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再看“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十八章)

 

我们再从十八章利未记开始来看,虽然没很清楚看得出来,但是十八章好象是神把祂的百姓带到日常生活里。从第一章到十七章都是讲到人在神面前如何处理一些属灵的问题,从十八章开始,我们看到很直接地就摸进日常生活里,虽然不是绝对的,不过可以看出有这样的一个方向转换。事实上,我们也一直看见,神启示祂的话语总是分成两个大部份,先是说到生命的真理,也就是人在神面前如何去认识神的所作和神的要求,接着就是按照神所赐下的光进入实际的生活。

       

“我是耶和华”

 

在十八章给我们看见有这样的一个转变,第一节“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开始,这个开始是说出以色列人与神的关系,也说出神是怎样的一位神。“我是耶和华”的这个“耶和华”虽然在英文圣经里只是“主”,但是这个“主”是有一个冠词在前面的,这个冠词指明这一位神是那独一的神。虽然是特别指出这一位神,但并不如圣经原来那样子说出神是怎样的一位神。圣经里多次说“耶和华”或者是“全有全足的神”,在英文里就翻为“The Lord”。我们回到圣经原来的那一个字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好多一般的英文圣经所翻出来的“The Lord”就是“耶和华”,大部份的“The Lord”就是“耶和华”,神这个名字摆在这里是有它特殊的意思,如果光是说“我是你们的主”,我们就摸到神在这里说话的意思。但是说“我是耶和华”,那就说出了神是怎样的一位神。

 

十八章开始就说了一次、二次、三次、四次,“我是耶和华,”但是到了十九章就可以看见,“我是耶和华”这一句话单独出现很多遍。如果我们注意到这一点,我们就晓得从十八章开始一直往下去的时候,所有人的日常生活是根据神的所是的要求。我们都知道耶和华就是“自有永有的”。说明白一点,就是从永远到永远。说得更特出一点,耶和华就是现在的神。“现在的神”说出在任何一个人以为是现在的时候的神。神固然是过去的神,但在人的生活里,神不让我们只看见祂是过去的神,神当然也是以后的、永远的神。但神在人的生活里,也不叫人只看祂是以后的、永远的神。祂要人特别注意,祂是“现在的神”。不是过去的神跟你说话,也不是将来的神跟你说话,是现在的神跟你说话,所以你就必须注意现在。

 

弟兄姊妹们这是非常重要的,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在祂向我们说话的时候,祂就是现在的神。也许我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一点,弟兄姊妹都知道,在整本圣经里说到神的话,主要是用两个不同的字来表达,一个就是“道”,另外一个是“话”。英文好象翻不出这个分别,但是不在乎那字句翻得出来或翻不出来,在乎的是要知道不同在什么地方。“道”是从前神说的话,当然神从前说的话现在还在继续进行着,也抱括神从前说了的,但不是从前的事,是说以后的事。这个“道”是说到神所要作的一切事,和神怎么作那些事。另一个字是“话”,神口中出来的话。我们如果用希腊文的发音来看,弟兄姊妹们一点难处也没有,“道”就是“劳高斯”,“话”就是“雷玛”。

 

我们知道了神是从永远到永远说话的,从永远到永远神所说的事就是“道”。神常常在我们身上把祂从前所说的话,现在直接跟我们再说一遍,这就是“雷玛”。神向我们再说一遍祂说过的话,那就是神今天向我们说的话。我说这么许多的话,就是让弟兄姊妹们很清楚地看见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所以神也是现在的神。神说出“我是耶和华”的时候,一面是叫我们看到从永远到永远,另一面是叫我们看见现在。神现在跟神的子民说话了,这些话神从前说过,今天我们读的时候,几千年前的话,神现在向我们再说。当然神说出来的话的意义并没有因时间的过去而有一点的改变,也许有一些的事实会改变,但意义没有改变。

 

在十八章我们看看这位从永远到永远的神与祂的百姓的关系,“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这样把神的百姓和神的关系连得非常的紧密。耶和华是神的子民的神,神的子民就是属于神的,彼此有一个相属的关系。当然一位是神,一些是人,但是这两下并不是分开的,这两下是连结在一起的。我们感谢主,在旧约的以色列人身上,神说了这样的话。在新约里这事比旧约又明确又宝贵,神仍然是我们的神,但是与神在旧约向神的子民说“我是你们的神”的时候,有一个不同的分别。从前神对以色列人说话,神是站在以色列人的外面,现在神向我们说话乃是站在我们里面,这是旧约与新约的很大区别。虽然神与人的关系的紧密不完全一样,然而神向人说话的内容,在原则上和意上,却是没有更改。

