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承认神是配(二十七章)

 

今天晚上要结束利未记,二十七章是利未记最末了的一章,如果我们读过了二十七章,我们就会发觉整章就是讲一件事,怎么去完成在神面前所许的愿,然后末了就加上一个十分一归于神的条例。这条例和那许愿的完成是在同一个原则里,因此我们在没有看到二十七章的内容以前,我先要弟兄姊妹们掌握一个二十七章的中心内容。

 

从第一章到二十六章,从一面来看,乃是神要求人活在祂面前的条例,或者说是神对人的要求。但从另一面来看,第一章到二十六章全是神在预备丰盛的恩典让人去接受。怎么去接受呢?就照着神所发表出来的要求去答应神,这样神所应许的一切恩惠,也就成了他们的所有。所以我们越过条例的本身,来看条例所带出的事实,我们都能感觉得到,神是借着律法来彰显祂恩典的荣耀。如果真能领会到律法里面的奇妙,或是律法里面的经历,我们一定能领会这一个意思。所以在那些条例都启示完毕,最末了的时候,神就借着摩西向以色列人说到怎么处理还愿的事。

 

承认了神至高的地位

 

还愿这件事是什么呢?弟兄姊妹们,我们千万不要拿那些宗教迷信里的还愿,或者向神还愿的那一个观念来看这里所说的事。一个最大的分别,乃是在一般宗教迷信的还愿,都是向偶像讲条件的。“神啊,你赐福给我,你帮助我去成就什么什么事,”或者说,“我没有孩子,给我一个孩子。”他们向偶像说出了他们的心愿,然后把那心愿好象一个买卖,一个交易放在偶像的手里,“神啊,你先把这事成就在我身上,如果你成就了,我就怎样怎样来还报你。”这是一般世俗里的还愿观念。

 

但是在二十七章里所说到的还愿,就不是这些。那是什么呢?是不带着条件的,是甘心的,不是跟神作买卖的。我们留意开始时怎么说,“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人还特许的愿,被许的人要按你所估的价值归给耶和华。”(12)这里说“特许的愿”,什么“特许的愿”呢?是不是刚才我所说的,那些像做买卖一样的特别的愿呢?不是。在这里你看到,不是向神先要什么,然后就还给神什么。在这里你所看见的乃是有人许愿,他不是从神那里接受什么,而是他要把一些交给神。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个问题没有?比方说,我今天来许一个愿,我许一个特许的愿,这是怎么特许?待会我再告诉弟兄姊妹们,我必须找到祭司,在当时来说,或者找到摩西,我就告诉摩西说,我现在要向神许一个特许的愿,该怎么办呢?摩西就说,“让我打量你一下。”他看过了就说,“你是男人,你还不到六十岁,你值多少多少钱。好,你就把多少多少拿来交给神。”弟兄姊妹懂吗?你看到吗?那个特许的愿就是这样。是给神,不是从神那里要。弟兄姊妹你看,整个二十七章都是说到给神,不是向神要。这里先说到一个特许的愿的原则,然后你就看到人该怎么处理,牲畜怎么处理,地怎么处理,房屋怎么处理。在许愿这件事上,人与物都是根据这样的一个原则来处理。

 

现在我们来看一看,什么叫做“特许的愿”,也许我们一下子就会想到,大概是说到民数记第六章里的拿细耳人,因为只有拿细耳人,可以是男人,女人,小孩,什么都可以在神面前许这样的愿。如果是这样,你光是看人的部份,是没有难处,但是你看到牲畜那部份,你就有难处了。你不能把牲畜拿来作拿细耳畜,你也不能拿地来作拿细耳地,你更不能拿那一栋房子来说,我要许一个拿细耳屋子的愿。所以这里不是指着拿细耳的特别条例,但却是和拿细耳的原则很相同。因为拿细耳的条例只是包括人,这里说到特许的愿是包括人和人的所有。

 

因此,我们就要留意了,什么叫做特许的愿?我们从拿细耳的原则上,就能了解到特许的愿乃是人认识了神的恩典,认识了神的荣耀,也认识了神在人身上所定规的旨意,他里面就有了一个非常大的激动。或者说,他给神所显明的叫他的心都熔化。他受神吸引到一个地步,他感觉到神是这样的向着我,我若是不完全的把自己向着神,我就过不去,因此我在神面前一定要有这样的心愿,我把我自己归给神。或者说,我要把我的牲畜归给神。或者说,我要把我的田地和房屋归给神,完全的交给神。

