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章   赎愆祭──恢复交通

 

        利未记5:1-6:7;7:1-7

        末了的一个祭是赎愆祭。从字面上看,赎愆祭与赎罪祭并无多大分别,尽管名字略有不同,但罪与愆意思相近,罪里一定有愆,愆也脱不掉罪;还有,在赎愆祭的条例中,圣经又明说献祭是“赎罪”(利5:6,9,11)。那么,神为什么要把它们定规成两个祭呢?神的心意究竟是什么呢?神何以为着人的罪恶和过犯定下两个似乎相同的祭呢?

        “两个祭是一个条例”(利7:7

        律法上明明说:“赎罪祭怎样,赎愆祭也是怎样;两个祭是一个条例。”留心比较就会发现,这两个祭的条例相同,赎罪原则也相同,但处理罪的内容和性质不同:赎罪祭条例提及的罪似乎比较抽象:“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事,误犯了罪;”这话虽然含蓄,却指出了犯罪是直接得罪神的。赎愆祭条例则不同,它很具体地指出了所犯的罪;生活中的过错固然是得罪神,同时也直接伤害了他人。由于犯罪内容的差别,神把罪的处理分成两个不同的祭,而它们的原则却是一样的。

        赎罪祭预表基督做成的救恩

        罪人在神面前头一件要迫切解决的就是:他与神的关系必须恢复正常──这关系原是被人的罪破坏的;这关系一经破坏,人就落在神公义的定罪里。破坏这个正常关系的罪就是人对神的不信、不顺服;这最先发生在伊甸园,并继续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因着不信和不顺服,人活在外表满足而内里虚空、苦闷、愁烦的光景中,永远无法享用真正的安息和满足,且要面对死亡和永远灭亡的结局;罪使人与神分离,其结果定然是这样悲惨,且是不能避免的。也许人原先并不知道他一生充满痛苦绝望的原ڃ]是与神隔绝,但圣灵光照在人的心里,叫他看见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于是他就想要寻求神的怜悯和赦免;所以赎罪祭的条例说:“若有人在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事上误犯了罪。”不理会神的吩咐就是不信,行了神所不喜悦的事就是不顺服;赎罪祭原则性地指出了罪的性质──它是破坏人与神正常关系的基本原因。

        解决这个不正常的关系正是赎罪祭的作用和目的,它使人与神和好,叫本该灭亡的人得着挽回。圣灵借着约翰指出,赎罪祭就是挽回祭:“他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单是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约一2:2);从这节经文我们很容易明ٸA赎罪祭是把人从神的定罪下挽回过来,这是救恩的内容。所以,赎罪祭的作用预表了神给人的救恩,借着基督一次献上他自己,做成了永远的赎罪祭,使那些信从他的人得以成圣(参来10:10-11)。

        赎愆祭预表基督是神儿女与神恢复交通的依据

        人蒙恩得救以后,他与神的关系恢复正常了,不再是罪人,而是成了神的儿女,享用救恩的喜乐,这些在我们的经历中都是事实;但在我们的经历中还有另一方面事实:救恩的喜乐不能长久保持,过了不久便好像失落了,甚至感到好像又回到原来与神隔绝约光景中。感谢神!这些都是“好像”而已,救恩是不会失落的,在主里的喜乐不会长久停止的,与神的关系也不可能再被破坏;因为父亲与儿女的关系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忽略另一个事实:我们与神的交通会因为罪而受到损害,ݚ7肊呇a中止;这在我们的经历中也是很真实的。就如约翰一书第1章所说:我们已经因信基督而接受了生命,与神有了交通,能以活在光中;但我们若犯罪,就会再次落在黑暗里,与神的交通被中断。恢复与神中断了的交通,这就是赎愆祭的作用和目ڪC

