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八章   平安祭──恩典中的交通

 

        利未记第3章全章;7:15-34

        人真实地活在燔祭和素祭的实际里,其结果定然是享用神无限丰满的恩典;所以在神的启示中,接下来的就是平安祭。顾名思义,平安祭就是人因着活在平安里而向神献祭,表达谢意。认真地说,“平安”一词还不够说明这个祭的意义,因为人们往往以为平安就是生活中没有危险和难处,道路上没有阻挡和风波;其实,生活中的顺遂固然是平安,但平安祭的意义远比这个更为深入,更有恩典──与其说是“平安”,不如说是“和平”或“和睦”,这才更接近神的心意。

        神丰富的恩典临到人是基于人与神有了和好的关系,而人与神和好只能借着基督耶稣的救赎;没有救赎就不可能和好,因为律法的规条不单定了人的罪,也把神的百姓与外邦人隔开了。十字架的救恩叫基督成了我们的和睦,叫我们可以亲近神;“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弗2:14-16)。平安祭的依据就在这个和睦与和好上,是人享用了恩典而生发出来的──基督成为我们的和睦,叫神与人、人与人之间有了交通,神喜乐,人也喜乐;所以,平安祭就是借着基督使神与人一同在喜乐中享用交通的祭。

        三个目的

        人献上平安祭是出于三种不同的心意,所以献祭的条例就相应地有三种不同的定规;这些不同的心意和定规反映了人与基督的关系,或者说人享用基督的程度。将这三个不同的目的联结起来,就是人在恩典中成长的过程,也可以说是学习恩典的功课──从第一个目的长进到第三个目的,就是人在恩典中长进到接近成熟的程度。

        “他若为感谢献上”(利7:12

        献平安祭的头一个目的是为着感恩,这是平安祭最基本的意义;所以平安祭又称为“酬恩祭”(利3:1小字),也就是说:人享用了神的恩典,领受了神的爱和体恤,心里向神生出回报的心意,就向神献上平安祭。这样的献祭是因为享用了恩典──先享用了恩典,后献上平安祭;有恩典就有平安祭,没有恩典就没有平安祭。在属灵经历中,感恩是很浅的学习,但总比不知感恩或不会感恩强;记得主曾感慨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别人回来归荣耀与神吗”(路17:17-18)?虽然因恩典而感谢是很浅的经历,但主还是愿意看见人有这样的经历。不要说感谢神是给神面子,因为神实在愿意我们因认识恩典而被吸引,进而享用神荣耀的丰富。

        人是善忘又短视的,容易忘记恩典,看不见恩典;总要再次蒙了恩典才会激动一下,不然就在恩典中麻木迟钝。求主叫我们的灵苏醒,使我们看见自己的整个生活中都满了恩典,阳光空气是恩典,雨雪风霜也是恩典;让我们的灵进一步看见,救恩是永远新鲜,永远享用不完、述说不尽的恩典,直到将来在永世里所称颂的还是救恩的荣耀和丰富──事实上,我们是天天活在恩典中,时刻浸润在恩典中。虽然因着恩典而感谢是比较浅的操练,但这是最基本的操练,是不可缺的属灵操练;求主帮助我们学习作一个会感恩的人。

        “若所献的是为还愿”(利7:16

        平安祭的第二个目的是为着还愿──某人曾经在神面前许过愿,现在许愿的日期满足了,或许愿的事情成就了,他就到神面前来还愿,献上平安祭。许愿的事可能是为着眼见的恩典,也可能不是;例如许愿作拿细耳人的,在人眼中看来,他们不单没有得着眼见的恩典,反而还要在生活中接受诸多的约束。既然许愿不一定是为着眼见的恩典,所以人为着还愿而献平安祭就比先接受恩典才献祭进了一步──他对恩典的认识提高了,不再停留在眼见的恩典里。

        人向神许愿后若得着恩典,他就该感谢这位乐意向人施恩的主;若是没有得着恩典,他也该感谢主,因为即便没有享用眼见的恩典,却蒙神接纳了他所许的愿,自己也蒙了神的悦纳──人蒙神悦纳,这比享用一些眼见的恩典宝贵得多。所以,许愿的人献平安祭还愿,乃是因着蒙了神的悦纳──这是从眼见进入信心的开始;从眼见的恩典进到属灵的恩典,这在属灵的认识和经历上是一个大进步。

        “或是甘心献的”(利7:16

        还有一些人献平安祭是甘心献的,这是献平安祭的第三个目的──献祭的人不是为着特别的恩典,既无眼见的恩典,也无属灵的恩典,反正就是甘心献上平安祭。平安祭就是酬恩祭,按理总与恩典有点关系;但那甘心献的祭却不一定与恩典有关──不错,甘心献祭与享用恩典并无直接的关系,没有享用恩典仍然献上平安祭,这才是甘心献的。虽然甘心献的平安祭并非因着恩典,却是连上了赐恩的主;这实在是最大的恩典,也是更进一步认识了恩典。