       

神自己是人生活的标准

 

我们看看神跟他们说到日常生活的时候,“你们从前住在埃及地,那里人的行为,你们不可效法,我要领你们到迦南地,那里人的行为,也不可以效法,也不可照他们的恶俗行。”(3)弟兄姊妹们,你看当时以色列人所站的地位,神说你们从前是站在埃及地,埃及地不是我喜悦的,埃及地是满了偶像的地方,埃及地整个的风气是敌挡神的。你在那里活了四百年,你们尝过那个味道了,在那里没有喜乐,那里没有安息,你们只有劳苦。所以那里的人所作的,你们不要跟随他们。我也要把你们领到迦南地,这个地是我给你们的,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但是迦南地上人的风俗,行为和习惯,你们都不要仿效,不要照着他们的行为来跟随。

 

弟兄姊妹们,这里很有意思,埃及地不是神所看中的,迦南地是神所看中的,但是当人堕落了以后,埃及地和迦南地并没有分别。虽然神看中迦南地,神要在迦南地执行祂永远旨意中最焦点的事,但是那地的人却是神所不能接受的。我们看到一个是人,一个是地,对以色列人来说,他们有在埃及地生活的历史,他们也有在迦南地生活的历史,出埃及的历史是这两种生活的方式的分界线,埃及是从前的,迦南是现在的。他们离开埃及,就把这一段的历史分成两半。

 

有一件事,神明确的告诉他们,埃及不是神喜悦的,所以神没有把埃及赏赐给他的百姓,所以神要把他们领出来。迦南地是神所看中的,所以神把祂的百姓带进迦南地。但是原来在迦南地的那些迦南人,也不是神喜悦的。神很明确地告诉以色列人说,“埃及我不喜欢,所以你们不要效法他们。”也许他们会这样想,“迦南地是神把我们引进来的,所以在迦南地里所有的人和事物,我们都能接受。”神说,“不是这样”。神很清楚地告诉他们说,“埃及就是埃及,迦南就是迦南,现在我把你们领到迦南来,不是叫你们去效法迦南人,而是叫你们在迦南这个地方来学习进入神所要的族类的生活。”

 

这话就给我们看到有一个历史事实,对以色列人来说,出埃及是件大事,如同挪亚的一家,洪水对他们是一件大事。在洪水以前,人在神面前是堕落了。经过了洪水, 人是不是就好起来了呢?历史给我们看见,没有洪水以前,人是怎样的堕落,洪水以后,人还是一样的堕落,所不同的只是堕落的内容和方式。我们看到那一个历史,也就看到神在这里告诉以色列人要留心的,基本上是同一件事。人堕落以后,这地已经给撒但霸占了,撒但成了这地上的王,所以地所表达的是撒但的意思,所以不管它在那一方面来表达,本质都是敌挡神的。所以神在这里让神的子民清楚地看到一点,不是埃及,也不是迦南。

 

既然不是埃及,又不是迦南,迦南人的生活不对,埃及人的生活也是不对,神说都不是。那什么才是?“你们要遵我的典章,守我的律例,按此而行,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遵守我的律例、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着。我是耶和华。”(4)弟兄姊妹们,我们花了好多时间看“我是耶和华”,现在我们看到那个问题了,不是埃及,又不是迦南,那是什么?是耶和华。因为我们的神称为耶和华,祂是自有永有的,所以我们实际的生活就必须要根据这一位自有永有,不仅是叫我们现在活得准确,而是要所活的能存到永远。

 

如果我们的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你要活在祂的眼前,那就不仅是在今天要对,并且要一直对到永远。我们不是提到吗?神很注意的一个是人,另一个是地。现在所说的人是以色列人,是借着羔羊的血保存下来而给带进神所应许地的一批人。按着人的地位上来说,这个地位并不能叫他们的实际跟上他们的地位。所以神说,“现在你们要进入实际,这个实际是与你们所接受的地位应当是一样的。但是地上的人都不能按着神的意思来表达神所要的。所以你们不能根据地上的人来确定你们生活的内容,你们只要根据自有永有的神来决定生活的内容。”

