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十七章   赎罪日──以色列人全家得救

 

        利未记23:16:6-31;26-32

        “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圣灵借着保罗在罗马书11:25-26所启示的话就是赎罪日之预表的应验。以色列人因为拒绝、杀害神的儿子,以致被神严厉地管教击打,于主后70年分散,直到1948年才复国,而他们对主耶稣的态度至今仍是轻蔑和拒绝的;即便到将来吹角节所预表的事全面应验,所有以色列人都被招聚归回以色列的时候,他们仍然会拒绝主耶稣。直到主耶稣从天降临,拯救他们脱离围攻耶路撒冷的列国军兵时,他们才会认识到原来主耶稣正是他们的弥赛亚ِF那时,他们要大大地痛悔自己和祖宗拒绝神儿子的罪。赎罪日所预言的就是这一天,那是以色列人认罪归向神,全家得拯救的日子;所以吹角节的招聚归回在前,赎罪日的悔改认罪在后,继之才是住棚节所预表的国度来临。

        在以色列人与神恢复正常关系的事上,赎罪日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神完成计划的重要环节──以色列人若不悔改,国度就不能降临;神的百姓必须先悔改,国度才能显出来。从赎罪日的内容可以看出,这一事件的发生不单对以色列关系重大,而且在神的眼中也非常重要。

        “你们要在耶和华面前得以洁净,脱尽一切的罪愆”

        神为他的百姓安排赎罪日的心意是非常迫切的,他要百姓全然脱离一切在神面前被定罪的事,好进入神所赐极丰富的应许中,也能照着神的心意在万民中作祭司的国度:“因在这日要为你们赎罪,使你们洁净,你们要在耶和华面前得以洁净,脱尽一切的罪愆”(利16:30)。神不单要以色列人这样做,也要住在以色列地的外人照样做:“每逢七月初十日,你们要克苦己心,无论是本地人,是寄居在你们中间的外人,什么工都不可做,这要作你们永远的定例”(利16:29)。在国度显现以前,以色列٭H一定要悔改,在家的和出外的都要悔改;当全以色列地的人心都归向神,国度也就显现了。所以,赎罪日是为着国度的来临预备神百姓的心。

        “唯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独自进去”(来9:7

        祭司平日在会幕内的服事,均被圈定在圣所范围内,不能进入至圣所;只有在赎罪日这天,至圣所才向大祭司一人开放。大祭司进入至圣所也有许多规矩,一定要带着血和烧着香的香炉,还要使外袍底边的金铃铛发出声响;这一切定规使进入至圣所的事显得非常严肃──的确很严肃,因为神要在这一天赎尽百姓的罪。这一天是常献之赎罪祭以外的特别赎罪,要使百姓脱尽一切的罪愆;这不是说平常所献的赎罪祭没有果效,而是神要透过赎罪日向人指明:他要借着这一次特别的赎罪使一切的罪在他پm中停止──不仅是赦免,而且是根本中止罪的发生,所以说是“脱尽一切的罪愆”。“脱尽”就是不再存在了;神要把以色列人带进国度,在国度中作祭司的国;所以他们必须与罪中止所有关系,然后才把神的律法刻在他们的心版上(参来8:8-13),好作列国的祭司。

        “要止住罪过,除净罪恶,赎尽罪孽”(但9:24

        赎罪日既是一个特别的赎罪,是在常献的赎罪祭以外,就说明在神的百姓中有一件特别的罪,需要进行特别的赎罪处理;从但以理书9:24可以实在地看出一点端倪:“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要止住罪过(原意是要结束‘那’罪过;在‘罪过’一词前面有一个冠词),除净罪恶,赎尽罪孽,引进永义,封住异象和预言,并膏至圣者。”神为以色列定下这七十个七的日期,到了日期满足的时候就要发生一些情况:神百姓的罪过停止了,预言中的事完全应验了,神的公义完全彰显٫F,基督作王的事也显明了。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首先注意到神要结束百姓的“那罪过”──因为“那罪过”是“罪恶”和“罪孽”的根本原因,也是“引进永义(国度)”和“膏至圣者”的阻碍;只要“那罪过”解决了,其它要成就的事就接踵而至了。因此,“那罪过”就成为这里的关键。

