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申命记第三十章

 

黑暗日子里的希望(三十1-10

最后几章一再指出,且藉反复叙述强调,摆在以色列人前头的有两条路──就是日后耶稣说的宽路和窄路(太七1314)。背逆的道路将为国家带来咒诅,忠贞及顺命将意味着未来的祝福。当然,实际的历史并非像这幅挑战性图画暗示的那样是非分明,而且第一节很写实地预示以色列人的未来将一代接一代地经验着‘祝福和咒诅’两方面。然而,整个而言,这段讨论的只是一个意见:假如发生最坏的情况,以色列人是那样的悖逆以致在廿八章中预见之灾祸确实发生了──那又会怎样呢?难道那就是故事的必然结局吗?咒诅是神至终的定论吗!旧约中继申命记后的历史书,从约书亚记到列王纪下所描绘的正是这样一幅画。这故事的结局是耶路撒冷变成废墟、圣殿被毁、君主政体被扫除殆尽、成千上万人死伤、生还者中的精英被掳至遥远之巴比伦。

经验过流亡的那一代必然会产生几种反应。一些人无疑会以坚忍或失望的态度只是简单地忍受这情境,不去想太多。其它人则被引诱而去崇拜巴比伦的神祇,在他们看来,这些神祇比以色列人的神更有能力。另有些人在他们的思想上比较忠于耶和华,且尝试从最近的苦难中学习功课。申命记三十章就是针对第三种人说的。倘若犹太人现在完全改正行为且‘归向耶和华’(2节),则最可怕的咒诅及灾难决非无法改变。过去的事后悔已是来不及,但现今的情形却可以改变,变成焕然一新。因此,三至十节好像录像机上的卷回效果一样:被掳的人能够再回来(3-4节);可以重进应许之地;繁荣可以失而复得(5-9节);甚至也可以打败最强大的敌人(7节)。

‘归向神’实际的意思又是什么呢?申命记一贯的信息再度强调:神想要看见的是祂的子民心与魂中拥有爱;一种愿意‘听从……祂的诫命’的爱(6-8节)。十节(像廿九27)不是属于这篇讲章,而是属于申命记本身,这本书编入前头各章的所有律法,因此它成了神的心意一个永久和可凭借的提醒。

这段有两方面值得强调,不外乎它们持续与主题有关连。一方面是对历史的冷酷时期持乐观的看法。我们的时代似乎很悲观,许多宿命论调说到一场核子浩劫‘必然来临’。旧约与新约皆写实地预期可怕的战争及随时的灾祸来临,但是,两者却坚称神的旨意至终必将带来和平且将开创公义之统治。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形式的宗教与真诚信心及虔诚之间的对照。六节巧妙地以行割礼(中文和合本译作‘污秽除掉’,编者注)这个词的暗喻表达这种对比:我们需要的不是犹太人纯粹的肉体上的记号──一个永久的肉体记号──而是神子民在生活和态度上一种永久的改变。一个冰冷和形式上的宗教,不能成为获得神祝福及喜爱的途径。

‘不太难行’(三十11-14

十一至十四节实际上是针对没有写出的反对意见的一个答复。在各类因被掳而产生的反应中,有些我们己经注意到,认为那实际上完全是神的错:神在圣约中规定的律法根本不可能遵守,因此,不能片面责怪百姓没有遵守它。神所立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目标。申命记在这里发出的挑战必然是针对这种态度。本段以清楚的文字强调神的命令(即祂的全部律法)是很容易做到的。十四节可能是指记忆练习及背诵律法,在犹太人整个历史中,虔诚的人常是这样作的。若是这样,则当然没有人可以完全声称对律法一无所知,也不能宣称忘记了它。

匿名之反对者可能有其理由,但情形也一样。新约比旧约更加强调人内在犯罪的倾向,而我们在基督教传统里也不敢断然宣称完全顺从神的旨意是一件易事。此外,圣保罗也描述律法是重担(参阅加三10-13)。有一部分无疑是他意识到当时代之法利赛人所造成的法规及禁令之体系的庞大:但是,他也意识到固守法典是个持续的、无尽头的及单调的差事。因此,我们可能会想要知道,神加诸以色列人身上的义务是否真的‘不太难行’?

