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六章   吹角节──神的百姓被招聚

 

        利未记23:23-25;民数记29:1-6

        第三组节期以吹角节开始,日期是七月初一;从五旬节到吹角节相隔四个月之久,那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五旬节预表着教会的建立,当教会在地上被建立的时候,以色列人在神计划中的主要地位被暂时中止,教会在这个时代成了神做工的中心;直等到教会完成了在神计划中所要做的,预备好国度显现的条件,神的百姓就要重新被招聚。吹角节在神的启示中没有很多的说明,但是从该组的另外两个节期以及神借着先知对百姓的应许,并主自己的宣告来看,吹角节是神计划进入另一阶段的开始。

        从历史来看神的计划

        在神的救赎计划中,他有步骤地把人恢复到荣耀中来,而撒但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让神施行恢复工作;但是,它的破坏并没有改变神所计划的目标,神乃是把被破坏的一步步地恢复过来。神的工作方法是在人身上恢复权柄,神工作的步骤是从局部到全体──当神拣选亚伯拉罕的时候就启示要使用亚伯拉罕的后裔使万族得福;当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到达西乃山脚下的时候,神又宣告要得着以色列人作为祭司的国度。神的计划正是沿着这一条线索来恢复他在人身上的权柄,而撒但也正是着重在܀o一点进行破坏的工作;撒但的破坏并没有改变神的定规,神默然地循着既定的方向来进行他的计划。    在恩典时代,教会暂时代替以色列

        以色列人没有体会神的心,一再背弃那位拯救他们、看顾他们的神,虽也曾有过复兴,但终究是行神眼中看为恶的事;结果先是北国以色列被亚述人掳去,又分散在各处,后是南国犹大被掳到巴比伦,归回后曾有短暂的敬畏神的时期,至终落在宗教的仪文中,失去了敬虔的实意,不能成为神合用的器皿。神虽借着先知一再向他们呼唤,但他们回转归向神的心意并不强,甚至把神所差来的独生爱子杀害在木头上;他们这样背弃神,引来了神在申命记中向他们警诚过的管教,任凭他们在万国中被抛来ڢh,在各国中令人惊骇、笑谈、讥诮(参申28:15-46),不再使用他们去成就神的计划。

        神虽放弃了以色列,却不放弃他的救赎计划;他兴起了教会来代替以色列人,在这世代中执行神的计划,把人带入神的恩典中,让神的权柄建立在这一群蒙恩之人身上,再借着他们把神的权柄扩展到全地。教会代替以色列人在神的计划里作中心,以色列人则好像是被神完全放弃了,成为亡国奴,甚至不能居住在自己的国土上。

        神果真弃绝他的百姓吗?

        神以教会代替了以色列,是否说明神不再让以色列有复兴的机会,使他们重新作他计划的中心,来成就他的计划,以应验他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应许,完成他与大卫所立的约呢?近代基督教内有一班人主张,神不会再复兴以色列国,因为教会被算作真以色列人,可以彻底代替以色列来完成神的计划;这一主张被称为“无千年派”,在二十世纪中叶以前曾非常流行,但随着以色列的复国并壮大,这种主张受到了历史事实的冲击,需要重新估定。我们必须回到圣经中看神怎么说,而不能以灵意ڍ@为解释预言的主要方法;要尽量按字面的意思来领会神所要做的,这样才能看准神的心意,不至于发生偏差的领会。

        神不会永远放弃他的百姓,也不会把少数以色列人加入了教会算作已经重新收纳了他的百姓;他要让以色列作为一个整体复兴起来。权柄是透过国的形式才能实际地显明出来;教会不是国,教会的权柄是属灵的,不是管理属地行政的权柄,所以教会不能代替以色列在国度中显出基督的权柄。神的灵默示保罗在罗马书第11章里说:以色列人是橄榄树的枝子,他们虽被砍下,“若不是长久不信,仍要被接上”(罗11:23),“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11:25-26)。

