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十七章

 

亚伦的杖(十七1-13

这一章记载了一个著名的故事,叙说亚伦那根毫无生命的木棍怎样焕发而活现生机。每一个支派都有他们的杖,但是利未这个亚伦支派比较特别。在这整章里有一种文字游戏,因为希伯来文的‘杖’和‘支派’是同一个字。

这些杖──所有死的和被人手操纵的,都放在会幕里等候耶和华对他们施工。祂将使他们当中之一根‘发芽’,作为该支派被拣选的记号。当这个动词用以形容树木或花卉发芽时,意思是‘开花’,但它也用作一个复兴以色列使之满有丰盛和美丽生命的暗喻(何十四6,赛廿七6,六十六14),亦可以成为形容真正公义生活缔造繁荣的暗喻(诗九十二13,七十二7,箴十一28)。在第八节中我们看见不仅仅亚伦的杖被选上,不独神迹般地活了,出现‘发芽’,而且还‘开花’和‘收了杏子’。这完全是为亚伦庇护,并且说明耶和华的喜悦非常明显地与他同在,甚至长出了超过所需的多余果实。以色列的杏树是最先在早春开花的,谚语中也提及(耶一11)。其后的篇幅再没有谈到这根神奇的杖,但是根据犹太人的传说,它被忠实地保存,直到约西亚王为安全计把它和盛吗哪的罐子(出十六33)以及洒水用的容器(民十九19)一起收藏起来。他们相信当弥赛亚来的时候,祂将为以色列百姓使它重现。

因此这根杖好像吗哪的罐子,是一种提醒和象征。首先是保留它是为‘背叛者’的好处着想。在此之前已有过几次异议和反叛,但是这里用了一句独特的短语,即希伯来人说的:‘背叛之子’,意思是完全献身于背叛和认同叛变的人。类似的短语是‘背叛的百姓’(赛三十9)和‘悖逆之家’(结二5),但没有‘背叛之子’一词这么强烈。它恰好与论以色列的称谓‘以色列之子’相对照,后者的意思是‘与神摔跤的儿子’。真正的信心包涵一种对我们自己和对神的真实和有时甚至愚拙的忠诚,并经常为了祂对我们的旨意而挣扎,但是这完全有别于背叛祂,或意欲超越祂的管治而索性擅随己意而行。在我们与神的所有挣扎中必然到达一个时刻,就像约伯一样,我们会向祂投降;若非如此,或者我们会冒险加入背叛的范围,并脱离了信仰的领域。

百姓热情地回应了这种替亚伦的辩护。许多释经家将这种态度视为戏剧化的自怜,而不是真诚的悔改。但是也许百姓正确地明白了耶和华的愤怒。或者要明白这最后两节的正确方法,是将它们与下一章同读。这种对于利未人的职责和作用的处理,提供了一个恰当的骇人背景。──《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