纪念了。所以先知书上说,神把我们的罪丢在后边,又说投在深海里了,两个意思都一样,神不再看在复活的基督里的人为罪人。这是赎罪日里所启示,所预表的永远赎罪祭的真实内容。

 

我们感谢神,因着亚伦两个儿子的愚昧,引出了神这样宝贝的启示,无论对亚伦和他的家族,或者是对以色列的百姓,都是一个完全的保护,也是一个彻底的拯救。虽然在旧约中这些都是预表,但是到了新约的时候,我们的主来了,这都成了事实。我们能了解旧约,特别是律法上的内容,再去读“希伯来书”的时候,就看见当中那些微妙的关键,看见神为人预备救赎的时候,神是如何的费心,又是如何忍耐等待。

 

我们实在不能不向祂低头敬拜,因为这一位神对我们是太宝贝了,太可爱了,也实在太吸住我们的心了。今天晚上不能把整个十六章再细的地方来交通,可是概略地把重点点了出来。弟兄姊妹们回去再念一遍十六章,我敢保证你的感觉一定不一样了,起码你从这些枯燥的字句上,可以碰到恩典的释放。赞美主!──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