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血里说明救赎的恩典(十七章)

 

今天晚上看到十七章,十七章仍然是提到献祭里的一些事,十六章是说到赎罪日的赎罪祭,那是在神面前承受一个测不透的恩典。十七章如果按着经历上面来看,就是人承受了恩典,就在神面前有感恩的反应。当然这完全是从人的经历这一方面来领会,但神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个意思?我们不敢确定。不过按着我们的经历来说,我们就说会有这个可能。蒙了完全的赦免,就引出在神面前要感谢,那是人向神献上,让神有所享用的意思。赎罪祭是人享用神,平安祭是神享用人,这两个享用都是透过祭牲所表明的基督。

 

律法严肃的要求

 

看到十七章,我个人首先就发一个问题,为什么神在平安祭这一件事上,又再说了这么多的话?表面上好像是说,“宰羊、宰牛。”但你看下去,你就看见是指着平安祭来说的,既然是指着平安祭来说,我们就要注意,里头所提到的那些问题,在人中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现在来看,“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亚伦和他的儿子,并以色列众人说,“耶和华所吩咐的,乃是这样。”弟兄姊妹,我们注意到一件事,直到在利未记启示出来的时候,绝大部份神向人说话是借着摩西。我们从出埃及记一直看到现在,如果我们没有记错的话,神直接向亚伦说话,到目前为止只有一次。那一次是因为直接跟大祭司有关系,到现在为止,除了那一次,神都是借着摩西来向人说话。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要看到,因为利未记本身,就是律法内容之一,我们说律法是包括整个的利未记,当然不仅是只有利未记,还有出埃及记的十条诫命,出埃及记里的典章,再加上整个的利未记,这是律法的完整内容。我们记得,在约翰福音第一章里提到的一个事实,“律法是借着摩西传的。”神没有把律法直接向人显明,不像恩典和真理,是神的儿子在肉身里直接显明在人的面前。但是神传律法就没有这样作,因为人不能在神面前可以承受律法这样严肃的一件事,所以神要借着摩西来把神的话传给人。

 

我们要记得,律法是很严肃的,律法的要求是不能更改的,律法的内容是确定的,所以神在这里说到平安祭的事的时候,这是律法。为什么我特别提这一个呢?因为它关乎好几方面,关乎以色列人在神面前的持守,关乎神的救恩的启示,关乎人在神面前活着的一个认识。

 

感恩的对象要准确

 

现在我们就来看看,提到平安祭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仍是在旷野里,他们仍然是住在帐蓬里,会幕在他们中间,这是当时说话的环境。但是第七节说,“这要作他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我们就知道,这不仅是指着有会幕门口的那四十年,或许是加上士师记里的三百多年,同时也包括了圣殿建造好了以后那一长段的日子。所以我们看到这条例不是单为了当时,而是为了以色列人整个的历史。不管他们是在旷野,或者是在迦南,也不管他们是住在会幕的周围,还是在耶路撒冷建好了圣殿,有一件很清楚定规的事,平安祭必须要洒血在会幕门口,或者在圣殿门口。

 

为什么有这样严肃的定规呢?弟兄姊妹们注意,那就是感恩的对象问题。你要感恩,你向谁感恩?你只能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感恩。这样的定规,就确定了那感恩的物件。因为底下提到一点,看第七节,“他们不可再献祭给他们行邪淫所随从的鬼魔,”留意那些小字,那些小字是“公山羊”。在十六章里我们看到一只被放到阿撒舄勒的公山羊,有人以为它是魔鬼,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能单单从这一点就肯定说,那公山羊就魔鬼的代表。

 

