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廿四章

 

巴兰预言(廿三25-廿四9

(一)

本段较为可悲和滑稽地以巴勒在一种恐慌中开始,他要求巴兰如果不能使自己咒诅以色列,至少不要祝福他们。但是巴兰立场坚定地持守他向神的承诺:凡他所说的,皆为神所托付的。下决心到底,巴勒尝试另外一个有利的地点作最后的咒诅的努力。同样的献祭过程被定了下来,并照着执行。所以背景被设立在为了完全地或者最终破灭巴勒的希望。巴兰现在这样确信耶和华的旨意,所以他拒绝‘像前两次’那样去寻求神明。‘像前两次’这个短语可能意思是‘像前面那样’(撒上三10),或者‘照习惯’(撒上二十25),而可能后者是这里的意思。耶和华是那样强烈地对待他,使他放弃他一贯的──而且是必须的──寻求讯号的习惯。

一种很有趣的史实是,叙利亚文的民数记手抄本,在第二节之前插入这样的一行字,其上说:‘我们的救主耶稣显现(主显节)的一段经文’。其它的传统有这方面的不同形式,表明这一章如何广泛地被早期的教会解释为有关弥赛亚的预言。犹太人的他尔根(Targums,译者注:即旧约的亚兰文,即叙利亚文注释)也采用一种弥赛亚的解释。在会堂和教会两方面看来,以下的两段神谕都是预言弥赛亚的来临。

关于巴兰讲话时的情况有过许多争论。标准修订本有‘他的眼睛是睁开的’短词,但是却包括了两个候补的注脚。学者们严肃地提出了共五种不同的希伯来语的解释,其中有三种可以在标准修订本中找到。它们可以概括如下:

(甲)他的眼睛是睁开的──这是通常的解释,也在叙利亚(即巴兰)译本中可找到。这种见解在第四节最后一句平行的意思中找到支持。其意思是:或者他是在一种凝视着的精神恍惚状态下去看见他的‘全能者的异象’;或者他有清楚的异象。

(乙)他的眼睛是闭着的──藉着使用一种希伯来词根(这词根的意义见耶利米哀歌三章九节之中)使它与武加大译本一致。这个意思可能是:他在一种像睡着的恍惚状态,或者他是在一种隔绝所有使他分心的祷告的形态,以致他不期待通常围绕着他的预兆,而期待他里面的灵的启示。

(丙)他的眼睛是完美的──藉着把单一的形容词分裂成为两个词去给出这个形容词的另外的词根,来得到与七十士译本和他尔根译本相一致。新英文译本的‘清楚’看见,看来是采用这种解释。那样,其意思将是:他的异象是准确和可以信赖的。

(丁)他的眼睛是严厉的──从阿拉伯词根,意思是‘严酷的脸’得来的,可以假定它是强调眼前的事情既严肃又沉重。

(戊)他的眼睛是有恶意的──也是从同一个阿拉伯词根的另外一个形式,意思是‘被激怒’得来的。换句话说巴兰是不愿意去祝福,但又必须去祝福而别无选择。

也许第一种翻译,好像标准修订本翻译的那样,是最好的。巴兰已经藉神第一次睁开了他的眼睛,并且很明智地开始预言。他接着进一步在神的能力和同在下,去给出他的‘国书’(credential)。他宣布说听见‘神的言语’,又宣布他看见‘全能者的异象’。在这种形势下,影响他承认曾‘仆倒’。这个‘仆倒’是什么意思呢?它可能暗示其意思是:(甲)在一种睡着或恍惚状态(比较创十五12,伯四13);(乙)在俯伏崇敬的状态(比较士十三20);(丙)在灵的能力之下(比较赛八11,结三14)。也许第一个意思是这里所指的,意思是在一种好像昏迷状态,‘但’却是‘眼睛睁开的’。这种想法是指在神的灵的能力之下,他的所有都被夺去,惟有留下全能神的启示。

如果我们在基督的教会中,能够把所有的阻隔都除去,惟独看见祂和单单听祂的话,这是多么荣耀!

