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五章   “若有人献供物给耶和华”

 

        利未记1:1-2

        会幕立起来了,作祭司的人选也有了,神与人的交通就有可能恢复了;所以,神在会幕中呼召人来到他面前,实际地享用与神交通,实际地经历与神同住──这是充满恩典的事,且在神的安排下成了事实;所以利未记一开始就记录了神在会幕中呼召人。

        “利未记”这个名字是七十士译本最先采用的,原来不叫利未记,而叫“神呼召”;它记录了神在西乃山下的会幕中向以色列人发出的呼召──那是神在人中间向人说话。

        神不单要住在人中间,也要向人说话,并愿意听人向他说话;神乐意亲近人,也欢喜人亲近他。神在会幕中的呼召正是叫人来亲近他,会幕的设计和建造也是为着使人亲近他;借着会幕的预表,神把他乐意与人亲近的心意真切地表达了出来。为了使人能亲近他,神作出了最大的舍弃和最美的预备;现在条件具备了,神就呼召人进到他面前来。

        神愿意人亲近他,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做了许多的工,使人可以亲近他,这也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人亲近神的难处不在神的一边,而在人的一边──人自己的难处使之难以与神相亲;所以神在呼召人的同时也告诉人怎样解决亲近神的难处──人若照着神的定规去做,他的难处就除去,他与神的关系就正确了;这样,神就可以住在人中间,与人交通,与人联合,在人的身上恢复他起初造人的目的,使人成为神荣耀和权柄的出口,从而使神永远的心意得以成全。

        利未记的内容就是神让人看见,人该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从而建立并保守他与神的交通。会幕的建造是神为人所做的事,是神主动;利未记的内容则是人该向神做的事,尽管人所做的仍要依照神的定规,却是要求人主动──人主动地爱慕、亲近那位赐恩的神,从而照着神的定规而行,使亲近神的心愿成为事实;借着做神所定规的事,人便得以在神的面前成为圣洁,并且保守在神面前的圣洁,使人活在神的脸光中享用他。

        利未记最基本的内容就是五祭──没有这五种祭,利未记的全部内容就不可能成为人生活的实际,连被拣选作祭司的人也不能真正作祭司;有了这五种祭,人在神面前的难处就完全解决了,祭司就实际地出现在神百姓的中间。我们要注意,神在会幕中首先说的话就是启示这五种祭,然后才根据这五种祭来膏立祭司;所以,五祭是解决人在神面前难处的根据,人若主动献祭,这五祭的果效就使人在神面前可以坦然。

        “你们中间若有人献供物给耶和华”

        会幕立起来了,去往神面前的路预备好了,剩下的问题就是──人愿不愿意去;只要愿意去就可以去,不象从前愿意去也无路可走。人愿不愿意去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神不想勉强人,他愿意看见人甘心拣选到他面前来;若非甘心、真心地来到神面前亲近他,只在外表照着神的定规做一个样,那完全没有意思,也不会有果效。

        “若有人献供物”

        这话不是命令,而是描写一种情景:人看见自己的需要,也看见神所预备的恩典,里面生发出感动和催促,要献供物给神;这样的奉献是甘心的。从里面做的才是真实的,只有外面的行动不是真实的;“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唯有里面做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罗2:28-29)。同样,献供物也要从里面做,不要做在人面前来换取称赞;要单单地满足神的心,讨神的喜悦。

        这一点非常要紧,献供物的人向神的心意必须正确,否则他献的祭不单不蒙神记念,反倒惹动神的怒气,成为可憎的;以色列人曾经做过这样愚昧的事:“耶和华说:‘你们所献的许多祭物与我何益呢?公绵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经够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你们来朝见我,谁向你们讨这些,使你们践踏我的院宇呢?……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我所憎恶的,做罪孽又守严肃会我也不能容忍;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里恨恶,我都以为麻烦,你们举手祷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们多多地祈祷我也不听。你们的手都满了杀人的血’”(赛1:11-15)。献供物之人的心意若是不对,无论他怎样做,即使完全照着神的定规去做,结果仍然是使神厌烦的。神在旧约时代没有明说“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3-24);但这原则在那个时代还是明确的──人向着神的心对了,他在神面前所献的供物就成了他蒙福的根据。

        “给耶和华”

        献供物的对象必须准确,这是很严肃的事;对象若不准确,献祭就成了可憎的事。神是独一的神,除他以外再无别神,所以献祭给耶和华以外的假神都是极其严重的错误,是大大得罪神的。以色列人多次偏离耶和华,拜偶像;他们没有停止献祭,却不是献给神。献祭人的心意要正确,献祭的对象也要正确,两样都必须正确;只要其中有一样不对,献祭就成了犯罪(参何8:11)。

        我们现在当然不会拜泥塑木雕的偶像,但这并不说明我们所敬拜、事奉的对象就一定对!我们太容易以别样的事物代替神,甚至以神的工作代替神;我们若多让主光照就必看见,理想成了我们的神,聚会成了我们的神,敬重的人成了我们的神,热心、爱好、人的称赞……,许许多多主以外的人、事、物都成了我们的神!我们的服事就是为着满足这些人、事、物,这样的献祭是不蒙神记念的;切记,敬拜、事奉的对象必须正确──只能单单地向着神,不能让别的代替神。

        “要从牛群羊群中献牲畜为供物”