        在末后的日子,以色列人要全家得救,但不是得救归入教会,因教会那时已经被提,不在地上了;以色列人的全家得救乃是被神重新收纳,再恢复作为神计划之中心的地位,在地上显出基督的国度。但以理书9:24-27记载着神所启示百姓将来的遭遇:ِ妞饥A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下了七十个七。”七十个七是指着七十个七年──先有七个七年,那是关乎耶路撒冷重建的历史;再有六十二个七年,那是关乎主到地上来的事。之后,主就被杀,圣城和圣殿都被拆毁,并且持续荒凉;这些事均已在历史中应验。这段荒凉时期至今已快二千年,仍在荒凉中;圣城还没有重建,圣殿的恢复更是渺茫。虽然在人眼中是遥遥无期,但神为以色列和圣城定下的最后一个七必定要出现,最终使七十个七完全应验──最后一个七年与前面的六十九个七年之间隔߄@段很长的荒凉日期;及至时候满足,主再来的日子就到了,他要招聚他的百姓回到以色列地,把最后一个七年的历史接上去,使七十个七的预言完全应验。这最后一个七年就是启示录中所记载大灾难的七年;在那七年中,神的百姓在神的计划中重新被记念,因为神的信实不容许他忘记自己的百姓。

        “现在他(神)说:‘你(基督)作我的仆人,使雅各众支派复兴,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归回,尚属小事;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锡安说:‘耶和华离弃了我,主忘记了我。’妇人焉能忘记他吃奶的婴孩,不怜恤他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你的墙垣常在我眼前;你的儿女必急速归回,毁坏你的,使你荒废的,必都离你出去。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他们都聚集来到你这里。……至于你荒废凄凉之处,并你毁坏٨a,现今众民居住必显为太窄。……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向列国举手,向万民竖立大旗,他们必将你的众子怀中抱来,将你的众女肩上扛来;列王必作你的养父,王后必作你的乳母。他们必将脸伏地,向你下拜,并舔你脚上的尘土;你便知道我是耶和华,等候我的必不至羞愧’”(赛49:6-23)。这一大段的话指出主要复兴以色列,并且复兴的时间是在主作外邦人的光以后,那时他要把以色列复兴到作为列国之中心的地步;神的信实保证他要做成这件事。

        国度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而以色列的复兴使得国度的应许得以应验,也使得以色列照着神的定规在列国中作了祭司的国度:“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将来必有列国的人和多城的居民来到,……必有列邦的人和强国的民来到耶路撒冷,寻求万军之耶和华,恳求耶和华的恩。’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在那些日子必有十个人从列国的诸族中出来,拉住一个犹大人的衣襟说:“我们要与你们回去,因为我们听见神与你们同在了”’”(亚8:20-23)。这一段话又指明神的百姓将成为外邦人到神面前去的引导者,列国要借着犹大去见神的面,因为以色列是祭司的国度,是国度的中心;那时列国都要趋向他,他必再在神的计划中居于主要的地位上,作为神在地上荣耀权柄的出口。

        教会只是在现阶段代替了以色列作为神计划的中心,这是暂时的;并且教会的长成也是为以色列的复兴作准备,为国度铺路。神不会永远弃绝他的百姓,到了时候他便从全地把他们招聚回来──吹角节就是神根据这个预言来安排的。

        “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余剩的”

        旧约的先知不单预言神要分散他的百姓,也预言神要重新招聚他的百姓;前一类预言怎样在历史中全然应验,后一类预言也必在将来全然应验,因为这是神所说的话,也是神对他百姓的应许,神的大能和信实必不使他的应许落空。“当那日,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余剩的,就是在亚述、埃及、巴忒罗、古实、以拦、示拿、哈马,并众海岛所剩下的,他必向列国竖立大旗,招回以色列被赶散的人,又从地的四方聚集分散的犹太人。……耶和华必使埃及海滩枯干,用暴烈的风使大河分为七۫A令人过去不致湿脚;为主剩余的百姓,就是从亚述剩下回来的,必有一条大道,如当日以色列从埃及上来一样”(赛11:11-16)。这段话要我们留心的不是犹大被掳到巴比伦后的归回,而是分散在全地神百姓的归回。从时间上说,这事发生在主耶稣被钉十架,成为外邦人所寻求的赐安息之主以后;从范围上说,被招聚的不单是犹大,也包括了以色列(北方的十支派)。感谢神!他的信实叫他忘不了自己的百姓。

        “用号筒的大声……将选民……招聚了来”

        角就是号简,吹角就是吹响号筒;吹角节的特点是在过节的当天大声地吹响号筒。在民数记10:2里,我们看见吹号的作用之一就是召集全会众,角声一响,以色列全会众就聚集到会幕那里去;将来主回来的时候,神的使者所吹的号声一响,神的百姓都将被招聚,回到以色列地。