        “那罪过”是什么呢?在历史上,神的百姓曾因拜偶像而严重地得罪了神,但自从被掳到巴比伦,受了神的管教,并归回以色列地以来,已不再有拜偶像的事发生了;然而,不拜偶像并不等于信服神,那不信的恶心仍然辖制着神的百姓,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不信神所差来他怀里的独生子,拒绝、羞辱、杀害了他。从当日呼喊“除掉这个人”,“钉他十字架”,“他的血归给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开始直到如今,神的百姓始终在这不信的罪中受捆绑;在已过的年日里,他们承担了流主血的苦果,却ڑ斨瞻{识“那罪过”,仍然站在与神儿子为仇的地位上:“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来10:28-29)?“那罪过”不解决,神的百姓就翻不了身;神一定要为他的百姓了结“那罪过”,这就是神安排赎罪日的目的。

        “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亚12:10

        以色列人对神儿子的刚硬之心持续了近两千年,至今仍然没有回转;他们当中许多人确实在律法中向神很敬虔,但一提起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他们就漠视甚至咒诅。这样刚硬的人怎么能转过来归向神的儿子,脱离“那罪过”呢?这个历史性的顽梗实在不容易被扭转;但是到了那一天,神要借着他儿子在他们中间施行拯救,那时他们就要苏醒归向神的儿子。

        当外邦人得救的数目添满了,主就要再来,把他的教会提接到空中,于是地上就开始七年的灾难期;以色列人在灾难中苏醒过来,心里重新归向神(现今的以色列人分成三类:一是正统的保守派,一是所谓的开明派,对敬拜神的事没有兴趣,一是无神论者),却依旧拒绝神的儿子。直到灾难的后半期(就是被称为“大灾难”的时候),敌基督将出来统管全地,并因为神的百姓不跟从他而恼怒,鼓动列国联合起来攻打以色列,那就是启示录16:10-16所记哈米吉多顿战争;敌基督要倾全地的力量对付ۚ囿涨囥m,以色列当然不是敌手,节节败退,困守耶路撒冷,形势十分危急。就在行将覆国的当口,他们将要仰望神──这是他们唯一得救的出路。

        “那日,我必定意灭绝来攻击耶路撒冷各国的民”(亚12:9)。神诚然定意拯救,但他的拯救没有在战争之初就开始,因为他百姓该受的管教还没有完;直等到最危急的时候,神的拯救就来了,那是裂天震地的拯救,是神答应了余剩之百姓的呼求:“愿你裂天而降,愿山在你面前震动,好像火烧干柴,又象火将水烧开,使神敌人知道你的名,使列国在你面前发颤”(赛64:1-2);以赛亚书第64章全章经文都是余剩百姓向神呼求拯救的祷告,因为那时实在是非常危急了。

        “耶和华的日子临近,……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城必被攻取,房屋被抢夺,妇女被玷污,城中的民一半被掳去,剩下的民仍在城中,不致剪除。那时,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好像从前争战一样。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耶和华我的神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亚14:1-5)。神的百姓在绝望中呼求神,神就应允他们,施行拯救;神的儿ٰl裂天而降,踏脚在橄榄山上,使百姓得着拯救,又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帖后2:8)。主将这样对付敌基督和跟从他的列国,结束这场称为“哈米吉多顿”的战争;敌基督全军覆没:以西结书第39章描述了这战役的结束,以色ڀC人将用七个月的时间清扫战场,所掳获的物资足够供应他们七年的消耗;启示录19:11-18也描述了主的争战和神的大筵席。

