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二章   逾越节──羔羊之血的拯救

 

        利未记23:4-5;出埃及记12:1-14,21-28,43-49

        耶和华的节期中第一个是逾越节。逾越节表面上是记念神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实际上是预表神借着他怀里的独生子为人类所预备的救恩;神在埃及以十次灾难击打埃及人,最终迫使法老释放以色列人离开的是击杀头生之人和牲畜这一灾──神的这次击打就是设立逾越节的依据;所以,要认识逾越节,就得从逾越节的历史着手。

        逾越节的历史

        以色列人在埃及人的辖制、苦待下经过了漫长的时期,作奴隶的生涯使他们发出哀声;神记念他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差遣摩西作以色列的首领,要带领他们出离埃及,返回神应许赐给他们的迦南地。埃及王法老一再阻挡这件事,甚至被神九次对付却仍旧心里刚硬,不放以色列人离开;到了第十次,神重重地对付埃及人,击杀了埃及所有的长子和头生牲畜。在这次击打中,神保存了以色列人的长子及头生牲畜,以显明这事是神的作为;这使法老不能再抗拒神,终于为以色列人放行。

        以色列人的长子和头生牲畜在埃及地得以保存,乃是因着神为他们设立了一种识别的记号(方法),叫灭命的使者看见有这记号的房子便越过去,不进去击杀;这方法就是要以色列人在那天黄昏宰杀羊羔,把血涂在门楣和门框上作记号,然后全家在房子里吃羊羔,等候离开埃及──血的记号成了他们的拯救,也成了他们离开埃及的原因;就在那一天,神定规他们世世代代要守这一天为逾越节,记念神在埃及的拯救,这就是逾越节的历史由来。

        逾越节的属灵意义和预表

        逾越节记念历史的意义并不大,神定规逾越节的主要目的是藉此启示他的救赎方法;所以逾越节的属灵意义比历史意义重大得多,它所预表的是神救赎计划的关键──我们必须透过历史事实来领会神在这个节期中所要启示的心意。

        改换年历──救恩带给人新的开始

        关于逾越节的第一件事就是改换年历:“你们要以本月为正月,为一年之首”(出12:2)。在出埃及的历史中,神颁给以色列人新的历法,用以代替埃及(世界)的历法;自此,他们计算年日不再根据世界的习惯,而是根据神所命定的新历法。出埃及对以色列人来说是生活中的一个新开始,他们要进入一个新的境地,开始一种新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地位有了新的变化──不再是奴隶,而是自由自主的全新之人。因此,神给他们一个新的历法,记念他们从被奴役的辖制中得释放。

        神为人预备的救赎也是这样,我们信主得救也是一个新开始,从此不再是罪人,而是义人了──从罪人成为义人,从仇敌成为儿子,从死在罪恶过犯中转为活在荣耀指望里,从随从世俗生活转为凭借神的生命而活;这一切对蒙恩得救的人来说都是新的开始。救赎就是使我们脱离旧造,成为新造:“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凡进入救恩的人,神都给他一个新的起头──根据基督(羊羔)被杀这件事,把我们从亚当里带出来,安放在基督里。

        预备羊羔──救赎的规划

        逾越节的羊羔是在十四日宰杀的,但是要在初十日就选好;预先选好羊羔这一命令,表明了神的救赎工作是有安排,有计划,有步骤的。我们得救蒙恩不是偶然发生的事件;或许我们对自己的蒙恩得救感到意外,但在神的计划中,我们的得救决非偶然的事。神在创世以前就定规让主耶稣为我们做成救赎的工,他在把人逐出伊甸的时候就启示了“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可见“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弗1:4)。

        神预备他怀里的独生子为我们被杀,就如同神亲自对他的儿子判决了死刑,并且长久等待着要执行这个判决;从创世之前直到主被杀在木头上,神在感情上为我们忍受了何等的痛苦!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一份痛苦是我们没有办法了解的,也不可能明白;神预备羊羔这件事充份显露了他对我们的大爱。

