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三课

 

第十五课  民数记  之三

 

题示:再读十五至二十章两遍。

 

            十个探子看不见神,

          只见城墙高大、门户森严;

            两个探子远远见神,

          但见城池必亡,美地在望!

 

            十个探子看不见神,

          只见兵强马壮,敌势如虹;

            两个探子远远见神,

          但见巨人如蚁,凯旋可期!

 

            十个探子看不见神,

          报导敌众我寡,全军必墨;

            两个探子远远见神,

          高喊有神同行,谁堪为敌!

 

            十个探子看不见神,

          徒惹民心崩溃,未战先降;

            两个探子随处见神,

          你是十个之一,或那两个?

 

        只要敢于走前一步,我们就可以踏足美地了,但实在太可惜,勇气总是在那紧要关头就泄掉,我们变得懦弱;一切所谓审慎从事,要搜集更多资料 ,只不过是一个怯弱心灵的悲鸣而已!

 

                              麦拉林(Alexander  Maclaren

 

    第二部分:旷野飘流(十五至二十章)

 

    我们现在来到了民数记之中间地带十五至二十章,是记述以色列人三十八年之所谓飘流时期,这也是以色列人新旧两代之过渡时期,如上述,是由加低斯危机起,至亚伦之离世止。

    在民数记之开始和结尾,我们都看见以色列人谨慎地组织起来,预备攻陷和占领迦南美地,只是中间就插入这绝无必要又悲惨异常的三十八年流荡生涯。这对我们今日的教会以至个别的基督徒又岂无深意!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只需四十小时,但要埃及人离开以色列,却足足花掉四十年,能不叫人掩卷长叹!两年之内,以色列人就走

    到加底斯巴尼亚迦南的门坎,三十八年后,他们又回到原来的起点!为什么呀!理由很简单,就是他们容让非以色列的闲杂人跟他们一起走,他们二者心既不一,目标互异,问题就出来了。闲杂人心起贪欲,引至以色列人亦恋慕起埃及的黄瓜、西瓜、韭菜、葱、蒜来。随着闲杂人来的,就是搀杂的动机,噢!今天闲杂人对我们的教会又是一个何等的咒诅!使得教会弥漫着搀杂的动机!使得教会多年来仍停滞不前!我们又岂能抱怨坚持要我们与世分别呢!我们要灵性长进,成熟结实,实在舍此无他途了。

    下面一段话,意义良深,值得留意思想:今天我们教会中,绝大多数人都陷在停滞不前的状态里,原因完全是因为我们的不顺服,就像昔日之以色列人一样。他们听到神的呼召,经历过神的拯救,从死亡的幽谷进入新生命的平原,一切都重新开始了,这就好像我们初信主的时候,满了热诚,洋溢着爱,以无比的自信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看样子我们全预备好要得着神要我们得的应许;然而有一日,我们突然听到神清楚又明确的呼召,要我们全然放在他的手中,好进入那更丰盛的生命,好得着更美的应许地;那时我们看见那地,亦承认那真是美地,只是我们看见许多的巨人,高大的城墙,我们看见了逼迫、讥诮、孤立,我们看见了全然成圣所必会引至的十架窄路,我们就说:我们不能胜过的,我们实在进不去。就在那里那美地的门坎,我们停下来了,昔日的进取今日就变成滞留,我们的宗教不再是新鲜的、有能力的。那时我们嘴唇最真实的圣诗都成了挽歌

        昔日宁谧今安在,

        甜美回忆成清供;

        莽莽心田徒悲伤,

        痛兮痛兮待黎明!

    假如我们真的落在这光景中,记着,唯一的出路就是再回到加低斯你反叛神的地方,承认自己的罪,重新过顺服神的生活;那么,仍旧会再得回昔日的喜乐、力量,和进步。要是我们仍任性而行,不肯以神的旨意作为自己一生的旨意,那我们可要小心了,这一点点不顺服的罪会至终叫我们落在更深的黑暗里不满和不安。当以色列人起初表示不满的时候,又岂会想到至终要倒毙旷野这么严重呢?当我们不满神的安排,可曾想到那会引到什么地方去?

