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准确的活在神面前(二十二章)

 

我们上一次看到二十一章的时候就提过了,从二十一章开始,神就单独向祭司们说话。在二十一章以前那几章,神是向以色列的百姓说一般的话。从二十一章开始,神就专一的向祭司说话。我们留意到神向祭司们说的话,说出神的要求比对一般的以色列民要高。我们也曾经提过,神多给谁,就向谁多要,多托谁,就向谁多取,神向亲近祂的人,要求是要高一点。所以一般人能作的,祭司们不能作,这也与在新约里神的儿女有关系,好些事情人以为是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对神儿女们来说,我们还是必须有一个很严肃的态度,我们绝不是说,别人能作,我们也作。我们要看到,别人能作的,我们不一定要作,甚至是我们不能作。因为我们生活的根据,不是人的想法,也不是根据人的道理,乃是根据神的自己。

 

所以我们在利未记这几章进到生活的一大段经文里,我们一直看见这几句话,“我是耶和华。”“我是叫你们成圣的耶和华。”“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要把你们从万民中分别出来。”所以神儿女们的生活,绝对的是根据神的自己,不是根据人的道理,也不是根据人的遗传,包括基督教的遗传。我们看见我们生活的依据,只有神的自己,因为神在救赎里,不是给我们一些生活的规条,祂是给我们一个祂自己的生命,然后借着这生命,把我们造就、造就、造就到一天,叫我们完全的像祂。这不是教条能作成功的,必须是在生命里的工作才能作成的。既然是生命的工作,因此就必须在生命里有成长,这个成长就必须要根据神的自己。

 

对人的本相有错觉

 

在二十二章里,我们看到神的要求比二十一章里的要求还要再高一些。如果从字句上面来说,神对亚伦的家族说,“要远离以色列人所分别为圣归给我的圣物,免得亵渎我的圣名,我是耶和华。”(12)弟兄姊妹,你细细读这一段经文,你一定会感觉,这不是很矛盾吗?祭司们是被神特别选召出来处理在圣所里事奉神的事,他们不可能不碰到圣物的,他们不可能不碰到以色列人献给神分别为圣的圣物的。现在神说,“你们要远离这些圣物。”这不是矛盾吗?这叫祭司们怎么去服事呢?你叫祭司们怎么处理在会幕里应处理的事呢?以色列人献祭,要经过祭司的手。以色列人带到神面前的供物,也要经过祭司的手,现在神在这里说,“要远离以色列人分别为圣归我的圣物,免得亵渎我的圣名。”弟兄姊妹们,我们留意神在这里所说的意思。头一件事,弟兄姊妹们要看清楚,按着人来看,祭司在以色列人当中是特别被选召出来的一批人,以色列民是被神拣选出来的一个民族,因此,祭司可以说是被拣选当中的被拣选。这个就很特殊,再加上他们的职事,他们所作的就是作在神的面前,他们是把神的心意作在百姓的中间。从这一方面来看,这一批祭司是非常特殊的一批人,但是我们读二十二章的时候,我们就马上留意到,神不允许这一种观念留在神的百姓的心思里。正如我们以前读建造会幕的时候,我们提到亚伦和他的子孙们,能到神的面前去服事,不是因为亚伦和他的子孙比别人强,乃是完全根据神恩典的选召。他们去服事的时候,他们必须穿上圣服,要是他们不穿上圣衣,他们是不能进圣所。他们若勉强要跑进去,他们就要死在那里。

 

这是很严肃的,这说出了什么呢?如果亚伦不穿上圣衣,他就是亚伦,他穿上圣衣就是大祭司。回转到新约里来看,我们如果不是在基督里,我们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所以能靠近神,我们能与神有交通,我们能在神面前可以服事,乃是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我们是披戴基督,我们才有资格来到神面前,亲近祂,享用祂,事奉祂。我们在神眼中与人不同,不是因为我们这个人与别人不一样,乃是因为我们在基督里。