 

神已经向祂的百姓说话了,神的百姓也有了称为律例典章这些事物了,是律例也好,是典章也好,这些都是在发表神的自己,所以你们要根据这个来活。人是这样活着在神的面前,神就得着这一批人,这一批人是发表神的。为什么神要这样作?因为神要收回地。所以我们一直看见人和地这两个重点,自从人堕落以后,地就落到撒但的手里。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弟兄姊妹还记得,我们的神宣告了祂对地的主权。关于这一点,我曾三翻四次跟弟兄姊妹们提过,我巴不得弟兄姊妹们不因为多听了这事实而感到很熟悉了。熟悉是一件事,我们要看重是另外一件事。为什么我们要看重呢?因为神要从撒但手中收回地的主权。那就是说,虽然现在地是给撒但霸占了,但是神并没有放弃主权,神一直在作工,要把地收回来。

 

神怎么把地收回来呢?弟兄姊妹们都知道,地是在人手中失去的,神就要造就一批人,借着这一批人把地再收回来。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要进入迦南的时候,神就说,“不是埃及,也不是迦南,乃是神的自己。”你们脱离了埃及,你们要进入迦南,在迦南地,你们所有生活动作有一个依据,那就是神的自己。神要借着这样的安排来得着一批人,好把地收回来。我们看到这样的事,盼望弟兄姊妹们不是看见在历史上神这样说过话,我们这样翻覆的来提这一点,乃是因为现在我们也碰到这样的挑战,这挑战是在每一个世代里都没有停止过的。

       

时代的转变也不能叫神的标准降低

 

弟兄姊妹们,你常听到一些人说这样的话吗?不信神的人说,“那本圣经已经老得掉牙了,你们还捧着当宝贝。”不信神的人说这样的话,我们不能怪他们。但糟糕的是许多称为基督徒的人,包括不少基督教的领袖们,也有不少感觉自己是追求神的人,他们也存着这样的一个想法,“圣经里的确有些事是我们不需要那样按照字面来跟随的。”我承认这个也对,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这话不能对神所有的话都用得上。举个例子来说,圣经里给我们看到,客人去作客的时候,他进到主人的家,那主人就用水来给他洗脚。现在如果有人来作客,你不会先拿水来给他洗脚,你会告诉他洗手间在那里。让他去洗个脸。你是不会说,“你到那里洗洗脚!”好象这样的事我们可以不按照圣经字面上所说的来跟上,要记得这些完全是与真理没有关系的。但糟糕的是,许多称为基督徒的人把真理的事实也如此看待,就说圣经很古老了,现在时代不同了,所以不必以圣经为根据,我们看看现在可以接纳的,我们就接受那些,现在不一定要跟上的,我们不一定要那么严格。甚至现在有些人说,“犯罪的事也不必那么紧张,”他们有解释,有很多罪是根据人的习惯和风俗,你在这个地方是对的,在那一个地方不一定是对的。具体地来说,从前同性恋是罪,现在同性恋就不一定是罪了,连作牧师的也是一个同性恋的人。

 

弟兄姊妹们看到没有?人怎么能说这样的一些话呢?时代不同了,风气不同了,罪的定义和罪的范围跟着也不同了。弟兄姊妹们,这些是废话,所以神在这里向以色列人说的话,也是今天向我们说的话。不是埃及,也不是迦南,不是古时,也不是现在,那是什么呢?是神自己。神所发表出来的是标准,神所发表的就是根据。神明明在这里说,“你若遵行,就必因此活着”,如果我们看见这一句话的发展,你就晓得神的话在这里多严肃。这一句话到了哈巴谷书的时候,“义人必因信得生”(哈二4),再往前到了罗马书的时候,就成了“因信称义”了。弟兄姊妹们看到了这句话的严肃吗?我不详细去提,但我实在愿意弟兄姊妹们能建立一个非常准确的态度来跟随我们的神。别人要跟随时代,就让他们跟随好了。我们肯定一件事,我们是跟随神的自己。别人说神已经过时了,就让他们说个够就好了,我们仍然认定,我们的神是从永远到永远的神,也是现在的神。所以我们一切的跟随是以祂作为根据。

 

