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离弃神心意的结果(二十六1446

 

上次我们看了利未记二十六章上半,我们说从第一章到二十五章,神要作的已经作好了,神为人预备的,也预备得非常完全。二十六章开始神就给祂的子民一个非常严肃的劝勉,鼓励和警戒。我们上次就看了勉励的那一部份,神勉励祂的子民要好好地跟随神的心意,这样,神那出人意外的各样的祝福就要显在他们的中间,各样的恩待都不缺。

 

今天晚上我们要从十四节开始,十四节开始就刚好翻过来,从另一方面来提醒神的子民。在十三节里,神明明指出神为什么这样恩待他们,因为是神把他们从埃及拯救出来的,这也是给我们在救恩里的人看到的相同的原则,谨守神在救恩里把我们从罪和死里面分别出来。救恩不是只给我们一个分别,并且要把我们领进神本性所有的一切丰富,所以救恩的目的不是仅仅脱离罪和死,救恩的目的乃是叫我们承受神荣耀的丰富,也是彰显这位荣耀丰富的主。

 

现在到了十四节,神的话语一转,就转了个方向。上面是告诉他们,若是准确地活在神的面前,他们的结果是如何。从十四节开始,话语就好象一下子变得很严肃。我们说得严重一点,谨守神的警告,说得轻一点,是神对祂子民的一些提醒。提醒什么呢?提醒他们不要离开神自己的话。我们看上面的那一段话,神子民蒙福唯一的条件是遵行神的话,十四节开始就指出,神的子民如果落在神的管教和击打里,原因也只有一个,就是离开了神的话。我们常常说我们很重视神的话,因为神是用着祂自己的话来引领我们走路的,也只有神自己的话才能印证我们在神面前的拣选是否准确。

 

认识神的性情

 

我们如果把二十六章念下来,我们好象看见神从一端一下子又转到另外的一端。为什么神是这样作的呢?是不是像人的话所说的,“翻脸不认人”?明明说得好好的,一下子就变脸了。如果我们不够认识神,我们就会说神是变化无常。人往往不留意为什么神会给我们这样的感觉,没有留意我们是怎样活在神面前。只是说神很厉害。我们看到十四节以下的一段,我们不能不先注意神的性情,或者说我们要注意神那完全的自己。我们都知道神是完全的神,我们说到神的完全,就是说在祂没有一点点残缺。祂是完全满了怜悯,同情,但神也同时是非常的圣洁和公义。神是丰丰富富的神,但有些时候我们也觉得我们向神的等候,神就好象很吝啬的样子,根本就没有答应我们。有的时候我们觉得神很大方阔绰,有的时候我们又觉得神很吝啬。在我们的感觉里,常常掌握我们不到神那完全的性情。

 

在二十六章里,很明显就有两个很极端的对比。一面是满了恩典,另一面是满了追讨。我们如果不认识神的自己是完全的神,我们就会论断说,“为什么神会这样?”若我们领会神是完全的神,果真是满了慈爱,满了恩待,但祂也是满有公义,满有圣洁。所以我必须从神的话语里,不只是看见神说话的内容,也从神所说的话里去认识神的自己。我们读何西阿书的时候,先知就指着以色列人说了以下话,先知说,“以色列是没有翻过的饼”。什么叫做“没有翻过的饼”呢?我们作饼的时候,放进煎盘里烧,烧了一段时间就把饼拿出来,看看是什么一个样子,没有翻过的饼是怎么样的呢?一面是烧焦的,另一面可能还未烧熟。我们不要用我们今天的烤箱来看这烤饼的事,我们要从当年那些人烤饼是怎么烤,我们就懂得没有翻过来的饼,一面就是焦的,一面还是生的。

 