        与神交通的中断不一定是因为犯了很严重的罪才会发生,人只要在生活中有一点轻微的过失,他与神的交通就会被打断,因为“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约一1:5);生活中一点点不义就能使人落入黑暗,因为义和不义不能相和,光明和黑暗不能ڹ菪獢C落在黑暗里的属神儿女必须脱离黑暗,洗净不义,才能与神恢复被中断的交通;“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神儿女的一切罪和不义被洗净,仍然根据神儿子耶稣宝血的ٲ\用──这就是赎愆祭所预表的实际。

        所以,赎愆祭条例指出的都是生活中很具体的过失,借着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事,乃至人眼中很微小的事,向神的儿女指出了他与神交通中断的原因,催促我们去取用赎愆祭的恩典,重新恢复与神和谐的交通。一个条例的原则管理了两个祭,同样的祭物生发出两种果效;这是神丰富的恩典,要救人脱离一切不洁和不义的罪。

        “他却不知道,一知道了,就有了罪”(利5:3

        借着赎愆祭,神让我们更清楚、更准确地认识了罪的内容,使属神的人对罪有了更敏锐的触觉,更全面地保守自己不陷入罪的网罗。人因着愚昧而常常为自己辩护,但我们若看见神对罪的核定,就不那么容易上撒但的当,受那些属人道理的欺骗;因为神不以有罪为无罪,他的审判并非根据人的道理或标准,而是根据他自己的圣洁和公义。

        该做而不做

        对于罪的观念,一般人的认识就是向神做错了事情;但是神让我们看见,不单做错了是罪,该做而没有做也是罪:“若有人听见发誓的声音,他本是见证,却不把看见的,所知道的说出来,这就是罪”(利5:1)。神要人在生活中表现出积极的作用,پn显明神的公义,免得伤及无辜;人若该做而不做,就限制了属神性情的显露。明白了这个原则,我们就不能在祷告、与神交通、爱弟兄、事奉神、为福音作见证……这些该做的事上继续疏忽了。有不少属神的儿女把这些事排在末后,有时间,有精神就做一点,不然就向神请假;事实上是没有假可以请的,若是做了,便是完成了该做的;若是不做,就是在神面前有亏欠。求主给我们看见这个原则,使我们不敢再原谅自己,更严肃地提醒自己,更积极地活在神的脸光中,不再马马虎虎地作神儿女。

        只要碰到死亡就是罪

        许多人犯了罪就推说“我不知道那是罪”,便赖账不管;但神的话说:“有人摸了不洁之物,无论是不洁的死兽,是不洁的死畜,是不洁的死虫,他却不知道,因此成了不洁,就有了罪”(利5:2)。神所注意的是人犯罪的事实,至于当事人知道或不ڥD,并不能作为核定是否犯罪的依据;知道而犯罪固然是罪,不知道而犯罪同样也是罪。在律法没有赐下以前,人没有判定罪的依据,但这并不等于没有犯罪的事实:“没有律法以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罗5:13-14)。虽然没有律法使人认识罪,但死的存在确凿地显明了罪的存在这一事实。

        人对罪知道或不知道,他对罪的认识是深或是浅,这些都不是问题的焦点;要紧的是罪的结果──罪的结果就是死,人犯了罪就有身体的死亡;神的儿女犯了罪更有属灵的死亡,就是与神的交通被中断,落入虚空愁烦中。这些年有不少基督徒喜爱辩论生活方式问题,例如基督徒该不该进电影院?可不可以跳舞?能不能喝酒?可不可以这样?可不可以那样?……其实,这些都不是根据道理能否说得通来决定的,而是要留心做了这些事会否引出死亡的情形,是否会中断或减少爱慕与神的交通;因为这ڙ{象都反映出人在神面前有了罪,成了不洁。道理辩胜了仍然不能改变罪的事实,更不能除掉属灵死亡的光景;因为罪的成立并非依据人的认识和见解。是罪就一定会带进死亡,有了死亡就反映出罪的存在:“因他在耶和华面前实在有了罪”(利5:19)。

