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七章   素祭──满足神的属天生活

 

        利未记第2章全章

        到神面前蒙了悦纳的人立刻会碰到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既然蒙了父的悦纳,如同他怀里的独生子一样,那么这人该如何在神面前活呢?关于这一点,必须回到一个很原始的问题上:人的被造原是为着神的荣耀,神对人的要求也正是活出他的荣耀和性情,因为人原是照着神的形像和样式造的。问题在于,堕落的人已经失去了神的样式和性情;既然如此,他就不可能活出神的性情,活出象神的生活来。但是,蒙了悦纳的人必须活出与蒙悦纳之地位相称的生活,这个需要就引出了素祭。

        我们不会活在神面前,就算已经取得了来到神面前的资格,还是不能活出神所要求的样式和实际。所以,神就定规让基督代替我们活在他面前,叫我们因着基督的生活而蒙神记念;再者,神又使基督作我们的生命,使我们可以借着基督在神面前活,叫神得着喜悦和满足──这就是素祭所预表的事。

        路加福音记录了主作为人子的事迹,那是一个被神看为完全人的模样,也是神对我们的要求;我们从中看见了主的榜样:他绝对服从父的权柄,忠心做好父交托的工,对人体贴入微,忘我地背负人的重担,为要把人带到神的面前;即便在反对和践踏的环境里,他也丝毫不改变神命定的道路,越在艰难困苦中就越显出属天的柔和与坚定,对卑微软弱的人百般体恤,对撒但毫不留情……。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主都叫我们钦佩万分,正如一首诗歌说:“无论怎样把你思想,总叫我们快乐。”主就是这样生活,为我们留下榜样;我们活不出来,他就在我们里面替我们活──素祭正表明了这一事实。

        两个联在一起的祭──燔祭和素祭

        素祭本身是不流血的,也是五祭中唯一没有祭牲的祭;照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的原则来看,素祭好像对人没有多大用处,因为它没有解决罪的问题。这是出于人以自己利益为中心的浅见。诚然,素祭不是用于解决罪的问题,献素祭也不单是为着解决罪的问题(正如平安祭也不是为着解决罪一样);其实,素祭乃是指着神所喜悦的生活──它已经越过了流血赦罪的阶段。不要忘记,神不是要得着无罪的人(伊甸园里的亚当就是无罪的人),而是要得着能完全彰显他的人;素祭就是为着满足这个需要的。

        素祭本身没有血,但它从来不是单独献上的,它被称为“同献的素祭”(参民第28-29章;利23:12),常与燔祭一同献上,也与平安祭一同献上;它本身虽然没有血,但它一定有流血的祭作为基础。这也表明,必须先经过血祭(生命),然后才有素祭(生活),没有血祭就不可能有素祭;世人的道德修养再好,若不在基督里,在神看来他仍是达不到标准的,因为凡在亚当里的,再好也不是出于神的生命。没有血的洁净,人根本就是在定罪里,罪人中最好的人还是罪人;所以,先有生命的改变,然后才有合神心意的生活。

        素祭不离燔祭,反过来,燔祭也不离素祭;献燔祭一定要献素祭,这两个祭是联在一起,不可分开的,没有素祭,燔祭也不完全。这两个祭的关系恰恰说明了生命与生活的关系──有了神的生命,就必须活出彰显神的生活;生活印证了生命。神把素祭放在燔祭后面,就是以生活来考验寻求神悦纳的人,也即雅各书上所说信心要有行为才得成全的意思。

        若有人献素祭

        人蒙了神的悦纳,可以到神面前来,但他心里不满意自己的生活,感觉自己不够彰显神,因此他心里不满足于仅仅能到神面前来,也渴慕要不住地在神面前活出神的形像;这样,他就可以献上素祭,借着素祭取用神的美德,来充实自己的生活。虽然在律法下的人不能明白以基督作为生命的恩典,但他们一心一意地向着神,照着神的吩咐不厌其烦地甘心献上素祭,他们就是活在“存心顺服,以至于死”的原则上,神就在他们身上做工,使他们活在他的喜悦里,他们也就享用了素祭的果效。

