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安息年与禧年《一》(二十四10—二十五11

 

我们上一次看了在圣所中的服事,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祂所有的安排,都是为了要把我们带进圣所,并且祂的心意在最末了还要把我们带进至圣所。在地上,以色列人没有几个人能进到至圣所,但是神的心意却是要我们进到至圣所。因此我们看到圣所里的服事以后,圣灵就在这里记录了一件事,看来是很平常的事,若是你细细的去看,你就觉得并不太平常,因为在这里启示的事实是非常非常严肃的。

 

进入至圣所前该受的光照

 

从第十节那里,弟兄姊妹就看到了,“有一个以色列妇人的儿子,他父亲是埃及人。”(10)我们注意,这里有一个人,他不是以色列人,他是埃及人,因为他父亲是埃及人,母亲虽然是以色列人,但是这一个人,实实在在是埃及人。他在以色列人中间闲游,就跟一个以色列人在营里争吵。弟兄姊妹注意,那地点是在营里,不是在营外,如果是在营外,这事也许就不会发生。因为是在营内,他们两个人就吵起来。那个埃及人亵渎了神的名,并且咒诅神,所以以色列人把他抓起来,带他到摩西那里。

 

现在问题就来了,这个人怎么办?用什么方法来处置这一个人?如果他是以色列人,那问题就非常简单。但他不是以色列人,那怎么办?所以他们就把他带到摩西那里,摩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神把律法赐下来是给以色列人,是让以色列人处理在以色列人中间的事,是处理以色列人如何活在神的面前。现在跑来了一个埃及人,这个人该怎么办?如果按着神给的律法来处理,这个人并不是对象,因为他不是以色列人,他是埃及人。如果不处理他,就把他赶走,这样好象对神的尊严没有表达。这个问题严重就是在这里。

 

摩西也不知道该如何作,就把这事带到神面前。神就说话了。神怎么说呢?我们留意,“你要晓谕以色列人,凡咒诅神的,必担当他的罪。”(15)弟兄姊妹,你看到神说话了,神说话的范围,并没有说,若是以色列人就该这样作,若是埃及人就该这样作。神完全越过了人的问题,祂只是摆出一个事实,“凡咒诅神的,必担当他的罪。”很清楚说出,不管他是以色列人,或者是外邦人,如果他来到神的面前,咒诅神,那么他的结果就是要担当他的罪。

 

也许有人就问,他什么时候来到神的面前?他根本就不认识神。刚才我特别指出“以色列人的营里”就是关键。你来到神所居住的地方,以色列的营就是神所居住的地方。神是住在会幕里,整个以色列人的营,都是神与以色列人同在的地方,也就是神住在那里的地方。来到这一个地方,就是到了神的面前,你在那里咒诅神的名,你就必须担当你的罪。弟兄姊妹们,我们看这事好象很简单,但弟兄姊妹们一定要看见这一点。当然在拣选来说,当时以色列人是神的居所,神住在他们中间。

 

神是全地的神

 

我们不能忘记这个事实,神不单是以色列人的神,祂也是全地的神。祂不仅是全地的神,祂也是全宇宙的神。因此,在这里启示了一个很严肃的事。到了神的面前,或者说到了神所居住的范围,具体一点来说,你若是咒诅神的名字,你就必须担当你的罪。现在我们就看到了,神在给以色列人的律法这个范围以外,启示了祂对全地的管理。不管那一个人是什么人,他是埃及人也好,他是巴比伦人也好,他是亚述人也好,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他存着咒诅神的心意,神就说,“这个人要担当他的罪。”

 

弟兄姊妹,这原则在新约里,我们就看得更清楚,因为到了新约的时候,有一句很清楚的话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我们留意罗马书上的这一句话,“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犯的是什么罪?我们平常就以为说,就是很具体的一件一件犯罪的行为,因为世人都犯了各种各样的犯罪的行为。当然这是事实,但我们必须看见这一件事,“世人都犯了罪”,犯罪的结果就是“亏缺了神的荣耀”,那罪是指着什么呢?那罪不是指着一般行为上的罪。这一个罪,我们从历史上去追查,我们就追查到亚当身上去。我们从人的经历上去追查,我们就追查到一个不尊重神,不以神为神的事实。就是这样的一个罪。