 

弟兄姊妹,就说这么样的一件事,特许的愿乃是人在恩典里认识了神的权柄,认识了神的地位,认识了神是配,所以他就在神面前有这样的摆上。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是一个非常宝贝的显明,当然这个显明乃是根据一个事实。什么事实呢?就说神造人的目的。神起初造人的时候,就是让人与神完全的联结,让人毫无保留的归向神。

 

认定人被造的目的与价值

 

弟兄姊妹,我们回到人被造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情形和利未记里面的次序是相同的,先是神把祂的心意,借着祂手所作的,恩惠,怜悯和各种各样的安排给人去享用,然后人就借着接受生命而归向神。这是创世记里的历史。我们看到神起初造人的时候,把人放在伊甸园里,神所造的一切都成了人的享用。固然在被造的过程里,神已经把荣耀交给他们,也把权柄托付给他们,神在他们身上所等待的,就是他们在生命上与神联结,就是完全归向神,联到神那里。在利未记的末了,我们看到的次序也就是这样,从第一章到二十六章,都是说到神恩典里面所作的一切安排,虽然那些安排是用律法的形式来表明,但是那目的却是要让人被带回到神起初的定意里。

 

所以到了二十七章,就是末了的这一章,我们就看到这件事。在这里你看到,只要他是一个人,虽然在人的当中有一下区别,有男的,有女的,有年纪大的,年幼的,但是这些区别没有叫人被分别出来,一部份可以归给神,另外一部份没有资格归给神,完全没有给我们看到这点。只要是一个人,他就有资格来归给神,因为神也在等候人归向祂。虽然在这里好象有一定的分类,有的好象价值重一点,有一些好象价值没有那么高。但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要留意,神不是在这里将人分等级,神乃是要说明一个事实,人必须要活出属灵的价值。他们在神面前的价值,不是因为他们是什么人,乃是在乎他们显明属灵的功用有多少。

 

在堕落了的人中,我们看到有男人,女人的区别,有壮丁跟老年人的区别,有小孩的分别。这些是在人中间的分别,但是神要借着这样的分别,来说出一件很严肃的事。不管是小孩,老年人,壮丁,男的,女的,他们在神面前都有属灵的价值,也都有属灵的功用。当然这属灵的价值在一些人身上,也许会显明多一点,在另外一些人也许显明的没有那么多,但神在这里不是计较多少的问题,神所计较的是有没有显明属灵的价值和功用。当然这是在律法底下的区分,到了新约的时候,弟兄姊妹就看见了,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区别,因为在救恩里面到神面前来的,是弟兄也好,是姐妹也好,是年轻人也好,是老弟兄也好,他们都是神的儿子。你年纪大一点,是神的儿子,你年纪轻一点,仍然是神的儿子。是弟兄,固然是儿子,连姐妹都是儿子。所以到了新约的时候,我们实在看不到这样的区分,但在律法的底下,这个区分还是存留,但是这个存留并不是在带出价值高低的问题,乃是带出神要在人身上看见他们有属灵的功用,有属灵的价值。我们感谢赞美主!

 

在这里很清楚看到,如果用新约的光来看这一段话,如果你恩赐大一点,你属灵的功用就要多一点,你摆上的就要多一点。如果你恩赐不太明显,当然在功用上面就不如恩赐明显的人,但是并不等于说没有功用,只是功用小一点而已。或许你说,在这事上神就很不公平,神给他那样大的恩赐,却给我那么小。弟兄姊妹们,不是这样看,我们记得,“多托谁就向谁多取,多给谁就向谁多要。”你就可以看到,没有不公平的事在这里,神多给你,你在神面前就要多摆上给神。

 

在这里你就看到了,你有一个心愿说,“神啊,我要归给你。”摩西就说,“好,拿五十舍客勒银子来。”同时,有一个小孩,他也来说,“我也要归给神。”摩西就说,“可以,拿五舍客勒来。”我们就说,怎么他是五十舍客勒,我是五舍客勒?那我占了很多便宜,他很倒霉。反过来说,他是五舍客勒,太便宜了,我倒霉,我要给五十舍客勒。弟兄姊妹们,这个话不能在这里讲,这个话只能在不认识恩典的人当中可以这样讲,在这里是没有这样讲的机会的。为什么呢?因为一开始我们不是提过了吗?这是在神面前还特许的愿,这样特许的愿是怎么开始的呢?是你看见自己已经在神丰富的恩典里,所以才受吸引来向神许一个这样的愿,“我要归给神,我要给神。”但是我有什么能给神?在旧约律法里,好象是用物质来表达,但物质的表达是什么?不是表达那些物质的价值,乃是表达你这个动作后面的心意。神看你有那样重的心意,神悦纳,神就说,“五十舍客勒”。