        “各人要按着父家取羊羔,一家一只;若是一家的人太少,吃不了一只羊羔,本人就要和他隔壁的邻舍共取一只。你们预备羊羔,要按着人数和饭量计算”(出12:3-4)──神的拯救是恩典,供人白白地,且是无限量地取用,但神不喜悦人浪费他的恩典,也不喜悦人只顾自己享用恩典。基督是为着众人舍去自己,也叫众人一同享用,这是出于他丰富的恩典;众人享用的恩典都出于同一位基督,基督的丰满也把众人都包括在内,因为“他为我们作了挽回罪,不是单为我们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约一2:2)。因此我们享用了救恩的人必须体会父神的心意,不要叫神的恩典停止在我们身上,而要从我们身上流出去。

        宰杀羊羔──十字架上的主耶稣

        为逾越节预备的羊羔是没有残疾的,这指出主是圣洁没有瑕疵的,故而有足够的资格代替人承担罪的刑罚;要在正月十四日黄昏时把羊羔杀掉,那正是主在十字架上断气的时候。宰杀了的羊羔要用火烤来吃,“不可吃生的,也不可吃水煮的,要带着头,腿,五脏,用火烤了吃”(出12:9);这一段话不单说出了主被杀的光景,也说出了他被杀时的属灵境况。必须把完整的羊羔放在火里烤──主实在是把他整个的自己为我们摆上,这不单应验了经上的话说“他的骨头一根也没有折断”,也表明他是۟u实地为我们死去,并且接受了火湖对罪人刑罚的煎熬。

        血的记号──救赎的根据和保证

        “各家要取点血,涂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门框上和门楣上”(出12:7)。旧约的律法禁止人吃血,但人却要享用血的功效,这在逾越节和献祭的事上都显明了;神不许人吃任何的血,但神要人单一地吃主所流的血:“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约6:53-55)。

        只有主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能叫接受他的人得着拯救,得着永生。以色列人把血涂在门框和门楣上,门楣上的血又滴在门坎上;这不正是主在十字架上流血的几个部位吗!羊羔的血做成了拯救的门,进入这门内的,不管是以色列人或外邦人,都要在神的救恩中得以保存,因为灭命的使者只认羔羊的血,不认任何人;他看见了羔羊血的记号,就越过那屋子,不进去击杀。羔羊的血是拯救的根据──不在有血记号之房子里的人,即便是以色列人,也一样被击杀;若有外邦人进到有血记号的房子里,他٪]不会因为是外邦人而被击杀。

        羔羊的血不单是拯救的根据,也是拯救的保证,叫一切留在有血作记号之房子里的人(即因信而顺服神安排的人)都蒙了拯救。主的血实在是荣耀丰富之救恩的保证,每当我们在记念主的桌子前看见那立约之血的杯(就是主用来为我们与神立约而流出的血),就看见神的信实;因着这立约的血,神的信实就向一切有主血记号的人施恩,也把他一切的荣耀丰丰富富地供给他们,充满他们。因为那些有主血记号的人,就是那些神使之成为基督身体的人,乃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用主的血所立ک漪躩O证了神一定要如此恩待那些享用这血之功效的人。

        “当夜要吃羊羔的肉”

        神的救赎是完备的,不单能使人借着血得救,也能使人借着吃羊羔的肉而建立与主内在的联合;主耶稣在我们身上所做的,一面是流血代死叫我们得着赦免,一面又借着圣灵的重生而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与我们联合,使他的所做在神面前成为我们的所做,他的所是在神面前成为我们的所是,他的所有在神的恩典中也成为我们的所有。

        吃羊羔的肉要与无酵饼和苦菜同吃(出12:8),这定规表明了,能与主联合诚然是神的恩典,但与主联合的人必须要有为罪痛悔的经历;要认识罪的可怕及可恨,从而迫切地追求脱离罪,脱离犯罪的生活──这就是把无酵饼和苦菜与羔羊同吃的意思;羊羔是鲜美的,但要享用神的甘美必须爱慕圣洁(无酵饼),并为自己的罪而难过痛悔(苦菜)。