 

现在在西乃的旷野里,西乃旷野应当还是属于埃及的,但是因为在那里有了另外一个事实,这个人是在以色列的营中,他就是在神所住的地方。他在那里亵渎神,虽然他是埃及人,但也得照着律法的定规来处理。律法的定规在这里很明显的是指着十条诫命里的头三条,因为他亵渎神的名,咒诅神,这一个事实在十条诫命的头三条里,每一点都是很严重的事。在神给以色列的律法执行上面,我们看见执行的范围并不限于以色列,是把所有的人都包括在神公义要求底下。

 

在旧约的日子,救赎还没有完成,神儿子还不是我们的生命,那时,神的圣洁和公义,要借着什么来表明呢?就是借着律法,律法就把神的自己显出来。有人在那里对付律法,那就是对付神的自己。对付神的自己的结果,就落在神的定罪里,那人就要担当他的罪。所以我们说,如果不留意去看,我们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我们留意到时间,地点,内容,人物,我们立刻就看到,这是一个宇宙性的宣告,不因着当时律法只是传给以色列人,也不因着那地方是西乃旷野,也不因着那一个作事的人是外邦人,完全越过了这些条件,而把神本性里所存的发表出来。神是圣洁的,神是公义的,神是不能被亵渎的,人只能向神敬拜,神只能让人高举,人不能对神有任何的不尊敬,如果有人落到这种光景,他就要担当自己的罪。这是我们要看到的一面。

 

确实认识神是谁

 

另一方面,我们也特别留意,神处理这一件事,乃是让他所拣选的百姓,就是以色列人,他们该认识神是谁,他们该认识神的所是。虽然神选召他们,神要作他们的神,神也承认他们是神的子民,但是这一个拣选是恩典。以色列人凭什么被选召呢?我们从以色列人身上,我们是看不见被拣选的原因的,我们只能从他们的祖宗那里才看到神的拣选。我们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身上,看到神的拣选。对当时的以色列人来说,我们没有看见神拣选的动作,我们只是看见他们是承受神在他们的祖宗身上蒙拣选所遗留下来的应许。在以色列人这一方面,他们感觉神拣选了我们,我们是神的选民,我们是称为神名下的人,我们是很荣幸的。但是他们对于拣选他们的神,有没有一个很准确的态度来响应呢?我们从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后所经过的事情来看,一点也没有准确的态度来响应神。所以在以色列人的心思里,他们觉得我们蒙恩是理所当然的。就像现在很多称为基督徒的人,他们也觉得蒙神恩典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不提理所当然还好,如果我们要提理所当然的话,我们就不能不说,我们不蒙恩是理所当然的。我们的本相在神的面前有那一点被神看上?没有,一点也没有。所以我们说,照着我们的本相来看,我们蒙恩不是理所当然的,乃是神格外的怜悯,如果神没有格外的怜悯,我们根本就没有恩典可行。感谢赞美主,神是在恩典了选召我们,一个在恩典里被选召的人,他们如果是真实认识恩典,他们应当有一个准确的响应,就该有一个非常严肃的态度,非常尊敬的态度来向着那一位施恩的主。但是人的天然里没有这个东西,在当时的以色列人当中你看不见,在现在许多称为神儿女们的人身上,也是不太容易看得见。所以神在历史上作了很多事,借着神所作的事,让人建立一个准确的心思和态度。

 

现在这一件事是神所作许多事当中的一件。假如我们是当时的以色列人,我们看见这件事,一个埃及人咒诅神的名,神就说,“他要担当他自己的罪。”这个结果就说出律法的严肃,也说出传下律法的那一位神也是非常严肃,是不可以轻慢的。来到神的面前,必须要有很准确的态度向着神,敬畏祂,尊重祂,毫无保留的承认祂,承认祂一切的所是,也接受祂一切的所作。弟兄姊妹,这就是一个准确的心思。所以我们看见圣灵把这一件事记下来,表面上看来好象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你看进去的时候,你就看见一个非常严重的启示在那里,我们才知道圣灵记录这一件事的原因。