        在献祭的事还未进入正题以前,神先要求人把心意预备好;只有在正确的、准确的心意上所做的,才能被取用,才能得到神预备给我们的各样恩典。

        一个愿意来到神面前亲近他的人还要再留心一件事,就是把神所指定的供物献给神;这事和前两件事同等重要。人不能说:“为什么神不准许我把我以为好的带来献给他呢?我能把比神所指定的更贵重的供物献给神,我所要献的比神所要的好得多了。”神指定了供物,一方面是要借着这些供物预表基督,另一方面也是要求亲近神的人学习接受他的权柄;人在神面前的失落就是因为不承认、不接受神的权柄,喜欢自己定意,所以人是否接受神的权柄就成了他是否真的愿意亲近神的标志。

        神把人的心意全面地预备好,然后才说明人在他面前该做的是什么。

        五种祭──基督的所是和所做

        寻求亲近神的人一定会发现自己有多方面的缺欠,不解决这些缺欠,我们亲近神的心愿就不能达到;感谢神!他照着我们的缺欠为我们预备了五种祭,每一种祭解决人的一类缺欠,五种祭解决了人在神而前全部的缺欠。这五种祭按着启示的次序是: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

        启示的次序是根据神的需要

        罪是阻挡人亲近神的基本难处;人要亲近神,首先就必须解决罪的问题,这是我们的经历──先解决罪,我们才能亲近神。象启示会幕一样,神并未按着人的需要作为启示的次序,而是根据他的心意作为启示的次序。若是从人的需要来启示,则刚好和神在这里启示的次序颠倒:先是赎罪祭(包括赎愆祭),然后是平安祭、素祭,最后才是燔祭;但神没有这样做,而是根据他的需要来启示──他需要这样的人来亲近他:“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约4:23)。我们该注意,神需要那些合他心意的人来亲近他;因此,凡愿意亲近神的人都必须知道怎样预备自己来亲近神。

        燔祭表明了神悦纳人,但亲近神的人必定要爱慕神的喜悦,乐意把自己的权柄完全交出来;素祭表明了亲近神的人必须活出象神的生活。以上两个要求都很高,人自己做不出来;为此,神就借着平安祭的恩典帮助人满足神的要求。再者,神借着赎罪祭把人带进救赎里,使人可以有资格享用恩典,得以被造就成神所要得着的人。这个次序一反转过来就是人所经历的次序;但是神愿意亲近他的人注意神的需要,以神的心意作为我们亲近他的目的,而不是满足于得着可以亲近神的资格。所以帖前4:3说:“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彼得前书2:9也说:“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腓立比书2:15-16更清楚地说:“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

        主的所是和所做

        献祭是神在律法下赐给人亲近他的方法:人借着祭物满足神的心意,神也因着祭物来悦纳献祭的人。希伯来书一再告诉我们,“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只是预表那美事,并不是美事的本体;所以,献祭或祭物本身并不能满足神的要求,只是祭物所预表的美事才能满足神。“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1-14)。

        祭与祭物都预表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表明了他的所是和所做;神的话也明明指出:“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赛53:10);“所以基督到地上来的时候就说:‘神啊,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那时我说:“神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以上说‘祭物和礼物,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也是神不喜欢的(这都是按律法献的)’,后又说‘我来了为要照神的旨意行’;可见他是除去在先的,为要立定在后的”(来10:5-9)。献祭的事是神所定规的,却又是神所不愿意、不喜欢的;这岂不是矛盾吗?原来在神的旨意显明以前,他暂且用献祭的事来表明自己的意愿,但祭的本身并非他的意愿,只是在时机未成熟以前,神暂时用以表明他意愿的方法;这个方法不能真正满足神的心意,所以说不是神所喜欢的。献祭既然是暂时表明神意愿的方式,就存在着时间的限制,不能长久存留;等到献祭所预表的主耶稣来了,献祭的事就停止了。那时主自己成了祭物,也成了各样的祭;他是燔祭,也是素祭,又是平安祭,并且是赎罪祭和赎愆祭。他是祭物,他有足够的条件来满足神的心意;他是祭,他所完成的全然解决了人在神面前的难处。

        五祭表明了主耶稣五方面的供应

        除了素祭,其余四个祭的祭物都以牛或羊为主;既是同类祭物,为什么要分成几个不同的祭呢?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简单来说,人在神面前的缺欠是多方面的,所以神为人预备了多方面的恩典,从各个方面供应人的需要;所以,虽是同样的祭物,却因献祭的方法不同,就成了不同的祭,它们各自有着不同的属灵意义和内容,用以满足不同的需要。

        主耶稣既是祭的中心内容,又是无限丰满的,所以没有一个祭可以把他的丰满完全表明出来;为此,神借着五个祭来表明基督带给人的丰满供应。我们若留心就可以发觉这五个祭分成了两大类型:第一类是前三祭,是基于主的吸引而有的;第二类是后两祭,是基于人受了光照而有的。燔祭表明了神是荣耀丰满的赐恩之主,素祭表明了荣美的属天生活,平安祭表明了神无限的恩典,这些都吸引人要来亲近神;赎罪祭和赎愆祭则是人看见自己在神面前的亏欠,因而来到神面前寻求怜悯。不管是因着神的吸引,或是因着人蒙了光照,凡到神面前来的人,基督都成了他们完全的供应。──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