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民数记第廿五章

 

向毗珥变节(廿五1-5

(一)

以色列人已经来到一个地方称为什亭,在这里他们居住了一段时间。根据民数记卅三章四十九节记载,这是他们越过约但河进入迦南以前,百姓最后停留的地方,与这点相一致,约书亚被说成曾差派探子从这里前去侦察耶利哥(书二1)。这个名称意思是‘皂荚树’("acacia trees",译者注,又可译作亚拉毗亚护漠树)或者‘皂荚树的草地’("meadow of acacia trees"),而且必定曾经是一个很吸引人去宿营的地方。但是它变得太舒适,导致有不圣洁的倾向,以致和敌对的摩押支派的年轻女子混杂地犯奸淫。这个时期变成不名誉的时期,并且在新约圣经也曾提及(启二14;比较彼后二15)。

这种混杂的结果所发生的──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没有引致──结果是,百姓被邀请去喜欢他们邻邦的文化和宗教生活。这是著名的滚雪球式的罪恶。许多以色列人出席献祭给摩押神的节日,并且专心一意地敬拜这些神祇。这是一种公然地破坏十诫第一诫:‘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二十3)。

一个类似的问题本身也存在早期的教会中,那时保罗面对着基督徒‘吃祭偶像的食物’(林前八章)。他也明确地说道:‘岂不知与娼妓联合的,便是与她成为一体吗?’(林前六16)为了这个缘故,虽然‘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约三16),我们被命令:‘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带着一种享乐和以享乐为目标的观点去爱世界,是与神背道而驰;但是带着一种拯救世界的观点,把世人从享乐和以享乐为目的中拯救出来,去爱世界,是与神同行。

(二)

惩罚代表──那些‘百姓中的族长’,是不寻常的,而所采取的样式看来也是不寻常的残酷。标准修订本译作:‘在太阳下悬挂’(译注:中文和合本译作‘对着日头悬挂’,4节),事实上是比较温和的。这里所用的动词,意思不是去‘悬挂’。七十士译本翻作‘暴露’他们,也许意思是把他们绑在太阳底下,去在无情的阳光酷热中煎熬;另外一种希腊文翻译(亚居拉,Aquila)作‘刺穿’他们;武加大译作‘挂他们在绞架上’。伟大的犹太注释家拉希(Rashi,一○四○至一一○五年间的犹太学者)把‘悬挂’说成是他们首先被石头打,作为拜偶像应得的惩罚,然后示众以便阻止进一步的偶像崇拜。然而,这里有一个平行的阿拉伯字,它的意思是‘掉下’,因此我们在这里可以有一个表示原因的形式,意思是这些族长被‘抛掷下去’,也即从悬崖上抛下去。请比较历代志下廿五章十二节,路加福音四章廿九节。这样,可能的意思是他们被从一个悬崖上抛下去,并让他们没有埋葬地被太阳曝晒。

当耶稣被拿撒勒会堂的权威拒绝,因为祂宣告自己是上主所膏立的弥赛亚时,他们实际上想把祂用这种方式从山崖推下去(路四29)。这是一种可怕的讽刺,那位关怀我们,超过我们所能想象,并且能够带领我们完全与真神和好的那一位,竟然要受那些导致以色列去跪拜假神的人该受的惩罚之威胁。

非尼哈大发热心(廿五6-18

看来这个故事的某些情节曾被省略,因为在第六节那里突然从与摩押妇人普遍的犯罪,变到‘以色列中的一个人’与一个米甸的妇人之间的特别违法的结合。一到第九节,它变成很明显,一场‘瘟疫’在民营中突然发生,并在那里以可怕的速度扩散开来。第八节提到这个行动发生在觉醒到前面所犯的罪而百姓还一直在羞耻地哭泣中。大祭司以利亚撒没有能力处理这种形势,但他的儿子非尼哈(一个埃及人的名字,很可能其意思是‘黑人’)却能够且愿意去处理这形势。他为耶和华所发的热心在这种情况下变成传奇似的,而他被持久地置于那些许多世纪以后的反对外来征服者的英雄们之中(参见传道经四十五章廿三至廿四节;玛迦比壹书二章廿六节)。但他的名字也出现在其它的情况。在这时候摩西差派他出去用武力对付米甸人,而非尼哈看来在那里成为一种勇士祭司(warrior-priest),因为他拿着‘圣所的器皿和吹大声的号筒’(民卅一6)。在约书亚记廿二章九至卅四节中,十个河西的支派(也即住在约但河西边的支派)准备和河东的二个支派打仗,后者被怀疑敬拜偶像。委派去发现事实真相的是由非尼哈领导的代表,这一次他是外交的祭司(diplomat-priest),但是他没有忘记带着勇士和他在一起。再迟些,有个时期便雅悯支派抵触其它各支派,而非尼哈带领以色列人寻求上主的旨意(士二十27-28)。

他对耶和华之热心在这里藉着他的比较残酷地闯入一个人的帐棚的寝室,用矛刺透那一对犯性行为罪的男女之行动可看得出来。很明显地,这种罪恶停止了,但是瘟疫已经宣告‘二万四千人’遭难。估计在精确数字方面必定有所变化,而且可以假定有不同的传统围绕着这些估计,使数目增加,因为哥林多前书十章八节给出的数字是‘二万三千人’。

耶和华对摩西高度地赞扬(参见王下十16关于类似的‘为耶和华发热心’的案例)。从以上事例我们得知,非尼哈表现出神自己的嫉妒或者热心。正如在许多其它的旧约圣经中,以色列人的暴力行为是一点不为我们所喜欢,特别是当神宣告准许这样作的时候,更是如此。

作为对他的忠心的肯定,耶和华赐给非尼哈一个‘平安的约’(参见赛五十四10,玛二4-5)。这是很吸引人的短词。正如刘易斯(C. S. Lewis)所指出的,如果我们自称为主的门徒,我们要好像‘小基督’那样。我们必须在我们所处不正义的世界之中祷告,在各种的‘贫与富’之间的差距愈来愈大中祷告,在世俗主义和多元论盛行之中祷告,甚至在教会中出现的罪恶之中祷告,神将会使我们为祂大发热心,但是要像祂的儿子从前所指示我们的,而不像非尼哈所作的那样。然后我们可以确实地经历祂的‘平安之约’在我们的生活中。──《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