(二)

巴兰展开他的‘演讲’,以先知的异象论到以色列好像一批在耶和华指引下美好而令人印象深刻的百姓。在当时的会堂中,第五节被大声在每天清晨崇拜开始时诵读着。那里随着有一种看起来好像暗指伊甸乐园的生活;比较以赛亚书一章三十节,五十八章十一节。我们可以把‘山谷’改译作‘棕榈树’取代之。事实上,东方的园子大部分由树木和高大的灌木所组成,并用它们来遮荫,而不是有许多花卉。

第七节的经文是令人困扰和复杂的。第一句很明显是简单地想象一个人,他有许多水在他的井中,而且足够使用,也就是一幅丰饶的画面。有趣的是希腊、叙利亚和他尔根译本,把它当作弥赛亚的预言:‘有一个人将出自他的种子,而他将统管许多国家……。’不少学者喜欢把第二句的‘许多国家’读作‘众水’,包括只要少许改变经文即可。格莱(Gray)提出一种技巧的建议,他保留希伯来文作为‘他的种子’的辅音,但是读不同的元音使之成为‘他的膀臂’。接受读作‘国家’词句,他的翻译则成为:‘而他的膀臂统管许多国家’,意思是他将统治他的敌人;比较以赛亚书三十章三十节,四十八章十四节。这个‘他’字,正如在第八节,当然是指以色列,带有一种军事方面的和政治上成功的语气。译作‘射透’这个动词("pierce through")真正的意思是‘压成碎片,粉碎’,而且不是配合谈论‘箭’。藉着再次改变元音,我们得到希伯来文作为‘狮子’的这个词,这样产生了像新英文圣经的翻译:‘把他们的手足压得粉碎’。

与廿三章廿四节(以及以前的经节)的战争能力的图画相反,最后那里出现一幅威严、和平的图画。这预言的结尾在最后两行是绝对的和有权威性的。它回应和再一次加强了以撒在创世记廿七章廿九节给雅各(以色列)的祝福中已给的应许,而这个祝福依次响应和使记录在创世记十二章一至三节中,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开始起作用。我们可以不关心这一段经文中的好战的弦外之音,但是神的百姓将被‘祝福’和不被‘咒诅’的应许将被确立,在这样的见解下,全世界其余的民,当他们对神的百姓作出响应时,也将是‘祝福’而不是‘咒诅’。

巴兰再次预言(Ⅰ)(廿四10-25

(一)

巴兰的第二次‘揭发的内容’是旧约中最有趣和最具争论的一页,充满了争论的内容。更进一步,传统的观点认为十五至廿四节组成一篇完整的神谕并不真正可信。把这段经文分为四篇分开来的短篇神谕,或者至少分为四个部分的神谕是比较好的做法。就是(甲)十五至十九节;(乙)二十节;(丙)廿一至廿二节;(丁)廿三至廿四节

巴兰对巴勒说‘我岂不是对你说’,指着前面廿二章十八节,并且随后准备要离开。巴勒藉着命令他‘快回’("flee")老家,暗示他有意惩罚巴兰。巴兰随即冷冷地说,他是准备好要回去,但是只有等再一次给以色列人祝福之后才回去,而这一次是自发的。一点也不害怕,巴兰冒着进一步激怒巴勒的危险。请注意巴兰那种随便的和无忧虑的状态,指着‘我的百姓……这些百姓……你的百姓’(14节,译者注,中文和合本的翻译略有不同,英文标准修订本的‘我的百姓’,和合本译作‘我要回本族去’)。然后像他在第三次神谕中所做的,他开始说预言。巴兰是在神委托下说话,因此他所讲的好像一位‘明白至高者的旨意’的人所说的。换句话说,他得到了启示,因此他知道神关于以色列的旨意;他是在神的计划中。先知阿摩司用以下的修辞表达这种相同奇妙的特权:‘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祂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摩三7

(二)

巴兰看见某位在将来要变成伟大的勇士之王。在希伯来文中是没有中性的状态,因为每一个名词或者是男性的,或者是女性的,即使是无生命的物体也是如此。所以像现在这样简洁的象征性的段落,是很难于确定代名词到底是或者。在十七节中,标准修订本已经确定最后两句是中性的,但是在那里‘’最好是译作‘’,就像这一节的第一句。但是这个‘’所指的是谁呢?是以色列?将来的一位领袖?或是弥赛亚?所有这些注释都曾被提过,但是首先必须考察整节经文。这里的行动不是为了最近的将来,因为这个人或者视为人的是‘不在现时……不在近日’。然而,这里有一条线索,它将藉着一位王来行动,而不是以色列人本身,在这里将包括一颗‘星’;而星的出现,在古代东方一般认为是表示君王的出现。

‘王权’是另一位君王的隐喻(参见诗四十五6;摩一58)。但是这位王,这位勇士,是谁呢?在历史人物中,很明显是指大·王,根据撒母耳记下八章二节记载,他曾决定性地打败摩押人;根据撒母耳记下八章十三至十四节,他又曾打败西珥(以东的另一个名字)。但是巴兰怎能知道他,而对于巴勒这又有什么相干?也许巴兰预言以色列的王有一天将兴起,他将攻克整个以色列当时穿越的领土,而这个一般的预言后来被修整,使之更适合大·王。