        得了不应得的

        “若有人犯罪干犯耶和华,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或是交易上行了诡诈,或是抢夺人的财物,或是欺压邻舍,或是在抢了遗失的物上行了诡诈,说谎起誓,在这一切的事上犯了什么罪”(利6:2-3);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把不是或不该是自己的事物据为ٰv有,这就是罪──基督徒不赌博,不买彩票就是这个原因。一切不该得却要强拿到手的行为都是出于贪心,出于贪心的在神眼中就不是可喜悦的;所以要占别人便宜的心思在神儿女的身上是不可留有地位的。

        罪一定招来亏损

        人犯罪的当时大都会很开心,若不能使人开心他就不会去犯罪;可是这些开心都是很短暂的,转眼就过去,并且愁苦随之而来。赎愆祭的条例一再说到要偿还,另外还要再加上五分之一(参利5:16;6:5);这明明是说犯罪得不偿失,除了赎愆祭的祭物以外,还必须照本偿还,另外要再加上五分之一,这些加起来远比犯罪所得的要多。

        我们注意一件事:神定下这些律法一方面是要求人遵守,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必定执行。有人存着侥幸心,以为只要不被人发现就可平安无事;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早晚都要到神面前去,人所做的没有一件在神眼前不是赤露敞开的,罪给人带来的亏损终究会成为事实。罪不只带给人物质的亏损,也带给人属灵的亏损;总而言之,犯罪一定带给人亏损。

        “就要承认所犯的罪”(利5:5

        罪在神面前是不能随便被涂抹的,因为神不看人的动机好坏,也不看人对罪的认识深浅,他只注意犯罪的事实;这显明犯罪乃是关乎生命的问题,从犯罪之生命流露出来的,动机再好,罪仍是罪,性质一点也不改变。神不让人在罪的界在线含糊,免得人落在迷惑里;他借着罪所产生死亡的结果叫人知道罪,从而寻求神的怜悯来除掉罪:“他有了罪的时候就要承认所犯的罪,并要因所犯的罪把他的赎愆祭牲……牵到耶和华面前为赎罪祭”(利5:5-6);神指明了恢复交通的方法,就是献上预表着基督流血的赎愆祭,好除掉罪而恢复交通。

        罪是无可推诿的

        罪带进属灵的死亡,叫神儿女与神的交通中断,这样的结果不是道理和言语可以推翻的;里面受捆绑,使人知道必须寻求神的赦免。神定规赎愆祭的祭物有羊,有雏鸽或斑鸠,有面;神这样的安排一面表明了罪必须付出代价才能赎,另一面也是体恤人的难处。“他的力量若不够献……”一句说明了神的体恤──人的生活无论多么穷困,一把面总有办法拿得出来;并且人若看与神恢复交通比吃饭更要紧,这样的心意必定是蒙神悦纳的。

        交通的中断使人知道自己已经落在罪里,而神的安排又使每一个人都有条件去赎罪,使人没有借口不认真地对付罪,叫人对罪无可推诿。基督耶稣流血所做成的赦免之恩就是这样向每个人敞开;人只要肯相信,赦免就立时临到,中断了的交通也立时恢复。若有人将来还是带着罪来到审判台前,他也不能推诿说“我没有办法”;他只有自己承担罪的亏损。神实在不偏待人,他赦免的恩典不是为着一部份人预备的,而是为着每一个人预备的;谁愿意得着,都能从神手中得着,因为那是恩典,也是神对٭H的体恤。

        真实地寻求恢复交通

        赎愆祭的祭物是羊;若是献祭的人力量不够,也可以用两只斑鸠或雏鸽代替,一只献作燔祭,另一只献作赎罪祭(利5:7-10)。神体恤人,人却往往因着愚昧而轻看神的恩典;所以神让人学习准确地活在他面前──神恩典的门始终向人敞开,任何人都可以来享用恩典;但是寻求神恩典的人必须带着真实寻求神悦纳的心,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享用神的恩典。恩典不是给人作随意犯罪的借口,正如圣灵借着保罗在罗马书第6章清楚地说:恩典的目的是叫人与罪分离。所以献赎愆祭的实意不是例行公事般地应付神,而是深深地爱慕与神恢复交通;存这样的心去献赎愆祭,罪就必蒙赦免(利5:10)。

