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廿三章

 

巴兰不能咒诅以色列(廿二41-廿三12

(一)

两个人走到‘巴末──巴力’("Bamoth-baal",中文和合本译作‘巴力的高处’,参见廿二41,译者注)去观看这个引起巴勒深切关注的民族全貌。从英文标准修订本我们可能假定‘巴末──巴力’是一个城镇或地区的名称。但是这想法一点不正确。这个词组在希伯来文的意思是‘巴力的高地’,并且意指在多山的乡村中,有一个特别预备的天然高出的位置,从许多意义上推断,这种作法的起源是来自在这样的地方,祭司或者先知可以获得最有利的条件去听见声音与神沟通;从这高高竖起在清新空气中的地方,最便于观看星宿、云彩或者批鸟的移动,而这一切都被用于解释神明的旨意。巴勒带着巴兰到此地,并且因此寄予一个清楚的意图。

为了广泛地咒诅,当然希望巴兰清楚地能够看见以色列人(比较廿三1327),所以他们登上高处去取得所需要的远景,而希伯来经文说巴兰看见‘末端’的百姓(中文和合本译作‘以色列营的边界’,译注)。英文标准修订本把这点解释为最靠近他的人们,因此翻译作‘最靠近的百姓’,而某些译本则指相反的极端,因而有‘最远(边界)的百姓’,意思是他们全体。有人争辩说,只有藉着看见他们全体,巴兰能说他在廿三章九至十节中所说的话。无疑他只能单凭着他们的人数而有一个印象,而他看见他们的一部分,并且知道那只是一部分。但是事实上廿三章十三和廿七节的意义使之更清楚,如果这里头被理解为他们所有的意思,那么巴勒在后两个场合(即十三节和廿七节所指的场合)看来得到这样结论:反对的人数众多,吓坏了巴兰,因此带他到不同的地方,在那里只能看见他们的少数,希望这样将鼓励他去坦然地咒诅。这个王就是如此徒然地和悲惨地想要操纵先知。

巴兰安排建造七个祭坛,和要求相同数目的公牛和公羊作献祭用。他把巴勒的祭牲放在每一个祭坛上作为某些‘燔祭’。虽然标准修订本说他们两人献祭,但是这说法不符合三,六,十四,十五,十七和三十节,这些经文都暗示只有巴勒一个人,而且希腊译本很肯定在第二节指出只有巴勒自己。巴兰实际上离开巴勒,事先进到山上去寻求神的旨意。当时的情况显然是他要去单独接受祂的晓谕。这种希望‘遇见’耶和华的愿望也在出埃及记三章十八节,五章三节,和阿摩司书四章十二节等经文的语言表达出来,述说耶和华都来和祂的百姓说话,所以明显的是,巴兰也希望从神得到晓谕。耶和华临到他那里,并把话传给他;所用的短语,正如我们以前见到的,特别是在以西结书中记载的。

(二)

当巴兰开口说话时,他以一种优美的诗体形式‘讲论’。他一开始就宣布自己对即将说的话和事件不须负上责任──他是被‘引’出他的家和他的居住地。他曾经被召来‘咒诅雅各和斥责以色列’,这两个平行的名字是所有四个神谕的明显特征(廿三102123,廿四517)。互相平行是这种典型的诗的特色,但是‘雅各\以色列’的平行,只有其它两位先知有此特点:以赛亚书四十至五十五章(出现十七次),和弥迦书一至三章(出现四次)。在这里有三个名称被用于‘咒诅’或者类似的意思,强调巴勒迫切希望除掉以色列。

然而廿二章卅八节的意思是,巴兰不能够满足巴勒的需要。他的措辞是简单的,却是深奥的。以色列人是‘独居’的民,正如标准修订本所指出(中文和合本也这样记述──译者注)。她是耶和华特殊的百姓(比较出十九5,摩三2),也知道自己是。因此在孤单的意义上,她是不孤独的,但在独一无二的意义上,她是独居的民。