 

如果在人的角度来看,五十舍客勒很多,但在认识恩典的人来说,五十舍客勒只不过是在神所赏赐给我的恩典里面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所以弟兄姊妹你就看到了,为什么刚才我们提说还特许的愿,乃是因着从恩典里认识神的权柄而发生的,在恩典里认识神是配而产生的。因此,不是在那里计算物质的价值,乃是透过物质的价值来发表属灵的价值。我特别感觉到,在这里说从一个月到五岁的,男孩子,女孩子都要这样作。(参6)你说,一个月能作什么?当然,一个月的这些孩子是因着父母的心愿来作,父母肯把他的儿女交出来,这一件事是不简单的,虽然当时神说,“男的五舍客勒,女的是三舍客勒。”(参6)但是属灵的价值就不是五舍客勒或三舍客勒所能说明的。因为这一件事乃是说出一个作父母的,他没有为自己留下孩子。

 

神看重的是向祂的心意

 

弟兄姊妹,我们稍微留意亚伯拉罕献以撒这事,我们就能多领会一点。另外。关于六十岁以外的人,弟兄姊妹你记得,摩西写过一篇诗,“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你就晓得,在摩西的那些年代,能活到七十岁已经是非常不简单,在那个时候来说,六十岁真的已经是晚年了。现在你看到多少年老的弟兄和姐妹,他们说“哎呀!我老啰,老啰,没有什么用处了,现在该是你们年轻的来显身手了。在年轻的时候,我们已经跑过了,现在该是我们歇下来的时候.”弟兄姊妹们,你看到这个条例的时候,你就看到一件事,“六十岁以上”(7)以上到多少?没有限制,你能活到一百岁还是这条例里。你能像摩西活到一百二十岁,还是在这个条例里。你说还有没有用处呢?神说,“有”。问题就是你有没有那个心愿,你有那个心愿,你就能显出属灵的价值。

 

前一个主日,吴弟兄在圣布诺交通的时候,不是提到一个年老的弟兄吗?这个弟兄年老病重,他觉得,“我能为主拼上自己的年日已经过了,我现在没有用了,主不把我接回去,我真是在这里浪费时日,也浪费恩典。我是无用的人。”感谢神,神给他看见,“你怎么会没有用?你信那差我来者,你就是作神的工。”(参约六29)这个老弟兄里面就苏醒了,里面就亮起来,“对!虽然我不能再作什么,但是我还能信。我虽是躺在病床上,但我还能信。我这个人虽不能动,我还是信。我能信,神就承认我在作祂的工。我怎么没有用处呢?我还是在主的手里有用,因为我还能信。”弟兄姊妹们,没有一个人在神面前是没有属灵的功用和价值,问题就在我们在神面前有没有受吸引到一个地步,要向神许一个特许的愿。

 

我们感谢神,在这里你又看到一点,有人有这个心愿,但他实在贫穷,他连小女孩那三个舍客勒的银子都拿不出来,他能不能向神许一个特许的愿,把自己归给神呢?感谢神,神没有把他分别出去,神说,“可以。”神就告诉摩西说,你把这个人带到祭司那里,按着他的力量来估定他的价值。(参8)也许祭司告诉他说,你抓一把面粉来就可以了,就像献赎愆祭一样,抓一把面粉就可以了。你说,一把面粉算得什么?弟兄姊妹们,你别轻看这一小把面粉,因为这一小把的面粉,乃是代表了这个人整个的人。代表什么呢?代表他把自己归给神。弟兄姊妹们,在这里我们也就看到,不在乎物质的观念里,我们能摆出的是多是少,神所看重的,是人向着神的心意。人向着神的心意对了,你在物质的观念里能摆上多少,这是其次的问题。神不是看这个,神是看那一个人里面给神的地位,神乃是看神的权柄在这一个人身上能通行到一个什么的程度。

 