我们要留意,利未记是在以色列人拜金牛犊的事情处理过以后才出现的,因为在会幕建造好了以后,神才说这些话。在以色列人中间,就有过拜偶像、拜金牛犊的历史,神在这里说,就“不再、不再”,不再什么呢?不再献祭给那随从邪淫的鬼魔。弟兄姊妹,要留意这一个,神在这里说,“你要杀公羊、宰公牛、绵羊羔或者山羊,不管你是在营内杀的也好,在营外杀的也好,你必须要牵到会幕的门口,献给耶和华为供物。”你不能说我在营外宰了,我就在营外献给神。你不能说我在营内宰的,反正已经在营内,不一定要到会幕门口。但神说,“不,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宰,你必须要带到耶和华会幕的门口。”

 

严格说来,根本就不能在营外或营内宰,你必须带到会幕门口,在那里宰。我们读平安祭条例的时候已经看过这个,神为什么要定规这些事?很容易就从刚才所提到的那些话作的比较上面看到,感恩的方向,一定要向着耶和华神,另一面又是阻止拜偶像的事发生。我们感谢主,神这样定规了,是给神的百姓一个保护,叫他们不能离开神的面前来作任何感恩的事。所有的感恩必须要带到神的面前来,如果不这样作,那结果是很严厉的。神说,“那人必从民中剪除。”(9

 

保护百姓不越位

 

为什么这个人要在民中给剪除呢?因为他作了一件流血的事,虽然是流了一只牲畜的血,但总是一件流血的事,既然是流血的事,那就是有一个生命被杀掉。一个生命被杀掉,却不是在神面前被杀掉,这个问题就很严重。我们都记得,罪的工价乃是死,有谁能追讨罪呢?或者说有谁能审判罪呢?只有神能。罪的工价乃是死,这事必须是执行在神的面前,如果人要作一件杀生命的事,他就是越过了神的界线,他没有承认神对罪有追讨的权柄,这个人好象是代替神去追讨罪。

 

这事是非常严肃的,人代替了神,人好象站在神的地位上去处理事情,这是非常原则性的过失,所以神那么严厉的指明,平安祭必须要在会幕门口献上,原因就在这里。并且献祭必须要交给祭司去作,百姓不能自己作,这些刚才已经提到了。你不在会幕门口杀牲口,你自己去献祭,你只管有感恩的心意,而不管感恩的对象,这完全是直接与神发生抵触的,所以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我们感谢主。为要保护神的百姓,神把这话说得那么清楚,接二连三的提到,神说,“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们家中的外人,献燔祭,或是献平安祭,若不带到会幕门口献给耶和华,那人必从民中剪除。”(8/9

       

神不要人吃血

 

因着献平安祭的事,引出了吃血的问题。接下去你看见,神不允许人吃血,这一件事是与平安祭连在一起。我们晓得燔祭的血不能吃,大部份赎罪祭的血也不能吃,平安祭就没有说不能吃血的定规,因为在赎罪祭和燔祭的条例上面,有这么的定规,凡是要给带进圣所的血,不要说血,连肉都不能吃。但在平安祭里,祭牲的血没有给带进圣所的,它们的肉都可以吃的,它们的血是不是也可以吃呢?人说既然能吃肉,就可以吃血。但很希奇,神说,“不能吃”,不仅是不能吃,并且吃血所引出来的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因为谁吃血,不管他是在什么地方,神说,“我必向那吃血的人变脸,把他从民中剪除。”(10

 

现在我们就问,为什么那么严厉?人吃了血,神就向那人变脸,并且要把他剪除。为什么要那么严厉?感谢主,主在这里说了一些话,祂说出为什么人在律法底下不让人吃血。十一节说,“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所以就不能吃血,你吃血就是吃掉了活物的生命。如果不看到下面去,我们就可以这样作。好多人吃血,不错,活物的生命是在血里,这一点我们不是不知道的。一个人受伤了,他失血过多,他会死掉。一个受伤很重的人,你要挽救他的性命,你首先要输血给他,在常识上,我们能领会这个。但是神说,“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那个意思不是说到输血的问题,也是说到一个杀害生命的问题,你杀了一个祭牲就是杀掉了一个生命,你吃血不吃血,那个生命已经死掉了。所以那杀害生命与这吃血的事完全没有关系。