    唯愿凡打开民数记来读的,都不忘记旷野飘流的功课。现在我们用点功夫来看看十五至二十章这一段。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这段所谓飘流时间是有前后之分的。在加低斯,整个以色列大军的组织崩溃了,他们不再是井然有序地向前推进,他们成了一群鸟合之众一样。其次,我们应对旷野飘流有个清楚的概念。很多读圣经的人以为在这三十八年中,以色列人仍然在云柱火柱的引导下,云彩停下来,他们支搭会幕,云彩上升了,他们便拆下来,扛着来走。事实上我们不能在圣经找到这样的记录。看情形会幕可能一直是支搭在加低斯那里,作他们的中心点,而十二支派则不再是分成四组,绕着会幕四方来扎营,他们现今是分散在一个颇广阔的范围,直到三十八年差不多过去了,他们才再聚集在一起,重新组织起来,关于这一点,我们会在第二十章再详细讨论。

    为什么我们说会幕很可能一直是扎在加低斯呢?原来加低斯这名称是后来才有的,它本叫安密巴(创十四7),而加低斯的意思就是圣所,可能就是因为会幕在那里扎了三十八年而得名的。

    在那段时间,以色列人就一直活在旷野。加低斯本身是一个旷野,约在巴兰旷野(十三26)和寻的旷野之间(二十1,二十七14,三十三36)。

    还有,当神在十四章三十三节说你们的儿女必在旷野飘流四十年,我们译飘流这个字,希伯来文的原意只是牧放,那就变成你们的儿女必在旷野牧放四十年。这是审判中的恩典,神仍保证要牧放他们,供给他们的需要神的恩慈和严厉!

 

1)历史川流的宕延

    时光流转,他们那三十八年的日子算是白过的了,没有历史,也没有建树。神的选民黯然无光,像全给淹没一样。以色列人在那一段时间交了个白卷。因为对一个神的选民来说,他生命中写的不是神权统治的历史,他一生根本就是交白卷的。神本要借着他们来表明他是怎样引导他的子民,去完成他最高的计划,只是他们不肯顺服,三十八年就耽搁下来,形成了空白的一页。

    那些在加低斯把自己割离了神的,不能得神为以色列人预备的产业。他们曾说:巴不得我们早死在埃及地,或是死在旷野(十四228),虽然他们没有立刻死,但三十八年内全都成就了!一定要过去,好让新的一代兴起来,重新组织过,让神权能管理他。加低斯的崩溃与三十八年的虚度,也可用来说明近代更悲惨的史实加略山的崩溃,和以色列人更长时期的宕延。在这期间,神便在基督里拣选他的儿女不分国籍的外邦人(参罗九至十一章,弗二至三章)。

    我们且留意这段所谓飘流时期的四件事:

    第一、神并没有完全离弃他叛逆的儿女,仍然借着摩西与他们交通(十五11735),并且给他们预备了吗哪、水、衣服和鞋(申八26,廿九56)。

    第二、割礼停止了(书五48),很可能连逾越节都不再守了。这点是可理解的,这背叛的一代知道他们不会进入迦南的了,又何来心情去纪念这个没有结果的拯救呢?昔日欢欣的拯救成了今日悲痛的回忆。甚至大部分的献祭都不复举行了。

    第三、从以西结书二十章十至二十六节,和阿摩斯书五章二十五、二十六节,我们得知他们连律法都不再遵守,安息日世俗化,淫风弥漫,他们甚至使头生的经火,献给摩洛!

    第四、一个旧约圣经学者说:我们无从证明在这飘流期间他们仍然按着方位来扎营,这是毫无意义的,只是浪费时间,至终仍免不了倒毙旷野。他们极可能是各按自己的需要与方便,散居在广漠无垠的旷野。疾病,与及其它突发的不幸,使得二百多万的以色列人无可能有条不紊的向前行。而亚伦与摩西,利未人等相信仍然会事奉于会幕,作为国民生活敬拜的中心。

    现在我们再翻到十五至二十章,约略地看看每章重要的事情。

    十五章一开头,就是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们到了我所赐给你们居住的地,我们不知道这些话是离开加低斯危机之后有多久说的,我们只知道他们自迦南被击退后,神立刻就提到他们子孙将要得的美地,人的迟延并不等于神失败了,神的信实大过人的失败。

    第十七节神再对以色列人说话,再教导他们为罪和过犯献的祭,警告那些擅敢行事的,和亵渎耶和华的人心被剪除。以色列人的律法既不是由人的权威来制定,乃是神亲自颁布的,凡敢干犯的,就是亵渎耶和华,刑罚自然沉重了,