        神从前一再借着先知向百姓应许,吹角的日子一定会来到,眼见的环境不能改变神的定规:“以色列人哪!到那日耶和华必从大河直到埃及小河,将你们一一收集,如同人打树拾果一样;当那日,必大发角声,在亚述地将要灭亡的,并在埃及地被赶散的,都要来,他们就在耶路撒冷圣山上敬拜耶和华”(赛27:12-13)。主的应许一定要成就。

        主自己的宣告不单叫我们看见吹角的应许必成为事实,也给我们知道吹角的时间:“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太24:30-31)。我们要注意是,这里说的不是教会被提,而是主招聚自己的选民(以色列);教会已经在早些时候被提了。当主再来的时候,要借着号筒的大声把他的百姓从全地都招聚回以色列地;到这个时候,吹角节的ܺw表就应验了。

        神为他的百姓奇妙地保存了国土

        犹大在第一世纪亡国以后,人民都流散到世界各地;他们一离开,别的民族很自然就要进占,在其上建立国家。若是这样,经过近两千年的时间,迦南地早已根深蒂固地成为其它国家或民族所有了,以色列人要回去也没有可能了;但是神既应许在他百姓受管教的日子满足以后就把他们招聚回来,重新建立他们的国家,他就做了奇妙的事,保存了以色列这一大块土地,没有落在别的民族手中。

        以色列的国土曾被称为“流奶与蜜之地”,之所以如此,是因着定时的春雨和秋雨;若是没有足够的雨水,那由白垩石灰石岩层所构成的以色列地就会发生旱灾,因为那里并没有足够的河流可作灌溉,并且以山岭地带居多。当以色列人离开以色列地以后,神少降甚至停降了秋雨,使以色列地差不多成了不毛之地,不适合人类的居住和繁衍,迫使后来进驻的民族逐渐迁离;这样,神为他的百姓保存了这一块土地【注】。难以置信地,这块土地现已再次成为可居住之地:在以色列复国前后,当地的雨ܞq便逐渐恢复(若急促地恢复,以色列人没有预备好;而逐渐地恢复,就为神的百姓提供了复国的有利条件);在19世纪末,雨量开始增加,1869年至70年,雨量为12\u21450及耄□87778年的雨量为42\u9633□分半,以后逐渐增加至正常。秋雨的停降和恢复实在٪O偶然的事,而从停降时期的长久和恢复降雨的时间来看,这意义就十分明显了;神用控制雨量的方法为他的百姓保存了国土。

        神不单保存了以色列的国土,也保存了他们的人民。一千多年来,犹太人到处被人歧视、残害,尤其在第二次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党对犹太人的残杀实在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但是分散在各地的犹太人数目没有减少,更叫人惊异的是他们没有流失民族的联系,也没有失落民族的文化。在历史上,许多有过辉煌历史的民族后来被外族灭亡,就烟消云散了;只有犹太人是世界上唯一被灭亡,又经过了一千多年的离散而仍然能在原地上重建国家的民族。这是神的作为,照着他的应许,对选民该管教就管۳A该击打分散就击打分散,到了该招聚归回的时候就招聚归回;神在一切环境上仍然管理着他的百姓,他们是“独居之民,不列在万民中”(民23:9)。

        【注】:关于以色列复国前之以色列地的景况,请参阅基督福音书局出版的《将来必成的事》192-206页。

        关于失散的十个支派

        现今的以色列国并不是由全数十二个支派所组成的,绝大部份人出自犹大、便雅悯和利未三个支派,就是从前南方犹大国的人民;至于北方的以色列国被亚述先后掳去以后,已经混杂在各民族中间,甚至可以说完全散失了(参王下17:1-6;代上5:25-26),到如今仍下落不明。虽然有许多的猜测说某民族或某国家的人可能是那十个支派的某一部份,但都没有确凿的证据;在人看来,这实在是一个大难题,十个支派的人都不见了,如何能使以色列完全复兴呢?感谢神!在他的手中没有难成的事;在人不能的,在神都能。到了吹起号筒的那一天,神的百姓在全地都要显出来;人看不见的,神仍然能看见。