 

现在我们看到二十二章的时候,神说了这么一些话,“你们这些作祭司的,要远离以色列人分别为圣归我的物。”这很明确的说出,你们这些人虽然是被选召出来作事奉神的人,但是你并没有特殊的地位,你们并不是一些特殊的人物,因为你们还是出自亚当,所有在亚当里的人都是一样。在神面前都不蒙纪念。现在你们在恩典中被选召出来,那是神恩典作的事,与你们的本身没有关系,所以不要因为你们作祭司这一个事实,就把自己看得与别人不一样。

 

在二十二章里,提到这件事是很清楚的。在基督教的历史上,一直遗留着一个这样的观念,很多的所谓高层的基督教,他们很清楚的说,在基督教的组织里,有一小批人给叫作圣品人,大部份的人就给称为平信徒,这个阶级的界线是很清楚的。现在很多称为的基督教会的,没有在组织上接受这种不是道理的道理,但是在他们的观念里,仍然是有着这样的成份。你稍微留意一下,你就可以看到,你不太容易看见人可以在聚会里祷告,好象这个祷告是作牧师的才能作,不是牧师也必须是长老,不是长老也起码是执事,总是有那么一个职份的人,他才能在聚会中作一些特定的事。弟兄姊妹们,这一种观念,如果是在组织上来发表的,固然是不对,就是没有这样组织的成份,而在观念上有这样的内容,仍然是不准确。

 

在旧约的律法上,有好多好多地方,一直给我们看到这样的说法,一直在提醒我们,亚伦和他的子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他们只有在一个特定的条件下,他们才能作一个事奉神的人。旧约里很多条例,但是归总起来只是一个事实,就是活在基督里。这一点在新约里就更清楚了,只有活在基督里,我们才能与神有交通,我们才能在神面前有服事,我们才能在神面前有享用。这是头一件事。

 

保守自己完全的洁净

 

第二件事说到,祭司们接触圣物的时候,他们必须要留意自己在神面前要对,要准确,要没有难处。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神说话巧妙的地方。我们留意第二节,看看神的话怎么说。“你吩咐亚伦和他的子孙说,要远离以色列人所分别为圣归给我的圣物,”(2)远离那些圣物,是不是等于不要去碰那些圣物呢?如果我们不留意,我们是可以把它划上一个等号,但神没有给我们看见这个等号。

 

既然是这样,神要求以色列的祭司远离圣物的目的在什么地方?那原因又是什么?就在第二节末了那一句话,“免得你亵渎我的圣名,我是耶和华。”神没有提及要保守这些祭司们不落在亵渎神的名的这种光景里,所以神在这里说这个话。不是说祭司们不能摸这些圣物,乃是必须在合宜的条件底下,合宜的光景底下,他们才能碰这些圣物。如果不按着神的安排来摸这些圣物,他就是亵渎神的圣名,他就得罪了神。所以在下文里,就提到好多好多的事,让祭司们自己作检查,我究竟是不是在这种光景底下?如果我是在这种光景底下,我就不能去摸圣物,我必须要维持我在神面前是干净的。

 

这里提到好些好些事,这些事都可以叫人成为不洁净的。在我们活在新约里的人看来,这些好象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在当日的律法下就说得很严格。比方说,你身上有污秽,这些污秽是什么东西呢?底下就说了好些例子。比方说,你看见有个蟑螂死在这里,那就把它扔掉就是了。这在我们的感觉上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只要拿一块纸来,就可以把它丢掉。我们弟兄们也许更粗旷一点,拿手一扔就是了,再洗手就完了。我们今天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旧约律法下,这个事情就非常严肃。为什么呢?因为那是死蟑螂,你碰到那死蟑螂,就是碰到死亡的事。碰到死亡的事,你就被沾染了,这是非常严格的。

 