 

血是为赎罪用的

 

那关系是在那里呢?我们留意,神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神说,“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这血赐给你们。”(11)赐给你们作什么?作食物是不是?当然不是。上面既是说不能吃,赐给你们作什么呢?“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为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11)弟兄姊妹看到了,神把祭牲的血赐给人,乃是要叫这些血来替人赎罪。这不是很明显给我们看到一个救恩里的事实吗?罪要得到解决,必须要用生命来赔上,人必须要借着别一个生命来代替他去承受罪的结果,然后他才能脱出神的追讨。并且要借着另外一个生命的丧失而维持他能活着。

 

这件原则性的事头一次出现就是在伊甸园,神用皮子做衣服给亚当夏娃穿,就是这一个原则。皮子的遮盖是根据那个动物流了血,那一个动物流了血,那一块皮子就产生了遮盖人的羞耻的功用。我说得坦白一点,你说当时他们被遮盖,完全是因着那块皮子么?一般来说是这样。弟兄姊妹,你如果多问一点问题,问得很极端也好,你问说,亚当夏娃他们洗澡不洗澡?你说他们洗澡不洗澡?天起凉风的时候可以不洗,但是如果天不起凉风呢?在现在的伊拉克那一带的自然环境,你想不洗澡可以过日子吗?他们去洗澡时,那皮子的衣服拿开了,有什么遮盖他们呢?没有皮子的遮盖,他们还是得遮盖,眼见的遮盖没有了,但神给的遮盖还是有的。

 

神给的遮盖是什么呢?是动物所流的血。头一次出现的流血能遮盖人的罪的例子没有说出原因,现在神在利未记里说出来了。为什么皮子作衣服的那件事可以给人遮盖?原来是因为有一只祭牲,有一只牲口流了血。这就给我们看到,在救赎里,神是用生命来赎生命,这是神公义的要求,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你要保留那一个犯罪的人活着,你必须要有一个生命来代替他去承担罪,这是生命赎生命的原则。当然这是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是预表。预表什么呢?预表神的儿子,祂流血叫众人都得生命,祂交出生命叫众人得拯救。这就是约翰一书里面所说的。

 

在福音的事实上,那实际乃是生命换生命,生命传生命乃是根据生命赎生命。神的儿子替我们众人交出生命,我们都被拯救过来。我们来传递这生命的时候,不是光是在那里说一些福音的话,也是指出那条得生命的路,也是借着生命在福音上服事,所以约翰说得那么清楚,“我们将我们所看见的,所听见的传给你们”(约壹一3),那是一个传生命的事实,因为这救赎的恩典,乃是根据生命赎生命的事实。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一件事了,为什么不能吃血?在当时就是说,血的功用是为了赎罪,因为血里面有生命,要用生命来赎生命,所以不能吃血。血的用途不是给人吃的,血的用途是给人赎罪的。当然,牛羊的血实际上并不能显明赎罪的果效,它只是一个预表。预表什么?预表神的儿子。弟兄姊妹记得约翰福音第六章里的一些话吗?我们了解这里的话,我们就能了解为什么犹太人听见主说了那些话,就气得不得了,也胡涂得不得了。我们的主说了什么呢?“我的血是可以喝的,我的肉是可以吃的。”血是不能喝的,怎么你叫我们喝你的血呢?动物的肉是神给我们吃的,神不给我们吃人的肉,怎么你叫我们来吃你的肉呢?他们没有办法领会这一个,他们只记得不能吃血,因为血里有生命。他们忘记了神说,“我把这血赐给你们,为你们赎罪。”

 

