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安息年与禧年《三》(二十五2955

 

我们用了两次的时间看禧年,我们今天晚上是末了一次看禧年,我们盼望主的灵帮助我们,叫我们把在祂的话语里所隐藏的奥秘解开。在上次末了,我们说到在禧年的时候,所卖出去的田地都无偿归还卖主。我们都知道,禧年是启示,也是预表,预表将来国度来临的光景。但是在禧年里,有一个特殊例外的事,就是如果在城里的房子卖出去,在一年里不赎回来,这个房子就永远卖断了,在其它的地方就没有这样的定规。在没有城墙的乡村里,也不施行这一个定规。

 

上次我没有足够时间看到为什么,现在我们就来看看,为什么在所有的土地上面,所卖出的产业,顶多只能卖四十九年﹖,到了第五十年就无偿的归还,唯独在城里的房子,如果卖出去以后,一年不赎回来,这房子就不能再归还,就要永远归于那买的人和他的子孙。我们不仅要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为什么在禧年的时候,田地和其它财产可以无偿的归还?为什么在城里的房子,如果卖掉以后,一年内不赎回来就不能归还?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我们要看这一件事,我们必须从好几方面来看出神的话里特别要显出的,我们才能领会为什么城里的屋子是不能归还。当然,就是说,在一年里边,它不给赎回来,它就给卖断。

 

城的属灵意义

 

弟兄姊妹们,我们首先要注意的就是这一些房子是在什么地方?是在城里。如果这些房子是在乡村里,甚至是人聚居的地方,但那聚居的地方没有城墙,就不算是城,也就不受这条例限制。所以我们就看到头一个特点就是“城”。如果是城,我们就要注意在圣经里“城”是表明什么东西。从一面来说,“城”是表明见证,但是在这里,我们没有看见在见证这一方面有什么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因此,我们从另一方面来看所表达的。

 

我想弟兄姊妹们都能留意到,在神的计划里,若是从神计划的完成那一点上来看,你们就看到有一个新耶路撒冷城。我们要是回到创世记开始的时候来看,该隐就走在神的前头作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在地上建造了头一个城。如果我们光是看这两件事,我们没有看到这两件事当中有什么关连。但是我们看到希伯来书十一章的时候,我们就看出问题来了。因为神在永远的计划里要建造一个城,神自己设计了这个城,神自己也经营这一个城,也要建造这一个城。我们晓得这一个城就是指着新耶路撒冷。我们碰到了新耶路撒冷,我们就能明白,那是神永远的旨意完成了。

 

亚伯拉罕在启示里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在地上的日子就一直仰望那一座城,也等候那一座城。撒但也知道这城的重要,因为这城就是表达了神的旨意完成,所以它就抢先在地上建造一个城,这就是该隐所造的那一座城。弟兄姊妹,我们读创世记的时候,我们留意到该隐建造那一个城的目的,那目的就是要存留人的名字,该隐用了他儿子的名字来称那城。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他不称自己的名字呢?我想他大概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因着什么原因呢?用人的眼光来看,他是一个杀人犯,所以用一个杀人犯的名字来叫一个城不大好,所以他就把他儿子的名字摆上去。人家看到那城的时候就会追问到那个人的名字是谁?人家就告诉他说,那就是该隐的儿子。这是地上的第一个城。我们又看到在地上有第二个城,第二个城是什么城呢?那就是巴别城。我们也知道巴别城的用意是什么,也是要存留人的名字,也是要与神的旨意相对抗。神要人分散全地,生养众多,但是那时候的人就说,“我们不要分散,我们要聚在一处,我们要建造一个城来保护我们自己,也存留我们的名字,并且在城里盖一个到天上去的塔,来与神比赛。神不让我们到祂那里去,我们用自己的办法到神那里去。我们要让神看看我们是一批很了不起的人。”

 