神借着先知指着以色列人就是这样说,这些人是没有翻过来的饼。一个时候很热心向着耶和华,转过脸来就不认识耶和华,敬拜偶像。好象就是要跑极端,人一直是走极端的,因为我们人都不是完全的,我们是有缺欠的人,所以不只是以色列人会成为没有翻过的饼,连我们也常常会成为没有翻过的饼。神不是这样,祂是完全的神,祂不会偏离任何一方面的,一摆出来就是很全面的。我们就很难会这样,我们常常在弟兄姊妹们当中看到的事。一些弟兄非常有爱心,但爱到一个地步,连神的公义都可以不管,只是爱就成了。翻过来也有一些弟兄姊妹只看见神的公义,一点点跟公义合不来的事,他就尽是不放过。不放过不公义的事是对的,但是在处理这事的时候,常常少了一点怜悯的心肠。我们人是会这样,顾得公义就丢掉了爱,管得了爱,就忘掉了公义。所以许多时候,弟兄姊妹中的难处就是在这样的光景里产生出来。

 

感谢神,祂给我们看见,祂摆出来就是完全的神,所以我们看见,神在这里的劝勉和提醒,是放进同一章的圣经里。当然圣经的分章分节是人后来所作的,我们尽管可以忽略这一点,但我们不能不承认神好象是把相反的性情摆在一处。所以第三节就说,“你们若遵行我的律例,谨守我的诫命,”我就怎样,怎样……使你们享用各种各样的祝福。现在到了十四节就马上转了口风了,“你们若不听从我,不遵行我的诫命,厌弃我的律例,厌弃我的典章,不遵行我一切的诫命,背弃我的约”(1415)我待你们就要这样,这样……。我们看见整个口风完全转了。但细细留意这样的话,我们就看到神心里面的感觉。第三节那里短短两句话,“你们若遵行我的律例,谨守我的诫命,”我就怎样,怎样赐福给你们。但是到了十四节就看到,从不同的方向来说同一件事。为什么神要这样说呢?为什么不像第三节那里那样说“你们若不遵守我的诫命,不谨守我的律例,”我就怎样怎样了?十四节里就不是这样说,说了很多你以为是重复的话,但是却一点都不重复的。

 

神是从各方面来叫人注意。我们看,第一,“你们若不听从我,不遵行我的诫命,厌弃我的律例,厌弃我的典章,不遵行我一切的诫命,背弃我的约。”说了多少事情在这里?但这些事归纳起来,仍然可用第三节那两句话加个“不”字上去就行了。但是神没有这样说,神说得非常仔细,一点一点地给人指出来。从律法里指出来,从诫命里指出来,从神自己本身点出来,从神的典章点出来,从神跟子民立约的历史点出来。这样就看见神很完整地在提醒人,不让人好象有一点的误解和走迷了路。看神的话说得那么细,这样细的话,说出神虽然在责备人,祂仍然是我们的保护,祂要借着一些责备的话叫我们得保护。人用背来向着神的时候,神就说明祂这样来待他们。神说祝福的话一共说了十一节,但是说到这些提醒人的话,就从十四节一直说到末了四十六节。为什么神说了这许多的话?神的话说得越清楚,人受保护的程度就越明确。同时也说出神在管教祂的子民的时候,神还是在人的身上有一个等候,有一个盼望。

 

逐步的管教

 

我们细细地看下去,头一件事,神对那些悖逆的百姓的管教是一步一步地加重。起初神是轻轻地给他们一点管教,他们不回头,神就加重一点。在神加重了一点以后,他们仍是不回头,神又再加重一点。我们看这一大堆话的时候,就发觉这一个事实,有点像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对付埃及的人一样。我们看见神对埃及的对付,也是一步一步加重的。如果神对那些与祂作对的人,还是存这样的心思,那么对自己的百姓,更是如此的显明祂的怜悯。

 