        “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

        素祭本身虽没有血,但神说它是献给神的火祭中为“至圣的”;五个祭不都被称为至圣的,只有素祭和赎罪祭被称为“至圣的”(参利6:25,29)。我们也许觉得稀奇,全然献上的燔祭不是至圣的,感恩的平安祭也不是至圣的,没有血的素祭和解决人基本问题的赎罪祭反倒是至圣的,这是为什么呢?主若开我们的眼睛,我们必能看见神的心意,也能更深地体会神的心意,使我们知道什么是追求爱主。

        燔祭是人在神面前享用主的结果,平安祭是人享用主以后感情上向着神的反应,素祭表明了主自己──它着重于主的所是,赎罪祭则表明了神解决人在他面前的基本难处,恢复人与他的正常关系──它着重于主的所做。素祭以主的所是作为人的生命,赎罪祭则以主的所做使人蒙恩;原来至圣的主以他的所是和所做使人在神的面前得以成圣(利6:18,27)──素祭和赎罪祭预表了使人成圣的主,所以它们在火祭中是“至圣的”。

        “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利2:1

        有关素祭,首先提到的是细面,要浇上油,加上乳香。细面柔细而嫩滑,这样的本性是经过许多处理才得到的;一粒麦子必须经过磨碎、簸筛,才能成为柔细嫩滑的细面。我们的主实在象细面一样体恤人,记挂着听他讲论神国道理的百姓,不叫他们饿着肚子回家,又主动叫拿因城丧子的寡妇得安慰,看见以色列人如羊没有牧人就大起怜悯之心,使那位等待了三十八年的病人得以痊愈……;“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给人的是体贴入微的怜恤和同情,他所说的话叫心里困苦的人得着苏醒,他所做的事叫心里伤痛的人得着温暖,叫绝望的人得着希望,叫愁烦的人得着安慰。他对人就是这样体贴入微,把属天的恩情带进冷漠沉闷的人间,满足了困乏的人。他实在是细面!

        细面要浇上油,这也很要紧;油在圣经中常为圣灵的记号。细面浇上油表明主在生活中是属灵的,是从圣灵活出来的,不带着属人的杂质;他体恤人,但他不满足人的肉体,不叫人停留在罪中。他对那行淫时被捉拿的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平平安安地回去吧”,这话何等悦耳又苏醒人心;“从此不要再犯罪了”,这又是何等坚决而满有权柄。“主就是那灵”,他虽在地上作人子,却完全活在灵里,接受灵的管治,他是站在人的地位上接受圣灵的引导,从而叫人更多地得滋润,得医治。细面本已非常柔细,浇上了油就更显得丰润了。

        浇上油还不够,还要加上乳香;乳香是高贵的熏香料,燃烧时发出馨香的气味。它原是一种树脂,是树身内的汁液从割裂的树皮流出凝固而成的,可以说是树的生命精华;这里用乳香来表明主生命的高贵──那是舍己而满足神,又供应人的生命,是高贵又隐藏的生命。所有的乳香都烧在坛上归给神,就是把生命所有的荣耀都归给神,让神享用完全的荣耀。

        细面、油和乳香三样东西合成了头一样的素祭,匀称而完整地说明了基督在外面显出的与他里面所有的完全一致,是把里面的生命自然地流出,显在外面的生活中,里外都是那样宝贵。

        “祭司就要从细面中取出一把来”(利2:2

        带到神面前的细面不是全部烧在坛上,只是取出一把,再取些油,连同全部的乳香烧在坛上,成为馨香的祭,叫献祭的人蒙记念;这个定规太好了──我们蒙记念不是因着自己好,而是因著作为素祭的基督。更叫我们稀奇感赞的是,祭司只取其中的一把面,是随意地取;正是这一把面叫人蒙了记念──真的,基督任何的一点都能叫神满足,都能成为神给人的供应;他的同情苏醒人,他的圣洁吸引人,他的公义激励人,他的每一点都触到了人的缺欠,又补满了人的缺乏,因为无论他的哪一点,都是从那完美的生命中流出来的(这就是要把全部乳香烧在坛上的原因)。基督为着我们是在神面前把整个生命摆上的,所以他的任何一点都是满足神的,也都成了神给人的供应;我再次想到那首诗歌上描述主的话:“无论怎样把你思想,总叫我们快乐。”