弟兄姊妹,你看到,在圣经了所记载的城,都是有一个很特殊的表达。我们都知道,该隐建造的城,和巴别城是同一个原则的,这都不是在神的纪念里,并且是与神对抗的。但是在神的心意里却实实在在要得着一个城,所以祂曾在地上的以色列人中间,拣选了耶路撒冷。神称耶路撒冷是祂的城,神把祂的名字放在这个城里。地上的耶路撒冷乃是一个预表,预表在永远里的新耶路撒冷。因此,我们看到城在圣经里的意义,乃是神要彰显祂的自己,和祂的荣耀的地方。

 

你要持守你所有的

 

感谢主,现在在禧年的条例里,神特别提出城的问题来,祂说在城里的房子可以出卖,它卖掉以后,一年里不赎回来,那就永远不能再保有那一个房子。这是什么意思?从那条例上面来说,神巴不得原来的卖主一定要把那房子赎回来,所以那话语就说得那么清楚, 神留下一段时间给他有机会把房子赎回来。如果他放弃了,那就没有话讲了。条例的文字是这样说,但文字所表达的神的心意是我们所要留意的。神在祂的荣耀彰显的地方,给人在那里得着产业,这产业,也可以说是人所建造的。但是问题在这里,人用什么去建造这个房子呢?我们就留意哥林多前书里说的,人在建造的时候,可以用金,银,宝石,也可以用草,木,禾?。现在问题就来了,如果我们看到城是表明将来的新耶路撒冷,因此城里的建造就跟我们发生关系了,我们在耶路撒冷里面有房子,我们在那里造了我们的房子,那是我们的产业,我们可以永远在耶路撒冷里面有一份产业。这一份产业是荣耀的,这一份产业是尊贵的,因为在整个耶路撒冷里面所表明的,乃是神儿子的自己。所以这里提到在城里的房子可以卖,但是最好不要卖断,你总要想办法在一年里把它赎回来,不然的话,你就受很大的亏损。

 

我们怎么来领会这一件事呢?弟兄姊妹,我们读启示录第三章的时候,我们就读到神对非拉铁非教会有很严肃的提醒,那是在启三章11节,“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取你的冠冕。”这样的话在新约圣经里出现,不是只有这一次,还有另外一次,“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启二25)如果我们把神这样的意思放在这条例里,我们就看得很清楚了,特别是主对在非拉铁非教会所说的话里,就是说到神的城,就是说到在这个城里的人,他们要持守他们所该有的。我们看看主对他们说的话是怎么说,“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的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启三1112

 

我们看到这里,我们领会这条例表达出很严肃的意思,为什么在城里的屋子不好卖断?顶好不要把它卖断,神留下机会,在主回来以前,你可以不必把房子卖断。因为这房子是在城里面,这是神的荣耀要充满的地方,这是神的旨意成就的地方。神的荣耀显明,并祂的旨意成就的时候,如果你不在这城里面有你该有的那一份,你的亏损就很大了。所以主对非拉铁非教会说,“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这是头一件事我们要留意的。

 

第二件事我们要特别留意的,乃是这条例是因着禧年而有的。禧年所预表的是国度,但是这条例里面所说的房子,却不受禧年的限制。说清楚一点,如果你卖出去而不把它赎回来,禧年来到的时候,你还是得不回那房子的。就是说,禧年并不能影响这条例,既然禧年并不影响这条例,卖房子的结果又是怎么呢?我想,弟兄姊妹你注意,第二十五章三十节怎么说呢?“若在一整年之内不赎回,这城内的房屋,就定准永归买主世世代代为业,在禧年也不得出买主的手。”(30)弟兄姊妹留意,如果这卖掉的屋子不受禧年的影响,这房子的产权就永远归给别人。

 

弟兄姊妹要注意,如果禧年是指着国度来说的,禧年以后的“永远归于买主世世代代”,那是什么意思?那显然就是永世,显然就是新天新地。因此,弟兄姊妹,我们看到这条例里面的特点,我们就留意了,原来神借着这条例,向神名下的人提出劝勉,要好好的保守自己在神所应许的一切祝福里,不要作愚昧的事情,放弃神的祝福。不要轻易的离开神的应许,因为离开神的应许,或是放弃神的祝福,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离弃神的自己。如果离弃神的自己而引出这样的结果,这个亏损就很大了。这个亏损是没有办法可以补偿的。

