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九章

 

逾越节──标准(九1-5

(一)

以色列百姓被提醒,他们有义务去庆祝逾越节。根据这些经节,这种庆祝发生在会幕设立以后,在西乃调查户口的一个月以前。原来的逾越节是当百姓从埃及出来时举行庆祝的,而以后有规律地在每年的正月庆祝(出十二章,申十六章)。在东方,每一天是从傍晚到傍晚去计算的,而不是从半夜到半夜;所以宴会在傍晚开始,或者如希伯来文说,‘在两个傍晚之间’(3节,译注:中文和合本和英文标准修订本皆未译出此短语)。当然它一直被全世界的犹太人所庆祝,而且它可能是今天在世界上仍然遵守的最古老的一种礼仪。它有‘指定的时间’,而且凡是不遵守这种呼召去纪念它的起源的,都是轻视神这位救赎主本身。必须记得,虽然旧约以创造主神出现而开始,但是以色列首次经历祂,却不是创造主,而是在红海中的拯救主。因此,逾越节守的餐,是庆祝以色列与耶和华第一次和具有决定性的相聚。

从埃及得到释放不久以后,以色列民族在西乃山被创立了,而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有民数记这本书。在神指引下的这个自由民族,开始去领用神应许给他们的土地。现代的逾越节是一种包括了从古代到中世纪的传统和不同解释的混合物。然而,某些因素是持续着。那里经常有未发酵的饼,即是没有加上酵素或任何其它类似药剂的饼。这一点是记念从埃及逃离时,因为在离开之前没有时间去等候发酵,所以用无酵饼。那里也有羊羔的部分胫骨(shankbone),经烘烤过的,为记念羊羔有一次曾在圣殿中被杀,或早期在会幕中被杀,它依次记念在埃及时,当灭命的天使来临之前,羊羔被杀。那里还有烧烤的蛋,去象征着新的生命甚至从最恶劣的灾难之火中出生,那个新生命好像是神赐给以色列人的礼物。那里还有苦乐,象征着百姓被奴役的苦;而一些甜果混合在里面,以调和苦味,使人回忆起神对以色列人的慈爱。

当以色列百姓感觉到他们有一种历史的信心,根源于历史时,他们的信心就成长起来,而这成长实在是自觉的。因此会按情况改变和发展。所以在逾越节的聚餐中,会有一个地方留给以利亚,以便他可以选择那个时候来到,好去准备弥赛亚的来临(玛四5-6)。人们期待弥赛亚能来彻底地使以色列得到释放。

(二)

耶稣本身是一位好的犹太人,祂和祂的家人庆祝逾越节,后来,祂又和门徒一起庆祝(太廿六217以下;路二41;约二13)。祂知道救恩的传统,并渴望神再一次来临做百姓的救赎主,即盼望解救百姓的弥赛亚的降临。逾越节对祂是重要的,对我们也必须如此。所以更进一步,祂被称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也就是被保罗这位好的犹太人称为‘我们的逾越节’(林前五7),这样他就显得更加重要了。一旦我们开始感受到逾越节的有力意象,我们就能够更深入地感受到神圣的批众在举行圣餐礼时的神圣力量。现在无疑地,我们所称谓的‘最后晚餐’,就是逾越节的一餐。耶稣是生命的粮;祂是神的羔羊,为我们献为祭;祂的宝血保护和救助我们。当祂擘开饼并举起在晚餐上饮的四杯酒之一,那时祂表达了一种强有力的象征,并且使它们更为强有力。这不是通常所用的饼和酒,也不只是一种象征祂自己而代表生命基本粮食的启示式的比喻。这是慎重地被选为表示神百姓被赎回的一个节期,藉此再次去肯定祂的救赎行动,而这救赎宏恩不久将惠临全世界。耶稣甚至讲到施洗约翰以以利亚的身分在祂之前来到了(太十一11-14;十七12-13)。

逾越节──改期(九6-14

在某种意义上,节日是没有改期的。而且在节期之内的重点行动是不许更改的。这个问题将证实是相当普遍的。但是从持守逾越节的命令和愿望中,却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些礼仪上不洁的人,希望参与他们的礼仪,应该怎办呢?而那些礼仪上洁净,灵性上却不洁净的,若果他们不愿守这礼,又怎办呢?以及对那些民营的拜访者(和合本译作:‘在远方行路’──译者注)又怎样呢?这真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摩西就去寻求神的旨意。