巴兰再次预言(Ⅱ)(廿四10-25)(续)

(三)

在二十节中我们有一种关于‘亚玛力’的隐密神谕。在希伯来文中这里完全没有动词,所以英文的时态必须补充进去。亚玛力为‘诸国之首’是以什么意思呢?几乎不可能因为他们是那个地区最强大的国家,或者是最古老的。很可能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们最先与以色列人打仗──而这个意思与出埃及记十七章八至十五节相符合。这篇神谕因此是一篇简单的预言,论到一个凶悍的游牧民族的最后毁灭,而这个民族曾抓住以色列人在旷野`弱的时机,攻击过她。

接着在廿一至廿二节中出现关于‘基尼人’的神谕,基尼人是另外一支游牧民族,他们紧密地与亚玛力人相关连(例如撒上十五6)。然而,他们通过摩西的岳父也与以色列紧密相关(参见士四11)。因此,扫罗和大·两人都设法去帮助他们(撒上十五16;三十29)。不过他们也都因为反对以色列而被注定从那个地区的历史上被消除。他们定居在高山地带,高居在盘石上,易于守·且比较安全。这种特性也在以东作为一个较广阔的社批,记载在俄巴底亚书三至四节中,那里有‘你虽如犬鹰高飞,在星宿之间搭窝’的句子,与这里的关于基尼人的‘窝巢作在岩穴中’相平行。

(四)

他们的迁移要一直来到‘亚述’,这个名称在解释上曾引起很大的困难,因为亚述只有在公元前八、九世纪才出现在巴勒斯坦地区。新英文译本为了免除用亚述,改变经文为:‘你们在我面前必须在这里住多久呢?’但是这一种逃避多过翻译。接着第廿三至廿四节出现一个反对这个胜利者‘亚述’本身的神谕,以及一个同盟者叫作‘希伯’,它将被从‘基提’来的舰队和军队所毁灭。这是所有神谕中最难明白的。有人以为廿三节是后来插进廿一至廿四节的原来之整个神谕中,换句话说,亚述将要至高无上地统治,直到神赋予她的目的成就,其时也正是她自己被惩罚的时刻。其它人争论廿二节最后一句要从关于基尼的神谕中拿掉,并把它放到最后的神谕中。如此这个神谕的开始将成为:

他继续他的演讲,并说:

‘亚述将掳去你们多久呢?

哀哉!当神指派他〔在特定的时间〕行动时,

谁还能存活呢?’

这样,最后的几节预先论到亚述帝国的兴起,那时包括以色列人在内,将会有一段时期在该帝国统治下,并且将视此乃为神的允许和祂的计划。这样将符合旧约的观点称:是神和只有神自己支配万国(摩九7),事实上祂在最后惩罚亚述之前,使用她去惩罚以色列(赛十5-11)。这里的含意当然不是此神谕从巴兰说出来的原意,而是后来加入他的预言中的。

(五)

最后,‘基提’是什么(或者是指谁)?这个字来自希腊文称呼居比路的基伦这个地名,开始时被用于指居比路或者指塞浦路斯。在旧约圣经中,它一般比较多指那些不仅生活在居比路而且居住在沿着北地中海沿岸的人民,以及那些从这些地区来的侵略者,著名的马其顿人(参见玛迦比壹书一章一节)。在死海轴卷那个时代,‘基提’是指任何当时的外国势力,通指罗马人。而‘希伯’又是什么呢?根据创世记十章廿一至廿五节,他是所有闪族人的祖先;而根据创世记十一章十四至廿六节,他只是一位希伯来人的祖先。然而在现在经文的上下文中,它很可能不是指不同的民族,而是(正如这个字可能有的意思)指‘那一边的地区’,在这种情况下,它可能是指幼发拉底河那边的地方,事实上是亚述的另一名称。这样,就使得单数的‘他’在下文中有意义,藉着它预告亚述将反过来落在神差派另外的民族手里,作为祂的计划继续展开的一部分;这个民族来自这些岛屿和地中海北部沿岸。

这些非常复杂的经文──也许不都是从巴兰口里说出来的(虽然它们都预告了以色列的敌人的命运)──曾给学者们带来无穷尽的困扰。读者希望更多地了解它们,可以参考一部更大的民数记的注释书。我们也已经注意到,它们先被犹太人、后被基督徒多次解释为弥赛亚的预言。现在,我们将不会有许多人把这样的解释看得太严重,但是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附注7{\LinkToBook:TopicID=198,Name=附注},那里我提出某些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著作作为例子。──《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