巴兰继续说,这些百姓是不可计数的。‘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呢?’这是用提问的方式回忆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我要使你这后裔多如地上的尘土。’雅各本身也接受这同样的应许(创廿八14),而在此巴兰讲到这应许已经应验。然而标准修订本的下一行包含一种接在这种夸张之后未必可信的含意。‘四分之一’的以色列人,可能是廿二章四十一节中的‘营的边界’的另一特殊的不同形式,倘若翻译是正确的话。藉着稍为重读经文,有人提议用‘民众’一词代替‘四分之一’,但是标准修订本的注脚‘灰尘’("dust clouds")实际上已是最好的提议。在另外的闪族语言中它是基于类似的词汇。

这篇神谕以巴兰方面希望‘如义人之死而死’作结尾有些奇怪,很像这些话虽然是从巴兰说出来的,但它们并不是神谕的一部分。在他传讲神谕之后,他希望他自己的命运好像以色列人,他确信以色列将来的安全和幸福。标准修订本正如大多数的翻译,把这些希伯来字解释为‘终’("end"),那就是‘生命之终’,但是如果不接受这是原来神谕的一部分,那么它能够如希腊译本在这里所翻译的,并且如标准修订本在耶利米书卅一章十七节,用‘儿女’("descendants"或译作‘后裔’)来代替。巴兰要他的后裔将来能像以色列人在神的祝福下享受喜乐和安全。

这是第一个神谕。丝毫没有强烈的措辞,它只是清楚地表达了耶和华在以色列一边的形势。巴兰再次说他所作的回报是如何不能越过耶和华告诉他的。巴勒感到强烈地被挫败,他意识这神谕事实上违背他的愿望,并且是以色列化装的祝福。在结束时有一值得注意的是,‘领’巴兰来的巴勒,在这里反而是耶和华‘领’他。耶和华和巴勒之间的斗争虽然变得更加强烈,但是最大的祝福仍然会临到以色列民。

巴兰必须祝福以色列(廿三13-24

(一)

巴勒再作一次努力。他希望这位‘神’会好像他所相信的神祇那样,在第一次晓谕之后将会有不协调和反复无常的情形,但是他认识到以色列的神是贯彻始终和信实的(19节)。事情不会有改变,即使巴勒把巴兰带到‘别处’去看那边界上的以色列民,也似乎不减其民之威严。这些百姓的神是不会说谎或者改变祂的心意的。

‘说谎’这个词在希伯来文中有一种特别的隐意,它最好从以下两段经文中,藉两位先知所表达的做个比较:在以赛亚书五十八章十一节中,它被比喻为一个不能再出清甜之水的泉源,它将会使以色列‘像浇灌的园子,又像水流不绝的泉源。’接着在哈巴谷书二章三节中,它被用于一个看来像要失败,但是并没有失败的神谕中:‘快要应验,并不虚谎’。这个词实际上是关于尚未应验的应许,但明显却不是说谎。巴兰说:神不像凡人,祂不会不坚定祂的应许。祂也不是‘人子’,意思是像新英文圣经在以西结书中对这个词经常出现的翻译,‘不免一死的人’("mortal man")。‘后悔’这个词实际上的意思是‘难过’("to be sorry")。以色列的神从来不会无知或者感情冲动地行事,所以祂永远不会难过。比较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廿九节。

(二)

在廿一节中,巴兰说到耶和华与以色列同在,‘并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这是一个很难解释的短语。它的意思是否以色列人已经听见,并且也许高兴地看见欢呼耶和华为他们的王,正像新英文圣经所翻译的:‘在他们中间好像王的欢呼声’(译者注:中文和合本更接近这个意思而译作:‘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中古世纪一位伟大的注释家拉西(Rashi)有另外一个建议,他把‘呼喊’("shout")这个词和许多其它的意思为‘同伴’或者‘朋友’的词联系起来。按照他的意思,巴兰是说他们的王的良善或者慈悲临到他们。假定有这样的意思存在,新英文圣经的注脚可以二者选一地翻译作:‘王的关怀赐给他们’。这样也同样得到有吸引力的画面。

英文版廿二节以一种吸引人注意的现在式的用法作开始,在此,神被描写为一直带领着以色列人进入自由的神。在定居期间,出埃及的经验是一直继续下去,而干扰以色列就是干扰耶和华的救赎工作。以色列被描写为有‘野牛’的角(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作‘野牛之力’),着重在强调其不可驯服(伯卅九9以下)和危险(诗廿二21);但是这里的措辞也许是指在其力量和强壮方面。钦定本有‘独角兽’的记述,一种现今所了解的神奇动物,在公元一六一一年相信还存在着。