为什么神在旧约里把事情定规得那么严格呢?我们从神的目的上去看,我们看到因为神要求人成圣。但是要成为圣,人没有办法凭自己达到这个目的。虽然神把律法赏赐给他们,他们也按着律法去执行,但是人总能发觉,就是不可能百份之一百照着律法的要求来执行。既然不能百份之一百的执行律法,人能活着的资格都没有,还能说到成圣?当然不可能。这也就给我们看到律法的功用,乃是叫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缺欠,预备我们的心思去等候神的恩典。你说,在旧约的时候怎么能知道恩典呢?其实我们在旧约里也多次看到神恩典的显明,我们光是看为什么会跑一些祭司出来,这些祭司是根据什么作祭司?你看到祭司,你就看到这是恩典。亚伦是拜金牛犊的人,不仅是拜金牛犊,并且是制造金牛犊的人,这样的人凭什么作祭司?但他就是作了祭司,并且是作大祭司。怎么说呢?只有在神恩典的选召里,他才能有这样的事实。

 

我们也看到献祭的事,为什么要有这许许多多献祭的事呢?那就是说出我们人在神面前有多方面的残缺,神就为人预备各种各样的祭,一共有五个祭,借着这五个祭就解决人在神面前的残缺。你说那些祭怎么能解决人的残缺呢?当然在祭的本身只是一个神发表出来的方法,神说,你们按着这个方法来作,你们的残缺就可以拿掉。但事实上,神在说那些话的时候,神乃是一直指着祂的儿子将来要作的事来说的,所以献祭本身也是一个恩典。

 

在恩典中享用洁净

 

现在我们从二十二章里再来看,在这里有很多不合神的条件的事,比方长大麻疯啦,或是有漏症的,或者摸到一些不洁净的东西,或者说,碰到一些不洁净的人,他就被沾染了。弟兄姊妹记得,这人是祭司,不是一般人,他只要有这些事情发生,他就成了不洁的人。这个不洁的人如何活在神的面前?一个不洁的人如何在神面前享用神呢?一个不洁的人怎么在神面前去事奉神呢?弟兄姊妹你看,在这里真是有意思,你看到神恢复他们成为洁净的方法。这是说一种不洁净的事,而不是说犯罪的事,犯罪一定要献祭,但现在不是犯罪,是沾染不洁,发生了一些不合宜的事,神怎么恢复他们在神面前的洁净呢?叫他们可以吃圣物,吃圣物就是享用神的自己,享用神的份。怎么去恢复这一个资格呢?我们留意上面一直说了一些叫人沾染不洁的事,在第六节就说,“摸了这些人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必不洁净这个事实是不能更改的,你只要碰到这些东西,你就是不洁净的。只要有这些事物发生在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成了不洁净的。不洁净的时候,他就不能吃圣物,他就必须要远离圣物。

 

但是弟兄姊妹你看到,“必不洁净到晚上。”他必不洁净,但只是不洁净到晚上。到了晚上又怎么样呢?他就恢复洁净。要作什么事情吗?这里没有说,反正到了晚上,你就洁净了。这是什么?这是恩典的怜悯。但是你说,我不要等到晚上,我不能忍受这个不洁净,有没有办法呢?有。神说,“去洗个澡。”现在是中午,你不洁净了,你说,“我不能等到日落的时候,到日落的时候,还有六个多小时,要等六个多小时,我忍受不了,我要赶快的恢复洁净。”神的律法就告诉他说,“你去洗个澡,你洗个澡你就洁净了。”(参6

 