        恩典是从施恩之主而来的赏赐,赐恩之主是一切恩典的源头;人虽然没有从赐恩之主手中接过什么,却得着了赐恩之主──这比任何恩典都好,得着了赐恩之主,就是得着了一切恩典。正如路得在田间所接受的是波阿斯一点一滴的恩典,但当路得得到了波阿斯本人以后,波阿斯的一切也都成了路得的。人认识了赐恩之主,得着了赐恩之主,就不在乎一件两件的恩典,因为赐恩之主和主的一切全是他的了──人对恩典认识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到了巅峰;神既定意把他儿子(神一切的丰盛都在他里面)赐给我们,还有什么留下不给我们呢?再没有什么留下的了,全都给我们了。出于尘土的败坏之人竟然从神手中接受了这样的恩典!凡看见这事实的人怎能不在神面前献上甘心的平安祭呢!不献上甘心的平安祭,那简直是最愚昧的人了。

        从恩典到赐恩的主

        献平安祭的三个目的表达了人对恩典的三步认识,从最基本的享用恩典到最巅峰的享用赐恩之主;我们的经历正是这样一步步地提高。没有人能够一步就从享用恩典跨越到享用赐恩之主,但人也不能长久停留在只知享用恩典的阶段,迟迟不进入享用赐恩之主的经历;我们必须在恩典中渐渐长大。恩典的至高点就是赐恩的主,救恩的目的之一就是把人带到以神为乐的地步──以神自己作为我们的满足和喜乐。平安祭就是要引导我们在恩典中长进,从认识恩典进到认识赐恩的主,从享用恩典进到享用赐恩的主;基督既然成了我们的和睦,叫我们进入恩典,我们就该照着神的心意追求进入最高的恩典。

        “从平安祭中将火祭献给耶和华”

        平安祭的内容叫神和人都在交通中有所享用,所以平安祭的祭物是一部份烧在坛上献给神,另一部份留下给人;平安祭乃是在祭牲(基督)流血的基础上叫神和人都满足,都喜乐,都有享受。祭牲的处理与燔祭差不多:经过按手、宰杀、洒血,然后烧在坛上;差别是:平安祭另有它本身的条例,藉以显明它的特点──享受交通。

        “烧在坛的燔祭上”(利3:5

        献平安祭有一个基础,就是燔祭;平安祭必须烧在坛的燔祭上。神的定规没有说烧在坛上,而是说烧在坛的燔祭上,事实上是烧在“火的柴上”(利3:5);就是说,燔祭已经烧尽了,但在神看来,燔祭没有完结,也没有过去。

        这说明燔祭是平安祭的基础,神接受人的感恩乃是基于他已经悦纳了感恩之人;神若不悦纳人,就不会接受那人的感恩。未被神悦纳的人,他们的感恩定规是向着偶像;神绝不会接受这样的感恩。神先悦纳人,然后才接受那人的感恩,这个次序不能颠倒;相反,人认识了神的可敬可爱,认识了神的恩典,他若要向神献上感恩的心意,就必须先寻求神的悦纳──站准了自己在神面前蒙悦纳的地位,才能有献上平安祭的基础和条件;神是向罪人施恩的主,但他只接受蒙了恩之罪人的感恩。

        在平安祭中,最小的供物是羊羔,不象燔祭可以用鸟,也不象赎愆祭可以用一点面粉;因为人既然认识并享用了恩典,他在恩典的感觉中向神的献上就是乐意的,是不计代价地满足神。在恩典的感觉中献平安祭,和把平安祭烧在燔祭上,是同一原则的两个方面;活在神的恩典中,属地的价值就显得庸俗而愚昧了。求主救我们脱离属地价值观的缠累,因为只有一个绝对的价值,就是神自己。

        “脂油都是耶和华的”(利3:16

        在坛前焚烧的平安祭包括所有的脂油、肥尾巴和两个腰子在内;这是归给神的分,祭司把这些献在坛上的时候,神就有了享用。

        无残疾祭牲的脂油代表它里面生命的荣美;瘦弱的牲畜欠缺脂油,过肥的牲畜是病态,都不能作为祭牲,只有无残疾牛羊的脂油才是它生命的荣美。腰子是维持生命的重要器官,它的功能是滤掉身体内因摄取食物(属地之物)而产生的毒素,维持生命的健康状态;这是保护生命的能力和功用。把脂油和腰子献给神,就是承认一切荣耀都属乎神,维持和保护生命的能力也在神手中,神是我们生命的主;我们活在生命之主的管理和供应中,享用了他所有的荣耀和丰富。