廿三节的思想接在廿一节之后,意思是因为神与祂的百姓同在,因此不能够用‘施魔法’或者‘占卜’去反对他们。这可意味着如新英文圣经所说的,任何一种被禁止的行动,都不被允许存在‘于以色列中’。但是与标准修订本比较起来,这种说法是`弱;标准修订本有:巴兰本身是有专业水平的先知,认为不允许有这样的行动去‘反对以色列’,因为她被耶和华引导直到如今。

最后以色列被与称霸称王和可怕的‘母狮’与‘公狮’相比较,母的和公的用于强调她的安全,因此神完全掌管着。这形像在廿四章九节被用于神本身,但是经常被用于神名下的以色列(例如创四十九9的犹大支派,申卅三20的迦得支派)。再没有比试图进攻以色列人更愚蠢的了,因为它将好像使自己去面对野狮子。

这篇神谕被以简洁的字句很好地总结在廿三节下半节之中,新英文圣经明智地把它们译作:‘现在是论及雅各和以色列的时候,“看哪,神为他们行了何等的大事!”’在申命记卅二章廿三至廿七节中,耶和华启示说,祂只有抑制自己,不把犯罪的以色列人驱散。否则会导致人们不相信祂曾行神迹救赎他们,并安置他们定居在迦南,简言之,百姓否认祂曾经‘作成所有这一切’。对于神的百姓,这是一种警告,但同时也是极大的盼望。我们今天是否也有信心相信耶和华将向这个世界显明祂在掌管着呢?第廿三节同样的词语也用于哈巴谷书一章五节:‘你们要向列国中观看,大大惊奇;因为在你们的时候,我行一件事,虽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总是不信。’

巴兰预言(廿三25-廿四9

(一)

本段较为可悲和滑稽地以巴勒在一种恐慌中开始,他要求巴兰如果不能使自己咒诅以色列,至少不要祝福他们。但是巴兰立场坚定地持守他向神的承诺:凡他所说的,皆为神所托付的。下决心到底,巴勒尝试另外一个有利的地点作最后的咒诅的努力。同样的献祭过程被定了下来,并照着执行。所以背景被设立在为了完全地或者最终破灭巴勒的希望。巴兰现在这样确信耶和华的旨意,所以他拒绝‘像前两次’那样去寻求神明。‘像前两次’这个短语可能意思是‘像前面那样’(撒上三10),或者‘照习惯’(撒上二十25),而可能后者是这里的意思。耶和华是那样强烈地对待他,使他放弃他一贯的──而且是必须的──寻求讯号的习惯。

一种很有趣的史实是,叙利亚文的民数记手抄本,在第二节之前插入这样的一行字,其上说:‘我们的救主耶稣显现(主显节)的一段经文’。其它的传统有这方面的不同形式,表明这一章如何广泛地被早期的教会解释为有关弥赛亚的预言。犹太人的他尔根(Targums,译者注:即旧约的亚兰文,即叙利亚文注释)也采用一种弥赛亚的解释。在会堂和教会两方面看来,以下的两段神谕都是预言弥赛亚的来临。

关于巴兰讲话时的情况有过许多争论。标准修订本有‘他的眼睛是睁开的’短词,但是却包括了两个候补的注脚。学者们严肃地提出了共五种不同的希伯来语的解释,其中有三种可以在标准修订本中找到。它们可以概括如下:

(甲)他的眼睛是睁开的──这是通常的解释,也在叙利亚(即巴兰)译本中可找到。这种见解在第四节最后一句平行的意思中找到支持。其意思是:或者他是在一种凝视着的精神恍惚状态下去看见他的‘全能者的异象’;或者他有清楚的异象。

(乙)他的眼睛是闭着的──藉着使用一种希伯来词根(这词根的意义见耶利米哀歌三章九节之中)使它与武加大译本一致。这个意思可能是:他在一种像睡着的恍惚状态,或者他是在一种隔绝所有使他分心的祷告的形态,以致他不期待通常围绕着他的预兆,而期待他里面的灵的启示。