 

学习敬畏神

 

我们感谢神,神从来不忽略向人显明祂的自己。祂乐意向人显明祂的自己,乃是愿意那些认识神的人,可以在神面前建立起准确的心思,存着那样准确的心思活在神的面前,也让神的心思可以借着这些人来发表在全地。感谢主,在这一件事上,神给人看见祂是全地的神,祂是全宇宙的神,人不能轻慢神。如果有人轻慢神,他只能承担他自己的罪。

 

所以你就看见神在底下说了一些话,这话接连说了两遍,我们先看那亵渎耶和华名的,必被治死,全会众总要用石头打死他,“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他亵渎耶和华名的时候,必被治死。”(16)接着又说,“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同归一例”(22)弟兄姊妹看到了,不限于以色列人,本地人也好,有没有祭司在他们当中也好,他是不是以色列人,这点不是问题,只要他是一个人,他住在这地,他就必须接受神的鉴察和判断。我们感谢主,因为神很清楚的说明,为什么祂定下那样严肃的条例。祂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在当时来说,建立以色列人对神有准确的态度是主要的原因,要叫神的百姓在跟随主的事上,不是随随便便,马马虎虎的,我喜欢就跟随,我不喜欢我就不跟随。神不要祂名下的人存这样的心思,神让所有称为祂名下的人要跟随主,就要跟随得很接近,就要跟随得很清楚,这是神清清楚楚摆明的。不敬畏神,人就没有条件跟随祂,这是神明明确确的表明。祂是可敬畏的,人就是要无条件的敬畏神。

 

这就引出好些问题来,有些人会说,尤其是近代的人会说,我们对神的认识并不那么清楚,为什么要尊敬这一个我还不大清楚的神?这个话好象有些道理,但事实上是没有什么道理,除非你不承认祂是神,你要承认祂是神,那就不是根据你对神的认识到一个什么程度,而是要根据你承认祂是谁。既然祂是神,你就必须明白我们所站的地位。我们是人,我们不能完全的明白神。我们承认祂是神,我们就敬畏祂,如果我们不敬畏神,我们就不是一个承认神的人。当然,我们慢慢对神的认识有增加了,这只是更多增加我们对神敬畏的成份,但却不能翻过来说,因为我对祂认识还不那么清楚,所以我暂时可以不敬畏祂,等到以后认识祂多一点,我才敬拜祂,神给我们看见,没有这样的事,只要你承认祂是神,你就必须毫无条件的去敬畏祂。

 

我们感谢主,二十四章的这一件事所引出的那些问题,很明确的是神给人指出这个事实,不仅是不尊重神的必须要承担他的罪,一切产生亏欠的事,也都要承担他所造成的亏欠。这就是神在这里明明的给人看见的。 人懂得敬畏神的时候,你不仅是尊重神,你也必须要尊重照着神形像所造的人。如果在人的中间造成如何的亏欠,结果真正受亏损的,乃是那个制造亏欠的人。这点我就这样把它带过去。

 

神赐人安息的心意

 

我们来到了二十五章,我们看见在前半章很重的提到两件事,一个是安息年,一个是禧年。这两个事实是非常重要,重要在什么地方呢?不是在这条例的本身,因为这条例的本身,就是告诉以色列人,你们该如何的生活。你们耕种田地六年,第七年你们就要休息,不仅是人休息,连地也要让它休息。到了第五十年,这年就叫禧年。在禧年的那一年,更是要让全地休息,人也休息,牲畜也休息。

 

在条例上面,我们只是看见神告诉人说,你该照着这样的安排来活着。我们若细细的去看,我们又看见神把祂永远的旨意启示在里面。弟兄姊妹,我们留意,到了这里,神给以色列人三种的安息,第一个安息是日,第二个安息是年,第三个安息是禧年。弟兄姊妹可以看见,从一天来说,神叫人有安息。从一年来看,神也要让人有安息。等到五十年,神就让人有更大的安息。我们要问,为什么神要这样安排?神这样安排有什么目的呢?是不是只是这样安排一下,一周里工作六天,休息一天。我们说这个合理,因为可以给我们恢复体力,重新开始工作。但是工作了六年,就休息一年,什么工作都不作,这没有什么道理,怎么需要一年的工夫来休息?