洗澡在旧约的时候,就真是一个洗澡的动作,用水来把你的肮脏洗干净。但这个是预表,律法上的一切都是一个预表,实际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就要回到新约里来看我们洗个澡就得洁净,你怎么洗呢?约翰壹书一章里很明确的说,你回到神的面前来认你自己的罪,取用基督的宝血把我们再来一次洁净。或者你来到神的面前,借着神话语的光来照明,叫我们看见,我们该如何脱离那些不洁净。在新约里我们就看到是这样一件事,但在旧约里,律法就告诉他们说,他要洁净的时候,他可以早一点去洗澡。如果不去洗澡,他要等到晚上就自动的洁净。弟兄姊妹要记得,这是说到祭司范围里的人,不是说一般的以色列百姓。他们是一些靠近神的人,与神有交通的人,有服事的人,不住的享用神的人,这方法是在这样的范围里适用的。

 

问题在这里,怎么可以自动洁净?污秽就是污秽,怎么能自动洁净呢?但律法上的话是这样说,“等到晚上就洁净了。”如果神的话是对的,这一个祭司,他不洗澡,但是到了晚上,他白天所沾染的污秽就得了洁净,因为神的话是这样说明。你说为什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不作一些事他就能得洁净?你必要作一些事,才能叫你在神面前恢复没有罪的地位。弟兄姊妹有没有觉得,这个不就是宗教的想法吗?你说,“为什么不能借着宗教的方法来达到洁净的地步呢?”我们都知道宗教不能增加我们什么。“但是他们什么都不作,到了晚上就洁净,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呢?”弟兄姊妹们,你看到这是神的怜悯,是神的恩典,是神的恩典不纪念他们的污秽。

 

弟兄姊妹记得,这是被沾染的污秽,不是犯罪的事实,这一点我们要抓牢,不然我们就会困惑。这是因着别人的缘故,叫自己受了沾染,是在这种光景下发生的,不是自己犯罪的。如果这一点没有掌握住,我们就一定会困惑。怎么可能到晚上就洁净?我们感谢神,神的话在这里这样说,乃是有祂的心意。也许弟兄姊妹要问,“为什么是到晚上?为什么不是到早晨?早晨的光一来,什么东西都清新了,这个好象是合理一点,为什么是到晚上?”弟兄姊妹们,我们又不能不留意,神怎么给我们计算日子,神给人计算日子,不是从白天开始,其实人计算日子也不是从白天开始,是从午夜零时开始。神给人计算日子,是从晚上日落的时候开始,所以创世记是“有晚上,有早晨。”

 

我们读神的话,常常可以看见,从黑夜到天亮。怎么神数算时间是从黑夜开始呢?我们感谢神,因为人是落在黑暗里才会寻求光。也就是说,人如果不跑到尽头,他们是不会寻求神。我不敢说神是有这样的意思,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体会。但我们要注意这里,“日落的时候,他就洁净了,然后可以吃圣物。”(7)弟兄姊妹注意,差不多二十二章整章,都是说吃圣物的问题,这是享用神的问题。所以在开始时就说,要远离那些分别为圣的物,乃是因为要引进享用神的份。日落的时候,他就洁净了,可以吃圣物了。弟兄姊妹们,现在我们就能领会一件事,日落的时候乃是新的一天开始,那是一个新的日子开始。用我们属灵一点的话来说,就说是更新的开始。既然是更新了,当然就说是洁净了。

 

我们不能不注意,更新是一个事实,但我们不能忽略,更新是有一个过程,这一个过程,可能包括认罪,或者悔改,或者是赔偿,或者是什么、什么、或者请求饶恕。在这过程里,可能包括这些,但是不管这个过程是如何,现在就说出一个更新的事实。一个人在神面前进入更新,他当然是洁净了,他当然就可以吃神的圣物。我们感谢赞美神,说了这一大段,我们留意神的目的在那里?神乃是说,你吃神的食物,就是说你接受神的份,也就是说出我们人与神联合。既然人在与神联合里,在享用神里,人就必须时刻保持洁净的状态。这一个洁净的状态,不因为这些人是祭司,他们可以轻松一点,相反的,他们给要求更严格一点。

 

享用神的份的人

 

