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十三章

 

探子:使者和报告(Ⅰ)(十三1-33

(一)

这段落十分有趣。神差派人为探子,去侦察和估计那块地,并回来报告给全营的百姓。许多读者不明白为什么神要这样做。为什么这样秘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呢?这里有一个可悲的误解。希伯来文确实不谈及关于‘探子’或者‘窥探’,我们在其它译本中也能够看见,例如新英文译本把这个动词译为‘发现’,或者耶路撒冷译本翻译作‘进行一次勘察’。事实上是神邀请十二支派,选出那些负责的代表,亲自看看神已经预备给他们的那地是多么美好。

至于这些探子本身,只有约书亚和迦勒再一次提到,许多这些人名,看来相当普通。其意思总是非常有趣的,而且可以这样翻译:‘沙母亚’──祂已经听了;‘撒刻’──谨慎;‘沙法’──祂已审判;‘何利’──住洞穴;‘迦勒’──;‘耶孚尼’──祂已转回;‘以迦’──祂已救赎;‘嫩’──;‘帕提’──我的拯救;‘拉孚’──治愈了;‘迦异’──神是我的命运;‘梭底’──耶和华的辅导(?);‘迦得’──我的命运;‘基玛利’──骆驼的主人;‘稣西’──隐藏;‘拿比’──胆小的;‘缚西’──一个黑暗和未知的名称;‘臼利’──神的威严(?);‘玛基’──减少;‘亚米利’──神是我的亲属。在第十六节中,我们得知约书亚在那时得到他的名字。那位第一次遇见耶和华时,得蒙神启示祂本身新名字(出六3)的摩西,改变何亚阿的名字为约书亚──从拯救者变为耶和华是拯救者

(二)

他们被差派往‘纳吉’("the Negeb",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南地’),那是犹大南方的一个极干旱的乡村。如今该处已不断增加了灌溉田地,但是这个词的意思是‘焦干’。它是经常广泛地用于指南地,导致钦定本错误译为‘南方’,虽然他们朝向北方而行。在这个时候可期望的程度必然很低。对信心的额外试炼如今在百姓面前紧急地开展,好像一串葡萄吊在一个干焦的人面前:去信靠神的话,即使看起来祂是显得不信实也不管(这也是上主一次又一次摆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挑战)。近乎讽刺地,这些人被鼓励去放胆和‘带一些当地的水哧回来’。当时是七月下旬。在开始的四十天探险中,他们八月在一个大约距离死海西南二十里的地区渡过,不是在‘汛的旷野’,而是在‘寻’的旷野。

他们访问的最重要的地方是希伯仑,这是古代的一座城,位于耶路撒冷以南二十里。三位女族长:撒拉、利百加和利亚都是出生在这里。后来大·在这里统治了七年(撒下五1-5)。它的名称意思是‘联盟’,再早些时候曾被叫做‘四之地’("village of four")(创廿三2;书十四15。译者注:这两处经文中文和合本都译作‘基列亚巴’,其意思是‘四之城’)。在那里他们遇到‘亚衲的后裔’。他们是谁呢?这个词的意思是‘颈部’。比较卅三节,暗示他们是颈长的巨人;也有人提议他们是颈部带着饰物的,象征着勇士(此处可与美国﹢印第安支派的面部油画相比较),或常在前胸和颈部戴着盔甲。根据撒母耳记下廿一章十八节以下,四个生存下来的后裔被大·的战士所杀死。关于这方面以后会进一步说明。

这些人过到‘以实各谷’,那里他们摘下一挂葡萄拿回营中。以实各本身的意思是‘一串’,很可能是根据这个地方的水果而得名。那时他们带着一种情绪回到加低斯的营中,加低斯大约在别示巴以南三十里。这是各支派最后在迦南定居以前最重要的中心,而这个名字本身的意思是‘圣所’。

探子:使者和报告(Ⅱ)(十三1-33)(续)

(三)

这报告有一个好的开始,宣告他们已经到达一处‘流奶和蜜’之地。这个短语是希腊人用来表示众神的食物的,而在主前大约二千年前,埃及人的新奴童话(Tale of Sinuhe)中,用它去描述北加利利。但是它绝大多数被以色列人用来指一般的迦南地区。它可以是野蜜蜂的蜜,或者枣蜜,但是不论那一样,这两种东西都是又新鲜又甜的食物,并且产量丰富──象征和平与繁荣。这肯定不是在一个称为‘干焦’的地方指望有的!

其后在廿八节出现可怕的第一个字:‘然而’。困难和危险随之而来。亚摩利人是从纳吉南面的旷野来的游牧民族。扫罗后来想一次过把他们都消灭掉(撒上十五章),但是尚有余民留存,直至希西家统治时期,最后才被五百个西缅人所扫除(代上四42-43)。赫人是小亚细亚的一个强国,但是他们有些定居在迦南(见书一4,结十六3)。耶布斯人是耶布斯(即耶路撒冷)的原居者,并且占据该地一直到大·攻取它作为首都(撒下五5-9)。亚玛力人从美索不达米亚来到迦南,他们的律法典章特别是历史上文明的标志。仇敌噩和西宏是亚玛力人的王(民廿一1321)。的确十分可怕!然而只有迦勒意识到在神引导下以色列的潜力,并几乎是出人意外地说:‘我们足能得胜’。这是基于认识永生神能力的信心。

(四)

存疑者说他们不能和对方匹敌,并且说并不值得为了那地而惹麻烦。它是‘吞食居民之地’,意思或者是那地这样丰饶,以致于经常发生战争;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它没有足够的生产去供应那些居民的需要。他们下结论说,因以上这一切,所以他们不要向尼非林(Nephilim)进发。有人把这个词与希伯来文的动词‘失败’连系起来,而暗示他们是非自然结合的子孙之后裔,即创世记六章一至四节‘堕落’的结合。它通常用来称呼‘巨人’,暗示某些原来不是完全或出于自然的人类。间接也可以暗示以西结书卅二章廿七节,那里‘仆倒’的勇士是特别的有能力。这里他们与廿八节的‘亚衲的子孙’有关。在申命记三章十一节中,噩被说成是巨人,而进一步参考和前后参考数据可以在申命记二章十节以下,二章二十节以下,创世记十四章五节,约书亚记十一章廿一至廿二节中找到。很可能歌利亚是属于这些人种之一(撒下廿一16-22,代上二十4-8)。对比之下以色列人感到自己好像‘蚱蜢’。这种恐惧基于忘记永生神的能力。

信心和怀疑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是互相角力的。爱和害怕两者都感动我们和影响我们。但是当要下定决心时,每回想起神的良善,信心就会起作用,而爱必定会促使我们去信靠耶和华。即使是当形势骇人而压力重大时,我们那畏缩的步伐也必须踏在信心上。我们需要专注于神的能力,而不要只看敌对的势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