 

弟兄姊妹晓得,现在在西方就是有安息年,如果按着那个定规来说,在安息年的时候,人与地要安息。但你看看现在那些人怎么处理安息年,比方说,在大学里教书的,到了安息年,我就走到另外一个大学去作一年,这年就不能算是安息年,这不是神所安排的安息年。如此类推,人都忽略安息。但神给人安排的安息年,是要让你整年在休息状态,完全享用神的丰富。你说,用不了,一年下来,人的骨头都懒了,到第八年开始工作的时候都不想动了,因为骨头都硬了。但神不是给我们看这一方面,神要给我们看的,乃是祂要借着这样的安排,引人来注意神在祂永远计划里,祂要作什么,和祂要怎么作。

 

神永远计划的启示

 

我们看下去就可以看到,神很细微的说到。祂在人中间,在全地,在全宇宙里的恢复工作。我们来看这一点,“耶和华在西乃山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到了我所赐你们那地的时候,地就要向耶和华守安息,六年要耕种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园,收藏地的出产,第七年地要守圣安息,就是向耶和华守的安息,不可耕种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园。”(二十五14)弟兄姊妹们,你们先注意这里,这安息年的主要对象为谁?不是为人,乃是为地,乃是为那地。弟兄姊妹晓得,在属灵的宇宙里,特别在我们这些人和所住的地里,一直叫神的心思里感觉很沉重的,就是这两件事,一个是人,一个是地。因为人和地都直接影响到神永远的旨意。

 

以前我们读出埃及记的时候,我们已经特别提到一件事,就是在传律法以前,神不是对以色列人说吗,神要他们遵守神给他们的诫命,律例,因为神要得着他们作祭司的国度。祭司的国度一摆出来,就说明了神要把全地的人都带回到祂的面前,因为这些都是照着神形像被造的人。他们堕落了,他们失落了,神不甘心,神要在他们身上显明神的工作,把他们恢复过来,恢复神的荣耀在他们身上,恢复神的权柄在他们身上,恢复神起初定意要作他们生命的这个事实在他们身上。我们对这,一点都不怀疑,但是我们很少会想到地,我们一直所注意的只是人,因为我们有自己的经历,有切身的关系。

 

在出埃及记十九章,神说到要得着祭司的国度的同时,神在那里宣告一件事,我们那时很重的指出这一点,“因为全地都是我的”。我们那时就指出,祭司的国度只是限于以色列人,这跟全地有什么关系?但是神说,“因为全地都是我的。所以我要选召你们作祭司的国度。”你们看到那关系吗?那个原因和那个结果?原因乃是说,“因为全地都是我的。”所以就引出一个结果,“我把你们以色列人分别出来,作祭司的国度。为什么要这样作呢?为要把万民带回到我的面前,万民都被带回到我的面前,我就可以把地收回来。”

 

我们就看见地的问题在属灵的宇宙中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我们看到神创造的时候,神把管理的权柄交给人,就是把神所造的动植物全交给人,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也曾经指出过,就是“和全地”。神从开始一直下来,神看这地的问题是很重要的。近代很多人,都是一些科学家,他们要在其它星球里找生物,特别是寻找一些像人的生物。如果我们回到神的话里去看,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说,他们这个盼望一定是徒然的。我念中学的时候,那时人就肯定火星上一定有人,现在的宇宙飞船拍回的照片,证实了这个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不可能呢?如果从神的启示上去看,神一直所注意的只是注意这个地,因为所有在地上发生的事,都影响着属灵的宇宙。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在宇宙中间的属灵争战的接触点就是在这个地,所以神非常重视这个地。

 

地要得安息

 