摩西可能进入会幕(出廿五22)去等候神的话。迟些在民数记(十五34)中记载,百姓可以在看守所等候(‘监内’,中文和合本这样翻译,译者注),直等到答案从耶和华那里传递给他们。这是真正的等候耶和华,而祂说话了。对于礼仪上不洁净的人,有一点是可以通融的,就是他们将不必因为不能在逾越节的‘所定的日期’(2节)守礼而受罚。人们获准在一个月以后进行补祝,这将会提供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洁净的过程。在这种意义上,有了宗教上的任命及指定的时间,就可以定立一个改期的逾越节。这样的一个例子,可以在历代志下三十章一至廿二节中找到,在那里希西家王二月在耶路撒冷安排了一个节日,因为那时所有的百姓,包括祭司都不洁净,忽视了耶和华的命令,忘记祂从埃及救赎了他们。

有些人能够守这礼,但选择不宣称这个节期为属于他们的,并且也不参与这礼仪,那么,事情自然更为严重。他们将从神百姓的团契中被‘剪除’。这表示一种对犯错者的可怕的审判。但是它的真实意思是什么呢?它是否表示处决或者被开除呢?那是否相同于流放在重重不便的旷野中呢?这个动词在其它例子中被用作表示百姓的死亡,例如在创世记九章十一节在洪水之下的全地;以赛亚书廿九章二十节在以色列中作孽的。更进一步,对这里所用的全句进行的考察,‘从民中剪除’(13节),表示犯罪的性质最严重,不遵守耶和华的命令和否认祂的统治(创十七14;利七20212527;十九8,还有本章)。因此大多数学者接受这句话的意思是,按礼仪的杀毁,以便从地面上将某人除掉(比较在约书亚记七章中的亚干)。

最后,在十四节对于到营中的拜访者(中文和合本作:‘外人寄居在你们中间’,译注)有一个规定,即非以色列人选择于指定的时间在营中生活,也许还改变信仰希望接受信靠耶和华。在出埃及记十二章四十八至四十九节中指出,只要这些男人受割礼,他们是受欢迎的。在这里没有陈述合约,但重要的事情是若这些善意的人加入在一位上主领导下的团契,是受欢迎的。参见申命记十章十九节。

在这段中有一种善良和开放的做法,但也有些是冷酷的(尽管它是有很好的原因)。我们应该劝导基督徒善良和开放地集合在主的桌前──我们的逾越节,凡愿意的,都欢迎到主圣桌前来。

云彩和法柜(九15-23

当百姓将来离开西乃山的时候,他们得到指示何时安营和何时起行──而据我们所知,他们响应了。所以在白天,‘云彩’引导他们:当它升起和向前移动,百姓就起行并跟随着;当它降下,他们就安营。夜间有火焰,或火柱,遮盖会幕。这些云彩在以色列的生活和传统中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从神而来的引导体系(出十三21-22),而且是祂荣耀同在的记号(出十六10;二十21;四十34以下)。也看利未记十六章二节;列王纪上八章十节。在这个简单的故事中重复强调等候神引导的重要性,而这也是今天同样重要的信息。在廿二节中详细说明正确的时间,进一步指出这一段经文‘代表希伯来人记念在旷野所遭遇的最深切信念──神亲自引导他们’(约翰.马斯的说法)。

必须要记得,我们的主在门徒之前改变形像时,‘有一洛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太十七5)。在圣子得荣耀的时候,圣父的荣耀仍然以云彩为代表。云彩的同在表示圣父的同在,反过来说,它的不透光保护祂的荣耀免于玷污,并免于百姓与神圣的神接触。它是记载在历代志下六章一节,‘耶和华曾说,祂必住在幽暗之处。’当得胜的人子降临时,耶稣说,祂将要‘有大能力、大荣耀、驾云降临’(可十三26;比较启一7)──正如耶和华有能力和荣耀降临到西乃山一样(出十九9)。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法柜’这个词本身来自一个词根,意思是‘居住下来’(因此这个词作为‘邻居’)或者‘扎营’。当然它是一种帐篷的形式。所以出现神与祂百姓一起安营的画面,这些百姓围绕着祂并以祂为中心扎营。耶稣时代的犹太人传统上根据这一点并创出了一个新名词Shekinah(舍吉拿,意即神的荣耀显现),代表神与祂的百姓亲密同在。在犹太人的书,先祖的言论The Sayings of the Fathers),其中有一段这样记载:‘……如果有两个人坐在一起,而律法书上的话在他们之间宣讲着,舍吉拿就在他们中间。’所以耶稣有最后的话:‘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十八20)。──《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