        以色列人反败为胜,但在得胜的喜乐中他们却要发现一件大为震惊的事──拯救他们的神竟然是他们所扎的主耶稣,就是那位被他们长期拒绝和轻蔑的神的儿子!这时,他们将明白,将在惊惧中明白:他们所等候的弥赛亚就是他们祖宗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弥赛亚就是主耶稣,主耶稣就是弥赛亚!他们醒悟过来了,但是“那罪过”已经延续了快二千年了;现在,主要亲自来为他们了结“那罪过”。

        “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11:26

        认识了自己所扎的主耶稣正是苦苦等待的弥赛亚,他们的羞愧无以复加,内疚的痛苦将撕裂他们的心肠肺腑;在空前的得胜中他们无法喜乐,只有痛痛地悔恨,他们将悲恸的呼喊说:“我们都是该死的人,我们长久以来如此深重地得罪了神,杀害了神的儿子,逼迫了我们的弥赛亚!”

        撒迦利亚书12:10-14所描述的正是当主施行拯救的那一天以色列全家悔改的光景:“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达临门的悲哀。境内一家一家的都必悲哀:大卫家男的独在一处,女的独在一处;拿单家男的独在一处,女的独在一处;利未家男的独在一处,女的独在一处;示每家男的独在一处,女的独在一处;其余的各家男的独在一处,٪k的独在一处。”神的灵给他们一颗悔改的心,使他们看见神所预备的赦免之恩:“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个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3:1)──仍然是他们所扎的主流出的宝血洗除他们一切的罪恶污秽。神的拯救和赦免之恩叫以色列全家都披麻蒙灰地痛悔──上自君王的家族(大卫家)、先知的家族(拿单家)、事奉神的利未人、有地位的人(示每家),直到所有的百姓,都要悲哀地痛悔,男的在一处,女的在一处;他们不再看重家庭生活,不再强调人间感情,他们只知道一ٺ颡①G“我们大大地得罪了神,而神忍耐了我们长久的顶撞,现在又给我们丰富的赦免之恩;我们的心都破碎了,我们再无话可说,我们只求神的怜悯,我们要绝对地归向神。”他们彻底地悔改,真实地悔改,全家都悔改,全家都得了拯救。

        感谢神!他的忍耐、恩慈和怜悯把刚硬、顽硬又悖逆的百姓得回来了;他一直在等待这一天,赎罪日正是指着这一天。

        赎罪日的赎罪方法

        赎罪日是神为以色列人赎尽“那罪过”的预表,是特别针对“那罪过”的;“那罪过”实在是非常严重的罪,也是最惹神震怒的罪,别样的罪都比不上这罪可憎(参太21:33-41;可3:28-30)。所以神安排了一个赎罪的方法,来使他们脱尽一切的罪愆ْA除了常献的祭和节期所要献的祭以外,再加上特别的赎罪处理;赎罪日的献祭已经显出很大的赎罪效用了,但这还不够,必须再用两只赎罪羊来作特别的赎罪。这一天所赎的罪关系着全以色列的属灵前途,在神在人都是一件十分严肃的大事。

        大祭司“先为自己和本家赎罪”(利16:11-14

        在特别的赎罪处理上,首先是大祭司为自己和本家族赎罪;大祭司虽然预表基督,但他还是一个人,与一般人没有分别,同样有不洁与不义。再说,神的百姓落在“那罪过”中,大祭司和祭司群体要负很大的责任;他们没有积极地带领百姓去认识神,这是他们的失职。在历史上,积极带领百姓抵挡神儿子的竟然是祭司群体,这是太严重的事!所以在赎罪日的安排中,首先是众祭司的赎罪。

        大祭司除了宰杀一头公牛献作赎罪祭以外,他还要进至圣所做两件事:

