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二章

 

以色列能打仗的人──安营(二1-34

(一)

本段指示当以色列安营时各支派的次序。十二个支派要把营房、围绕着‘会幕’的四边安置成四方形,每一边三个支派。各支派因此位于四周的各点上(3101825节)。在三章廿一至卅九节中,这个图案藉着利未和亚伦的子孙更接近地围着会幕,而进一步充实了。他们因此站在会幕和各支派之间。耶和华的同在,不仅是属灵上的,而且是实质上的,真正成为以色列人的中心。居于东面是最为尊贵的,因为它就在圣所之前,面对着太阳升起。各支派的实质位置也代表了它们相对的地位,自东向北面依次排列着。

也许可以把它绘成下图:

 

这个模式为以西结所接受,因为他的新时代的圣殿,就计划这样量度它的周围(结四十47)。而且它再次成为约翰在他的新耶路撒冷异象的启示基础(启廿一16)。

他们可能需要提供特殊的目的和状况,但是神的原理和计划是不变的。在神关于道德方面所启示的范围里,我们看见耶稣肯定这一点,祂坚持说:‘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五18

(二)

每一个支派都必须围绕着他们的祖先的‘旗号’安营。拉比们有一种传统,就是每一支派都有一块布,藉以认出在这个支派的领袖领导下,所有各族的首长是联合的,这块布的颜色,和在大祭司胸牌上的宝石的作用相同(出廿八21)。英文标准修订本还有他们安营‘各按他自己的军旗’(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各归自己的纛下’),也就是他的旗帜。希伯来文经常可以这样翻译,但是用‘社批’("company")这取代‘军旗’("standand")的翻译也是有可能的;有类似‘一大批人’的意思。在希腊和叙利亚早期的译文中,也可以看出这种可能性,而且根据它来进行翻译。

在犹太殖民地,埃及的以利法庭(Elephantine in Egypt)发现的纸草古书(元前第五世纪)中,也有使用这个实际的词于‘军队的纛’的意义上。在世界大战期间在库穆兰发现的卷轴(元前第二世纪)也有相同的意思。在库穆兰这样的一个‘纛’看来大约有一千人,但在殖民地则人数少很多。如果这个词像这里的二、三、十、十七、十八、廿五、卅一、卅四节所翻译的,那么这研究的结果是饶有意义的。

这样,给人的印象是:耶和华正装备好祂的百姓去打仗。故需要训练、策略、方法,使耶和华的目标得以实现。教会及属于神的以色列有相同的需要。假使没有这些因素,我们怎能遵照基督的命令去‘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把鬼赶出去’(太十8)呢?若要在属灵的国度里,成为一位神的祭司和战士,缺乏神的锻炼,是未成熟的,会成为他人的负累。

(三)

这里有四个主要的支派团体,每一个后来都带着一个象征:犹大,在犹太人的传统中以狮子为代表(参见创四十九9);流便,以人的面孔为代表;以法莲,以公牛为代表;但,以鹰为代表。狮子在古代的东方象征着凶猛的能力,是不可抵挡的;公牛象征着一种力量、可靠性和富庶;鹰象征高贵和敏捷、利落地飞行。

这些传统起源自以西结的‘四个活物’(结一4-14,特别是10节)的异象,并在犹太教的范围内贯彻流行。它们也在约翰的‘四个活物’围绕在基督宝座前的异象中见到(启四6-8)。到了主后第二世纪中叶,在基督教的传统中,也用这种方式代表福音:马太福音,以人的面为代表;马可福音,以狮子为代表;路加福音,以公牛为代表;约翰福音,以鹰为代表。

这样,各支派被聚集在他们的纛下,围绕着会幕,确定了位置。在这一章的结束,经文再次说明,百姓按照神的命令去做了。这一点与余下的朝圣历程形成显著的对比。我们也将看见这些百姓命运的改变,以及他们对神和祂的引导的易变态度。──《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