        “炉中烤的物……铁鏊上做的……煎盘做的”

        第二类素祭仍然以细面和油为用料,制作成饼;这些饼的制作方法不一样,但原则却相同,就是必须经过火的煎熬,差别只是明显的煎熬或隐藏的煎熬──炉中烤的是隐藏的煎熬(就如人对主的弃绝,门徒中间彼此争大,客西马尼的祷告和十字架上的呼喊);铁鏊和煎盘上做的是明显的煎熬(就如人对主的反对、凌辱、讥诮、唾骂和鞭打)。虽然主经历瞭如此深重的痛苦和试炼,却在这些难处中愈发显出美丽的品格和完全的生命。

        从细面到饼,其间经过了多少揉搓、滚压、剖切,再经过高热的煎烤;这些经历并不容易接受,但主没有退缩躲避,他看定了是父的安排,就以感谢和赞美的心从父手中接过来,顺服至死(参太11:25-26)。这实在是太美的生命──难处使得这生命显得更丰满,成为人更高的供应。当主对着十字架的阴影,面如坚石地向耶路撒冷前行的时候,连爽直刚勇的彼得都替他难过,他却坦然地去接近十字架;他不单是细面,也是经得起火之考验而更加供应人的饼!无怪乎希伯来书2:10说主耶稣“因受苦难得以完全”──越经过苦难,就越显出完全,越显出他生命的丰盛。

        “初熟之物为素祭”

        还有一种素祭就是初熟之物,即最先收成的禾穗子;把它们烘了、轧了,然后拿来作为素祭献给神。烘和轧还是叫我们看见基督的苦难,但这些苦难已是历史中的痕迹(正如约翰在启示录第5章所记天上荣耀中的羔羊仍带着被杀过的痕迹一样)。禾穗子是新生的子粒,是那落在地里死了的一粒麦子带来的结果;这些禾穗子表明了基督从死里复活,是丰盛生命的彰显。基督借着死而复活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最终还要把死废去;他又是生命的种子,要结出许多子粒来──死的苦难使他带出更大的荣耀和丰富。因此,神在哥林多前书15:20,23向人宣告说:“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了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他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赞美主!他是初熟的果子,叫神得着了许多初熟的、像他的子粒;他是有丰盛生命的主,为父神“把许多的儿子带进荣耀里去”。

        对基督的三层认识

        素祭的三种不同祭物向我们完整地启示了基督,也表达了基督作为人子的三个阶段:细面表明了主的所是──他是如此匀称细致,如此纯净雅美,他本为创造之主,却降卑自己成为人子,如同细面活在人间,虽然微小却极其纯美;饼表明了主作为人子在地上的经历,虽然走过了许多艰难的路途,却不住地显出属天的供应,在神面前不住地发出馨香之气;初熟之物则表明了从死里复活的基督,他是末后的亚当,结束了先前亚当的败落,带进了新造的荣耀,叫神的荣耀得着称赞。

        这三层认识涵盖了基督的所是从永远的过去直到永远的将来一切的实际;在这无限的时间里,基督过去那隐藏的荣耀和华美,要在将来全然释放,成为明显的荣耀和华美,这完全是因着他就是那生命:“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他就是生命,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环境如何更易,他生命所喷吐的就是荣耀和华美,在生活中显为神的喜乐和人的爱慕。

        两个“不可”

        在中文圣经里,素祭的条例里有两个“不可”,一个是消极的禁止,另一个是积极的催促;这两件事更清楚地叫我们看到素祭所预表的主是绝对纯净和永不改变的,只有当这样一位主作我们的生命,并替我们活在神面前时,我们才可以坦然地享用神各样丰盛的恩惠。

        “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

        头一个“不可”是在素祭中不能加上酵和蜜,这是很严格的定规。酵在圣经中是罪的代号,有酵就是有罪;我们的主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他的生命是圣洁的,他的生活也是无瑕的。素祭既然表明了主自己,就绝对不能加入酵(正如我们擘饼记念主的时候必须用无酵饼来作主身体的表记一样)。细面不加酵,做成的饼也不加酵,初熟之物更不能加酵;一加上酵就把主表达错了,这是神所不允许的。