从第十节开始,就转了一个角度说到祭司们享用神的内容。凡是在祭司家里的人,他们都可以吃圣物,但是我们要很清楚的认定什么叫作“家里人”。称为“家里人”的一定要有一个关系,那是什么关系呢?这里提到有两种情形,一个是血统上的关系,一个是付代价买回来归于这个家的关系。在这两种情形里的,才能成为家里的人。如果一个人家请了一些人来作工,这些人不算是家里人,所以祭司们吃圣物的时候,这些人不可以吃。只有真是祭司家里的人才能吃,他们的儿女可以吃,跟他们有血统关系和亲属关系的可以吃,直系亲属可以吃,请回来作工的人不可以吃。(参1013

 

弟兄姊妹,这条例叫我们看到一件事,神非常乐意把祂的份赏赐给人,神巴不得祂自己所有的都成了人的所有,这是我们从起初就看见的神的心意。人起初被造的时候,神已经把这心意显明出来,神把祂的形像给人,神把祂的权柄给人,神把祂的生命也给人,还有什么剩下不给人的呢?没有了,神把祂自己全都给了人,神非常乐意把祂的所有成为人的所有。但是人要这样承受神的所有,他必须具备一个资格。什么资格呢?就是“家里人”。我们说清楚一点,我们必须是“神家里的人”。

 

怎样才能成为神家里的人呢?这里有两个方法,一个就是生命,另一个就是买回来。生命跟买回来,这两样都是福音所带出来的实际。福音的实际是什么?神的儿子付了代价,把我们买回来。福音的实际另一面又是什么呢?乃是神借着祂的儿子把祂的生命也给了人。有了这两个事实就成了“家里人”,当然这两个事实是合在一起的。对我们已经在救恩里的人来说,是神儿子付了救赎的代价,把生命赐给我们,我们都成了“家里人”。我们既然是家里人,我们就可以享用神了。神没有再列出另外的一种资格,祂只是列出一个资格,这个资格就是在家里,在神的家里。

 

你活在神的家里,你就有条件去享用神,如果你离开神的家,就不能享用神。我说这个神的家,不是指着我们这里名字叫作神的家的聚会,我们到别一处聚会,我们就不能享用神,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在这里所说神的家,乃是指着整个的教会。我们必须是这一个家里的一个份子,我们才能享用神。但在这里很有意思,律法的条例是很具体的说明,但律法的精意我们要了解。这里就提到一件事,“祭司的女儿若是出嫁了,她就不能吃圣物。”(参12)按着人来看,她已经出嫁了,她是别人家的人了,所以就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了,因此就不能吃圣物。当时的情形是这样,当然现在就不一定是这样,一个女儿出嫁了,归家的时候,那个家里才高兴呢。你不要说“这个你不能吃,那个你也不能吃”,什么都能吃。别人会告诉她说,你看见什么,你喜欢什么就吃吧!但在律法的条例底下,祭司们的女儿出嫁了,她可以回家吃各种各样的东西,就是不能吃圣物。圣物主要是指着平安祭的祭肉,或是部份的赎罪祭或赎愆祭的祭肉。出嫁的女儿回来就不能吃这些,因为它不再是这个家里的人了。

 

弟兄姊妹,我们要从属灵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你却不能从字句上看这件事,你从字句上看这件事,一些出嫁的女儿回家就很糟糕了。我们就是要看那精意,那精意是什么呢?你离开了家,用属灵的话来说,就是你没有了交通。你没有了交通,你生活在另外一个范围里,你不再生活在神的眼前,所以你就没有办法再享用神的所有。但是这条例不是死板不变的,现在有一些情形发生了,女儿出了嫁,或者她守寡了,或者说她丈夫给她离婚了,或者说她年纪大了,但是没有孩子,她回到父家里生活。你们看见,她又恢复可以吃圣物的资格。(参13)为什么呢?没有为什么,就是因为回到家里,重新作家里的人。

 