我们又再来从另外一方面来注意这一点,我想在这一点从原则上看透了,对牲畜,房屋,田地,就一点难处都没有了。这里就特别提到,你向神许了一个特许的愿,神就说你用物质的价值来表达你的心意,用人的话来说,就是还愿。在还愿这件事上,神是要求得非常严格,你许了愿,你一定要还,并且是按着你所许的愿来还。你不能许了愿,你只还一半,剩下一半就算了吧。这个不成,神说,你许了什么愿,你就还到什么样子。比方说,一个男人,摩西告诉他说,五十舍客勒银子,他要还这个愿,他必须要交出五十舍客勒银子。你说,少交一点可以不可以,神说,“不可以。”那人就说,“神强迫人。”

 

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看这件事的起头,这事的起头是什么?是你向神许一个特别的愿,这个愿是怎么来的呢?是神要你许的吗?神没有要你许,是你自己要许的,是你自己说,“我要献给神,蒙神悦纳。”神就说,“你要交估定的价。”后来你后悔了,你说,“多了一点,减一半吧!不然的话,减三分一都好。再不然,减四分一也不错。”神说,“不成,一定要照着所估定的。”若是我们照着新约的眼光来看,这个人不甘心情愿作的,他就是作了,神也不悦纳,何必捉他去作呢﹖

 

弟兄姊妹们,我们看这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们不能用新约的光来看,因为要是我们用新约的光来看,你就要看他许愿的那一刻。他后来不甘心是后来的事,因为他作的时候是甘心的,后来为什么不甘心,我们不去追究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太复杂。但是他起初实在有这个心愿,神就悦纳了那个心愿。神悦纳了那个心愿 ,他就必须按着神所悦纳的来作好他该作的。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人强迫他一定要这样作,是他自己甘心去作的,以后的不甘心是他自己的事。他起初甘心作了,他就必须按照起初的那个心意去成全。

 

我们继续在旧约里去看,神特别提醒神的儿女,“不要冒失开口。”不要在神面前冒失开口,因为你冒失开口,神一定要追讨的。所谓追讨,就是要你作完你该作的。因为起初人在神面前说话,他是在甘心里说的。我们很容易就想到,在新约使徒行传里的一件事,就是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事,弟兄姊妹们都卖了田产,拿到使徒那里,他们在爱心里过彼此供应的生活。这一对夫妻看见了,他们也想要那些人间的名声,所以他们也把田产卖了,但他却没有完全拿去,只拿去了一部份,他们说,“都在这里了。”后来神对付他们,他们俩都死掉了。彼得在那时候说了这样一些话,“田产没有卖的时候,不是你自己的吗?就是田产卖了所得的价银,仍然是你自己的,你喜欢怎样处理,你完全有权柄去处理,但是你为什么欺哄神?你说,就是这么一些。”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一个例子放在这里,正好可以说明这一点。起初没有人,也没有一个力量,也没有一个规矩来强迫人去作,都是人从恩典的催促里把自己交出来。既然是这样把自己交出来,他就是归于神,你不能从神那里把自己收回来。这个是说到人。然后底下是说到牲畜,人把牲畜许愿给神,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把牲畜许愿给神,反正这里就提到有这么一件事,把牲畜许愿给神。我想或者是这样,他养了一条牛,母牛要生小牛,他里面就觉得,神恩待我,叫我从一条牛变成两头,好大的怜悯。小牛生下来,我要把小牛归给神。也许是这样,我不知道,但很可能。在许许多多的事实里,这是其中的一点,所以才有牲畜也献给神的。

 

生下来的那一只小牛,生下来就瞎了一只眼,那就是不好,那怎么办?人会想,也许等第二胎才好好的补回吧!神说,“不可以,是这只就是这只。”但是人说,“但它是坏的”。神说,“坏的我也接受,因为他是你的心意。”所以在这里你就看到。“你献给神,你归给神,那一个就成为圣,没有人可以把他改变,用好的换坏的不可以,用坏的来换好的更不可以。”(参910)但是人就觉得,“我怎么可以把坏的给神呢?我还是想把一只好的给神。”神说,“可以,把一个好的给神是可以的,但是要记得这个不是交换。”虽是坏的,神也收下来,好的神也悦纳。

 

专一的寻求神的喜悦

 