 

所以这里说,在一年里面,你怎么都要想办法把它赎回来,不要把你永远的产业丢掉。这样的话跟非拉铁非教会所接受的鼓励摆在一起,我们就看得很清楚。我们感谢神,神不仅是预定了或者说是定规了,那些在祂名下的人,要在永远的荣耀里承受神要他们得着的那一份,神也不住的在那里劝勉他们,要守住他们该守住的地位 。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从一般人那一方面来看的。我们再接下去看到利未人的产业的时候,这一段话的意思就更明显了,城里的屋子,如果卖掉,一年里面不赎回来,那他就永远失去这个房子,禧年来到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神不废弃祂的恩召

 

但是,这条例用在利未人的身上又不一样,在利未人所居住在城里的屋子是不能卖断的,就算他卖了出去,没有在一年内赎回来,到了禧年的时候,他是可以要回来的。你说,怎么会这样呢?十二个支派的人都不能这样,但是利未支派的人就有例外,为什么是这样呢?他如果卖出去,在一年里赎不回来,到禧年的时候,还是要归还给利未人。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感谢主,这就更清楚给我们看到前面我们所交通的那一点,虽然是从利未人的角度来看这条例,但是这条例却给我们看得更清楚。

 

弟兄姊妹都知道,利未人的产业,乃是神的份。利未人的所有就是神的所有,神是把祂所有的那一份赏给利未人作他们的所有。所以弟兄姊妹你就晓得,神是不能失去的 。你一次得着了神,你就永远在那里享用神。我们说实在一点,这里说到利未人也有卖房子的那一天,我们就要问,利未人为什么要卖房子?利未人承受圣殿里面所收到的十分之一,他们应当不会有这样的缺乏,需要把房子卖掉。

 

按理来说是这样,但是有两种情形,利未人会卖房子的 。第一 , 以色列人废弃了神的吩咐,没有把他们该缴纳的十分之一送到殿里,所以利未人就落到缺乏里。他既然落到缺乏里,他还要活下去,他只好把房子卖掉,这是一种光景。另外的一种光景是利未人自己不守地位,他们离开了他们该站的地位,他们不按着神的定意和吩咐来守住他们的地位。我举个例子来说,我们读士师记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个利未人,这个利未人是谁呢?是摩西的孙子,他离开了他所在的地方。严格说起来,他也离开了在会幕里的服事。他跑到一个地方去,那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叫做米迦。米迦在自己屋子里设了一个神堂,他看见这个利未人来了,他跟他谈谈,大概也晓得这是摩西的孙子,是有来头的人物。他说,“我要请你在我这个地方作祭司,每年我给你多少多少作酬劳,你答应不答应?”我们读士师记的时候,我们知道摩西的孙子答应了,他就在米迦的家里作起祭司来。这是他不应该作的,作偶像的祭司,他不应该作。

 

他是利未人,他不是亚伦的后代,他也不应该作祭司,他以后的事,我们不去说他了,我们从这个人的身上就看到一件事,利未人不守本位,离弃了神要他站立的地位,神的祝福也就从他们身上失去了,所以他们落到一个地步,要卖房子才能活下去。但是不管是什么的原因,利未人要卖房子,总是说出有不正常的属灵的环境,这是利未人自己要负责的。或者说,利未人迫不得已的 。我们都不必去追究那个原因,我们只是注意神的恩典是如何显明在他所特别选召出来的人身上。这里就说,“如果是利未人卖了房子,还是要归还给他们。”(参33

 

你说,为什么他们有这样特别的对待?神要给我们看到一些非常宝贝的事,宝贝在什么地方呢?人可以作愚昧的事,但是神却不因人的愚昧而背乎祂自己,神还是守着祂的信实,祂要叫祂的应许成就在那些承受应许的人身上。但是我们又要问,如果他们愚昧到底,他们也能这样承受神的应许吗?这条例没有牵涉到那么广的范围,但是我们深深知道一件事, 如果是神所拣选的人,他们虽然走迷,但是神在祂的信实里要把他们领回来,这就是浪子的故事所说明的。利未人的确在历史上面,有很多时间走迷了,但是我们一直看到,首先给神恢复过来的多是利未人,以色列人被掳的时候是这样,在以色列的历史中间,在通国都走迷的时候,仍然能守住神要他们守的,也是一些利未人,他们站住利未人的地位。