不过当我们考察申命记中的律法时,我们发现有许多律法是十分合理,且是可达到的要求;今天,我们也不会辩称,在我们法典里,有如不可谋杀,靠正确的路边开我们的车子等,是‘太难行的’或不能达到的目标。的确,爱神和爱我们邻舍的命令是标准定得很高的律法;但是,守命令的心愿及真心尝试去遵守,将会获得神的赞许,不论开始的步骤距离目标有多么远。因此,申命记的律法至少不是一个不可能的理想。

十四节进一步提到一点──可能是针对另一种反对者而作的响应──即神的旨意是神秘及不可接近,超乎人类的知识范围。十四节反对任何这类的观念;它指出神的话是祂的自我启示,祂在每个时代里都使人能够得知这些启示。保罗在罗马书十章五至十三节里再次强调这个断言,在那里他为申命记这一段作了评论。对基督徒而言。神的启示主要不再是深藏于一系列的律法中,而是藏在基督自身的人格里;而基督及祂赐给我们的一切,是我们每个人都可完全领受的。

一个坚定的选择(三十15-20

这几节为这段申命记作了一个终结:廿九和三十章组成申命记的一篇‘讲章’。有人说每一篇好的讲章必须带有一个挑战,且要将一个抉择摆在听众面前;这篇讲章明显以一个非常严肃的挑战作为结束。廿八章极为详细陈述将临到这个国家的福气与灾祸的全貌,是福是祸依赖他们所作的扶择。这一章避免任何过度伤害的暗示,宁用简单但却清晰的对照:‘生与福’或‘死与祸’。因此,物质上的富庶是如此和灵性上的安宁牢固相连的。长寿在古代世界中被认为是最宝贵的财宝之一;但十八节并非将这个观念应用在个人身上,而是用在国家本身。一个被人驱散并流离失所的国家等于是短命、年少患病和死亡。倘若以色列人‘被勾引去敬拜事奉别神’(17节),那么,这种威胁就悬挂在他们头上。

像古代许多其它国家一样,以色列的确遭遇被侵略和掠夺,毁灭和被掳的惨痛经验。首先,北国在亚述人手下忍受这种命运,在纪元前八世纪结束,并且没有再复国。之后,犹大国在纪元前六世纪初也沦入巴比伦人手里。我们已经看见,三十章主要是针对被掳时代的人说的话,复兴的机会仍然等着他们。这是他们必须把握的一个机会,在适当的时候,当许多被掳的人回到了应许之地,耶路撒冷及其圣殿至终要被重建,而且,犹太人也渐渐消除了偶像的崇拜。因此,三十章最后出现的恳求不是完全徒然;而且历史也大力证实二十节中的应许之可靠。(可以看见,这个应许没有提到恢复君主的政体或政治权力,这些都是过去的东西。)

申命记被保留,被编入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圣经里,这个事实证明它的信息经得起考验,它的内容需要加以尊重且获得了尊重。犹太人被掳的和那些随从他们者,接受了二十节的三重义务;这些义务一直成为犹太人信仰的整个基础直到今天。

这些义务需要稍加调整,也可作为基督徒生活的基准。(一)第一个责任爱耶和华是一项要求,这要求是指真正的宗教,不单是外表的事,应该是内在及出自真诚的。一个真正的宗教必须应用意志力且能激发情感。(二)第二,这里要求顺从神的旨意。犹太人的整套律法不是强套在基督徒的律法之上,新约在登山宝训中充满了基督徒行为的指导方针。事实上,真正的信仰不纯粹是虔诚的思想和热心,它也要有实际的行动。(三)专靠祂的意思是指始终不渝及坚忍。许多人开始过基督徒生活时情形很好,满怀诚心和善意;但就如耶稣的比喻所说,有许多人是‘落在路旁的’。这话当然是引自撒种的比喻(可四3-20),这个比喻列举了妨碍基督徒过琱[、丰盛和结果累累的生活的一些障碍物。──《每日研经丛书》