    三十二至三十六节则说明什么是擅敢行事的罪和它的刑罚:一个人在安息日检柴,终而被全会众将他带到营外,用石头打死,人看来是太严厉了,神则看为人故意干犯他的圣名。

    章之未则记载神要以色列人在衣裳燧子上钉一根蓝细带子,作世世代代的标记,这缝子要连在衣服边上(38节);他们许多的标记已失落了,神再为他们补上这条蓝细带子要他们永远保守着。蓝色是属天的颜色,特要提醒他们那属天的呼召,好叫你们看见就纪念遵行耶和华一切的命令(39节),也使他们不要忘记那分别为圣的命令成为圣洁,归与你们的神(40节),这隧子是连在衣服的底边,使他们随时随地都不能或忘,无论作什么,或去那里,都不要忘记那唯一目标和方向神。今天我们作基督徒的不也应该有这标记吗?

 

2)可拉的背叛(犹11节)

    十六至十八章是一气呵成的。十六章是可拉党叛逆,他们攻击亚伦的祭司职,结果有一万五千人死在地震、火和瘟疫中;十七章就讲亚伦的杖开花,表明神是承认亚伦的祭司职份;十八章神再重申亚伦祭司与利未人的职责,因此这三章就是亚伦祭司职份的保护、证明,和确立三方面了。

   我们要留意,可拉是哥辖的孙子(十六1)。他们本就身居要职,是负责会幕中各种圣物的。由此可见背逆常来自宗教最高之领袖;他们的香炉被锤成片子,用以包坛,作永远之纪念(十六38)。

   十七章亚伦之杖发芽开花,是表明基督的复活,一切其它宗教只是一枝枯槁的杖,只有基督杖的表记能发芽开花,有复活的生命和荣耀;而他的复活亦表明了唯有他才是救玉,人类真正的祭司中保。

 

3)红母牛(十九章)

    红母牛的条例可能是因可拉之背叛而增添的(十九章);人在旷野中除了自然的死亡外,亦有很多人患上瘟疫而死去,他们因接触死尸而染上不洁,就需要洁净,红母牛的灰就是为这目的而预备的,这也许只是一临时的办法,因为利未记没有红母牛这条例的。

    希伯来书(九1314)说到有一表记,是说明基督为我们的罪而舍命的。这只红母牛是没有残疾的,基督也是没有瑕疵的。红母牛要未曾负轭的(轭是用来镇压动物的野性,使之驯服工作),基督没有这个需要,反之,他说:看哪,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红母牛是要纯红的这是唯一强调祭牲之颜色的,不正好代表基督在十架上流的宝血吗?红母牛要在营外被杀,基督也是如此(来十三12)。血要向会幕前面弹七次,表明完全的救赎。红母牛的灰和洁净用的水要洒在不洁净的人身上,使他们得洁净。这红母牛之祭跟别的祭有点不同,它只是献一次,是不再重复的。假如人犯了罪,他要另外再献祭,再流血,但这一祭只献一次,其功效就一直存在。基督也是如此,他一次过把自己献上,就永远成全,其实血是永远都有功效,能洁净我们一切的不洁(参约壹一7)。

 

4)飘流之终结(二十章)

    第二十章是以色列人飘流时期的终结,而第一节显得尤其重要,但为了不叫本课太长,以及其它的原因,我们会在下一课的附录再详细讨论它。

    在这里,我们有三件大事连在一起讨论:米利暗的死,摩西的罪,和亚伦的死。摩西因为在米利巴犯了一个小错失,神就不准他带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十二节);这也给我们一个教训,由摩西所代表的律法,是永不能带我们进到迦南应许地的。亚伦的死是相当动人的(请比较三十三38),也代表了飘流时期的终结。因此,由亚伦所代表的祭司(或是女先知米利暗)亦不能带领我们进入应许的安息。这一切都要等到约书亚(代表基督是我们的救主和元帅)才能成就。

    米利巴击盘出水一事,带着强烈的预表意味。神只叫摩西吩咐盘石出水,他却连续击打两下。那盘石(基督:林前十4)已被击打过一次(出十七5),不必再击打的了,再击打就表明了,(在表记上而言)一次献祭的不足够,因此就与加略山一次过就永远成全的舍命的意义有冲突。不过,尽管摩西作错了,盘石仍然流出水来;人或会误解十架,这万古盘石仍然流出水来,叫世世代代的人都得洁净。── 巴斯德《民数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