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四章

 

利未的人力(四1-49

(一)

本章叙述把责任委派给利未支派的人力(work-force)。全时间和实行服事的年龄范围被指定为从三十到五十岁,这个年龄是扩展到成熟、健康和体魄强壮的全盛时期。必须记得在旅途当中他们负责拆卸、搬运,和重新组合圣所及它的用具。在民数记八章廿三节以下,谈及的年龄范围是从廿五岁到五十岁,让青年人在较早阶段担当责任。在晚些时代,下限的年龄一直降到二十岁(代上廿三2427;代下卅一17;拉三8),这也许显示利未人中能够执行这项工作的人员数目不足。

用作他们实际‘任职’的名称是非常有趣的。它在其它经文中用于其它的行业,例如军役(民一3,在现代希伯来文中,这名词也用于军队的服役);苦力(伯七1,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雇工人’);在外国统治下艰难服务(赛四十2)。简言之,它是艰苦的工作加上沉重的责任。作为一个神所选的利未人或祭司,过的并不是一种舒适的生活方式。的确,祂对亲自拣选的仆人的要求比其它人更高。阿摩司书,何西阿书和以赛亚书前部,都特别严厉地谴责那些忽略他们神圣呼召的祭司(或者先知),他们或者只顾寻求自私的利益,或是只走易走的路,只讲那些百姓愿意听的。成为神的仆人是一件困难的,且经常是孤单的呼召。

在以西结书三章十六至廿一节和卅三章一至九节中,先知的处境给概括了出来。如果神的发言人是忠实的,那么百姓将要负起忽略了神向他们启示的旨意的可怕责任;然而如果这发言人证明是忽略神旨意的人,他们将要亲自承担那个责任。服务神的百姓;奉祂的名关心他们;向他们宣告祂的应许和命令;这一切都需要神的仆人完全向这些百姓委身。这确实是昂贵的介入!所以利未支派被神呼召去从事这种‘职分’。对于任何的天国旅客,再受训练是不可或缺的。保罗写了类似劝勉和鼓励的话给提摩太,叫他在他的事奉中‘可以打美好的仗’(提前一18)。

工作(四1-49)(续)

(二)

最重要的用具由哥辖的子孙照管,正如经文写道,是‘至圣之物’。全部用蓝色的布包裹(译者注:‘布’中文和合本译作‘毯子’),蓝色也许象征天空(见出廿四10)。也用‘山羊皮盖住’而加以保护。这句话的准确意思是什么呢?这个词在希伯来文中是比较少见的,并且古代的翻译家和释经家用几个方法加以注释。有人把它当作一种颜色,但是那种解释无疑是错误的;传统的拉比学府把它当作一种动物,因此钦定本译作‘L的皮’,英文修订本作‘海豹皮’,而标准修订本则翻作‘山羊皮’(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海狗皮’)。在阿拉伯的名称‘海豚’与此有些相似,所以它可能是这种稀有的动物皮革。这个词也与阿拉伯语文中制革过程的名称有关,这种过程在埃及是人们知道的,所以它可能指经加工制造的皮革。事实上这个名称只在以西结书十六章十节再出现一次,在该处描写为某种高贵的东西,而标准修订本把它译作‘皮革’(译注:中文和合本作‘海狗皮鞋’)。

为什么这是重要的呢?因为无论这种物质是什么东西,它是稀少和华丽的,而它的珍贵和光彩证明了以色列对神居处的爱和尊敬。任何属于神的人,都不会不把最好的献给祂。有一位‘那城里的女人’来到耶稣身后,用一瓶贵重的香膏膏祂的脚,她献出了她所有的(路七36-50)。献上我们所有的,意味着把我们每一样东西都交出来。正如以撒.瓦特斯(Isaac Watts)所说:

假如整个自然王国都是我的,

把它全都献上也嫌太少;

爱是如此无可比,如此神圣,

应得我的灵魂,我的生命

和我的一切。

(三)

在圣所里有许多不同的桌子,其中之一是‘陈设饼的桌子’。按字面上它指‘面前’的饼,也就是在神面前,用来象征神与以色列人‘面对面’的事实,祂与以色列人同在。这种饼在钦定本被形容是‘作为祭品的无酵饼‘("shewbread"),但是在第七节中所用的其它的名称(译注:即陈设饼),则更为合适。参见利未记廿四章五至九节,那里告诉我们,它是‘经常’摆列在桌子上,即耶和华的面前。这里所用的形容词在希伯来文能够有‘经常’或者‘直到永远’的意思。然而,也许一种更好的希伯来文的翻译将是‘有规律’地,因为其实大祭司每个安息日都会更换这些大饼。它们是百姓每日向耶和华祈祷的明证。当它们更换时,‘旧的饼’被视为‘最神圣’,据犹太人的法典(他勒目)显示,这饼的一半要给交班的祭司吃,另一半给进入圣殿事奉的祭司吃。

其它的桌子是作为献祭和贮藏用的。然后在玛拉基书一章十二节出现把‘耶和华的桌子’解释为献燔祭的桌子;燔祭就是把一整只牲畜作为祭献上,同时承认所犯的罪恶和过犯。这里是新约的‘主的桌子’的概念的背景,我们可以在哥林多前书十章廿一节见到这种桌子,围绕着这张桌子,进行着主的晚餐的圣礼。但这不是我们的桌子,也不是我们的祭坛。它甚至不是教会的祭坛。它是神的祭坛,记念祂献上自己的儿子。它是神儿子的祭坛,记念祂献上自己(约十18)。简言之,它是主的桌子。

另外一样最神秘和最重要的家具是‘灯台’,但对它的讨论将在八章一至四节那一段才进行。

当我们危险地把神与我们同在当作应得的时候,当我们把亲近天父视为应得的时候,让熟悉的事物受到轻蔑,我们必须记得祂不仅是我们的天父,也是神圣的神。这一点在二十节向我们讲得非常清楚,那里甚至看见‘圣物’也会带来死亡。希伯来文的‘甚至一会儿’(译注:中文和合本译作‘连片时’)这个短语是非常有声有色的,意思是‘一咽’:即使是在畏惧及惊奇中吸一口气的片刻,也没有人能看到圣物。藉着圣所去接近神直至心里感到震慑的程度,是令人承受不住的。这一点在希伯来的传统中规定,人不能够进入神所在的地方,或者按字面说,人不可以看见祂的面而活着(出卅三20)。

神在耶稣里与我们同在,是比任何圣所的礼仪更为亲密。正如保罗所说:‘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四6)我们不必害怕,因为我们已经在基督里悔改和完全向神投降──然而我们还要记住祂的神圣。在新约中我们也被劝告‘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十二28-29

(四)

在廿一至廿八节中,革顺子孙的任职,是没有那么重要的,而廿九至卅三节对米拉利子孙甚至安排了更卑贱的工作和责任。然而神仍然坚持他们必须是有能力的和勤勉的(2330节),他们的任务也像哥辖的子孙一样是需要的。如果圣所的一部分被弄脏或损坏了,整个圣所就都被弄脏和损坏。因为作为神的百姓,他们若要符合这身分,就必须像一家人、并像一支队伍那样工作。每一个人都是必需的,因此也如其它人一样重要。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二至卅一节把这个信息讲得非常清楚。我们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2127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