弟兄姊妹你看到了,如果用人的眼光来看,这不是太亏本吗?我原来只是准备给一只,现在我要给两只。弟兄姊妹们,这是利未记,这不是说世俗上的事,这是说到人在神面前,因着受恩典吸引在神面前所作的。我们感谢主!这在条例里有两件事给我们看到,第一,我们在神面前有什么可以献给神,是神所能悦纳的呢?如果是按着我们所有,所能和所是,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给神悦纳的。但是感谢主,祂在恩典里悦纳我们,不是要我们把自己装扮得怎么好,然后才带到神面前。事实是,我们怎么装,怎么扮,也扮不到神所要的那个好。

 

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已经提了,人所有的义,在神面前不过是破烂的衣服,人能拿什么好的到神面前去呢?感谢神,神悦纳人不是因为人已经作好,乃是因为人不好,神要悦纳不好的人,但是不好的人到神面前,你一定不能装假。你装假,那就不对。若不装假,就是带着这个坏样子到神面前去吗?神说,“对,你就必须照着你的本相来到神的面前。”你是照着本相来到神面前,神就悦纳。因为神悦纳你,是在恩典里来悦纳你,不是在恩典以外来悦纳你。如果在恩典以外,那就是律法,在律法的底下,永远没有一个人可以给神悦纳的。感谢赞美主,这是第一件。

 

甘心作喜悦的事

 

第二件,坏的归了神,那个人心里感觉不平安。我不能这样把坏的给神,我要把一只好的给神。神说,“可以,好坏我都收下。”你看到了一点,讨神的喜悦,满足神的心意,在人这一方面是不能计较要付出多少代价。你只要注意这一件事,神喜悦就好,我付多少代价,这个我不计较。为什么不计较?因为我能付出的也不是我的,我能付出的也是神先给了我的,我只不过是在神给我的恩典里拿出一部份来,向神表明我感恩的心意,这有什么可夸的呢?神说,坏的祂留下,好的祂也接受,我就完全献给祂。

 

弟兄姊妹们,你看这是何等明显的一件事。但是人说,“坏的给神总是不好,我把一个好的给神,坏的那一个,我把它要回来,我这样给神,我实在过不去。”神说,“可以,你就把他赎回来,就按着祭司所估定的,去把他赎回来。”(参1112)感谢主,你看到,你就算是赎回来,你还是在神面前多付了一点代价,比起初许愿时的心意更多的加上去。但是一个真实认识恩典的人,他觉得这是非常宝贝的事,能有这样的机会,叫我显明我是主的人,神悦纳我。我们感谢主!

 

弟兄姊妹们,你还要留意一件事,你要赎回是可以的,但要照原来的价值多加五分之一(参13)。弟兄姊妹千万不要说,这不是趁火打劫吗?弟兄姊妹,人真的是有这样的愚昧。好多年前,湾区有一个聚会要买会所,那时我们刚买这个会所不久,那一边的弟兄们要求我们这边一些弟兄去跟他们交通,说出我们怎样等候神给我们得着一个会所。如果我没有记错。吴弟兄那天晚上也在,反正不是我一个人去的。我们交通完了,那边的弟兄们已经定规了,非要贷款买不可。我心里奇怪,你们既然定规了要贷款买会所,何必叫我们来交通什么?我们交通完了以后,他们中间一些弟兄很不服气,他们还说,贷款也没有什么不对。

 

其中有一个作执事的弟兄,他说了这么几句话,他说,“当日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神告诉他们说,要向他们的邻居要金银,,这不是勒索是什么?他们每家就死了一个人,提起以色列人,他们都害怕。赶快走,赶快走,你们留在这里对我们非常不利。但他们说,我们不走,除非你先把金银给我,你把金银给了我,我就走。这不是勒索是什么?既然以色列人当时为了建造会幕,可以这样要物料,为什么贷款不行?”我们也不是说不行,你要贷款,谁也不能拦阻你去贷款。我们是说,神作工不是这样作的,但那个弟兄竟然说这个话,好象是说到神教导以色列人向埃及人勒索,这个真是太糟糕。

 

我们感谢主,神没有这个意思,弟兄姊妹你必须记得,这里加五分之一,跟赎愆祭的赔偿加五分之一不一样。虽然数字是相等,但是意义不完全一样,那里是惩罚,这里是多给他一个机会。你既然觉得把坏的给神不好,你愿意把更好的给神,神就说,“好,多给你一个机会”。你说,“把那个坏的留在神的面前也不好,既然不能献祭,留在那里是一个负累,我还是拿回来好,不要负累神。”神说,“好啊,那你拿回去吧!除了赎回以外,加五分之一,你甘心不甘心?”