众人都以为美的事,我们不一定要去接受。别人说“那你太落伍了吧!”主给我们看出来,我们不是跟随时代的,我们不是跟随人的风气的,不是埃及,不是迦南,不是从前,也不是将来,更不是现在,而是神自己。从第六节开始,一直到十八章的末了,从好多种的关系里来说出一件不能做的事,要让神的百姓非常严肃地学习保守自己在圣洁里。在人的天然里,最容易叫人失落的乃是情欲的问题,如果人能在情欲的事上脱出来,他在属灵的路上就走得轻松。我们看见神放在祂的百姓眼前的,就是关乎如何维持一个清洁的人伦的问题。

 

严肃的在生活上保守自己

 

我们要注意到一点,有些时候,人以为很虔诚的人应当不会发生难处,但许多时候出问题就出在这个事上。因为人的天然,已经是被罪弄得很败坏了。我们在说人,但最近在我们当中有些姊妹生了孩子,很自然地有一种表达,那新做妈妈的很自然就有这样的心思,很谨慎地保养自己的孩子。但这不光是人的天然的倾向,做过母亲的都能经历这一点,总是生怕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但是你留意在牲畜的范围里也都是一样,也许我们听过这样的话,母狗生孩子的时候,你千万不要靠近它,如果要靠近它,也许会被它咬一口。事实上也真的是这样,狗是这样,猫是这样,其它的牲畜也是这样。从前我是养过狗的,也看过别人养着狗,母狗生小狗的时候,除了它的主人,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那狗窝,如果往狗窝走去,远远的,狗就露齿准备攻击你。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很天然的现象,但是很有意思的,那只小狗慢慢长大的时候,你就发觉那母狗和小狗就没有区别了。它们玩在一起,吃在一起,游戏在一起,什么事情都在一起,当中没有什么区别了,第一代的小狗就成了第二代小狗的爸爸,我们在牲畜里很容易看到这种事。

 

现在我们回到人这一边来,人在这方面大概不会这样吧 ( 按理是不会的,但历史上太多这样的情形,如果我们读主的话,你也常看到这样的事给列出来。于是神就对祂的百姓说了很严肃的话,“在你们最亲近的人当中,你们要非常非常谨慎,不能有越份的事情发生。”也许从前的埃及人是这样,也许从前的迦南人也是这样,但是神说,“你们却不能这样,因为我是耶和华。”(参618)我们不要说旧约的例子是这样,我们读哥林多前书的时候,不是也读到这类事吗?保罗非常严肃地责备哥林多教会,为什么你们中间有人收了他的继母为妻,你们一点动作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现在的风气是这样,人都习惯了,有什么了不起呢?

 

这里提到长辈不能乱来,平辈也不能乱来,在你最靠近的人的中间,你越要谨慎,因为这事在神的面前是可憎的事。如果我们用新约的话来说,我们就看到以弗所书第四章,歌罗西书第三章里面提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刚才我从畜牲里把话题引出来呢﹖ 如果人不敬畏神, 人与畜牲没有什么两样。我们中国人骂那些坏孩子就是骂 “畜牲”,为什么会这样 ﹖事实上,如果人天然的性情不受约束,不受付付,他们所活出来的光景与畜牲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们看到里面提到很多的事,也在人间看到许多事 , 但是你看下面所提到一样,是你想都不敢想的,这是“  人与兽苟合 ” ( 参23) 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当然不会有太多这样的事 , 但不能说没有。 从前我在上海读书的时候, 我就知道一些事 , 在上海有一个地方叫大舞台,, 那里有很多表演,,其中一样的表演就是这样, 是你想都不敢想的事, 这样的表演有人去欣赏, 那也就是说有人去做 。 但是神对祂的百姓就很严肃地说, 不管人间的风气是怎样, 你们是属神的人, 你们是神的子民 , 你们生活的依据是神的自己, 你们不能随从人。

 

我提到以弗所书与歌罗西书上所说的是什么﹖那是说 “ 你们已经脱去了旧人, 穿上了新人,所以不能活在旧人的行为里,你们必须要活出新人的样子”。 弟兄姊妹们,在新约的时候,虽然没有像旧约律法底下列得这样明确,但我们必须注意一件事,旧约是说现像,新约是说出那根源。旧约律法上说你们不能做这些事,新约就告诉我们不能随从旧人来生活,要从旧人里脱出来,活出神的形像。因为是神把你们拣选出来,又带领你们脱离了属地的一切。在新约的教会里,神儿女们都有神儿子的生命,所以会落到这样的光景里的机会是微的,但是这些话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很严肃的光照。