 

我们就又会问,为什么别人走迷,他们不走迷?为什么别人走迷,他们也走迷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能及早的苏醒过来?弟兄姊妹们,我们只能说,那是神的怜悯。神不能允许祂的名永远被亵渎,神也不能让祂所要作的事,永远被仇敌来打断。所以神就按着祂自己的智慧,能力,和权柄,把祂名下的人挽回过来。

 

底下说到的不再是房子,而是田地。利未人的田地,绝对不能卖出去。利未人可以卖房子,但是不能卖田地。从启示上面来看,房子就是人跟随主所带出的结果,但田地却是神的恩典的本身,所以恩典的本身是不能卖的。人自己所作的,人可以放弃,但是神的恩典不会改变,所以神说,利未人的田地不能卖。神明明的宣告说,因为这是我的产业,是我给“他们作永远的产业”。(34)在卖房子的事上,我们的交通告一个段落。

 

活在同作肢体的实际里

 

接下去,我们要注意的乃是在神的应许地里,神所拣选出来的百姓该是如何活在作肢体的实际里。弟兄姊妹们注意,从三十五节开始,“你的弟兄在你那里若渐渐贫穷,手中缺乏,你就要帮补他。”(35)“你借钱给他,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37)弟兄姊妹注意,你们的弟兄渐渐的贫穷了,有了缺乏,你怎么来看这事呢?如果我们看得细一点,你就看到了。我们看到弟兄有缺乏的时候,就会有两种的反应。一个是主动的反应,一个是被动的反应,从那里看到主动的反应或是被动的反应呢?不管是主动的反应也好,是被动的反应也好,都是带出同一个学习和操练。

 

三十五节那里说,“你若是看见你的弟兄缺乏,你就要帮补他”,这是主动的。比方说,我现在贫穷,看在吴弟兄的眼里,他心里觉得,那弟兄连饭也吃不上了,他不能看着我挨饿,所以他就来给我一些的帮助,叫我能活下去,这是主动的。三十七节那里看到的是被动的,我们都看到弟兄贫乏,我们都没有作声,但是他受不了,他就开口来向你借一点钱,这显然是被动的。是他向你说,“弟兄啊,我有需要,你能不能帮助我一下?”这是被动的。但是不管是主动的也好,是被动的也好,在我们这一方面,我们有一个本份要作,就是去解决弟兄的难处,帮助弟兄度过他的难处。你不能说,“哎呀!我也没有很多,我帮了你的忙,连带我也跟你一同成了缺乏。”但主说,“你不能这样作,你看见弟兄有缺乏,你就只能有一个准确的反应,这反应就是帮助他。”

 

怎么帮助他呢?这很有意思,你帮助他,你可以向他要回,但你不能向他取利。你是可以向他要回,但是绝对不能向他取利。我们也许就会说,那就是我白白去帮助他了,我借给他,没有问题,但是一厘钱的利息都不可以要?主的话在这里说,“不是一厘钱,连半厘钱都不可以,连半厘的利息都不可以,就是白白的去帮助你的弟兄。”弟兄姊妹,你说,是这个样子啊!怎么会是这样子?神对我们的要求是不是太严厉?我们感谢神,神这样的要求祂的子民作如此的学习,是有根据的。那个根据是什么呢?“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曾领你们从埃及地出来,为要把迦南地赐给你们,要作你们的神。”(38)很简单,就如上次我们所提到的,以色列人进去承受迦南,他们并没有付过代价,连争战都不是他们自己去打的,都是神行在他们前头,他们去接收就是。四十年在旷野,是神供应他们。出埃及的安排是神给他们承担的,一直到他们进到迦南地,他们可以说是白白从神手里接过来的,这就是恩典。

 