如果用我们属灵的经历看这条例,我们会看得很清楚。我们感谢赞美神,神定规了许许多多,好象太详细了,太严格了,我们甚至说,太啰唆了。弟兄姊妹,我们要留意神的心思,祂作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一个目的,要求我们活在祂的面前,像祂,享用祂。

 

真诚的感恩

 

十七节以后,神提起另一件事。什么事呢?祂提起亚伦的家族,和以色列全家,包括那些寄居在以色列当中的人。就是说,这个范围比较宽广,包括所有的人。这里也提到祭司的事,特别是提到平安祭的事。弟兄姊妹都知道,平安祭就是感恩祭,祭肉是感恩祭,你面对的是赐恩的主,你必须要有感恩的心思陈列在祂面前。所以神在这里说,“在献祭的事上,有些祭物是不大对的,你们是为感恩而来献这个祭,所以不要把那些不能献祭的祭物拿来作祭物。虽然是牛、是羊,这是神的,但是如果这些牛、羊有残缺的,那就不要拿来献祭。”(参1725)过去我们读五祭的时候,已经很详细的提到这一方面,神在这里再告诉以色列众人说,感恩是对的,如果没有感恩就是不对的。若是你要感恩,你不能只有一个感恩的动作,你必须要有一个感恩的实际。这感恩的实际表现在那里呢?你必须要有这样的心思,我作这件事是要满足神。在整段的经文里,就用这样的一些话来表明这件事,你们所献的一定要蒙悦纳,你们所献的一定不要把不蒙悦纳的摆在神面前,寻求神的悦纳就成了献平安祭的实际,不是外面献感恩祭的动作,乃是里面有一个寻求神悦纳的心思。感恩如果是说,“神啊,你看,我是给你多大的面子,我来给你感恩了。我承认你向我施恩,我向众人显明你是施恩的神,我向你这样作,你就很有光彩了。”神说,“我不管你外面的这些,我要留意你里面有没有寻求神悦纳的心思。”所以在献祭的事上,特别是在献平安祭,神说得很清楚,什么,是不该献的,你就不要勉强来献,你要献给神就该献得非常的完整。

 

再读下去,你又发觉有一件事很有意思,你要献给神的那只祭牲,有残缺的神不要,长癣长疥的神也不要,有皮肤病的,神也不要。但是很有意思,你看看,无论是公牛、是绵羊羔,若肢体有余的,或是缺少的,只可作甘心祭献给神。”(23)我请问弟兄姊妹们,肢体有余的是什么呢?算不算是完整?算不算是短缺呢?或是纯全呢?比方说,一般人都是有十个指头,有一些人有十二个指头。我们是一个手掌五个指头,他是有六个指头。没有手掌也是残缺。我们若是按照上面所说的,这些就不能献给神,但是二十三节就说,像这样的一些祭牲,还是可以献给神。但接下去又说,“用以还愿,就不可以。”甘心献就可以,还愿就不可以,是什么原因呢?这很有意思。

 

我们感谢主,实在是非常的满了神的恩典和丰富。我用简单的话来说就好,什么时候人献一个平安祭,因为领受了恩典而有恩典的反应,这个是还愿的,也可能是感恩的。甘心献完全不是神先在我身上作了工,我向神有了反应,我就献上了。完全不是这样,神一点工作也没有显露在我的身上,在那一个特别的时间,我里面看见了一些事,神是赐恩的神,虽然我没有看见眼见的恩典,但是我仍然看见祂是赐恩的主。现虽然我先在没有尝到主作了什么恩典的工作在我身上,但是我看见在神的心里,一直是等候着向人施恩,我看见我们的神是这样一位宝贝的神,就因着对神的所是有了这样的认识,我就献上一个甘心祭。

 