 

提防属灵的淫乱

 

属肉体的淫乱也许我们不会碰到,但是属灵的淫乱呢?既然是属灵的,那还会有淫乱的事呢?这样我们就要注意了,什么叫属灵的淫乱?这好象很矛盾,属灵就不能有这些淫乱的事。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注意了,以色列也好,犹大也好,他们淫乱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从现像来看,他们是拜偶像,但在神眼中,他们是犯了淫乱。犯了什么淫乱?就是属灵的淫乱。他们本来应当完全属于神的,结果他们把自己给了神以外的事物。弟兄姊妹们,这样的光景在神的眼中看来,就是淫乱的事。我们了解这一点,我们就知道肉体的淫乱固然是神不喜悦的,但属灵的淫乱更是神所不喜悦的。

 

弟兄姊妹们,我们读到启示录的七书信,也会看到神对推雅推喇教会的责备,也就看到了什么叫属灵的淫乱。教会该是神的居所,教会该是敬拜神的地方,教会应当是基督作头的。但是在推雅推喇教会,没有基督作头的事实,而是一个叫耶洗别的妇人在那里作头。那里应当是敬拜神的,但在推雅推喇里却满了偶像。教会是应当让主来作主的,但在推雅推喇的教会里,却有许许多多其它的道理代替了神的真道。在神眼中的推雅推喇教会已经落在非常严重的淫乱里。

 

我们用人的理解来说,教会若是与世界联合,教会把世界的事吸收进来作为教会的内容,甚至教会把世界的方法接受过来作为教会的路,如果神给我们属灵的眼睛够明亮的,我们就看到属灵的淫乱已经在那里发生了,因为神在教会里没有绝对的地位,主以外的事进来代替了主,教会和那些事物完全联合起来。

 

我们读启示录,读经的人都同意,在启示录十七和十八这两章里提到的那个大淫妇,是指着罗马天主教来说的。为什么是指着罗马天主教?为什么罗马天主教成了大淫妇?因为属灵的淫乱在那里发生了。发生在什么事情上呢?有好多方面,在文化方面,在政治方面,在道理上面,你都能看到。你看到罗马天主教在拜偶像,在文化上面,在罗马教里你看见的都是希腊文化。在他们的组织上面,他们与政治是结合的,本身固然是一个政治的结合,在国际上面也是一个结合。在神眼中看来再没有一件比淫乱这一点更惹神的怒气,从肉体的淫乱到属灵的淫乱都是一样。说现在的一件事,在中国大陆上,参加三自会的那些称为教会的团体,许多神的儿女们就看这是教会犯了一个极其利害的属灵的淫乱,因为跟地上的政治结合了,把神在教会里作头的事让给别人了。

 

我们从十八章看到末了,我们看到一件很严肃的事。神非常严肃地提醒神的百姓,“绝对不可随从这个世界,不能随从人,因为神要得回这地。过去迦南人被撵走而让你们进来。从外面来看,就好象是说以色列人把他们赶走。但神在这里告诉以色列人说,“这不是你把他们赶走,而是这地把他们吐出去。因为神不能允许地永远被沾染,所以人把地沾染到一个地步,连地都不能忍受,所以地就把他们吐出去。”(参2428)神就指着这个事实来对祂的子民说,“你们要谨慎,省得将来你们也被地吐出去。虽然你们是神的选民,虽然是神把你们领到这地方来,但是你们不按照神的心意活在神的自己里,总会有一天,地会把你们吐出去。所以你们要守我所吩咐的,因为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

 

虽然十八章从字面来说是很明白,很清楚的,但我们却是要借着这些明白的话而看到在神心里所恨恶的那些事物,这一切不洁净的,在神的眼中都是可憎的。也认识我们必须保守我们自己在神的面前,按着神的心意作一个洁净的人。盼望主的灵给弟兄姊妹们在读这里的话的时候,看到更透彻,更深入的事。许多人说我们太严肃,我们也愿意轻松,但是我们不能不留意我们是活在神的面前,轻松是不能轻松过了神的界线,我们求主怜悯我们。──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