神提醒他们说,你们是完全活在神白白的恩典里,弟兄有缺乏的时候,你不能把你所承受的恩典与他一同来享用吗?神说,“你们所得的全是在恩典里接过来的,你们不单要作一个承受恩典的器皿,也当作一个流出恩典的器皿。”我们感谢神,对于神的子民,包括我们在内,神一直盼望我们会承受恩典。许多神的儿女们是不会承受恩典,他们也许要用自己许许多多的动作来争取恩典,但是既然神说是恩典,那就是白白的,我们必须会承受恩典。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弟兄姊妹不是常听到一些人这样说,“那里有这样便宜的事情,只要是相信主耶稣,就得赦免,还要得永生,那有这样便宜的事情,这太便宜吧!不可能有这样的事。”

 

感谢神,救恩的确是白白的赏赐给我们,我们若是不会去承受救恩,还要说,“我必须要作一些什么,我才能承受。”这样的人就永远承受不到恩典,因为他就是看着我自己能。但是感谢主,会承受恩典的人,他就不看他自己会作什么和要作什么,他们就是这样从主的手里接过来。神不仅是要我们作一个会承受恩典的人,神更盼望我们能作一个流出恩典的人,这边把恩典接过来,那边就把恩典流出去,自己享用了恩典,也与同作弟兄的一同享用恩典。主在这里让他们懂得如何活在主的面前,这些事完全是因着禧年这一点引出来的。

 

作弟兄的操练

 

底下又说了一些事,如果有弟兄穷了,穷到连田地都卖掉,没有剩下什么可以再卖的,只好把自己也卖出去,主就很明确的在这里说,如果弟兄把他自己卖给你,你不能把他当奴仆来使用,顶多你只是把他作为雇工人,你不能把他看作奴仆。若是你买一个外人,你可以把他作为奴仆,但是对于以色列人,你就不能这样。(参3940

 

不仅是如此,还有,如果有一些外人,或者寄居在你们地上的人,他们在你们中间富有起来,以色列人把自己卖给他,这事可行。但是那些寄居在你们地上的人,他们必须要留意,他们不能把以色列人当作奴仆。他如果买以色列人以外的人作奴仆,这个不必管,但是对以色列人来说,神要管,神就不允许以色列人作人的奴仆(参4255)弟兄姊妹们,这真是有意思,以色列人不管卖在什么人的手里,他都不能作奴仆。就是卖给外人,没有他的弟兄或者亲人来把他赎出来,到了禧年,他也是自由的回家(参54)。

 

但神在这里很明显的说,那些作亲属的人,他们有一个责任要把他的弟兄赎回来。为什么神这样来定规?从一面来说,神要让神的子民知道,活在恩典里必须要活出准确的肢体关系。在旧约的时候是以色列,在新约里是教会。是以色列也好,是教会也好,从整体上面来说,那就是神的见证。既然是神的见证,他必须要有见证的实际。这个见证的实际是什么呢?在新约来说,那就是基督的身体。是一个身体,这一个身体要完全归于神。既然是在一个身体里,因此,在这身体里面的人,他们就知道该如何作肢体。所以说,如果有弟兄穷乏把自己卖掉,你要把他赎回来。固然买他们的人,不能把他们作奴仆,但他的弟兄们就有一个义务,要把他赎回来。

 

我就不和弟兄姊妹们详细的看了,但是我不能不提这一点,就是末了的那一节,“因为以色列人都是我的仆人,是我从埃及地领出来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55)同样的话在四十二节里头出现了,这一点是说明了神的子民和神的关系,这事也说出这一个关系是如何建立起来。整个的来说,全是神自己手里的工作所作成的。我们就看到,因着禧年所引出来的这许许多多的条例,我们不能不想起以弗所书里所提到的那几句话,“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二10

 

感谢神,整个来说,在二十五章里是说到禧年,但是因着禧年,又把我们引到国度,也引到新天新地,如果我们看见国度,也看见新天新地,神就告诉我们说,你们该如何准确的活在祂的面前,显明我们是一个蒙恩的人,也显明我们是一个彰显神恩典的人。这样就把那禧年的实意,在我们实际的生活里发表出来。──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