神儿子来到人的中间。祂是神的羔羊,祂为人流血,祂交出了祂自己,叫人因着祂这样的交出,人的罪就得了赦免,人就可以接受生命的恩典。我们感谢赞美主,在这里说血的时候,把血说得非常非常的严肃。对罪人来说,血只有一个用途,就是叫人承受赦罪去接受真理的恩典。读到这一个地方,我们就知道,原来神在老早老早以前,说得更准确一点,在创世以前,神就定规了祂儿子必须要流血。在那个时候,人不知道神儿子要来,也不知道神儿子来了要流血。你就是很明白的向当时的人说,他们也是不能明白,所以神就借着这个条例,透露了一点点的信息。到了彼得前书,彼得在启示里看到了,他说,“基督的血要流出来,在创世以前就已经被神知道了,”(参彼前一20)在创世以前,神就定规了祂的儿子基督必须要流血,这样就叫人的罪在神面前有了解决的方法。所以彼得在那里说,“不是由于能坏的金银,”我们得赦免,不是因着能坏的金银,乃是借着基督的宝血。

 

严肃的警告

 

我们感谢赞美神,原来在利未记这里所说的话,不是摩西在会幕建造好的时候,神才作的定规,而是在创世以前,神就已经定规好了,现在借着这样的条例发表出来。说到这样一件事,你看到神用好几方面来说明这个严肃性。这里先说到,“凡以色列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若打猎得了可吃的禽兽,必放出它的血来,用土掩盖”(13)。目的是说,你就是不能吃血,你打猎,打到一只鹿,它倒在地上不能走了,你把它抓住了,怎么处理呢?你说,“这个不是献祭的祭牲,没有关系。”但神说,“不成,你先把那血放掉,你就可以吃。”你打到一只野鸡,你说,“是我打到的,也不用献祭,神不要它,神只是要鸽子和斑鸠,这只野鸡无所谓,带回去就吃。”神说,“不成,你先要把它放了血。”你说,“我带回家才放不成吗?”你要是把一只动物杀了,不马上把血放出来,经过一些时间,那血就在动物身体凝结了,你就吃血了,你吃了血,你就等着神的追讨好了。

 

神很明确的说,“你打猎得到的猎物,要把血放掉。”但是你说,“我在野外碰到一些,我不是打猎打来的,或者是别人打到的,他们没找到,在那里我看到,我就把它检回家,这样我就可以吃了。”或者是“别的野兽把它咬死的,那野兽没有把它吃掉,我发现了,我带回家”那怎么样呢?吃血一定要给剪除,“但是我没有吃血,那些动物已经死了好一阵子,我吃的时候血已经凝起来了,不再有血了,那可不可吃?”神没有说不可以,但这是另外一件事,什么事呢?就是你摸到了死亡的事,你虽然不至于要在民中给剪除,但你成了不洁,你就要作一番手续,来恢复洁净。

 

所以严格一点来说,你还是不要吃。神从几个角度来说到不要吃血,我们就看到神是很重视那血的果效。弟兄姊妹记得逾越节吗?逾越节得拯救的人是根据什么?当然是根据一只羊羔死了。在神眼中看,祂就是看有没有血的痕迹,如果有血的痕迹,神的使者就越过他。弟兄姊妹你看到,在神眼中看,血的功用是这样严肃的,我们感谢主,这些都是旧约的条例。在旧约里,是非常严肃的要求神的百姓去遵守,如果不是这样遵守,他就不能活。你说,“为什么神这样严肃?”答案就是,神要保守祂的百姓活在祂面前,神要他们借着血来得拯救,神不让他们把血的价值降低。

 

不是能不能吃的问题

 

一个具体的问题来了,在旧约里绝对不能吃血,吃了就一定死。我们在新约里的人要怎么看血呢?我们先撇开血好不好吃的问题,严格说起来,血并不好吃,中国人吃血,乃是因为穷,什么能吃的都吃,不能吃的也要吃。但严格说起来,血怎么好吃呢?虽然煮熟了,不再带着血腥味,事实上也是没有什么味道。但神要让人很明确的认定血的用途是赎罪。在新约里,律法的字句和条例对我们不发生约束的效力,那我们可以不可以吃血?假如我偶然吃了血,神会不会定我的罪呢?