 

弟兄姊妹们,这真是一个考验,考验什么?考验你对神那宝贝的心意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假的,你就会考虑,“多加五分之一﹖”如果是真的,他就会说,“神啊,你不要说五分之一,你就是说,多给一倍,我还是甘心。”弟兄姊妹,你千万要看清楚,这不是赔偿,这是一个神多给的机会,完全是在考验一个人向神的心意是真的,还是假的,准确还是不准确。

 

一个共同的原则

 

房屋分别归给神也是同样的原则,至于田地呢?如果是他自己承受为业的,他可以这样做。但是有一个问题,在禧年田地出买主的手的时候,这些归给神的田地,就不能归回原来的业主,就成了永远归神的地,交给祭司去使用。如果那地是他买回来的,原来并不是他的,到了禧年的时候,这一块地就要归回原来的卖主。这一个愿意把这买来的地归给神的人,他要按着还没有到禧年的年数所有的价值交给神。

 

我们感谢主,这是非常清楚的,神在这样的安排里宣告了一件事,就是地的主权永远是神的。人认识神是该得着万有的,就把他所有的田地归给神。神接受的这一些田地,如果是他原来承受为业的,那就永远归于神。如果是买回来的地,虽然禧年的时候还要还给卖主,但是那田地的价值,他仍然要交付给神,来代替那地的价值。这些都是在说明,神是全地的主。

 

最末了,就提到一切作为永献的,是人也好,是物也好,是牲畜也好,要永远归神。弟兄姊妹,你看,撒母耳是人,他母亲哈拿把他作一个特许的愿献给神,他就没有保留的归给神,他没有中途跑出来。参孙是归给神,但是在中途他跑了出来。你们比较这些事,那是非常严肃的来向人说明,人向神所许的愿,人心里所答应神的事,神不会忘记。人可能会忘记,但神不忘记。既然是这样,一个向着神敞开自己的人,他们就应该知道怎样准确的活在神面前。

 

底下就说到十分之一的处理,这是律法上的定规。地里的出产,牛羊所生下来的,每十个的第十个就是归给神的,旧约律法里十分之一是属于神的条例是硬性定规的。上面所说的还特许的愿,就不是硬性定规的,许特许的愿是出于人的甘心,十分之一是律法上的要求,是硬性定规。这两件事,都摆在一起,放在同一的原则里。十分之一归给神,你不能把坏的加上五分之一赎回,原则是相同的,我们不详细再提这方面。

 

主完全是配

 

我把整个利未记借着二十七章来总结一下,你看到利未记的末了,你就很清楚的看到,神为人作了许许多多,那是第一章到二十六章。到了二十七章,人怎么去认识为他安排一切的神?我们特别要注意,从第一章到二十六章,神所有的安排,从个人来说,是为了他们能活在神的面前。如果从整个来说,乃是维持以色列可以不住的活在神的应许里,享用在迦南地神所应许的一切。这是利未记里的积极意义。我们千万不要说,只是把它看成是敬拜神的定规和生活里的定规。如果我们真的是这样看,这样活的人是很苦的。但是感谢主,你看到神作这许许多多的定规,乃是为着维持人在神面前活在对的光景里,乃是维持人长远的活在神的应许里。人是这样领会神的心意,他们就觉得神实在太宝贝了,神实在是太好了,神是满有恩典,我们向祂献上我们的一点心意是祂完全配得的。祂是完全配得,我是完全甘心乐意,我是这样承认祂是我的主,我是甘心情愿的接受祂的权柄,我是毫无保留的承认我是属于祂的,不仅是我属于祂的,连我所有的也一并是属于祂的。

 

感谢主,这是利未记末了的话,这是在二十七章里把整个利未记作总结所带出来的一点光。求主帮助我们,叫我们会读利未记。利未记是非常难读的一卷书,没有读到里面去就很沉闷,人家说,我们灵里不苏醒,我们不单是读的时候闷,我们心里也感觉闷。感谢主,神的灵把利未记向我们打开,我们就看到利未记里是贯串着恩典,贯串在神的恩典把人带到一个地步,甘心乐意的把自己和自己所有的归给神。感谢主,但愿律法上的条例里的精意,今天也照亮我们活在新约里面的人。我们就这样结束利未记。── 王国显《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