我们来看看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加重。“我待你们就要这样,我必命定惊惶,叫眼目干瘪,精神消耗的痨病,与病辖制你们。你们也要白白地撒种,因为仇敌要吃你们所种的。我要向你们变脸,你们就要败在仇敌面前。恨恶你们的,必辖制你们。无人追赶,你们却要逃跑。”(1617)从这里我们看到不单只是责备,同时是有了管教,叫他们失去了安全的保证,叫他们失去劳苦所得来的结果,叫他们落在一种惊恐的光景当中。我们想,这些已经很不好受了。我们承认这些的确是不好受,但是神不这样作,人就不知道自己走错了。神若不在我们前面堵住我们的出路,我们不知道我们已经走歪了。我们看到从起初神就在那里堵住我们要走的路,我们就走不上来,若我们灵里面是苏醒的,我们就会想,为什么没有办法走上去呢?失去了神的祝福,失去了神的同在,就知道自己错了。我们就不能再继续走下去,我们要回转。我们看到神一切的管教,责备都是带着这一样的成份。

 

再往下去看,“你们…若还不听从我,我就要为你们的罪加七倍惩罚你们”。(18)接下来就讲到神怎样处理他们。“我必断绝你们因势力而有的骄傲,又要使覆你们的天如铁,载你们的地如铜。”(19)我们看到以色列人进迦南的时候,的确是带着神的权柄,能力和恩待的。在利未记传给以色列人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进迦南,但是神已经对他们说这些话。从二十五章我们就可以看到,从开始就说,“你们到了我所赐给你们的地的时候,”(二十五1)就要怎样,怎样了。我们看见以色列人进迦南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很威风的,因为神一直走在他们的前头,他们一直跟着在神的后面。他们所走的路都是神为他们打开的,神让他们毫无保留地享用神为他们所作的,所以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确是有可骄傲的本钱。

 

当然是不应该骄傲,但他们是显出了骄傲,因为他们有点本钱。他们的本钱就是神的同在和神的应许,结果神就把这些收回。他们可以照样显出骄傲,但却没有骄傲的本钱了。不单是如此,覆盖他们的天如铁一样,载他们的地好象铜一样。哎!这不是很好吗?我们改行作矿工吧!我们向天一拿就拿到铁,向下一挖就拿到铜了,那是多好的事。但不是这样,神说天如铁,地如铜,乃是说出他们生存的条件全都没有了。为什么呢?以色列人在迦南地所享用的属地丰富,乃是根据神的祝福。那祝福就是叫秋雨春雨按时降在他们的地上。所以天如铁,就是没有雨下了,天就不再下雨了。祷告求神下点雨,但却发觉天好象没有这么柔软,祷告的话到了那里就过不去,这个天好象把我们跟神的宝座分隔开。

 

不知道你们是否也有过这样祷告的经历?祷告却祷告不出来,好象受了很大的压制,使祷告出不来。有的时候从挣扎中把话语从口里迫了出来,但这些话好象是出来,但却是无影无踪,用人的话来说,就是消失在空气中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还有比这更糟糕的,经历过的弟兄姊妹就懂了。祷告出来,祷告好象是往上升了,但是上升的到一个地步,它反弹回来,这个是最糟糕的,祷告好象是给弹了回来一样。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天成了铁,跟神的交通已经没有路了。人可以拼命在这里挣扎,但是无论怎样挣扎,都是不能越过这个障碍,因为交通的路已经断了。

 

“地好象铜”,我们懂得迦南地的丰富就显明在他们地里的出产,地里的出产是叫他们不住地享用丰富,但现在地成了铜的样子,怎样可种地呢?要把地犁开,犁不动,用耙把它耙松更不可能,这样,地怎可长出作物来呢?上文说到,下种的,别人给你收割,别人去收割,还能种下去,但现在连种下去都不成。一作比较,我们就看到神的手在那里加重。神也明明说过,神的惩罚要七倍地临到他们。

 

我们再一段一段地往下去看,我们就看到一段比一段更重了。重到一个地步,他们要吃他们儿女们的肉。这成了怎么样的世界!就算是这样,他们吃了儿女们的肉 ,他们还是不能活下去。神惩罚七倍,加七倍。弟兄姊妹,我不知道我这样领会有没有错,我不是说一定是,但很可能,开头是正常的追讨,正常的追讨没有反应就是七倍的追讨,若果七倍的追讨没有反应,就再加七倍,若用算术级数来算,那就是十四倍,跟起初来算是十四倍。若用几何级数来算,那就是四十九倍。当然不敢说我这领会是准确,但是有可能。连续几个七倍,我不知道用那一个来计算,若用起初那正常的追讨来作计算,那还好一点。若用受罚的光景来作计算,那就很厉害。我们看到神的话里有这样一句话,“神是轻慢不得的,”我们求神实在给我们从神提醒以色列人的话里,也看到我们该领会的。