弟兄姊妹,问题就在这里,人眼睛看见的是赐恩的主,而不是主手中的工作,神也就不与人计较他所献的是什么,神只是看他里面那一个宝贝的心思。所以有余的也好,残缺的也好,神不是看外面的,神是看这一个献祭的人里面向着神的那点心思。你比较底下说的,如果你拿来作为还愿的,那就不可以。弟兄姊妹你晓得,看重还愿的那个人,定规是看重恩典过于看重施恩的主。这样,神就说,既然你看重恩典过于看重施恩的主,因此你还愿的时候,你就必须要完完整整的来献祭,因为你看重外面的,神也就要求你注重外面所作的。我们感谢主,我们细细读这些条例,你一直能看见,神还是要求你们注意你们所作的是不是神所悦纳的,你不要管人怎么看你所作的,你要管的是看神怎么看你所作的。

 

活出神的性情

 

底下的我简略再提提就好,从二十六节到末了,因为是说献祭,特别是说献平安祭。我们如果不是这样一直看下来,我们就觉得很希奇,为什么神突然说,“那祭牲才生下来,你就不要把它献祭,一定要等到第八天,你才可以拿来献上。并且那母牛、母羊,不可跟那小牛,小羊在同一天宰杀。”(参2629)我们必须要看见这里所杀的牲口,都是为了平安祭的。弟兄姊妹注意,“才生的公牛”在中文圣经没有告诉你生了几只,不过我们都知道,一头牛生一头小牛,但是一只羊就不一定是生一只羊。

 

我们注意这里,一条牛,一只绵羊,一只山羊,重点就说一只。我们中文圣经没有翻出来,但是这个很重要,我们没有看到这个,你就没有办法看到下面。一只就是独生子。弟兄姊妹,现在就很清楚了,你看到了神向人的心思。祂说,一只公牛犊、一只公绵羊羔、一只山羊羔,它生出来以后,你不能马上把它拿去献祭,你必须让它跟母羊、母牛生活七天,第八天你才可以拿来作祭物。为什么是七天?七天就是一个完整的时期,你就看到在一个完整的时间里,父与子或母与子是不能分开的,这不正是明明的指着父怀里的独生子吗?

 

从永远一直到我们的主道成肉身,在这一段的时间里,主从来没有离开父的怀里。这里说,第八天就可以拿来献上,这明明给我们看到,父怀里的独生子的那一件事。因为上文是说到献平安祭的事,我们能有条件献平安祭,是因为神的儿子道成肉身。神的儿子道成肉身实在是很大的一件事,我们如果能看到这一点,底下说的你也就看到了。你不能在同一天把母与子都宰了,这一点跟这件事有什么关连?

 

弟兄姊妹们,神的儿子道成肉身为人赎罪,钉在十字架上,乃是神怜悯我们的结果。没有神的怜悯,神的儿子不会到地上来,因着神的怜悯,神连在祂怀里的也交了出来。因此,神也要活在祂面前的人,学习作一个怜悯人的人。从那里开始学习呢?就从献祭开始。我把母羊跟羊羔一同献上,在人来看,这是很大的一件事。但神说不可以,你从那母羊跟羊羔的关系上面,你必须要学习存一个怜悯的心,因为神是怜悯人的神。神向人启示祂是“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就很明显的给我们看到,为什么神在这里说了这许许多多的话。

 

我们作总结,用今天的话来说,我们献平安祭,那是让神有所得,是我们向神的服事,是我们向神的敬拜。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神是看这些动作里面的实意。那实意是什么?我们用腓立比书上的话来说,“以基督的心为心。”弟兄姊妹,神说了很多的话,我们就这样总结出来,因为底下接二连三的说,“我是耶和华,”(30)“我是叫你们成圣的耶和华,”(32)“我是耶和华。”(33)我们感谢主,神是因为祂的所是来要求我们活出祂的所是,所以虽然有许许多多外面的条例,但这许许多多条例里确实包含着一个精意,就是要活出神的自己。求主帮助我们,能了解更多的神的心思和目的。──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