现在我们读到利未记的安息年,我们看到神对地的安排。过去我们所看到的,都是神给人作的安排,现在到了安息年的时候,接连下去所提到的,都是说到神对地的安排。神说,“六年要耕种田地,要作各种农作,但第七年你要守安息。”为什么呢?因为地要守圣安息。这个是非常严肃的,地要守圣安息。我们感谢主,为什么呢?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这个地是受了咒诅的地。这一个地虽然有许多的地方是对人没有益处的,尤其是在地里长出的一些东西,标志了这个地是落在咒诅里。什么东西呢?就是荆棘和蒺藜,地要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呢?在地受了咒诅的时候,这个东西就长了出来。也就是说,地上许许多多的事物都是神造的,但是有两个东西不是神原来造的,是神允许它们出来的,那就是荆棘和蒺藜。这两个东西标志着地是落在咒诅里。

 

弟兄姊妹们,我们说神现在是恢复原来祂所要作的。人落在咒诅里,神就预备了救赎。地落在咒诅里,神也同样的要把地恢复过来。地怎么来恢复呢?那是神自己作成的工,神没有明确的告诉我们那地是怎样来作恢复,但是神却明显的告诉我们,祂要恢复这个地,要把它带回到起初那没有给咒诅的光景。所以神就说,第七年你们要让这个地安息。这个安息不仅是让地得安息,当然同时也是让所有与地有关的事物都得安息。

 

现在我们来注意一些事,到了安息年,不要耕种田地,不要修理葡萄园,就是一切的工作都要停止。那么在我的田地里,去年遗落的庄稼,它们在地里长出来了,它们不是我种的,那是不是我的呢?按产权来说,是,但是按神的安排来说,不是。虽然是在你的田地里,但不是你的,不是我的,那是谁的呢?是给你以外的其它人,你的仆人,婢女,雇工人,并寄居的外人当食物(6)。当然也包括你,但不是全部都是你的。弟兄姊妹你看,这是地得了恢复以后的光景,地给恢复到一个地步,是供应所有的人,不是只供应少数的人,也不是供应局部的人,更不是供应给所有权的人。如果说到当时的所有权,这个所有权就是神的自己,所以神说,全地都是我的。地给恢复到那个地步的时候,地就成了所有人的供应,地不再成为人的重担。

 

弟兄姊妹们晓得,说到这个被咒诅的地,你不注意它还好,你要注意它,你就知道,这个地实在是成了人的重担。前几个礼拜我去中部,前两年密苏里河把那一带的地淹得一塌糊涂。今年我去的时候,那里没有淹水了,接连淹了两年,今年是没有再淹了,但密苏里河的水位还是很高,差一点就越过河堤。不过在密苏里州中间那一带,今年没有多大的雨下,干旱的很,你说不下雨为什么水位还是那么高涨?不错,雨水没有下在中部那一带,但是却下到北部去了,把那里淹得天旋地转。那些水向下流,所有密苏里河的水位还是那样高。你稍微注意一下,你就看见地成了人的重担。

 

我们感谢主,等到有一天,神要恢复这个地,地要显出一种光景,是在人中间从来没有看到的,因为地完完全全成了人的供应,完完全全叫地上面的一切人和牲畜都得了供应。我们感谢主,这是什么?我们如果从地的恢复这一点上面去看,或者说,地恢复安息,脱离咒诅,成为住在地和其上的一切的供应,这就给我们看到了国度。什么时候可以有这样的光景出现?到了国度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了。当主回来的时候,主在地上建立国度。这个时候,在圣经里面就给叫做“万物复兴的时候”(徒三21)这一个时候,地就成了住在其上的人和一切生物的供应,这是国度,这是安息。

 

对于安息年,在犹太人中间有一个体会,他们说,神创造到现在,到公元二千年的时候是六千年,二十一世纪就是地七千年开始,所以二十一世纪开始的时候就是国度来了。有些人有这个想法,很多基督徒也有这个想法,但我不太觉得这事有很明确的根据,但是神借着安息年来显明国度倒是真实的。六天你们要劳苦,第七天要安息。六年你们要劳苦,第七年你们要进入安息。神安排这些年日,是叫我们看到经过一段劳苦愁烦的日子,神就要恢复祂的安息,叫人与全地都得安息。这是神要给我们看到的。但是你说,六年就等于六千年?因为有一些基督徒把新约的话套上去,“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六日就是六千年,六千年过去,第七千年就是安息年,这个安息年就是千年国。在道理是可以讲得过去,但是圣经上没有明显的确据。只是神要恢复这地,却是非常明显的。