        1.在施恩座前烧香(利16:12-14

        “大祭司拿香炉从耶和华面前的坛上盛满火炭,又拿一捧捣细的香料,都带入幔子内,在耶和华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烟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免得他死亡。”大祭司一进到施恩座前(注意这个地点),就承认自己和众祭司都是该死的;于是他就用一个行动来求取赦免之恩,就是在施恩座前烧香,用从燔祭坛上取来的火烧香,使香的烟云遮掩施恩座。这个动作就是把从死里复活的基督放在神的面前,当烟云遮掩施恩座的时候也同时遮掩了大祭司;大祭司在烟云里求恩典也就是在复活之基督ړV神求恩典。感谢神!他使一切进到基督里的人都享用了赦免之恩,即便是曾经与神为仇的人,一进到基督里,那位训诲人要爱仇敌的基督也不会因着他曾经与神为仇而定他的罪;神乐意借着他儿子赐下赦免的恩典。这一切都是在施恩座前完成的,是甘心背负人一切的罪而被杀,又从死人里复活的主耶稣基督做成的。

        2.在施恩座前弹血(利16:14

        大祭司在施恩座前烧香以后,就把公牛的血弹在施恩座上七次;他要站在施恩座的正面,把血弹在施恩座的东面,就是面对面地弹在神的面前。神必须在到他面前来的人身上看见他儿子的血,因为只有主耶稣的血才能洗净人一切的罪;有了神儿子之血的人,就算面对面地站在神面前,神也不会定他的罪,因为神在他儿子的血里没有看见人有罪,正如在祭牲之血的保护下神宣告说:“他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民23:21)。因为祭牲的血把一切的罪都遮盖了,神儿子的血也把人一切的不义都洗净了。

        不管是烧香或弹血,赦免之恩都是因着基督的所做向人显明出来。

        两只赎罪羊(利16:5-10

        大祭司为祭司家族献祭赎罪既毕,他就要为百姓赎罪。此前他已经从百姓中取了两只公山羊安置在会幕门口,为它们抽签,决定将哪一只作赎罪祭献给耶和华,哪一只归与阿撒泻勒;现在他为祭司家族赎罪完毕,就从圣所出来,宰杀那只作为赎罪祭的公山羊,为百姓在神面前赎罪。为百姓赎罪也要做两件事:

        1.一再地弹血和抹血

        大祭司要把公山羊的血带进至圣所,把血弹在施恩座上七次。有一件事要特别提出:“他进圣所赎罪的时候,会幕里不可有人;直等到他为自己和本家,并以色列全会众赎了罪出来”(利16:17);这一定规说出了赎罪的事──只有主自己能在神面前ہ饥畯抩庼o,在主以外没有人可以做成赎罪的事;赎罪之事的成就,完全在乎主替我们流血。所以大祭司不单是在至圣所内弹血,也出到祭坛那里抹血,抹在坛上四角的周围,也在坛上弹血七次。

        一再地弹血和抹血是要特意显出流血的果效──“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因着主流了血,不管人如何犯罪得罪神,哪怕是犯了“那罪过”,只要他支取主流血的果效,神也完全彻底地赦免他。施恩座上有赎罪羊的血,祭坛上也有赎罪羊的血;里面和外面都满足了神的公义,神的百姓就能脱尽一切的罪愆。

        2.归与阿撒泻勒(利16:10,20-22

        另外一只赎罪羊不必宰杀,要让它活着;大祭司献完了赎罪祭,“就要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借着所派之人的手,运到旷野去。要把这羊放在旷野,这羊要担当他们一切的罪孽,带到无人之地。”这个赎罪的动作表明了另一面的恩典──借着主的救赎来到神面前的人,神不再看见他们的罪;而对于那些活在“那罪过”里的百姓来说,这是天大的恩典,他们那样顶撞神,神仍然因着他的儿子就不再记念他们的罪。