        当夜就要吃羊羔的肉,不能留到早晨。享用神的恩典要及时,因为神的恩典不会长久存留,也不会留在世界中任人浪费;要趁着悦纳的时候尚在,拯救的日子仍存,赶紧抓住机会接受主,不然恩典的门一旦关闭,拯救之恩就无处可觅了。不单要抓住机会接受神的恩典,也要立刻脱离犯罪的生活,立刻离开世界的享乐,急促地奔向神的应许之地;正如以色列人当日吃羊羔的时候要腰间束带,脚上穿鞋,赶紧地吃,随时预备离开埃及。吃剩的羊羔连同骨头要全部烧掉,不留下一点在埃及;享用主的人ٶ眸椰麻鳛韫@俗生活的心思,不愿脱离世俗就没有条件享用主。

        “作为你们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

        神的恩典在人身上既已开始,他就不住地把人带进更丰满的恩典中;进入迦南就是更丰满的恩典,但这个丰满的恩典是从逾越节开始的。神定下逾越节为要以色列人在享用丰满恩典的同时常常温习恩典的起头,从而更深地认识、爱慕赐恩之主,也更加宝贵自己所站的恩典地位;我们在基督里蒙恩的人也是这样,主的被杀该是我们常常记念的,主也这样命令我们常在他的桌子前温习这恩典的起头。

        有一件值得我们注意的事:复活升天的主在荣耀中仍然带着被杀过的形像(启5:6)!能进入新耶路撒冷的人,他们的名字都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启21:27);在天上,在永世里,羔羊曾经被杀的史实永不过去,乃是永远可记念的,因为他的被杀把神的恩典引进人中间,又把人引进神荣耀的丰富里。巴不得我们蒙了恩典的人天天而琱[地记念那为我们舍己的主。

        “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

        逾越节起初是颁给以色列人的,要记念神救他们脱离埃及的历史。从历史角度来说,逾越节与外邦人无关;但从神的心意来说,神的救赎是包括外邦人在内的,只是神在当时所做的工主要在以色列人身上,所以拯救就显明在他们身上──这不是说神不悦纳外邦人,因为主的被杀乃是为着普天下人的罪。

        外邦人也能有份守逾越节

        逾越节原是与外邦人无关的,相关的条例原则上也不许外邦人守逾越节(出12:43);但若有外邦人爱慕享用逾越节的恩典,神也定下条例让外邦人能够享用逾越节。这启示出神的救赎对象包括了以色列人和外邦人,只是神工作的次序先是犹太人,后ڸO希利尼人;做工的次序虽有先后,赐恩的范围却不分彼此──亚当一切的后代都在神的救赎范围内,都有机会享用神的救恩。

        当时,外邦人要守逾越节就必须先受割礼(出12:48),受了割礼就可以守逾越节;外邦人受割礼的意思就是归入亚伯拉罕(参创17:9-13),这是人守逾越节的条件。外邦人就是外邦人,受了割礼还是外邦人,不会在血统上变成亚伯拉罕的子孙;感谢主!他在罗马书第4章里叫我们看见亚伯拉罕有两类子孙,一类出于血统,另一类出于信心──外邦人受割礼正是指着凭信心成为亚伯拉罕属灵的后裔,这指明了信心是进入神救恩的唯一途径。从前,外邦人因信进入亚伯拉罕,得以享用逾越节;现今,我们因信进入基督,得以直接享用逾越节所预表的基督自己。

        第二个逾越节

        以色列人若不守逾越节,就要从民中剪除(参民9:13)。没有与神的拯救建立关系的人当然不能享用神的恩典,而守逾越节正是人信主得救的经历;人若没有得救的经历,自然就与神无份无关,只有等候神定罪的的审判。所以,人若要享用神丰富的恩典,就必须要有清楚的得救经历。