        把一切荣耀都归给神是平安祭带出的属灵功课。人的本性总喜欢荣耀自己,我们生来就惯于偷窃、剽掠神的荣耀;现今的世代正是人追求自我荣耀的最高潮,连基督教圈子也不例外。求主叫我们认识平安祭的实意,救我们脱离偷窃神荣耀的愚昧观念和行为。

        “作为馨香火祭的食物”(利3:16

        在利未记第3章中,第5节说平安祭是“馨香的火祭”,第11节说平安祭是“耶和华为食物的火祭”,第16节更完全地说平安祭是“作为馨香火祭的食物”;这些都表明了平安祭带给神的喜乐。“馨香”是最深的享用,“食物”是饱足的供应;“馨香火祭的食物”就是最满足的享用。平安祭指出了神的享用是什么──神的享用就是他的荣耀得着赞美,他的作为得着称颂;即以弗所书第1章中一而再,再而三提到的“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叫他的荣耀……可以得着称赞”和“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弗1:12,14)。人把荣耀归给神,把颂赞归给神,就是承认神在宇宙中的权柄、能力、尊贵、智慧和丰富;这样,神就得了满足的享用。

        人的愚昧喜欢用工作代替赞美和称颂,因为工作可以使人偷偷地得着赞美和称颂;我们不是不要做工,而是要求主使我们看见:赞美比工作更叫神得着享用。工作若不能把人带进赞美里就算不得什么;在新天新地里,神不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工作的人,他只需要赞美,只需要赞美的人,在那里人对神所有的事奉就是赞美。我们该求主使我们还存留在地上的时候就好好操练作个赞美神的人。

        “人献与耶和华平安祭”(利7:11-34

        平安祭既有三个不同的目的,献祭的条例也就不尽相同;而这不尽相同的部份仍旧依照着相同的原则。不管怎样,基督总是平安祭的根据,也是平安祭的内容,更是平安祭的供应。

        与素祭一同献上(利7:12

        虽然经文没有提到素祭,但平安祭明显是与素祭一同献上的(参利7:12);这清楚地指出,人在生活中经历了神,就生出献平安祭的意愿。神不只向人说话,也在人身上做工;人切实地活在神的脸光中,就一定会经历神的实际。人往往喜欢为自己选择舒服易走的路;这样的选择得到了暂时的舒服,却失去了经历神的机会。我们不是说在艰苦的路上一定能经历神,也不是说一定要选择艰苦的路;要紧的是照着神的心意来活,即照着素祭的原则来活──无论舒服或不舒服,无论是福是祸,只要是神的心意,我们就承认那是最好的;这样活在神的脸光下,就一定能经历神,也一定会被吸引,要向神献上平安祭。

        “有酵的饼”(利7:13

        有关平安祭的条例定规了,要把平安祭和供物(素祭)与有酵的饼一同献上;这有酵的饼是指着献祭的人,因为它不是平安祭本身,也不是素祭,而是配在一起献上的物。献祭之人借着这有酵的饼在神面前承认自己是有罪的,是不配蒙恩的,神却越过了我们的本相恩待我们;一个认识自己的人在接受恩典的时候总是承认自己的不配──这就是有酵的饼在平安祭条例中的意义。事实上,恩典本身就见证了人的不配;人若是配,那就不是恩典了。

        一般而言,人不容易认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配蒙恩的;人总以为恩典是该得的,少得一点恩典还要向神赌气。主所说在葡萄园做工的比喻正是指出了人不认识恩典的本性(参太20:1-16)。另一方面,也有人以为献上感恩祭是报恩,这也是不认识自己,不认识恩典;神在我们身上所做的,我们能报得了恩吗?他把怀里的独生子给我们,我们给他什么才能抵得上这大恩呢?中国的一句俗语说“大恩不言报”,人的恩尚且报不了,哪里还能向神报恩呢?神有什么缺欠是我们能还报给他的呢?

        借着有酵的饼,神提醒我们认识自己的本相,好诚诚实实地向神感谢,承认自己不配蒙恩,也承认神配得一切的感谢和颂赞;因为他不追讨我们的罪,反而在基督里向我们显出无限的体恤、同情和爱顾。

        神的恩典不陈旧(利7:15-18

        平安祭牲的肉是可以吃的,也一定要吃。为感谢献上的祭肉当天就要吃完,吃不完的要在第二天清早烧掉;为还愿或甘心献的祭肉第二天还可以吃,到第三天就一定要烧掉,若第三天再吃就不蒙悦纳了。神这样的定规有几点要留意的:头一点是,感恩的人必须接受神的权柄,学习作个顺服的人;第二点是,认识恩典越深的人享用恩典越多,所以为还愿和甘心献的祭肉可以吃两天;虽然可吃两天,但绝不能留到第三天,这就引出第三点,神的恩典不会陈旧,神也绝不把陈旧的恩典给寻求他的人;他的恩典总新鲜的(参哀3:22-23;来4:16;“随时”原意是“及时”),及时的。何等宝贵!