 

安息是神的工作成的结果

 

现在我们就要来注意一点,为什么,一定是在第七天恢复,这就和安息这个事实的本身很有关系。安息在最起初的意思,就是神作完了祂所要作的,神歇下了祂的工,神安息了。当然,神所作的也完成了,最起初的安息就是这样,因为神所要作的都作好了,神看一切都是好的,所以神安息了。我们注意到这一点,我们就留意,神一直把安息摆在祂的安排里,让人活在其中。神要叫祂心里所要作的完全作成,这个心意就很明显。所以工作六日,第七日安息;工作六年,第七年安息。神一切的工作,就是为要带进安息,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神的安排上面看到清清楚楚。

 

我们轻轻碰一下关乎禧年的问题。这个禧年是怎么算呢?神说,“你要算计七个安息年。”(8)第七个安息年,就是四十九年,第四十九年是安息年,是第七个安息年。“第五十年要作你们的禧年”(1011)在禧年里,又有了更大的安息。

 

我们就要先问这个时间上的安排,为什么在第七个安息年以后,就很确定第五十年是禧年?七是安息,七个安息年就是完全的安息。我们记得,七就是神的工作完全的数字,七个安息年过了,就说出了神要作的工作,已经作完满了。当然,这是预表,我们了解其中的意义,经过七个安息年,也就是说,神用了七个安息年来恢复全地的安息,这七个安息年过去了,第五十年就是真正的安息。第五十年的安息年,有什么特别呢?我们留意这一句话,第四十九年就是第七个安息年,“当年七月初十日,你们要大发角声,这日就是赎罪日,要在遍地发出角声。”(9)然后,“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10

 

怎么去宣告自由﹖我们以后再看。我们先注意这里,第五十年有个特色,在第四十九年,就是在第七个安息年的赎罪日,要在遍地大吹角声。弟兄姊妹你会说,赎罪日当然要吹角。但是那天没有,赎罪日是不吹角的,吹角节的那一天才吹角。七月初一吹角,七月初十赎罪日不吹角。还有一个要注意的,七月初一吹角,只是在耶路撒冷吹,因为以色列人都到耶路撒冷来过节,那时候他们就吹角,现在不是在吹角节吹角,是在赎罪日吹角,因此不是在耶路撒冷一个地方吹角,而是在遍地吹角。弟兄姊妹注意,这个特点非常非常有意思,因为在赎罪日,本来是不吹角的,现在遍地都吹,吹角作什么呢?要宣告一件事,就是赎罪日的结果,完全成就了,所以在遍地都吹角,遍地都在宣告赎罪的果效完全的显明了。

 

弟兄姊妹们,这就给我们回到但以理书上去,但以理书上所说的七十个七,说到七个七的时候就说,当第七十个七末了的七完成的时候,就要“赎尽罪孽”,那“罪孽”是单数的,那单数的罪就是人在神面前那一个根本的罪,就是那对抗神的罪。但以理书那里就说到那末后的七过了以后,这一个罪就完全停止了。这个罪一停止,那就是国度来了。现在我们看第七个安息年,在赎罪日那天,在不该吹角的时候却遍地吹角,那是为什么呢?就是为显明赎罪的果效已经完全作成功,所以接下来的那一年就成了禧年。这是神完整的安排。

 

当然,在主再来以前,五十年一次,五十年一次,这个循环继续不断的进行。这一个循环,不住的提醒神的子民,要留意神如何恢复安息,神如何恢复全地的安息,神如何恢复在人中间的安息。我们感谢主,这是非常宝贝的,远远超过当时神给以色列人所作的安排。我们现在看神安排里面的启示,我们愿意神借着这个启示照明着我们,叫我们真知道,我们是实实在在活在神的恢复工作里,因此我们就更好的,更完全的去拣选神所喜悦的。安息年和禧年更细的地方,我们下一次再看。──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