 

弟兄姊妹们,我们看律法是严厉的,但是律法的底下,神常常还是带着恩典来执行的。我们读过撒母耳记,弟兄姊妹还记得,有一次,扫罗的儿子约拿单去攻打非利士人,神让非利士人自相残杀,以色列人就得胜了。扫罗那时下了一道的命令,“如果不得胜,任何人都不准吃食物。”结果那一天,以色列人得胜是得胜了,但是都疲乏到连走路都走不动了,因为都饿坏了。所以他们就匆匆忙忙的宰了一些牛羊,圣经记载说,“肉还带着血的时候,百姓就吃了。”如果按着这一个条例,那一天以色列的军兵全都要被剪除了。但神有没有这样作呢?没有。没有的原因不是神不执行祂的条例,而是神把这一笔账记在扫罗的身上,所以神处理那件事的时候,就叫扫罗受了很大的羞辱。因为他追查那原因的时候,说是因为约拿单抵触了他的吩咐,所以约拿单也得要杀掉。众人说,“今天的得胜完全是因着约拿单,怎么可以杀他?”结果就没有杀约拿单,没有杀约拿单就是羞辱了扫罗,显露了作王的扫罗的愚昧。

 

我们看到,神没有很严肃的执行这条例,但不是神不要执行,乃是说神鉴察实在的情形来定规,因为当时百姓这样吃,不是他们愿意的,乃是一个人的愚昧造成的。神在旧约里神还带一些恩典,在新约的时候,神会不会还执行这一个呢?如果弟兄姊妹们读使徒行传的时候,你又会发现一件事,在徒十五章里,使徒与长老们辩论外邦人得救的问题,究竟他们要不要守律法才能得救?辩论的结果是不需要守律法,耶路撒冷的长老跟使徒们写了一封信给外邦的众教会说,“你们不需要守律法,但是有几样事情你们要注意,不可吃勒死的畜牲和血。”

 

如果这样看来,在新约里还得要按着这个条例来禁止吃这些东西。现在我们要从真理的光里来看这些事,“不能吃祭偶像的物,不能吃勒死的牲畜和血,不能......”那信上没有说是什么原因,只是说,“因为摩西的律法自古以来就在各城传讲。”跟这些事情有什么关系?如果律法对新约的人不产生约束的效力,摩西的律法再传讲也没有什么问题。在徒十五章没有说到真正的原因,倒是到了哥林多前书第八章,圣灵借着保罗说出不吃这些的原因来。不是能不能吃的问题,而是要不要吃的问题。能吃不能吃不是问题,但是你要不要吃是另外一个问题。你说,“能吃就吃,还有要不要吃的问题么?”圣灵借着保罗说,“你是可以吃,但是你为着别人的好处你就不吃。”“摩西的律法在各城传讲。”有人就以为这样不成,你信耶稣,你做了基督徒,那你怎么还吃祭偶像的物呢?信心软弱的人就觉得受不了。

 

所以不是能吃不能吃的问题,而是要不要吃的问题。有一件非常宝贝的事,是保罗说出来的,“若是我吃肉,叫弟兄跌倒,我就宁愿永远不吃肉。”(参林前八13)我们感谢主,在基督的救赎里给我们得了自由,不再在律法的约束底下。但是我们不因为有了这个自由,我们就乱用自由,我们还是为着别人的好处,宁愿自己多受一点约束,不是因着守律法,而是为着别人的好处。你说,“我就是要吃。”我们绝对有权柄去吃,但是我们放弃那个权柄,乃是叫别人多得一点好处。

 

我们感谢主,整个的律法都是这样给我们看见,我们在律法里是自由的,但是我们却不因着自由而给别人制造陷阱。求主给我们一面从旧约看到神如何为我们预备救赎,另一面我们也求主给我们能很准确的来显明救赎的果效。我们感谢主,因为祂的话语是这样的坚定,求主给我们能更好的抓牢主的话,来约束我们在主面前的生活。──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