        那十个支派究竟到了何处呢?人没有答案,推测也解决不了问题;但是在圣经中有一些记载倒是可以当作参考答案:“当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说迦南的方言,又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赛19:18-25)。“我虽然播散ٷL们在列国中,他们必在远方记念我;他们与儿女都必存活,且得归回。我必再领他们出埃及地,招聚他们出亚述,领他们到基利和利巴嫩”(亚10:9-10)。我们要特别留意以色列与埃及并亚述的关系:神说他们“三国一律”,并且这三国是叫列国得݅眭沪鸮]──这个应许原是单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后裔的(参创12:1-3;22:18;26:3-4;28:13-14),但这里却说以色列、埃及、亚述三国使地上的人得福,这岂不是说该三国就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吗?还有,在过去的历史中,神从来没有承认埃及和亚述与神有亲密的关系,这两国都是站在与神敌对的立场上;但是在预言中神却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把埃及和亚述摆在跟以色列一样的地位上,这实在是耐人寻味。

        现今住在埃及地和原亚述地的人,已经不是从前的埃及人和亚述人,历史的变迁使那些地方的人起了大变化;从外表看来,现今住在这两个地方的人都是阿拉伯人,他们与以色列同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却不是雅各的后裔(目前,因着中东地区的政治问题,这些阿拉伯人正与以色列殊死搏斗,势不两立)。因着历史的变迁和民族的迁徙,人文情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从预言的角度来看,现今住在埃及和亚述地的人就是以色列失散的十个支派──这种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的。若真是如此,将来主把他ۄ旼膌X来的时候,他们必要恍然,地上的人也要惊奇了;等到吹角节应验的日子一到,这一切就都不再隐藏了。

        献祭和守望安息日

        吹角节的献祭和赎罪日的献祭一样,在燔祭的数量上是比其它节期减少了(参民29:2,8);虽然减少,但意思却是很大,因为这里的减少使得赎罪祭的作用相对地增加了。以色列对神的悖逆使得他们在重新寻求神的悦纳时,或再次得着神的喜悦时,解决罪的问题成为十分重要的环节,而且是必须的──没有人能带着罪活在神的丰富中;以色列人被招聚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再次回到神的丰富中,因此神明确地要求他们面对悖逆不信的罪,切实寻求神的赦免。神这一法则不单对以色列人的回转有效,对ڕC一个到神面前来的人同样有效;我们若要活在神的喜悦中,就必须确实地对付自己的罪,不让罪阻塞了神施恩的通道。

        所有的节期都有要守为安息的日子,神在人身上一切作为的目的就是要使人进入安息,享用安息;不管神所做的在人眼中怎样看待,在人心里如何领会,甚至是被人误会,神要使人得享安息的心意一点也没有改变──在吹角节中要守安息日的定规更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人在吹角节内所要做的事情并不多,但吹角节却十分明显地表明了神要招聚他分散的百姓;神没有一刻忘记属他的人需要得享安息,也不住地招聚那些不认识他的人成为属他的人,正如主在地上的呼唤:“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چo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何等宝贵的心意!神等着我们听见他的呼召,都聚集到他那里去享用安息。

        从吹角节联想到信徒被提

        吹角节的预表主要是为着以色列人,但是当以色列被角声所召,都聚集到立为神名的地方去的那日,我们不能不想到在那差不多相同的时刻,天空中响起的另一个招聚的号声,那就是信徒被提的号声;那时,全教会都要在空中与主相遇,“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与主永远同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帖前4:16-18)。那一天实在是大喜乐的一天,我们如今只能在信心里遇见主,在那一天就要面对面地与主相见了!那时的喜乐、欢欣更甚过与久别的亲人重逢,我们可以直接地面对面地告诉主:他对我们是何等地宝贵,我们又是何等地爱慕、渴想他,我们多年的等待ٍA那一刻都要成为眼见的事实!

        关于教会被提的时间和范围方面,存在着不同的主张,在这里不拟作进一步的交通,但有一点不得不提醒神的众儿女:要实在地预备好自己,等候见主──不管我们接受哪一种主张,这都是必须的;因为“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正如紧接着以色列人吹角节而来的赎罪日是为要彻底除掉他们的罪,当教会被提以后紧接着的就是基督台前的审判;我们若是预备好了,在面对面见主的时候就必在喜乐上再加喜乐,否则就只好在该喜乐的时候反而懮愁,主的心里不满足,我们也要受亏损。ټ@主怜悯我们,不叫我们作“又恶又懒的仆人”。──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