 

管教与鞭打是为了叫人回转

 

我们的难处就来了,神那么严重的处理,我们怎样可以受得了。神为什么这样严厉?不可轻一点吗?这是我们的感觉。我们能体会得到的。我们若不落在神审判里,就不会觉得重,人若是落在神对付里,他会感觉很重很重。我们不能忘记,就是在我们的感觉里面觉得很重,很重,我们还必须注意为什么神会叫我们感觉得这么重?我们从神的话里便可以体会出来。“你们若不听从我”,“你们若还不听从我”,“你们若仍不改正归我……”“你们因这一切的事,若不听从我”(14182327)我们看见神说的话也是一步一步地说得更清楚,“你不听从我,就有这样的事,”“你还是不听从,我就作这样的事,”“我作了这许许多多的事以后,你仍然不听从。”我们摸到神的心思吗?接触到神里面的感觉吗?我们以为神一步一步加重祂的警告,神会很开心,很喜乐吗?如果我们以为这样,神就会很痛快,因为神能把祂的怒气发泄,那我们就错了。

 

作父母的人都知道,他们责备儿女的时候,在管教儿女的时候,那作父母的心里不是很喜乐的。你说他们当然不喜乐了,他们发怒到了顶点。不是发怒到了顶点,乃是伤心到了顶点。我们要摸到神心里这样的感觉。我们才能看到“你不听从”,“你若还不听从”,“仍然不听从”的意义,我们碰到神里面的伤痛,也是一层一层地升高。这是一方面。

 

另外我们还要看见神对付人的目的是什么。祂要叫人从悖逆中回转到祂面前。我们会问若一直管教下去,人都不回转,神还在那里这样作吗?原谅我这样说,神不能不作,因为神永远纪念给人所立的约,祂没有办法忘记祂与人立约的事。对以色列人来说,祂没有办法丢开跟亚伯拉罕所立的约,祂不可能丢开跟以撒说过的话,也不能放弃祂跟雅各说过的许许多多。神的信实让神没有办法放弃祂所拣选的。所以祂虽然没有看见祂的子民回转,祂仍然在那里继续作祂要作的工。

 

我们翻到这一章末了,我们就会看到。“并且他们要服罪孽的刑罚,因为他们厌弃了我的典章,心中厌恶了我的律例。虽是这样,他们在仇敌之地,我却不厌弃他们,也不厌恶他们,将他们尽行灭绝,也不背弃我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我却要为他们的缘故纪念我与他们先祖所立的约。他们的先祖是我在列邦人眼前,从埃及地领出来的,我要作他们的神。我是耶和华。”(4345)我们看到神对人的纪念,在这里完全没有保留地解开了。祂那样的管教,和严厉的对付,目的是要把人带回神拣选他们的目的。神起初拣选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我们看以色列人,我们就不能忘记“你们要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子民。”若是说到在人身上的目的,我们绝对不能忽略神起初造人的宣告。神虽然作这些管教的事,在人的感觉上好象叫人受不了,但是神却是为了那一个荣耀的目的,要把人一个一个地挽回过来。

 

我们感谢神,神说尽管你们照样用背向祂,祂也不厌弃他们,祂是这样的一位神。我们必须再看一件事,神作这许许多多,仍是为着叫人认识自己的愚昧。所以在四十节那里,我们看见一件事,“他们要承认自己的罪和他们祖宗的罪,就是干犯我的那罪,并且承认自己行事与我反对。我所以行事与他们反对,把他们带到仇敌之地。那时,他们未受割礼的心若谦卑了,他们也服了罪孽的刑罚,我就要纪念我与雅各所立的约,与以撒所立的约,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并要纪念这地。”(4042)。我们看到这一位信实的神,就是祂在管教人的时候,祂仍然纪念祂起初的定意。我们感谢祂,因为祂是信实的神。我们还是要感谢祂,因在追讨最重的时候,在我们感觉里,好象从今以后,神不再理会我这个人的时候,祂仍然没有关闭让我们认罪回转的路,祂仍然打开叫人认罪悔改得恢复的那一条路。我们感谢主!