(丙)他的眼睛是完美的──藉着把单一的形容词分裂成为两个词去给出这个形容词的另外的词根,来得到与七十士译本和他尔根译本相一致。新英文译本的‘清楚’看见,看来是采用这种解释。那样,其意思将是:他的异象是准确和可以信赖的。

(丁)他的眼睛是严厉的──从阿拉伯词根,意思是‘严酷的脸’得来的,可以假定它是强调眼前的事情既严肃又沉重。

(戊)他的眼睛是有恶意的──也是从同一个阿拉伯词根的另外一个形式,意思是‘被激怒’得来的。换句话说巴兰是不愿意去祝福,但又必须去祝福而别无选择。

也许第一种翻译,好像标准修订本翻译的那样,是最好的。巴兰已经藉神第一次睁开了他的眼睛,并且很明智地开始预言。他接着进一步在神的能力和同在下,去给出他的‘国书’(credential)。他宣布说听见‘神的言语’,又宣布他看见‘全能者的异象’。在这种形势下,影响他承认曾‘仆倒’。这个‘仆倒’是什么意思呢?它可能暗示其意思是:(甲)在一种睡着或恍惚状态(比较创十五12,伯四13);(乙)在俯伏崇敬的状态(比较士十三20);(丙)在灵的能力之下(比较赛八11,结三14)。也许第一个意思是这里所指的,意思是在一种好像昏迷状态,‘但’却是‘眼睛睁开的’。这种想法是指在神的灵的能力之下,他的所有都被夺去,惟有留下全能神的启示。

如果我们在基督的教会中,能够把所有的阻隔都除去,惟独看见祂和单单听祂的话,这是多么荣耀!

(二)

巴兰展开他的‘演讲’,以先知的异象论到以色列好像一批在耶和华指引下美好而令人印象深刻的百姓。在当时的会堂中,第五节被大声在每天清晨崇拜开始时诵读着。那里随着有一种看起来好像暗指伊甸乐园的生活;比较以赛亚书一章三十节,五十八章十一节。我们可以把‘山谷’改译作‘棕榈树’取代之。事实上,东方的园子大部分由树木和高大的灌木所组成,并用它们来遮荫,而不是有许多花卉。

第七节的经文是令人困扰和复杂的。第一句很明显是简单地想象一个人,他有许多水在他的井中,而且足够使用,也就是一幅丰饶的画面。有趣的是希腊、叙利亚和他尔根译本,把它当作弥赛亚的预言:‘有一个人将出自他的种子,而他将统管许多国家……。’不少学者喜欢把第二句的‘许多国家’读作‘众水’,包括只要少许改变经文即可。格莱(Gray)提出一种技巧的建议,他保留希伯来文作为‘他的种子’的辅音,但是读不同的元音使之成为‘他的膀臂’。接受读作‘国家’词句,他的翻译则成为:‘而他的膀臂统管许多国家’,意思是他将统治他的敌人;比较以赛亚书三十章三十节,四十八章十四节。这个‘他’字,正如在第八节,当然是指以色列,带有一种军事方面的和政治上成功的语气。译作‘射透’这个动词("pierce through")真正的意思是‘压成碎片,粉碎’,而且不是配合谈论‘箭’。藉着再次改变元音,我们得到希伯来文作为‘狮子’的这个词,这样产生了像新英文圣经的翻译:‘把他们的手足压得粉碎’。

与廿三章廿四节(以及以前的经节)的战争能力的图画相反,最后那里出现一幅威严、和平的图画。这预言的结尾在最后两行是绝对的和有权威性的。它回应和再一次加强了以撒在创世记廿七章廿九节给雅各(以色列)的祝福中已给的应许,而这个祝福依次响应和使记录在创世记十二章一至三节中,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开始起作用。我们可以不关心这一段经文中的好战的弦外之音,但是神的百姓将被‘祝福’和不被‘咒诅’的应许将被确立,在这样的见解下,全世界其余的民,当他们对神的百姓作出响应时,也将是‘祝福’而不是‘咒诅’。──《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