        神的恩典既然新鲜又及时,我们就必须追求在恩典中不断更新自己的心意,不叫恩典的感觉陈旧,也不叫任何人、事、物在我们的身上使恩典的感觉变得陈旧。在我们的属灵经历中,神的恩典在当时确是新鲜的,但我们不能凭着过往的经历行走今天的路程;经历可以给我们激励,但恩典的感觉必须新鲜,没有新鲜恩典的感觉,就不会有神的记念和祝福。

        他亲手献给耶和华(利7:30

        既然平安祭是人受恩典的吸引而献上的,献祭的人就必须亲手献上;神这样定规显然是要我们知道,感恩是不能假手于别人的,必须亲自献上。许多时候,我们看见一些被称为基督徒的人开感恩会,从开始到结束都是请礼拜堂的牧师包办,自己只是作个感恩会的主人;聚会末了,赴会的人用些茶点,吃喝一番,感恩会就完成任务了。这不是感恩,不过是基督徒圈子内的社交应酬!教会实在不需要这样的感恩会!真正的感恩乃是蒙了恩典的人亲自述说蒙恩的见证,高举神的作为,自己把感谢归给神,也与众人一同赞美敬拜神。

        在祭司把脂油烧在坛上以前,献祭的人要亲手把脂油作为摇祭,然后才交给祭司;羊的胸也要作为摇祭,羊的腿要作为举祭,这些都是献祭之人亲手在耶和华面前献上的。见证神的怜悯,高举神的作为,只有亲自经历神的人才能述说得完备,不加添也不减少,使人在感恩的见证中遇见神。神喜欢每一个人都经历他,神更喜欢每一个儿女都作他恩爱的标本,活的见证人,叫别人从他们身上看见赐恩的神;求主帮助我们,使我们爱慕、追求作神恩典的见证人。

        神与人一同享用的祭

        平安祭还有一个特色,它是一个有交通的祭──神的恩典恢复了人与他的交通,神的众儿女也在恩典中彼此建立了交通;这些交通都是根据神羔羊的所做,凡在这个交通内的都是因着有份于神的羔羊而彼此联结,一同享用神的羔羊──基督。平安祭实在是神与人一同享用的祭,也是带进生命交通的祭;只有平安祭能全面显明属灵的交通。

        神的分与人的分

        神与人同享一只祭牲,这只祭牲使神和人都得着了满足和喜乐;它供应了神的需要,也补满了人的欠缺,成了神和到他面前来之人的分。

        脂油和腰子是神的分──荣耀和生命的能力都归于神,这是馨香火祭的食物。

        胸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即事奉神的人;利7:31)──胸是爱心的表号,事奉神的人要有充足的爱心;在恩典的交通中,神让人得着爱的供应,也以爱供应他人。腿要归给献祭的祭司(利7:32-33)──腿是能力的表号,是服事之人所需的属天力量;神借着在恩典中的交通使服事的人享用他的能力,也向众人输送他的能力。祭肉是献祭之人和一切洁净之人的分(利7:19)──祭牲是基督,祭肉自然就是基督的供应;凡寻求神的人,神都以基督作他们的供应,基督就是神的丰满,神的恩典借着基督把他的丰盛供应给人(参西2:9-10)。

        一个祭物把神与人联结起来,一同享用这祭物,一同借着这祭物活在交通中。感谢神!在神与人的交通中,神享用了人的敬拜,人享用神的丰满;这是神从亘古就有的心意,也是神永远的心意,如今借着基督所成就和睦的恩典,把神的心意完全做成了。感谢归给他,赞美也归给他!

        今天的平安祭──擘饼记念主

        平安祭是律法中的内容,而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成全了律法,律法作为将来美事之影儿的功用就停止了;所以我们在救恩里的人不再活在律法之下,不必让祭司来献平安祭了。但是,平安祭的实际和精意并未过去,仍是我们需要学习和操练的;这使得我们能活在平安祭的精意中,作个敬拜的人,作个流露恩典的人。

        擘饼记念主就是现今的平安祭──在主的桌前,神因着他的儿子得着满足,也享用了蒙恩之人的敬拜和赞美;神的众儿女(祭司和所有洁净的人)也在桌前享用着基督的爱和恩典的更新,在交通中享用基督的所做,叫神与人都因着基督而联结──这正是当日平安祭所要表明的。但愿我们体会神的心意,常常擘饼记念主,在记念主的过程中接受更新,献上敬拜,让神得着满足,也从神得着喜乐。阿们。──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