        在民数记第9章提及了那些因为死尸而不洁,或因行远路在外不能守逾越节的情况,他们心里爱慕享用逾越节,摩西就为这些人求问神;神晓谕摩西说:“他们要在二月十四日黄昏的时候守逾越节。”时间延迟了一个月,让这些不能在正月十四守逾越ܴ`的人还有守逾越节的机会。人的不洁需要神来拯救,神也愿意所有的人都享用拯救;第二个逾越节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更显明神为人预备了恢复的恩典,给人有足够的机会享用神的拯救。因此,人必须有逾越节的经历;没有逾越节的经历,一定是与神无份无关的。

        再从教会生活方面来看第二个逾越节的定规:一方面,人进入了救恩,他在救恩里的地位便是稳固的;另一方面,生活中的不洁固然不能改变这个蒙福的地位,却会中断他与神和神众儿女的交通,不能同在主的桌前擘饼。神仍然是怜悯人的神,他时刻为犯罪退后的儿女存留恢复的恩典;人若受光照,回转归向主,他就能恢复在桌前的交通,若心里刚硬不肯悔改,就只好承担自己在神面前的亏损了。

        逾越节的沧桑

        逾越节与神的百姓享受应许有着极密切的关系──他们出埃及是根据逾越节,攻取迦南也是以守逾越节开始(参书5:10);神赐福的原则总是要人回到起初蒙恩的地位上,不偏离赐恩的主,承认所蒙祝福的源头是神,这样才能长久地在恩典中得蒙保守。

        节期是神在带领以色列人进入应许地以后要求百姓守的,每年都要到神面前去守;真正认识恩典的人一定乐意照着神的心意守神的节期,可惜以色列人很快就在恩典中失落了。

        圣经中有两段关于守逾越节的特别记载:一处是在历代志下第30章所记希西家作王的时候:“因为民许久没有照所写的例守节了”(代下30:5小字);“有许多人尚未自洁,他们却也吃逾越节的羊羔”(代下30:18-19)。后来他们经过认罪再守节,“这样,在耶路撒冷大有喜乐;自从以色列王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的时候,在耶路撒冷没有这样的喜乐”(代下30:26)。另一处是在历代志下第35章:“自从先知撒母耳以来,在以色列中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以色列诸王也没有守过象约西亚、祭司、利未人在那里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以及耶路撒冷居民所守的逾越节”(代下35:18)。这两处经文记述了神百姓渐渐淡忘神的吩咐,不遵守神的节期,或不照着神的心意守节;这两处经文所记载的历史是神在以色列人中间的恢复工作,让他们重新守逾越节,回到蒙神悦纳的大喜乐中。神的百姓在神面前蒙恩或蒙羞,完全取决于他们与神的关系,而守节就是他们与神关系的实际表现。

        以色列民到今天仍然很重视逾越节,但他们只保留了外在的形式,而失却了当初神启示给他们的内容和实际;在一位犹太教拉比写的书上提到了逾越节的内容,将其与圣经作一比较,就会发现内容增加了不少,也删减了不少。这种趋势不是现今才出现的,它很早就已出现在神百姓中间了;神在以赛亚书1:14说:“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里恨恶,我都以为麻烦。”阿摩司书5:21又说:“我厌恶你们的节期。”到了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更明显地说耶和华的节期成了人的节期:“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5:1),“犹太人的住棚节近了”(约7:2),“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约2:13);耶和华的节期成了人的节期──徒有节期的形式,却没有了节期的内容。

        不要以为这些改变是小事,以色列人在神面前被弃绝与这些改变恰恰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这些改变反映了人心向着主的光景如何──顺服神或不顺服神。试图改变神的节期是撒但长久以来所做的事,但以理书7:25记载着那作为敌基督的王:“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这一种改变是要人不尊主为大,从心里背弃神,然后造成一个结果,使人与神的恩典隔绝。

        从以色列人守耶和华节期的历史中,我们该汲取的教训是:神一切的安排都是最美最善的,人不能随己意更改;顺服神的定规是我们应该留心学习的功课。神的定规不仅启示了神向人的心意,也发表了神永远的计划;我们没有权柄,没有资格,更没有条件去更改──绝对地顺服神的安排,那才是我们蒙福的正确道路。──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