        阿撒泻勒是谁?这是一个谜;有弟兄说是撒但,“归与阿撒泻勒”是把罪归还给撒但。我个人以为阿撒泻勒就是无人之地;那羊把人一切的过犯都带到了无人之地,不再被看见了。感谢神!因着基督耶稣的救赎,他“将我们的罪孽踏在脚下,又将我们一切的罪投于深海”(弥7:19);神又将我们一切的罪扔在背后(赛38:17)。从弥迦书7:19及其上文我们还可以明确知道,这恩典是特别赐给以色列余剩之民的,要叫“那罪过”得着赦免。总而言之,神不再看那些罪过,任何罪过都如同被抛在无人之地,不被看见;神就是这样不再记念他百姓的罪过。

        一只羊死了,一只羊活着;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都担当了人的罪。死而复活的基督带给人完全的救赎,完全的赦免;“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罗5:10)。替我们死的主救了我们,替我们活的主则是我们永远的拯救;死而复活的主更是那位使神百姓脱尽“那罪过”的。

        “当这日,凡不刻苦己心的必从民中剪除”(利23:29

        神很严厉地要求百姓在赎罪日这天“什么工都不可做”,要完全地守为安息日(参利23:31-32);在这日不单要歇下一切的工,还要严格地“刻苦己心”,凡不刻苦己心的人就要被从民中剪除。在这一天里,人都要专一地等候在神面前,求神光照,在灵里自己责备自己,好脱尽一切的罪愆。神要求人对罪保持敏锐的警觉和严肃的态度,轻忽罪的人定然要承受罪的苦果;把这日守为安息日这一定规也明显地指出:先要悔改,刻苦己心,然后才能进入安息;带着罪是决不能享用安息的,这个原则到如٬]没有改变。

        凡不刻苦己心的就要剪除!这样严厉的定规是有原因的:一方面,人对罪若不敏感,他的灵定规是死的;神并不要求人故意装作刻苦己心,他乃是要求人真实地认识自己的景况。在神的面光中,我们的亏欠是明显的,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刻苦己心;只有那些灵里沉睡或死了的人才不会为罪难过懮伤。另一方面,从预言的实际来看,若是神的百姓认识了“那罪过”,却不为“那罪过”懮伤,还为自己寻求生活逸乐,这人实在是被神定罪的;无论现今还是将来预言应验的时候,人若在神面前没有懮伤痛ۍ泄疯F,他定然是活在黑暗里,死在罪恶过犯中。

        从赎罪日看基督台前的审判

        赎罪日的应验完全是在以色列人的身上,与教会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当赎罪日的预言应验时,教会已经不在地上,而是被提到天上等候与主一同降临大地。虽然赎罪日与教会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以色列人从吹角节到赎罪日,再到住棚节的这一次序对教会却有着极大的提醒和劝勉:招聚的目的是为着国度的显出,而在国度显出以前人必须被洁净。当赎罪日应验的时候,以色列人先是极大地欢欣鼓舞,因为他们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可是因为认识了弥赛亚就是主耶稣,他们又欢欣不出来,喜乐变成了܊d哀。感谢神!悲哀过后,神还是要让他们欢欢喜喜地进入国度(住棚节);若是他们早接受主,就不需要赎罪日,那多好呢!只是以色列人的愚昧造成了他们必须要有赎罪日的经历。

        教会可以从以色列人身上学到以下的功课:要趁着主回来以前,努力地追求爱主,预备好自己,等候在荣耀中见主的面。以色列人全家悔改得救的时侯,教会已经在天上,可以面对面地见到那位爱我们,为我们舍己的主,并且与他永远同在;那是何等喜乐的事!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一件事,就是教会在被提以后还要在空中接受基督台前的审判,使教会全然成为“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7),可以献给主,在羔羊的婚娶中作羔羊的新妇(参启19:6-8);可ڗA“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林后5:10)。被提见主是该喜乐的时候,是该欢欣的日子;但愿主叫我们为着那日的欢乐,在现今更多地追求得着主,宁愿为主多受懮伤,免得那日该有的喜乐变成了哀哭。愿主大大地怜悯我们,吸引我们甘心为着他放下在他以外的满足,好使他永远作我们的喜乐。──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