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廿九章

 

普遍的义务(廿九1-15

突然间我们发觉自己读的是另一个圣约!似乎可以肯定,以色列人变得习惯于这项经常性(可能每年一度)更新他们与神圣约的仪式,因此,这个重复的主旨将不致使古代读者感到惊讶。我们也必须记得申命记写作的性质;无疑的,作者有意强调以色列人对神应尽圣约的义务至为重要,而他也成功达成其目的,这成功部分要归功于重复叙述。因此,像先前的章节一样,作者详细提起往事作为这新约的开始(29-30章)。从地理位置上大体而言,摩押与本书开头的背景相同(一1);以色列人就是从摩押领土渡约但河而攻进应许之地的(见下图)。

回顾早期的事件提及三件事:埃及人遭受的大灾难(2-3节);以色列人在旷野的经验(5-6节):及以色列人在约但河东的首捷(7-8节)。这三件事表明了神的大能和良善。那些灾难是神救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施展奇迹的方法。在旷野,他们很容易因饥饿及损失而灭亡,但因着祂以奇迹供应和照顾他们。在约但河东(又译作外约但,编者注)神使他们战胜两个强大的攻击者,他们原可能轻易就打败以色列人。四节暗示以色列人容易因这些成就而感到骄傲,不将它们归功于神。这里该学的教训是:除非神顾念祂和他们所立的圣约,否则他们注定是软弱、丧失和失败;但是,这个圣约却是依赖他们的遵守(9节)。将过去视为当然是人性的本色;当时看为奇迹的事,在回顾时很快就看为普通。此外,成功也很容易助长自满。

因此,新的圣约的庆典似乎是心理上的需要。它尽量包罗广泛,甚至年幼的小孩及寄居的外邦人也在参加之列(11节)。劈柴挑水是最卑微的工作,但最低微的国民也是圣约子民的一分子,他们也参予这项仪式。关于圣约,没有所谓精英主义。十四和十五节甚至注意到那些未能参加的人;作者藉此意指以后的世代。因此,无人可以逃避履行圣约之义务。

在基督教里,由于我们强调信心(在律法及行为上)居先的地位,我们很容易忘了个人对神的责任。我们今日西方强调的是个人,也许我们需要提醒自己(在两约中)神的计划是要‘立你作祂的子民’(13节):我们共同促长祂的旨意的实现(见彼前二910)。

灾祸的缘由(廿九16-28

这段发出一个慷慨激昂的恳求,要求个人、家庭及国家不惜任何代价摒弃偶像之崇拜。拜偶像被看为是以色列潜在最深且最为迫切的危险,也是被掳至巴比伦的真正原因(28节)。这里强调,偶像崇拜对以色列人而言,事实上是‘外来的’;明显的,拜偶像是他们在埃及才开始目睹的(16节)。就定义而言,崇拜外邦的神明,表示对以色列的神澈底不忠。十七节似乎是在对照以色列人肉眼不能见的神,和其它国家肉眼可见且能触摸之偶像。

为何偶像崇拜会吸引人呢?只因为乖僻的心思产生刻意的行为(18节);这种心思在今日将会转而追求东方宗教之仪式或神秘的教派,为的不过是想与人‘有所不同’。十八节说这种行为的结果是‘生出苦菜和茵陈’。下一个遭到斥责的态度是顽梗的自满(19节);这种态度产生的结果是失去一切。在申命记看来,顽固拒绝对神守信是不可宽恕的罪。(20节)

假宗教是迷惑人的,这段暗示:十六至廿一节是对个人的一项警告,但廿一节突然说举国背道之后全国将跟着变为荒地。廿三节生动描述荒凉的一幅画;最早的读者对所多玛及蛾摩拉倾圮的故事(创十九2425)非常熟悉,其中有些人可能亲身清楚知道那里的地势是如何坚固和险峻,这些城市从前就是位于取名适当的死海的附近。神对所多玛和蛾摩拉所作的,照样将作在罪孽深重的以色列人身上。

我们可从另一个观点思考这一段。这幅荒凉的图画理当提醒我们核子浩劫带来的一个后果。假如有一天发生了核子灾难,任何生还者想起这件事将不致责怪神,要怪就怪人类的愚蠢和邪恶。换言之,人类冥顽不灵的弱点将为自己招来惩罚。就是说,就某种意义而言,这段申命记在说:倘若有一天,以色列人因残暴的军队入侵和蹂躏的恐惧而向敌人屈膝哀求,他们要对此负完全的责任。在我们的情况,我们常对世界中潜伏的危险无奈地耸耸肩,像是对它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十六至廿一节是个有益的提醒,告诉我们任何社会的罪恶和失败都是先从个人与家庭开始的。倘若我们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们至少可以影响我们自己的社会──我们生活圈子里的朋友、我们的同事及邻居。

隐秘及明显的语言(廿九29

本章以一个能见和不能见之间的挑战对照收尾。古时候的以色列人不能预知未来;我们也不能。人类总是想排斥加诸我们的这个限制。我们在十八章十和十一节中,看见古代的人徒然利用许多方法想要窥知未来。同一章里指出,神给了祂子民先知,这些先知拥有预知未来的恩赐,这是事实;但即使是一位先知也不能对未来的事完全知道。一些事情始终是‘隐秘的事’。这里第一个教训是谦卑,且坦白承认我们的局限。另一个教训是确信,因隐藏之未来属于耶和华,祂不是某些无位格的命运之类的东西,而是我们的神。对神有宁静的信心的人,无须知道未来如何;明天是握在一位慈爱天父的手中。

然而,这节讲的首先既不是要我们谦卑,也不是再度向我们保证。它的要点是说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当然,神在许多事上保留秘密不叫古代的以色列人知道,但祂却完全明白和清楚表明祂的旨意,这旨意在申命记陈述的律法中具体体现出来。神的旨意不是隐秘的。因此,以色列人眼睛要注意的不是明天的惊奇,而是今天的责任。基督徒不受申命记的法典所支配,但他也在新约的记载中发现神旨意的完全展现。诗篇作者正确的意识到:‘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一一九105):未来可能看不见且摸不着,但我们在向它迈进时握着一把火炬。

本节也提醒读者关于未来另一方面的事。人类始终认为未来已经预定好,且为无情之命运所操纵;古代的以色列人和现代的基督徒也可能受试探去这样思想。但是,一般而言,圣经不是以任何这类观点描述未来;圣经乃是认为,我们用自己的行为模造我们的将来。申命记的确采取这种观点,本章正是表达这种观点:顺从神的律法就能创造一个愉快的未来,违背律法至终带来灾厄。果真如此,忧虑我们前途将遭遇何种‘命运’就变得没有意义了;我们应当关心的是我们将为自己带来怎样命运的问题。──《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