 

我们看到这个地方,我们领会到神对人的提醒,可以说是什么话都说尽了。如果一个人向着神的心是柔软的,他也会从神的严厉里遇见神的怜悯,这是关乎人的这一方面。但是因着人的愚昧无知就演出了一件很不简单的事。从三十四节开始一直到四十三节,我们看到神说的另外一件事。上面说到许许多多是直接说到人的身上,但在这一段话里是说到人所住的地的上面。在这段话里,如果我们能领会神说的话,我们也只能向神更深的俯伏和敬拜。

 

地享用安息

 

我们留意这样的事,“你们在仇敌之地居住的时候,你们的地荒凉,要享受众安息,正在那时候,地要歇息,享受安息。”(34)我们看见一件什么事?看外面,这个地荒凉,长了野草了,成了野兽狐狸的住处了,那样好的地落到这样的光景,实在是太可惜和可怜,这是从外面看。但是我们看到神心里的意念,我们就看到一件事,神不是说那地荒凉,神乃是说这地享用安息。我们不大领会地享受安息是什么一回事,但如果我细细体会地在神的心思里的地位,也许我们会稍微领会一点。神创造天地的时候,神六天工作,第七天安息。那一个安息是谁的安息?是神的安息。神怎么能安息?因为神所作的,完全作好了。本来是一塌糊涂的地,现在已经被生命充满了。地不再是空虚混沌,地不住地享用生命的清新气息。神心里面安息,地也安息,地也不再在仇敌的手上成了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人堕落以后,连累了地也得不到安息。

 

我们举例来说,现在许多地方都闹水灾,其中有相当多的原因是人为的。为什么说是人为的呢?因人为了增加财富,乱开垦土地,也乱伐那土地上的树木,所以很多河流的两岸水土保持作得不好,雨下多了一点,水流一冲下,难处就发生了,使地也得不到安息。但是神实在是要地得到安息,神不单要地得安息,神是要万有都进入安息。所以人得安息是神所注意的,地得安息同样是神所注意的,万有进入安息仍然是神所注意的,神要借着祂名下的人把地带进安息。我们读二十五章的时候,读到禧年,就是说这个问题,安息年,禧年都是说到这个问题。但是人的堕落也叫地得不到安息。

 

神不能让人长久把地负累,祂的子民背叛的时候,神只好暂时放弃人,来维持地要得安息的这一个心意。我们注意神怎么说“地多时为荒场,地要多时歇息。地这样歇息,是你们住在其上的安息年所不能得的。”(35)神定规一个安息年是让地得安息,但是人既然不肯进入安息,神却不让人的不要安息,也叫地不得安息,所以神就把祂的民交给外邦人掳去。地在人的眼前好象荒凉,但却是在那里表明神使地得安息。我们感谢神,神对地尚且有那样的感情,对祂的子民的感情怎么会比地更小呢?

 

我们往下看的时候,我们就看见神管教人,实在是不得已的。神要把人带回祂荣耀的旨意里,所以一直说到末了,神就说,“我是耶和华神”,然后有一个说明,“这些律例典章和法度,是耶和华与以色列人在西乃山借着摩西立的。”(46)神是用立约的形式来宣告这些事,人可以不守约,但神却是不能不守约,因为祂是耶和华。就因为是耶和华,所以祂给祂子民的带领是这样的完全,一面叫人看见,在应许里的丰富,一面也叫人看见离开神的结果。在离弃神的人身上,神仍然没有显出一点放弃他们的意念,祂用尽各样方法把他们挽回过来,这就是我们的神,祂的名字叫作耶和华。──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