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八章

 

旷野的经验(八1-10

这里开始了另一篇的讲章,说到遵守神律法的重要性(见绪论──申命记的重要性{\LinkToBook:TopicID=103,Name=申命記的重要性})。七章回顾了以色列人在埃及的经验,作为该章论点和劝告的基础;八章则是回想更近的旷野的经验,以色列人曾在那里生活,并且飘泊了四十年之久(2节)。巴勒斯坦地带非常接近不毛和干燥之地,以色列人对旷野的感受很深,绝对不会忘记他们祖先曾在那里生活。他们记得在那里发生的许多事情;其中一位诗篇的作者,回顾以色列人在旷野背逆神所发生的一连串境遇(见诗一○六篇),而某一些先知却记得以色列人,一般来说一直非常仰赖神在那里供应他们日常所需,其结果是他们曾经比以往任何的时候都更与祂亲近。申命记八章有它独特诠释旷野那些年日的方法。

(甲)本段要人注意神忠实的眷顾。感谢他们的神奇迹般的供应(3节以下),使他们能应付旷野的情况,并且生存了下来。祂赐给了生存的基本所需,但还不是很丰富;现在的具有发展农业和工业潜力的应许之地,和当时的旷野形成一个强烈的对照,这是来自神施恩的手。

(乙)本段将旷野形容为一个苦炼与试验的经验。神用有关旷野的苦难来使以色列人意识到他们是完全仰赖祂的眷顾和供应的;在旷野里,他们不能对自己的成就有任何的骄傲。藉着这样的经历试验他们是否心存感激,甘心接受神的恩赐,并且以爱的顺服作为响应(2节)。

(丙)本段将旷野描写为一种训练。第五节中形容神像一位惩教、纠正和引导他孩子的父母。这节无疑想到诗篇一○六篇中列举的一些背逆的事件:神必定惩罚背逆祂的。因此,当以色列人抵达应许之地时,他们就必须懂得顺服他们的神。

苦难是每个人不时会有的经历,可能在我们的生活中占很长的时期。有两种对苦难响应的方式:一种极端反抗它,并且也反抗神;另一端则是那些从经验中谦卑学习,而且能够至终彻底地认识到神慈爱的人。

这一段包含了一个钥节:第三节被耶稣引用作为抵抗试探的一项武器(太四4)。那些相信人是‘单靠食物’而活的人,缺乏面对苦难的内在防御力。不但如此,活着纯粹为了物质的目的的人生,没有方向和价值。理想的生活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我们不能挑选)’,就是祂用口述和藉文字所启示的指引。

繁荣的危险(八11-20

如果一至十节是暴露生活在艰难环境下可能产生的影响,其余本章各节则是在问繁荣在一个国民的道德上所可能产生的影响。这是定居在巴勒斯坦环境下,每一代以色列人都要提出的一个问题。以现代西方的标准来看,古时候巴勒斯坦的繁荣真是有限而且是不稳定的:干旱,蝗虫和入侵的强盗只是其中三项危险罢了。即使如此,在巴勒斯坦的生活比凶恶而危险的旷野(见15节)好处多得多。读者再一次被提醒他们祖先在旷野里的经历(出十七6;民廿一6)。另外,在旷野里也不可能造出食物或从无到有变出水来,但是肥沃的土地却随时都提供希望给那些准备卷起袖子,努力作些工的人们。

繁荣可能只是相对的,它也有其危险性。第一是自满,这是产生于对事物本身的一种满足,而不去回顾并思想以往的教训。它等于一个人罔顾过去,拒绝考虑未来,只为眼前而活;对任何人这都是很愚昧的。第二且更为严重的危险是自大。勤劳无疑是一种美德;但是,勤劳工作而且达到成功的人的态度,却很容易从一种自然的满足,变成一种骄傲感,然后再变成十七节中所说的那种自大。在上层社会中有时也会发现非常类似的这种自大,就是认为富人理当繁荣并且有势,穷人活该贫穷的态度。十八节答复了所有这类的态度;根本上,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依赖神而有的。我们不能将我们的才干,或者努力工作的能力归功于自己。

这一段提到的第三个危险是拒绝神。十九节说到忘记神,但事实上,拜偶像是一种故意多于无心的忽略对以色列的神所应有的敬拜。现代的世界历史告诉我们,富裕较贫困导致更多的无神主义(不包括奇风异俗、神秘习俗等类的事)。然而,神并不愿意祂的子民遭受贫穷(18节)!这是神性的两难。──《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