        义的代替不义的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赦罪的原则是明显的;但是在赎愆祭中却可以用面粉作祭物,这不是有点矛盾吗?不,神不会做矛盾的事,他这样安排是有用意的。我们首先要注意,神的百姓都有份于赎罪日所献上的赎罪祭,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赎罪祭;再者,赎愆祭本身也是以血祭为根据的,所以献赎愆祭的人已经先享用了流血赎罪的果效,在他身上已经有了血的记号。所以,使用面粉并没有抵触神藉流血向人赦罪的原则。

        神用面粉作赎愆祭的祭物,是要说明赎罪的实质是以义的代替不义的。面是素祭的主要内容,说明基督是显明神之义的那义者;一般的祭物都表明无罪的代替有罪的,而这里的面更进一步表明那无罪者不仅是没有罪,更拥有义,乃是象神一样的义。感谢神!他以义的代替了不义的,使原来不义的在他的恩典中成为神的义(参林后5:21)。

        所以用面作赎愆祭物,处理的方法与素祭一样,剩下的要归给祭司享用;人若真实地寻求恢复交通,使神儿女都成为神的义,基督就有了享用,神的恩典就显得更加丰富。

        律法与恩典的比较(来10:1-14

        神借着献祭的事解决了人的难处,也供应了人的缺欠;但是献祭仍然是律法中的一部份,是人与神相和过程中神给人暂时性的解决办法,要藉此使人认识自己的光景,从而被催促到神面前得怜悯和恩待。因此,律法只是一个预表性的启示,是将来美事的影儿,并不能彻底解决人的难处;但律法却为人指出了那要来的主耶稣基督,并他所带来的恩典,这就是神为人彻底解决难处的方法。所以在看完了献祭的事以后,我们简略地对律法和恩典作一个比较,好使我们确切地认识自己成了何等样的人,又ݖX了何等样的恩典。

        神借着律法向人说出了他公义的要求,人在律法中认识了罪,也知道自己是罪人;同时,因着这些认识,人便背上了罪的重担。罪使人烦恼,也使人为罪的结果而心存恐惧;因此人要尽力挣扎,好脱离罪的捆绑和辖制。律法是要人自己去满足神的要求,要人追上神的标准──若能追得上,就能因满足律法而得生;可是人的本相根本没有条件满足律法,越要满足律法就越发现自己是在神的定罪里。并且律法的要求是继续不断地做,其结果就是不做没有安息,做了还是没有安息。可见,律法诚然指出ٮF人寻求神喜悦的路,但人因为天性的败坏,不单没有得着律法的好处,反倒落在律法的定罪里;这就是罗马书上所说“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的意思。

        如今,律法所预表的基督来了,他是带着恩典来的,叫人在恩典中享用了赦罪的救赎──不是凭自己所做的,也不需要挣扎;只是用简单的信心接受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做成的救赎,人在神面前的难处就过去了,神一切荣耀和丰满的恩惠就都赏赐给人了。恩典不是神停止了他公义的要求,也不是废去了律法的标准,而是神亲自满足了他一切的要求;神不要求人去做,而是亲自做,既做成了,就呼召人来享用他所做成的──这就是恩典。所以恩典不是要人去做,更不需要继续不断地做,而是借着神ڐl一次把自己献上为祭,神所要人做的就都完全做成了;神既已做成,人所该做的就是来享用神所做成的。恩典成了人的安息,恩典也使人稳妥地住在神的信实中,恩典更使人活进荣耀的指望里;因为基督所做成的不单叫人脱离罪和死,更进一步把人带回荣耀里。

        感谢神!我们现今不是活在律法以下,而是活在恩典之中;不是在恐惧里,而是在安息和指望里。因此,我们就应当象希伯来书10:19-25里所说的:“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也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