        酵不能加在素祭里,蜜也不能加在素祭里;蜜是地上最甜的物,是属地的美物──属地之物再美也不会成为属天之物。我们的主要把我们带进属天的境界,以属天的福气供应我们,他不叫我们以属地之物为满足,迷恋在属地之美上;他不叫我们从他看见蜜,只叫我们看见“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诲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涌的蜜甘甜。……守着这些便有大赏”(诗19:7-11)。主只以属天的美物供应我们,带领我们享用属天的祝福,他不满足人的肉体;只有属地的美物能满足人的肉体,蜜既是属地的美物,预表主的素祭就不能加上蜜。

        酵和蜜不能作为素祭烧在坛上,却可以作为初熟之物献给神(利2:11-12);这似乎稀奇,难道神也悦纳罪和属地的美物吗?利未记第23章记着在五旬节献的初熟供物中有带酵的饼,我们由此看出这些初熟之物不是指着基督,而是指着那些因基督而蒙恩的罪人──神悦纳借着基督而蒙恩的罪人。是罪人当然有酵,当然爱慕属地的美物;他们虽然蒙了恩,却不能一下子完全脱离酵和蜜的生活(这一点留待看神的节期时再较详细地查考)。

        “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

        另外一个“不可”是素祭一定要用盐调和。加上酵和蜜是不对,缺了盐也是不对;从这个定规我们看见,素祭也是一个约,是神与人所立的约──神要以基督作为人的生命,要把人模成基督的形像。这是非常有福的应许,以立约的方式表达了它的内容;既然是约,就不能改变,我们的主正是不改变的主,连一点转动的影儿也没有,因为“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是不改变的,以他为内容的约自然也是不改变的。

        盐的作用不单是调味,使食物可口,也可以保存食物不变质;在素祭里加上盐正是说明以基督作为生命要叫人得着最高和最美的享用,这个属天的享用是不会改变的,不会停止的,因为它本身乃是一个约。感谢主!

        祭司的食物

        献素祭只是把祭物中的一点点和全部的乳香烧在坛上,其余的素祭要归给祭司作食物(利2:3,10;6:14-18)。留心有关素祭的条例就会发现,素祭不单是为着让献祭的人取用基督,也是为着让祭司更多地享用基督;我们要注意,余剩下来的素祭固然是神赐给祭司的食物,连献上的那一把也是为着使祭司蒙记念,因为神这样说:“祭司要从其中,……取出自己的一把,……奉给耶和华为馨香素祭的记念。”我们还要记得,素祭是至圣的食物,凡摸到这祭物的都要成圣;我们把这些线索联结起来,就可以体会神的心意:祭司是事奉神的人,神让侍立在他面前的人完全享用他的儿子,也不住地借着享用他儿子而保守自己在圣洁中;也就是说,神要求侍立在他面前的人要有圣洁的生活,同时也借着他的儿子,把生命供给那些事奉他的人,叫他们在圣洁的生活中不断地更新。

        在利未记6:19-23又说出另外一件事,祭司为自己献的素祭要全烧在坛上献给神,不可作食物。这使我们看见,作为事奉的人,神要求他带到神面前去的是基督,显在人面前的也是基督;换言之,祭司的生活应当是全然彰显基督,丝毫的掺杂都是不合宜的。祭司献的素祭是常献的素祭,每天两次,进会幕事奉的时候就献上;这是带着与基督相象的生活进入事奉。

        在教会中,神的儿女都是祭司,都要活出与基督相象的生活。素祭表明了基督活出的属天生活,也显明了基督的属天生命,因为生活是基于生命;素祭也指出了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也是给我们生命的供应。透过神对素祭的安排和定规,我们深深认识到,要在神面前活得合他心意,合他要求,我们只有一个拣选,就是好好地追求活在以基督作生命的实际里,让基督在我们里面管理、引导、供应,我们就默然地顺服在他的带领中,透过我们的生活显出他自己。──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